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社会思考]老校区搬迁之憾,激情过后的反思【部落首页】

楼主:胡与争锋 时间:2010-04-17 14:30:18 点击:3349 回复:1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这些天来莫名其妙的“被经历”似乎再次验证了早就有过的一个感受:很多看似重要确实也很重要甚至能够改写个人乃至许多人历史的事情很多时候并非想象中那么轰轰烈烈,反而会有一种恍如梦幻的错觉,而后半梦半醒之中,隐隐约约地听到渺小的自己心底惊疑不定的自问,事情真的就这么过去了么?
  
  是的,事情真的过去了,你已经经历了历史----现实这样告诉我们!而无论你相信与否,愿意承认与否,事情就这么真真切切地发生着,并且已经产生了应有或不应有却又几乎不可逆转的结局。也曾深思,也曾在心底呐喊,可惜的是人微言轻的我早已无济于事。现在能做什么呢?也许就是记下一个所谓“经历”历史的人在此刻对这一段历史的个人感受,以供自己及他人很多年后回忆这一段短暂恍如梦幻但却又无比重要时光之时参考吧!
  
  不过,我毕竟不是撰写历史之人,而我经历的所谓历史也只是其中的部分。所以,我无法记录全部历史,更无法从所有人的角度阐述这样一件事情,而只能就我现在的水平从我这个角度切入谈一点对此事件的看法以及所谓的深思。
  
  就老校区搬迁事件而言,首先,我想说无论学生们做出过怎样的举动又导致了怎样一个本不该有的结局,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是出于拳拳爱国爱校之心,而这是情有可原无可厚非的。作为年轻人,我们就应该充满激情,因为“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的我们就该“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不过,激情再过一点可能就是激进了。万物有度,万物趋衡,失衡失度则生变,变则致祸害,历史惊人地重演似乎早就阐述了这样一个似乎亘古不变的真理。所以,我们应该激情,但绝不可激进。身为学法之人,更是如此,沸腾的应该是我们的热血,而不是我们的头脑我们的思维,不是么?
  
  说到这一点,也就有必要谈一下老校区搬迁利弊之分析了。搬迁之弊后文会加以解读,这里就仅谈搬迁之利:
  
  首先,最明显的利处就是可以用这笔钱还掉债务,省去每年近4000万的利息及两地办学每年几百万的车费,并且不用闲置那么多资源。此外,也可以便于学校的管理,客观上省去诸多的麻烦。
  
  其次,可以使老师免于两地奔波的劳苦。而这就如有的老师所言,你们谈所谓“保住西政的根”“维护西政之精神”,那是因为你们没有天天在两校区之间奔波,有的老师上午在新校区、下午在老校区、晚上又要在新校区,这一天疲于奔命下来,感受到的哪有所谓的精神呢?有的更多的是身心的疲惫罢了!听到老师的话,作为学生中一员的我是很汗颜的,以前从来就没有这样切实地站在老师角度去体谅他们,又怎能算得上敬爱他们呢?老师们休息好了,可以更有精力来教我们,更何况老师过来之后,不是更有利于我们向他们请教吗?难道这不是老师之利,也是我们学生之利吗?
  
  再次,从现实一点的角度来讲,此次搬迁之后客观上也有利于缓和各种因误解而产生的矛盾关系,让我们学校可以在更好的一个外部和内部环境中发展。毕竟,我们不是生活在理想之中,个人也好,学校也罢,要更好地发展绝不仅仅取决于其自身的实力,很多时候还取决于一个良好的环境以及我们与这样一个环境之间是如何联系的。
  
  最后,从更长远的角度来讲,我们学校是可以凭借此次契机让我们的学校更加融合的。事实上,距离产生的不仅仅是美,很多时候也是某种程度的隔阂。本科生跟研究生博士生在两个校区,客观上不利于相互之间的交流。而他们都有着各自的缺陷,研究生们是沉稳有余而活力不足,如一潭波澜不惊的死水没有太多的生气而让人觉得压抑;本科生呢,正好相反,活力有余却又沉稳不足过于浮躁,如一条奔腾不息的江水去向难测而让人觉得心惊。而如果搬到一个就近的地方,正好可以促进相互交流,弥补彼此的不足。而这不是可以让我们既有学术之氛围,而又有年轻人之激情吗?
  
  可惜的是,我们却没有好好地抓住这样一个可以让我们学校摆脱泥潭获得长远发展的历史性机遇。可惜的是,不少年少的我们误解政府的好意。可惜的是,对这一切我似乎无能为力。这一切的可惜,想来不免让人扼腕叹息。
  
  当然,在我看来,过错似乎永远都不会仅仅在于一方。细细推究下来,难道仅仅是学生,或者说是那少数学生的过错吗?作为学校,是不是也应该承担一点责任呢?首先,学校事先没有给我们讲清利弊得失应该是有其考虑的,毕竟事情还没定论,不好先行公布。但是,消息泄露之后,谣言四起,没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在事态最轻微之时加以控制,客观上进一步加剧了误解,让事态朝不好的方向发展。其次,学校平常跟我们的沟通似乎就有点太少了,有时候学校不能理解我们,而我们亦不能理解学校,重重的误解终于在这一天爆发,产生这样一个不好的结局。究竟谁之过?恐怕一下子是说不清的。而无论谁之错,事已至此,似乎只能无可奈何了。
  
  不过,身为学法之人,不仅仅要关注自身关注学校,更要关注我们的现实。其次,此次事件其实进一步暴露了远比我们学校的发展要重要的社会问题:
  
  第一,在信息如此充分而又不充分的网络时代,我们该如何寻求真实,哪怕是迟来的真实呢?因为,我绝对相信大多数人都是理智的有独立判断能力的,我们西政绝大多数人更是如此,但这样一次次由网络暴力引发的事件,让人不得不提出这样一个疑问:既然如此,为何那少数人的冲动行为竟会酿成这样一个后果呢?这应该会有真假难辨的一个原因吧!网络上那么多沸沸扬扬的事件,给我最大的一个感慨就是,我到底该而又能够相信谁?同一个事情,不仅仅是评价,哪怕仅是事件本身,就有着截然不同的版本,让人不知所措。连事情本身都难以决断,又如何能够得出相对客观的结论呢?
  
  第二,我们自己以及国家乃至整个社会该如何去理性地对待民众日益强烈的表达权利的欲望呢?而这也是几次讲座的切身经历也给我的一点启示。在讲座上,主持人“少阐述多提问” 一再提示甚至其他不少听众的不满都无济于事,发言者一致的反应是几乎无法自控地想要表达自己的思想及观点。奇怪的是,这不仅仅是个别同学,而是所有的同学乃至其他嘉宾老师一致的表现,那就不得不让人提出这样一个疑问,我们渴望表达渴望倾听的欲望是否被压抑地实在太久,而一旦有机会就会呈现出井喷式难于自控的现象呢?
  
  对于第一个问题,也许这印证了一句话:每一个人见到而后阐述的都是他眼中的真实,这样一个真实是基于其自身价值观基于其自身判断力及其角度而言的,即便不刻意为之也可能会截然不同。更何况,古人早有“三人成虎”之说,有意无意地以讹传讹之下,原本就不是特别客观的真实又怎能不扭曲地不成样子呢?对于第二个问题,在我看来,恐怕后一个疑问确实如此。普世价值观的缺失早已让我们无所是从,在这样心灵备受困扰的社会里,人们有时会对自己能否通过工作或学习来改善自身的境遇产生怀疑,这种情况又因为各种扭曲的真实而变得更加无法容忍,有时候我们甚至会表现出对这个世界的绝望,我们渴望一种发泄一种补偿,而网络恰恰是扔在大街上上了膛的武器,每个人-----无论恶棍或良善---都可以取而用之。如此一来,由于主客观上的原因,往往导致了这样一个既伤害他人最终也伤害自己的结局。
  
  不过,可惜的是,我仅仅只能从现有水平对此做出分析提出疑问并给出自己的解释,却无法提出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如果实在是要说的话,只能是一点建议吧。我只能建议那些主观上有恶意的人,不要再唯恐天下不乱了,否则最终难免害人害己。而主观上善良之人,则更加冷静一下,小心求证,让流言止于智者。我相信,虽然会有各种不同的版本,但是,不同角度的透视之下交叉的是一个相对客观的真实,我们完全可以得出一个接近真实的判断。当然,这有赖于我们的坚忍,有赖于我们关注但不轻易地用过激的言论去阐述或者评价一件事情。而对于社会当中的一些现象,尤其是那些不好的现象,还是多一点内归因,少一点怨天尤人,还是理性对待的好。如果你实在无法理解,就换位思考下吧,如果是你,能否做得更好呢?此外,不要总盯着白纸上的那个黑点而忽略了整张白纸,也许有时候我们需要一点点感动需要一点点宽容。不过,对此我也只能这么说了,因为如前所言,经常迷失的我目前也无法提出一个很好的办法,只能期待各位智者了!
  
  此外,前面说过,搬迁之弊要在后面来谈。而这也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这里也就谈一下个人的一孔之见吧!不过,需要申明的一点是,这里也只是分析其最大问题或者说我认为的他人以为的最大问题,那就是有人所言的老校区没了,就像祖坟被挖,西政的根就断了,西政也就无法延续下去了!对此,首先姑且不言得出此论者是基于错误的信息,因为据后面校方所言其实仅仅是征用,那里基本的格局几乎没变,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祖坟被挖”的问题。其次,就算我们退一万步,假设这样一个极端情况,老校区真的被夷为平地了,我们西政的根是否真的就这么断了呢?
  
  我知道,这样一个假设很无情,很多人都接受不了,至少一下子难于接受,对于那些老一辈的人更是如此,毕竟那里曾经留下过我们最美好的记忆。但感情归感情,理性归理性,这应该是二元分离的。的确,人都是渴望有一种归属感的,那是我们身体和灵魂的最后栖息之处,缺乏寄托的渺小的我们会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乃至茫茫宇宙之中如浮萍般不知该飘向何方。但是,冷静下来的我们,扪心自问一句,我们的根我们的魂难道仅仅只能寄托在那具体的载体上吗?一旦它没了,我们真的就要如孤魂野鬼般四处流浪吗?
  
  不是的,决不是如此!我的内心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虽然,现在年纪轻轻的我也许还没有足够阅历来谈这样一个抽象而宏大的话题。不过,身为一个西政人,虽然我无法给出西政精神确切的定义,但至少我可以谈一下自己的看法。我想,一所大学,它的根它的魂绝不仅仅依靠寄托在那具体的载体上,更不是一边感慨着自己是没落的贵族缅怀着过去辉煌的同时却又无动于衷。毕竟,虽然曾经很辉煌,曾经缔造了法学界的奇迹,但是,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是么?我们可以缅怀,但不能仅仅缅怀,不是么?而我相信,一所大学它真正的根真正的生命力乃在于先进的管理、强大的师资力量,以及作为学生的我们。
  
  因为,未来其实是掌握在我们的手中,别说我们是没落的贵族,哪怕我们是人人避之的弃儿,路也只能靠我们自己去走,辉煌还是没落也只能我们每一个西政人用自己的双手去缔造!
  
  不过,路还很长,现实也有诸多的无奈,我们经常会迷路,疲惫倒地的我们,想要效阮籍穷途而哭,而后仰天悲愤地呐喊:为什么,为什么要遗弃我们?!但是,悲愤过后,我们会无奈地发现,除了我们自己,并没有人会永远在乎你那悲愤的呐喊。除了徒然伤身,又有何益处呢?我们想要掀摊子走人,可惜的是,这个摊子是自己的,最终还得自己来收拾。更无奈地是,最终我们发现,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残酷的游戏:无论你伤得多惨,痛得多厉害,却怎么也无法退出,因为这注定是一个只能以死亡结局的游戏!接下来,你就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就此倒地不起,还是继续前行?
  
  我想,作为西政人的我们会选择继续前行的。虽然人生也许真如白岩松所言,“人生中有百分之五的痛苦,百分之五的精彩,百分之九十的平淡。为了这百分之五的精彩,忍受着百分之五的痛苦,而后在平淡中度过人生的百分之九十。”痛苦让人难以承受,而平淡更是水滴石穿般日渐消磨着我们的意志。但是,我相信,我们会慢慢地静下心来,“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而不是仅仅停留于呐喊,停留于悲愤!而后或许很多年后,在我们有足够实力的时候,我们会在某一刻想起年少时或曾有过的梦想---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而后,我们的热血再次沸腾,只是头脑更加冷静地用自己的实力去为这个社会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去改变一些能够改变的。而那时候的我们,也可以自豪地说一句:我无愧于西政人!
  
  当然,也许我并没有资格去说这样一些话,因为我本身并非一个优秀的西政人,我并没有远大的抱负以及这需要的坚忍毅力。而我原本也不想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发表自己的想法,如果要的话,也仅是在日记本或者博客里。但是我想,身为一个西政人,我又有必要写下自己的一点看法,不管实力如何,我们西政人是有着拳拳爱国爱校之心的。而我也相信,在此文里绝没有过激的言论,如有明显不当之处也仅仅是个人能力所限。我更相信我仅仅是试图去解读这个社会,并期待着为其做一点事情,至少是为做一点事情而准备---这一点点用心并无任何不当之处。
  
  而马云曾经说过,今天很残酷,明天很残酷,后天很美好,但是很多人死在了明天的晚上。我想套用这句话勉励自己并祝福所有的西政人乃至所有的国人:今天很普通,明天很普通,后天很优秀,希望我们不要死在明天的晚上!
  
  西政人,其实我们并非孤寂如沙漠中呐喊的独行者,是么?我们可以走得更远,我们可以到达远方,不是么?而我们也相信,在遥远的地方,一切虔诚终将相遇!只要我们西政人还在,西政之根、西政之精神就将永远传承下去!
  
  意气书生,苦读寒窗十载,终究为读书读人读天下;风华剑客,笑看江山万里,一心愿看剑看云看苍生。愿以此句与诸君共勉!
作者 :彤T世界 时间:2010-04-17 21:17:00
  刚来就坐沙发
作者 :青春浅殇 时间:2010-04-19 11:40:00
  又见小胡同志犀利文~~~
作者 :春风蝶舞 时间:2010-04-19 14:53:00
  部落首页已推荐。
作者 :青春浅殇 时间:2010-04-19 15:06:00
  谢谢~~~
作者 :防城港101 时间:2010-04-19 23:03:00
  不知所云
作者 :涅磐之魂 时间:2010-04-20 14:34:00
  ^!^
楼主胡与争锋 时间:2010-04-20 17:59:00
  谢谢各位哈!
作者 :yunzhidao606 时间:2010-04-21 16:30:00
  (⊙o⊙)…
作者 :yunzhidao606 时间:2010-04-21 16:30:00
  (⊙o⊙)…
作者 :飘月虚痕 时间:2010-04-21 23:45:00
  ...............
  
作者 :青春浅殇 时间:2010-04-22 09:58:00
   意气书生,苦读寒窗十载,终究为读书读人读天下;风华剑客,笑看江山万里,一心愿看剑看云看苍生。愿以此句与诸君共勉!
  
  豪气~~~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