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妙文共赏]柔情温瑞安【七】

楼主:tian天然ran 时间:2013-10-08 13:59:41 点击:140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海眉的彼端
  
  
  
    忽然惊觉四月如浪潮一般地退去,渐渐湮远了,五月的柳丝清新得可以沾得出泪滴来。真的是别离的日子近了,还有多少月,多少天,多少白昼,多少黑夜我们能守在一起:你轻唱,我静聆,我咏诗,你凝神呢?
    十二月的初见,一月的笑靥,二月的惊喜,三月的低语,四月呢?四月是惊梦的时候了!渡出四月的流苏,可以遥望见前路有一班机,正匆匆降落松山机场,有一白色的丝巾,在风中飘扬,这么快这么快?日子真的就这么易逝吗?
    那么我们所能拥有的,就只有这一握的日子罢了。每次我在温柔的阳光下去到你家,你迎我以水仙般的笑,我深深视你以两眸的湖,然后那小天地便渐渐黝黯下来了。每次你送我走过那道要桥,回首望你,你的长发温柔如夜,我不禁痴笑起自己来:众多钗裙,振眉啊振眉你独选择了她那两道宛若星光的星河。然后便是一声晚安,一声再见,分开了两道影。你回到你的小天地里,我赶四十多里的长路,回到我读诗写诗抄诗论诗谈诗的阁楼中。纵使是一声再见或珍重,双能再诉说多少回呢?每次忆及你微颤的唇,执着信笺抖动的纤指,啊那苍白而纤长的手指,我便不由自主地心疼起来了。假设日后我在遥远的岛上,你读我的来笺又是怎样一个景象呢?如果我住得靠近海边,每次我踱到那浩淼的、深而蓝的海天一线处,必看见那在海风中飞散的发丝,这么轻,这么柔,这么无法整理,这么近又这么遥远,那时我能做些什么呢?向阳,我该不该在潮去潮来的沙上,疾书我那无尽的心意,以我猖狂的笔迹?
    诗人蓝启元这么地写过我:
    既然汝的名字是披着白衣的就变云吧
    变做千万年的逍遥
    是的,我的志愿是雕鹏的翱翔,千万次,千万里,千万年,但几时才能回到你的小天地里,那第一次初见时的惊喜呢?你在信中说“没有人比我更深切地知道:这是四月了;没有比我更了解:这是四月了。”我读出了这一再强调的语气里的心悸。我记得我们是怎么地为“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及“思君如明月,夜夜减清辉”而惊而忧而叹息。
    而你对色泽是如许地敏感啊,老爱把“绒黄.色”形容为“鹅黄.色”,那次行过青绿的橡林间,你穿那袭可人的淡黄,我穿淡蓝的长袖衣,我们衣上的色彩合并起来,恰好是那青葱的绿色了。
  你便笑了,笑靥先自眉尖,后是眯起的晶眸,随之是有痣而有些狡黠的唇,最后便是那深深的酒涡。这一刹那的美,我还能拥有多少次?你提起我第一次寄书给你,正是用紫色的笔,紫色不是快乐的色彩啊,向阳,如果我正站在天也蓝海也蓝的海湄,我有希望你紫色的倩影,正立于海湄的彼端!
    
  
  
  稿于一九七三年末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