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热点关注]正义斗争!!!!

楼主:wjwsnt 时间:2008-02-16 06:50:28 点击:3940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是社会弱者,在寻求正义的路上遭遇了无数魔难,有同情心的朋友们希望能为我转发,助我一臂之力,非常感谢!!!
  
  丈夫啊!你何时能入土为安
  ---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第一采油厂第五油矿员工倪国峰辞世两个多月未入土
  
  2007年11月15日星期四,对我来说是天塌地陷的一天。丈夫从此再也没有与我说过一句话。这天我休息在家,老公早6:40出的家门,座通勤车上班去了,我7:20把3岁的儿子送到了幼儿园,又回到了家,8:30一个陌生的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里,“喂”“你是倪国峰的爱人吗?”你马上来油田总院烧伤科,倪国峰烧伤了“”什么?他怎么样了?“”你快来吧“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楼,打的车,心马上就要跳出来了,终于到了医院,等我来到烧伤科,门外站满了人,队里,矿里,厂里都来人了,我傻了,一定出大事了,要不不会来这么多人的。“我丈夫怎么了?我要看看他”“你稳定一下,他在里边抢救呢。”过了一会,医院允许我进去了,但丈夫还在处置室里,又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丈夫被推了出来,我无法认出他,从头到脚象碳一样黑,只有脚底板是好的,我大脑一片空白,定在那,不知道哭,不知道喊,看着丈夫被快速的推向隔离抢救室,“老公,老公”,丈夫没有一点反应,后来我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再后来我就在一个病房里躺着了,所有的亲人都来了,我只知道哭,下午四点多一个医生把我叫到了医生办公室,向我介绍一下我丈夫的情况,他属于特严重烧伤,烧伤面积97%,三度90%,四度7%,存活的希望是零。听完医生的话,我已无力从椅子上站起来,为什么百分之一的希望也不给我,哪怕他是残了,是植物人。但丈夫的生命力是如此的玩强,艰难的过了13天,虽然他一直昏迷,但我却有了一丝希望,认为他一定会创造奇迹,活下来,因为他舍不得孩子,舍不得我,舍不得妈妈。可刚生起的一丝希望在11月29日零晨3点钟又被彻底的打破了,3点钟我丈夫的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医生马上进行了抢救,整整两个小时,他终于又从鬼门关里回来了,但医生却明确的告诉我,做好思想准备,他已经挺不了几天了,豪淘大哭的我昏过去一回又一回,我所能做的只能是在医院里陪着他,时时做着准备送走丈夫,心里所承受的压力是任何人所无法想向的。12月6日早7时,丈夫永远的离开了我,停止了心跳。丈夫走的可怜,令给他穿衣服的所有人都泪流满面,因为身体早已无法吸收输液,打进去的液体顺着皮肤往向渗,根本无法穿上衣服,肩膀处的肉大块的向下脱落,只好找来纱布把身体全部缠起来,才艰难的穿上衣服。这天的事都是亲人后来告诉我的,因为穿衣服时,所有的人都挡着我,不忍心让我去面对。
  丈夫永远的走了,32岁的短暂生命就此结束了。把3岁的儿子留给了我,把61岁患有 小脑萎缩的婆婆留给了我,把永远的痛苦,永远的思念留给了我。人死不能复生,所有的人都来开导来,家里的天塌了,只有靠我来撑起来,我擦干了眼泪。12月9日采油一厂五矿领导与我进行了商谈。因为丈夫是在他工作的生产操作间发生的事故。出事时现场就被封锁了,三天后我的家人去了现场,这个生产操作间是一个大房子,生产操作与值班休息在一个空间里。(疑问:操作间与休息室不应该在一起),周围采用电热板取暖,地上还有一把烧的只剩一条腿的椅子,一扇窗户破碎了,门下边留了一个个血肉模糊的手印,这是被烧后一直爬出来,推门留下来的,人的求生欲望是如此的强,被烧焦后还爬出了好几十米。现场还有什么,就不知道了,已被调查人员拿走了。领导告诉我是一种爆燃,因为只有瞬间的爆炸,才会把人烧的如此严重。但什么爆燃正在调查。那怎么商谈呢?我心里疑惑。与我商谈的一厂刘科长说事故调查的最终结果与善后处理没有任何关系,可以谈善后处理这块。是啊,丈夫是在岗位上发生的事故,企业一定会负责的,不会不管我们孤儿寡母的。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赔偿之路走的却是如此的艰辛,如此的令人心力焦粹,在我受伤的心上又撒了一把盐。
  在丈夫送到殡仪馆的当天下午,就通知家里可以火化了。事故事故没查清,善后也没做,这不符合人之常情,我对企业的做法不能接受,没有同意。商谈结果是企业内部不赔一分钱,我只能得到保险公司给付的16万。企业一分不赔,也就是说企业没有责任,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企业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9日至23日我与企业一直在沟通,希望企业无论是从责任还是人道主义出发,都能帮助我们这个家,但企业态度强硬,没有任何进展。23日晚五矿突然告诉我,公安局正式介入调查,善后处理必须等调查结论出来才可谈。这前后说法的矛盾让我不知怎么回事。我不懂太多的法律,但对公安局现在的介入有看法,因为从11月15日出事到12月23日快一个半月的时间了,事故现场也被企业重新粉刷,维修了(如果事情没查清为什么要粉刷现场),企业说现在公安介入有什么目地?事情还在发展,公安局说必须对我丈夫进行尸检,我流着泪在尸检单上签了字,把丈夫又重新解冻了。事情一天一天的拖着,我和婆婆精神上实在受不了了,来到一厂要见厂长,但楼下早已安排了阻挡我们的工作人员,说什么也不让我们见厂长,我很激动就想见见父母官,一下我被两个男人拖倒了,把我从大门口一直拖到一楼里间的一个房间里,手上,胳膊上,腿上留下了一块块青痕。门里门外都放了人看守,要想回家放你出来,不然不允许出来。他们把我当罪犯一样对待,我想不通,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我在厂里一至等到晚上5:30,所有的人都下班了,厂长也没有出来见我。为什么呀!厂长,总理都说老百姓的事是最重要的事,你真忙的一分钟时间都没有吗?你就不能关心一下我吗?婆婆要儿子!儿子要爸爸,我告诉儿子爸爸变成了一颗星星,儿子从此每天都盼着天黑,好能看见爸爸,“爸爸那颗星星什么时候能下来,我想他了。”领导们,你们听听孩子的话,你们的心不是肉长的吗?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应。我一个女人该怎么办呀!元旦了,所有的人都放假了,我却在殡仪馆守着丈夫的尸体过了一天,眼泪早已流干了。
  企业久拖不决,不知道谁能帮助我啊!好心人告诉我,你也写一封求助信吧,让大庆的老百姓帮帮你。于是我用白布写了一封求助信,内容为“我丈夫是采油一厂五矿员工,2007年11月15日在工作岗位上被严重烧伤,虽经合力抢救,但终因伤势过重,12月6日死亡,事隔三个月,事故原因仍未查清,我也未拿到一分赔偿金,现老人已不堪打击,卧病在床,好心人们,帮帮我这个苦难的家吧!”可我刚拿出来给大家看,就被五矿领导派来的人给抢跑了。企业领导你们不心虚,为何如此做法。我的心死了,只知道企业在一步一步把我向死路上逼。我上(访)无门,去有限公司也见不到领导,部门工作人员只说知道这件事,还是让我回到一厂去解决。社会怎么如此黑暗,让我看不到一丝光明。这期间我又接到了恐吓电话,还有人警告我,我在这样下去,就让我丈夫连工伤都定不上,让我一分钱也拿不到。太多的磨难已把我锻炼的更加坚强,我不会被吓倒的。就是一分钱没有,我也要给我丈夫一个公道。过年了,丈夫仍旧在冰柜躺着,看着老人,孩子,我快要疯了,丈夫啊,你活过来吧,我想你。初一上午,姐姐找我出门走走,散散心,出门后我总觉的后面有一台车在跟着我,我和姐姐马列上走进了商场,望了望没有人,可能是我神经太紧张了吧,可不一会儿,我就发觉了不对劲,一个男人始终不远不近的跟着我,我和姐姐很害怕,马上赶回家。发现是一台无牌照的车在跟着我,确认确实是跟踪的后,我报了警,警察让我下楼如何如何走,果然这台车又跟了上来,警察让我躲藏到一个楼头,让车上的人看不到,跟踪的车马上下来一个人到楼头来寻找,被一直躲在暗处的警察抓了个正着。经过询问,他们是一厂五矿领导派来监视我的。领导们,你们是不是太黑暗了,不做亏心事,你派人监视我干什么,我只能用“卑鄙”两字来形容你们。
  领导们你们怎么如此儿戏一个人的生命,你们的职责,你们的良心何在?你们还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吗?一个人的生命被你们用16万买断了。一个人的生命被你们看的太儿戏了,人的生命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衡量。我所知道的是要替丈夫尽完他的孝道,使已卧病在床的婆婆安度晚年,为她老人家养老送终;把3岁的儿子抚养成人,不要让他从小失去了爸爸,再遭受任何的痛苦。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第一采油厂领导面对生产事故的处理态度令人气愤,就是没有把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上,就是漠不关心,就是领导不作为,就是领导失职。丈夫没了,家里还剩下一个60多岁的老母亲和一个3岁的儿子,这件事给我们家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事情出来三个半月了还没有解决,这就是企业所说的妥善解决吗?没有人将心比心,安抚家属。企业如此面对生产事故,把安全生产摆在了什么位置。这就是以人为本,创造和谐社会吗?我要给我丈夫一个公道!!!!!!我要你们放下领导架子,将心比心来面对这件事。
  老天爷睁眼看看吧,我实再是承受不了了,求求你帮帮我!丈夫啊!你在天有灵帮帮妻子吧。妻子想早一天让你入土为安!!!!!!
  
  
  附:我写给丈夫的一封信
  
  亲爱的老公,你的灵魂过的还好吗?
  老公,我非常想念你,总觉得你并没有离开我,尽管这是不可能的,我明白你不会再回到我身边,让我再次听到你的声音,触摸到你的胸膛。
  老公,你的灵魂已经上天堂了吗?不要恨我,从12月6日至今也没有火化你的身躯,让你无法入土为安,妻子要给你一个公正。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第一采油厂第五油矿要为你的逝去负责。
  老公,能听见我说话吗?用你的灵魂来抱抱我吧,妻子真的要崩溃了,已经几天无法合眼了,到处都是你的影子,到处都是幻觉。昨天晚上十点多,我突然觉的你活过来了,非要去殡仪馆找你,妈妈抱着我流着泪,使劲的喊“孩子,孩子……”老公,我好害怕,企业再这样拖下去不解决,我真的会疯了。这两天我有好几回这样了,吓的全家人都眼睛不离的守着我。老公,我疯了孩子和妈妈怎么办呀!可我无法控制住自己,越控制头就象裂了一样的痛。
  老公,听见我心碎的声音了吗?如果你的离去能让企业领导觉悟,能让企业和谐,人性和谐,我会为此感到些许宽慰吧!
  亲爱的老公,这个如果能实现吗?妻子在没有完全失控前,一定多给你写几封天堂的信,因为妻子也无法预知以后的自己了。亲亲你的灵魂。
  
   爱你的妻
   2008.1.27
作者 :100﹪ 时间:2008-02-23 14:40:00
  支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