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讨论专栏]转载:再见宁铂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3-09-23 11:55:17 点击:230 回复:1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作者:何堪几度风吹絮 

我第一次碰到宁铂是在2003年9月份,那时侯我刚满二十岁,从大学出来后诸事不顺,自以为看破红尘,去了苏州西园寺。那里面有一百多个僧人吧,宁铂给人的印象非常独特,他个子不高、微胖、肤色白皙,一双眼睛特别机敏,而且走路很快,经常穿一件黄褐色的僧袍,赤脚,即使冬天也是如此。他身上有种宁静祥和的气质,使人不自觉地想接近他。他住在寺院后的一座破旧的住宅楼里,房间在一楼,水泥铺地,阴暗潮湿,除了一张床,一个书架和一把椅子外几乎没什么陈设了,但打扫的格外整洁。我记得曾跟他深谈过几次,记忆最深的是下面这几件:一次是去天平山玩,在路上我问他对鲁迅怎么看,当时我正迷鲁迅,他说鲁迅很伟大,但有时太极端不宽容,显得心胸狭隘。我不服气跟他辩了半天,现在想想非常惭愧,他看问题比我深远多了。一次是在夜里,我们走路一起去医院探望一个从楼上掉下来摔伤的法师,我讲了些自己打坐时的体验,宁铂很认真地问了我下细节,然后又告诉我需要注意的事项,他推荐我一定要去读《清净道论》(后来我找到了这本书,可读了几页就放弃了,实在是看不懂)。还有一次是他要去云南,我和一个师兄找他话别,谈了很多,我们给他顶礼,他跪下还礼,说什么也不让,这让我很震惊。另一次是听一个社科院研究马斯洛姓许的人讲座,那人把他创建的什么人格三要素跟戒定慧相比附,听的时候宁铂一直在摇头,下了课在走道里他对我们说:这人思路绝对有问题,不要再听了。然后气冲冲地走了。这是我见他唯一一次生气。
      
  还有许多零碎的事情,从西园出来后我曾告诉过一个朋友,他后来写了篇文章,我把它附在后面,此处就不再赘述。那时我曾听演如法师说过他是神童,但我是八十年代出生的,对那段历史并不了解,所以也没怎么在意。再说一个人的往昔如何,并不代表他的现在。
      
  大约过了三年,我在南方周末上看到一篇写宁铂的文章,那篇大概是转载最多的吧?作者貌似公正的笔调间有种说不出的沾沾自喜,又充分发扬了狗仔的恶俗精神,说“宁铂个子矮小,对女性缺乏吸引力”,“因一件小事离家出走半月”,又前妻如何如何,不知道他是真采访当事人了还是自己意淫,这就近与卑劣了。又在一个电视台上看了关于宁铂的系列片,说当时如何轰动,问了下父母,没想到他们对宁铂特熟悉,“那个和国家总理下棋的神童?”,我觉得很吃惊,因为我老家在山东一个特偏僻的小镇上,父母生于斯长于斯老于斯,在那生活了近五十年,几乎从没离开过,又都初中毕业。他们能知道,隔了这么多年竟然还记得,我可以想象当年那种一举成名天下闻的盛况。闲时我想起在西园时碰到的宁铂,他是那么的谦和淡泊,他到底找到了什么?
      
  再次见到宁铂已是六年之后了,我从苏州搬到上海,在这儿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已饱尝世态炎凉,突然觉得生命一天天这么下去没什么意思,读了几本汉译的南传佛教经典,于是又找回信仰,去江西一个禅院参加巴利语培训。那儿三面环山,离最近的城市也有三四个小时的车程。来的第二天我在佛学院三楼的图书馆门前碰到了宁铂,他拿着把蒲扇从房间里出来,依然神采奕奕的,时间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印记。我上去打招呼,他也很开心,说看着面熟,但想不起来是谁了。来学习巴利语的一共三十多个人吧,天南海北,有教师、心理学家、海员、瑜珈教练、公务员、大学生等等,巴利语课程安排在上午,大和尚(八十年代北京大学的风云人物,我想以后好好写下他)非常慈悲,又在下午安排了两节阿毗达摩的课,从两点到三点半,授课者即为宁铂。我在西园时听过他讲慈梵住,关于如何修习慈心,非常生动活泼。阿毗达摩这么繁琐的学问,不知道他会怎么讲?
      
  下午上课的时候,不大的教室里座无虚席,宁铂拎着台笔记本电脑进来,接上投影仪后,他环顾了下,突然跪下来,向听众恭敬地顶礼三次,估计是里面有出家人的缘故。我们都站起合掌,气氛变得异常庄严。宁铂讲课语速很快,他知识渊博,对当代心理学、哲学似乎都有研究,会把阿毗达摩的一些名相跟它们比照,让我们对其的理解更深刻透彻些。而且他从不看笔记,引用一些资料时就直接告诉你在哪本书第几章第几页,让你自己回去找着看。我有时会走神,我记得曾看过他那张流传最广小时侯的黑白照片,坐在一间书房里笑得特灿烂,我尝试着从这个面色白净、表情平和的中年人身上找他过去的影子,眼睛一点也没有变。下课时他同样会顶礼三次。
      
  然后最愉快的时光到了,我们一群人围住他问问题,从三点半一直问到吃晚饭,才依依不舍地走开。有时外面扫地的阿姨、厨房里烧锅的师傅也进来,问家里的小孩老上网打游戏,怎么去管教,无意间打死蚊子算不算杀生,女儿离婚了情绪低落该如何劝她,太阳一落山就头疼是怎么回事,几乎什么都问,宁铂很耐心地一个个予以解答。他谈事情时有个特点,针对性强,很直接,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不会给你含糊着或者打什么伏笔,也不会像一些五灯会元里的高人给你说喝茶去等莫名其妙的话。比如有个师兄说他认识一气功师,宣扬自己有他心通,能猜透别人在想什么,他很是景仰。宁铂马上说“现在有种人就是无耻,到处招摇撞骗,你再碰到你就让他猜你在想什么?他猜不到你就打他屁股!”然后又解释了按照经典记载他心通怎么才可以修来,要修四禅八定、修十遍,还要能自由自在地从一个境界跳到另一个境界,这是非常艰难的事情,当今社会几乎不可能成就。
      
  偶尔他会不经意透露些自己的事。比如以前他曾学道,辟谷二十五天,光喝水不吃饭,还曾用气功洗肠,宁铂说这是以前没学佛时干得傻事,净搞一些怪力乱神了。他提到过在云南西双版纳时住在一个茅草房里,除了他外,里面还住了一对蝎子,一对老鼠,还有一大群蚂蚁,和蝎子老鼠倒相安无事,就是蚂蚁比较烦人,夜里睡觉时老爬到耳朵里去。森林里有好多毒蛇,他一个师兄夜里去厕所大便,一抬头眼镜蛇就在脸前挂着。
      
  有的还单独约他谈,不是有的,那短短一个月学习时间,是几乎每个人都单独了,也不只是谈佛法修行,还有生活中的一些困扰已久的烦恼,感情问题、心理问题、去哪儿出家的问题,甚至包括身体疾病,肾虚胃溃疡偏头痛,因为他对中医很精通。宁铂总是很客气地预定好时间,通常一谈就是几个小时。哪怕再忙,宁铂也从来没有拒绝过谁。在宿舍里我们聚在一块儿经常会争论些问题,有时会争得面红耳赤,要打起来,然后有人提议:去找宁老师!!大家就都不吱声了。
      
  他住在三楼,门前的栏杆上摆了盆兰花,背阴的房间铺着淡黄色的地砖,依然非常干净整洁,硬板床、写字台、几张椅子、一个书架,上面摆了很多医学词典,唯一的现代化装置就是他那个又大又笨不知道什么牌子的笔记本电脑。夜里很晚时,我热得睡不着出来在庭院里散步,常看到他那窗口依然亮着灯。
      
  因为家里有事我要提前回去,我想去找一下宁铂,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能相见,人生充满了不确定,而他又行踪无定,或许这一世见不着了。我先拟了几个问题,其实我最想问得就是他到底遭遇了什么?他又找到了什么?会安心过这种清苦、俭朴的日子?可以看出来,他没有什么钱。他每个周末都要去南昌,一大早就坐公交车出发,转几趟车,据说是帮人做心理咨询,可都是义务的,从来不收取任何费用。尽管我隐约意识到,这些问题没必要问了,我只不过想去证实下自己的猜测而已。有什么会比追寻内心的宁静更重要呢?求仁得仁,又何怨乎?真正的幸福不一定和我认为重要的那些东西有关。宁铂脸上始终有一种超然、愉悦、平静的表情,这不可能是装出来的。那天我问了个很冒昧的问题,外界对您的猜测和争论这么多,可我从来没看到过您的任何辩解?您是有什么障碍吗?宁铂低着头沉思了会,叹了口气,说辩解什么呢?随他们去吧。他们连我哪儿出家都搞不清楚。我明明是在西双版纳,非得说我在五台山,其他就可想而知了。我说老师您打算一直这么下去吗?宁铂突然微笑了,他盯着我,啊,这不挺好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宁铂关心的是那些生活中苦苦挣扎的小人物,但换个角度想,也许这些人才是最值得去帮助的,因为太平凡太琐屑太不值一提,所以无人重视,他们心灵上的痛苦和悲伤才会更深切。对于宁铂的佛学修为,我不能猜测太多,这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畴。我只能这么说,如果你坚持认为神童成功的唯一标准是长大后到美国留学做微软副总裁或者造核弹,那我除了对你的头脑表示同情外,别无可谈;可如果你觉得生命还有另一种可能性,或许这种可能性更为深广、更有价值、更有益于增进幸福,更值得像宁铂那样的在智力上的佼佼者去追求,那我想和你握握手。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3-09-23 12:01:00
  记得我高中的时候,八十年代初,我14、15岁吧,有一天站在报栏前,看一篇关于神童宁铂的报道。那篇报道占了报纸整整一个版面的篇幅,吸引了我们几个小女生崇拜的目光。
  
  之后,特别是最近,看到关于宁铂的报道,大都是作为反面教材的。
  
  今天看到这篇文章,转载到此,供大家讨论。
作者 :看着时间溜过 时间:2013-09-23 12:33:00
  有一种说不清都不明的感觉在心中涌过,鼻子微酸。
作者 :看着时间溜过 时间:2013-09-23 12:34:00
  修改:道不明
作者 :宝贝你是最好的 时间:2013-09-24 16:04:00
  无它。前世带来。
我想对于我不了解的人和事,我就不乱说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3-09-24 16:41:00
  转载:作者:雁已过
  
  1978年3月8日,中国科技大学举行第一期少年班开学典礼,中国第一所少年大学生班正式诞生。做顶级科学家,是少年班学生的愿望
    
    1978年年初,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届大学生陆续走进大学校园。也就在这一年,21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也走进了中国科技大学的校园,成为一群特殊的大学生。他们介于十三四岁之间,其中最小的谢彦波只有11岁,当年还戴着红领巾,据说他是滚着铁环进的科大校门,最大的也只有15岁。他们的出现立刻引起了整个中国的关注,1978年,几乎是整个中国的报纸、杂志、广播等都在聚焦少年班,在纪录片里,少年班同学仰望夜空、指点星象的镜头留在了很多人的记忆中。
    
    在一个被誉为“科学的春天”的时代,这一群少年被视为科学春天里的嫩芽,在他们身上寄托了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科教兴国”的急切愿望和集体焦虑,他们迅速被打上神光,耀眼的光芒直闪人眼。而这一段特殊的经历,也或多或少影响了这批少年的命运。
    
    1、一切都源自于写给副总理的信
    
    对中科大第一期少年班的21名学生来说,1977年底或1978年初在他们的生命中都是浓浓的一笔。他们有了与常人不一样的一段经历。但发生这一切的起因却非常偶然,“开始学校并没有一个开办少年班的计划。”一切都源自于一封信。
    
    1977年10月末,江西冶金学院教师倪霖,给当时兼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国务院副总理方毅写了一封10页的长信,举荐他眼里的少年天才,13岁的宁铂,江西赣州八中高二年级学生。在信中他详细地介绍了这位少年的早慧而英才,2岁半时能够背诵30多首毛泽东诗词,3岁时能数100个数,4岁学会400多个汉字,5岁上学,6岁开始攻读医书和使用中草药,8岁能下围棋并熟读《水浒传》等等。11月3日,方毅副总理将此信转给当时中科院的下属单位中国科技大学,上有批示:“如属实,应破格收入大学学习。”不久,中科大两位老师抵达赣州八中对宁铂进行“破格”面试。通过对他的文学、数学、中医甚至围棋等方面的全面考查,最后两位老师得出结论,宁柏的确很优秀。不久他就被中科大破格录取。
    
    “宁铂被破格录取的消息被媒体大量报道之后,陆续有人向我们推荐早慧的学生,学校也根据情况不断派老师下去面试。”第一届少年班管委会主任叶国华老师回忆说。
    
    1978年,中科大20年校庆,方毅来到科大看望少年班学生,并跟宁铂对弈。这一情景,30年后李剑芒印象还非常深刻,“方毅他是一个围棋迷,走到哪儿都不忘了挤对陈毅几句。据他称;陈毅的围棋水平与他不能相比,手下常败将军。”李剑芒回忆说:“方毅跑来和宁铂下了几盘围棋,被宁铂杀得找不着北!我后来问宁铂,方毅大概在哪个水平。他答:比你差!”方毅留给少年班同学的印象是“非常随和,爱开玩笑,从任何角度看,都是一个好人。”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3-09-24 16:45:00
  在信中他详细地介绍了这位少年的早慧而英才,2岁半时能够背诵30多首毛泽东诗词,3岁时能数100个数,4岁学会400多个汉字,5岁上学,6岁开始攻读医书和使用中草药,8岁能下围棋并熟读《水浒传》等等。
  
  ——————————————————
  按照这个标准,如果在今天,是不是很多孩子都可以成为“神童”?
  
  所以毕业于科大少年班的李剑芒30年后说,我们不是神童,充其量是早慧儿童。
作者 :章红 时间:2013-09-24 22:23:00
  易今好,你转载的这篇文章我也看过,而且看了多遍。作者笔下的宁柏,令我深怀敬仰。
  “他谈事情时有个特点,针对性强,很直接,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真好啊。
  
  人们把出家修行仅仅理解成失败者的逃避,真是太狭隘、功利了。
  
  文中最后两句话很赞:
  “如果你坚持认为神童成功的唯一标准是长大后到美国留学做微软副总裁或者造核弹,那我除了对你的头脑表示同情外,别无可谈;可如果你觉得生命还有另一种可能性,或许这种可能性更为深广、更有价值、更有益于增进幸福,更值得像宁铂那样的在智力上的佼佼者去追求,那我想和你握握手。”
    
作者 :宝贝你是最好的 时间:2013-09-24 22:32:00
  @ 章红 人们把出家修行仅仅理解成失败者的逃避,真是太狭隘、功利了。
  -----
  嗯,大家对佛教很多误解。
  好像一听说谁出了家,就跟情商低、无情等词联系在一起了:(
  好像这个人就废了。
作者 :越越妈 时间:2013-09-25 09:26:00
  @看着时间溜过  2楼
    有一种说不清都不明的感觉在心中涌过,鼻子微酸。
  -----------------------------
  我也有这种感觉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3-09-25 16:48:00
  今年暑期带着儿子、布吉和泰勒,去了很多寺庙,他们在游览时问了很多问题,让自己深感佛学知识的浅薄。
  
  我们到了苏州西园寺,为的是让孩子们看看五百罗汉,没想到西园寺非常清净,寺庙不主张香火,因而香火不旺,有功利目的之人自然不会看重这块地方,因而很有想象中的味道,我们在西园寺呆了一下午,也看了济群法师的一些言论,回来还看了济群法师的博客,没想到宁铂也曾在西园寺呆过好几年。
  
  功利社会中的人自然以功利的眼光揣度一切,用恶意的语言编排他人,因而没有功利目的的人,在他们眼中就是失败者,之所以有这样的说法,其实是在掩盖他们内心的空虚。他们自己的内心都无处安放,怎么能体会像宁铂这样的人的智慧呢?
作者 :precom 时间:2013-09-25 22:06:00
  @易今2010  6楼
    在信中他详细地介绍了这位少年的早慧而英才,2岁半时能够背诵30多首毛泽东诗词,3岁时能数100个数,4岁学会400多个汉字,5岁上学,6岁开始攻读医书和使用中草药,8岁能下围棋并熟读《水浒传》等等。
    
    ——————————————————
    按照这个标准,如果在今天,是不是很多孩子都可以成为“神童”?
    
    所以毕业于科大少年班的李剑芒30年后说,我们不是神童,充其量是早慧儿童。
  -----------------------------
  
  肯定不一样,现在达到这个标准的人多,但那时很少,时间不一样,许多背景不一样,宁柏肯定是神童了。
作者 :green_h 时间:2013-09-26 09:57:00
  @precom  11楼
    @易今2010  6楼
  
  不知版上是否有人知道
  中国在教育学术界承认神童这个概念吗?
  有教育工作者或教育研究人士专门对神童进行定义,并对其在教育上的特殊性进行研究吗?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3-09-26 10:07:00
  说说另外一个神童——数学家陶哲轩
  
  转载:华裔数学家陶哲轩之父:多亏没对他“拔苗助长”
  
  2006年夏天,澳大利亚华裔天才陶哲轩获得菲尔茨奖后,媒体曾经一拥而上。后来,他的生活渐渐归于平静,陶哲轩说自己很高兴又能再度将精力投入到数学上来。不过最近,媒体又将目光投向了他的父母,揭示他之所以能够年少成才,多亏他父亲不愿“拔苗助长”。
  
  如今就像摇滚歌星
  
  一个原本关于素数研究的几乎无人问津的公开讲座,因为主讲人的不同而改变了“命运”。那一天,400多人将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个会堂挤得水泄不通,有35人在隔壁一间教室通过视频聆听讲座,还有80人因为实在没有地方安置,被打发走了。
  
  那天的演讲人就是该校数学教授陶哲轩。他温文尔雅,说话带点澳大利亚口音。他说,尽管素数研究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但现在仍然有许多的事情要做。这仍然是个激动人心的领域。”
  
  这场1小时的演讲同时还在网上直播。演讲结束后,几名学生走到讲台前,请求陶哲轩签名。同事们逗笑说,陶哲轩相当于一名摇滚巨星,还称他是“数学界的莫扎特”。
  
  
  
  办公室里贴着日本漫画
  
  陶哲轩一直因其聪颖的天资而引起人们的关注和好奇。2岁时,他已经学会阅读,9岁就上大学数学课程,20岁时获得博士学位。现年31岁的他已经从一名天才少年成长为世界顶尖的数学家之一。去年夏天,他赢得了被视为数学界诺贝尔奖的菲尔茨奖,还获得了用于奖励“天才”的麦克阿瑟奖,奖金50万美元。
  
  “他令人惊叹,”普林斯顿大学的查尔斯·费弗曼说,“每一代人当中会出现那么几个天才,他就是那几个当中的一个。”费弗曼本人也曾是一位少年天才,同样获得过菲尔茨奖。
  
  澳大利亚两家博物馆已经索取了陶哲轩的照片,以供永久展览。他还曾进入“澳大利亚年度人物”最终候选人名单。
  
  “你因为著名而更为出名,”陶哲轩说,“就和帕丽斯·希尔顿(纽约豪门艳女)效应一样。”
  
  这些盛名显然并未影响到他。在他位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办公室里,贴着一张日本漫画《乱马1/2》的海报。出入数学楼的大厅时,他就身着阿迪达斯运动衫、牛仔裤和破旧的运动鞋,看起来就像他带的研究生。
  
  他说他不知道如何去花掉那笔“麦克阿瑟奖”奖金,不过他提到了和妻子劳拉去年购买的那栋房子的抵押款问题。劳拉现在是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动力推进实验室的一名工程师。
  
  
  
  写作文时手忙脚乱
  
  陶哲轩在数学方面的天资早早就表现出来了。他说:“我一直喜欢数字。”他2岁时就常常教年长的孩子们数数。学习语言也很快,常用积木来拼写“狗”、“猫”之类的单词。
  
  “他很可能是从看《芝麻街》(美国“公共广播公司”播出近30年而历久不衰的幼儿节目)的过程中,悄悄学习这些东西的,”陶哲轩的父亲、1972年从香港移民澳大利亚的儿科医生陶象国说,“我们基本上是用《芝麻街》来当孩子看护人。”这些积木原本是作为玩具而不是学习工具买来的。
  
  陶哲轩3岁时,父母将他送进了一座私立学校。但6个星期后他们就让他退学了,因为他还不习惯于在教室里度过那么长的时间,而那位老师也没有教育像他这样的学生的经验。
  
  5岁时,陶哲轩上了一座公立学校,父母、校长和老师了为他制定了个人辅导计划,每门学科都按他自己的步伐学习。他在数学和科学方面迅速跳了好几个年级,而其它课程则与同龄人更为接近。比如英文课上要写作文时,他就手忙脚乱了。
  
  “在那方面我当时从来没有真正掌握到诀窍,”他说,“这些东西都是模糊的、没有明确界定的。我以前总是喜欢对付那种有明确规律可循的东西。”在老师吩咐他写一篇关于家庭情况的作文时,陶哲轩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将房间的东西开了个清单。
  
  
  
  神童脚步慢了好几年
  
  7岁半时,陶哲轩开始在当地高中上数学课。对一些少年天才的成长轨迹,陶父有一定的了解,包括12岁就拿到美国伯依斯州立大学的数学学位的罗杰伊,但此后这位“神童”便销声匿迹了。
  
  陶父说:“我起初以为陶哲轩会像这些人一样,应当尽早毕业。”但在与天才儿童教育专家们交谈后,他改变了主意。“早早拿到学位,打破纪录,没有任何意义,”他说,“我构建的知识结构是金字塔式的,底部很宽阔,这样金字塔就能建得高。如果像个圆柱体一样迅速上升,那么到达顶部后就可能摇晃,然后倒塌。”
  
  陶父还请了数学教授辅导陶哲轩。两三年后,陶哲轩就上了相当于大学水平的数学与物理课程,并在多项国际数学竞赛中表现优异。但父母并于急于推他去读全日制大学,因此,他一面读高中,一面在当地的福林得斯大学学习。
  
  14岁那年,他终于作为一名全日制学生进入该大学。而当初如果父母单纯凭他的学习成绩催促他去上大学,他这时应当已经毕业两年了。
  
  
  
  数学成了场“马拉松”
  
  陶哲轩两年就完成了本科课程,一年后拿到硕士学位,然后前往普林斯顿攻读博士学位。他年龄仍然要比同班同学小得多,但从来没落后于那些比他年长得多的同学,他也终于觉得自己是在与一些旗鼓相当的人在一起学习了。
  
  这时,他对数学的兴趣也成熟了。此前,数学对他来说就是竞赛、解题和考试。“那更像是一场短跑。”他说。
  
  他回忆小时候的情形说,“我记得我当时有一个模糊的想法,以为数学家们做的事情,无非就是某个权威的人给他们一些题目,而他们就将题目做出来。”现在,在真正的学术世界里的陶哲轩说,“数学研究更像是一场马拉松”。
  
  
  
  从饼干里开始的“研究”
  
  作为一位父亲和教授,陶哲轩现在在学习数学的同时,不得不思考如何教数学。4岁的儿子晚上临睡前要吃点零食,这为他提供了考考儿子的机会:如果有10块饼干,客厅里的5个人每人能分到几块?儿子威廉要爸爸告诉他。“我不知道是多少,”陶哲轩说,“你告诉我。”在又鼓动了一下后,威廉将饼干分成了5份,每份两块。
  
  陶哲轩说,他未来的一项计划,就是设法教更多非数学专业的人了解如何以数学的方式思考问题,让这种技巧在比较贷款抵押方式利弊之类的日常事务中发挥作用。
  
  但目前,研究工作仍然是他关注的焦点。“从许多方面看,我的工作就像是一项嗜好,”他说,“我曾经老想去再学一门语言,但一时半刻是学不成了。那些事情可以等等。”
  
  
  
  父母强调学习的乐趣
  
  在养育家中的另外两个儿子方面,陶象国夫妇面临着不同的挑战,尽管儿子们在数学方面都很优异。陶哲渊比陶哲轩小两岁,有着顶尖的棋艺和非凡的音乐天资——一个完整的管弦乐队演奏的乐章,他只要听一遍就能在钢琴上弹奏出来。他也获得了数学博士学位,现在在澳大利亚国防科技局工作。
  
  最小的儿子陶哲仁也对父亲说,他不想做“另一个陶哲轩”,父母就让他的学习步伐更平缓一些。他拥有经济学、数学和计算机科学领域的多个学位,现在是谷歌澳大利亚分公司的计算机工程师。
  
  “我们一直倾向于强调学习的乐趣,”陶象国说,“乐趣就在做事情本身,而不是去赢得什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