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通德集团*断裂资金

楼主:那样芬芳2 时间:2013-11-28 17:54:05 点击:9719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通德集团是集投资管理和实业发展为一体的多元化集团公司,主营钢铁、制药和车用部品制造等业务。旗下主要有成都通德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品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成都通德药业有限公司、成都市新天通实业有限公司(后因被证监局通报处罚,现更名为成都鋐展实业有限公司),成都恒利捷物资有限公司、成都润成物资有限公司、成都环宇通贸易有限公司等多家关联企业。
  据了解,通德集团账面亏空已近百亿,仅达钢就已负债30余亿,旗下数家主力公司经营已经陷入停滞状态,但通德集团的高利贷业务却仍在继续。
  
  资金链断裂原因
  通德集团的资金链断裂,从问题的表面来看是市场不景气和资金断流,但究其根源则是盲目追求企业的规模扩张、短融长投、高额举债,置债权人的利益于不顾的企业失德行为。
  1.盲目的对外扩张与激进的筹资策略
  通德集团在公司迅速崛起之后,并没有致力于内部管理的完善和财务控制的加强,而是一味谋求扩大投资规模把公司做大,不断圈地圈钱,走上所谓"多元化"道路,忽略了其自身的资本能力。由于企业对外的规模扩张具有资金需求量大、周期长、变现能力差等特点,因此,对投资企业的资金周转能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企业超过自身能力过量使用资金则容易引发债务危机。2004年通德集团欲以承债的方式收购达钢集团,虽未成功,但使公司为此背负了约3.7亿元的巨额债务。之后,又相继将陕西鑫地隆矿业、西藏药业旗下。由于资本投资规模巨大,公司的长期资本来源不足,不得不借助银行信贷资本和商业信用筹资来满足长期资本的需求。据统计,截至2012年10月,通德集团共欠银行贷款约12亿元。因此,这种短融长投的筹资策略降低了公司的流动比率,加大了偿债风险。
  2. 违法高利贷失利
  通德集团利用他们一贯的资本操作伎俩,利用他们精心设计的公司构架和复杂的资金走向,混淆投资者和监管部门的视线,以投资之名,行高利贷之实。为了快速圈钱,违规放贷。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没有严格审查贷款人经营状况和信用资格,违法替他人伪造资质和放款条件。盲目的资本扩张使资金无法正常回流,目前通德集团的高利贷业务已经难以为继。集团本身受到牵连,债台高筑,资金链极度紧张。
  
  通德融资背景
  然而,目前通德集团却突然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危机。在通德系出现资金危机后,除了借高利贷维持公司正常的周转外,还积极融资,向银行及借贷人出具虚假信息,骗取银行贷款和资金。
  然而种种努力并未能改变通德集团资金链断裂的命运。由于通德集团所涉债务状况复杂,原定的还款计划陷入僵局,银行、民间借贷债权人的债务问题仍未达成协议。银行及民间债权人纷纷向通德集团企业法人吴进良追讨债务。通德集团又将是倒在资金链上的又一个企业大户。
  3.盲目民间借贷
  当企业出现资金短缺而无法从银行贷款时,通德集团选择了民间借贷。据悉,通德公司有一个专门融资的资金部,从开始的月息3分,到后来的8分、1角,通德公司的民间借贷"战线"越拉越长,利息也越来越高,导致企业的资金成本不断提高,仅2009年支付的民间借贷利息就高达3.8亿元之多。遍布成都各地的担保公司也是通德公司的高利贷链条中的重要一环,该类公司直接从民间低息融资,然后高息借给通德公司,这一部分资金每笔都在千万元以上,致使通德公司的借贷成本大幅提高。由于目前我国的民间融资市场机制还不完善,缺乏基本的法律保证,很多贷款机构都带有高利贷的性质,部分担保公司的运作也不够规范,因此,通德公司在使用民间借贷时的不谨慎使其陷入更深的财务困境中。
  4.财务杠杆较高及大量担保
  资料显示,截至2009年年底,通德公司旗下的新天通资产总计10.83亿元,负债总计6.37亿元,所有者权益合计4.4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8.80%,另外还有54笔对外担保,担保金额达到6.77亿元;截至2010年年底,通德实业资产总计8.97亿元,负债总计5.19亿元,所有者权益3.78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7.90%,对外担保29笔,担保金额为5.56亿元。过高的负债比率使得通德集团面临着巨大的财务压力。此外,高达几亿元的担保金额又使得通德集团背负上了巨额的潜在债务负担,财务风险日益加剧。
  启示
  目前,通德集团资金链断裂的情况已无法挽回,出现大量呆账、死账,债权人无法收回自己的资金成本。通德集团法人吴进良发觉形式不对,企图转移资产,引起监管部门注意。目前,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就通德公司相关账户冻结,并委派专案组就通德公司和吴进良贷款非法问题介入调查。
  谨此告知广大投资者,认清通德公司目前形势,看清吴进良的真面目,谨慎投资!
  吴进良为何许人也?与其他一些叱咤风云的资本大鳄一样,吴进良也有着耀眼的学历背景--西南财经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当年曾留任该大学执教,在兼并收购领域造诣颇深,并发表过多篇探讨我国企业并购现状的论文。而"通德系"与其他资本最具区别的地方在于,其核心成员文武等人均有西南财大会计学院等高校执教经历。
  事实上,在收购长治钢铁(集团)时,吴进良就被指利用手中错综的资本网络巧施财技,低价获得长冶钢铁股权,手法是通过收购迅速掌握管理层,并把股权质押换回贷款来充当现金流,随后迅速抽离资本金。
  据天兴员工介绍,天兴集团和吴进良控制的成都通德早有勾结,早在改制之前天兴集团证券部长武承辉就已暗中受聘兼职于通德担任副总,获取不正当高薪收入;时任天兴董事长的余伯强也曾在改制前就将内幕消息告知其妻张俊兰,让其大量买进"天兴仪表"从中获利。
  因贱卖国资有恩于成都通德,成都通德投桃报李,高新聘请余伯强、武承辉、黄培荣等人担任高管,至今他们仍在通德,余伯强现任成都通德常务副总裁。
  2001年改制前,曾有一家上海光伏集团准备以两亿元资金及其配套产品来和天兴公司增资扩股,以取得集团50%的控股权。据当时一位副总所掌握的情况,当时的合作被一致看好,但吴进良已得知双方洽谈的消息,并赶到洽谈会会场打断了洽谈,后请与会的余伯强等人吃饭密谈。此后,天兴中断了与上海光伏集团的合作,并最终选择了出资少的成都通德为合作伙伴。
  据当时一位中层透露,在非法进入天兴仪表后,吴进良所做的第一件大事就将天兴仪表的厂房和天兴集团的土地分别抵押贷款了7000万元和5000万元,为其虚假增资后的资金腾挪和资金抽离创造了足够的空间。
  并且,"通德系"一直没有停止类似的资本游戏,天兴仪表被收购后,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关联交易
  大幅增加。仅2012年,天兴仪表与天兴集团及其子公司、西林钢铁子公司的关联交易高达1.76亿元,并且都是日常的采购原材料及销售活动。
  网易财经未能联系上吴进良对这些事情予以置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