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热点关注]武陟县公安局“特牛” 包办公检法司四家

楼主:我爱我家liang 时间:2009-08-31 12:10:03 点击:3836 回复:3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武陟县公安局“特牛” 包办公检法司四家
    一纸伪造笔录办成300万元惊天“诈骗案”始末
    阅读提示
    武陟县公安局一手遮天,独行公检法司四家职能,未经起诉、审判等法定程序,将所谓诈骗款300万元送给请托人,开羞辱中国司法之先河;
    武陟县公安局副局长陈鹏松为巨额私利,欺上瞒下,指使刑警大队长马思愚等人,利用职权,将一起自己十分清楚,证据确凿,且众所周知的经济纠纷案,办成300万元巨额诈骗大案;
    武陟县公安局副局长陈鹏松、刑警大队长马思愚等人的违法办案秘籍----指使办案人员伪造笔录、采信伪证、违法审计......;
    这是一起正在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实故事;
    这是一起陈鹏松等人利令智昏,泯灭人性,滥用职权,徇私枉法,公然挑战法律尊严的罪恶闹剧;
    这是一起人为制造的骇人听闻的惊天冤案;
    这是一起害人者仍在继续为非作歹,受害者仍未得到伸冤的21世纪的“窦娥冤”!!!
    上 篇
    黄沁河畔沃野百里 晋煤外运致富怀川
    河南省武陟县位于该省西北部的黄河、沁河岸边,古隶属怀庆府管辖,因黄、沁河在这里交汇形成了百里沃野,人们又叫这一带为怀川,目前属焦作市管辖。这里距离豫晋省界不足30公里,扼守着晋煤外运的东南要道,是晋东南优质无烟煤运往鄂、苏、浙、皖、鲁等地的主要陆路通道。
    武陟县因无地下地上资源,历朝历代均以农耕为主,土地肥沃,耕作精细。
    改革开放以来,一批祖祖辈辈在土里刨食的人开始瞄准市场,寻求生存致富门路,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人们的目光毫无悬念地投向了煤炭汽车运输业。自八十年代初期开始,武陟县拥有的大型载重汽车数量呈现井喷式的增长,持续位居全国县级拥有载重车辆数之首,一汽、东风、重汽、陕汽等大型运输车辆生产厂家无不把武陟县作为重要的销售市场。在一个个家庭因“搞大车”而暴富的同时,也不乏因经营不善,或遭遇车祸等意外而破产的家庭。所以,汽车运输业在武陟县成为高投入、高收益、高风险的“三高”产业。多少人试水,多少人发财,又有多少人为此而负债累累,走投无路。
    万般无奈求助亲友解困 柳暗花明看到翻身希望
    时至上个世纪末,武陟县的煤炭运销业已经有相当规模。有单独购置车辆经营赚取运输费的,有巨资购进煤炭分级筛选后销售煤炭的,有既有煤炭场地又有运输车辆还有大的固定客户的一条龙的公司的。当然也不乏跑单帮,赚一笔算一笔的。
    原长有就是那种与人合伙经营的煤炭运销户。他是武陟县北郭乡人,长期在煤炭销售市场上跑,有赚有赔,惨淡经营。2002年2月,武昌一家化肥厂的倒闭把原长有拖入了绝境。与武昌这家工厂的合作,不仅没有赚到利润,一纸企业倒闭清算通知书,使所有的煤炭款和运费化为乌有,原长有因此欠下了几百万元的外债。这些外债有在银行的贷款,有借别人的私人欠款,有通过关系挪用的公款,有欠下运输车户的巨额运费款……。此刻的原长有,每天都有催债的上门,他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
    王四新,就是原长有的债权人之一。一天,王四新在县城的劲牛雕塑附近遇到正好经过这里的原长有,提出让原长有归还先前借的几万元欠款。原长有赶忙将王四新拉到一旁,悄悄地说,“四新老弟,哥这一次是栽透了。我谁都没敢告诉,只跟你一个人讲,武昌化肥厂倒闭了,我的几百万元全部无影无踪。这事如果让债主们知道,别说我在武陟县呆不下去,以后在任何地方我都不敢露面。”
    面对如此落魄的原长有,王四新心中既有些同情,又有些可怜。王四新劝慰道:“既然你这样说,你欠我的那几万块钱就暂时不要了,你什么时间有花不完的钱时,想起来这回事你再还我。至于生意上的事情,你也不要太悲观,慢慢再干,想办法翻身就是了。”
    此后,原长有又从王四新手中借到近百万元,先后往河南郸城、湖北沙市化肥厂供应煤炭。两地的经营效果不佳,赚不到钱还有潜在风险。王四新由于自己的生意需要用钱,提前一个月跟原长有打招呼让其准备先归还20万元的借款。此时的原长有根本无力偿还这20万元欠款,由于先前外欠太多,加之郸城和沙市并没赚到钱,原长有手头根本没有可以活动的钱。与此同时,王四新与原长有刚刚开始向山东化肥厂尝试性的供应了几车煤炭,原长有提出请王四新来做,自己给王四新打工。此后,在王四新的谋划下,王、原二人开始向山东平原化肥厂大量供应煤炭。此刻是2002年7月前后。
    王四新何许人也?他就是这件案件的受害人,那是后话。
    王四新跟原长有是老乡,也是亲戚,王四新的祖母跟原长有的祖母是亲生姊妹,原长有比王四新年长,所以王四新称呼原长有为“长有哥”。此时的王四新已经在煤炭市场上打拼多年,拥有资产数百万元,在武陟县搞汽车运输和煤炭销售的人们当中也算是小有成就者。
    在王四新与原长有开始向平原化肥厂供货初期,王四新先后到山东济南等地找朋友沟通与平原化肥厂的关系,到山西和两省交界一带走访炭主,运筹帷幄,并指派原长有在平原化肥厂里协调一些环节,同时安排2个人在厂里常驻协调业务。在其后4个月里王四新累计又增加投入近二百万元。由于有王四新的资金支持和王在煤炭经营行业的信誉可以赊出大量的煤炭,王、原的生意越做越好,随着规模的迅速扩大,总投资达到近300万元。第一阶段分红时,净利润117万元,王四新直接给原长有57万元。原长有拿到钱后足足楞了1分钟,他万万没有想到,本意是跟王四新打工以图苟且度日,没想到王四新压根就没有把自己当成打工者,竟然会分给自己这么多钱,他不住的说:“四新老弟,哥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呀!”,并把这话跟他的弟弟原长兴不知讲过多少遍。
    此后成立了“武陟县华星煤炭运销公司”。由于原长有当时的外债很多,不宜担任公司法人,而原长有也一再建议王四新不要当注册法人,一向低调的王四新在原长有的建议下同意不做法人,于是原长有安排原长兴、阎德宝、原财顺顶替王四新、原长有充当股东办理了工商营业执照,华星公司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了。
    生意兴隆原氏兄弟今非昔比 抢占分红不成将恩人出局
    武陟县华星煤炭运销公司成立后,有王四新提供的资本金做后盾,有业已成熟的运行机制和客户关系,生意蒸蒸日上,业务呈几何倍数上升,几近日进斗金。最兴盛时期每天向山东等地运煤达两千吨,货值上百万元,利润达数万元。此间于2004年6月又以华星公司为主要出资人成立了武陟县第二煤炭运输公司,经过不懈的打拼,到2005年,华星公司和运输二公司已经是当地赫赫有名的煤炭运销大户,牢固地占领着山东平原化肥厂等用户的大部分业务。
    此时的原长有再也不是当初外债累累,整日躲东藏西的境遇。王四新对公司的业务支出虽然行使着签字把关权,但是对业务费用支出一般都是交由原长有和原长兴兄弟操作,再说公司效益好不差钱,吃饭、办公费用、送礼等支出都是原氏操作,原长有先前的欠款也逐步从运营资金中抽出偿还,原长有的个人家庭开销一律在华星公司支出,包括打酱油、孩子买铅笔等。原长有也今非昔比,乘车有奥迪,外出有随扈,腰缠万贯,意气风发。而王四新在业务运行正常,大的经营风险消除后,则逐步远离日常业务,放手让原氏兄弟经营着公司业务。
    经营一段时间后,王四新与原长有坐下来核算利润,经营利润核算出来后,原长有突然提出其弟弟原长兴也要求算一份参与分配利润。王四新对这一要求感到匪夷所思,认为毫无道理,于是原长有就提出如果不愿意三份分配,干脆你我分开经营。在这种情况下,原长有及其弟原长兴提出让王四新出局,退出华星公司。
    王四新看到原氏兄弟翅膀已经硬起来,弟兄二人另有所图,自己强留在华星公司必结更多龌龊。于2005年6月被迫离开华星公司,自己单干。
    人分账未清 王原起纠纷
    王四新被原氏兄弟逐出华星公司时,华星公司给王四新出具了近300万元的欠条、借据,合伙期间的经营利润共计840万元中王四新应该得到的420万元也没有得到。粗略估计,华星公司及原氏兄弟应支付给王四新的经营利润分成和欠款共计约近700万元,加上分开后王四新网华星公司户头送的炭款等,华星公司累计欠下王四新上千万元。而此刻的王四新分文未得到。
    王四新从华星公司出局后,从2005年7月到2006年12月,在一年半的时间内,数十次持着借条和欠条向原氏兄弟追讨欠款和应分得的利润,分文未得。原氏兄弟总是以钱在生意上占用着抽不出来为借口推脱不还,甚至提出只要不讨要现款,愿意按照较高利率支付利息,极尽各种方式进行推诿。在此期间,王四新的妻子曾多次到华星公司吵闹追款,也无济于事。
    2006年9月,原长有暴死他乡,此后其弟原长兴实际掌控了华星公司,遂与王四新的关系有所缓和。
    2006年12月29日,原长兴给王四新打电话请求王四新将一张从山东带回的500万元承兑汇票帮忙办理贴现,尽快取出现金。这张汇票中有王四新的侄儿王福200万元,其余300万元属于华星公司。
    王四新答应帮忙试试看,于是原长兴让华星公司的会计翟永红把汇票交给王四新,王四新当场为其出具了收据。
    2007年元旦过后,王四新由于到外地出差,委托朋友郭某办理汇票贴现手续,王四新的妻子趁车一同到郑州去看孩子,当王妻得知此事后,将汇票中属于华星公司的300万元款扣住,随后电话告知原长兴,钱自己已经扣下,放置在手中一分一文都不会动用,要求原长兴马上算账,双方待帐目算清后多退少补。
    300万元承兑汇票贴现款被王四新的妻子扣留后,原长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立即找多人说和,向王四新夫妇讨要。王四新的妻子坚持清算帐目后,多退少补。而原长兴借口其兄已过世,自己当初不知道情况,拒绝算帐,企图剥夺王四新在华星公司应分的经营利润。
    双方僵持不下,无奈王四新向武陟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经济纠纷诉讼。而原长兴也以王四新涉嫌诈骗300万元,向武陟县公安局报案。
    中 篇
    图私利公安不公 为帮讨不遗余力
    看此标题,各位看官可能会说,既然事情已经报官,那就看怎么处理啦!其实,个中原委您尚有不知。
    武陟县公安局有副局长三名。一管交警,一管治安,一管刑事案件。2007年1月,当时分管刑事案件的就是副局长陈鹏松。说到此,不能不把陈鹏松跟华星公司的利益关系做一交待。
    陈鹏松长期在武陟县公安系统工作,土生土长,与社会上三教九流关系复杂。原长有在很久之前与陈鹏松就有交往,彼此关系甚好。2003年6月,华星公司成立第二运输公司时,陈鹏松就通过二运公司购买了2台斯太尔重型卡车在华星公司入户,并长期从事煤炭运输经营,当初购车款还少交了3万元,其后这两部车在改装货箱时,又是王四新经手偿还的改车费用共计14万元,虽然王四新多次向陈鹏松讨要着14万元的改车费,但陈鹏松到现在也没有偿还给王四新。为什么要吸纳陈鹏松加入华星公司车队呢?因为在武陟的公路上交警查处违章罚款和公路局查处超吨是很正常的事情,陈鹏松和原氏兄弟的卡车就不用交罚款。您可能说那才能省几个钱,其实您是不知。每辆车在武陟一趟少则200元,多则500元。每个月每辆车可以省掉4000多元,一年就少支出5万元,这可是纯利润呀!
    当然,华星公司也没有亏待陈鹏松。陈鹏松在武陟县城开有私营加油站2处,华星公司数十辆重型运输汽车的加油必须在陈鹏松的油站,否则华星公司马上就会断掉车主的活路,从此没有货让你拉。
    自2003年下半年二运公司成立以来,陈鹏松仅在华星公司获取的运输利润就有近100万元。华星公司的账面上有陈鹏松每次取款的记载。(复印件附后)
    说到这里,大家对华星公司与陈鹏松的关系就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认识啦,这就是当今社会普遍存在的一个典型的警商勾结,共谋发财的例子。下面书归正传。
    王四新与原长兴为300万元汇票贴现款发生纠纷后,在众多的说和人中,武陟县公安局副局长陈鹏松是个关键的重量级人物。因为在此之前,陈鹏松对华星公司和二运公司的创立和经营情况了如指掌,对王四新与原氏兄弟的合作心知肚明,自己在华星公司和二运公司又卡车在运营,并多次给华星公司“帮忙”。
    然而,此刻的王四新早已离开华星公司,对陈鹏松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原长兴与陈鹏松才是利益共同体。为了帮助原长兴讨要那300万元,陈鹏松身为公安局副局长,亲自请王四新到自己家中,夫妻俩跟王四新谈话“做工作”,又在武陟县宾馆设宴说和,公私夹杂,威逼利诱王四新交出扣留的300万元。王四新坚持要求与原长兴先算账,然后多退少补,导致陈鹏松恼羞成怒,指使原长兴将原本很明显的民事经济纠纷案,以诈骗案报告公安局,从此开始了动用国家机器对王四新长达近3年的迫害。
    罔顾事实定诈骗力主逮捕 证据不足检察院不予批准
    王四新听说原长兴将以涉嫌诈骗将王四新报案到公安局时,感到十分气愤,立即持证明自己与华星公司存在经济纠纷的相关证据,到武陟县公安局说明情况。连续十几天,王四新每天数趟到武陟县公安局,分别向局长、政委、分管刑侦的副局长陈鹏松、法制室、刑警大队办公室等递交了相关材料,并打电话给刑警大队大队长马思愚说明情况(有电话记录为证),而此后马思愚等人却称找不到王四新。纵使在王四新提供了详尽的证明材料,并有山东化肥厂出示的王四新是华星公司实际老板的证明后,武陟县公安局副局长陈鹏松仍一意孤行,不顾事实,继续指使党组成员刑警大队长马思愚以及办案人员宋大军、刘建军,对这一案件立案侦查,迫不及待派人到山东省平原化肥厂,将王四新的侄儿王福账户上的煤炭款查封300万元,并于2007年2月13日夜晚(农历腊月26)10时,在未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王四新带到武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开始了长达20多个小时的轮番威逼利诱,强行要求王四新交出300万元,被王四新断然拒绝。在这20多个小时期间,王四新的妻子与律师一道继续将证明王四新与华星公司有经济纠纷的相关证据、帐册、王四新批准支付的付款单、欠条借据以及山东化肥厂出具的王四新是华星公司老板的书面证明材料等,向武陟县公安局局长、政委以及陈鹏松和具体办案人员报送,均被他们拒收或不予承认。此时,王四新的妻子和律师才认识到,陈鹏松此意已决,必以诈骗罪将王四新投入监狱,置其于死地。
    时至2007年6月6日,武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以涉嫌诈骗罪对王四新实施刑事拘留,将王四新从家中带走。王四新的妻子迅速将有关材料报告武陟县政法委有关领导,该领导当场通过电话过问此案,表示从材料看该案件构不成诈骗罪,很可能就是个经济纠纷,陈鹏松支支吾吾狡辩说:“是构不成诈骗罪,但是‘非法侵占银行票据罪’”。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根本没有这项罪名,陈鹏松自设罪名,必置王四新于死地之心昭然若揭。
    王四新在被刑事拘留期间,受尽百般折磨。办案人员采取断章摘句、掐头去尾的卑劣手段,妄图诱使王四新在违背事实的笔录上签字画押。与此同时,陈鹏松带着原长兴到武陟县检察院上下活动,极力游说将王四新逮捕入狱。然而,事实终归是事实,杜撰和编造代替不了活生生的事实。最后,武陟县人民检察院拒绝批准逮捕。
    6月22日,武陟县公安局在未说明任何理由和结论的情况下,为王四新办理了监视居住。王四新被放出回家时,已是面黄肌瘦、身如枯柴、重病染身。他一跌进家门就瘫坐在地上,仰天号哭,年已85岁的母亲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也哭作一团。
    借审计企图否定经济纠纷 被揭穿单方安排二次鉴定
    王四新被监视居住期间,武陟县公安局陈鹏松等人挖空心思、罔顾事实,企图通过审计鉴定,否定王四新与华星公司事实上的合伙关系,进而否定王四新与华星公司存在经济纠纷的事实,从而达到将王四新以诈骗罪投入监狱,剥夺王四新在华星公司的原有利益的目的。
    2007年8月初,武陟县公安局办案人员通知王四新参加关于王四新与华星公司是否存在合伙关系的司法审计。
    王四新提出,审计时要包括华星公司成立前后所有有业务时段的帐目。而事实上华星公司在未成立前就已经有较为完整的会计资料。特别是2002年、2003年华星公司成立前后的会计资料,是证明王四新与原长有合伙经营的证据的重要部分。这个阶段的会计资料就在华星公司存放。同时,王四新还要求鉴定机构应对审计资料进行质证。
    然而,华星公司向鉴定机构提供的却是当初用于偷逃税款的假账、半截帐,没有任何原始的记账凭证。就是这样,武陟县公安局仍认定账本有效,拒绝了王四新提出的上述要求。
    此后,在陈鹏松的授意下,河南省双全会计师事务所下达了不能证明王四新与华星公司存在合伙经营关系的司法会计鉴定结论。纵使这样,鉴定结论中也不得不承认王四新与华星公司存在许多经济关系。
    可是,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由武陟县公安局副局长陈鹏松指定的这家河南省双全会计师事务所竟然是一家不具备资质的机构。在河南省司法厅2007年公布的“国家司法鉴定人和司法鉴定机构名册”上,河南省双全会计师事务所的“执业司法鉴定人数”一栏竟为“零”。真是荒唐,真是可恶。武陟县公安局副局长陈鹏松竟然在司法鉴定上玩弄手脚,企图瞒天过海,置基本的司法规定于不顾,足见其受人之托,办事之切,徇私枉法之嘴脸。
    就在这一障眼法被揭穿后,武陟县公安局副局长陈鹏松却安排办案人员在不通知王四新的情况下,又单方面聘请河南省成全会计师事务所进行了第二次司法鉴定。
    办案人员胆大包天伪造笔录 检察院错误批准逮捕当事人
    第二次司法鉴定的结果仍然是按照陈鹏松的意图出笼,所谓的鉴定结论仍是不能证明王四新与华星公司的经济纠纷关系。王四新对这一鉴定的鉴定程序和结果均持异义,并拿出自己掌握的与华星公司存在巨额经济纠纷的大量物证、证词、录音证据等,要求公安机关采用。
    然而,武陟县公安局办案人员在陈鹏松和马思愚的指使下,不仅继续无视王四新提供的一系列原始证据材料,竟然将王四新坚决反对二次鉴定结论的谈话笔录,偷偷换掉,同时伪造了一份王四新的所有回答都是“不语,不语”的询问笔录,最后还注明王四新拒绝签字。造成王四新对鉴定结果予以默认的假象。
    看到这里,各位看官可能心存疑惑,作为“犯罪嫌疑人”的王四新,怎么会知道公安办案人员伪造笔录的犯罪事实呢?
    这就是天意。王四新发现公安人员伪造笔录犯罪事实的过程实属偶然----
    武陟县公安局于2007年6月6日对王四新非法进行刑事拘留后,由于证据不足,武陟县检察院拒绝批捕王四新。6月22日刑拘期满后,武陟县公安局对王四新变更为监视居住措施。当年12月21日监视居住期满,武陟县公安局未办理监视居住期满的任何手续,依法自动解除监视居住。王四新于12月28日进京治病,在此期间武陟县公安局又非法对王四新进行网上追逃。2008年1月9日,王四新回到武陟县家中,接到武陟县公安局的传唤通知书,10日下午3点,王四新按时来到武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办公室。当王四新走进刑警大队办公室时,室内没有一人,王四新在桌前坐下等候,这时桌案上摊放着王四新的案卷,王四新一眼看到自己的询问笔录,顿时头都懵了。
    这是一份对第二次司法鉴定认定王四新与华星公司不存在经济纠纷结论有无异议的询问笔录。笔录的第一句话是(办案人员王四新):“现向你宣布河南省成全会计师事务所鉴定结论,你有沉默的权力”。后边诸如“你对这个鉴定结果有异议吗?”等等一系列的问题的回答均是“不语,不语”,最后办案人员还注明“被询问人拒绝签字”。造成了王四新默认与华星公司没有经济纠纷的鉴定结果的假象。可见公安办案人员的蛇蝎之心。武陟县公安局如此办案,还有什么冤案、错案、假案在他们手里办不成呢?
    王四新看到这里,感到毛骨悚然,如果这份笔录递到检察院,我王四新是有口难辨呀!为了获取证据,王四新随即离开刑警大队办公室,迅速回到家里带上微型录音机返回刑警大队。这时办案人员宋大军、刘建军已经回到办公室,王四新故意与办案人员谈论关于第二次鉴定结果的询问笔录情况,进行了口头核实,谈话中王四新故意提到询问笔录中要求对几个证人进一步调查的内容,等等。宋、刘均说需要进一步调查就调查,不需要调查就不调查,你上次接受询问时提出的调查要求没有必要再调查,等等。这份录音证明了王四新就二次鉴定结果接受讯问时尚有多条质疑,并向办案人员提供了进一步的调查线索。而装入办案档案的却是由公安人员伪造的另一份没有王四新签字的假笔录。
    就在王四新这次接受传讯中,武陟县公安局办案人员还暴露了更加耸人听闻、匪夷所思的办案方式,充分显露了武陟县公安局办案人员拿办案当儿戏、荒唐之极、遗笑天下的丑恶嘴脸----
    一、预先拟定询问笔录。当王四新带上录音机走进刑警大队办公室,办案人员就从桌子上拿出早已拟定好的询问笔录,内容是证明王四新自动投案自首的一系列对话的内容。让王四新直接签字。王四新一看断然拒绝,质问办案人员,“我犯什么罪,我投什么案?”
    二、让当事人自主挑选强制措施。王四新拒绝在所谓投案自首的笔录上签字后,武陟县公安局办案人员说:“为了防止下次找不到你人,必须对你采取一种强制措施”。王四新反问:“你们哪一次通知我,我没有按时报到?”。随后,办案人员让王四新在刑拘、监视居住、取保候审等三项强制措施中自己喜欢选择什么方式就选择一种方式执行,王四新说:“采取什么强制措施是你们的权力,我不会选择,我也不选择”。结果,采取强制措施的事情不了了之。
    上述表现足见武陟县公安局办案人员的办案方式有多么荒唐,简直是拿法律作儿戏,这种办案方式所有的地球人都想不起来。
    话说回来,就是这样一张偷梁换柱的假笔录,在经过武陟县公安局多达12次的递送后,武陟县人民检察院于2008年3月对王四新作出了逮捕的错误决定。随后,武陟县公安局陈鹏松及其手下办案人员,违背国家法律和公安办案条例,擅自于2008年3月28日将王四新的侄儿王福在山东平原化肥厂的300万元货款违法提取,并交给了华星公司。这一违法行为是所有懂得一点法律常识的人都不敢相信的。
    被逼无奈走上逃亡路 老母气吓撒手人寰
    2008年3月,王四新被武陟县检察院批准逮捕后,被迫逃亡上访。85岁的老母亲得知孩儿被逼逃亡,连气带吓离开人世。而此刻在逃亡路上的王四新对老母去世毫不知情。
    王四新在逃亡期间,吃尽千辛万苦,坚持不懈地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向上级机关申诉自己的冤屈,揭露武陟县公安局的办案黑幕,终于引起有关领导的重视。武陟县人民检察院于2009年2月26日对王四新做出撤销逮捕的决定。
    武陟公安有错拒纠 300万元扣款拖欠不还
    武陟县人民检察院做出对王四新的撤销逮捕决定后,武陟县公安局拒绝撤案,试图不了了之。对于非法扣划的王四新的侄儿王福的300万元巨款,迟迟不予归还。
    武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马思愚见到王四新后,恬不知耻地说,你王四新也不缺这个钱,王福的这三百万元就不要要了。当王四新追问自己是不是诈骗时,马思愚竟然说“说你是诈骗就是诈骗,说你不是诈骗就不是诈骗”,公然把堂堂法律当做街头妓女,自己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时至今日,武陟县公安局对于归还王福的300万元一事,左躲右闪,继续推拖搪塞,企图不了了之。
    篇 尾
    武陟县公安局副局长陈鹏松将一起典型的经济纠纷民事案件,强行按照刑事案件办理,在当事人多次递交材料证明此案实属经济纠纷,且法院已经受理民事诉讼后,仍然坚持按照刑事诈骗案件侦查,并通过非法手段中止民事诉讼程序,表明对这一大案“情有独钟”,表明陈鹏松为了自己在华星公司的巨额私利,不惜以身试法,伪造笔录,自设罪名,瞒天过海,必致当事人王四新于死地的决心和信心;
    为了达到陈鹏松的一己私利,武陟县公安局公然违背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不得插手经济纠纷案件的通知要求,铤而走险;
    为达到逮捕王四新的目的,陈鹏松指使办案人员不惜违法犯罪,伪造更换当事人询问笔录。更为荒唐的是,武陟县公安局在办案中竟然与所谓犯罪嫌疑人协商选择强制措施,滑全球司法界之大稽。可气,可笑,可悲,可恨,可唾;
    武陟县公安局陈鹏松、马思愚等人,采取先定罪后取证的“非典型”办案方式,在明知这一系列违法办案将带来丢官坐牢的风险的情况下,仍执意孤行,为达到目的,按照结论的要求罗织“证据”,不惜大量采信伪证、假证。对于这种不顾一切采取疯狂犯罪手段的办案行为,如果不是有比丢官坐牢更大的利益在驱使,谁会去冒这样的风险呢?
    武陟县公安局违反刑事诉讼法第198条规定,公然在法院尚未审理判决前,将300万元巨款私自扣划,使公安机关沦为特定利益者的讨债人;
    武陟县公然威胁利诱当事人放弃300万元的追讨权益,企图侵吞巨款。
    强烈呼吁:
    武陟县公安局必须纠正对王四新一案的错误做法,撤销王四新涉嫌诈骗案,承担行政和法律赔偿;
    武陟县公安局必须归还王四新之侄儿王福的300万元巨款;
    武陟县公安局副局长陈鹏松与华星公司有巨大利益关系,在王四新一案中担当了华星公司的代理人,故意将一起经济纠纷案件办成诈骗刑事案件,徇私枉法,已经构成犯罪,应当受到调查处理;
    武陟县公安局违法扣划当事人亲属的300万元巨款,违反了刑事诉讼法117条和六部委《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非法划归案款,必须予以纠正,并追究违法者的法律责任;
    武陟县公安局办案人员伪造王四新的询问笔录,导致检察院错误批准逮捕王四新的严重后果,政法机关必须对这种犯罪行为给予严惩,有关当事人必须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文完)
  
作者 :lijian198777 时间:2009-08-31 19:16:00
  武陟一有这样的公安局悲哀呀!
作者 :lijian198777 时间:2009-08-31 19:17:00
   武陟以有这样的公安局悲哀呀!
作者 :lijian198777 时间:2009-08-31 19:50:00
  焦作的人都来顶上。
  创卫的事实怎么回事?
  还不是焦作人民做的贡献嘛
  焦作人民再努力一把,让全国人民看看
作者 :lijian198777 时间:2009-08-31 23:32:00
  武陟县的顶上去
作者 :wukun19892239 时间:2009-09-01 07:26:00
  还有这样的事,我们武陟县人的悲哀呀
作者 :mrgreenmrv 时间:2009-09-03 19:24:00
  武陟县的顶上去!
作者 :mrgreenmrv 时间:2009-09-03 19:25:00
  妈妈的,陈真不是个好东西,贪那么多钱不怕烫手!
作者 :chenliwg 时间:2009-10-15 11:30:00
  靠,不会吧,这个陈局长我见过,挺和善的,没少为群众办事呀,不像是作者说的那种人呀,是不是胡说的呀。
作者 :lijian198777 时间:2009-10-18 08:41:00
   作者:chenliwg 回复日期:2009-10-15 11:30:24
    靠,不会吧,这个陈局长我见过,挺和善的,没少为群众办事呀,不像是作者说的那种人呀,是不是胡说的呀。
  
  枪手,这种人呀,他妈的多一个就是比多泡屎还恶心
作者 :lijian198777 时间:2009-10-18 08:42:00
  我吃过他的亏。
  没想到他妈的就是一个只认钱个东西。
作者 :wwww_3036 时间:2009-10-18 10:56:00
  武陟玩车行业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原家缺他了,但想不到陈鹏松这样牛B
作者 :wwww_3036 时间:2009-10-18 11:03:00
  武陟公安局敢做假笔录,真牛啊
  
  
作者 :wwww_3036 时间:2009-10-19 19:16:00
  陈鹏松真不是人啊
作者 :luoye归根 时间:2009-10-19 19:25:00
  不要着急,重庆的事情结束就该武陟了,陈的末日也该到了
作者 :luoye归根 时间:2009-10-19 19:26:00
  现在当官的比黑社会还黑了
作者 :xxggg2008 时间:2009-10-22 14:51:00
  武陟县公安局于2007年6月6日对王四新非法进行刑事拘留后,由于证据不足,武陟县检察院拒绝批捕王四新。6月22日刑拘期满后,武陟县公安局对王四新变更为监视居住措施。当年12月21日监视居住期满,武陟县公安局未办理监视居住期满的任何手续,依法自动解除监视居住。王四新于12月28日进京治病,在此期间武陟县公安局又非法对王四新进行网上追逃。2008年1月9日,王四新回到武陟县家中,接到武陟县公安局的传唤通知书,10日下午3点,王四新按时来到武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办公室。当王四新走进刑警大队办公室时,室内没有一人,王四新在桌前坐下等候,这时桌案上摊放着王四新的案卷,王四新一眼看到自己的询问笔录,顿时头都懵了。
      这是一份对第二次司法鉴定认定王四新与华星公司不存在经济纠纷结论有无异议的询问笔录。笔录的第一句话是(办案人员王四新):“现向你宣布河南省成全会计师事务所鉴定结论,你有沉默的权力”。后边诸如“你对这个鉴定结果有异议吗?”等等一系列的问题的回答均是“不语,不语”,最后办案人员还注明“被询问人拒绝签字”。造成了王四新默认与华星公司没有经济纠纷的鉴定结果的假象。可见公安办案人员的蛇蝎之心。武陟县公安局如此办案,还有什么冤案、错案、假案在他们手里办不成呢?
      王四新看到这里,感到毛骨悚然,如果这份笔录递到检察院,我王四新是有口难辨呀!为了获取证据,王四新随即离开刑警大队办公室,迅速回到家里带上微型录音机返回刑警大队。这时办案人员宋大军、刘建军已经回到办公室,王四新故意与办案人员谈论关于第二次鉴定结果的询问笔录情况,进行了口头核实,谈话中王四新故意提到询问笔录中要求对几个证人进一步调查的内容,等等。宋、刘均说需要进一步调查就调查,不需要调查就不调查,你上次接受询问时提出的调查要求没有必要再调查,等等。这份录音证明了王四新就二次鉴定结果接受讯问时尚有多条质疑,并向办案人员提供了进一步的调查线索。而装入办案档案的却是由公安人员伪造的另一份没有王四新签字的假笔录。
  
作者 :xxggg2008 时间:2009-10-22 14:58:00
  如果重庆的打黑除恶行动放到武陟,第一个抓起来的肯定就是陈蓬松
作者 :xxggg2008 时间:2009-10-22 15:14:00
  偷换笔录违规划款光这两条就知道陈鹏松的胆子有多大,上面的好好查查陈到底办了多少冤假错案
作者 :xxggg2008 时间:2009-10-29 15:59:00
  焦作武陟县公安局办案人员经典语录;
  1-"说你是诈骗就是诈骗,说你不是诈骗就不是诈骗"。诈骗罪是凭嘴说还是依据事实。
  2-“你选择对你采取一项强制措施”。公安部门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的依据是什么,具体采取什么强制措施是由公安部门决定实施,还是与犯罪嫌疑人协商。
  3-‘反正你们家也不缺钱花,划扣你侄儿的300万你们就不要要了”。轻松呀,三百万在刑警大队长口中那么轻松,这是讹诈还是抵赖呀,堂堂公安干警哟。
   还有伪造当事人笔录,预先书写笔录稿让当事人签字。哈哈,从没见过这样的办案方法,武陟县公安局办案人员的业务素质也太差吧。要不就是太自信霸道啦。
   没干过公安,没想到公安就是这么办案的呀,生杀大权在他们手中就是这样随意呀。让人可怕,后怕。
  
作者 :xxggg2008 时间:2009-10-29 15:59:00
  焦作武陟县公安局办案人员经典语录;
  1-"说你是诈骗就是诈骗,说你不是诈骗就不是诈骗"。诈骗罪是凭嘴说还是依据事实。
  2-“你选择对你采取一项强制措施”。公安部门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的依据是什么,具体采取什么强制措施是由公安部门决定实施,还是与犯罪嫌疑人协商。
  3-‘反正你们家也不缺钱花,划扣你侄儿的300万你们就不要要了”。轻松呀,三百万在刑警大队长口中那么轻松,这是讹诈还是抵赖呀,堂堂公安干警哟。
   还有伪造当事人笔录,预先书写笔录稿让当事人签字。哈哈,从没见过这样的办案方法,武陟县公安局办案人员的业务素质也太差吧。要不就是太自信霸道啦。
   没干过公安,没想到公安就是这么办案的呀,生杀大权在他们手中就是这样随意呀。让人可怕,后怕。
  
作者 :xxggg2008 时间:2009-10-29 16:04:00
  陈鹏松身为公安局局长冒着丢官坐牢的风险,偷换当事人的笔录,违规划款,并把划来的款违法送给原长星,大家都好好想想,陈鹏松得到的好处少的话,陈鹏松会这样冒险吗?
  
作者 :xxggg2008 时间:2009-10-29 16:06:00
  公安没权扣钱,经济纠纷案件由法院管辖,公安部三令五申不允许介入经济纠纷。伪造王四新的笔录,这个可是犯大毛病了。当地检察院应该介入调查公安在此案中的违法行为,否则检察院也是不作为的,也是渎职的。
  
作者 :xxggg2008 时间:2009-10-29 16:08:00
  政法部门如此腐败,群众还能去哪里讲理,难怪群众说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武陟公安局有这样的领导把持公安大全,社会何能安定?党的威信何在?此事发生这么长时间,地方各级领导如此暧昧,值得深思呀!、、、、、、
  
作者 :xxggg2008 时间:2009-10-29 16:09:00
  案情就是很清楚。商警合伙做生意。典型的经济纠纷硬要办成诈骗案是为了在公安阶段解决。经济纠纷是法院解决得,所以副局长一定要揽住该案件,这样好为朋友帮忙呀,当然自己也不回少啦
  
作者 :xxggg2008 时间:2009-10-29 16:11:00
  武陟公安比黑社会还黑,政法部门都不敢惹,武陟公安真牛,是全国公安学习的“榜样”
  
作者 :xxggg2008 时间:2009-10-29 16:20:00
  重庆公安有个文强武陟公安有个陈鹏松
  他们是一路货色
  
作者 :huabc2010 时间:2010-01-11 08:31:00
  百姓反黑反渎超七年,裸官雷语雷文怪事多。
  因临海市公安局局长江连青、刑警局长江颂堆、林光满、叶本会等公安干警勾结社会抢劫黑帮, 吴氏2002年9月10日报案, 上述干警为保社会黑帮,造成违反《刑法》、《刑诉法》:一是玩忽职守毁灭证据,二是伪造法律文书.三是明知抢劫不立刑事案件, 四是不移交刑事案件等渎职、职务犯罪和行政不作为;一场反黑反渎七年多, 举报申诉控告检察院反渎局五年多,上诉法院四年多, 三审有法不依隐证保渎职保侵权。现将地方官员有关雷语呈述以下大家评.
   一、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吴氏问:1、你们法院无权隐瞒被告浙江省公安厅不利举证文书四份. 2009年10月10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纪检组韩小林说:对2009年2月18日开庭庭中辩驳被告举证法律文书4份在《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中不列入, 法院纪检不可能干涉, (雷语)这是审判长朱梅的权利.2、一审法院被告提供举证法律文书2份, 庭中辩驳证实临海市公安局玩忽职守毁灭证据,伪造法律文书, 一审法院不列入,二审法院原告提供不采纳, 再审(三审法院) 原告提供被告否认, 庭中辩驳被告承认, 在《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中, (雷文图片1) “你系复印于原一审案卷卷宗.”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在行政诉讼中,被告对其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承担举证责任。被告应当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10日内提交答辩状,并提供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的证据、依据;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的,应当认定该具体行政行为没有证据、依据。”而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行政诉讼审判中, 把被告有举证义务变为隐瞒被告不利证据的权利,是非颠倒; 是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违反法定程序.
  二、浙江省信访局篡改省府法规: 2008年5月15日申请人与临海市信访局金副局长、永丰镇政法干部王正镯一起找省信访局与省信访局刘副局长, 吴氏问: 为何印发被告《函复》(法院判决依据)5份胡弄百姓, 刘副局长说:(雷语)《函复》是我签发的,我就胡弄百姓, 吴氏问:我申请撤销《函复》,你印一份给我,刘副局长说:“我就(雷语)是不撤,看你百姓怎么办,连浙江公安厅官司都打输了,我们的浙江官员脸面往哪放,怎样向上向下交代。”(雷文图片2)共印5份.
  浙江省信访局是省府下属职能部门,没有修改省府法规的权力,是超越职权、滥用职权.而浙江省信访局刘副局长签发的5份省府法规(2005年47号、46号《浙江省信访听证暂行办法》《浙江省信访事项终结办法》) 第六条、第七条、第八条、第八条,公章成为欺民保渎的萝卜戳, 鱼肉百姓的工具.
  三、临海市公安局2002年9月30日夜, 吴氏问: 要求提取中国银行监控录像(视听资料),接案刑警李兵说:(雷语)造成毁证是公安局刑侦领导事,他把案件扣压不立案,关我屁事. (雷事) 2003年12月17日,临海市公安局(雷事)就用空白表格由市区刑中队长谢云长叫我签名,吴氏说:你一字未写,叫我签什么。2003年12月18日虽然临海市公安局写了对本案继续侦查,但谢云长说:(雷语)在上访人栏只能签同意、不同意或继续上访. (雷文图片3) 由省公安厅2006年1月9日提供给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举证材料,时间跨度:2002年9月10日报案,2004年2月;局名: 报案于临海市公安局,上送台州市公安局; 台州市公安局向本人借图像不清的翻录带。临海市公安局原版被毁彻底的暴露了临海市公安局故意毁证和拒送,包庇、勾结社会抢劫黑帮--麻醉抢劫团伙。说明构成渎职犯罪。(法院隐瞒被告证据之一)
  我们是一个执政为民、以民为本、构建“和谐”社会的“社会主义国家”.反腐倡廉而不是返腐唱廉, 就要确认和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 就要有权威的司法制度,要让司法成为民众权利救济最后的底线;连我们老百姓最基本的权利都不能保障的话,有什么理由让我们民众理解我们的政府; 这个权利不是封建社会给予他们的权利,而是现代社会的公民权利。一个现代社会,社会成员之间或民众与公权机关发生了纠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权利被侵犯了,得不到应有的救济。法令不通、以权代法, 造成司法不公. 司法腐败不能成为社会公平公正的底线,地方当权者把法律法规当花瓶,老百姓人身权、生存权、司法权难保障.我们有什么资格和理由要那些权利受到损害的民众不抱怨呢?公民只有冒着生命危险, 在地方当权者前堵后追选择上访,过阴道进鸟巢,京城寻找大领导,而我们的执政者却对信访这种典型的人治制度津津乐道,甚至把其当成主要的社会救济方式, 这不是天大笑话。
  2009年5月26日起第三次控告最高人民检察院,高检不会是摆摆样吧。
  
作者 :adgjltl 时间:2010-04-02 12:20:00
  你不是有钱人。。所以公安不是你家的保安队。。。
作者 :论坛导航123 时间:2018-02-03 14:43:13
  事实上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