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老爸回忆录之童年的回忆

楼主:建山牧凤 时间:2018-06-08 13:47:26 点击:12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童年的回忆

  一九三○年正月二十五,我出生在山东省胶东半岛的一个小山村。
  小山村四面环山,山上长满了松树;山坡上灌木成丛,奇花异草
  遍地,自然景色十分优美。在我记忆中,那场院边家家户户晒墙上的迎春花给我印象最深,一开春,它们就争相开出一片片的金黄色,点缀着春天的小山村,也点缀着我的童年。
  小山村坐落在山岙的盆地处,大约住有五六百户人家。因为地形关系,加上常年雨水的冲刷,村子四周形成了四条山沟,它们分别是花积沟、莫积沟、七沟、洪沟,并在村东和村西形成两条小溪,一年四季从不干涸。
  村子的四周还长满了果树,有杏树、李树、桃树、梅树、枣树、杮树,还有糖梨树、核桃树……每当春暖花开季节,果树们次第花开,整个山村就如同一个大花园。
  这村子叫大黄家村。在村子南边,有条百十米宽的河,河对岸是南黄家村;村子的北边,隔一里庄稼地,也有个村子,叫北黄家村。据说它们都是早年从大黄家村分出去的。
  打我记事的时候,村子周围就建有五米高的围子墙,墙体完整,在墙体的上方隔三五米还留个孔,听老人们说,这是打土匪放土枪土炮用的。这围子墙至少有四个大门,天黑八点以后就关上,每扇门都用比碗口还粗的大木头顶着。夜间有专人打更巡逻,隔一个时辰敲一次梆子,人们听到梆子声就有了安全感。到五更天亮时,打更的按时打开大门,人们一天的劳作就开始了。
  围子墙南面约百米处是一条河,深处可达两人高,浅处可踏着石头过河,河水是由花积沟、莫积沟和七沟的溪水汇集而成的,名“村南河”。河水清沏见底,鱼虾可见。天晴的时候,村姑们都来河边洗衣刷鞋,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到了夏天,村里的小伙伴们便来这里游泳嘻戏。冬天的时候,河面上会结一层厚厚的冰,于是溜冰的、滚铁环的、打陀螺的都来此聚集,好不热闹。在围子墙与村南河之间还有块百来米宽三百多米长的杂林地,上面长满了各种草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要属大叶杨了,它们长得又粗又高。在南门的内侧,门两边各有一株小叶杨,树杆都有两搂粗,枝丫上还筑有许多喜鹊窝,平日里各种鸟儿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
  围子墙外还有个大操场,经常能看到一群群的大白鹅、鸭子和家鸡在那里觅食。这大操场也是村里功夫坊的练功场所,每到冬闲时,村子里的青壮年都会到功夫坊学功夫。功夫坊里刀、枪、棒、梭标什么的样样俱全,青壮年们每天早上起床跑完步就开始练功,那大刀和三节棍使起来虎虎生风,特别好看。使镖和飞刀的也不含糊,一出手刷刷刷地就是三支,让你躲都来不及。那时,学功夫是为了防身护院,健身却不是主要的。在我们村,凡家里有十八九岁的男青年,一般都要到功夫坊学上两三个冬天,所以,参加八路的青年都会使大刀。印象中,我们邻居永藻和昇藻哥,那大刀耍得可威风了。
  除了功夫坊,村里还有油坊、粉房和豆腐坊,如此看来,村民的生活还算富裕,至少家家有居舍,屋四周有大块的宅基地和菜园子,耕者有其田,山上还有自家的林子,平时吃菜也都能自己解决。因为山里水资源丰富,所以,大旱之年对农作物影响也不是很大,加上我们那儿的土质好,生产出来的东西要比山外的好吃,特别是土豆地瓜之类,又粉又甜。每年刨地瓜的时候,各家各户都会拿出一部分来晒成地瓜干,储存到第二年春天吃。那地瓜干蒸熟后,口感就和吃栗子一样。有的家主吃不完还要拿到山外羊郡集上去卖,听说是我们那山里的,于是很快就能卖完。还有的买家会直接到羊家岙的进山口候着,只要是我们山里的货,不等到集市,半路上就被买家截住买走了。山里的柴草之类也好卖,水果就更受人们青睐了。
  我家出门十几米处有眼水井,那水清洌甘甜,村里有半数人家都到这里挑水吃。井底有三五个泉眼长年地冒水,即使大旱也从未干过。井边有棵参天高的大杨树,树大根深,枝叶茂密,我小时候就爱坐在树下的石凳上,一边乘凉,一边看人们来来往往打水、挑水、相互问候的热闹场景。每年秋收冬种后进入农闲,于是,凡到这眼井挑水吃的人家,就会把小伙子们招呼到一起,淘挖井里的泥沙。井的下面是石头底,有两个泉眼出水很急,挖泥沙的时候都要用麻袋将那泉眼堵住。泥沙清出来后,井里的水就更清了,有时水桶掉入井里,沉在哪个位置,站在井台上就能看见。
  村子里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山林。田里的活忙完了,就去林子里忙活,割山草、打柏蒌(谐音。当地土话,一种灌木)、修砍松枝。山上没有路,山草、柏蒌、松枝都要背到山下的小路边,然后用牲口驮。每年的冬天,围墙外的操场边上,都垛满了柴草垛子。
  由于自然环境好,山上常有野兔、山鸡、刺猬出没。记得有一次,我爸到山上干活,中午我去送饭给他吃,我们正吃着,一只山鸡飞来,钻进离我们不远的柏蒌丛里,我爸顺手将手里的砍刀掷过去,正好打在山鸡的背上,把它给打昏了,我马上跑过去将它捉来。山鸡的羽毛真是漂亮极了!当晚,我们一家美美地吃了一顿山鸡肉。那山鸡翎则被扎成一个鸡毛掸,插在花瓶里,观赏了很长时间都不舍得用。
  我小时候还去山外的外婆家住过几年。因我外公过世早,又没有儿子,每年的正月初三,我爸就带我到外婆家陪外婆住。外婆家生活比较富裕,好吃的东西很多,外婆又对我很好,只要有好吃的都先尽着我吃,自己却舍不得吃。我在她家一住就是一年,到腊月快过小年时才回自己家。外婆虽然对我很好,很爱我,但我却不十分喜欢住她家,主要原因是她们那里生产的东西没我们山里的好吃,喝的水也有点咸,烧水的锅边上常有一圈白白的盐碴子。我在外婆家从五岁住到七岁,上学后就再也没去住了。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鬼子占领了山东,离我们村八里的羊郡也驻扎了一个小队的日本兵,我们村里的参天古树就是在那个时候全被鬼子伐去盖炮楼修工事了,昔日美丽的小山村从此不再,想来真让人痛心。
楼主建山牧凤 时间:2018-06-08 14:52:40
  好久不来了,差点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曾在小筑里发过一篇老爸的文章——《老爸革命回忆录之探子惊魂》,那是老爸尝试写回忆录的第一篇文章。如今回忆录草成,我打算在今年把它做成小册子,作为老爸明年90大寿的生日礼物。没想到,我在整理文章时遇到了不少疑问,再去问他时,回答我的是,都记不得了。
  我想到了薄荷小筑。毕竟在这里,我结交了不少文友。
  人多力量大,希望朋友们发现什么问题,不仿直接地提出修正意见,或给个参考意见也行。
  真心感谢!
作者 :张栗菲 时间:2018-06-27 13:33:50
  蛮有趣,我没有此样的童年。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