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热点关注](上)怎样淡化灾区人民对解放军生死不离的心理“依赖”

楼主:龙门阵空了吹 时间:2008-09-03 10:23:06 点击:1622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怎样淡化灾区人民对解放军生死不离的心理“依赖”
  
  虽然我很想道出这一段自己的心声和情感,但是,我却一直不敢将此写出来,因为,自我感觉,如果我将此付诸于笔端,我真怕自己在感情上受不了,而且,可能的可能,近乎于会造成我心灵上的痛楚。不过,当看到8月28日《人民日报》的社论——《祖国和人民不会忘记——写在14万抗震救灾大军全部回撤之际》的时候,我的内心再也无法像在此之前那样,努力保持安稳和平静了。这些天,一边看着《人民日报》的这篇社论,一边回想起那在灾区艰难寻人的几天时间里的感受,心里为灾区人民的痛苦和无赖,又涌上了心头。于是,我还是强忍着“拿起了笔”,为自己,更为灾区人民写上几句。不过,这付诸于笔端的过程,自我感觉,一定是很难受很难受的。
  
  为什么说,我看到《人民日报》的社论,作为我,一个不是灾区人中的一员,人好像马上就不怎么对头,心里也是痛楚极了呢?而且,我是多么希望灾区人民,或者是成为文盲,或者是成为眼睛都是最最高度的近视,或者是成为眼睛都是最最严重的老花眼。其目的只有一个:不-要-让-灾-区-人-民看--到-这-篇-社-论-呀!其缘由,我会在下面慢慢道来。
  
  在深圳工作的那一段时间,公司里有一位来自四川绵竹的司机师傅。虽然他的年龄比我小,我一直称他为小田师傅。他的名字叫田震,和著名歌手田震的姓和名一模一样。现在,在我脑海里都很清楚地记得,这位来自‘“绵竹大曲”之乡的田震,是一个非常豪爽,工作任劳任怨,人缘非常好的小伙子。记得那些年,小儿子穿着托运背心,从成都机场被空姐们看护着“托运”过来,或是小儿子要回他妈妈身边去了,又穿上托运背心,从深圳宝安机场被空姐们看护着“托运”回去,每次的来来回回,我大部份时间都没有空,都是小田震师傅细心的帮我办妥搞掂的。对此,我们全家永远都会对他表示感激的。
  
  他是2003年中旬回老家结婚的,过后,也就没再回到深圳来了。但是,无论是我还在深圳的那几年,还是我后来回到四川,我俩都有常来常往和电话的联系。可是,自从“5•12”汶川大地震后的几分钟开始,直到七月下旬,借儿子刚放假之机,我和妻子、儿子一起,踏上寻找田震的路途止,田震的手机永远没有了田震的声音。当然,促成我们踏上找寻田震旅途的,最主要的还是儿子的不停要求。
  
  让我们特别是儿子无法接受的残酷现实是,我们充满爱意、希望,但又是心里空荡荡的寻人旅程,我们一路在心里很消沉地默默念叨着,成龙大哥的“生死不离”,“我一定要找到你”的旅程,最终没有任何的线索。那个很小的小镇彻底没有了不说,想找到一个原来镇里的人都很难很难的。
  
  也就是这趟旅程,让我们看到更是体会到灾区人民,对亲人解放军的那种“生死不离”的心理和精神上的“严重”“依赖”。当时,我们在的那些天,解放军的有的部队,已经开始作准备撤离的工作,有些小部队已经开始撤离。见到灾区人民送别亲人解放军的那种让人寸断肠的伤心场面,我现在都泪流满面。送别亲人的场面,特别是在乡、镇乃至农村,没有夹道欢迎,因为,地震过后就剩下这些人了,寥寥无几;更没有锣鼓喧天,爆竹声声,这些东西,灾区人民上哪儿弄去呢?即使有地方弄,买一挂鞭炮,对十分困难的灾区人民来说,都是无法办到的事儿。
  
  那么。送别亲人解放军,灾区人民双手有的是什么呢?有的只是自家的农副产品,有的只是自家泡的茶水,有的只是哭天喊地,有的是老弱病残和扶老携幼的泪流满面和不停地挥着那干枯的手臂,更有的是,有的已变成废人的农民们兄弟姐妹,被人背着出来甚至冒雨出来送别亲人,还有的老人们,就哭到在亲人解放军前行的车辆旁。此时,再看看车上已显疲态的“80后”、“90后”的小战士们,也是早已成为了泪人。
  
  后来,听一位年轻的军官讲,那样的情景,我们的心里也很难受,也很想停下车来在握握乡亲们那粗燥的手,再安慰安慰百姓们,但是,我们又不能停呀!我们上车之前,我们在与乡亲们话别的时候,乡亲们就舍不得我们走,拉住我们的手,边哭边说感谢的话语,而且是拉着就不放手。如果,我们现在停车,那我们就无法按上级的要求,按时返回。我们的心里也很矛盾呀!其实,我们真的愿意留下来,那怕是永远地留下来,帮帮灾区的人民。这里震后留下来的家庭,多数都是残缺不全的,特别是那些失去主心骨的家庭,那些失去了男人的家庭,那些有残疾人而且几乎要让人照顾一辈子的家庭,特别是那些残疾的可爱的孩子们……
  
作者 :叶青尘 时间:2008-09-03 22:44:00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