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服刑看守所(转载)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5 08:01:22 点击:15 回复:2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2018年9月23日,LZ也遭受了一次服刑,从而对“罪”、“刑”更有见解与认识。
  “泪流看守所,真情哪里有?浪子一定要回头。
  9月23日快中午时分,LZ吃完饭出去玩。本来当天就是八月中秋节前一天,也就是十四时,很多人都放假过节。
  当时,LZ看到一个认识的人手拿着快餐饭要吃饭,他看到LZ,逗趣地骂了LZ,并且越骂越得意。本来大家都是熟悉的,觉得骂不当是骂。于是,自己也与他玩起来,随便在地上捡起一块砖头,想“吓唬“一下他,让人觉得意不会被白骂,能讨回一下脸面,也并没有要砸他的意思。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5 08:05:13
  于是,自己捡了一块砖头后在抬身后,举起的砖头在右肩时,没想到自己背后有人也不知何时站有人了,那人是吃饭盒的老乡,也是我认识的。
  当时,仿佛有人说LZ碰到后面的人了。自己往后一看,果然那人用右手抱着右嘴角。
  LZ说了一句正吃饭盒的“被你害死了!“意思就是怪他,没他的“骂“,LZ是不会开玩笑拿地上砖头的,没想真惹事了不然?
  LZ赶快问认识的用右手抱着右嘴边的,心里觉得他是故意吓惊我的,不可能真碰到他,他或是想开玩笑想整LZ,想拿LZ开刷开心。
  LZ还是负责任的问他是否被伤到嘴?到医院治疗。他也不回答,只是右手扶住右嘴。这样一来,LZ也就觉得有可能被玩了。
  他坐了下来,LZ也蹲下继续问他,是否伤到嘴?一起去医院医治。问了很多次,约10分钟了,他仍然不出声。LZ也觉得或被玩?或不关自己的事,但还是不敢走。附近不远就是派出所。于是,自己跑到派出所求救。
  LZ到派出所报警,说自己或无意捡砖头时碰到背后一个认识的人的嘴巴,不知有没有伤到?对方在LZ的劝说仍然不愿意去医治,只能到警方求帮助,劝他一起去医院治伤。
  派出所的人听到LZ伤到人,也派人去看。但另几人却一把抓住LZ,拿出手铐铐住LZ。
  LZ马上解释自己是来自首的,并没逃跑意思,并且身上有5000多元,可先治疗对方。他们不理,几个人拉LZ进侦刑室,让LZ坐在审问犯人的椅子,关押起来,并被收缴手机及所有财物。
  派出所几个人开始审问LZ,LZ也解释不是故意的,是无意的伤到背后的人,愿意赔偿对方医疗及损失。但已经无济于事,他们又从审讯室用手铐铐住LZ,开警车到出事地点,让LZ指认现象,并进行拍照,LZ被铐了手铐到现场,觉得很委屈,也很别扭,像真正的嫌犯一样。现场已经不见那受伤的人,他可能已被人送去医疗。
  警察又摧LZ上警车回所,又被铐在审讯的椅子,对LZ如大敌。
  有一个又黑又高的警察拿着笔记本电脑过来审问LZ,他边打字边问,lZ也知道对方在录制口供了。
  他边问边打字,LZ也讲述伤到对方的经过,说明自己并不是想打人,却无意碰伤背后的人,脑头不长眼睛,是无意的,自己也来自首的。
  一个年长50多岁的警察姓黄也确认LZ是自首。
  审问的警察从笔记本电脑上用U盘拷下口供,到外面办公室用打字设备打印口供,并叫LZ到办公室看打印出的口供。
  警察拿出一张一张的口供让LZ看,看完都要按上手印并签名。当LZ看了第一张说“不认识”伤者,LZ表示认识,并表示如果口供“不认识”字眼是不签名的。
  可能惹怒了那打印录口供的警察,他重新打印“认识”。LZ辩称连伤者姓名都认识,是何方人氏也能说出。那警察故意说伤者不是LZ说的姓,知道他在骗LZ。
  当录口供的警察拿出打印“认识”的口供时,对LZ狠狠地说:“不签连手指都搞断,并且真的在扳LZ的右手指,真的好痛!
  LZ见他们来真的了,只好看完4张口供,当第4张最后一行是“故意伤害罪”字眼时,表示反对,说只是“过失伤害”。黄同志说了“过失伤害”也是“故,伤害”的一种。
  于是,LZ只好每张签名,并按他们要过按上手印。
  签完名与按完手印,他们拿着口供让LZ上警车,说去医院体检。
  LZ心里觉得要押去医院体检,或会被判刑,又觉得只会被拘留15天,并不需要体检。一个很胖的警察说“体检只是检查身体”,没有什么。
  LZ第六感觉觉得要定罪名的了,无奈只能只囚犯一样被带走,觉得自己犯的是“过失伤害罪”,最多轻判几个月。
  在车上,黄同志说LZ的案情他们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必须请教“元老”,他们才最懂,是否拘留还是刑拘?
  去医院的路上车水马龙,很堵车。即使是警车,也并没有乱开。警车开到所谓“元老”,黄同志拿着口供下车,让他们送到医院体检。
  警车开到医院,车停后,被拉下下,铐了手铐的LZ觉得自己今天被套上“罪犯”一样被送来医院体检很别扭,别人异样眼光看看俺,貌似俺罪大恶极似的。
  一个警察去刷卡交费,回来“哆嗦”说200多元。俺问体检是否意味要判?他说没那么惊险,是政府帮体检。
  体检很多方面,CT心电图、B超、查血、测血糖、量血压。最后一个女医生被来的警察认出是原在看守所上班的医生,又回医院了。
  俺被量出血压高,必须吃高血压药。拿实报告单,又到“元老”那接黄同志。到那等了一下,黄同志下来了。俺被告知必须刑拘,送看守所,不是拘留所。
  警车开始驾回派出所,他们要出来吃饭,问俺要吃还是到看守所吃?俺说给一份吃。
  俺被铐在嫌犯坐的椅上,有一个协警在看住俺。
  许久后,黄同志与其他几个警察吃饭回来,给俺带了一份饭,俺于是吃起来。“怕什么?俺又不是杀人犯,罪不致死”,俺心想。
  俺吃完饭,被告知要送看守所了,叫俺让家里人来见面。警察还给俺手机让打家人来。于是,俺打电话给家里人,说出事了,要送看守所,快点来派出所。家里人来了好几人,带了另一套衣服来而已。
  由于俺是自首。黄同志对俺家人还算客气,又解释又安慰俺家人,给了伤者联系手机电话,介绍要取得对方“谅解书”。
  派出所办公室,家人办完相关手续,手机、身份证、5000多元现交还俺家人,足足2小时后才打发俺家里人回家去。
  天突然下起大雨,公路可以看出雨很大。
  俺即将被警察押送到看守所。
  林森浩也是曾被关进看守所,所以,俺进看守所变数就无数了,能活着出来就看造化了。
  《服刑看守所》主题歌:
  泪流看守所,
  真情哪里有?
  浪子一定要回头。
  明月何时有?
  伸手向天求,
  喝了这碗相思的粥。
  有谁知道坐牢的苦?
  有谁知道相思的愁?
  人世间情似纸一样淡薄,
  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黄叶满天飞,
  又是一个冬。
  何时能出这看守所?
  今生今世,
  何时能回你身边?
  你是否等着我回来?
  今生今世,
  何时能见面?
  手里拿着一碗无油汤。
  你是否守着曾经的诺言?
  高墙外等着我回来……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5 08:24:08
  警车抻送俺去看守所的路程有10km,一个警察开车,黄同志拿着刑拘俺的证件。俺乘坐在车后中间,当然双手被手铐铐上,两旁各坐着两个又胖的警察,也有可能是协警。
  一路上,他们吹唬着看守所嫌犯在里面的生活情况:牙刷、牙膏免费,洗衣服也是别人洗,各种方便……。俺当时还以为进看守所是不用干活的,像林森浩一样住进3人一室的囚室呢!
  上路后路况车辆太多,开得很。俺最关心就是会被判多久?于是,问了黄同志。黄同志说判1年内,必须赔偿对方,并让伤者出《谅解书》才能轻判。俺赶紧说自己是自首。黄同志说自首的会更轻判,还说想判得更轻要找关系。
  当时,俺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只觉得能快点出来,只是在看守所几个月,不用上监狱服刑就好了。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5 08:34:49
  当然,俺也渴望进看守所后会被无罪释放,因为俺是过失伤害而非故意伤害,本来应该被送拘留所而非看守所。看守所是犯罪进的地方,而俺过失伤害不应该被送进看守所,更不应该被判。但派出所是不容分说的,他们想怎样就怎样,自己只能默默地接受,以后怎样被判都是自认倒霉,只能怪俺太好玩,伤害到人了,不可能没事的。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5 08:44:25
  去看守所的地方俺很熟,以前对于看守所的各种畏惧,没想到自己今天却要面对了。自己觉得刑期最多就6个月,超过6个月俺人生就毁了,然后毁了家庭。更甚的是在看守所里会遇到各种劫数,例如被囚禁一室的人打伤、打死,或因被打反抗互相伤害,遭遇加大刑罚都是难以预料。也想遇到好的狱友,以后出来能做好朋友什么的。
  更有甚的是,自己已经进入一个万劫不复的地方,“生不要入监狱,死不要入地狱“。哎!自己命应该绝!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5 09:17:08
  害怕是害怕,畏惧是畏惧,今天所要面对的已经成为事实,过去的是“过眼云烟“。俺最担心的是自己购买1年的新丰田卡罗拉停放在住所附近,保险已经到期,会被盗窃,那才是毁灭人生的。购买车费用了13多万元,都是年迈多病80多岁父母借我购车款,如果被盗窃,13多万元就没了,父母仅剩的养老钱被俺毁了,那将是钻心的痛,比俺死还难受。自己不是无牵无挂去死,而是太多的欠父母、妻儿女债死的,好不甘心!
  俺把怕轿车被盗窃的心事告诉了车上的黄同志,黄同志劝说不用担心,说没人会盗车了。俺说家里人不会开车,就是看到别人来盗车也不懂报警,只能眼睁睁看看汽车被撬、被盗,家里人太老实巴结了。汽车又不是停在停车场,如果汽车碍到别人会被拖走不知去向。但俺始终不敢说出汽车保险已经到期。黄同志一味说汽车没人要的,更没人盗车。
  俺也无法了即将被关进看守所,前途未卜,是生死难测,任何事都存在劫数,人进入“虎口^,能否活着都是个未知数。几个月的看守所期限,更有甚是到监狱去服刑,变成真正的囚犯,成为有罪的人,能活着回吗?
  自己曾是研究很多案件的吧友,也研究过林森浩案。现在成为案件的人,成为林吧吧友们痛狠的人,成为别人的笑话。
  别了,俺亲爱的吧友们,对不起!俺回不来了,出不来了,林吧只能让你们坚持了,呜呜呜……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7 17:17:33
  俺虽然心里存在各种绝望,又觉得犯的罪应该不大,命不该绝,并且是进本地区的看守所,同地方的方占大多的。
  “2018”你不是一个吉祥年,“8”变成了手铐,锁住了俺的双手,从此改变对“8”字的看法。
  但从看守所无罪回家的,很难!很难!
  看守所所羁押的人是有机会被无罪释放的。
  1、吃不饱
  2、睡得挤
  3、干活累
  4、干脏活
  5、洗不干净
  6、饱受辱骂
  7、时刻有挨打可能
  8、时刻有被杀死可能
  8、衣服老不见
  9、全身痒
  10、全身烂
  这10点是这次进看守所的总结。
  警车终于开到了看守所,看守所的位置位于山下,又在公路旁。由于是警车,开车大门旁,门口值班保安就打开电动不锈钢栅门进入。
  警车开到貌似看守所办公室门口的地方停下,几个警察先下车门,黄同志径直拿着案卷进去,二个警察叫俺下车。俺手收铐住,由于下雨地面很滑,下车后再抬腿差点摔倒。一个胖警察喊了一声“地滑小心!”

  办公室里很明亮,也很宽大,几台立式空调开放着,真的很凉爽。但没人在办公室,只能等他们来,当时的晚上时间或已接近21:30分。过了一会,有二个看守所的警察进来了,黄同志与他们打了招呼,说是去吃饭吗?他们说是。或许是看守所值夜班警察正常的用餐时间。
  黄同志向他们说了“来了一个自首的。”那警察说“怎么不过了中秋节才来。或许案件自首的是很稀少的,俺心里想,但俺希望即使被判也能轻判,因为是自首情节。

  他们之间聊天聊了许久,或许他们又是同行,又是熟了,接着看守警察开始接过黄同志的案件卷单,又拿出几改表格让俺填写。俺填名并按上手印后,警察拿了另一份有俺手印的表单给俺,说可以留着看。
  办完手续,俺被警察带走,已经除去手铐。俺手拿着家里人给的另一套衣服,也有几条内裤,就是自己在缝纫机做的很宽大的内裤,是在认识开织布厂拿的废品布做的。
  警察带俺到一个房间,有另一个警察在那,他们叫俺把衣服倒出来,俺把衣服倒了出来。一看,俺心里“叫苦“连天,连毛巾都是破的,一条内裤也是破的,连身上穿的内裤共3条内裤,都快破了,还有另一件短袖,也有另一条长裤。或者是家里人拿衣服给俺太仓促,连破不破的内裤都拿来,那也是平时俺天天更换的衣服。但破的衣服如何经厉漫漫住在看守所的日子?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7 17:19:55
  他们叫俺脱光衣服,检查后又让俺穿上,连装衣服的包都不给俺了,说要仍掉,幸好家里人装衣服里有另一个白色塑料袋,算是衣服有袋子装了。
  不一下,俺被其中一个警察带走,正式经过看守所大门,他用磁卡“碰”乙一下,并按上手指才能开门,门口的值班室有一个武警在那站岗。俺倒“吸”了一口冷气,觉得从进入看守所大门后,想出来就难了,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罪犯。

  警察把俺带人看守所大门,进入后大门口右侧是另一个办公室,里面有几个警察在那,很多电脑设备。带进入的警察问了一个坐在那的警察,并递上案资料,说“要在哪个室?”。被问的警察说“8室。”俺当时听成“84”。觉得看守所的房子很多呢!
  于是,带俺进来的警察叫俺穿上办公室门口长椅上的一件监服,看到是印“18”号,说是“吉祥号”。
  警察带俺到要去的管室,其实就是在大门里左侧。所谓的“8室”、“18”号、“2018”年的“8”,通通被俺觉得不再“吉祥”,更是“手铐”的祸星。

  警察用门锁匙打开8号仓室,俺才恍然大悟,原来不是84,而是8室。进入8室,俺马上听到有人大喊“蹲下”,里面另一个监门被打开,俺想带自己白色塑料的衣服进入。被里面的人止喝“衣服扔地”。俺只好扔地,又觉得衣服随便扔会以后找不到的,又觉得很无奈,只好听从,因为看守所、监狱就是地狱(俺信佛)。
  俺进入第二个监门后,铁监门马上被锁上。有一个年轻的马上过来,他抬起手就要打俺,用所谓的“鸡翅”打。俺心里很酸,觉得惨了,真的进看守所要挨打,俺真的下“地狱”了。
  另一个年轻叫俺蹲下,俺又腿不由自主的跪下,对方马上叫喊“不是跪下,是蹲下,你这大把年纪跪我,我哪里领得起?”然后他拿出本子进行登记,问俺犯什么事进来?俺说从地上捡了一块砖头后站起,举手时拿砖头却没想到背后有人,碰伤对方嘴解受伤被抓,是过失伤害。登记的人说“过失伤害哪里会被抓?是故意伤害罪”。俺也说“派出所警察也这么说俺、抓俺的”。俺又说家里人一定会去申诉,会在几天内被释放。(派出所的黄同志当时在警车上说对俺刑拘8天,然后看检察院用不用逮捕?)
  登记的人说是“故意伤害罪”,不是“过失伤害罪”。登记行填上“故意伤害罪”。他又问俺姓名,哪里人?等等,进行登记。

  警察用门锁匙打开8号仓室,俺才恍然大悟,原来不是84,而是8室。进入8室,俺马上听到有人大喊“蹲下”,里面另一个监门被打开,俺想带自己白色塑料的衣服进入。被里面的人止喝“衣服扔地”。俺只好扔地,又觉得衣服随便扔会以后找不到的,又觉得很无奈,只好听从,因为看守所、监狱就是地狱(俺信佛)。
  俺进入第二个监门后,铁监门马上被锁上。有一个年轻的马上过来,他抬起手就要打俺,用所谓的“鸡翅”打。俺心里很酸,觉得惨了,真的进看守所要挨打,俺真的下“地狱”了。
  另一个年轻叫俺蹲下,俺又腿不由自主的跪下,对方马上叫喊“不是跪下,是蹲下,你这大把年纪跪我,我哪里领得起?”然后他拿出本子进行登记,问俺犯什么事进来?俺说从地上捡了一块砖头后站起,举手时拿砖头却没想到背后有人,碰伤对方嘴解受伤被抓,是过失伤害。登记的人说“过失伤害哪里会被抓?是故意伤害罪”。俺也说“派出所警察也这么说俺、抓俺的”。俺又说家里人一定会去申诉,会在几天内被释放。(派出所的黄同志当时在警车上说对俺刑拘8天,然后看检察院用不用逮捕?)
  登记的人说是“故意伤害罪”,不是“过失伤害罪”。登记行填上“故意伤害罪”。他又问俺姓名,哪里人?等等,进行登记。

  之前俺刚被进入在被8室第二间监门时,俺说是“过失伤害”,登记那人却说是“强奸罪?”他们很想有强奸罪进来就真要打了,可见强奸罪犯人们多么痛恨!
  俺被叫到后面的厕所冲凉,当时刚进入时看到里面好几十人,一下子吓死了,原来每间室都几十人住,第二天一门俺排第37人。
  床板上已经很多人铺上被子在睡了,靠厕所、地上的人坐着看电视呢!
  俺走到厕所旁,脱光衣服,被用洗洁精瓶做的舀水浇几次,自己擦干,然后被安排在厕所旁的床板上睡,排倒数第5个位,头朝外面,就是对着厕所睡,被告知不能说话。
  已经是晚上22:30分了,登记的人说太晚了才不想打俺,怕吵到别人休息,本来进来的都得打,叫“老监”食“新监”,还问俺身有木有带现金?俺说一分钱都没带。他说“没钱坐什么监(狱)?”

  由于第二天是中秋节,农历八月十四日晚看守所的电视

  看得很晚,在监室里最后的4人也是刚进来不久的,有的是前一天进来,他19帐,福建人,犯“电信诈骗”被抓。他说进来不会被打,他刚进来也是这样被“恐吓”,一直没被打,但要听话,说现在看守所并没有打人了。
  在刚被警察带来8号室时,俺恳求他不要送进有打人的监室,以免被打死。那警察说没打人的,但要老实听话就不会有事。
  俺被监室管理人员告知不能与他人说话,但俺在最后位,还有最后几人是近几天来的,大家都比较好相处,他们都是20岁出头的年轻人,在谈话中得知另3个分別犯“强奸罪” 、“偷窃罪”、“故意伤害罪”。但俺觉得自己只是过失伤害,远没他们严重,也远没有他们罪恶,也

  能很快出看守所。
  当天晚上完全失眠了,满脑子伤心的回忆,觉得自己为什么要去拿该死的砖头?又伤过别人,自己被关进万劫不复的看守所,出去简直是遥遥无期,更有甚就是你林森浩一样被关进看守所直至死去。好可怕!好可怕!!
  外面的缤纷世界已经不属于俺,地狱般的日子即将来临。自己被毁了,因为自己贪玩原因,也毁了家庭,家人也被害惨了!自己一失手成千古恨!
  刚才派出所在俺进看守所监门后马上又提审俺,就是原来打印的口供又叫俺签名、印手指更是一个凶兆。黄同志说看8日后是否要检察院逮捕呢!那样的话就是被判刑了,刑期是1~3年,俺最希望是6个月,1年以上俺就毁了。首先自己被毁了,前途没有了,家庭毁了,没有经济收入,小孩要培养成人何谈容易?况且还在读书,他们会怎么想?一个在监狱的父母对他们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想无罪何谈容易?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7 17:21:37
  况且自己养有一个“小蜜”:刚购买1年的13万元多的卡罗拉因保险到期没续保,被偷窃就丢失了,那才是挖心的痛!

  想着想着还是睡着了,37人同住一间监室挤得厉害,本来到18号位就还是管理人员很宽的睡位。高墙上二盏40w的日光灯彻夜长亮,二支大吊扇不停的吹下风散恐,刚刚消停的盛夏天酷恐,凌晨03:00后有吊扇吹,十几个管理人员还盖着被子呢!

  回想当年在为林森浩的案件中在林吧呐喊了好几年,天天上网发贴,如今自己却进来了看守所。手机没了,再不能上网,自己去了另一个世界,没人能救俺,更没有人像当年为林案一样的抱不平,一切的一切都成了过去,一切都是“过眼云烟”。自己只能在泪水中渡过,家里人也不懂拯救俺,哪来的钱?也不想花钱花在这官司上,培养小孩读书、成长要紧。忘记俺吧!家里人,俺这个倒霉鬼是个扫把星,就像林森浩当年一样,林家破了所有钱财,同样人财两空的官司。

  人在绝望的时候,在没人再来救自己的时候,还有另一种方式能拯救自己,那就是:宗教。
  天主教、基督教的上帝;伊斯兰教真主阿拉;佛教如来佛祖,俺更相信大慈大悲观世咅菩萨。还有自己公祖、爷爷奶奶显灵来拯救落泊不孝孙子,让孙子逢凶化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无罪出狱。最好在8天后能无罪释放,一点损失都没有。

  罪归罪,同时又觉得自己这次难以逃过一劫了,进看守所都难以不被判的,对方已经嘴巴伤到成事实,法院判决俺6个月就算公平,万一来个1~3年,比死还难受,更无可能无罪释放。
  自己这次惨了!犯下如此低级错误,伤及他人,破了钱财,毁了自己,害了家庭,小孩受苦。
  “一家十口人,只有草盖身”就是“苦”字。
  又想到如果汽车被盗,并且偷车贼又撞死人,入狱的俺哪有法报警,家里人也不懂报警,连赔偿都要承担责任,真是祸不单行。惨啊!一败皆毁于一旦。

  刚入睡不久俺就被推醒,睡厕所最后的几个人起来穿值班服值班,每组2小时。没想到刚进来就要这样,也觉得没法,犯罪了当犯人就什么也会遭遇到的:没了人格,没人尊严,没了自我。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7 17:23:24
  第一次值班是当晚凌晨04:30~06:00点,就是不用睡了。
  本室有一个管理人员因打人致2个重伤,对方要求赔偿40多万元,他赔偿不起,所以他进了看守所,已经好几个月了,还没有起诉、判决,实也是“几

  进官”。
  由于早上06:00的班,所以不用再去睡了。看守所早上6点多各监室就得起床,所以,很多人被赶出外面露天外室,没得允许不得入睡觉的室,十几个管理人员继续在睡。
  一个外号叫“

  《看守所日记》之12月09日
  2018年12月09日下午16:00点丹,俺在25号监室做不锈钢表链流水帐工序。突然,管理人员叫了俺说出监室,俺赶紧去洗干净手,光着脚,穿着25号监服,出了监室门,跟随管教一起去看守所内大门提审室。
  一排提审室犯人在看守所内,审问一方在看守所外,隔着铁窗,犯人坐在能锁住手脚的铁椅上。俺被管教叫进某X号室,俺进室后,一眼看出对方是一个检察官,他只一个人来提审,这就是看守所犯人所说的“过检”。
  俺坐在被审问的犯人椅上,外面的门已被管教关了。
  检察官50多岁年龄,穿着检察服装让人一眼认出这次是”过检”,关系到俺的生死。检察官穿的上衣还戴有“共产党员”胸章,俺也是这些天才知道很有区别的。

  检察官很清瘦,也很精神,不像俺光着脚,穿2件厚毛衣还不断颤抖,不知是冷还是害怕?俺颤抖得厉害,也许觉得“过检”非同小可,离被判刑就不远了。
  检察官问俺的姓名,俺回答“是”。
  检察官问:“你在派出所的口供是否属实?”
  俺说:“不属实!”
  检察官问:不属实为什么要签名?印指绞?
  答:因为当时派出所用笔记本审问打字的警察说不签名就弄断俺手指,并且他快弄断俺手指了。俺怕手指被真弄断,也怕被打。俺是老实人,只好签名。当时看到口供最后一行出现“故意伤害罪”字眼,有进行辩解,说本人是意外仡人,是过失伤害,不是故意伤害罪,要求更解为:过失伤害罪。不然不签。黄同志说伤到背后的人也是故意伤害害,不签不行。俺怕被打,只好签字。


  检:审问是有视频的,我会去查视频。当时你为什么要捡砖头伤人?与对方发生口角时伤到人的。
  答:俺当时并没有与前面认识的人发生口角。因为大家都认识,骂也是友好的,吃饭盒的即使骂俺6句后,俺也觉得他并没有恶意,彼此都又认识也是搞着玩。捡砖头并没真砸他意思,只为了被骂了几句捡砖头像要砸他挽回一点面子,本意并没有要真砸。没想到运气倒霉却举砸头时碰伤背后的人。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俺弯腰后,身后怎么却站人了?
  开始背后被俺伤到的认识的人在捂右嘴巴,还以为他是搞笑整俺呢?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7 17:24:13
  伤到背后的人怎么能算故意伤害?俺又脑后没长眼睛,伤者当时也是有时走在那,有时在这。俺也不知他何时已经紧贴着俺背后?当时觉得如果真伤到他嘴巴,已经劝他马上到医院检查医治。可以他又不肯去医院,又觉得貌似有诈,觉得无关自己的,自己要他去医院,他又没伤。俺还是走去附近不远的派出所请求帮助。没想到到派出所报警就被抓了,铐上手铐,并以故意伤害罪罪名逮捕送进看守所。故意杀人罪与过失杀人罪完全不同罪。故意伤害罪与过失伤害罪也不一样。

  检:你不要被律师说是意外伤害罪就说不是故意伤害罪。本来已经快判决了,重新调查又要3个月,只能再关3个月。
  答:如何被判决就惨了,俺都不是故意伤人的。
  检:我会去查看审讯视频的,如果有你所说,会处理的。
  答:请调看俺伤到背后的人的视频,或许:附近有视频还能查到伤者是站在俺背后,是意外伤害。
  检:会去调视频的,本来已经赔偿了,如果你是清白的,能无罪释放也就无罪释放。
  答:补充。
  检:你怎么刚才不说补充,我都写好了,你才说补充?
  答:我是不知不觉无意碰伤背后XXX的,希望法律重视调查,还我公正。
  只看到检察官写了许久,把口供递给俺看,俺发现不知不觉后果并无“无意”二字,要求填补上。检察官说不知不觉就是“无意”,不用写。俺要求检察官写上,心里觉得写上“无意”,就是被重判也只好赴死算了。

  10日。
  11日。
  12日,
  下午15:30分,25号监室管理人员叫一个外号“佛”的同室犯,俺也听到被叫。于是,第一反应就去洗手,觉得干活又黑又脏的手指等下怎么按指绞?洗了手被管生产的管仓给骂了,自己穿上监服,2人出了25号监室。带队的管教叫犯人在其它监室等下,各又提了2名犯人,几个人边走时。管教告诉俺是释放。俺一听觉得很意外,貌似没听懂,因为关进看守所2个月20天已经变傻了。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7 17:25:05
  二个管教带着4人径直走向出口大门,其中“佛”与另一个是去提审之类。俺也觉得应该去哪个审讯房呢!
  一管教叫俺到看守所内办公室门口长椅坐下。俺走了过去,不敢坐长椅,蹲在地上,管教叫俺坐在长椅。俺就敢坐长椅了,椅面放着一副手铐。

  呼吁“请善待你一个失足入狱的亲人!“
  你的一个亲人,或许他罪大恶极,或许他做了坏事,或许他伤害了别人、家人或你。他锒铛入狱了,得到了应有的下场。也或许他是无罪入狱的,法律还不能还他一个清白。请你别抛弃他好吗?如果你都抛弃他了,他或许真回不来了,他真的走了。去狱中或许是一张单程车票,亲人都不要他。当他有一天回来了,你容忍不了他,他就像一个未出生的婴儿一样,被你打胎、流产了,没有获得重生,他也会再一次失去活下去的信心与希望。

  “用你辛勤的双手,流着汗水,洗去你心灵、身上的罪恶。”
  每个锒铛入狱的人,到了看守所、监狱,他就会洗心革面的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化。入狱是改变你,不是被你改变。狱中恰恰是“以暴制暴”、不怕暴力的地方。铁窗内令你插翅难飞。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9 10:06:55
  许多管教在看守所内的办公室外边来回走动,俺好想同管教打个招呼。不一会,曾经俺在26号监室的蓝管教问俺叫什么名字?俺报上自己姓名,亲切地说了一声“蓝管教”。蓝管教说是“检察放人”。说完从办公室拿出了三表格让俺签名、按手印,其中一张交给俺,说是看守所释放证明,必须1个月内到户口所在地派出所持释放证明解除对身份证的解禁限制,否则,使用身份证时会遭遇自动报警。蓝教还说有俺家人在外面来接的,俺也感到意外。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9 10:16:56
  同时另一个年轻男子也被释放,蓝教在另二张表中填写俺与另一个男子出看守所的释放证明。然后,俺拿着蓝教的释放证,折好放在口袋里。
  蓝教带着俺二人往出看守所的大门,把二份释放证明表按在透明玻璃墙让守门的值班武警看,持枪站岗武警这才打开大门让大家出看守所大门。另一个管教赶紧吩咐俺与另一个同样出所的男子脱下监服,丢在出口旁边的塑料桶中,出口有自动识别拦截装致。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9 10:22:51
  出所后,蓝教领着伛2人往看守所外办公室西面走去。俺远远看到貌似家人熟悉的身影,其实也是家里人3人来接俺。另一簇人或许是另一个男子的家人,一个胖的女人或许是他妈妈,看到她满脸笑容的样子,其实每个家庭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让自己亲人释放的。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9 10:43:48
  果然,走近西面就看清楚了确实是家里3人来接俺。俺很是愧疚,这次让家里人伤透了心,赔偿与律师费等就花了4万元之多。
  蓝教带俺进入其中的一间房间,说是签名办理释放手续。俺跟随进去,在里面一间的办公室办公桌上,有一个年经50多岁穿着便服的男的,拿出4份表让俺签名并按手印。俺认出是12月09日下午“过检”俺的检察官,俺也一时不知怎么称呼他,毕竟俺跟这里的人都不熟悉,怕认错人。仿佛检察官的他很清瘦,远没自己高大。他收走其中3份证明,给俺另一份证明,也是有俺亲笔签名,也有按手印,内容是释放后注意事项。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9 10:51:02
  俺走出办公室,蓝教问俺怎么没穿上鞋?俺说并没有买,蓝教说应该在里面随便穿双鞋出来,家人说有带来鞋子给俺穿的。
  于是,俺与家人一同走向看守所出口大门,值班的保安走了过来检查,俺拿出蓝教的看守所释放证明与看守所驻所检察开的证明,让他看后,他就打开又长又高的不锈钢自动伸缩栅门,让俺一齐出来。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9 10:55:10
  家里带俺来到大门口西边空阔地,家里的一辋摩托车与电动车停在。开着摩托车与电动车,头也不回径直回家。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19 11:07:07
  很多管教在办公室附近来回走动,有一个是之前俺在26号监室的姓蓝管教,他从办公室出来,问了俺姓名。俺亲切地叫了一声:蓝管教。
  蓝管教说是检察放人,家人有来接。然后从犯人在看守所存钱帐号中结算了剩3元交结俺,并让俺在3张表格上签名、印指纹。蓝教拿了2份单,给俺第3份单,是看守所释放证明,说一个月内到户口当时派出所,凭释放证明给派出所解除对本人身份证解禁,不然使用身份证会自动报警。
  蓝教领着俺与另一个释放男子,拿着2张盖有公章的表格按在玻璃墙上给守门的武警看,然后领我们出来。
  走出看守所大门,到看守所办公室,俺远远看到仿佛是家人在那,另一些家属应该就是另一个被释放的男子家属。
  蓝教领着我们到外办公室旁的一间房,俺也看到了3个家人在那了。蓝教说怎么没穿鞋子?俺说并没有买。家里人说有带鞋子。
  房间进了里面另一间,有一个年纪50多岁的男的帮我填写4份表格,并按上指纹,其中一张给俺带走。
  俺才看清是穿了便服的“过检“的检察官,个子不高,又清瘦。俺也不敢称呼他,怕认错人,毕竟看守所的人俺谁也不熟。
  俺与家人一同走向看守所大门,俺递给释放证明的2张表格,他们打开了电动栅门。
  出了看守所大门,家人的一辆摩托车与一辆电动车停在大门口很远的空地。俺把2份释放证明放入塑料封口袋,放入口袋,上了摩托车,头也不回,径直赶回家。
  (完)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26 13:26:16
  看守所“佛光普照”现象
  在9月23日俺被关进看守所的第二天,俺觉得一切都完了,什么人生、前程、家庭完完全全不实际了。按照故意伤害罪的量刑,俺刑期会在1~3年之间。别说1~3年,觉得最好在6个月,再多自己就难以接受了,可能难逃一劫:死!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8-12-26 13:35:18
  人在身陷绝境时只能去求宗教信仰来拯救自己,全球三大宗教都求。天主教、基督教的上帝,“上帝救救我吧!”
  伊斯兰教的真主阿拉,“真主阿拉,救救我吧!”
  佛教如来佛祖,“佛祖救救我吧!”
  24号就是农历八月十五日,白天没时间求,晚上在所有囚犯在铺上坐着看电视,俺在绝望就开始求了,什么宗教能救俺平安无事出去都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