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自杀的同学们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9-04-27 10:51:00 点击:11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这一散,就再也聚不齐了……
  似曾相识的身影,也激情的岁月,似水年华,转眼间已成过去。多少青春岁月已逝,留下的是往事的回忆!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9-04-27 12:26:40
  原著:陈伟龙
  长篇连载
作者 :深度的漩涡 时间:2019-05-04 08:12:17
  奇迹!癌症晚期、全身扩散,美国男子靠服用狗药数月痊愈
  前瞻网2019-05-03
  对于一些现代医学难以解决的疑难杂症,传统医学的一些“偏方”常常会起到预料之外的效果。不过,这种偏方不仅限于中医,一名美国男子也靠狗药成功治好了晚期癌症。

  美国男子乔在2016年确诊小细胞肺癌,之后很快进入晚期,癌细胞扩散到肝脏、胰腺、膀胱、胃、颈部和骨骼。即使是他百般恳求,医生也只能承诺尽力让他多活1年。
  机缘巧合之下,他在网上意外认识一名兽医,他建议乔服用原本用于治疗狗体内寄生虫的抗蠕虫化合物。兽医此番话并非胡言乱语,因为早前已经有过40例癌症晚期患者服用此类药物痊愈的例子。如果要需求科学解释,这种药物基本原理是让癌细胞挨饿,最终死亡。
  病急乱投医,在绝境之中,他也只能相信兽医的话。没想到,在服药后的一次检查中,乔的主治医师发现,他身上的阴影全部消失了。几个月后再次复查时,医生说乔身上的癌细胞已经全部消失了。
  不过,虽然结果超出预期,可以说是创造了奇迹,但医生仍不认为这是该药物的效果,他认为乔是个幸运的特例。不过,乔表示:“我不是医生,没有专业能力替人治疗癌症,但是至少我的故事可以鼓励和我有相似经历的人。”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9-05-05 10:09:14
  “贫贱夫妻百日哀”的现在已经出现在lz身上了,现在形容“身无分文”、“一穷二白”、“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无路可走”、“慌不择路”出现在本人身上并不为过。
楼主他年今月 时间:2019-05-05 10:10:53
  昨天连收入40元都没,却花了100元,再也不能花什么钱了。社会行业竞争那么大,
作者 :u_99058853 时间:2019-11-08 14:52:35
  四川内江初三女孩失联5天后去世 曾给朋友留言“我走了,勿念”
  红星新闻2019-11-08 12:37

  11月4日,四川内江杨家镇14岁初三女孩刘某某未到校,随后失去联系。在家人四处寻找的同时,当地警方接到报警后也多方查找。11月8日,红星新闻记者从内江市公安局东兴区分局获悉,当天上午,刘某某的遗体在流经杨家镇且离学校不远的清流河中被发现,其已不幸身亡。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死因。

  图1/3
  刘某某生前照片

  失联第五天

  女孩遗体在离校不远河中被发现

  据网友11时40分许发来的信息,11月8日9点过,当地便传出消息,11月4日失联的杨家镇中心校14岁初三女孩刘某某遗体在河流中被发现。据知情网友介绍,其遗体被发现的地方就是流经杨家镇的清流河,离学校也不远。

  12时左右,红星新闻记者从内江市公安局东兴区分局证实,8日上午,刘某某的遗体在清流河中被发现,发现的地方离学校不远。目前,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女孩的死因。

  图2/3
  刘某某遗体在镇上的清流河中被发现

  父母外出打工

  女孩失联前曾给朋友留言“我走了”

  11月4日,杨家镇中心校14岁初三女生刘某某却并未到校。学校发现后辗转联系上家人,据刘某某的姐姐介绍,她们的父母在广东打工,她在外地上学,在老家念初三的妹妹独自居住在镇上,成绩较好,平时都是学校年级前几名。“家里到学校,走路不超过5分钟。”

  刘某某的姐姐说,在失联前一天,妹妹给她和母亲打了电话,去了内江城区的奶奶家,还和同学一起玩耍。在妹妹失联后,她登录妹妹QQ还发现,11月3日晚,妹妹和朋友在QQ上聊天很正常,甚至开心地通过语音唱歌,但4日凌晨零时,妹妹给朋友留下一句“我走了,勿念”。朋友在4日6时19分问“早”,妹妹再未回消息。

  刘某某的姐姐还发现,11月3日23时13分,妹妹在和妈妈通话后,还在QQ上留下一条评论:“那一晚,星空灿烂 我在这里睡去,应该不会再醒来了吧”。

  红星新闻记者 姚永忠

  编辑 潘莉
作者 :u_99058853 时间:2019-11-09 07:57:36
  水滴筹里到底有多少水分?全国首例网络大病筹款被判全额返还

  金融界精选 11-08

  平时注入一滴水,难时拥有太平洋。

  这或许是网络救助平台的初衷。我们想当然的认为,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会变成美好的人间”。

  但现实很操蛋。总有一些人想薅羊毛,好好的大病救助平台被一些人玩坏了。

  比如,这位在水滴筹募集15万救命钱却“一分没用”的莫先生。

  (一)

  昨天,北京朝阳法院宣判了一起全国首例网络大病求助纠纷案件。

  法院认定,筹款发起人莫先生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社会救助,违反约定用途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一审判令莫先生全额返还筹款153136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这注定,将是推动网络救助平台规范的风向标事件。

  无论是之前的罗一笑,还是相声演员吴鹤德,利用网络救助平台发起大病筹款的“诈捐”行为并不少见,但法院就网络救助纠纷进行宣判还是第一次。

  2017年9月,28岁的莫先生喜得贵子。但随后的检查结果却怎么也让他高兴不起来。出生后,孩子就患上了一种名为威斯科特-奥尔德里奇综合症的重症。

  看着可爱的孩子,他们夫妻俩决定全力救治。但面对巨额的医疗费用,莫先生犹豫了,挣扎了…

  孩子当然不能不救,但如果倾家荡产还是救不回来呢?

  只有花别人的钱不心疼。于是,莫先生把眼光瞟向了水滴筹。

  2018年4月,他在水滴筹发起了筹款目标为40万元的个人大病筹款项目,他在求助理由中说:

  “这5个月来,孩子饱受疾病折磨,为了给他看病已经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欠下了20多万的外债,医生说要做好长期的治疗准备,后续至少要40万元左右的治疗费用……”

  生病的孩子,是最能击中人软肋的群体。仅仅过了一天,就收到了6086人次的捐款153136元。莫先生随后申请全额提现。

  3个月后,孩子死亡。

  病人不在了,钱用完了吗?还个问题向来不会有人关注,也无从调查。但这次反戈的是他的妻子许女士。

  孩子去世的第5天,许女士向水滴筹公司举报,“孩子父亲是拆迁户,家里有房,还有店面,水滴筹的钱基本没用。”

  通过打着爱心救助的牌子,却成了某些求助者中饱私囊的幌子,这该是多大讽刺。

  于是,水滴筹怒了。妈丫的,把钱吐出来!

  然后一纸诉状把莫先生告上了法院,连本带息一分不少的全给给我掏出来,还给那些善良的爱心网友。

  于是,就有了这起轰动全国的网络救助纠纷第一案。

  (二)

  但假设一下,如果夫妻不反目,两口子分钱快乐,还有没有这档子事?

  毕竟离筹款已经过去了3个月,钱怎么用用了多少,人家做父母的说了算。我们普通善男信女还真没插嘴的地方。

  再假设一下,网络救助平台每年发起筹款数十万起,这是个案还是普遍存在?

  收割了多少人的爱心税,又赚取了多少洒向白茫茫一片大地无辜的眼泪?

  像水滴筹这样的网络平台,水分到底有多少?

  3年前,我们为了让罗一笑“站住”,一日之内捐赠了270万。但随后罗一笑父亲罗尔的资产被曝光,名下有三套房和一辆车,且为两家公司法人,而且孩子治病也并不需要这么多钱。

  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一个脑出血,开口就要募捐100万,还说自己是不懂所以随手填了一个最高金额。家里有房有车,还刚买了两部华为P30,敢情是自己的钱是钱,别人的钱是纸?

  被曝光后还怒怼网友:捐是情分,不捐是本分。

  还有杭州萧山一姑娘更是“戏精“上身。头一天父亲刚做完胃镜,等待确诊,第二天她就在水滴筹上发起筹款,称已被确诊为胃癌,并催人泪下的写道:

  “禁食不禁药的日子,能撑多久?”

  有人刚捐完款就刷到她在微博上炫富:老公订了一辆跑车,说是给我买的!

  你大爷的,你能开得起跑车,却让我们这些骑自行车的给你捐款?

  类似这样的“诈捐”案例真是不胜枚举。

  广东梅州一双父母为患病的女儿通过轻松筹募集了41万元善款,但有网友指出,他们家不仅家境优越,出入奥迪,还有两套房子和一间店铺。

  还有山西一名男子先是给女儿筹款,后来又给老丈人,最后给妻子,每次都是声泪俱下泣不成声,这众筹筹上瘾了?都开始全家组团卖拐了?

  有一个患者为了治病发起了轻松筹,而其家属却晒出旅游的照片。遭到质疑后,家属回应:轻松筹的钱是拿来治病了,旅游是花自己的钱。

  我不知道,如此下去,我们的信任余额还能剩多少。

  不要责怪人性冷漠,明明是骗子太多!

  但当一个社会排着队去轻松筹时,不是有人病了,而是这个社会病了。

  数据显示,仅2018年,“轻松筹”就有30000多宗求助,400多万人捐助,募集了2亿多元。这里面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

  会不会劣币驱逐良币,该救助的没能救助,不该救助的却从中致了富?

  别让热血变冷,人情变凉!

  (三)

  这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信任。

  但越来越多的网络救助,加速了这场全民信任危机。

  此次事件中,虽然水滴筹也是“受害人”,但“放水式”的审批制度也令人诟病。

  南方都市报记者曾亲自“卧底”实测水滴筹、爱心筹、轻松筹三大网络筹款平台。测试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记者发现,用虚假诊断证明及住院证明,就可以轻松通过三家平台的身份证明审核、医疗证明审核,对外发起筹款求助。

  为测试项目完成后能否提现,记者将项目链接转发给了几位同事,同事们分别进行了小额捐助。此后,记者在三家平台上都能成功提现。

  明明平台都有审核部门,为何骗捐却如此轻而易举?是专业不足还是故意放水?

  对此,我更相信后者。随着救助平台进入竞争白热化,有圈到更多的客户“救助”更多的对象,似乎也成了他们的KPI。

  当慈善变成了一场饕餮大餐,吃相能不难看?

  不可否认,近几年众筹平台的兴起确实帮助了很多无力治病的家庭。但受捐人信息不透明,平台监管审核不严等问题也一直相伴相生。

  求助理由写的一个比一个惨,花样一个比一个多,甚至还衍生了代写救助文案的职业。骗子靠着消费捐款人的同情心实现了无本万利,一夜暴富。

  我们的社会保障体系越来越完善,救助机构和制度也越来越多,却让网络救助平台代替了本该有的社会保障和救助体系,这是不是一种悲哀?

  对此,负责此案的朝阳法院也向民政部提出建议,尽快完善立法、加强行业自律;构建募集资金第三方托管机制,实现分账管理、定期公示;建立网络平台与医疗机构的资金双向流转机制,降低资金风险。

  众筹平台的商业模式一天不改变,这样的舆论哗然就一天不会绝。与其攻击谴责诈捐人,不如聚焦重构众筹平台“潜规则”。
作者 :a南方北斗 时间:2019-11-26 20:38:21
  江苏一女子携5岁男童从江阴长江大桥跳下 警方:正全力搜救
  澎湃新闻2019-11-26 16:09

  近日,网传一则“江苏一名女子携带5岁男童从江阴大桥跳入长江”的消息,引发社会关注。


  网传女子携儿童跳长江 来源:网传(已证实)

  针对此事,11月26日,长江航运公安局镇江分局泰州派出所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证实,网传信息属实,目前此事情由该所进行处理,他们正配合相关部门全力搜救。

  泰州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11月24日22时13分接报警称,有一名女子带着一名儿童从江阴长江大桥跳下。目前,还未找到落水者,泰州警方正配合相关部门全力搜救。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江阴长江大桥位于江苏省靖江市与江阴市之间,全长1385米。

  前述网传信息称,24日22时许,江阴长江大桥有两人从江阴长江大桥跳江,其中一名落水者为赵姓女子,身高1.6米,长发,上身穿米色外套。此外,该女子跳江时还携带一名5岁男孩。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