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披着床单的女人

楼主:云胡不喜2011 时间:2013-07-24 19:21:27 点击:402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披着床单的女人

   
  第一次撞见她我以为阴阳相错,见到了女鬼:玫红色的头发根根直立,妖气冲天,耳后还留着两绺很长的小辫子,发梢系着发光的亮片,摇摇欲坠。
  
  她目光犀利尖细,很轻易地就戳破你的每一根神经末梢、每一个细胞组织。不敢惊动她,想要逃回阳间,此女对我龇牙一笑,自两排又小又白又尖的耗子牙缝隙里挤出极端阴森的吱吱声:干嘛去?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然后伸出两只九阴白骨爪,拉住我的胳膊,鼻子上荡漾着涟漪一样的褶皱。那你快说吧,我要回家种土豆呢,我故作轻松的说。
  
  我住在你隔壁,难道你没听见我每晚都在唱歌?听见了,女神,我听见了你唱的神曲。她更正道:那叫大魔咒,不是神曲。然后狠狠地捏了一下我的胳膊又抓了几下脸蛋子,扬长而去。我隔壁怎么会住着人呢,晚上从来没看见过灯亮啊。倒是听见过貌似民国时期夜上海舞厅的舞曲在午夜里低回,幽怨而苍凉。
  
  我是好事者啊,于是就开始走街串巷的探听这个妖怪的来历。他们说她男人是她包养的,比她小七八岁,她用做火疗拉皮条赚的钱给当初一穷二白的男人硬是包装成高帅富,这让我想到每晚停靠在我门前的蓝色沃尔沃。男人是有老婆的,因为好吃懒做就选择了吃软饭这条康庄大道。被老婆捉奸在床时,这个女人用床单披在身上,跑到后院的柴棚里躲起来。
  
  男人因为这桩桃色事件离了婚,却迟迟不肯娶她,在外人面前也从不以未婚妻介绍她。晚上也不允许她开灯,说是嫌弃她的模样太怪异。眼看女人四十多岁了,年华落尽,还是不肯给她一个纸婚书。在女人无数次的哭诉祈求下,男人才答应请朋友们吃喜酒,却依然没有任何承诺。女人隐忍着,她的鬼样子也就越发的彰显,每天都要穿着各种雷人的服饰招摇过市。
  
  有时是一袭蒙古族绣花长裙,因为肥大挺括,她的整个人就像被一个花框架套住行走。有时是坦胸露背的透视装,她的肋巴条清晰可数,干瘪的胸脯却蜷缩成两块小乳酪。最雷人的一次是她上身着粉色蕾丝公主装,裤子是紧腿大花呈灯笼状,外面还套着一件明黄色缎面风衣。她骄傲地站在我面前,问我这样搭配好看吗?我才意识到这四十年来,我真是枉为女人。
  
  她很贤惠,总是给男人买爱吃的菜,男人爱吃煮玉米,就每晚都煮几个在锅里,可男人几乎不回来吃饭,又不肯吃剩的。因此我经常在垃圾桶旁看见掉了牙的玉米尸体横陈,仿佛死不瞑目又无力回天的半闭着无数只眼,像是黑夜的星星,照亮后又黯淡了一个又一个等待。看着这些玉米,我就觉得她不再那么可怕了。
  
  她经常在深夜听那些老掉牙的歌,一遍又一遍的轮放,却依然是旧曲调~~~后来我在这歌声里发现一个秘密:那就是她身穿大红色的结婚礼服笔挺地站着,不肯坐也不肯睡,像是一个随时准备登台的戏子在候场。外面的繁华喧嚣与她无关,静静地等着在外胡混倦了的男人回来,却常常落寞地和衣而眠。有一个月圆之夜,她的戏服竟是一袭婚纱,洁白空灵梦幻,她像新娘子一样,摇曳着低吟浅唱。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她唱很完整的歌,可歌声渐渐变成了哭声,呜咽着浑浊的气流,漫天飞舞。
  
  朦胧惨淡的月光里,触目惊心的红和风干刺目的白,织成了一条格子床单,落在她枯竭的身上。床单上沾染了她所谓的爱情气息,可她明明知道,那个男人在很多女人身体之间野鬼一样地游荡,灵魂却从未皈依。
  
  床单在眼泪和等待中涤荡的黯然失色,女人终于明白床单裹住了女人的身心,却包不住男人的灵魂。

    

作者 :倚石听泉 时间:2013-07-24 21:39:00
  


  
编辑:倚石听泉  
  
作者 :一两月光2012 时间:2013-07-24 22:36:00
  这是小说?还是真实故事?
  病态的感情,守着那样的男人浪费时间干嘛?
作者 :_忘记_ 时间:2013-07-25 08:06:00
  小说吧。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