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妙文共赏]柔情温瑞安【六】

楼主:tian天然ran 时间:2013-10-08 13:54:32 点击:13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西江月
  
  
    这是露营。所谓一夜不眠的露营。妹子,你在吟诗。我在写诗。一直写回远远的唐朝去,空山不见人,野月当空,浮云当头,绝壁当前耸立。不远处正横过一道飞帘,把夜雾的清凉溅湿我们的衣襟。冷月浸透我们的衣衫。长袍,风却从四面八方把它吹干。妹子,你视我仁立于荒野的营火前,你知晓我在想些什么?
    长袖纷飞,白衣纷飞,白衣
    寒泉流到山下去要多少时候呢
    没有梆声,你一次又一次地等待
    你期待的什么?妹子,不,不,你不会这么问。寒泉铮纵,夜风也铮纵,于是你纤纤十指也铮纵起来。火光熊熊地红了你白色的罗衫,你秀眉紧皱,啊啊回眸烟波,冷月无声,好一阕十四桥!铮纵歇处,啊妹子,你我皆默然。
    鸡鸣  雾弥漫  烟弥漫
    朦胧的是一夜的月亮
    有人 一夜 吹萧
    这是古韵,这是绝响啊绝响。当最终的休止符仍然湮远,妹子,你便是清笙幽磐的瘦石孤花。我的萧声呢?那哀哀凄凄非常李煜的洞萧,能否把峭壁吹出棵故乡的梧桐来?坟空,碑冷,落木萧萧,我们是被家乡远逐,空望东方,戊守营火的异客。可是望断天涯,你又能望着些什么?
    于是风都老了,很平静
    于是茅花都老了,映着东方的赤红
    于是剑老了,在鞘里茁长着寂寞暗青
    萧声迭止,倏然传起凄厉的“萧湘夜雨”,一声声,一丝丝,妹子,你的明眸我的双瞳都浸在一泓清泪中。那是故乡的哭声,音色转向低柔,刀风是另一首尖拔的小调,你说是二胡,奏自故乡;我说是琵琶,响自江湖。蓦回首,无人在后;是谁?是谁?是谁在笑,在说着脆亮的京片子:
  我很想再拉我的二胡,故国的悲痛
    但你们都不是知音人
    我醉时你们全力把我摇醒
    月亮不自然地肿胀着。我和你更争着说话。我说我们爱听,你说我们都一并醉吧。于是我吟起“多想跨出去一步即成乡愁”,你唱起“到底月色可不可以扫”;你吟着,我念着,我念着,你吟着。于是我说着你也说着你唱着我也唱着。我们都竞相表达。此时那低迷的歌声又再荡起:
    村上有许多挽髻的小童,笑道:
    水牛漉漉地从河里冒出来
    黄昏落雨了,那剑客又醉醉地走过了
    啊啊,小公子们都唱在我背后
    啦啦啦(七岁时我已学会了吹萧后来提枪搠下了十来个胡羌)
    勿思乡,勿思家,白衣
    你仅是漂泊于江湖外的
    心里长满了白发的剑客
    休休,要奕棋的都奕棋去吧
    要练剑的都练剑去
    醉的是我,笑的是你
    就在这儿躺下来吧,白衣
    上面的天空很蓝很阔
    染红的是你的城,哭倒的女墙
    芦花老了,白花在风中微颤
    你的眼追着一只长空的雁
    你的剑悲哀地理葬在鞘里
    风霜延长你的眼角与唇边
  你看看你的掌心吧,白衣
    弥漫了厚厚的空茫
    于是你想哭了,白衣
    你的剑也哭了
    你的箫哭了一夜
    你就想这样地飞渡那座山
    但你只能干着高梁
    曰:卿且高歌,卿且放歌……
    歌声渐沉,夜风回旋着被撕裂的情感。妹子,你我竞无语凝噎,执手相看泪眼!我们已无能追究歌者为谁?弹者为谁?只知家在云外,江湖寥落,知音人仍在!露仍重,夜好浓,我们已如斯狐绝,不得不互相依傍,于火前取暖,并同哼着一首歌,在露营的山上,有水声,有火光,有冷月,有你和我。……
    草虽然都很柔软,但已枯萎了
    无尽的黑幕中
    远远燃起了一盏晶晶的灯笼
    你的听觉只聆听一个方向
    你的嗅觉只属于一种风向
    坐下来啊坐下来白衣,你已经很累很累了
    这是什么季节了,竞
    如此沁寒,我忽然酒醒
    在林边一直哭到夜落……
    
  
  稿于一九七二年七月二十三日,十八岁作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