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热点关注]有这样一个PK人才的“好地方”:四川自贡市

楼主:李咏胜 时间:2008-07-09 17:10:42 点击:1937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有这样一个PK人才的“好地方”:四川自贡市
  
  李咏胜
  
  在许多不了解自贡市历史沿革,人文环境的人眼里,自贡似乎就像它对外的美丽包装那么,是“恐龙之乡,千年盐都,南国之城”,因而便会由于距离感而对它产生出一种错位的神奇感。老实说二十一年前的我,正是这样走火入魔,由在四川攀枝花市的市级政府部门,调到了这个叫做自贡市广电局的地方,开始创办当时只有500元启动资本的《自贡广播电视报》,时间是公元1997年12月25日,随后便当起了一个操刀笔的编辑和记者(因为我在那边曾经主编过《攀枝花教育》杂志,《攀枝花发展论坛》杂志)。以致斗转星移之间,我二十多年的青春年华,就这样在自贡这个只适宜渣草蓬勃生长的生存环境中,一天一天地被驯化成了一个逆来顺受的“盐傻儿”了。回想当初我欲到自贡之时,曾有一个与自贡有两代亲情关系的友人劝告我说:“自贡那个地方环境污染严重,自贡人小鸡肚肠,心胸不宽,你去了怕不好过呢!”那时的我由于年轻气盛,那里会听得进去他的这番好话。心想,我一个当地农民的儿子,既然能够从一个乡村教师走进市里的大机关,未必就不能在另一块土地上打拼出来。
  然而,二十多年来的求生之道告诉我,要走自贡这个苟且生存下来是不难的,但要求发展就难于上青天了。这里的历届的政府官员,都是善于经营上级官员的超级人才,他们往往只需要在自贡镀镀金就屁股一拍,高升了,那里还有心情在此真抓实干,造福一方呢?所以,这里的改革开放政策一向要比国内其它城市要几十拍;这里的经济建设步伐,也要比川内其它城市滞后几步十几步;这里的用人管理机制,只讲社会关系,不讲才能。外来人哪怕有三头六臂,如果没有过硬的关系臂膀,又没有吹牛拍马轻功的话,要想在此地混出个人样儿来,就难上加难了;在这里工作着的市民,无论是干部还是普通工人(包括在民营企业从业的人),待遇与川内周边城市普遍偏低,与省外的西部二级城市比,已是差距越来越大。可这里的物价、房价并不比这些地方低。如此这些,其是就是一幅真实的自贡市原生态图了。
  再则,过去人们只知道自贡的对外形象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名城。然而甚名之下,真是其实难符。因为事实上,自贡盐业生产的历史确实有千年之久,且以盐闻名天下,又因盐改县设市,故而说它有着深厚的历史沉淀,并不为过。可要说它是一个文化名城,就有些夸大和溢美的成分了。自贡千余年间真正出现的优秀文化人,不外乎这么几个:一为刘光第,二为李宗吾,三为王余杞,但这三人的作品除李宗吾的《厚黑学》外,自贡人至今多数都不了解。近三十余年间,虽有魏明伦、李加建等人的凸现,但也未形成大的文化氛围(其中魏明伦早已到了省城)。所以说自贡有深厚的历史,但无深厚的文化并不为过。本来改革开放之后,自贡确实涌现出了不少可望为之添彩增色的人才,但可惜他们一个个最后都愤而离家出走了。据我所知,仅文化界和新闻界的流失出去的人才中便有魏明伦、欧阳宏生、韩万斋、刘锦源、贝奇、梁志宏、张云初、王蜀生、赖高培、李自国、王锐、谢伟、聂作平、蒋蓝、王海光、李建平、李文明等一大批文化艺术人才,而这些人到外地后所取得的成绩和得到的经济价值,则是“盐傻儿”的自贡人所不能够理解的。而那些尚在自贡的文化人才呢,却由于这里的文联、作协领导大多都是由只会开会,只会吃宴席,只会辅导女作者,不会爬格子,不会用电脑,不会关心男作者的官员组成。因而使得人文生存环境恶劣,出一个作品往往要付比外地人多很多的拼搏和苦斗才行。
  在此,就以本人在自贡的遭遇为例吧。
  我在自贡行走二十余年,虽说在仕途上无什么作为(仅当过几年的报社副总编辑),可在文化方面还是小有作为的:已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的著作有《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小我中的大我》、《电视唐诗三百首》等三部(待出版的还有三部),发表新闻、特写、通讯、论文、时评等类题材作品数百余篇,应该算得上对自贡的文化传承还是有所奉献的吧。本来我来到自贡之后,做的工作是编辑、记者,可这个地方的政策就有那么怪,我的编制却是公务员行政系列,不能参与编辑、记者的职称评定。2004年国家公务员实行机改,本人听从组织安排归口为电视台编制,于是就成了一个不伦不类的职员。去年电视台里例行职称评定,我按照省委宣传部、省人事厅文件规定的条件和要求,向电视台提出参加高级编辑的申请,台里审定我符合参评条件,并张榜进行公示予以通过。随之,又按照组织程序,参加了省委宣传部新闻职称改革领导小组高评委专家组的论文答辩,并获得优秀。此间,我曾向省新闻职改办有关人员咨询我这种条件可否破格参评,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以为自己有着几本著作和几百篇作品,又兼有着国内一所重点大学研究所的副研究员,因而评这个高职,应该会没有问题了吧。但是,令我想不到的问题就来了。当市委宣传部职改小组将我的申报材料转审定后,送市人事局职改办时,却被退了回来。当时,我找到该职改办问其理由,一个不像是有评定高职水平的老太太回答说:“你没有参加过初级职称评定,不能破格参加高职评定!”当我追问她不能破格的政策规定时,她拿出来的唯一文件则是该局1982年出的文件。我告诉她说,这是什么年代的政策了,怎能适合于20 多年后的职称改革?并举出周边各地、市破格评选的例子,请她向领导反映后给个答复。事后我才得知这个所谓的市职改办,其实就是人事局的干部科,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总共就几个人,那里像是能够管理全市这麽多干部资源和人才资源的样子。于是,此事就这样被卡住了。无奈我找到市委宣传部领导反映后,回答是由他们出面来协调解决。但协调的结果是今年(2007年)评定时间过了,等明年(2008年)再参评。今年四月,我又依照去年同样的组织程序再次进行了申报,但其结果又被市人事局职改办以同样不是道理的道理被强行卡压了下来。
  为此我不得不雄起,先向市领导讨个说法。
  一,我本是公务员编制,领导要我归口我服从,算听话了吧。这下好,我成了事业编制,却又不让我评职称,成了一个什么也不是的“二假”编辑、记者,试问国徽高悬着的天下,有这种道理吗?况且市人事局职改办,如果知道市级机关有这样一批由公务员编制转为事业编制的人员,为何不及早采取相应的政策措施给予解决?如果他们不知道的话,就显然是严重的渎职行为了。因而出现这一问题,错不在我而是市人事局职改办。
  二,市政府设立市人事局职改办的目的,是为了对干部和人才的职称进行改革的。可他们是怎样改革的呢?用25年前老政策,老教条来对25年后的人事进行改革,试问这是反向改革还是正向改革?说直接点,就是实行的是倒行逆施的假改革,这怎能叫与时俱进的真改革呢?再试问用这样的政策来领导改革,自贡能够实现跨越式发展吗?据我所知的几个外地职改办,他们对待人才是没有政策帮助向上争取政策,千方百计保护人才,而自贡则是相反,真让人感到寒心。
  因此,我对市人事局职改办的这一与改革背道而驰的政策表示不服。
  于是,特被迫向“有官”领导提出问责之一:
  如果我属于事业编制,就有资格参与编辑、记者的职称评定,市人事局职改办无权剥夺。如果市人事局职改办认定我不能破格参评,其它部门向我类似情况的人,为何能够破格评定,而唯独宣传部门就不行?不行,也请拿出文件来。再说,我去年报名参加省高职论文答辩,是经过层层部门审查合格才去的,且又是层层交了参评费的,而你现在才说不行,分明就是愚弄人了。
  其问责之二:如果市人事局职改办坚持认定我不能参加职称评定,那也好,请依理依法归口我的公务员编制,并补还所有相应的待遇。目的是,寄望“有官”领导能够尽快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否则,我将保留自己再次向上级领导讨个说法的权利,并向网络社会公开自贡PK人才的“先进事迹”,向社会给个公道说法的权利。
  然而,遗憾的是我的“责问”仍旧是徒劳,市里的“有官”领导那里会有闲心来听一个小民的诉说。直到数天前接到电视台人事科长的电话,通知我说:“你的情况市委宣传部干部处已经向省委宣传部干部处作了汇报,回答是不行。有问题的话,请向宣传部干部科领导咨询。”我遵旨向宣传部干部科咨询,得到的回答这是省委宣传部干部处的答复,有问题请向省委宣传部干部处咨询,如果他们认为你可以破格参评,我们立即就上报材料。”于是,我又尊旨向省委宣传部干部处领导咨询,但得到的答复是他们并没有说不行,而是让他们按程序上报材料。”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当我把省委宣传部干部处领导的咨询意见告知他们时,得到的回答又是市人事局职改办不同意,他们没有办法办理。
  问题就是这样,这里的官员们都是踢皮球的高手,他们要的是自己的官场利益,那里管你人才不人才,百姓好不好什么的。总之一句话,四川自贡市是个不适宜人才生长的地方,如果你是一个想干点事业,而不是只图安乐的人的话,那么就得三思而行了。否则,像我一样被优汰劣胜出局不是没有可能的。
  当然,我说到这些并不是评了职称能够给我带来什么实际好处,而仅此是为捍卫自己的应该得到的合法权益而已——因为胡适先师早就告诫我们说,唯有懂得捍卫自己合法权益的人,才会爱国家,爱别人。
  
  二00八年七月九日于自贡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