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热点关注]污染事件

楼主:panqijian 时间:2008-06-18 21:15:24 点击:96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们是湛江市遂溪县界炮镇洋高村遭受农药厂惨害的村庄的村民。几年来,我们不但没有水饮,而且耕牛.家禽经常被毒死,农作物收成拿上市场出卖没有市民与我们交易.村中男.女青年遭到社会的歧视.嫁出娶入率下降,年近30岁左右的男女青年整天垂头丧气。这事早已向当地政府和职能部门多次反映却杳无音信,我们实际无法生活下去。为谋求生存,只能在网上发这帖子反映我们的实际情况,希望社会能听听我们的声音,政府能救救我们。
   湛江市春江生物化学实业有限公司的农药厂(是私营企业,老板是本村人)位于我们村东边,厂与我们村的距离约100米。该厂从1997年开始生产农药。分装和生产“二钾四氯”粉剂和水剂、“螺灭剂”、“速立杀”、“杀虫双”、“杀虫单”、“井岗霉素”粉剂和水剂等多种农药。生产以来从没有任何排污处理设施。车间生产的污水和清洗所收购的旧农药瓶的农药水四面横流进我们村边附近的老池塘中。由此渗透到地下水层。污染了地势较低的78口水井(因水井的水无法饮用,每家每户都打一眼家庭水井作饮水井用),更甚是下雨天,老池塘积水有限,满涨流出周边的农田、菜地,嗅不可堪闻。井水打上来阵阵的农药味刺鼻而来,耕牛,家禽饮到这水即时死亡。近年来,家禽死亡不计其数,耕牛病死近二十多头,最明显的是2006年5月份,我们村村民吴康自家养的一头大黄牛在水沟边吃草喝水时当即死亡,牛主与农药厂交涉,便请界炮兽医站医生指导死牛剖开化验,确认是因食农药而死的,界炮兽医站还强调这死牛肉不得上市出卖,责令农药厂出工费雇工把死牛埋下地底,这家农药厂只给牛主赔偿3500元。此乃属实,略查则明。
   最令人惊心动魄的是从办厂以来村中的死亡率不断剧增,大多数是低龄化。一九九八年以来,村中每年的死亡人数均高达12人,其中45岁左右的占多数,这些死亡人患病时到医院检查,全部都是患上肺、肠、胃、肝脏等疾病,近期最明显的是吴志清、吴景的妻子和吴英的妻子,他们到医生检查拍片肠内全部黑色,吴志清经住院医治无效,吴景妻子和吴英的妻子因为家穷没钱入院治疗,俩个家庭人员整天在家哭哭啼啼,确是凄惨至极,这是界炮镇和相邻镇人民众所周知的。
   鉴于上述情况,我们村干部、群众代表曾把这问题向村委、镇、县政府、县卫生局、县环保局、县防疫站反映,但问题一直都得不到解决,后又逐级反映到县人大、市人大两次到我们村了解情况,同时把井水带到防疫站化验,已证实井水的变质是因农药厂所致,并责令该农药厂停产关闭。但农药厂一直毫无理睬,同样继续生产。无奈,我们村群众被迫到界炮镇政府大院的水塔挑水饮用,但村中有十几户体弱年迈的困难五保户无法挑水,我们村干部又将挑水问题逐级反映,县领导被迫不得不出面,后来县政府领导建议我们全村雇一部机动车集中到镇水塔运水供应全村村民,运水费由农药厂支付。刚运了两个多月,共计16000多元运费,农药厂只支付3000元的运费,尚欠13000多元至今一分不付,雇用的车辆就停止运水了。然后,全村大小老幼各用自行车,人工挑等不同的运输工具到镇院子内挑水、运水回家饮用,来回一趟就要7、8公里,全村人的食水都靠这样获取,天天如是,风雨不改,苦不堪言。其中有的村民因挑水和自行车载水在途中跌伤和出了几次车祸,更凄惨者还是革命战争时的老游击队员吴华权同志,用自行车载水在途中跌断了肋骨插入肺部,经送湛江人民医院抢救无效。以上事例举不胜举,我村遭受到农药厂的惨害,闻者悲叹,石狗也为之垂泪。
   根据上述情况证明,该农药厂所排放的污水对我们村的水井造成严重的污染,给我们的健康和生命带来极大的危害,在经济上的损失也是无可估量,村民怨声载道。几年来我们几十次向镇、县、市多次反映毫无反应。农药厂老板用钱级级买通,其依着背后有人撑腰,于今年1月30日又运回100吨“二钾四氯”、“钠”农药原料,继续大量生产。无奈之中,我们只能把这些情况放到天涯,公之于众,希望我们微薄的声音能得到回应,希望农药厂早点撤离我们村,停止对我们村的污染,对我们村民健康的毒害,也希望早日解决我们全村1400多人饮水问题,我们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湛江市遂溪县界炮镇洋高村革命老区全体村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