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原创博客]预见不到的花期(她会看见的一篇博)

楼主:一只梦虫 时间:2009-02-09 00:54:27 点击:815 回复:1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其实我的生活中有好些习惯都是关于你,即使现在都已成为过去,但习惯还是难以改变。一些数字可能你都不记得了,但没办法,记忆力一向是我的强项。与其烂在肚子里,不如事过境迁,也让你知道。
    人大了,对感情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能真正的诚实。对自己也好,对他人也好。
  
  
    比如密码箱的密码。三位数的,我就选择了我们同桌分开的那天,正好也是我们的班别加你的学号。好像已没有同学记得我们曾经同桌过,我也故意从不提起。你是不是也是一样?——其实我的两个密码箱都坏了,都用不上密码了,但有新的箱子我还会用这个数。因为不会被别人猜透,不会被自己忘记。
  
    除了一些有可能需告知亲友的密码外,一些很私人的密码我都用你大学时的收信信箱号,或者为更保险,在这个信箱号之前再加点字母前缀。你还记得自己大学时的收信地址是多少吗?我猜你好好想想也不一定能确定。
  
    我的行李箱里一直有个三折的钱包,是鱼当年送的。我从来没用过,也从没闲在家里。打开钱包就能看见中间夹页里那张我和奶奶唯一的合影,翻开夹页背面是我和降拐的一张合照,但其实在这两张照片之间还夹着一张照片,那是你三岁时的半裸照(就穿了条小内裤遮了下面一点),手里还拿着一小束花,很天真无辜的样子。那是我从鱼那里强要来的。那是你最初的模样。后来偶尔想了就偷偷抽出来看两眼,然后再感叹:这就是后来的那个女孩啊!
  
    我一向不喜欢饰品,两样除外:手链,和发夹。前者的初端是因为你右手上的东西。而后者,我找了这些年,所到城市,只要路过饰品店和小贩摊,几乎都会上前瞄几眼,但终是没找到和当年那个蓝色小企鹅一模一样的小夹子。有时也自问:即使找到了又如何?终不是当年那一个。
    其实是一对,一个被我弄坏了(虽然勉强粘好了,但已用不得,只能存进家里的“百宝箱”),一个被我弄丢了。
    你送的时候就很搞笑:杨同学捡到一个可爱小发夹,因为大家都知道我那阵子喜欢这玩意儿,于是屁颠儿屁颠儿跑过来对我拾金不昧;我正要辞谢你才在旁边小声的说这是我的,是你回内江时给我带回来的,主要是觉得我之前用的太丑了,前几分钟还纳闷怎么不见了一个呢。于是又从口袋里摸出另一个……
    小企鹅的丢失我也记得很清楚。那天我们小指勾小指在街上晃着,恍然就发现那只完好的不见了——明明别在衣服上的嘛!我要回头去找,被你一把拉住,有点不耐烦的说:“说句恶心的:人都在这里,还要东西干啥子嘛!”我一怔,果然恶心,但心里却很爽,然而仍不以为然、平心静气的样子回答:“可人早晚会走掉,而东西不会。”你若有所思,回应了一句我们那时的口头禅:“有道理——”
    果然有道理。
    后来,都应验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我也知道不可能找到了,我也觉得找不到更好,但只要走进饰品店,我还是会趁朋友选东西的时候逛逛那里的夹子,就像我打开hao123就会点“新浪体育”,进入“新浪体育”就会点“意甲”找尤文图斯和皮耶罗的消息一样。习惯了。
  
    我还记得那套在传销之旅中丢失掉的“阿森纳”。鱼拿给我试的时候,你靠在床头翻书。我问怎么回事,鱼只是笑不做声,你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瞄了一眼我试穿的效果,然后懒洋洋的说:“不关我的事哈,我是被她硬拉着凑分的。”
  
    我还记得你有一次午饭时一脸认真的夹着一片洋葱问我(眼睛还是盯着洋葱的):“你不觉得洋葱很好吃么?”我没说话。实际是我对洋葱的态度跟对蛋差不多——都讳莫如深。但自此后我开始慢慢尝试接受洋葱,至少,现在不排斥了。
  
    我还记得自己兴高采烈的电话告诉你:“喂,我发现我们的生日正好相差七七四十九天哎!”却只听电话那头不冷不热的说:“这有什么好特别的吗?”我立马被泼了脸冰水。“哦”了一声,转言其他,并尽快结束了那次对话。但那以后每年我生日时便知你那年生日是周几了。我还算过我们的农历生日,三个数竟然只有一个不同呢!(人感情用事的时候就难免要为自己找关系搭线,借以浮想联翩。——后来我经常用这个观点给朋友泼冷水、敲警钟。)
  
    我还记得那次学校组织看电影。老邱笑眯眯一张一张电影票亲自发到我们手中。我们教室里的座位是挨着的,他给我们的票座位号却是同一排中相差十万八千里的。我当时极度郁闷,但又不肯说出来。因为你也没提。结果郁闷到电影院挨着号找位子,竟然发现我们两张号是邻座的。除了惊叹檀木林电影院的设计奇特外,我更对老邱的行事刮目相看。
  
    我还记得第一次对你的名字有印象,是你在作文里写自己第一次住校洗澡忘带衣服、光着身子用毛巾和脸盆左遮右挡冲过屋顶阳台的糗事。小邹读的时候,全班忍俊不禁,直至哄堂大笑。
  
    我还记得外公去世那两天我请了假,而那阵子我们全班都在排练学校的大合唱比赛。回来当天下午去多媒体教室练习,你偷偷递给我一张纸条——《同一首歌》和《让世界充满爱》的歌词。你在我面前一向嫌自己的字丑,不轻易给我手迹的,我当然要好好珍藏。
  
    我还记得那时每次值周做完清洁,我都必要挨个把门窗检查一遍才离开,因为经常有同学忘记把插销按下去。有一回你非常生气的说:“我挨个关的!你不信我?!”正说着,跟前的那扇窗就被我轻轻一推推开了。你立刻愣了。无语……其实我好后悔去推那一下!
  
    我还记得2001年8月2号那天,我们顶着红红的烈日从客运总站走到三八路,再走到大安11路终点站那里,才还有点不甘心的上了各自回家的公车。那条路的灰尘好多啊,回到家我一摸脸:一层厚厚的灰,粘着汗。
  
    我还记得很久以后你说,那回陪我去三中时看见过一棵紫色的树,很梦幻的感觉。可我后来又去了好多次,都没发现那棵梦幻的树呢?
  
    我还记得鱼告诉我你那几天拉她陪着跑步,因为你答应了我要参加学校1500米比赛的。尽管后面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最终还是没去,但那句话,我记得。
  
    我还记得你一脸不解加不平的说:“想不通那些养狗的人怎么吃得下狗肉!”我顿时无地自容。为了虾咪和你这话,从此戒了那东西。
  
    我还记得你义愤填膺的骂你在街头乱丢垃圾的舍友:“狗日的,当真自贡不是你的家哦!”其实当时我很诧异,因为印象中你是喜欢当着我的面乱丢垃圾的,现在想来都不知是我记错了,还是你对我某些方面过于认真的抗议和故意。
  
    我还记得你告诉我托人转交的信不能密封,这是对转交人的不尊重和不信任。这是你妈妈教你的。
  
    我还记得别人拿我来做比较时我都没放进心里,你却忽然双手搭在我肩上,坚决的否决人家:有些东西是不具可比性的!
  
   我还记得有一天午睡时我想吻你,你轻声而坚定的说:你要是这样做了,就不是SX了。我看着你的眼睛,终于只在你鼻头轻点了一下。
  
    我还记得你从后面轻拍我的肩,我转过身,你指了指我给你的那张字条上的一句话,然后捧起我的脸,对着我的眼睛,微微的、缓缓的、用力的摇头。
  
    我还记得18岁生日那天我继续着不跟你说一句话,即使是你把那个Hello Kitty小相机双手送到我课桌上时。放学后我故意做清洁到最后才离开,而你也一直逗留到大扫除结束。等同学都走完了我锁了教室门,你才通红着脸跑到我面前:“还没有跟你说一句:生日快乐!”然后,转身快步走了。
  
    我还记得有天中午为了避开你我故意很晚才到教室,结果又有点失落你还没来。要上课了才见你醉醺醺的从后门晃进来,晃到我面前念了句:我还以为你今天中午在教室。然后又晃走了。
  
    我还记得“非典”初期我给你电话,叮嘱你千万小心,你郑重的回答:“你放心,真的要死的时候我爬也要爬到广西,亲自对你说完那几句话再死……”
  
  
    你问我为什么是你。
    我记得的这些算不算答案?
    而我,不是故意要记得的。
    只是,我又怎么舍得忘记……
  
  
  
      有一天 我该怎么对她介绍你 曾经最爱的人现在的好兄弟
      新桥边 已没当年我们坐的长椅 九路车还载着各样的人来去
  
      你喜欢 假装对我发点小脾气 嘴角却翘起一弯满足的欢喜
      是不是 我们都对十七岁太沉溺 后来才长久不能免去任性
  
      只是这任性 方向不统一 所以你愈加相信我们有距离
      曾梦想牵你手去看透的风景 散碎在各自听说的故事里
  
      花样的年华预见不到人生的花期 最初的风景都装裱在心底的回忆
      无痛的伤口记录下回不去的温馨 我们都还好好的就该感谢上帝
  
      花样的年华预见不到人生的花期 失去的伤痛教会我们怎样去珍惜
      珍惜的遗憾在于牵手的人不是你 她却让我相信人生可以更美丽
  
      花样的年华预见不到人生的花期 明天的我们难说散落在天涯哪里
      梦醒以后我选择大踏步的走下去 而只有确定你好好的我才安心
  
      有一天 我会取出毕业照介绍你 她会懂我对你不能没些许爱意
      可我们 也只有这唯一一张合影 在我用全部爱着你那些年里
  
          ——预见不到的花期
  
楼主一只梦虫 时间:2009-02-09 00:58:00
  太长了,不烦大家看。我搬根板凳来自说自话自娱自乐。哈哈~
楼主一只梦虫 时间:2009-02-09 00:59:00
  就是有点郁闷:一旦发帖了就修改不了的了?——瞧这排版排的!
作者 :一颗漂流的孤星 时间:2009-02-09 01:33:00
  好长哦
作者 :rita_cherish 时间:2009-02-09 11:16:00
  恩,挺长的,写的不错,鼓掌
楼主一只梦虫 时间:2009-02-09 12:44:00
  回复 rita_cherish :
  
   你居然看完了???
  
   可不可以不鼓掌?可不可以亲亲啊??(*^__^*) 嘻嘻……
作者 :简单的快乐19 时间:2009-02-12 11:10:00
  "一些数字可能你都不记得了,但没办法,记忆力一向是我的强项。
   我记得的这些算不算答案?
      而我,不是故意要记得的。
      只是,我又怎么舍得忘记……"
  
  常常自嘲自己记忆力超好,可从来都不用在“正途”上,若是背书、考试时有这么好的记忆力,那就幸福了。
  有很多东西,真的不是我们故意要去记住,而是无论怎样也不能忘却……
楼主一只梦虫 时间:2009-02-12 18:30:00
  回复 简单的快乐19
  
  呵呵,姐姐说得对的!
  不过我背书、考试也从来都是第一名,没办法……
楼主一只梦虫 时间:2009-02-12 18:31:00
  特指背书一类的考试哈!
  说白了就是文科啦~~~
楼主一只梦虫 时间:2009-03-18 09:10:00
  前两周一直在帮她适应新的工作,尽管是隔着两千里的路用手机用网络。然而最终还是失望。一个人要放弃自己,其他谁也帮不上。
  
  可是想到我并不求我们之间还会有什么啊,只希望她能振作起来、生活得更积极向上些,而这愿望也不能实现……其实我是自私的想对自己证明,我没有爱错人。
  
  现在,是真的很庆幸我们从来没有真正在一起过了。除了“性别”这个东西横亘在我们之间外,性格因素其实是更加深层次的吧?
  
  没有在一起过,所以不会有必然的面红耳赤、冷眼相向、分道扬镳;没有在一起过,所以才可以一直多一个亲人相互惦记、问候,关键时刻的帮助。
  
  亲人,不是情人或朋友。情人和朋友都是可以选择的,而只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无从选择,她再烂再堕落,你们的距离再远,都能不离不弃。
楼主一只梦虫 时间:2009-03-18 09:12:00
  可我无法欺骗自己的是,我的鄙视,多少在所难免。
  
  ……
  
  既然美好的是过去,就让过去一直美好吧。不要多想现在的你。
作者 :betteporter 时间:2009-03-18 14:09:00
  一只小虫啊,我跟你貌似有一点像,曾经有段时间的执着和坚持也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错,没有爱错人;我的记性也好的不行,一些很小很小的事也会记得很清楚
作者 :如今一切变了37 时间:2009-03-18 20:08:00
  整天做梦?
楼主一只梦虫 时间:2009-03-18 23:01:00
  回复betteporter:
  
  :-)
楼主一只梦虫 时间:2009-03-18 23:02:00
  回复37姐:
  
  这也算做梦啊?
  
  那就人生如梦吧!O(∩_∩)O~
作者 :流星絲雨 时间:2009-03-19 16:56:00
  選擇把美好的留在心中,也不錯滴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