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原创小说]碎瓷

楼主:水边港 时间:2009-03-28 23:41:06 点击:3523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屋外淅淅沥沥下着细碎的小雨,随着不断变幻的风向,忽左忽右,朝南朝北地飘飞;花草在细雨里,随雨水的冲击来回晃荡着;道路上已然是雨水泥泞。陆石凡斜侧着倚靠在木制的门口旁,任凭雨滴飞溅,也不曾眨一眨眼皮。望向雨中的那对高低的身影,陆石凡内心很是疼,却也无计可施,只能一面看着,一面落泪。那雨里,一名少妇领着一名幼童,在雨雾里,踏着泥泞的道路,持着白色花伞徐徐走开。渐渐地远离陆石凡那忧郁的眸子,消失在雨雾里……
  许久,陆石凡还是依依靠在门口,眼神彷徨,脸上不知是泪水或是雨水;他的头发已经湿透,紧紧贴着额头,雨水缓缓往下流淌;衣服也是湿透了;门口处已蓄了一小滩雨水。忽然“砰”地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被风雨摔破了——惊醒了陆石凡。他面部毫无一丝表情,转过身,直往声源处寻去,连门都不曾关闭,心里只剩那摔破东西的声响。在他身后,那扇有些古老的门“咿呀”作响,似乎在责怪陆石凡的粗心;又像是很欢快的模样。
  陆石凡穿过大厅,来到一间卧室。卧室的床在窗口对面躺着,很安静;一边是不大宽敞的走道,一边则摆着一个梳妆台,另一侧是一个衣柜;墙壁上贴着一些幼童的照片,活泼可爱极了,好似活着一般;在床头上端的墙壁,一张很大幅的图画,安详地挂在那里,上面是一对男女;男的是陆石凡,女的是陆石凡的老婆。只是此时看来,有些显得朦胧,看得不是很清晰,只能有个笼统的大概。梳妆台的一侧,在地下散落着一些破碎了的瓷片,几束花朵散落一处,似是玫瑰花,但是已经枯死,花儿也都凋谢了。陆石凡静静地看着,眼睛里充满血丝,但是他却不明白,为什么瓷罐会掉落下来?为什么会破碎了,而且是散了一地。他试图想找出原因来,却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他蹲下身子,眼睛里的血丝更浓了,像要爆裂开一样。可是陆石凡依旧不去管,只是定定地看着破碎的瓷罐。他的胡须很黑,也长出许多,看起来似乎很颓丧。这在以前是不曾有过的,而今天却是那样的茂盛,甚至有些狰狞。他的头发还没有干,雨水大约是流得差不多了,只是间或的滴下一滴,而后要好长一些时间才又滴下一滴雨水。他的衣服裤子是湿的,但这并不能影响到他的思潮。在他蹲下的地方,也已显露出一小滩水,是很薄的,不像门口处的那一滩雨水。陆石凡看着碎瓷,他记得,这东西好像是朋友给送来的,却不记得是谁。他伸手抓了一把头发,想要以此来激出一些记忆,好让他明白是谁送的;但是他这样做只是徒劳的,脑袋里一点记忆都没有,只有那雨里一高一低的身影。他又想,这些花儿是什么花?百合吗?不,不是!百合应该是白色的,那些散零的花儿不是白色的;那么是玫瑰花?不,不是!玫瑰花是红色的,那些散落的花儿不是红色的;那么这些花儿是什么花呢?唉,是该有名称的。他仔细观察一阵,那些花儿的颜色是枯的,辨不出到底是什么颜色。他想更加仔细地观看,便匍匐下身子,将头靠近那些花儿。
  “嘭嘭嘭”一阵作响,风似乎大了起来,那窗儿不停地拍打着,发出阵阵的响声。陆石凡站起身,转身将窗户关好,接着又仔细察看起碎瓷,似乎这里面有什么秘密一样。他的头发已经不再滴水了,衣服也不贴着肌肤,却觉得凉簌簌的,很是恐惧。他向四周张望一遍,而后又关注起碎瓷来。听说,这瓷罐是他结婚的时候,朋友送的,说什么永结同心,白头偕老的,陆石凡自己也记不清了,大半就是那样吧。可是,这瓷罐是谁送的呢?它已经破碎了,怕是找不到一丝痕迹来证明,会是什么朋友送来的?陆石凡将碎瓷拼凑起来,渐渐的现出一张图画,很是细腻;不过却有了一些痕纹,看起来很不舒服,纠人心肺。陆石凡不得已放下碎瓷,又不敢走开。他害怕走开之后,那碎瓷便会出现朋友的名字,所以他便一直蹲着,看着。
  大概是雨停了,不然的话,那窗外那来得鸟儿的鸣叫呢!嗯,应该是停雨了;不知道会有彩虹吗?应该有,或是没有。但是天气终究是要晴朗的,这些事情是不能质疑的。陆石凡还在盯着碎瓷,好像那里藏着什么秘密。他好像发现了什么,紧紧盯着碎瓷,说:“你逃啊,就知道你逃不了。……苦吧!啊啊,应该是受苦了!没有我,你能不受苦吗?现在你回来了,啊,我是不会责怪你的。女人多心我是了解的,女人受不了磨难我也是了解的,何况还是带着一个小孩的女人。回来就好,我是大量的人,不很跟女人计较。你看看吧,那些鸟儿都为你欢呼,你是该觉得高兴的。我说,你还站着干什么?赶紧过来,让我抱抱!啊,你的味道还是那样的让人着迷。怪不得他会心动。你知道吗?他有一次和我谈话,尽是说你的好;我知道他是什么心思。你现在回来了,怕是他该招这些罪!我本来就是你的丈夫,你应该只要伺候我便是,他怎么可能享受呢!啊,来吧,进来!
  “……你又跑去找他?!我是知道的,你能隐瞒得过我吗?我早就猜到你要那样做!亏我还是你的丈夫,我真是没有脸皮替你去见人啊!你跑吧,我不阻拦你,我是大义的。你若是觉得我不能给你幸福,你走吧,不用整天唠叨他的好,给我听。……孩子,你不能带走,他应该是留给我;若是你走了,我便是孤单的,请把孩子留给我吧!……呜呜……你终是不肯听我的,硬是把孩子带走!我告诉你,他不会教育小孩,这些事情,我在认识他之前便知道了。可是你还是要带走我的孩子,带到他的身边去……呜呜……你又跑了,又跑了……
  “站住……,该是我,也要发火的!你若是还去找她,我、我便要打你!……看看吧,我是会打人的。你给我站住……哼,以为我不清楚吗?你想去找他来解救你?!若他来了便更好,连你和他,我一起打!打!……打!
  “……呜呜,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你又跑了,你又跑到他那里去,你和我总不是幸福的。啊,可怜我的孩子也给遭罪了!我到底该怎么办?孩子、孩子……你不要把他带走、不要……”
  陆石凡大叫一声,然后便哭出声来,他知道没有人会怜悯他,但是他现在只剩下眼泪和哭啼……
  太阳已经出现在云端边上,鸟儿们也欢快地雀跃,空气也万分的清新;然而,那一地的碎瓷已经无法修补,只是散落在地上,散落着……
作者 :紫亿伊恋 时间:2009-03-28 23:45:00
  楼主真厉害~
作者 :箬昕 时间:2009-03-29 01:05:00
  楼主真不是一般的厉害,既写诗,又写长篇。
  最短的最长的都让你占了。
楼主水边港 时间:2009-03-29 01:52:00
  说笑了,只是练习练习写作罢了!
作者 :tiantianmikeke 时间:2011-05-10 11:11:00
  那一地的碎瓷已经无法修补,只是散落在地上,散落着……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