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么么吧]阁楼夜色<连载>

楼主:荡尽风流醉末生 时间:2012-01-10 02:49:01 点击:413 回复:1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要过年了,开个帖子。每天一段,写到年三十。
  挑战码字机!
  -----------------------------------------------
  拖着疲惫和感伤,顶着寒风细雨,他在这座让自己几度欢喜几度忧的城市暂时安定下来.从房东老太太手里接过钥匙,打开门.一股因为潮湿而霉烂的味道.等他把房间稍微收拾了一下,把吉他挂上墙,给窗子换上新买的帘子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自己单薄的衣裳,破烂的牛仔裤,这样的装束在这个现代化的国际都市,在这个深寒的季节是那么的不相称.刚才给房东半年的房租之后包里剩下的钱只够自己生活一个礼拜.当然,每天只能吃两顿.如果大家没有意见的话,我希望他是我,而在那段难忘的日子,他确实是我.叫他什么呢,叫川吧,他是我这一辈子的兄弟,尽管不是一个妈生的.
  
  干瘪的肚子提醒着川他必须吃点东西,吃点热的.如果能有一碗价格便宜而且分量实足的牛肉面,带着热汤和世间的冷暖一起倘下肚去,那就最好不过了.用手狠狠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决定下楼去外面找一下有没有这样的小吃摊.走到街的尽头的边上一条巷子,运气不错.当带着热气的骨头汤和灯红酒绿充分的占据自己的五脏庙之后,川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气呼出来就变成白色的烟,在自己眼前散去,搓搓自己满是冻疮的手,招呼老板收了面钱,掏出一根烟来点上.桔黄色的火苗在跳舞,心情在舒畅,依旧带有曾经的霸气,尽管现在不属于自己,自己只有快乐.仍旧是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混小子.大城市就是有大城市的繁华和破落,川如是说.
  
  上楼的时候,身后有女孩子的笑声,好象是在笑自己.川扭过头去,大非主流边上站着小非主流```嘿,你也住这里?你做什么工作的`你的牛仔裤破得很有造型```你`````川落荒而逃.只有夜色和着点点星光,弥漫的范思哲让自己的头脑很没理由的暂停两秒.困倦,寒冷,还有刚才让自己心惊的悸动,沉沉的睡过去.

  早上醒来的时候,川很无奈的看着手上的冻疮.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寒冷的季节.没有身份证件,没有钱,没有行李,没有快乐,没有欢笑,没有能让自己暖和的睡一觉的心情.墙边放着破音响,墙上挂着吉他.拥有的是整个世界的精神快乐.川一直在这样的柏拉图的环境中生活着.日子很平静的过着,早上出去为路人弹世间的冷暖,唱社会的悲喜,向往自己的面包,如果可以的话,还能流淌出牛奶.我想我希望是理解他的.理解他的生活,理解他的生活方式.按自己想的方式.川一直认为这栋三层小楼只住了他一个人.晚上睡觉的时候,能听见夜风刮过树叉的呼呼声,门板撞击墙壁的声音,还有偶尔的夜猫子凄惨和貌似凄惨的叫声.这些看到的,听到的,和川他自己感觉到的总是和着冻疮的痒让他接近半夜才能勉强入睡.整天,世界都是如此的朦胧.川如是说.川不知道楼上还有一个大非主流和一个小非主流随时都看他早上出门去了,晚上再看他背着吉他穿着破烂的牛仔裤回来了.一个大的和一个小的.两个非主流.她们的作息不影响川,也影响不到川.她们只是为了生活,为了物质而生活.川却是生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面,他晚上吃碗面条和她们吃一顿海鲜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差别.当然,如果硬要说有什么区别,我觉得他可能会觉得一份海鲜的分量可能还不如一碗拉面的分量多,那都是不经饱的玩意.他白天出去了,晚上回来.她们晚上出去了,白天回来.也许他们都不是走的相同的轨迹,但也许做着同样的梦.当然,太累的时候,也许就不做梦.
  
  别动他,他是个有故事的男人.她对她说.有句话说得真是好,冬天过去了,春天还会远吗.不会,大自然的规律就是这般的有趣.她们依旧能看到川背着吉他,穿着破烂的牛仔裤从外面回来,偶尔在楼下能遇见她们.她们对他总是笑.他总是红着脸吭哧着跑回自己的窝.

  她们是小姐.纯粹的小姐.也就是这个时代的另一个名词,性工作者.两个大小非主流每天把自己包装得如同放在石棉网里面的青苹果,装做羞涩的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在顾主的面前,当然,不美好的一面往往都是贴着标签的.遮住了.她给她自己化妆,很少的眼影和很少的粉.就跟现在什么都讲和谐,什么都说是原生态,什么都是绿色商品一样,同一个道理.每天晚上她和她一起出去游走在各种场合,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脸上堆满看上去不全是职业化的笑容.

  川把自己交给昏暗的灯光,交给无尽的黑暗,交给冰冷的人情世故.早上出去坐在墙角等着周围学校放学,那样就会有很多的年轻人围在他的身边,那时候他就能假装很酷的坐在街沿上用自己的眼神去打量周遭的嬉笑打骂.这样就可以让自己努力的笑起来,黝黑的脸一口白牙露出来,笑着面对她们对他的嘲弄,卑微的笑着对她们说着自己能为她们演奏一个尽量开心的傍晚.承认自己知道也许自己就是这场闹剧的主题.主题虽然是主题,但却仅仅是闹剧.

  她观察他很长时间了.每天都在学校的校门外面看见蹲坐在墙角的他,依旧是黝黑的皮肤和破旧的牛仔裤,如果不下雨,他能弹两支曲子然后再背起自己的行头,默默的离去.他看起来跟我的同学一般的年龄大小,他也会笑,在收钱的时候,能清晰的看见他的酒窝,他抽烟,修长的手指总是被烟熏黄的颜色.包括他吃饭永远都是在巷子尽头那个简陋的牛肉面馆,吃像很不斯文,也许不需要斯文.他有没有女朋友,他有没有灯红酒绿的夜生活,他有没有像自己班上的那些同学一般到了夜幕降临就在各个夜店徘徊.她想了解他.同时又觉得自己是已经了解他的.她对他好奇.

  谢谢,十五块.
  她付过帐,很想拉住他问他有没有时间陪自己逛逛这被华灯照亮的夜街.但是他好象没有看到她对他的想法,顿了一下,背起包,蹒跚着离开.
  
  回到自己的狗窝,把自己丢在床上,川很累的闭着眼睛养神.今天下午那个女孩是漂亮的,但是再怎么漂亮的女孩子跟他也没有关系,她只是千千万万个她,她只是他的听众.她只是他的主顾.
  
  她们回来的时候刚好碰上了川正上楼,摸索着开门.她们向他打招呼,他装着没看见,涨红脸,从她们身边侧着过去,然后听见身后一串很是高兴的嬉笑.或者,也许,是嘲笑.(续)

  
作者 : 时间:2012-01-10 03:46:00
  你个码字机啊~
  
  能不能不懒,分分段落哎~能不能不懒,对对齐哎~
  
  呵呵,写得不错,看看川最后倒在了哪支石榴花下。。。
作者 :傻瓜暖小冷 时间:2012-01-10 11:01:00
  执念。
作者 : 时间:2012-01-10 19:27:00
  :)
作者 :紫蝶灵儿 时间:2012-01-11 14:57:00
  色
楼主荡尽风流醉末生 时间:2012-01-12 14:58:00



  川扭过头去,看见了那两个“小姐”,她们正在楼道的上端看着川。楼道昏黄的灯光下,川显得极其疲惫。川没力气去搭理她们,他知道,他跟她们不属于一个世界,甚至不会有本质上的交流与相遇。川只想早一点回到房间,将自己暖和起来,睡一觉。
  
  “嘿,说你呢,你怎么看都不看我们?”大非主流拦在川的面前,川停下来,不得不就着昏暗的灯光看着她。
  “哦,你们好。我刚下班回来。”川忙不迭的打招呼,然后将眼睛转向别的地方,不再看她。
  “嗯,我跟妹妹后天想出去玩,一起去好不好----你也知道的,我们两个女孩子出去不太安全,所以。。。。。。”
  “后天----等一下,为什么是找我去,我。。。。。。”川第一反应是想要拒绝。他不习惯跟不熟悉的人一起去到陌生的地方,尤其是女人。他曾经受过女人的“折磨”,从本身排斥女人,他相信所有接近她的女人都是带着一定目的的,而这个目的不是因为他本人,而是其他的原因。
  川不清楚一个原因,她们为什么找到他。她们可以有那么多的人可以依靠,可以信赖,为什么偏偏找他这样一个穷小子。她们每天不为生计发愁,她们随便干上一票就够我辛苦一个礼拜的,她们找我是什么原因?
  女孩见川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辗转反侧,嘴唇一张一合,就仿若回光返照的鱼,濒死在岸边的鱼一样。她觉得很有意思,面前的这个男孩,起码比自己“工作”中遇到的人要有意思得多。“就这样说定了啊,后天早上我们来找你,嘻嘻---”大女孩像是完成了一件任务一般,脸上充满了成功的喜悦,跳跃着被小的那个拉着往楼上跑去,带着回音的叮嘱传进川的耳朵“别忘了带上你的吉他!”
  川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摇摇头,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他住她们楼下。川怎么也想不明白,是因何原因她们看上了他。或许,她只是想要上街买东西吧,把我找来帮着拎包的。川得出这个结论,暗自赞赏了聪明的自己,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着了。
  大小两个女孩在得到了川的默认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大的那个坐在床边玩手机,显得心不在焉。小的那个在看电视,半响---“姐姐,你怎么能确定他就是当年救我们那个男人?”大女孩听见她这样问,身子猛的一顿,苦笑,三年了,自己辛苦瞒了妹妹三年,最后还是被她察觉了。哎,这样也好,不用再在自己姐妹面前演戏了。
  
  肖蕊的思绪飘向了三年前。那时候,也是如现在这样的夜晚,刚出社会的她在学校附近的大排档打零工。每天晚上她要游走在摊子周围,媚声问“老板,喝酒吗,我是专门做“金威”的,老板要几瓶酒?”每天晚上如此,生活的疲倦让刚刚读完高中的她显得世故,成熟。她知道天上是不可能掉馅饼的,即使是有,也会让自己付出汉堡的代价才能获得一份看起来并不可口的点心。生活带给这个早熟的女孩太多太多,而她也开始习惯了在这样的暗夜,在这些声色犬马之中埋没着自己,默默地承受这一切。
  
  大排档的生意很好,老板是肖蕊的老乡。他庆幸找到了这样一个勤快的女孩子,关键是她长得很漂亮,更关键的是她不用化妆便能将周围几家摊子比下去。现在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越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越不招人喜欢。大多都将眼光瞄向了刚刚出学校,还带着一些害羞的神态,还带着一些对这个社会的不了解的懵懂与青涩的小女生。这样的女孩子,即使是不化妆,也比那些风尘女子要清纯,要阳光得多。肖蕊每天晚上能卖出三箱子啤酒,超过三箱,多卖一瓶,便能得到除了这瓶啤酒成本的利润。她很感激同乡的照顾,她觉得他就是天底下最善良的人,就像是自己的爸爸对自己那么好。虽然累一点,但是每天能看见自己的努力之下的回报。再没有比在下班的时候一个人在宿舍数着自己的劳累换来的钱更快乐的事情了。这样下去,妹妹就可以把高中读完,然后考大学。
  说起大学,肖蕊的心开始沉下去。多么想继续读下去啊,大学里的自由与周围浓郁的学习氛围,是多么吸引自己的心。一想到这里,肖蕊又开始快乐起来,或许,她觉得妹妹如果能进了大学,就仿佛是完成了自己的一个心愿。自己是姐姐,有理由让自己的妹妹多读一点书,再也不要像她这样每天忍受着客人的刁难与调戏,苟延残喘般的生活着。这样的生活,她自己都觉得恶心,仿佛面前又出现了那一张张肥胖油腻的手,趁着她推销啤酒的间隙在她的脸上身上游移。
  肖蕊想到这里,开始沉默着又去数那已经数了两遍的钱。真是应了当时在学校听见的那句话“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续)
 

 
楼主荡尽风流醉末生 时间:2012-01-12 15:01:00
  嘿嘿,我知道你们都在等着看“川”推到哪个女孩,俺就是不让他推到,他就是不推,我就是要让川“被推倒”。哈哈哈,我真邪恶。
作者 : 时间:2012-01-12 15:14:00
  楼主甭捂着肚子,俺不用瞅就知道嫩木有肚脐眼儿滴
  
  嘿嘿~
作者 :傻瓜暖小冷 时间:2012-01-12 15:51:00
  为啥老大见了楼主都要说木有肚脐眼???求普及。。。
作者 :我是诸葛小花 时间:2012-01-12 20:03:00
  反正都是写,不如把楼上们都编进去。。这样看起来带劲
作者 :傻瓜暖小冷 时间:2012-01-12 23:40:00
  将梦进行到底,添上画龙点睛的一笔!
楼主荡尽风流醉末生 时间:2012-01-13 17:25:00
  此贴太监,不更了。想来想去大抵就那么几个结局,川万般无奈之下开始接受这个事实,然后打开心扉,最后他们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要么则是,川无法打开自己禁锢的事实,接受不了这样的暧昧,拒绝了她。然后她无时不刻的关怀化作乌有,可歌可泣。没什么可以更的,毙了。
作者 : 时间:2012-01-14 00:36:00
  哎,宫里又多了个宫人啊
作者 :我是诸葛小花 时间:2012-01-14 15:47:00
  介人生吧,看得太透就不美了,您说是不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