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煮酒小说]司马迁与杨恽(转载)

楼主:薄荷_酒窝 时间:2007-09-13 18:53:55 点击:1776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司马迁对后代的影响非常大,比如唐代韩愈的“不平之鸣”说,宋代欧阳修的“穷而后工”说,就是对司马迁“发愤著书”说的继承和发展。这是思想文化方面的影响,说到司马迁对后代人的心理、人格、性格乃至于命运的影响,则莫过于他对其外孙杨恽的影响。从杨恽接受影响的角度,正可以透视出二者之间相互关联的影像。
  
   杨恽,字子幼,《汉书》有传,传在《公孙刘田王杨蔡陈郑传第三十六》。传载:“恽母,司马迁女也。恽始读外祖《太史公记》,颇为春秋。以才能称。”(1)杨恽的父亲是丞相杨敞,但他丝毫没有杨敞胆小怕事、谨小慎微、唯唯诺诺的特征,而是恰恰相反,敢想敢说,敢做敢为,因此从家庭影响的角度看,杨恽接受影响是通过母亲一系。
  
  他喜好历史,有文史之才,对外祖父司马迁很崇拜,他的接受影响是自觉接受,司马迁是影响其思想性格的根柢源头。更加需要指明的是,《史记》一书,正是由于杨恽的用力才得以刊布于世,广泛流传。《汉书·司马迁传》载:“迁既死后,其书稍出。迁外孙平通侯杨恽祖述其书,遂宣布焉。”由此可知,杨恽对《史记》的刊布流传具有重要功劳。(2)也可想见,他受外祖父司马迁及《史记》的影响是很深的。
  
  杨恽“好交英俊诸儒,名显朝廷。”杨恽为中郎将,当时朝廷里“货赂流行,传相仿效”,郎官须出钱财方能择其好位置进而显达。因为郎官出钱择官如山之有财可出,故当时人们把郎官称作“山郎”。杨恽任中郎将,废去山郎出资择官之事,“郎官化之,莫不自厉,绝请谒货赂之端,令行禁止,宫殿之内翕然同声。”杨恽仗义疏财,“初,恽受父财五百万,及身封后,皆以分宗族。后母无子,财亦数百万,死皆予恽,恽尽复分后母昆弟。再受金千余万,皆以分施。其轻财好义如此。”杨恽不重钱财,轻财好施,大概也与他从司马迁的人生遭际中感知人生价值有关。
  
  “恽居殿中,廉洁无私,郎官称公平。”但是杨恽的性格中亦有苛刻、凶狠的一面,“又性刻害,好发人阴伏,同位有忤己者,必欲害之,以其能高人。”这种刻毒,也似乎和司马迁被残害的经历有关,进而形成杨恽对人心唯危的惶恐以及先下手为强的防范心理。
  
  由于杨恽的苛刻、睚眦必报,他也树怨渐多,终至于“与太仆戴长乐相失,卒以是败。”戴长乐,与宣帝未登基在民间时即为朋友,等到宣帝登基,自然高升重用。因此此人骄横放纵,皇帝老大,我为老二。有人上书告他出言不逊,他怀疑是杨恽教人告的,就又上书告杨恽罪。其罪为“高昌侯车奔入北掖门,恽语富平侯张延寿曰:‘闻前曾有奔车抵殿门,门关折,马死,而昭帝崩。今复如此,天时,非人力也。”由此可知杨恽于史实洞明,又有天命思想,且对宣帝有大不敬。又,“左冯翊韩延寿有罪下狱,恽上书讼延寿。郎中丘常谓恽曰:‘闻君侯讼韩冯翊,当得活乎?’恽曰:‘事何容易!胫胫者未必全也。我不能自保,真人所谓鼠不容穴衔窭数者也。’”可知杨恽以自己为胫胫者,即梗直之人,他是为了保护自己才不顾韩延寿东山再起的危险而上书言讼。又,“中书谒者令宣持单于使者语,视诸将军、中朝二千石。恽曰:‘冒顿单于得汉美食好物,谓之臭恶,单于不来明甚。’”别人言单于当来朝,而杨恽靠逻辑推理知单于不会来朝,这种聪明和言谈有些像三国时的杨修,只能自取其祸。又,“恽上观西阁上画人,指桀纣画谓乐昌侯王武曰:‘天子过此,一二问起过,可以得师矣。’画人有尧舜禹汤不称,而举桀纣。”这又很有些像后代的文字狱。本来杨恽的思想是正确的,以桀纣为镜鉴,可以不蹈覆辙,然而这种思维方式易被小人诬陷,也为当权者所厌恶。当然,这里也透露出杨恽可能对汉宣帝的某些不满和批评。又,“恽闻匈奴降者道单于见杀,恽曰:‘得不肖君,大臣为画善计不用,自令身无所处。若秦时但任小臣,诛杀忠良,竟以灭亡;令亲任大臣,即至今耳。古与今如一丘之貉。’”这本是以古为鉴,但也被认为是“恽妄引亡国以诽谤当世,无人臣礼。”这是道地的文字狱,陷人以罪。当然它也表明杨恽谙熟史书并且内有忧愤。“又语长乐曰:‘正月以来,天阴不雨,此《春秋》所记,夏侯君所言。行必不至河东矣。’以主上为戏语,尤悖逆绝理。”杨恽迷信夏侯胜所言《春秋》所谓‘天久阴不雨,臣下必有谋上者’,而国君不得于河东祠后土,是诅君之罪。于是杨恽被下狱。后来因其罪难以考定,汉宣帝各打五十大板,免去杨恽和戴长乐官职,二人皆贬为庶人。
  
  “恽既失爵位,家居治产业,起室宅,以财自娱。岁余,其友人安定太守西河孙会宗,知略士也,与恽书鉴戒之,为言大臣废退,当阖门惶惧,为可怜之意,不当治产业,通宾客,有称誉。”于是杨恽写了 天涯部落_天涯社区

很抱歉,您访问的页面走丢了

您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