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么么吧]旧文:喜欢与被喜欢

楼主:一介女流 时间:2013-03-29 08:59:23 点击:388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改小说时,想起博客中的一句话。
  天涯改版,把好的功能都改没了。搜索博文。
  如我们写博人认定的那般:这个改版的可恶家伙他自己一定不写博。
  
  何况,我也不记得那博文名。要不然百度也好。
  只依稀记得某人的评论引用我的话。于是我开始一页一页评论查找。
  看着那些评论,心有微澜。
  翻了八十几页总算找到了。原来这篇是喜欢与被喜欢。
  
  又是一个雨天。
  无所谓伤感,无所谓欢喜。
  依旧是没心情。
  
  听着《鸿雁》,一遍遍的。
  一些旧文,一些回忆。
  一些早已模糊的感情。
  
  签约来回寄,一个月依然没完全好。
  收到签名书。那种中学生感兴趣的书。我吓住了。
  要是我的书是这等模样,我怕是死不瞑目。
  有人给我的小说定义:言情。
  再次想哭。
  把自己献出来,意味着被人胡乱评语。
  但好在我相信,总还有一两个真正懂我的人给与恰当的评价。既中肯,又不失水准。
  因为我一直相信,我的同类一直就在我身边。
  
  贴出旧文吧。
  因为这篇文字写到了小说中捡男人情节。这篇文字中所述的才是最真实的。
  小说中远不及它温暖神奇。
  
楼主一介女流 时间:2013-03-29 09:02:00
  喜欢与被喜欢
  题记:
  这些阴雾的天气与景色,使我想起很多过时的往事。
    
  写句子喜欢用“我喜欢……”,喜欢的感觉很舒服,淡淡的,喜欢一个人与被一个人喜欢,都使人愉悦。但时间久了,过了某个度,感觉便糟糕起来。还好,时间是魔术师。经过魔术师之手,喜欢与被喜欢的感觉又变得美好而温暖起来。尽管其中夹杂着些许淡淡的忧伤。无关,忧伤是一曲美丽的旋律,拨动心弦,荡起丝丝不疼不痒的涟漪。
  时过境迁,我想只能用喜欢来形容自己对某人的感情了。
  曾经喜欢过很多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个性值得我去喜欢。那样的喜欢:每天能看到的,看不到,远远地望一眼也好。或者,他在我心里;一个转身的清澈眸子;一个孤寂的背影;执着认真地做着某件事;被贫穷压伤的一双眼睛;一次不经意地邂逅;一个出其不意的微笑;……
  喜欢的,不必去靠近的;享受过,在心间荡起的微波;此后的日子里,某天不经意想起;若能,可以,会去看上两眼。譬如某人的博客,某人曾经走过的一段小路,某人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这些切断的回忆残章,只适合我,在如此懒散的时间里,被放纵,被肆意回味;尽管,我已不再需要追忆,不再回想从前;是回忆追随我,如我当初追随它一般,回忆情不自禁,如同我情难自禁;因而,我黯然无语,但什么都不曾想过。
    
  喜欢到一定程度才会称之为爱,但如若没有行动,只有心理活动,喜欢永远是喜欢。我便是这般喜欢某人。这种挥之不去的情思,使我闹、怒、喜,随即便明白,喜欢即是麻烦。
  终生的麻烦。
  我曾在小说中表示过这种喜欢:抱歉,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喜欢你,不是那种要和你结婚的喜欢——不,我是说,我喜欢你,就仅仅是喜欢你,喜欢你而已。就像一杯山泉水,本身已足够好,无需加入茶叶或咖啡、糖之类的。
    
  也许,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位圣洁的女神;而每个女子心中,都有一个念念不忘的影子。他是她第一个喜欢上的人,而且一直喜欢,喜欢了很久,时间把这种喜欢打磨得熠熠生辉。尤其走过万水千山,历经人世沧桑,才知一切不可挽回,弥足珍贵的是,记忆像冬日的暖炉,用昏黄的光照映着她满面的泪光。
  喜欢,像不像这样一首歌:没有歌词,只有一个“啦”字,不停地哼唱,旋律抒情而忧伤,淡淡的,在岁月的长廊上,不断回旋,反复。每一个不小心路过的人,都会被沾染上一个个诗一样的心情。
    
  被喜欢,第一反应是不相信,怀疑。
  我曾经无条件地相信过别人,却被深深地伤害了。当再有人和我说喜欢我时,便会心生反感。如果你只是一时兴起,一时喜欢,没有持续性地喜欢,请不必表白。因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
  对于我,很可能是,你说喜欢我时,我没有喜欢你;当你离开了,我却喜欢上了你。
  后知后觉的人,总是逃不过这种宿命性的情节。
    
  对于别人的喜欢,我想只有珍惜。并且谢谢。
  在喜欢自己的人面前,我总是很放松,自由愉快。随意交谈。希望自己能够担得起他的喜欢。
  一方面,虚荣地接受;一方面,理智地远离。
  如果自己确实不喜欢,又何必浪费他的青春,我的年华;只这个过程,几乎人人都有过。既然必须要有,何不让它温馨些,美丽些!
  遇到过较执着的一个喜欢,是在大学期间,某个男生的追逐。他是唯一现实中因对我文字的好感转移到我本人的人。那时,我写的文字一定相当糟糕,却自我感觉良好,参与所谓的文学社与校园广播投稿。结果他是审稿人之一。他是邻班的,所以当他在图书馆叫出我的名字时,可想而知我的惊讶。
  他会给我买山楂片糖果之类的,家境并不富裕,学习很认真。个子不高,长相一般。我不能确定我喜欢哪种类型,但可以肯定不是他这种。当我表明心迹以后,他还是锲而不舍。时间久了,我竟然有些小小的感动。但同学告诉我,他同时在追另外一个女孩时。一刹那,我对他的反感油然升到最高值。
  我可以接受一个男人不喜欢我,但不能接受他在我面前耍弄他自以为是的小聪明。
  坦坦荡荡,明明白白地告诉我,即是了。
  爱情其实,很简单。复杂的是人性。
    
  路途上,能够遇见一个自己喜欢的、又喜欢自己的,应该算是上上签了。因为唯有遇见,才会有后来种种。这种状况太多,我不过多言及,我想说的是另一种。
  两个人的相遇还有另一种情况 :互不喜欢。
  在相遇的当时,我并不觉得有多神奇;但时间给它抹上一层光晕,散发着淡淡的温馨。从现实角度来说,是我帮助了他,但实际上,从另一角度看,其实,他也安慰了我当晚的悲伤。
    
  多年以前,我刚挣脱高中生的稚气,踏上一座我完全陌生的城市,读一个三教九流的大学。
  我的人生观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任凭自己在红尘堕落的灵魂一直下坠。尽管我在行为举止仍旧是一个乖乖女,但心里却明白:我在逐步走向死亡和腐烂。没人注意我,我也不关心。当夜晚的霓虹灯亮起时,我从学校走过住的小屋,门推不动。里面的女人递给我一把钥匙。
  我老大不情愿地走向适合钥匙打开的那所房子。有可能,我会遇到那个老谋深算且阴森森的老男人。但我别无选择。我一边哭泣,一边走在人满为患的大街上。
  有个声音叫住我——他叫了很多遍,我才听到。我专注在自己的悲伤中、无法开启的秘密里。
  他叫住我,走到我面前,看到满脸泪痕的我,呆了一下,问了句“你没事吧”,我摇摇头。他这才勉为其难地说出请求。他几乎身无分无,在找一个他陌生的地址,问我怎么走,又掏出手机给我看,没电了。
  我对他的困难无能为力。但我想起刚来时买的一张地图,或许对他有所帮助。恰我们所在地方离那所房子很近,我们过了马路,请求他在楼下等我一会。
  然我刚爬到二楼就在楼梯走道里遇见三个酒鬼,东倒西歪地堵住前路。他们彼此推搡叫骂着。我远远地看了他们一眼,心有顾忌,不敢从他们庞大的身躯中穿过。何况我不确定他们是否会突然对我有所举动。那时,不,直到现在,我都远远避开身材高大的男人,内心会有一种恐惧,怕他们突然变成妖魔鬼怪的模样把整个我吞没。这当然可笑万分,但我无法克服。
  想了一会,我下楼,和他说明情况。他自告奋勇要带我上楼。快到那群酒鬼前,我止步不前。他拉住我的手,叫我放心。那还是第一次有男孩拉住我的手,瞬间涌满安全与温暖。我躲在他后面,他大声叫他们让一让。很快到达门口,我打开门,他要走,我顺理成章地说进来等吧。
    
  如果换做现在,是无论如何不会管这等闲事的。更加不会相信他的话。但那时的我,一直都很傻,把自己的晚饭让给乞丐,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朋友有所难过。仗义极了。其实,我也在一件件的傻事中成长起来的。变成现在这个麻木与无动于衷的人。
  后来的事,再简单不过,我翻出那张地图,他看得相当仔细。他和我说他是南京人,第一次来这座城市。刚毕业,来这里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商机。他在一所高校附近转了转,想在那里开一家类似于酒吧的场所。他一一给我讲酒吧的布局装潢,出售的零食饮料以及播放的曲目。现在想来,有点像《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里男主人公对酒吧种种构想与设计。他说了很多的话,说他家里人反对,但他打算一直坚持下去。那时,房间里播放班得瑞的《梦花园》,播放完又自动重新播放,一遍又一遍。那是那时唯一一张我忍痛割爱在超市买的正版碟。
  我想我也应该有说过什么,但主要还是他在说。我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只觉得很累,很困。后来,他也累了,我们间隔一段距离,半躺在床上,昏沉沉地睡去。期间,他几次要离开,都是我阻止了他。那时,我的感觉仍然是很安全很信任他。何况从细节处,我看出他尊重我。
  天蒙蒙亮时,大约五六点,我们下楼,买了些早餐,坐上同一路公交车,中途他下车,转乘另一辆。我把我储存罐中仅有的十几个硬币都给了他,但他很好,真的很好,又退还我一些,只留下他必须要用的。
  好像中午他还给我打了个电话,报告他已解围了。请我放心。好像他还给我留了他的地址和电话被我丢了。这些记得不是很真切。再后来,我们便像两条相交过的线,再无相交,也绝无可能相交。
  我依稀记得他高高的个子,微瘦,他说他喜欢锻炼身子,性格开朗,喜欢听快歌。刚见到他没一会,我便明白:我不会喜欢上他,他也不会喜欢上我。我们之间,就像两个有侠义之情的人遇见了,谈笑了,互帮互助后,彼此珍重在天涯。
  写到这里,我想起去年夏天回老家的火车上,遇见一位让出自己座位给我的南京退役军人。点击进入《手上绑着红色蕾丝的男人》我想,这或许便叫轮回。
    
  人和人之间,还能彼此信任,互帮互助麽?
  起码,我是回不去了。回不到那个纯真的年代,也遇不见那样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了。
  所谓的信任也只是能确保自己安全的状况下才会产生的。
  但我仍然很庆幸,那时候,相信自己的感觉,相信自己。即使在我最落魄的时候,也没有因此拒绝人生。
    
  
楼主一介女流 时间:2013-03-29 09:03:00
  
  分享另一首很好听的歌。
  
作者 : 时间:2013-03-29 09:48:00
  喜欢,不喜欢;喜欢,不喜欢;喜欢,被喜欢。。。真是个问题。。
楼主一介女流 时间:2013-03-29 10:06:00
  (*^__^*)
作者 :我是开花的树 时间:2013-03-29 14:18:00
  问题是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O(∩_∩)O~
作者 :苏志超 时间:2013-03-29 19:03:00
  喜欢
作者 :我是诸葛小花 时间:2013-03-31 16:47:00
  喜欢喜欢。动宾。
作者 :苏志超 时间:2013-03-31 20:14:00
  谁是动宾?
作者 :文舞西 时间:2013-04-01 11:11:00
  言情不等于艳情,懂的,会有人懂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