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水水吧]流氓与雪★★

楼主:一介女流 时间:2012-01-06 14:21:09 点击:492 回复:1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流氓与雪
  1.
  今天下雪了,窗外银装素裹,窗内一首清淡的歌谣似有若无地流淌着,陪伴我的一杯咖啡渐渐冷却。刚刚充好电的小熊暖手袋再次暖和起来,再冷的天,在打字时我也不愿戴上手套——那是一种自我营造的意念:杞人忧天地担忧手套会阻碍情绪与手指之间的传递。除此之外,我更喜欢清醒,这也是我为什么那么怕冷却依旧对冬情有独钟的缘故。
  看本地新闻,获知山里面前夜便下了雪,然雪昨夜才到我这里,连招呼也不打就在清晨径直地映入眼帘。现在这个世界吧,似乎谁都不愿搭理我,所以我原谅了雪的傲慢无礼。对于自己钟情的事物亦或万分可爱的,他们再怎么顽皮捣蛋,终究还是不可救药的迷恋着。
  世界对我,安静极了,只剩下键盘声混合着音符在耳际跳跃着,这样的上午,窗外的情景以及我这样的孤独,在我阅读到的书中比比皆是。
  我所惊讶的是他们可以花上几万字来写我窗外的雪和我一笔带过的孤独。我记不清他们的名字,因此,我的文字单纯的只有我,但其实是融合了很多人的想法的。这叫作模仿。
  
  2.
  想起以前来吧还叫部落的时候,有个部落发起了一个征文帖子,类似于我的题目:流氓与雪。
  就是把两样丝毫不相干的东西放在一起写,当时我写的是苹果与爱情。其实,这不算挑战,因苹果和爱情还是有些联系的,我喜欢一个人,表达对他的好感,会送上一个苹果。当然这是我的杜撰。我唯一发明过的一个词语叫“素偷”。与三毛的素人渔夫有异曲同工之妙。
  想象大多是无用的,尽管大费周章,至多也不过灵感一闪,冒出一个所谓的“素偷”来。想要完全推翻现有的知识构建,重新构筑一个新的世界是很难的,尽管我对此乐此不彼,但通常是望天长叹。
  失败当然不可避免,亦是意料之中的失望。除了消磨了时间,还真是一无所获。
  然而对一个无所事事的人来说,消磨时间又是顶顶重要的事。
  这下,你明白了我题目的由来了吧。
  
  3.
  所以会把流氓和雪联想在一起,它们之间到底有何内在的联系,我还没有探究出来,这也是我写的目的。写着写着,或许就出来了,又或许我力量和魅力不够,它们始终不肯对我袒露心扉也是常有的事。
  在天涯快到三周岁,我想给这个生日留下些什么。关于流氓我一直都在黑暗中瞎摸索,为什么我会想起当流氓,又为什么会对流氓一词充满好奇与诱惑……
  流氓是一群很特殊的人,我自己自然算不上,面对困难与挫折,至多像阿Q那样用精神胜利法安慰自己。现在的我觉得能够安慰自己的想法和观点就是好的。很多人无法安慰自己,也无法解脱自己,像梵高,海子,所以自杀了。太过清醒的人是活不久的,但好在我无比贪生怕死,眷恋红尘。
  世界其实是如此清晰明了的,所不同的是有些人迷糊着,有些清醒着,清醒的人会决绝地选择自己所要走的路,而迷糊的人选择苟且偷生。
  
  4.
  真相与本质亦是因人而异,择人而选。
  当我看到“从来没有真相,有的只是对真相的表述”时,完全震惊不语了。我固执地像侦探小说的侦探一样无比坚信:真相只有一个。
  书读得太多,有时候并非好事。尽管我曾花费笔墨与某人争论读书有用论,很多时候,我坚持某种观点,并非我坚信,只是觉得那对我绝大多数情况如此。
  生活是如此矛盾,而我无从选择。
  有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觉得一切都失去意义;后来我又发现一切原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原先所谓的意义是人们敷衍出来的;再后来,我感到悲哀,人,缘何一定要自欺欺人,有几人可以做到像庄子那般在人死后不哭反而敲锣而歌呢;最后的后来,我才明白,要想活下去,真的要欺骗自己,这是唯一活下去的出路……
  骗自己是艰难的技术活,尤其对一个会经常叩问自己心灵的人。有些人欺骗自己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连他自己都不觉然;有些人时而清醒时而模糊,纠结不断;有些人无法做到,选择了逃离,死亡。
  我想,这就是我欺骗自己的思维方式,也是最好的安慰自己灵魂的解药。
  然推倒这一切,真相却并非只有这一个。为此,我不得不再次困惑。
  
  5.
  我很抱歉。其实我早该在每篇文字里都写上这么一句。是很真心的抱歉。因我自己的乱七八糟随意而写的文字可能会带给你凌乱的感觉,你阅读我的文字没有感到快乐与豁然,相反可能会拉你一同进来。
  最近我在看一个诗人写的《神秘园》。他说每个人都有这样一座神秘园。人类探索自己的身体与灵魂,发现他们妙不可言而又充满无限神秘。每个人的身体大同小异,灵魂却截然不同。我曾试着写过一篇关于灵魂分子的文字,试图来解惑灵魂,当然这只是很短暂的妄想加猜测。每当我试图用一种理论来解释一种现象时,我总是感到失望。
  很早时候潜意识让我在读书时便选择数理化,而非我热爱的文字。数理化是有规律可寻的,而且学起来其乐无穷。作为一个普通学生不必在数理化未知的世界里探索,而作为一个普通的文科学生却时不时都要接受灵魂的拷问。
  然而到最后,我终究一无所获,只留下一些零碎的被切断的记忆碎片。与文字的渊源还是把我拉入到这个万丈深渊中来。这是一种徒劳的探究。
  按照我获得的理论知识,尽管我知道过程与结局,却还是得按照前人的脚印一步一步走下去。所以常常的,厌世之情像漂浮在岁月河床上的生活垃圾,总是无法彻底清理掉。
  
  6.
  中午,吃完午饭,泡上茉莉花茶,继续。还是那首歌,那只暖手袋,所不同的是窗外的雪,所剩无几。灰蒙蒙的天空阴暗,潮湿,滴答滴答时不时掉落下来的雪水,几只麻雀缓慢地从这颗光秃秃的树到那颗。我在房子里,被大山包围,很多时候,诸如眼下,我专注打字时,总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好奇地盯着我,我想,那应该是山神的眼睛。
  我也常常像他这样注视着别人,与刚来到天涯不同的是,我不会看都不看文章就回复,恰恰相反的是,我常常会在某人的博客里发呆,听他博客的音乐,而不留下半点痕迹。我更喜欢沉默的状态,就像有些人来我的博客而从不言语一样。
  博客上认真写字的人都是如此透明,只不过,我们这些过路人没有用心去品读罢了。延伸而来,我发现自己很少用心去认真了解一个人,大多数情况以貌取人,两三句不合就嗤之以鼻。
  因此,我在渴望什么呢?
  
  7.
  不知道江苏有没有下雪?每逢下雪的日子,老爷子总是格外兴奋,他会把大棉袄放在雪里干洗,打雪仗,在冰上行走哪怕掉落水中。记忆中屋后总是被白雪覆盖的青菜与大白菜,踩着高高的木屐左摇右晃地在雪里踩梅花。对着偌大的雪人拳打脚踢,有时,专门蹲守在公路上,看行人在冰雪上行走,一个不留神摔上一跤,哇哇大叫,而我们哈哈大笑。
  我发现老爷子太会游戏人间,取乐生活,当我看到流氓俱乐部时,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他。而自己做过最流氓的一件事,是在高三时当作全班同学的面狠狠地打击了班主任。我以为班主任会把我训斥一番,却见他在我身后笑颜如花,面容慈祥,当下把我自以为是的叛逆打得烟消云散。
  我错了,资深流氓的叛逆不着痕迹,润物细无声。
  
  8.
  雪在浪漫文人笔下纯洁多情,更为梅花作嫁妆;而在流氓眼里,不过取乐的玩物而已。好比钟情于一个姑娘,与她打情骂俏,你来我往,乐乎哀哉!
  流氓在雪眼中,不过一个懂进退知冷暖的浪子。流氓与雪在我眼中,都是一种极善于伪装术的物种。
  流氓不懂雪,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然流氓之间却是惺惺相惜,而雪和雪随时会融为一体。
  我想说什么呢……
  窗外的雪早已化为水,它们汇集在一起,预备伺机而发,再演传奇;
  而我们这些真伪流氓穿着各色彩衣打着各种旗帜聚集在一起,只不过为了在寒冷空寂的日子互相拥抱彼此取暖慰籍罢了。所以我们的结局和雪一样,因为暖和,所以融化为一体,再也分不清彼与此。
  
  9.
  由此可见,世间再八杆子打不到一处的事物只要善于寻找,还是会被发现联系,加以利用的。
  当然有个前提条件,足够真诚。流氓比伪君子更让人愿意接近,流氓敢于面对丑陋的自己,敢于直视惨淡的人生,敢于曲线地活下去,敢于戏耍人间,流氓给世界打开了另一种视野,近乎野蛮地看待现实。流氓的笑声响彻云霄,最善于撕裂虚伪的面孔,他因为了解自己的弱点而让敌人无机可趁。流氓的智慧总是巧妙的歪打正着……
  我所了解的流氓如此。流氓的口号有很多,我所见到流氓的文字都似乎在滴着血流着泪,字字高昂,仿若每个字都拿着大刀大枪,誓死守卫精神家园。而我的传唱,只是一个过路人被完全吸引,因了解自己无资格做一个真正的流氓而真诚献上的赞歌。尽管我知道流氓从来不需要这样的赞歌。
  
  10.
  时间无声无息流淌着……没有尽头。
  勉勉强强地揪住了思想这只狡猾小动物尾巴上零星斑点的皮毛。处于一种相对静止的状态,呼吸本身被忽略,临到最后,反而被堵塞。好比一个快到家的人却意外遇到交通事故堵车了。
  无所适从,无计可施,无头无绪,无尽无休,无千无万,无颠无倒,无根无蒂,无拳无勇……
  在此时此刻,我感到时间的脚步慢慢慢下来,它似乎被我的状态弥漫——是的,它理应被我定格,虽我对此毫无兴趣,但这个百般无奈的下午,我应该逗一逗它。
  于是我写到:2012年的第二场雪,在一个流氓的文字意淫下达到高潮随即结束在1月6日下午13点59分。
作者 :傻瓜暖小冷 时间:2012-01-06 14:41:00
  沙发偶来坐。。。嘿嘿。
作者 :我是诸葛小花 时间:2012-01-06 14:52:00
  这随意逗一逗,就好几千字啊
  流氓被文字又玩弄了一回
作者 :荡尽风流醉末生 时间:2012-01-06 15:08:00
  楼上滴,我正在酝酿如何调戏你。嘿嘿嘿,等着,酝酿好了去写。
作者 : 时间:2012-01-06 15:16:00
  码字机啊
  
  好好的快乐的活着比啥都强
楼主一介女流 时间:2012-01-06 15:23:00
  猴,情何以堪啊
  ……
楼主一介女流 时间:2012-01-06 15:25:00
  果然谁都不待见我了。
  挖个地洞冬眠了。
作者 : 时间:2012-01-06 15:50:00
  店小弍()  15:43:04
  这句话写得好
  店小弍()  15:43:31
  流氓以一种野蛮的方式生长
  苏志超()  15:44:22
  谁写的
  店小弍()  15:44:46
  去窝里看
  店小弍()  15:44:53
  你又在外边鬼混
  猴()  15:45:39
  一介总算写了一篇感受文字
  猴()  15:46:16
  碰到痒痒肉了,但是还没有达到穿过骨髓抚摸你
  店小弍()  15:46:35
  已经摸到几个兴奋点了
  店小弍()  15:46:39
  (害羞)
  店小弍()  15:46:56
  小心思揣摩的挺丰富滴
  苏志超()  15:47:14
  (呲牙笑)
  
作者 :蛋小二 时间:2012-01-06 16:34:00
  咦,要不是楼主6楼的回贴,估计我都没有耐心,我看见长贴都绕道的。
  这贴挠到了流氓们几个痒处呢。
  1,楼主和流氓窝里的其他人一样,也是孤独的;虽然孤独在很多时候都可以享受,但孤独积累到一定的程度,会开出寂寞的花朵。必须排解掉,才能得以解脱。
  2,当我看到“从来没有真相,有的只是对真相的表述”时,完全震惊不语了。我固执地像侦探小说的侦探一样无比坚信:真相只有一个。
  3,以前某个节目有个访谈,其中有个人说,其实人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但是我们活着的人,都要为它找到一个意义,并为之坚持着活下去。这是我们活下去的理由。
  4,各个阶段都有各个阶段的困惑。
  5,我现在也处于潜水状态。即使碰到许多不错的字,也不想回复一下。虽然我知道每增加一个回复,都有可能会带给写作者一点鼓励和安慰。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回复了。
  6,流氓懂得寂寞如雪,如果遇到合适的,他们就会被融化掉,如果遇不到,他们就像雪一样冰冷。
  7,流氓以一种野蛮的方式生长。
  8,楼主的高潮历时多长时间呢?推断题。
作者 :稀稀妖 时间:2012-01-06 17:05:00
  最近很不错,有过节的气氛了。。。。。
作者 :荡尽风流醉末生 时间:2012-01-06 17:43:00
  看不懂这个。。。。
作者 : 时间:2012-01-06 23:25:00
  建议或者意见总也是透出些文人气息来。。
作者 :jessica9528 时间:2012-01-06 23:39:00
  我也看了,只是我也习惯看别人的贴,不喜发表意见的人,还不太会在贴子里与人互动哈
作者 :稀稀妖 时间:2012-01-07 10:29:00
  蛋小二要变身西门吹雪咯,,,,,哈哈哈。。。。楼主的高潮不够高哇。。。
作者 :batera 时间:2012-01-07 19:07:00
  为了在寒冷空寂的日子互相拥抱彼此取暖慰籍
  --------------------------------------------
  围炉,赏雪,耍流氓,说碎语,这就是过年了。。
  
  
作者 :蚂蚁撼天 时间:2012-01-07 19:53:00
  流氓与雪,流氓与血,流氓与学...
  梅花与雪,单刀与雪,独狼与雪...
  梅花与血,梅花与学...
作者 :傻瓜暖小冷 时间:2012-01-07 20:29:00
  虫子相声说上瘾了。顺溜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