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热点关注]“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楼主:李咏胜 时间:2009-01-07 10:26:22 点击:5638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再为范美忠老师“讨个活法”
  李咏胜
  
  
  社会对于“范跑跑”再就业次引起的第二次舆论围剿,至今还依旧恶声不绝,以致在我栖身的这个川南城市街头巷尾,也能随意听到人们谈论“范跑跑”的事儿。我想这也难怪,“范跑跑”数年前曾在这个城市的省级重点中学当过几年教师,在当地口碑并不坏,现今还有人关注他也很正常。只是当我听了他们的一些街谈巷语之后,心里又不免怏怏不快起来。原因是他们评说的,与我在网络文字论战中,所遭遇到的情形完全一致。即:不是痛斥“范跑跑”无德无义的,就是为“范跑跑”鸣冤叫好的。于是,我只好改了不再提“范跑跑”这三个字的念头,再勉力说几句并不“恨恨不已”的话。
  
  回想范美忠这个名字最初进入我的记忆库数据,是2001年前后的事。那时我的女儿正在市里读高中,先是听她说她们有一个北大毕业的历史老师,叫范美忠。随后就听到她常在我面前叨念“范老师长”,“范老师短”的。这其中,我记得她对这个范老师有这样几个印象:一是他是个“蛀书虫”,一有空不是在书店买书,就是在他的小屋里读书;二是他知识面广,口才又好,听他讲课就像听故事,很搞笑。同时他讲课从不按教材讲,而是按他自己的兴趣讲,很多历史书上的事,他都能把它们与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事结合起来讲,容易理解又好记;三是他在学生面前没有架子,不像其他老师那样可敬又可怕。特别是他很了解青年人的兴趣和爱好,许多当时在年轻人中流行的歌曲和书,他都非常熟悉。比如那时热火的“北大抽屉文学”,韩寒的《三重门》、郭敬明的《上海绝恋》、《爱与痛的边缘》(此人也是与我女儿同龄的鄙地人),我都是后来通过女儿之手才读到的。四是他的课考试极少有人不及格,也给没有人给他送礼或交补课费什么的。而对于范美忠其人究竟教书如何,就不得而知了。只是我女儿高中毕业时,仅她所在的班级而言,几乎90以上都考上了大学,其中还有全省的理科状元和考入北大、清华、香港大学及瑞典皇家音乐学院的学生。而我女儿在这些受过范美忠式教育影响的学生中,虽不是什么高足,但她从走进大学校门到至今在省企业工作,都是靠她自己奋斗出来这一点看,范美忠老师主张自由、独立的教书育人方法,并没有什么不好。
  而我后来不自觉地趟入到范美忠“跑论”的浑水中,则完全是自己惯于“狗眼看人世”(此乃本人第7部新著书名)的原因,与上述自己记忆中的范美忠其人无关。再说我至今还与他未谋一面,不知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到底有何过人之处呢?
  
  回头再来给“范跑跑”和他的“跑论”,作个自以为是的总结。
  现今毋庸违言,由“范跑跑”引起的这场道德之争,不管社会和人们对它的关注程度有多大,是非评说有多少种,但其中最为根本的要害,都是围着他的“跑跑”行为和言论有理无理、有道无道、有德无德这两点而展开的。其中,认为他“跑跑”行为和言论都无理、无道、无德者有之;认为他“跑跑”行为和言论都有理、有道、有德者有之;认为他“跑跑”行为有理、有道、有德,而言论无理、无道、无德者有之,甚至认为那些凡是主张不能以言治“范跑跑”罪的人,都是“范党”者有之。总的来看,可以一言以蔽之:我们今天的人看事论人,大多还是文革那一套两分法,不好即坏,非美即丑,不善就是恶。真不知这是范美忠个人的悲哀,还是这个时代的悲哀了?未必我们就永远走不出帝制观念和意识的怪圈,而找到一条允许不好不坏,不美不丑,不善不恶生存和发展下去的宽容,兼容之路么?
  因此在我看来,这场由“逃跑门事件”引发的舆论连锁反应战,其实都是文革遗风在网络文明作用下的一次再现和重演。其结果,表面受伤害的是范美忠个人,实际受伤害的是行为并不高尚,但不说谎骗人的我们自己及其整个新文明,新道德的价值观和进步走向。
  
  在此,有必要特别指在这个事件的发展过程中,社会和人们对“范跑跑”的所有是非评说,都是在“莫须有”或“虚拟状态”基础上进行的。其根据是,据“范跑跑”在地震发生之后坦诚说:“在那个天塌地陷的那一瞬间,除了救我的女儿之外,我是连自己的母亲和妻子也不会救的。”这就是说地震发生时,他自己的母亲和妻子都不在现场,也没有发生他真的置母亲和妻子不救这回事。因而他所说的话,只是一种事后的假设和推想而已。但奇怪又滑稽的是,竟然有那么多的人,公然把他的这一假设和推想当成了一个真实的存在和事实,从而以此为据,对他进行所谓的“道德审判”或人格拷问,直至将他判定为没有道德和人格的异类——由此“再塌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文革语),更不得再混进教师这个只有高尚者才能从事的革命队伍。
  这里,我记得这中间有一个例子,最具有“诲人不倦”的典型性。那是有位北大知名教授在评论他这个背运的校友时,曾说过一句这样危言耸听的话:“人可以无畏,但不能无耻”。只是听过他的这一大而华之的高论后,我只能由此反推说:如果他的评定,是以前者为根据的话,那么我敢断言他没有在地震中作出舍己救人的壮举之时,说出这样“高、大、全”的话来,只能是给自己壮胆,在世人面装B;如果他的评定,是以后者为根据的话,那么我只能为100年后的北大感到“罪过,最过”,怎么会制造出他这种自诩学富几车又知法懂法的学者,竟泯然如那些没有文化的法盲一样,以没有发生和存在的“假想之罪”(言论)来评定是非公道。
  由此,我只能以已经发生和存在的事实为根据总结说,这场围绕“范跑跑”和他的“跑论”而展开的泛道德审判,从一开始就陷入了假设和推想的谬误和荒唐之中,进而只能得出一个更为谬误和荒唐的悖论——说真话有罪,说心里话更有罪。所以,社会和人们至今仍然不愿给说真话,说心里话的“范跑跑”一个活法,就更进一步说明在今天这个前现代观念和意识还根深蒂固的社会人文环境下,不是“范跑跑”们疯了,而是我们都疯了。
  只是由此伊始,如果大家都以“范跑跑”说真话,说心里话为惨痛教训,事事学乖点,处处大智点,都以说真话为耻,以说假话为荣,那么这样一来,是否整个社会就会跃进到“君子国”,“道德王国”的和谐世界了,才是一个问题中的大问题。
  因为我是有些担心自己起来:万一哪天夜里不小心说了几句真话,心里话时怎么办?
  
  最后,对于范美忠老师能否继续执教的问题,我没有资格对此妄加评说,因为我深知他至今还是一个合法的公民,也完全具有做好教师这个职业的资格和能力,如果他愿意以当教师为职业,那么谁也无权力剥夺他自由选择职业的权力。至于他自己自此之后,怕不怕蛇咬,敢不敢捍卫自己的主权,就是他自己的事了。只是我倒觉得,倘若他因此触犯了众怒而被社会所不容,又不幸像前苏联诗人布罗茨基那样被开除了国籍的话,那么他想要与奥巴马拼一把,也是不怕记者“漏光”的。
  
  同时,纵观这次“逃跑门事件”,虽然在别人看来事小,可在我看来却事大。其理由是只要我们透过其中的表象,便不难看出今这个社会,其道德沦丧的程度有多么严峻了。然而,若问及致使这个道德沦丧的深层原因,它其实并不是由于道德本身的缺位和失语造成的,而是由于主流意识形态和话语霸权对人性、人心、民情的践踏和漠视,以及由此产生出来的“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既要搞贪污腐败,又要讲清正廉明的屡屡败绩和劣行造成的。从而使人的是非观和价值观被权势所败坏,被金钱所捕获,直至失去了对真、善、美的感悟能力和辨别能力,也失去了对社会公平、公正和正义的信心和守望。以致使得作为在者的你、我、他,都变成了一个游离于是非和道德之外的他物,反过来同自己所希望和追求的东西拼命作战。须知,一个健全的社会就是一个保护人说真话,说心里话的社会。同时,它也是一个保护自私自利,贪生怕死,胆小怕事一类小人合理存在的社会。
  再以此来回头看在5.12那个大却难中,社会和人们对“范跑跑”这个私德不高尚,可并没有破坏公德的人,竟然给予了那么多的责难和损毁,而对那些制造“豆腐渣工程”,害残无辜青年学生的腐败分子,却给予了那么多的宽容和淡化,就是一个社会和人们不明大理明小理,不记大恶记小恶,不欺弱者欺更弱者的生动明证。回想去年6月初时,当整个社会和人们都沉醉在一片讨伐 “范跑跑”的声浪中时,我当即在新浪、中华、天涯、四川在线、凤凰等网站发贴:“不能因一个‘范跑跑’而放过了众多‘官跑跑’”,然而我的那些人微言轻之言,犹如东风射马耳,谁会在意呢。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不是我疯了,而是这个社会都疯了。这真如一个网友给我的回贴所言:整个网民瞎扯淡,都把意淫当罪犯。而这种畸形病态的社会现象,此时此刻还在不断上演。这,即是我们目下还得坦然面对下去的生存状态和人文环境。
  
  总之,给“范跑跑”和那些私德一样不高尚的人“一个活法”吧——这,也是为我们每个人应该为自己想想的。
  
  2009.1.5于四川
  
  
  
  
  
  
作者 :巴丹吉林55 时间:2009-01-07 17:56:00
  “贪”是人的本性,“德”是人的本质。范跑跑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毕竟灾区还有几十万人还在找活法。人不管职务有多高、能力有多大、知识有多深,连老娘都不顾的人大家都应该鄙视。
作者 :yangjiawan 时间:2009-01-08 11:30:00
  我们的偏见已容不下范跑跑了。多么悲哀啊!!!!!!!!!
   为何他一定要选择死呢??????????
作者 :渴望的海绵 时间:2009-01-19 11:25:00
  屈原说:“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但想一想,既是社会的悲哀,也是个人的悲哀。
  社会的悲哀在于,它不能再适应时代的需要,它需要改变;个人的悲哀在于,他出生在了一个错误的年代,换句话说,他不会也不屑于苟全于世。
  对于范老师,我没有评价。
  我就是我自己,做好自己,我觉得不容易。
作者 :yangjiawan 时间:2009-02-04 21:45:00
  很多人都会跑的,别唱高调了
作者 :不愿跟潮流 时间:2009-02-16 15:10:00
   我不想去评论范老师,但我敢肯定,在危急的情况下,那些高声大骂范老师的人不一定个个都不跑。
作者 :流溪泉 时间:2009-02-23 00:22:00
  楼主的高论,是基于范跑跑说的几句真话,是事后的一种假设,因此而得出“把意淫当罪犯”的结论。如果果真如此,网民们算是“瞎扯淡”。但问题在于,且不论事后他自己如何假设对他妈妈和妻子如何,现实是:他确实是撂下听课的学生率先跑了,这一行为本身需要评价。先有行动、后有言论,言行一致。作为教师,撇下应当监护的学生自顾自的避难去了,让学生、让家长做何感想?我相信大家会自有评判。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