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这次,我不想讲故事

楼主:amazingsara 时间:2010-08-31 11:14:12 点击:643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结婚4年,我仍然深深地爱她,为她孩子气的执着、粲然一笑的样子着迷。娇美的、可爱的林姬儿。倘若不被世事侵扰,我们的婚姻,也许还有爱情,既然如此宜室宜家,应该灼灼其华吧!
  只是我们的靠不住的美好,就是能看到的1毫米距离。终究敌不过心中的罪恶,于是仆倒。
  半年前她从昆明出差回来,我到浦东机场接她,在暮色四合的机场,林姬儿奔过来抱我,驾驶座右边上的女人,心满意足地哼着小曲儿。我们一定都天真的以为握紧了幸福。
  回到家,她把鞋一甩大咧咧摊在沙发上说:“家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真想你和我们的家!”晕黄的灯光下,她的脸有一种诱人的光泽。突然一跃而起:“我得一洗征尘,然后才能吃得爽快!”
  听她和着哗哗的水曲不成调地唱歌,我象所有弱智的男人一样感叹:这就是幸福了吧!这是我们结婚后第一次分开这么久。10天让我对姬儿的思念疯长。她是我排除万难,花了很多心思才追到手的。或许是家庭、容貌、学识都很出众,她是那种骨子里透着骄傲的女孩,有时会稍稍自恋和小小任性,但却是一个很称职的妻子。想到这里,我发觉姬儿进去很久,再听浴室里没有一丝声音,我喊她没有反应,一着急我打开了浴室的门。她赤身站在浴缸旁边,脸色很难看,手里在看什么,我走过去,一根长长的头发跃然眼前!
  我愣了:姬儿一直留的是短发。
  那天晚上很糟糕,围绕着那根长发,我们激烈地争辩着。我根本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只得矢口否认这莫须有的事。姬儿把给我买的衣服扔到我的脸上。我说:“你要不信任我,那我就搬出去住吧。”心情沮丧到极点。她冷笑:“出去找那个女人吗?”
  我猛然想起前天下班后,部门一帮家伙吵着一起出去玩。从酒吧出来,我没开车,我手下的莫菲自告奋勇要送我回家,到了我家楼下她内急我就让她上来方便——莫菲有一头亮丽的长发。
  听完我的解释,姬儿半信半疑抬眼看我。我过去抱她,她一把推开了我。
  直到半夜2点多,姬儿终于在我无数次发誓和解释下安静了下来。其实,我是在自己的感情面前妥协,谁让我还爱着她,爱这个家,爱4小时前那种叫幸福的感觉。
  生活继续,日子却无法照旧。姬儿把家里重头到脚打扫了一遍,尤其是浴室。床上用品和所有的洗浴用品,全当垃圾给了楼下收废品的。看到她做这一切,我的心很孤寂:她还是不能信任我。
  我希望能重回归以往的甜蜜,每天按时下班,做家务,下厨。但她却变了,开始失眠,超过2点还睡不着,然后开始哭泣。掉头发,象一个更年期妇女那样反复无常,经期紊乱,脸色憔悴。我请教在杭州读医学博士的哥哥,给她买了进口的瑞士端娜尔西番莲,听说对植物神经紊乱以及失眠治疗失眠效果特别好,还能安抚躁郁的心情。我象得了宝物一样,将端娜尔西番莲用包装纸包的很漂亮,交给姬儿。谁知她轻蔑地哼了一声,冷冷地把我的手推到一边。
  我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都会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但我完全轻视了一个女人的偏执,莫菲的那根长发总在我的生活里飘荡。
  有天姬儿故意没带钥匙,来公司找我,问我哪个是莫菲。我如实地指给她,没想到的是,她不看还好,看完之后她居然嫌她太出色。姬儿说我和莫菲每天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她在一起都多,这样会日久生情。我第一次见她这么不自信。那天晚饭后,姬儿拉着我的手,泪水夺眶而出。我慌了,将她拥进怀里:“你怎么了?”她说:“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我说:“只要我做得到能你能快乐起来,什么我都答应。”“你把她辞了。”我愣住了,我当然知道她指的是谁,没想到她能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沉默了,莫菲工作努力成绩优秀,人缘也好。何况因为一根头发就让她丢掉饭碗,我觉得这的确有点荒唐。但想到我的婚姻,看到我爱的姬儿忧伤的眼睛,我动摇了。我叹了口气,同意了。
  半个月后,莫菲刚好犯了个错误,她把公司重要的文件丢在了一个快餐店里,等她想起来去找时,没有找回来。我知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心里很不情愿,但我必须作出抉择。莫菲走的那天我几乎不敢看她受伤的眼神,多么无辜的一个人,良心的拷问让我倍感惭愧。
  内心的黑暗,竟然用光明的方式表达自己。我们的阴险超过想象。
  下班后我平静地告诉姬儿,我炒了莫菲。姬儿没有说话,其实她很善良,我知道她没有幸灾乐祸。
  接下来的日子,那根长发的阴影并没有因为莫菲的离去而散去。我和姬儿之间连说话都开始小心翼翼,生怕某个话题触到痛处。她体贴入微,事事顺着我,我觉得那是她逼我做出不人道的事情而引发的愧疚反应,我对她有些冷漠。
  而抱着对莫菲的愧疚,我对她有求必应。见面的机会自然多了一些,姬儿很敏感地知道我还和莫菲有联系,她变得有点疯狂了。将一切告诉了死党阿朵。
  那个五月的下午,室外的阳光,温暖得让人慵懒。她们三个居然约在一起,还叫我过去!我觉得姬儿有些精神失常了。当我赶到咖啡厅时,我就觉得丢人现眼在所难免。
  空气沉闷得让人有些窒息,性格爽直的莫菲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她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我爱吴迪,我知道他有妻子,可爱是无法控制的。今天这个场面,我本可以不来,可我还是来了,其实我想让他选择。”  
  “那天跟同事玩到很晚,送吴迪回家,我的确是因为内急,上你家上厕所,那时我确实是无心的。后来我在卫生间里看到自己的头发有点乱,就整理了一下,忽然想起了大家的话。公司很多同事都把你们的婚姻当成是完美的典范。我心血来潮,想试试你们的婚姻是不是真的那么完美,攻不可破,于是故意留下了我的头发。”
  她的话让在座所有人都惊呆了。
    姬儿极力保持着镇静,说:“吴迪,今天做个了断吧,你到底爱谁?”
    莫菲说:“我早希望这件事能结束的,我也本不想表达我的心意!”说完起身拎包扬长而去,高跟鞋在楼梯间哒哒的声音,清脆地回响在我们每个人的耳边。
  我看了妻子一眼,在那一刻,我对自己的婚姻充满绝望,我觉得每个人都让我陌生和悲哀。
  我将毫不犹豫地在离婚书上签字。亦将离开这座城市。
  这里,在这场战役中,我、姬儿、莫菲,我们没有一个人是胜者。
  我们竟然被一根头发整蛊了!这真的太好笑了。
  我们宁愿相信破碎而不相信彼此誓约。这么聪明伟大的人类,竟然胜不过一根头发。
  我们那靠不住的美好,飞去如影,不能存留——1根头发轻轻飘落下来,就能轻易击毁。
  你我的命运里,下一根头发从黑暗之君的手里落下来,又要击碎哪一个万家灯火里虚假的欢笑?
  我们的悲凉,刻在彼此额上——这是逃不了的命运。
  
作者 :lessona 时间:2010-08-31 20:09:00
  端娜尔西番莲    端娜尔西番莲
  
  这个东东经常出现在LZ的贴子里面,呵呵
作者 :青春浅殇 时间:2010-09-01 09:30:00
  LS的意思是,这个帖是广告帖???
作者 :lessona 时间:2010-09-01 19:25:00
  去看看LZ别的帖子吧,也许是我太敏感
作者 :青春浅殇 时间:2010-09-02 09:08:00
  呃。。。有点模糊。。。。。
作者 :2zn1314 时间:2010-09-02 15:10:00
  婚后的男女莫要喜出望外、、、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