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嫣然文集]红颜剑舞泪落几行

楼主:笑语嫣然 时间:2012-11-14 21:29:58 点击:279 回复:3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后来才知道,这些雕琢的纹路,是为了见证一段久远的过去。多年以前,我已完成了使命,如今的存在,是为了装帧别人的记忆。那些习惯怀旧的人,是因为还没有参悟生活的禅意。那些轻言离别的人,是因为早已懂得人生是一场折子戏。——题记
  
  一
  绿水溪边,红亭下,一青衣女子正在抚琴,她的琴声婉转悠扬,细细听来,心却是像被纠住一般,那股淡淡的愁绪,就这样悄然流进心间,不留一点缝隙。她偶尔抬头,眼神尽头却不知落在何处,一片红叶飘落在她的琴边,琴声戛然而止。
  这青衣女子便是我,我是笑语嫣然。
  那一片红叶落下时,你一定知道,我在想你。离别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情景,你说,等你,红叶再红的时候,你一定回来带我走。红叶山庄的叶子已经红了一年又一年。
  年年物相似,不见故人来。
  我走出红亭,空气有点湿润。静肃的天空中低低地压来几片云,这天怕是又要下雨了。
  
  二
  你送的剑,我一直带在身边,那上面刻着一朵我最爱的莲花,精细的纹路,每一次抚摸,心都觉得温暖有冰凉,温暖的是你给了我最初的美好,冰凉的是那一段遥远的过去,如今只有这雕琢的纹路记得。
  手心的温度渐失,我的颜,你现在是在装帧着谁的记忆?
  他就是颜展,十岁便已打败江南七雄,成为暗夜组织的一号杀手,江湖人闻风丧胆,却对其十分尊敬。我和颜展都是血帝收养的孩子,那一年我才六岁,颜展八岁。血帝是暗夜里面的最高统治者,而暗夜是最有名的杀手组织。
  我到暗夜的第一天,遇到的第一个人便是颜展,我见到哥哥摸样的他,高兴地对他说:“我叫笑语嫣然,你叫什么?”
  他似乎是不习惯与陌生人说话,他冷冷地丢下两个字便转身离开。
  颜展。红颜为谁展
  从此我记住了这个名字,也记住了淡淡的眉心里散不去的忧愁。
  
  三
  我和颜展在暗夜接受非人一般的训练,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颜展对我的敌意似乎有所减少。而真正的交心,是他发现我在偷偷看书。
  血帝不准我们看书,他觉得,我们只要会杀人会赚银子就行了,看书是浪费时间。
  “你也喜欢看书吗?嫣……然”颜展说。他似乎真的不习惯叫别人的名字。
  我看了看他,点点头,有点怯怯地说:“你会告诉义父吗?”血帝就是我名义上的义父。
  他笑了笑说道:“当然不会了。如果你要看书,可以来找我。”
  我看着弯着唇角的颜展,不自觉地说:“你笑起来真好看。” 颜展听到,有点害羞之色,但也只是一闪即过,随后便是一脸淡定的表情,让人觉得刚刚那笑是一种错觉。
  颜展只比我大两岁,而他在我面前就像一个长者,他武功精湛,小小年纪便接受义父派给的很多重要任务。最让我吃惊的是 颜展的房间里藏了很多书,而血帝是不可能不知道颜展藏书的,可见血帝是装作不知,暗暗包容颜展。
  
  
楼主笑语嫣然 时间:2012-11-14 21:32:00
  
  颜展懂得很多,几乎没有他不认识的字。他把我带到他的房间,他打开墙上的暗格,指着慢慢一面墙的书说,想看什么就拿去看。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看书到我这来看,在这没人会注意你。”
  我用5秒钟的时间想了一下父亲从小教导的男女授受不亲,就忍不住书的诱惑乖乖点头了。
  颜展也题诗写词,他教我念的第一首词是纳兰容若的《减字木兰》,多年以后,我才深深的明白,为什么颜展最喜欢这首减字木兰。
  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
  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是否你已不再孤独,是否,喜欢的词,是否已换?
  
  待续
  
  五
  今夜有月,我的窗前放满了写给你的书笺,洁白的月光照在上面,像是给它们披上了一层轻纱。窗外,栀子花的香味淡淡地飘来,我走出屋子,坐在庭院的台阶上,只是那个陪我看月亮的人不在身边。
  我 想我已经开始习惯了怀旧。
  在暗夜的时候,因为常常去展颜的房间里偷着看书, 有时候天气很好,我们会做到庭院里看月亮。我能感觉到展颜慢慢褪下了对我的戒备,虽然作为一个杀手来说,这样十分危险。
  义父一直告诉我们,杀手,不可以相信任何人,除了金钱。
  展颜很喜欢星星,他说那些星星里面有他的家人。原来展颜和我一样,失去了所有的亲人。
  一滴泪从脸庞滑下,我悄悄地去擦,还是被展颜发现了,他说,每一个死去的亲人,都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他说,“别哭,然然,我知道那些星星里面也一定有你的亲人。”
  这是第一次,展颜叫我然然,可是虽然他在安慰我,我却不争气地哭得越来越凶了,记得最后,展颜让我靠在他的肩头,那一夜,我梦见了自己与父母团聚,我梦见了一直有一个温暖的怀抱抱着我。可是天亮后,我发现自己躺在冰凉的台阶上,我竟然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只是展颜也陪了我一整晚吗?
  ======================================
  (我吃点凤爪再接着写,嘎嘎嘎)
  
  六
  后来,展颜去哪都带着我,除了执行血帝交给他的任务之外。
  我和颜都是经历过与家人生离死别的人 ,心里自然的有一种亲近。颜其实只是个表面很冷的人,我心里知道他对我很好。
  一天,颜问我:“然然,你知道自己的家人是怎么死的吗?”
  我有点茫然的摇头,那一天,我只看到满地满地的鲜血,父亲连临别的遗言都未来得及对我说。我本是当朝宰相笑苍漠之女,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一直与人无冤无仇,事情来得太突然,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要杀我家。那是一个秋后,我正在书房玩耍,家里忽然来了很多蒙面人,我吓得哇哇大哭,奶娘让我不要哭,并且带着我悄悄从地下室逃走了。只是奶娘也没有幸免一难,死在了箭下,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然然,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活下去。”后来,是血帝收养了我,他让我叫他义父。
  我把这些事告诉颜,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的表情很痛苦,“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犹豫了一下,他问我是否想知道自己的杀父仇人。
  如果不是有那个人,我就不会家破人亡,我就不会四下漂流,我恨不得能把那个人千刀万剐,小小的我,眼里燃起了仇焰的火花。当我很坚决地说想时,我能明显地感觉到颜的表情更凝重了一些。
  
  七
  深夜的露更重了几分。清风给我披上一件披风,@醉舞清风 “嫣然妹妹,秋凉,当心身子。”清风温婉地对我说。清风是我曾救下的一个女子,为了感恩一直跟着我,后来我就带她回了红叶山庄。我让清风叫我的名。
  清风是个苦命的女子,父亲为了礼钱,非要逼着她嫁给当地的富豪@幼稚园那大叔 ,听说那富豪已经娶了6个妻子了,都一个个死去了,清风不愿意嫁给那人,谁知那大叔就直接来到舞家抢人,可怜的清风是一个弱女子,而家人竟然都置身事外,这一场家庭战争,无疑是悲剧。情急之下,清风跑出了家门,而那大叔家的人还一直在追,街上很多人围观。刚好我路过,救下了清风,我没有杀掉那些追清风的人,因为他们也是听命于主人。我让他们给舞家和那大叔带话,清风自此与他们再无瓜葛。
  清风求我带她走,她不懂武功,我也不愿意让她流落到醉香楼那样的地方,我就把她带在身边了。清风比我大一点,而且十分照顾我。自小身边没有亲人,其实我在心里,早已把清风当亲姐姐看待了。
  望着眼前的清风,长发及腰,美丽的大眼睛水汪汪的,配上身上那一袭紫衣,好似神仙姐姐一般。
  “清风,你也不考虑一下嫁人吗?看上了哪家的公子跟我说,我去给你提亲。”我笑着说。
  清风有点害羞,“嫣然妹妹莫要打趣我,我才不要嫁人,我要跟着你,你别想把我甩开了。还说我呢,嫣然妹妹也该嫁人了……”清风看我眼神黯淡下去,忙打住,转移了话题,她知道我一直有一块心病。
  
楼主笑语嫣然 时间:2012-11-14 21:38:00
  
  展颜最终没有告诉我我的杀父仇人是谁。只是在他执行完血帝的一次任务后,执意要带我离开暗夜。
  我们离开之后义父就已经带人来追杀我们了,虽然展颜武功不错,但是也敌不过那么多人。慌乱中,展颜跟我说:“然然,离开以后就不要再回来。记住了吗?”
  对于展颜,我 有着百分之一百的信任,我知道他一定有难言之隐,我知道他一定是为了我好。我郑重地点了点头。
  “从这往东走,一直走,不要回头,有多远走多远。我从西边走,我引开他们”展颜镇定地说道,我不肯,我说我要和他在一起,他很坚持,我只好放弃。我看到了他的眼里有不舍。我拉了拉他的衣角说:“我等你来找我,你一定会在我长大的时候来找我的,对吗?”
  展颜看着我期盼的眼神,第一次那么努力地拥抱我,像是要把我揉进他的心里。他说:“等我,要乖。”我立刻就笑了。
  我和颜就此分开, 此后,我很少笑。
  颜,你知道吗?在我后来知道我的杀父仇人之时,我宁愿你那晚就告诉我那个你一直珍藏多年的秘密,有时候,保护也是一种伤害。
  展颜又回到了暗夜,这是我不知道的。
  
  九
  我一直听话的往东边走,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知道摔了多少次,尽管我的脚底全是血泡,但是我也没有放弃,我记得奶娘最后对我说的话“一定要活下去!”,我知道,只有活下去,我才能为父母报仇,我才能有机会再看颜颜一眼。
  我毕竟太小了 ,体力不支,在我不知道跑了多久之后,我终于倒下了,我没有了意识,我也不知道暗夜的人是不是还在追杀我。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一袭红衣映入我的眼帘,我努力地想坐起来,她示意我躺下。她跟我说她是红莲教代教主悠草,@天涯悠悠草 对我没有敌意,是她们的人救了我,让我不要害怕。红莲教,传说中的用毒魔教,以种植草药闻名。这时,我注意到我的周身都是草药的味道。
  悠草说,让我先养好身体,她之后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
  反正走也走不了了,干脆先养好身体再说。这些天悠草都亲自照顾我,而红莲教的人都对我很尊敬。七日之后,我的伤也养得差不多了,悠草跟我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
  我没有想到悠草要带我去的地方竟然是红莲教的机密阁。在那里,悠草跟我说,红莲教对选任教主一直非常重视,而教主也不是谁都可以胜任的,必须经过红莲教雪貂的认可,而雪貂,竟然是一只动物。悠草说,这是红莲教的规矩,雪貂在红莲教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教主,它只听命于教主,而其他人,就算全教主的人认可了,雪貂没有认可,都不能胜任教主一职。
  
  十
  “你是想让我试一试吗?”我问。
  悠草不否认,说:“见你的第一面就觉得你跟红莲教有缘。”
  “但是必须要等到你十六岁的时候,你才能进密室,接受雪貂的考验。”
  “为什么你觉得我一定会答应你?”
  “因为你别无选择。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的杀父仇人是谁吗?”
  悠草的话无疑击中了我的要害,我想起笑家遇难的那天,满地满地的鲜血,我想起在暗夜暗无天日的日子。我慢慢闭上眼睛,想让自己冷静一点。
  “我答应你,但是你必须替我找到我的杀父仇人。我一定要亲自杀了他。”
  “这就对了。叔同,进来。”悠草轻轻地说,语气却是不容人反抗的命令。@小叔同
  “叔同是红莲里面的老人了,你不懂的问题可以问她。她会照顾你的。” 同样的语气,但是已经轻柔了不少。
  虽说叔同名义上是来照顾我的,但是实际上却是悠草安在我身边监视我的。这点我当然明白。
  叔同很年轻,再怎么看也不像悠草说的那么老。她对我笑的时候,让人觉得是一束暖暖的阳光,这样的姑娘,让人不忍心拒绝。但是我还是时常告诫自己,不可相信任何人,虽然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心理防线一点点垮下……
  
楼主笑语嫣然 时间:2012-11-14 21:44:00
  十一
  十年光阴,回想起来,似乎只在眨眼之间, 这十年,我练就了最好的轻功,我也学习了红莲教的部分武功,悠草说剩下的武功只有我当上教主才能让我学。身上那把展颜赠的短剑,我一直带在身边,那剑上有一朵莲,有时候我会想,或许就是这莲让我跟红莲教有了关联吧。这一切竟然都像是命中注定了一般。
  这十年,叔同也一直无怨无悔的跟在我身边。其实,她没有我初想的那么坏。
  我也改变了对红莲教的看法。红莲教其实并不像江湖传说的那般,虽然红莲教种植很多草药,但是除了少部分供给了朝廷,大部分都是救济了民间,而且红莲教收留了很多无家可归的人,@红雨杏儿 @彩虹树林 @紫陌飘鸢 ,当然,还有叔同。她们四人分别负责红莲教的东南西北四个舵,各有八千手下,而且她们除了经营药材,还可以有自己的副业,有自己的财力,她们是红莲教的左膀右臂。
  十六岁生日的那天,悠草来见我,又带我去了机密阁。
  “你想好没有,你进去之后可能会死在雪貂手里,再也没有机会出来了。”
  “开门吧!”经过十年,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六岁的小女孩,时光改变的不只是一个人的模样,更是一个人的心境。
  我顺利地通过了考验,当我在三天三夜之后带着雪貂出现在悠草,叔同,红杏,彩虹,紫陌等人面前时,她们都感到十分吃惊。雪貂安静地躺在我的怀里,似乎面前这些人与它并无关系。雪貂是很有灵性的动物,它很聪明,有时候有它,胜过千军万马。
  其实这十年里,我并不是她们唯一的希望,她们也找了很多人来试,只是那些人进去密室之后就再没有出来过。
  “参见教主!”荒神的众人在不知是谁带了头之后,齐声道。
  
  十二
  “当初的约定,也该到实现的时候了。”我背对着悠草,屋外,有阳光暖暖的招进来,桌子上的香炉静静地燃烧着,这样安静的午后,我的心却是异常的冷。
  “我不会食言的。这么多年,我也在暗中打听,花了不少精力。就在前一段时间,终于从群萃楼打听到了消息。”悠草显然更冷静。群萃楼,江湖上出名的情报组织,一直是以为叫@青葱可人的人在打理。至于是不是群萃楼打听到的消息,我不能确定。如果是,悠草完全可以早点去打听,那么说,悠草也在跟我打了赌,她赌我会当上红莲教教主。
  我冷冷地看了悠草一眼, “是谁?”
  千万不要是他。
  “血帝。”
  我终于还是要借他人之口说出他的名字。天,好冷。
  悠草静静地退出房间,屋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其实在这十年中,我也分析过,为何颜展不让我知道,为何他执意要带我走。只有一个原因,就是颜展怕我承受不了这件事情对我的打击。因为毕竟,在我流离失所的时候,是血帝给了我一个家。
  可是 颜展,你为什么要欺骗我,要让我十年以后才知道真相。我一时气急,跪倒在地上,我拔出腰间的短剑,狠狠地往地上刺去。顿时地上的大理石立刻裂开,屋子也震得摇摇晃晃。红杏、叔同、彩虹、紫陌都跑出来看,被悠草制止了,她知道,我此时定有情绪要发泄。
  我无力地坐下, 静静地流泪。命运为何这般捉弄我,让我失去一个家,有了另一个家,又要亲自摧毁。
  
  
楼主笑语嫣然 时间:2012-11-14 21:45:00
  十三
  我慢慢冷静下来,这期间红杏和叔同来看过我,我一句话也没有说。我开始试着去理解颜展的苦心,如果我不离开,如果颜展告诉了我那人就是血帝,我肯定会去找血帝拼命,那么我肯定性命不保。连性命都没有了,谈何报仇。
  捡起地上的短剑,我喃喃的说,颜展,我不怪你。我只怪自己太软弱无力,我一定去亲自杀了血帝。
  血帝是暗夜组织最高统治者,其功力深厚,当今天下能与之对坑的少而又少。
  我开始勤学红莲教的武功,不知为何,那些武功我总能用很少的时间就学会,悠草看着我日益进步的武功说,这是因为这些武功与我是融会贯通了的,其他人若学这些武功,只会适得其反,甚至走火入魔的,严重的甚至会丢掉性命。
  我不置可否,虽然我不欣赏悠草对我的做法,但是,我没有更好的选择。
  一天,我与红杏她们出去,在半路遇到了一个女子。她说她叫@沾染凡尘 ,因为家里遇变故,没有了亲人,听说红莲教收留走投无路的女子,就来投奔红莲教。虽然当时他的发丝有些凌乱,但是看得出十个十分秀气的姑娘,举手投足之间,看得出其家教甚好。
  我打量了一下她,问过情况后,没有多想,就留了她在身边。
  尘是个认真的女子,细心,体贴,难得的是通医理。她喜欢看书,我知道后,给她送去了很多有关草药和医理的书籍。回想起这个姑娘,总是一个她安静地坐在桌边看书的情境。
  
  十四
  在凡尘来红莲教三个月之后的一天,红莲教突然遇袭击。红莲教是江湖人眼中的魔教,平时树敌很多,但是自我任教主以来,严格要求众人不得伤害无辜,而且我们在民间开了很多家救济堂,凡尘有时也亲自到救济堂去为病人看病抓药。
  对方来得很凶悍,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而且教里很多老人妇女和小孩,她们都是不懂武功的。我让叔同她们带着老人小孩还有那些不懂武功的先走,我和悠草她们留下来面对敌人。花了一夜的时间,敌人终于打退了,天亮时,我看着红莲谷,死伤一大片。我看到一个袭击者的手臂上刻了一个“蓝”字。
  “是蓝田玉烟的人。”@蓝田玉烟
  我开始沉默,能准确地知道我们的位置,能在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的情况下偷袭,除非,红莲教里有内应。
  “此事不能急于一时,万不可打草惊蛇,我认为此时最重要的是重建红莲教。”悠草看出了我的心思,她似乎总是能一眼便看透人心。
  “对。对于那些无辜的人来说,红莲就是她们的家”。她们已经失去过一次家,不能再失去一次。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觉得我不在是我,我坐上了这样的一个位子,也意味着更多的责任。颜展,如果有一天我身不由已,你会不会怪我?
  
  十五
  红莲谷已经不能呆了,我们必须另找一地。就这样,我们去了红叶山,我们在哪儿安定下来,为了掩人耳目,我给这儿取名“红叶山庄”。
  红叶山地处险境,外人如果不清楚路,是很难进去的。那漫山的红叶,多像颜展离开我的那天,放在我手心的那一片红叶,他说,他会来找我,会娶我,会带我走。那么我就在这等你,如果走不了了,我也能再看你一眼。
  在与蓝玉的一战中,我自己也受了伤,窗前,凡尘常来看望。她的话不多,她一直是那么安静。有一天我盯着她看了很久,她低下了头。
  “以后你就不要去救济堂了,红莲外面的事,有叔同红杏她们打理。改天我再让人送些书到你那里去。”我说得波澜不惊,凡尘,我真的不想那人是你,即便是,我也下不了手杀了你。
  “好”,凡尘只是淡淡地应着,眼神里飘过一丝不安,但是只是一闪而过,随后便恢复了安静的姿态,让人觉得刚刚是我看花了眼。
  “我想安静会”
  凡尘替我拉好帐幔,静静地走出房门。外面的阳光很温暖,我却觉得一屋子的寒气。
  
  十六
  清风是我在来红叶山庄一个月后遇到的。 清风虽然不懂武功,但是弹得一手极妙的古筝。我时常想,我为颜展抚琴,他为我舞剑,那是多好的一副场景。
  红亭里有纸笔,我提起笔,一时竟不知写什么好。
  “我为你弹一曲吧”清风说道。
  那是一曲《秋思》,低处婉转悠扬,高处扣人心弦,她弹得很认真,让我觉得她的心,不在红亭,不在人间,只在风雨江山之外。
  我想起那些个睡不着的夜晚,我都会起来点上蜡烛,看着窗外,希冀着你就在我的窗前。
  一曲之后清风走到我面前,拿起我面前刚写好的《浣溪沙》念到:
  “眉色如烟心似莲,断桥残藕月相怜。寒风冷雨度经年。
  何处莺声啼夜里,薄衣轻系泪烛前。相思欲寄指尖弦。”
  
  “写得真好,只是太感伤了。”
  有些人不能提,有些事不能记,一提就错,一记就伤。
  
  
楼主笑语嫣然 时间:2012-11-14 21:46:00
  会不会一下贴太多了,下次再来贴吧
作者 :斷刀98 时间:2012-11-14 21:49:00
  不会
作者 :阳青白雪 时间:2012-11-14 22:00:00
  品读中......
作者 :白衣淺笑 时间:2012-11-14 22:17:00
  嘿~!傻然~!
作者 :星连193 时间:2012-11-14 23:14:00
  剑客?我也是剑客,那么碰到对手了!
作者 :阳青白雪 时间:2012-11-15 00:29:00
  白雪也练过刀剑等十八般兵器..........
作者 :阳青白雪 时间:2012-11-15 00:30:00
  白雪还擅用暗器.........
作者 :阳青白雪 时间:2012-11-15 00:31:00
  暗器上涂有剧毒,见血封喉!
作者 :阳青白雪 时间:2012-11-15 00:33:00
  @星连193  星连兄,快亮出你那削铁如泥的龙泉剑以祝嫣然一臂之力!
作者 :彩虹另一端 时间:2012-11-15 09:16:00
  白雪,你又睡得好晚
作者 :阳青白雪 时间:2012-11-15 11:09:00
  白雪,你又睡得好晚
  ----------------------------
  @彩虹另一端  学生们要考试了........
作者 :彩虹另一端 时间:2012-11-15 11:14:00
  哈哈,不许笑话我
楼主笑语嫣然 时间:2012-11-15 13:23:00
  这个是光棍节写的,下次我专门为我们涧边幽草写一个。嘿嘿
作者 :大海任我游2007 时间:2012-11-15 16:47:00
  拜读学习
作者 :闲看风拂叶动 时间:2012-11-15 16:56:00
  江湖儿女多矫情。
作者 :闲看风拂叶动 时间:2012-11-16 15:24:00
  墙裂的要求做一次大侠,在配个如花似玉的女侠。
  
楼主笑语嫣然 时间:2012-11-16 21:28:00
  十七
  我走上群荟楼,这里十分热闹,我看到一个穿青色衣服的女子正在忙着招呼客人。雪白的肌肤似是吹弹可破,青色的衣裙不时飘起,她笑得时候似乎眼睛也在笑。就是她了,群荟楼的主人青葱可人。我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她忙完发现我之后,向我走来。
  “姑娘里边请 ”她那语气,似是早就知道我会来找她那般。
  “你想知道什么?”
  “蓝田玉烟和血帝的关系。”
  “我们收费不菲。”
  “钱不是问题。时间三个月。”
  “真是快人快语。成交。” 青可爽快地说道,她说得那样真诚,让人看不出半点破绽。
  “星涵,送然姑娘一程。”(@星雨若涵 过来打酱油)
  我回过头去看青可,我和她的见面,从未谈及过姓名,而她竟已知我来历。果然天下事都尽在她眼底。
  我一直没有放下蓝田袭击红莲的那件事,隐约觉得似乎跟血帝有关。天下把红莲作为敌人的虽多,但是我要杀的却只有血帝一人。
  
  十八
  “嫣然,庄外有一名叫斷刀的人求见,说要拜你为师。”清风有点局促地说道。@斷刀98
  “男的女的?”
  “男的”
  “不见,打发他回去。”
  “可是他已经跪了一天了。”清风有点无奈。
  “喜欢跪就跪着好了。”我冷冷地说。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斷刀还没有走。
  “要不把他收留了吧!”清风有一次站在我面前。
  “你看着办吧!”我有点不耐烦地说道,其实我是默许了斷刀来红莲。
  
  十九
  “有一公子求见,他说他叫颜……”
  “不见。”我打住她的话。
  “好,我这就去打发他走。”清风说。
  “等一下,你说他叫什么?”
  “颜展。”
  世界仿佛就在清风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变得空白,以为我定会欣喜有加,以为我会泪如雨下,可是什么都没有,除了不知所措,还是不知所措。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现?可是你来了,我又怎能不见你。
  见到颜展,他不再是儿时的模样,只是眉目间依旧是淡淡的样子。那天我恰好一身白衣,长发随意披在肩上,我向来清素,连一个发饰都没有。而我一直也期待有一个人,绾起我的青丝。
  “在下颜展,见过白教主!”
  “白教主?”@白衣淺笑
  “白衣淺笑,果然是要教主这样的风姿方配得起这样一个名字。” 颜展说道,看起来真诚无比。
  他果然没有认出我。我想起蓝田,想起血帝,想起红莲,我此时的境地实在是不好与他相认,我怕,无意中会牵扯他。既然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杀父仇人,那么我更应该自己去完成,还有我必须要保全红莲教,毕竟教里的人是无辜的。
  
  二十
  “未知颜公子前来敝教所为何事?”
    “来谈一桩买卖。”
    “我只卖药材。”
    “就是药材。”
    “什么?”
    “紫露草。”他淡淡地说出这两个字。
    “颜公子,这味草药,我们早已不再种植。”我起身,遣人将颜展送至客房。
  我怕自己的情绪暴露在颜展面前,说话时尽量不让他看到我的眼睛。颜展来红莲的第一天晚上,我悄悄地去颜展的住处看他,我没有走进,我只是在屋外远远地看他。突然我看到一个红衣女子来到颜展的房前,那不是凡尘是谁?凡尘见了颜展,说道:“公子让我在这等你,助你一臂之力。”
  “你家公子是蓝田玉烟?”
  凡尘点头,没有否认。她给了他可以在红莲随意行走的令牌。
  我无力地靠在树上,凡尘,你果然是蓝田派来的,这么多年,你一直那么安静,就算我把你软禁在红叶山庄,你也未见一字怨言,蓝田在你心里的位置是有多重?为了不让颜展发现我,我快速的离开。
  
  二十一
  心很痛,我不知道这世间到底谁可以相信。我静静地流泪,上一次流泪是什么时候?好像是悠草告诉我血帝是自己的杀父仇人的时候。为什么,我身边最亲近的人都要骗我?为什么?
  颜展到红莲教,竟然也是蓝田引来的,他并未告知我的真实姓名,是早已想到我不会贸然与他相认,就算我跟他相认了,他也会一块铲除我们。如果我没有跟他相认,颜展恰好就中了蓝田的计,借其手铲除红莲。 蓝田一直未露面,其不想与我正面冲突,这又为何?
  心里虽然有恨,但是我不想让颜展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卷入这场纷争,我能再次见到他,我已经心满意足,此生,就算死,也无遗憾。我一定会保你周全。
  颜展来红莲教的第21天,我去见他,这是自那晚之后我第一次见他。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对颜展说,我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
  我带颜展去了后山的红叶崖,我指着面前那一大块空地,告诉他这里曾种植过紫露草,并且跟他讲了很多紫露草的事情。除了小时候,我还是第一次跟颜展说那么多话。
  他没有打断我,任我说。
  “紫露草是一种毒药,而其解药只有红莲教才有。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我,”
  我的剑直直地刺入颜展的胸口,“另一个人,是你。”
  “所以我必须死,是吗?”
  我闭上眼睛,眼角有泪渗出,我拔出剑,颜展已经晕倒。
  
楼主笑语嫣然 时间:2012-11-16 21:29:00
  二十二
  对不起,我唯有如此,不过你不用担心,这21天,我已经研制了可以让人假死的药 ,我刚刚刺入的并不是你的要害,7天之后,你自会醒来。我让人放出消息,说颜展已死。这个消息,我不过是想让蓝田知道而已。
  三月之期很快便到,我再次走上群荟楼,这里依旧如往常那般热闹,只是,那个妙龄女子没有在这里忙前忙后。见到我来,一人走到我面前说:“我是青儿,我家大掌柜外出了,她让我告诉你,如果你来了让你回去,她自会来找你。”@青春浅殇 (青儿来打个酱油)
  “星涵呢?”我记得以前是一个叫星涵的姑娘招呼我,我就随口问了一下。
  “不在。”
  我没想到的是,我才到红叶山庄,青可就已经在那里等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去找她,而她又要来找我。
  “呵呵,原来群荟楼大名鼎鼎的青可也会不请自来啊。”我说道。
  “因为我总要来。”她并不恼我的话,只是说了句这么没头没脑的话。
  “我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好是好了,不过要你把凡尘交出来。”
  “这是条件?”
  “是。”
  “如果我不交呢?”
  “那也没关系,你会交的,不一定是今天。三日之后,我们再见。”“哦,对了,到时候你也会看到蓝田玉烟。” 说完她飘然而去,似乎,她从未来过这里。
  
  二十三
  我坐在一地如血的夕阳里,手里的书已经轻轻合上。闭上眼睛,“青可”、“蓝田”、“凡尘”、“血帝”,这些词在我脑海飞快地袭来又远去,我始终想不明白,蓝田对红莲有敌意我是知道的,为什么青可要提出交换凡尘的条件,凡尘是蓝田派来的,那么说青可与蓝田也有关系。
  我这样一直坐到天黑,想得太多,竟未觉得时间在流逝。我起身,习惯性地点上一支蜡烛。
  我没想到,颜展就在窗外,像我曾多次幻想的那样,在我的窗外,那一阙给你的词,已制成书笺放在窗边。
  颜展走到我面前,“我该叫你白笑笑还是然然呢?”
  我没有说话,我吸了一口气,我不想哭出来。
  “你早就认出了我,对不对?我第一次来到红叶山庄时,你就认出了我,对不对?”颜展紧盯着我,把我逼至死角,又颓然的后退,
  “你不愿意跟我走了吗?然然”
  “我不能跟你走。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六岁的小女孩,我已经不再是然然,我是红莲教的教主。”说道后面一句,我已经觉得我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你走吧!”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找你,你让我走,我能走到哪去?我宁愿死在你那一剑之下。”他每说一个字都是痛苦万分。
  “天下之大,必有你容身之处。”我绝情地说道,而我的心,在流血。
  我看着颜展一点一点退出我的房间, 眼泪终于流了下来。明天,就要和蓝田决一死战,颜展,你要代替我好好活下去。
  
  二十四
  教坛之上,我静静地给前教主敬香,希望 他们能保佑红莲里的人,让他们能平安度过此劫。
  “笑语嫣然,我们又见面了。”青可远远地说道。她的身边是一带面具的人,看身形,是个男人。他们一步步朝我的方向走来,听脚步声,那男的似乎功力深厚,不下于我。
  “莫非这就是江湖上有名的蓝田玉烟?”
  “哈哈哈!承蒙教主记挂。”
  我看了凡尘一眼,“蓝公子此番亲自前来,定不是为了凡尘这么简单吧?”如果他们只是为了凡尘,我早就放了凡尘了。就是知道红莲教少不了与蓝田的此番对峙,才会把凡尘留下。只是我不知道,颜展并没有走,他一直在远远地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教主果然聪明。不过,凡尘是我心爱的女人,我自也是要带走的。”
  我不屑地冷哼一声。“还要多谢蓝公子让凡尘在红莲委身多年,我也是因了得到她的提示,才制出紫露草的解药的,哈哈哈哈哈”
  蓝田的看了凡尘一眼,因戴了面具看不出什么表情。
  “我只一个要求,放过红莲教的人,我与你单独对峙,如果你赢了我,我自会把解药的制法告诉你。”看他在犹豫,我补充了一句:“普天之下,知道紫露草的解药制法的人,只有我一个。”
  “好,我答应你。” 蓝田说。反正他的目的是紫露草的解药。
  
  
楼主笑语嫣然 时间:2012-11-16 21:30:00
  二十五
  蓝田已经朝我飞来,他的武功和内力,明显在我之上。我应付得很吃力。他的武功很熟悉,心里有了个猜疑,我趁他不注意,一剑滑落他的面具,我惊呆了,
  “义父!”
  蓝田停下手里的动作,他并不感到吃惊。
  “蓝田就是血帝?”
  “我没想到你离开暗夜之后,竟然当上了红莲教教主,哈哈哈”
  “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你知道我的父亲是谁吗?”
  “谁?”血帝有点不屑地问道。
  “笑 苍 漠”我一字一字地说道,“我要杀了你”
  血帝听到我这样说,有点吃惊,没想到当年血洗笑家竟然还留下了一个祸害,而自己还收留那个小孩。如今,自己亲手抚养的孩子要杀掉自己。
  剑光飞舞,我突然有了前所未有的力气,我已经把红莲教的武功发挥到了极致,也慢慢占了上风。一个回转,我一剑直直地朝血帝刺去,不料此时凡尘扑过来,硬生生地挡在了血帝面前。
  “凡尘!!!”血帝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女子,声嘶力竭地喊到。
  “玉烟,我终于没有负你”
  而就在我又一剑朝血帝刺过去的时候,背上突然挨了一剑,我转身,那人竟是青可。
  “为什么?” 我望着青可,我与她无冤无仇。
  “因为我爱蓝玉。”青可看着抱着凡尘的蓝玉说。
  颜展终于赶到,他的武功远远胜过青可,才一会,青可就已经倒在血泊中。
  颜展抱着我,我看到他的眼里有泪,“然然,我来晚了一步。”颜展也没有料到青可会有此举,大家都以为她不懂武功。
  颜展放下我,给我止血,而蓝玉并没有放过颜展,他们都向颜展袭来。
  “小心!”我用尽力气转了个身,替颜展挡了蓝玉射过来的飞镖。蓝玉在与我打斗时就已经受了伤,那飞镖只是射中了我的肩膀。我看到颜展的眼泪掉下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流泪。
  “然然,你不可以失信,你说过要嫁给我的”颜展哽咽着说。
  “别哭,代替我好好活下去……”我的意识渐渐消失。
  
  结语
  江湖有传说一:颜展在杀了蓝田玉烟之后,带着笑语嫣然的尸体在江湖上消失。
  江湖有传说二:笑语嫣然并没有死,有人说在云南的香格里拉曾见过二人,二人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楼主笑语嫣然 时间:2012-11-16 21:31:00
  作者:闲看风拂叶动 提交日期:2012-11-16 15:24:04     删 除   编 辑  20#
  
    墙裂的要求做一次大侠,在配个如花似玉的女侠。
  ===============
  要不下次吧,这次这个写完了啊,下次我一定把我们来吧的大人物都写上,哈哈
作者 :阳青白雪 时间:2012-11-16 21:43:00
  详细地品读了一遍。
作者 :阳青白雪 时间:2012-11-16 21:45:00
   墙裂的要求做一次大侠,在配个如花似玉的女侠。
    ===============
    要不下次吧,这次这个写完了啊,下次我一定把我们来吧的大人物都写上,哈哈
  ----------------------------------------------------------------------------
  把我写成一个背信弃义的叛徒、内奸之类的人物即可。
  
楼主笑语嫣然 时间:2012-11-17 23:50:00
  嗯,好。不过可能要过好些日子才会开始写,我自认为布政司写小说的料……
作者 :星连193 时间:2012-11-18 00:50:00
  来参加考试,然后抱个美人归!
作者 :阳青白雪 时间:2012-11-18 01:43:00
  结语
    江湖有传说一:颜展在杀了蓝田玉烟之后,带着笑语嫣然的尸体在江湖上消失。
    江湖有传说二:笑语嫣然并没有死,有人说在云南的香格里拉曾见过二人,二人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
  寻思了几天,觉得这结尾还是回味无穷的!
楼主笑语嫣然 时间:2012-11-18 11:19:00
  我妹妹读了以后说,写得不错,就是我老把人家颜展说成展颜,哈哈哈,还要求我下回写一定要把她也写上
作者 :大海任我游2007 时间:2012-11-18 21:47:00
  拜读
作者 :闲看风拂叶动 时间:2012-11-18 22:57:00
  拜读,相公眼里的江湖。
楼主笑语嫣然 时间:2012-11-19 17:35:00
  我的江湖必须有你们
作者 :闲看风拂叶动 时间:2012-11-20 16:58:00
  那是。
作者 :guoxd65 时间:2012-11-20 21:25:00
  后来才知道,这些雕琢的纹路,是为了见证一段久远的过去。多年以前,我已完成了使命,如今的存在,是为了装帧别人的记忆。那些习惯怀旧的人,是因为还没有参悟生活的禅意。那些轻言离别的人,是因为早已懂得人生是一场折子戏。——题记
  ========================================
  这句话要是加个“不”俺就非常喜欢了。
  那些不轻言离别的人,是因为早已懂得人生是一场折子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