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群山竹林深处探访双溪书院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05 15:05:10 点击:398 回复:2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朋友妻子在今年九月决定把五年级毕业的女儿送往双溪书院读书,实则无奈之举。小女孩是我看着长大的,以前的博文中提到过的月月。一个在学龄前活泼可爱满脸灿烂笑容的调皮女孩,经历了五年之后,变成了萎靡不振、慵懒不求上进、成天沉溺在IPAD里的姑娘,朋友形容他女儿为“一条卷曲在沙发上的懒蛇”,但又无力改变。今年夏天,朋友妻子带着女儿参加了双溪书院的夏令营活动,看着女儿在双溪书院里脸上重又焕发出久违的笑容,活动之后就心动了,她在她丈夫的竭力反对下自作主张把女儿送往书院读书,内心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两个月快过去了,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偶然看到朋友妻子发的女儿在书院生活的照片,看到了孩子快乐奔跑的身影,看到了孩子专心读书的表情,我和朋友妻子一样很开心。我说,我想去看看月月呢!朋友妻子是个非常有行动力的人,于是,周五,朋友夫妇、我们夫妇四人踏上了探访双溪书院的旅程。

  当然,看望月月是我的主要目的,但我更好奇于这个双溪书院。现在“国学”盛行,到处能够碰到致力于弘扬并传承传统文化的大师,但是,交谈之后就感到失望之极,因为自称为大师的所谓“大师”,以与权贵吃饭喝酒为荣,言必称和某某领导共进晚餐,他是如何让领导佩服得五体投地,或是和某某商人喝酒,商人是如何立即掏出信用卡来买他的字画的,总之,“国学”只是外衣,但外衣掩盖不住内心的世俗和功利。、

  不知这个双溪书院的掌门人会是何等样的人?

  临行前我问朋友妻子,我可以带什么东西去看望月月,朋友妻子建议带些书,这样可以和书院的其他孩子分享,于是我在网上订购了德国的儿童百科全书《什么是什么WAS IST WAS》,还买了一套绘本故事《希腊神话》。我买这类书籍是有目的的,一是担心月月在书院,每天接触的是中国传统文化,她需要补充西方文化知识,二是我想试探一下书院的掌门人的观念,他是否也像我平时接触的那些“大师”们一样,中国文化至高无上,说到西方文化就显露出一副嗤之以鼻的轻蔑样。

  我们到书院的时候已是深夜10点半了,在上海这不算是很晚,但在书院,孩子们已经睡觉了,书院的掌门人王义平老师和两个助手还在等我们。

  (未完待续)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05 15:05:50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05 15:06:28
  晨曦中的双溪书院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05 17:19:17
  (二)

  车停在书院的篮球场上,一下车就有一股香甜的味道扑鼻而来,我很好奇是什么花儿在散发着这般沁人的香味,朋友妻子说,这是墨香。我说不是,进入书院,在书院的院子里,深深呼吸,那个香味不同于围墙外的,才是墨香。

  孩子们入睡了,但实际上月月没有睡,吱着耳朵在听动静,当我们进入书院时,宿舍楼二楼的窗子打开了,月月在微弱的灯光下轻轻地跟我们打招呼,然后主动关了窗关了灯。书院掌门人王老师在教学楼门口等我们,那是一个清秀、瘦削的中年人,微笑着,让我们把行李放到我们睡觉的房间,然后请我们去他办公室喝会儿茶。

  我带的书还在车上。

  王老师的办公室很简单,墙上挂满了他的字和画,办公桌对面还有一架古琴。王老师请我们喝他认为上好的老茶,老茶香味浓郁,口感润滑。我想,王老师是为了避免不熟悉的尴尬,开始介绍自己,他说他是国画大师朱颖人的弟子。他说二十多年前,朱颖人大师偶尔有一次来到婺源,那时他高中毕业刚刚参加工作,参与接待朱颖人大师,当朱颖人大师得知他喜欢画画时,大师说,你就跟我去学画吧。于是,他跟着朱颖人大师,去杭州学画学书法学做人。

  刚介绍完自己,王老师话锋一转,开始谈婺源的自然资源保护,他说,中国的自然资源生态大都被破坏殆尽,而婺源处在深山里,或许躲过了一劫。他每次遇到婺源县的领导,都会去说服他们,要保护好婺源这个已经变得稀罕的自然资源,不要为了金钱而破坏它。有一次一个领导在他那里大谈开发,王老师问,开发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赚钱,为了赚钱把资源都破坏了,然后钱又花完了,你不是啥都没有了?他说那领导顿时无语。

  我并没有为此而感动,我见多了披着各式“家国情怀”外衣的大师,高大上的语言掩盖着自己的功利目的,但王老师跟我们讲的时候,面色凝重,他没有我们这种外来者的“他者表情”,感觉破坏婺源的自然,如同伤害的是他本人。

  他沉默了许久,突然说,如果以破坏自然资源的代价,把我们的教育搞好了,那我也觉得值得了,可惜啊,现在的教育......

  这句话让我震惊了。

  因为王老师规定,所有探访孩子的家长以及客人必须遵守书院的作息规定,所以我们聊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回到房间,简单的洗漱之后,准备睡觉。那一夜我几乎一夜未睡,王老师的那些话总是萦绕在耳边,同时,我也是在等待明早五点半的起床号响起。

  夜,真是静,静得连隔壁人家鸡窝里的鸡扑闪翅膀和喉咙里发出的咕咕声都能听见。

  (未完待续)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06 21:41:48
  (三)

  清晨五点半,天蒙蒙亮,书院、书院边的村庄都缭绕在山里的雾气中,嘹亮的起床号响起,两遍之后,开始播放古乐,直到六点。

  六点,孩子们洗漱完毕,陆续来到院子里,月月见到我,亲热地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记得这样开朗的举动还是在五年前。随即大家在王老师的带领下开始慢跑,慢跑结束后,王老师领操,小朋友们跟着王老师做《八段锦》,个个很认真,没有嬉笑调皮和打闹,在这氛围里,我们也和孩子们一样认真地做着每一个动作。

  接着,孩子们开始晨读。为了不影响孩子们,我们沿着村村通的马路上去散步。云雾缭绕的山仍旧翠绿,白色的徽式民宅散落在其中,树林里鸟儿叫声婉转动听,村庄里公鸡打鸣,母鸡带着小鸡觅食,狗儿友好地跟我们打招呼,顺便跟着我们一路小跑......,俨然是一幅世外桃源的画卷再现。七点半,我们准时回到书院,书院七点半吃早点,错过时间就没有了,可见王老师立下的规矩之严。

  到了书院,看到6岁的妞妞倚在门口哭泣,一问,原来是妞妞没有把晨读的内容背诵出来,妞妞一看见我们,就很害羞地躲到了桌子底下抹眼泪,不愿意让我们去安慰她。一会儿,月月和另外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女孩也到桌子底下,开始安慰妞妞。当我们刚坐下来准备吃早饭时,月月和妞妞她们有说有笑地进来吃早饭了。

  孩子们在圆桌前吃早饭,早饭是馒头地瓜稀饭还有素的炒菜和炒饭,孩子们没有吵闹和争抢,大家自己盛饭,安静地吃着,吃完后自己洗碗,收拾桌子之类的事情由当日的值日生来做。书院里的孩子自理能力都很强,自己洗衣,清洗厕所,大孩子照顾小孩子洗澡等等,孩子们就像在一个大家庭里,以哥哥姐姐称呼,相亲相爱。

  早饭的时候,有个大孩子说,昨晚夜里一点左右,久久起了床,搬了个凳子到窗前,站在凳子上看着窗外。这时我才注意到那个虚岁6岁的小久久,小久久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上一笑有一对小酒窝。他正端着碗在认真地吃炒饭。

  大孩子说,久久可能是知道有客人来,所以半夜里起来看是否来了。我想,可能是久久在想,客人里有没有他的爸爸妈妈呢?因为王老师昨天晚上跟我们提起过,久久的妈妈从来没有来书院看过他。

  (未完待续)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06 21:42:57

  
  书院外的环境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06 21:43:34

  
  书院内部小院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06 21:45:15

  
  
  书院外环境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09 20:35:39
  (四)

  吃完早饭,王老师说想陪我们到附近的古村落去走走。

  走在村村通的道路上,王老师的话题始终离不开两方面,一是让他揪心的教育,二是自然资源的保护。他回忆起他童年少年时代走在婺源乡间小路上的情景,回忆他如何走出婺源去学习国画和书法,讲述他教孩子们国画和书法时的趣事,讲述他上课时小小孩无忌的童言,既有灵感又有创造力和洞察力,他认为我们成人应该多听听孩子们说的话,因为孩子观察事物的视角是我们这些被世俗所蒙蔽后的成人所无法比拟的,等等,等等,王老师津津乐道于他的教学,他和孩子们之间交往的故事,但是,他几乎没有跟我们描述他对书院的前景,他完全可以把书院的前景描绘得很宏大很辉煌就像我们的建筑效果图一样虚幻和不真实,他没有这么做是因为他更执迷于他教学中的点点滴滴。——这点是我最为欣赏的。

  婺源的古村落很美,徽式建筑的白墙黑瓦马头墙,纯净有修养,门头上的砖雕,细腻栩栩如生,宅院和宅院之间的青石板路干净古朴,朋友妻子开玩笑说,说不定我们就踩在几百年历史的青石板上。溪水在村庄边潺潺留着,清澈见底,村民们在溪水边洗刷,老人坐在家门口聊天,一派怡然自得的景象。

  王老师见我们对古村落很感兴趣,就饶有兴趣地带着我们走到了村落边的竹林里。婺源山里的竹林,也是美得无法描述,见我们感叹竹林之美,王老师很讷讷地说,要是有办法搞到资金,把这里的山林全部租下,然后保护起来,这里的农产品非常好,有茶树,有竹林,还有蔬菜,这样这些山林就可以免遭破坏了......。我对王老师说,因为投入和产出无法平衡,估计只能找基金会的基金来做, 国内的基金几乎没有可能,国际上的也许可以。我老公接着说,在黔东南的侗寨地扪,当时有挪威的一家基金会赞助保护的,后来就变成了一家以营利为目的的香港公司。朋友更为直接,他对王老师说,资本的本性是逐利的,没有利益可图,谁会来投资呢?如果来投资,一定是以保护资源的名义来破坏资源的!——这些话犹如一盆冰水,浇在王老师身上,我看到了王老师失望甚至绝望的表情,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绝望的痛楚。

  于是我说,未必,你看,洛克菲勒看到美国缅因州一个美丽的荒岛即将被破坏时,他买下了这个岛并建立了美国阿卡迪亚国家公园,从此这个岛被保护至今。

  但不管怎样安慰,王老师希望保护婺源自然资源的美梦被我们砸了,是否被砸粉碎呢?我想,一定没有,他会像坚持他书院十年坎坷教学那样坚持下去的。

  王老师建议我们去书院后面的山里走走,他说有个商人和邻村签了协议,租了好多山地准备开发,但是,新修的路是从书院所在的村里过去的。我们看到了大约四米宽的刚开挖出的道路,道路沿着山体强行蜿蜒而进,望不到头,所到之处红土裸露,到处有塌方的危险。王老师说,刚刚开始开挖道路的那些天,他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在被搅动侵蚀,寝食难安,他想去把进山的路堵住,这样商人的挖路机就进不去了。还好,项目开始没多久就由于某种非正常原因处在了停滞的状态,工程拖延至今,对孩子该如何解释这种现象呢?

  王老师说,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孩子们,对自然要有敬畏。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20 20:45:19
  (五)

  和王老师回到书院,我觉得这时才是把我买的书拿出来的恰当时候。我跟王老师实话实说,我说,在来书院前,我并不认为你能接受我买的书,所以我把书放在车上了。经历了昨晚和今天上午的交流,我觉得你能够接受这份礼物,虽然并不贵重,但愿孩子们和你能够喜欢。

  我把《什么是什么 WAS IST WAS 》等书拿了出来,王老师很高兴地招呼孩子们,孩子们一下子围了上来,开始在众多的“什么”中寻找自己喜欢的“什么”,然后翻看阅读。女孩子们坐在活动室的书桌前看书,男孩子们拿着书坐在教学楼门厅的地上看书。看来王老师并不规定孩子们看书的姿态,也没有因为有我们这样的客人来而要求孩子们整齐划一地阅读,而是让孩子们非常自由地、随性地按着他们喜欢的方式阅读。

  我很喜欢这样的方式。

  月月负责登记书籍,月月很乐意干这个事情。中午吃过午饭,我们本以为孩子们会午睡,我们就想开车出去兜兜。车刚开出去没多久,朋友妻子突然想起忘了带手机,我们返回书院,等朋友妻子回到车上,她很兴奋地告诉我们:刚刚看到的一幕好暖心哦!孩子们围着王老师,王老师在给孩子们讲《什么是什么 WAS IST WAS 》。

  晚上见到王老师时,王老师说,这套《什么是什么 WAS IST WAS 》就像我们的《十万个为什么》,但解释得更为理性清楚。他说他很喜欢,孩子们也很喜欢。

  周六是孩子们的假期,不上课,孩子们就在书院里玩。书院的教室、活动室、图书室都是开放的,包括王老师的一位朋友从美国寄来的天文望远镜,王老师的一架古琴和贴在墙上的王老师字画,都随意放置在孩子们唾手可得的地方。听孩子们说,妞妞曾经一不小心把古琴的琴弦给拉断了。王老师知道后发了脾气,把孩子们吓坏了,因为孩子们从未见过王老师发这么大的脾气。王老师平时说话速度很慢,温文尔雅,笑眯眯的,但眉宇间真有不怒自威感,孩子们是既喜欢他崇拜他又害怕他。

  所有教学器械包括书籍、毛笔、纸、字帖全部开放,成为孩子们随时可以所用所见所触摸的东西,让我很有感慨。去年夏天我去黔东南的侗寨地扪博物馆,去之前听说博物馆如何为孩子们教学启蒙,到了那里才知道,所有的一切,包括捐助来的物品、仪器等,都是道具,地扪的孩子们也是道具之一,有客人来的时候演出,没有客人的时候大门紧锁,孩子不得进入。我们给孩子们带去书和学习用品,丢在廊子里任风吹雨淋。(见我博文《不同世界的碰撞、冲突和交融》)

  用心去教学,和以教学名义去牟利,是两回事,在细节上就能看得出来。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20 20:46:03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27 09:51:44
  (六)

  即使是休息日,毛笔、毛边纸和字帖都成为了孩子们最好的玩具,大孩子们只要有空,就安静地坐在那里临帖写字,小孩子们(五、六岁的)会骑着滑滑车,从活动室冲到教室,从教室滑到活动室,滑动的过程中会随时停下,拿起书桌上的毛笔和毛边纸,临着字帖写个几个字,然后骑着滑滑车又滑走了。

  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小久久成为好朋友的。

  我们外出闲逛回来,没啥事,书院里没有瞎聊天的氛围,因而我们四个到书法绘画教室,和孩子们一样,拿起毛笔临着字帖在毛边纸上写写画画,当我老公在毛边纸上临写篆书的时候,骑着滑滑车的小久久过来了。他停下车,很好奇地看着,然后发话了:

  小久久:你写的是哪个字啊?
  我老公指着字帖:这个!
  小久久端详着字帖上的字和我老公写的字,说:哦!写得不错,就是字体结构有些散,这里用笔用得不太好!
  这么专业的评价让我们觉得既好玩又惊讶。我说,久久,我们拜你做师兄吧。久久很认真地点点头,之后,我们每写字,他都会很认真地来评价指点,最为重要的是,在六岁的久久的指点中,我们发现,久久对汉字字体“形”的观察能力非常强,他一下子就能发现我们写的字和字帖中的字的不同之处。

  久久常常妙语连珠,惹得我们忍俊不禁开怀大笑,仔细琢磨,久久说的话是非常有道理的,比如“这个字的整体不错,就是这两笔要连起来”,“这个字这一笔散了,要紧一些就更好了”,当然除了指出问题之外,久久还会说,“我把你写得好的字挑出来,摆在地上,你自己好好看看”,以资鼓励。当我老公佯装着抱怨写不好,对自己很失望时,久久说,“你这样自暴自弃是永远些不好的”,“你这样的态度是写不好字的”。

  本来骑着滑滑车。看一会儿字,过一会儿就要滑到活动室去看一会儿投影《三国演义》的,因为我老公的“自暴自弃”,这下他骑到一半突然折返了回来,自言自语道:“我得好好盯着他!”

  为了做好示范,久久到书法教室边的储藏室里抱出一只纸箱,纸箱里存放的都是他写的字。

  我忍不住对着师兄又搂又抱又亲。

  仔细琢磨,这些应该都是王老师平时指点他们写字时说的话。在我们写字久久指导的时候,王老师一直坐在另外的书桌前安静地临写,直到我老公走到王老师那里准备和他讨论有关书法的事情。

  他俩聊了会儿,王老师过来示范篆书、隶书,久久他们一群孩子围在边上。等王老师写好,我随口问久久,王老师这个字写得怎么样?久久很认真地端详了一会儿,说,写得不错,就是这一笔不太好,散了!

  王老师并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而是笑呵呵地很和蔼地摸了摸久久的脑袋。

  (未完待续)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27 09:52:17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27 09:53:28
  (七)

  孩子们上数学语文课是在另外的教室里,那个教室有黑板,可以上课。教室的墙上贴着孩子们誊写的作文,画作以及孩子们的课程表等等。

  说起孩子们的作文,我那位朋友是深有感触的。如果不是月月妈妈在九月末的时候去了次书院把作文带回来给我朋友看,说不定月月已经被朋友强行带回上海了。朋友说,月月上小学时,他最反感月月写作文的模式,从来不写真情实话,而是到网上去下载,然后拼凑。朋友以为月月这么做,会挨老师批评,结果呢,不但没有,而且每次都能过关。——朋友为此很生气,但又没办法。月月是个非常精灵的孩子,在这问题上不听他爸爸的。

  月月到了书院,就没有办法下载文章了。一是书院网速太慢,月月说那是王老师故意做成那样的,二是她刚开始写的干巴巴的文章,一直没有得到王老师的认可。王老师一遍又一遍地启发月月写出自己的观察和感受,如果不把自己的真实写出来,就需要重写。那篇让朋友非常感动的作文题目叫做《两棵树》,就是月月妈妈带回来的那篇作文,是月月重写了很多次的,而当朋友读到女儿的这篇作文时,热泪盈眶,这篇作文写的就是月月小时候跟随保姆阿姨去保姆阿姨家时的所见所闻和感受,是作为父亲来说所期盼的女儿用文字表达出来的真情实感。

  女儿总算学会写真实的故事和感受了!是这篇作文,改变了朋友对他妻子把女儿送往书院的看法。

  墙上还贴着别的小朋友的文章,九岁的,十岁的,一个个誊写地有模有样。当我把孩子们的作文放在微信朋友圈里时,除了“点赞”,更有非常高的评价,一位画家朋友说,“好久没见规规矩矩的书写了”,一位表演艺术家说,“有点民国学生的味道,说小事,身边经历的事。朴素,单纯”,一位建筑师朋友说,“现在小孩子的文笔居然有梁实秋郁达夫的味道,恬淡”,另一位建筑师朋友说,“字漂亮极了,文笔也温暖”,我的大学同学说,“都很好,尤其是九岁叶姓小朋友的字”......

  国外的同学都惊讶于这么小的孩子能把汉字写得那么漂亮。其实,仔细琢磨,孩子写的字都是有书法架构的,如果没有练过书法,是不可能写出这么好看的字体来。

  文章的真实,字体的漂亮,不正是我们现在教育中丢失的传统精神吗?

  (未完待续)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27 09:53:49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27 09:58:18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27 10:00:05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1-27 10:00:37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5-12-14 20:38:35
  (八)

  很可惜,我们是在周末去的书院,没有机会和孩子们一起坐在教室里听听王老师上课。不过,我们也翻看了孩子们随手放在书桌上的中国历史课笔记,很惊讶地看到,在孩子们记录春秋战国时期的讲课笔记中,有着孩子们手绘的战国时期的中国地图,再翻过几页,还有三国时期的地图。我想,这些课程一定很有趣。——孩子们津津乐道于三国时期的战争,谁打仗最厉害,谁攻打谁的兵营时遇到的对手是谁,谁和谁较量谁赢了,等等,等等,月月跟我聊天时还来考我,把我考懵了。

  看到月月的进步很大,我们都很欣慰,但随着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同步直播书院的情况后,出现了另外一种声音。

  我一位朋友直言不讳地问我,月月初中毕业有否毕业证?月月的父母有没有为月月的将来计划过?还是仅仅是为了逃避目前的教育体制而为?

  还有一位朋友表示担忧,她说,一个孩子的成长,毕竟不是只需要进行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他还必须经历当代文化的熏陶,他需要数理方面的逻辑思维训练,这些都是孩子成长过程中不可缺失的。

  还有一位朋友认为,现在的世界趋向全球化,孩子必须能够掌握英语,同时接触西方文化,这样他才能够具有世界的眼光,融入全球化的发展中,否则就容易成为故步自封、抱残守缺的人。

  还有一位朋友是海归博士,她的观点很犀利,她说,这种书院教育模式,在以前西方也都实践过,有的是失败的案例。最重要的是,由于书院的规模和形式,导致孩子只接触到单一的价值观,甚至会因为崇拜老师而全盘接纳老师的价值观,这对孩子的成长是非常不利的。

  众说纷纭......

  不管怎样,回到上海后,我委托月月妈妈给月月和其他小朋友带去了英语绘本,王老师夫人毕业于中山大学,她在群山竹林深处辅佐着为实现理想的王老师,她会给孩子们讲述这些绘本的。我想,一条具有争议的道路肯定崎岖不平,就像书院旁边深山里的古栈道,开拓古栈道的先驱者们当初一定不可能清楚地知道古栈道将会通往何处,但是,他们执着地开拓并成功地通往了外部世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为开拓者助上一臂之力。
作者 :忘禾 时间:2016-07-03 20:00:01
  为身体力行的理想主义者点赞!
  最后这段帖文很有意思。
作者 :blueskyaq 时间:2018-04-09 08:47:57
  @易今2010 易今老师,不知月月及双溪书院现状如何?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