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说说吧]【天生尤物31】美女与阴谋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2-26 20:50:50 点击:4742 回复:3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在遇到艳之前,我一直觉得我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看到真正的美女,过去没有看到过,未来也不可能遇到。尽管我已经活了二十八年,未来如果我运气够好,诸如车祸、地震、战争,突然被楼上掉下来的人砸死,被鱼刺卡死,被恶性肿瘤盯上,等等这类坏极了的运气不盯上我的话,按科学家的推算,我至少还有三个二十八年可活,但是我仍然断定我遇到美女的几率以零来计算。
  因为我始终觉得,这个世界虽然那么大,美女虽然那么多,但是每个人其实都有自己生活的圈子,而每个人圈子里的人其实都是由自身的质素决定的。美女圈子里当然都是美女。而我,二十八岁,身高1米55,就算我勉强穿上五寸高跟鞋,最多也只能号称一米六而已,体重110,这还不算糟糕,糟糕的是圆盘子脸,小眼,葱头鼻。厚嘴唇。勉强上了一个三流大专,毕业后在广州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行政文员的职位。当然,如果我象洪晃一样有极具实力的爸妈,那我的身边应该也不乏美女如云,关键是我父母皆农民,我们祖辈三代出入无鸿儒,往来皆白丁。所以,我过去二十八年所建立的圈子里,几乎都是和我一样的歪瓜裂枣,而按照现在的状况,未来也不可能有太大的改观,除非天下突然掉下一个大馅饼砸中我,不过这个也不太可能,因为我从来不买彩票。
  我的生活平淡如水,每天七点起床,半个小时把自己收拾妥当,七点四十准时来到公交车站,然后费劲力气挤上公交车,在等车挤车然后在公车上站四十分钟后,早餐早已消耗殆尽,然后一上午无精打采的接接电话,跑跑腿,复印点资料,打印几份不痛不痒的文件,十二点去写字楼附近吃八块钱一份的快餐,最近涨价了,要十块,然后回办公室眯上半小时,又紧接着下午的工作。因为长得不好,岗位又无足轻重,我在公司几乎可以被忽视,被忽视带来的好处就是我的人缘显得特好,尽管快奔三了,却还被不少的老前辈亲切的称呼为小甜。被称呼得多了, 就被使唤得多了,被使唤得多了,八卦消息也就特多。好在我的肚子够大,好在我没有别的爱好,就好个八卦什么的。所以那些八卦都在窝的肚子里捂得严严实实的,越来越多。
  在这家两三百人的科技公司里,八卦的主角当然非老板莫属。何况,老板又这么帅,更何况不仅帅呆了,还很年轻。八卦新闻围绕着老板的过去现在,前世今生,新情人旧情人,尽管料不是很多,但条条震撼。老板出身贫寒,公司里没有人看到过他的父母,老板的老婆是个模特,美丽非常,但是同样也没有人见到过。老板只读过初中,当过兵,在驻港部队呆过。老板因为某些私人问题被迫从部队转业。其实我每天和老板的接触仅限于早上他进来打个招呼,中午帮他叫好隔壁酒店的外卖。但是老板在我的心中,已经就象跟我一起长大的二狗子一样熟悉。我甚至练就了一项本事,老板只要从电梯里出来,那轻微的脚步声马上就会传到我耳边,而我马上就能判断出那就是老板来了,于是,公司所有同事的MSN上都会收到消息,那些正在闲聊的,正在吃东西的,正在玩游戏的,马上就正襟危坐,努力工作,当老板走进来,便会很满意。
  我们这家公司这几年效益很好,老板不知道哪里来的神通,得到了政府的科技项目补贴,还接到了几笔国企的单子。这也是一直留着我这个闲人的缘故之一吧。除了工资少一点,我没啥可抱怨的,工资少也是因为我干得太少了,或者说我能干的太少了。上班路途远,那也是因为我在附近租不起房子。我挺知足的,三年来除了有一次高烧爬不起来请了一天假以外,我从未迟到早退过。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我能再瘦点,好看一点,以便我能穿上那件冲动下买下来的小礼服。那件小礼服是一次逛街后的成果,不知道哪本无聊的杂志里哪个无聊的脑残的人说的,每个女孩的衣柜里都要有一件小礼服,我便无比脑残的买下了它,花去了我半个月的工资。买下后才发现我根本没有机会穿它。后来那本杂志又告诉我每个女孩的衣柜里都要有一件长裙,一条牛仔裤,一件小西装,等等,我非常愤恨的把那本杂志撕成一页一页,并发誓每次只要那本杂志一来我立马丢到垃圾桶里,可是我的计划没有执行多久,因为老板看不到那本杂志跑过来问我了,我只好涨红脸,转过身从垃圾桶里捡起来,心里愤恨的在想老板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也看这么脑残的杂志。
  扯远了,我其实想说的是艳,之所以扯上这么一大堆,是想告诉你我的生活是多么平凡,平凡得遇到一个美女的机会都几乎没有。遇到艳的那天没有任何异常,天空没有一点点的异象,我照例是及了四十分钟的公交车后,又等了十分钟的电梯,筋疲力尽的坐在前台喘气的时候,她走进来了。走进来的一瞬间,起先我以为我眼花了,因为我们公司从来没有进来过超过一米7的美女,继而我确定我不是眼花,然后马上就判断她走错了。我定了定神,拦住了朝里走的她:“小姐,您好。请问您要找谁?”
  她好像这才注意到我的存在,似乎有些不耐烦:“我找李凡。”李凡是我们老板,一般他十点以后才会到公司。说完又欲往里走。可是她走不了,因为我象一座山,拦在了她的面前。
  “对不起,李总不在。请问您有预约吗?”
  “知道。”美女微微皱眉,“我是他太太,我刚下飞机,想去他办公室休息一会。”
  我没有吃豹子胆,就是吃了,面对她那么强大的气场,我也抵挡不住,我慌张的笨拙的将她带到了李总办公室。然后按照她的吩咐,给她倒上一杯白开水,帮她带上门,回到属于我的位置。
  我得承认我花了半小时才让自己平静下来。不是因为她是老板娘,而是,她实在太美了。我记得我站在她面前时,我象个小矮人,她有多高?一米八有了吧,当然她穿了双特高的高跟鞋。她的皮肤白净而细嫩,嫩得我都看得到脸上的绒毛,象婴儿的皮肤一样。她的脸型是鹅蛋脸还是瓜子脸?反正都是好看的脸型。双眼皮是天然的,没有刷睫毛膏,睫毛不是很长,但是翘翘的,眼珠子那么黑,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过这么黑这么深的眼珠了,是戴了美瞳?鼻子高高的,小小的,我敢肯定绝对是天然的。嘴巴也是我很喜欢的樱桃小口,尽管那本该死的杂志说现在不流行这种唇形了。她穿着一件宽松的体恤,下身是宽松的运动裤,就好像刚做完瑜伽出来,这么平凡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却依然是凹凸有致。她的气场强大得让任何经过她身边的人都不敢呼吸。我在杂志上,电视上,见过不少光彩照人的明星,可是那一刻,我敢断定,没有哪个明星比她更漂亮。
  半小时后,我终于能平静下来,又过了半小时,我终于能使唤我的大脑了。我才想起,老板还没有来。她过来之前没有打电话给老板吗?那么,我要不要给老板打个电话呢?可是她没有吩咐我打电话给老板呀。我还是再等等吧。果然,我等了十几分钟后,便听到电梯门口传来了老板的脚步声。五分钟后,老板经过前台,照例微微 的朝我点了点头,脸上不阴不晴,看不出心情好坏。在老板正要进去的时候,我切切的叫住了他:“李总,您太太来了。”
  他似乎有点吃惊,只是一瞬间,他便调整好了自己:“哦,我知道了。你忙自己的,有事我再叫你。”
  整个上午,老板的办公室门再没开过。中午,我也没有帮他订餐。我在外面吃着十块钱的快餐时,接到老板的电话,说是他出去了,下午不会过来,原定的会议推迟到第二天。然后,整个下午,公司所有人的工作都变成了讨论老板以及他的老婆。这样的讨论不仅弄得大家异常兴奋,连我也是,搞得整个公司就象奥运赛场一样,个个都吃了兴奋剂。
作者 : 时间:2012-02-26 22:39:00
  天啊,我终于打开这帖了,起码用了十几分钟。。这破天涯。。
作者 : 时间:2012-02-26 22:40:00
  天啊,我终于打开这帖了,起码用了十几分钟。。这破天涯。。
作者 : 时间:2012-02-26 23:12:00
  天啊,难以想象,我用了半个多小时,跟天涯干上了,目的就是打开这个贴。。
作者 :黑夜的放肆 时间:2012-05-06 08:55:55
  嗯,怎么我所在的地方也从来木有遇到过美女?还有木有,介绍一下咧(色色)
作者 :塑料胶袋 时间:2012-02-27 00:32:00
  此片在哪里见过!纯属于虚构~
作者 :一介女流 时间:2012-02-27 12:26:00
  应该有续集吧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2-27 12:38:00
  呵呵,这篇我写的时候其实只想到了一个开头,一方面为了凑字数,一方面为了边写边想,所以很啰嗦,但是直到写到后来还是没有想出来接下去该怎么写。哪位高人如果有兴趣的话,帮我接一接。多谢了。
作者 : 时间:2012-02-27 13:30:00
  这篇按这阵势,至少得中篇。。这才刚刚开了个小头。。点出艳。及老板。。。
作者 :虫子美眉 时间:2012-02-28 16:56:00
  阳谋,我看出了点点。
作者 :大妹子2012 时间:2012-02-29 15:05:00
  老板为什么走呢,好像是和他老婆吵架了还是怎么了没的写了?
作者 :黑夜的放肆 时间:2012-03-01 01:01:00
  怎么感觉象岑海伦式的呢
作者 :向塘之爱 时间:2012-03-01 10:07:00
  晚上回去,我接。都市白领小丽人的纠结情感?环境描写衬托心理反复是必须的,赞一个。@王晓梦54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3-01 17:52:00
  呵呵,前天晚上因为重感冒,睡不着,倒是把这篇文章想了个大概出来,本来这两天就可以写的,但是怎么跟以前一样,躺床上就文思泉涌的,一坐到电脑跟前就不想码字了呢?谁能帮忙解决这个问题。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3-01 19:07:00
  在没遇到艳之前,我的生活平淡乏味,我不仅甘于这样的平淡乏味,而且对于未来同样的平淡乏味生活做了充足的思想准备,也对自己即将被剩下来的事实甘之若饴。可是,艳出现了,在经历了强烈的视觉冲击,以及严重的心理打击后,我终于做出了我人生中的一个重大的决定,那就是整容。我想把自己变得至少没那么难看,至少在别人看我的时候目光里没有怜悯或轻视诸如此种对长得难看点的人的眼光。
  我有一个死党,叫小丽,我发现一般长得难看的女孩子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比如我叫小甜,她叫小丽。或许父母取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有先见之明知道我们有可能会长不好,所以在名字上给找补回来。小丽比我好点,好一点的意思就是比我瘦那么一点点,眼睛大那么一点点,鼻子比我的高那么一点点,这么说你明白了吧?其实她不难看,只是平淡了一点,硬要把她跟我拉在一块,对她是不公平的,我这种擅自归类的行为其实就是死了还要找个垫背的心理。我们是大学同学,在同一个城市上班,租住同一间房子,除了上班,几乎都腻在一起,当然,是在她找到男朋友之前。小丽最近新找了一个男朋友,在整形医院打杂,当然,他自己不说自己是打杂的,他说他是医师助理。那男孩子相貌猥琐,一脸的青春度过了青春痘却还在的蠢相,我一直认为小丽之所以看上他实在是有点饥不择食,所以我很少和他来往。但自从我动了整容的念头后,忽然发现其实认识了他也挺不错的。以前被我解读成谄媚的微笑也变得真诚起来了。我在吃饭的时候假装漫不经心的问他最近工作忙不忙,医院的生意好不好,见到我忽然对他热乎起来,并且关心起他的工作来,他兴高采烈,跟我吹嘘起美容院的种种来,还说最近来了一个客人,来之前是如何的丑陋,自卑,经过两三个手术后,简直堪比韩国明星。在他开始描述那个女人之前的丑模样的时候,我偷偷瞟了一眼小丽,发现小丽也在瞟我,我们相视一笑。但是当形容起那女人整容以的美丽时,小丽的脸色便开始难看了。可惜那男孩子说得兴起,收不住嘴,不仅收不住嘴,还一脸的向往,这顿饭的结果是,小丽摔门而出,那男孩子追了出去,丢下我收拾一地的碎碗筷。
  我利用上班时间搜集好了各大整形医院的资料,并且整理了一张表格出来,各大医院的优势项目,各项目的大致收费情况,以及各医院的地点分布等等,一应俱全。接下来就是利用周末时间一家家的去考察了。小丽男友的那家绝对不能去,尽管可能有个熟人在不会被宰得那么厉害。每去一家医院,医生都亲切而友好,热情而礼貌,这大大颠覆了我对医院和医生的看法。在我二十八年的记忆里,医院都是没有生的气息只有死亡和霉烂气息的恐怖的活地狱,医生都是冷冰冰的拿着有形或无形的手术刀的可怕的刽子手,而大多整形医院的布置就象走进了温暖的春天,医生亲切得就象一直生活在你身边的家人朋友。当然,我是指他们开口之前。
  省去他们那些恭维奉承以及这之后的起承转合后,医生最让我不高兴的一句话就是:“按您目前的情况看,可以提升的空间很大。”咱也算在职场上混了这么久了,这个潜台词还听不出来吗?意思是我长得丑呗,哪里都需要整。丑就丑吧,咱也承认,要不找您来干嘛了。那您跟我说说我先动哪一块。
作者 :向塘之爱 时间:2012-03-02 19:05:00
  先动鼻梁呗,鼻梁挺了,整个面部曲线的雏形就出来了。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3-02 20:14:00
  先做个隆鼻吧,鼻子是五官中的点睛之笔,对整张脸的整体形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接下来,可以考虑割一下双眼皮,开一下眼角了。某医生跟我说。我瞅了一眼他,顿时对他的话深表怀疑,这医生倒是长了一副好看的鼻子,跟刘德华的一模一样的呢,可是长在他那张象是几千年没有吃过饭的青菜脸上,怎么看怎么别扭,整张脸似乎就剩下了一个鼻子,倒真是对整体形象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吓唬人的作用。先隆胸吧,俗话说做女人“挺”好,男人的目光不都是集中在女性的三点上吗?一个小鼻子小眼睛的大夫跟我说。他说这话的时候,被我不小心听到了吞口水的声音,我在他的目光还没有到另一点之前赶紧逃跑了。还是先削骨吧,修正一下脸型。然后再从眼睛一路往下,嗯,初步估计做八个手术就可以了,到时候保准判若两人貌若天仙,连你妈都不认识你了。第三个医生这样跟我说。我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娘,去你妈的吧,连我妈都不认识我了,那我整哪门子容啊。
  我把一个月的周末都搭进去了,还是没有找到一家各方面都合适的医院以及医生来动我这一刀,幸亏小丽这段时间正处在甜蜜的热恋中,每个周末都有节目,根本不会在家呆,要不然定会引起她的怀疑,我可不想被她瞎猜疑,别看她比我长得稍微好看那么一点,心眼可比我的心眼小多了,平时我要是买一件新衣服,她立马就会去搬一身回来。我甚至有时候怀疑,她跟我交朋友的真实意图,都说红花是绿叶衬托出来的,她是不是一直把我当成衬托她的那片绿叶呢?我越是长得丑,不就越能衬出她的好看吗?当然,这是我的怀疑,目前尚没有任何证据。总之,打死也不能让她知道我去整容,所以我只能进行微整,就是稍微的整那么一下,既能达成改造我的目的,又能避免吓唬了别人。
  春天就在我的整容计划以及整容预实施中悄然溜走了。其实南方的四季本不分明,几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树都是绿的,花都是开的。所以,春天的来与走,跟咱们的关系都不太大,但是今年有点点不一样,因为春天走了,夏天就来了,夏天来了也没什么,不就是要被迫露一下我的粗胳膊短腿吗。这些其实都不是我烦心的理由,我烦心的是,我住的那一块,隔三岔五总停电,说是电力不够,电力不够关我们的生活用电有什么用。但是只能是抱怨,这一块住的几乎清一色外来人口,穷打工的,谁也没有个人大政协的牌子,能去发个言参个政的。所以只能是发发牢骚而已。停就停吧,你挑个时候停吧,比如在我们上班的时候,可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我们都最怕周末停电,好不容易放个假想在家猫一天看个电影什么的,可是一停电,屋里热得象个火炉似的,哪里能呆得住。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3-02 20:35:00
  想念猴。虫子,你现在怎么也懒了呢?偶的帖子你也不帮偶编辑编辑。这样的素颜,跟偶写的那个女人一样丑。
作者 : 时间:2012-03-03 12:06:00
  丑女人瓷实。哈。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3-03 21:03:00
  “屌丝”凤凰网这样评价:“他们身份卑微、生活平庸、未来渺茫、感情空虚,不被社会认同。他们也渴望获得社会的高度认可,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做,生活没有目标,缺乏热情,不满于无聊的生活但又不知道该做点什么。而这样的心态又普遍存在于我们周围,存在于每一个人心中。”
  我想写的可能就是这样一群人吧。跟我一样渺小而卑微的人。
作者 :叛逆LIFE 时间:2012-03-03 21:40:00
  @王晓梦54 提交日期:2012-03-03 21:03:11  19#
    “屌丝”凤凰网这样评价:“他们身份卑微、生活平庸、未来渺茫、感情空虚,不被社会认同。他们也渴望获得社会的高度认可,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做,生活没有目标,缺乏热情,不满于无聊的生活但又不知道该做点什么。而这样的心态又普遍存在于我们周围,存在于每一个人心中。”
    我想写的可能就是这样一群人吧。跟我一样渺小而卑微的人。
  
  我们虽然渺小,但不要老是妄自菲薄,没用!
  多做些有意义的事,至少不让未来后悔!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3-04 13:39:00
  呵呵,楼上说的很对。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3-05 20:57:00
  来看看我的小说,没人接,还是没人接。看来,只有我自己写下去了。呵呵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3-07 19:38:00
  这不,周六晚上十一点才来电,害得我在小超市荡悠了一个晚上,直到别人关门,话说既然晃悠了一晚上,手上总不能空吧,我的理智仍然没有抵挡住我购物的欲望。超市那琳琅满目的商品,那大大的购物车,捡东西时好像都不用付钱,等等,都促使我们不停的往购物车上放东西。我一直觉得,如果诺贝尔奖设立最佳拉动消费奖或者促进经济繁荣奖的话,一定要颁给超市的发明人。比如我,本来只是想去超市买一把牙刷,顺便去蹭一下空调,可是出来的时候,我的两只手上提着两个购物袋,里面装的基本都是各种各样的零食。结账的时候,我给自己找个理由,反正2012就快到了,我没必要控制自己的钱袋了。
  后来,因为吃得太多,太撑,我折腾到凌晨三点才睡觉。可是早上八点,我被热醒了。热醒了以后,烦躁的我一边冲凉一边悲哀的想,真的是世界末日要来了吗?瞧这世界给混蛋的,还让不让人活啊。可是抱怨归抱怨,我还得活下去,不仅要活下去,还要舒舒服服的活下去。所以我决定继续跑整形医院。我那表格中的医院里还有两家没有打叉叉表示我还没去过。一家叫美菜整形,这几天没事的时候我一直琢磨这加医院为什么叫美菜呢,美丽的大白菜?美丽得歇菜了?美了,菜了?呵呵,听起来像个歌词。好像小沈阳唱的那个。这家医院位于郊区,我住城南它在城北,所以我排在最后。还有一家叫SQS整形医院,在我上班的路上,我每天上班时都会看到它大大的招牌,S---Q--S,Q那个小小的尾巴似隐似现,若有若无,骤一看就是SOS,这个招牌绝对亮瞎了,只是我一直心存疑问,这个不侵权吗?反正我很佩服这家公司的老板,太牛了,搁我这猪脑瓜,就是想到世界末日也想不出这么有创意的名字来。好在中国人长成我这猪脑瓜的少,所以才有那么多的创意,你有肯德基,我也有“啃德几”,你有美的,我有美地,你有海尔,我有海你,害你无商量,世界才如此精彩纷呈,生活才如此丰富多彩。因为一直担心离公司太近怕遇到熟人,所以也还没去。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3-07 20:16:00
  我对着镜子琢磨了半天,把一直扎着的马尾披散了下来,费力的套上那件有点小的连衣裙,然后找来小丽的一副墨镜,这下算是装扮好了。然后直奔SQS而去。我在门口鬼鬼祟祟的徘徊了一会,确认周遭两百米以内没有一个熟悉的面孔后,然后快速闪进医院那气派的大楼。正在我跟导诊小姐磨着嘴皮子的时候,我那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很轻而沉稳的脚步声,星期天的十点钟,整形医院门诊大楼里虽然谈不上门庭若市,但是人来人往,不下几十人,但是我的耳朵告诉我,绝对没有错,正从门口走进来的就是我们老板李凡。我在他还没进来之前快速的闪到一个角落。五分钟后,我果然看到了他。敢情这年头来整形医院的人个个都跟特务接头似的,非得要武装一番,李凡竟然也戴着一副墨镜,穿着一套我从来没见过的粉红衬衣配白色裤子,这年头,敢这样穿的男人越来越少了。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想低调还是想高调。但是,他来整形医院干什么呢?无论是我拙劣的眼光来看,还是我们公司那刻薄的会计锐利的眼光来看,李凡都绝对是个帅哥。他可没有整形的需求啊。看那架势也不可能是探病的,谁会跑整形医院来探病呢。我躲在角落里暗自猜疑。然后目送他上了二楼,我赶紧逃也似的跑出了医院大门。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3-08 17:34:00
  今天三八节,出去逛了一会街,冷风冷雨,冻回来了。晚上小区的美女们要聚餐了。祝大家节日快乐。哈哈。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3-13 20:25:00
  出了医院大门,初夏的太阳晒得人直冒烟,看着不远处的公司大楼,我决定故技重施,去公司上网看电影来打发这个酷热的周末。作为一个二十八岁的剩女,我的业余生活单调而乏味,在没有人约会的日子里我想出了一个既省钱又开心的打发时间的方式,就是一个人摸到公司,然后上网看电影。如果说全世界只剩下一个人喜欢下了班还呆在办公室里的话,那个人一定是我。我喜欢一个人在公司里晃来晃去,跑到每个座位上去臆想一番,然后回到老板办公室,一下从老板椅蹦到那张舒适的大沙发,还可以从后面的柜子里拽出空调被,窝在沙发上看电影。在看电影的时候,可以大声的放肆的笑,也可以尽情的哭。每次我都要消耗掉一盒纸巾,为此我还为怎么掩饰现场而颇费思量,最后的做法就是换上一盒新纸巾,好在老板压根不在意这些小细节,我这样干了很久,他竟然一点都没发现。这让我胆子越来越大。
  我先来到公司楼下的士多店,买好一大堆零食,然后直奔办公室,熟门熟路的打开老板办公室门,搁下零食,把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把老板桌上的苹果搬到沙发前面的桌子上,然后从柜子里拿出空调被。然后上网搜索老谋子的《山楂树之恋》,尽管我挺不喜欢男女猪脚,我觉得老谋子的审美越来越差了,难道在他眼里小眯眼就是清纯?可是大家都在聊这部电影,反正周末又无聊,那就姑且看一看吧。
  我边吃着薯片,边看着静秋和老三的爱情,很快就感觉到困意,不怪老谋子拖沓的剧情,而是我昨晚睡得太少了,我拽好空调被,让自己慢慢沉入梦乡。在梦中,我成了静秋,在开满樱花的武汉大学里,在空无一人的林荫道上,我遇到了他,怎么是他?是我们老板李凡,他微笑的朝我走来,我的哈喇子流了一地,我翻了个身,极不情愿的擦了一下嘴角,慢慢张开我的双眼,或许是我压根还没醒,还在梦中,我的眼前竟然真的是老板那张笑盈盈的脸孔。我又闭上眼,想让这个梦再继续做下去。可是耳边有个声音响起,不是老三的,老三的声音没有这么好听:“起来啦,我都看到你醒啦。”我让自己的眼睛又闭了一会,装睡是我一贯的伎俩,从读书起,每当我遇到我不想面对的情况时,我就装睡。此刻,我心里其实在进行高速度的盘算,被老板捉现行了,睁开眼睛以后我是装可怜扮无辜呢?还是坦白交代争取宽大处理呢?我想起桌上我乱扔的食品包装袋,擦过眼泪鼻涕的纸巾,我偷偷的睁看眼瞟了一眼桌上,竟然发现桌面异常整洁。然后我不得不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先丢了一个谄媚的微笑给他。
  “这个蛮好吃的。”他拿着一袋香干,吃得嘴角流油,“你要不要?”
  “我,我,我、、、、、”我试图解释我今天的行为,却见他摆了摆手,“没关系,办公室就是你的家,你想啥时候过来就啥时候过来。开心就好。”
  “来,一起吃。你买的东西都挺好吃的。”他象个孩子,或许是我的错觉。但是他这样确实让我放松不少,我松开裹着的被子,准备起身倒水。他拦住了我,“我刚泡了茶呢,绿茶。家乡带过来的。”他递给我一个透亮的玻璃杯,清清的茶水里飘着几片绿绿的叶子,还没有端到嘴边,就闻到一股清香味,我有点惊喜:“这是我家乡的茶叶呢,明前茶,对不?”
  “对。你,是蓝山的?”他的眼睛里竟然放着光,那激动的情绪也感染了我,我的声音立即高八度:“当然啦,我早知道我们是老乡。”
  “你怎么不早说?”他埋怨道。
  我嘿嘿一笑,心里想,说了又会怎样,只会给办公室那些闲得蛋疼的一帮人提供谈资,我才不会那么傻呢,把自己置于他们谈话的中心,我都已经又老又丑了,还不允许我低调一点?
  “真是个傻丫头。来,丫头,喝茶。”他的笑容那么灿烂,亲切得就象是和我一起长大的邻居大哥哥,几乎让我忘了他是那个又酷又严肃的老板。可是我的眼睛刚一触及桌面上的苹果时,我马上就想起了他的身份,人是老板呢,开的是奔驰,用的是苹果,喷的香水是我叫不出牌子的。我拘谨的朝他笑了笑。
  可是我看像电脑的动作被他误会了,因为他赶紧说:“我看你睡着了就给关掉了。还想看吗?要不,打开我们一起看?”
  我赶紧摇手:“不看了,也没什么好看的。以后再看。”我看出他特别想说话,倾听可是我最擅长的,我摆好了洗耳恭听的架势,顺便把坐姿端正了一下。
  “其实我早知道你经常在周末来办公室了。”他望着我,眼里满是笑意,“你来第一次我就知道了,不过还好你把现场收拾得很干净,除了我以外没有别人知道。”
  “宿舍限电,老是没电。我又没有其它地方可去。”我老老实实回答。
  “你买的东西真好吃。”他第三次说,又撕开了一袋鸡爪。
  “你是不是心情不好?”说这话的时候,我想起了上午在整形医院的巧遇,他的坏心情肯定跟那个有关。
  “你怎么知道的?真是个聪明的丫头。”他吃得那样起劲,一瞬间有让我怀疑店主给的不是鸡爪而是鲍鱼什么的。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使劲吃东西,还特想找人说话。反正就是不让自己的嘴巴闲着。”其实前半部分属实,后半部分就属于我臆想了,因为我倒是特想找人说话来着,可是没有人听我说话,所以基本上只有狂吃东西,这也是我一直减肥不成功的原因之一。
  他不置可否,但是我明白我说对了,他望着我:“怪不得我一直觉得你看着那么熟悉,原来我们是老乡。什么时候回去的?”
  “两年没回去了。”我摇摇头,忽然就想起家乡就青青的竹林,以及放竹排的年少的我。
  “为什么?"他问,继而自己又叹了口气,“我已经有五年没回家了。”
  为什么?为什么?还用问为什么吗?难道我不想回家吗?因为平时没有那么长的假期,春节有假,但是没钱买不起飞机票,火车票又压根买不到,想到这,忽然觉得鼻子一酸,再也讲不出来话了。
  “好想回家坐坐竹排啊。我最会放排了。”他似乎不经意的说。
  “河里早就没水了,早就不能放排了。”看来放排是我们儿时共同的记忆。
  “我其实很想回山上修一栋房子,屋后有山,屋前种竹。唉,可惜一直实现不了。”
  “为什么?”轮到我问为什么了,在我的眼里,他那么有钱,回老家修一栋房子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啊。
  “我记得我小时候最喜欢上山砍柴了。拿着自制的弹弓,戴着自己编的帽子,在山上和一群人打仗。我打弹弓可准了。”他自顾自的说,看来只想自己说话。
  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做了他的忠实听众。跟着他一起回忆他十五岁之前,在我们两共同的老家所经历的一些事情。他的描述断断续续,在他断断续续的过程中,我和他把我买去的一大袋零食全部吃完了,还另带把小冰箱里的水果和饮料全部消灭。后来,我们叫了外卖,不是他常吃的隔壁那家星级酒店的商务套餐,而是我经常吃的米粉。我跟老板娘要求加多点牛肉,为此每份多付了五块钱,这十五块钱一份的加了牛肉的米粉,老板吃得特别香,很快风卷残云的吃完了,我看看表,其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后来,我第一次坐上了奔驰车,而且是由我YY了很久的老板开车,我坐在副驾驶位上,奇怪的是我并没有紧张,慌乱,或狂喜,羞涩,这些想象中应该有的感觉,我统统没有。奔驰车也没有想象中的豪华和舒适。唯一觉得遗憾的就是,一贯堵车的路程竟然畅通无阻,只二十分钟,他就把我送到了家门口,说家门口其实不太准确,我住的出租屋所在巷子实在太过狭窄,汽车根本开不进去,他仅仅是把我放在路边而已。在我目送他的奔驰车开动之后,才恍然意识到,自己竟然跟这个男人一起呆了一天,还坐着他的奔驰车回家。我的幸福马上无限膨胀,膨胀得我觉得必须要干点什么。我连跑带滚的冲回家,急着要跟小丽分享一下我的幸福。
  小丽不在家。
  以后的几天,她一直没回来。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3-13 20:26:00
  没人接,只有我自己硬着头皮接下去了。
作者 : 时间:2012-03-21 15:14:00
  没人顶,我只有硬着头皮顶下去了。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4-18 10:23:00
  小丽失踪了。直到周五的晚上,我再一次打她的手机没有接通的时候,我才正视这个现实,并且惊慌起来。
  这之前的几天,尽管小丽一直没回来,但是我一方面沉浸在我自己的幸福中,尽管这幸福臆想的成分居多,因为过了那个周末上班以后,老板又恢复了他一贯冷峻的模样,每天除了进公司时冲我礼貌的一笑外,他便再也没有主动的找我说过哪怕一个字。我每天发呆的时候无数次回味那天的一切,回味到最后,我想我大概是做了一个梦而已,只有梦才能如此美妙,也只有梦才能这样不在现实中遗留下丝毫痕迹。我就这样恍恍惚惚的过了四天,直到周五的早上,才猛然惊觉,已经过了五天了,小丽还是没有回来。这太不正常了,就算她住 男朋友那里去了,也会给我打个电话啊。我开始打她的手机,一直不通。上班的时候,我逮着空便开始拨打她的手机,还是一直无法接通。
  也是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我竟然对小丽在这个城市里的一切一无所知。她在什么公司上班,公司地点在哪里,我竟然都不知道,她的手机无法接通,QQ头像永远是灰色的。因为不喜欢她的那个长满了痘痘的男朋友,我甚至连人家的电话都不知道。这个城市,人跟人之间的联系实在太弱了,连我和小丽莫逆至此,我们之间的联系说断就断了。我现在手上唯一的线索就是找到她男朋友所在的整形医院,去问问她男朋友。我一方面觉得非常恐惧,心里想小丽肯定出事了,另一方面想,小丽可能是跟她男朋友在一起了。我就这样,一边怀着恐惧一边怀着希望,忐忑不安的挨到下班。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04-20 02:32:00
  我第一次准时在下班时间冲向电梯,这之前,因为害怕象打仗一样的挤公交车,因为留恋办公室的空调以及到处飘散的他的味道,我总是在下班后还磨磨蹭蹭,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为此我还得到了公司的嘉奖,连续两年年终都拿到了最敬业员工奖。当我以百米速度冲到公交站,然后又以奋勇争先的姿势拨开所有等车的人群,象土拨鼠一样钻进公交车,并且设法把自己的双脚挪到一起, 我的大脑这才有能力稍稍运转一下,这时我才想起了白天时老板似乎跟我说了一句下班后在办公室等他一下,我记得上午听到他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时,我还小小的激动了一把。可是下午我的头脑整个被小丽给占据了,只想着要赶紧去整形医院找她那个满脸痘痘的男朋友,因此竟然给忘记了。我想给他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可是竟然发现我被挤得根本无法腾出手来从包里拿出手机。我只得无奈的放弃了这个努力。
  我在七点钟赶到了那家医院,可能是晚上了,医院里人不是很多,门口几个保安在悠闲的散步,有两个护士在导诊台聊天,我在开口询问护士时,才蓦然想起我连人家的全名都不知道,于是我的表情就有些怪异,说话也有些结结巴巴了:“请问,阿东在吗?”
  两个护士望了望我,眼神里好像有厌恶和鄙视,似乎嫌我打断了她们的聊天,半天那个长脸护士终于开口了:“你找医生还是找病人呢?全名是什么?”
  “医师。助理医师。全名我不知道。男的,个子不高,脸上很多痘痘。”我努力让自己的语言顺畅一些,表情更真诚一点。
  “不好意思,你不知道全名我们没法帮到你哦。”或许我的真诚和焦急打动了她们,她们的语气稍微好一点点了。
  “那我进去找一找吧。”
  “这个不行哦,小姐,你还是查清楚再来吧。”两个护士温柔的拦住了我的去路,同时在门口闲逛的保安立即跑了过来。
  “我不是来闹事的,我只是找人,找他问一点点事情。”我焦急的分辩道。
  “找人你可以打他电话。”
  “我没有他的电话。”
  “那你告诉我们他的全名,我们帮你找。”
  “不是跟你们说了吗,我不知道他的全名。”我有些气急败坏,但面对高大而又一脸凶恶的保安,却又无计可施。
  在大厅耗了一会,我本来还指望趁他们不备溜上去,可是两个保安把我盯得贼紧,我根本无机可乘,我又气又急,只好走到门口坐了下来,采取守株待兔的笨办法,那两保安依旧尽职尽责的在我附近转悠。
  我就这样傻傻的等了一两个小时之久,却没看到一个下班的医师,倒是一直盯着我的保安不耐烦了,走上前来跟我说:“小姐,你就是等到天亮也等不到 的。他们上下班是不走这个门口的。你还是回去吧。”
  我这才知道自己傻得可爱,我悻悻的站起身,想掏出手机看看时间,一摸之下,不禁大惊失色,手袋里空空如也,我连忙低头看去,不仅手机不见了,连钱包也没有了。
  
楼主王晓梦54 时间:2012-12-25 14:22:00
  这篇小说,刚翻出来看了看,还是想接下去。等哪天有空了好好谋划谋划。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