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讨论专栏]转载:空洞的说教引导的只会是道德伪善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3-11-01 09:42:59 点击:173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作者:叶开
  
  人教版一年级课文《平平搭积木》最近引发争议。
  
  这篇课文讲的是一个叫“平平”的小孩用积木搭了四间房,“一间给爷爷和他的书住。一间给奶奶和平平住。一间给爸爸妈妈住……还有一间啊,给没有房子的人住。”
  
  据《新京报》的报道,北京安华里一小一年级一语文老师称,“教到这一课时,总感觉怪怪的,不清楚编者为什么这样分配房间,但没有多想。”多位家长也担忧,“爷爷奶奶分床睡是证明两老人关系有问题?奶奶和孙子住一起会不会引发隔代教育问题?”“就内容而言,这篇文章肯定存在问题。”中国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认为,课文里房间分配不符合一般生活准则,可能对孩子带来误导。
  
  这篇课文,诗歌、童谣都不像,只能说是分行排列的句子,属典型“教材体”。老师和家长们的担忧不无道理,但课文暴露出来的深层问题,还有待进一步分析。
  
  课文假装写“平平搭积木”其实“意在沛公”。撰写者“装嫩”,以问答式见缝插针地大加说教,把小孩子搭积木这样一个简单玩乐,“有目的有预谋”地抬升到了献祭的高度——孩子搭个积木都不能好好玩,还要被暗藏的撰写者逼着献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没有房子的人住”。
  
  小学一年级,语文教材应以说文解字为主,读童话讲故事诵诗词为辅。相关课文要有趣味性,有幻想性。
  
  道德伦理从来都不是抽象存在的,而跟日常生活、具体情感密切相关。
  
  虚伪说教,纸面道德,大多是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这种“假大空”道德泡沫,在社会上空到处飘飞,道貌岸然的腐败官员前一年还被媒体歌颂得事必躬亲死而后已,后一年就侵吞公款包养二奶无恶不作。
  
  陪小孩玩过的父母都知道,五六岁孩子搭积木,一是锻炼他们的动手能力,二是开发他们的智商,三是促进他们的想像力。这仍是幼教专家和父母们的第三方良意,已属外因了。小孩子搭积木没这么多想法。他们就是想玩,好玩,好好玩。搭积木好玩,还能启发孩子心智。在孩子反复尝试积木块后,亲手成功地完成了房屋、飞机、轮船等各种式样的搭建,这本来就是一种纯粹的喜悦,在喜悦中促进心智发育。
  
  这就是良意教育所能达到的善性目标之一。
  
  在幼教阶段,以趣味引导,以玩乐促教,是现代教育的基本理论。在这个阶段,善意的教育目标,应该是保育孩子美好的心灵,开发他们探索世界、勤于思考的能力,并把多姿多彩的世界展现给他们,并给他们保留相对充裕的个人空间,得以涵养自己的个性,开发自己的情致。
  
  只有特殊材料组成的教材体课文编撰者,才如此处心积虑地在一个简单的搭积木游戏中,高密度地植入道德说教广告。道德说教并非课文杜撰者的新发明,而是古已有之的“返祖伦理”。“五四”新文化时期的思想家、文学家曾批判过那些泯灭孩子个性的吃人礼教,如今死灰复燃了——这个复燃的旧伦理以礼教为核心,其中心内容是唯上、返祖。生者的价值,似乎只能吸附在逝者的抽象符号上才能体现。被胡适、鲁迅猛烈批判过的礼教社会,一切价值核心都是倒退着回头看的,那样的一个衰朽体系是以牺牲孩子的个性及他们的未来为代价的。孩子只是被利用的工具,是生育投资衍生品,他们的个性、自由、幸福,全都被否决,他们的价值是学会怎么向自己的磕头对象奉献、进贡。
  
  三百多年前,清兵围攻扬州,当时的扬州太守史可法一味死守,偏居湖北的左良玉十万大军又迟迟未至。于是,困极之下,扬州城内军民“易子而食”,其惨状不忍尽述。历朝历代战乱年间,多有吃人记载,不幸的是沦为食物的都是孩子和太太——看来欺负妇孺算得上是我们民族文化古已有之的优良传统。
  
  鲁迅《狂人日记》里的那位“狂人”翻开历史书看到的都是“吃人的历史”,这不是抽象控诉,而是具体描述。在控诉旧礼教的《二十四孝图》里,鲁迅说:自从所谓“文学革命”以来,供给孩子的书籍,和欧、美、日本的一比较,虽然很可怜,但总算有图有说,只要能读下去,就可以懂得的了。可是一班别有心肠的人们,便竭力来阻遏它,要使孩子的世界中,没有一丝乐趣。北京现在常用“马虎子”这一句话来恐吓孩子们。或者说,那就是《开河记》上所载的,给隋炀帝开河,蒸死小儿的麻叔谋;正确地写起来,须是“麻胡子”。
  
  鲁迅写了“要使孩子的世界中,没有一丝乐趣”后,过了六十多年,巴金在《随想录》里说:“……让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感到活下去没有意思,没有趣味,这种小学教育值得好好考虑。”
  
  在这篇教材体课文末尾,编写者平地起高楼,突然就拔高到了“安得广厦千万家,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抽象高度。这个高度,跟普通公民没什么关系,是从“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朝廷命官角度来看的。范仲淹在那篇一千年来最著名的命题作文《岳阳楼记》里,通过反复的排比、层层的迭进,推导出这样一个典型的“官员面孔”:忧心忡忡、谨小慎微、患得患失。
    一个六七岁的小学一年级学生,就要被迫学习这种可怕的人际关系“厚黑学”,装腔作势、虚情假意地造间房子给“上级领导”、给天下“寒士”,这不仅是虚假的灌输,而且是毁坏孩子的心智。
  
  一个国家的公民教育,不应该是官员学校,也不应该是“厚黑学”普遍化。一个善意的社会,是各种不同身份等级岁数的各阶层人的普遍尊重与彼此尊重。这个尊重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对等的。
  
作者 :guoxd65 时间:2013-11-01 10:12:00
  道德伦理从来都不是抽象存在的,而跟日常生活、具体情感密切相关。
  ========================
  此话是正确的。。
  只不过后面的批判与《平平搭积木》还是一样一样的,呵呵。。。这也算奇观了。
楼主易今2010 时间:2013-11-01 10:13:00
  叶开:我们需要的是人的教育
  
  近三十年前,巴金先生在《随想录》里写了三篇文章谈教育问题。
  
  在第一篇《小端端》里,巴金先生说:“她是我们家最忙、最辛苦的人……她每天上学离家最早。下午放学回家,她马上摆好小书桌做功课,常常做到吃晚饭的时候。”巴金对此深为忧虑了,“孩子的功课负担不应当这样重。”
  
  三十年后,和端端同龄的孩子比端端当年更辛劳。成年人每年有不少法定假期可以休息,但学生们全年没有一天不在忙作业——周末老师布置作业,寒暑假老师布置作业。父母们还要带着他们满城跑,参加各种提高班。上学作业考试压得学生们喘不过气来,他们失去了童年,也失去了乐趣。
  
  有个微博这样写道:“君子坦荡荡,小人写作业。商女不知亡国恨,一天到晚写作业。举头望明月,低头写作业。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写作业。少壮不努力,老大写作业。垂死病中惊坐起,今天还没写作业。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写作业。”
  
  在三年后的《再说端端》里,巴金先生说:“儿童嘛,应当让她有时间活动活动,多跑跑,多笑笑,多动动脑筋。……让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感到活下去没有意思,没有趣味,这种小学教育值得好好考虑。”
  
  巴金先生在三十年前撰文抨击僵化的教育思想,曾引发过全国范围的大讨论。三十年过去了,几次教育改革换汤不换药,遂至于今天积重难返,以语文教育而言已经进入绝境。
  
  教育的核心问题,是到底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教育思想,就有什么样的教育制度,有什么样的教育制度,就有什么样的教材。培养合格的公民,教材里就会体现人与人、人与环境、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共处。公民是有独立个性、自主思考力、理性行动力的个体,而不是庞大社会机器里的一颗螺丝钉。如大清康乾间推广开的《弟子规》,主要为培养合格奴才而服务的;但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人的文学》却是呼唤有独立人格、自尊、自立、自强的大写的人。教育目的不同,教材编写差异巨大。
  
  去年教育部制订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高屋建瓴地谈了国家、民族、未来,但教育思想仍是换汤不换药的“育人为本”,把鲜活生命看作面点材料,因此可以任意地去擀压、炮制、蒸煮。
  
  在当今的文明体系下,我想应该坚持这样的信念:人是目的而非手段。面向全世界、迈向新时代的教育,应该是“以人为本”的人的教育。每一个人都具有独一无二的个人价值,任何人用任何理由来摧残他者的人性,任何势力以任何崇高借口来剥夺别人的生命,都是邪恶的。尊重生命,敬畏自然,是当今整个世界范围内的主流人文思潮,和我们遗忘已久的中国文化传统也息息相通。
  
  面对新世纪、面对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巨大机遇和挑战,只有培养出真正的创新型人才,我国才能在整个世界经贸合作日趋紧密、世界生产大融合的后工业时代,摆脱附加值低的世界加工厂的窘迫地位。科学技术是生产力,想象力也是生产力。现代高科技企业的成功,往往可能是一个精妙的构思所决定的。创新型人才的标签是——自由、个性、想象力、创造力。但这些,全受到现行教育思想的强烈排斥。
  
  在新形势下,教育界迫切需要打破僵化教育思想,从先贤的博大精深思想里汲取智慧,做到“有教无类”“无差别教育”,促进全国教育资源分配公平公正,培养新概念人才。
  
  教育思想的落后,禁锢了教育的进步。不公平的教育资源分配,又导致了整个国家处在功利主义思想的泥潭中低级循环。而教育产业化后,相关领域的相关利益集团又对教育改革百般阻挠,导致教育思想凝固僵化,拖累政治转型和新文化建设大业,在面对世界新经济、新秩序的挑战时,我们将会越来越多地丧失核心竞争力。
  
  语文教育是国家教育大系统中核心组成部分,也是教育重灾区。语文教育面临绝境,已为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所认同,而大家又必须齐心合力地去求变,才可能推动这架陈旧而庞大的马车。
  
  语文教育的最大问题,是教育思想完全意识形态化,语文教育承载了过多道德教化功能,而且很多还是虚情假意的伪道德和旧时代统治思想的糟粕。翻看语文教材,你会产生错觉,以为是在读一本政治课本。语文教育的浓重意识形态化,使语文教材在编辑思想上完全僵化。现有多种语文教材都采用“主题单元”框架结构,围绕事先拟定的“主题”选编文章。如“家国情怀”“亲情歌吟”“生命礼赞”“品行善恶”“亲近自然”“时政聚焦”等,每单元三四篇课文,选文服从主题先行,搜罗各种材料来填充,很多课文都是垃圾作品。语文这门原该鲜活生动的课本,于是变成意识形态工作手册。
  
  第二个问题是教材编写被利益集团掌控,粗制滥造,谋取暴利。据说教育部有意组织专家打通文史哲,编辑印行新的统编教材。我不反对打通文史哲,但坚决反对教材编写回到全国统编的旧巷子里去。各地方省市自编教材不好,不是因为放权,而是没有真正放权。语文教材编写权被各地教育行政部门掌控,出版权则被各地教育出版社一家独占。一个排他性很强的利益小团体在暗中形成,一小部分既得利益者独占教材编写和出版的巨大利益。在利益诱惑下,很多人丧失了基本的道德良心,也丧失了基本的公民责任心。由这部分人主导组成的语文教材编委会和相关的编写组人员,缺乏相关专业的一流学者,教材编写层层分包,一些研究生和教研员报酬很低,他们还要在很短的时间内,通过抄袭篡改而拼凑出一本本质量低劣的语文教材。这些编写人员本就不爱读书,阅读面窄理解力差,还满脑子道德教条,所选材料很多源自通俗读物,很多课文是各省市和人教版教材相互抄袭,看课文几乎不分你我。这些教材中,一些文句不通的文章堂而皇之,居然还不知羞耻地要求学生背诵。
  
  第三个问题,语文课文选材目光狭窄,很多课文涉嫌剽窃和篡改,而一些名家名作则饱受修改、删节的蹂躏。有媒体采访北京某教材的主编时,他竟然说,语文教材编写界内,对被选入的文章进行修改已成共识,因为很多文章的用词用语并不符合现在的汉语规范。他还说,只有鲁迅先生的文章风格独特,一字不删选入教材。这理由被很多一线教师奉为圭臬,似为不证自明真理。这古怪思想却谬误流传,贻害深远,而缺乏基本的有效反思。我对此有两个疑问:一,现当代文学中,很多作家都风格独特,影响深远,为什么其他作家作品可以修改甚至篡改,鲁迅的作品就不能修改呢?因何厚此薄彼?出于政治原因还是文学原因?二,一位六十年前自由创作的前辈作家,如何才能写出符合现在你们制订的汉语规范要求的文学作品来?
  
  剽窃和篡改的课文,触犯了著作权出版法,伤害了相关作者的著作权益。大多数删改都也手法恶劣,还有很多课文来源成谜,有些是拿来之后剪剪裁裁不见原样的,有些是洋为中用窜改名字顾头不顾尾的,各种都有。这些课文是真正的假冒伪劣产品,严重伤害了我们下一代的精神健康。
  
  第四个问题是语文教法落后。很多教师把上课当成个人秀,声光电各种设备一哄而上,花骚课件在投影仪上闪现,看起来很热闹地把一篇完整的文章拆成鸡零狗碎了。“语文”这个词用到现在,已经充满了简单粗暴的工具理性色彩,跟真正的语言文学的意义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了。现代各国的相关教材,大多是“语言与文学”。这么学科的特殊性根植在语言和文字的具体运用上,声光电用在语言文学课上是破坏性的。反复阅读和细细体味,才能对一篇好作品有整体感知。经典名篇带给读者的,不仅是表面上的字词句的摘抄熟记,而是整体的思想人文浸润。语文教师不能高高在上,全知全能,而是要不断学习不断进步,以平等的心态,和学生一起讨论共同思考。教师界有一句话:没有不好的学生,只有不好的老师。我曾写文章推荐动画片《功夫熊猫》,请教师和家长把它当成一部教育片来看,仔细思考在影片里,一位真正优秀的教师,是如何想方设法来激发好吃懒做的“差等生”熊猫阿宝的潜能,并把他培养成功夫大师龙武士的。
  
  第五,语文教材本位主义。过去,语文教师会把学生读文学作品贬抑成“看闲书”,“看课外书”,贬抑为“不务正业”,似乎把头埋在教材里的呆子才是好学生。现在这种观念有了很大改善,很多专家也推荐和编撰了“新课标”等的推荐阅读书目,但这些书目大多眉毛胡子一把抓,也没有不同的年龄差异分级,只是被出版社用来作出版赚钱的借口而已。
  
  真正合格的语文教材,应该是一本语言、文学和文化的详细分类导游手册,要通过基础学习、介绍和引导,让学生学会离开教材,进入文化知识的广阔世界中去畅游。
  
  教育是国家建设的基石,语文教育是基石中最核心部分,人类文化的一切领域都领不开语言和文字,这个基础如果是豆腐渣工程,则大厦虽似雄伟,而摇摇欲坠矣。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