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米红尘]情愫

楼主:闲云邀月 时间:2012-05-06 12:40:14 点击:878 回复:2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情愫

文/闲云邀月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
  读书消得泼发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一间陈设奢华的屋子,顿然冷清了。容若想到红杏艳羡的那条裙子,穿在佩蓉身上,那一份清丽脱俗,真是有如不食人间烟火的谪凡仙子。佩蓉性情不喜繁华,不近罗绮,日常装扮,极其淡雅,只薄施脂粉,淡扫娥眉而已,那一双眉,生得极匀整纤秀,恰似新月如钩,黛螺淡扫之下,一颦一蹙之间,便......
  容若心中怦然,久久无法平息。
  一缕幽咽箫声,自别院响起。他知道那是佩蓉,佩蓉在江南家,往来的文人名士颇多。耳濡目染,也习得不少才艺,诗画之外,女红固然精绝,也能鼓琴,吹箫,常令容若为之心折。
  自春日喘嗽后,许久末曾听佩蓉吹箫,容若不禁移步走向珊瑚阁。
  星月朦胧,初秋天气,清而不寒,淡淡月影下, 只见佩蓉倚着回廊的 字栏杆,捧着那只玉屏吹着。
  月下的脸庞,如玉雕般的精细,微风吹袂,翩翩似欲凌风而去。在竹下站定的容若痴了,不知为箫声,还是为玉人。
  一曲既终,余音似乎袅袅不散。捧着箫,佩蓉轻声呤着:“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溪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她叹了一声,如自语一般重复着:“寂寞无人见,寂寞......无......人见。”
  容若忍不住自竹影下走出,唤道:
  “妹妹!”
  佩蓉一惊,随即羞红了脸:
  “你......什么时候来的?”
   容若不答,沿阶走上回廊,道:
  “妹妹,怎么又吹箫呢?听人说,伤肺的。”
  “偶尔看到,玩玩,不相干的。”
  “今天七夕,妹妹倒不随俗乞巧?”
  佩蓉淡淡一笑:
  “好不容易盼了一年,才得‘金风玉露一相逢’,自家泪眼还顾不过来,哪得许多巧,分给俗世人?”
  “‘金风玉露一相逢’,是应了景了,何以偏爱“明月如霜呢?”
  容若不敢径指‘寂寞无人见’,只轻描淡写的提起,假作不径意,却偷觑着佩蓉神色。
  只见她忽然飞红了脸,久久才平息,一叹:“想起关盼盼一段苦情,比之牛女如何?”
   

楼主闲云邀月 时间:2012-05-06 12:41:00

情愫

文/闲云邀月



  “‘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十三字,写尽了多少幽怨委曲,东坡真是关盼盼知己,比起来,自乐天‘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就太欠忠厚了。”
  “话看怎么说。”
  佩蓉举起纤手,掠了一下被风吹得微乱的鬓发:
  “也亏着他欠忠厚,倒成全了盼盼一段苦节,给了个堂堂正正”以死明志“的理由;盼盼活着,比死艰难,比死苦。”
   容若不由点头赞叹,却又觉得话题太悲苦了,便笑:
  “七夕,怎么谈起盼盼来了!该谈‘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才对”。
  佩蓉嗔道:
  “你胡说些什么?”
  望着她微颦的秀眉,含羞带嗔的神态,容若抑不住心底的情愫了。自佩蓉入府,一年以来,他的欣慕之情,与日俱增,原来只觉这妹妹可疼,可爱,如今,意恐一日相失。又恨自己一段柔情,竟没有个可诉之机。而佩蓉又总是幽娴贞静,古井无波的神情,使他不敢造次,也不敢有任何语言的冒犯,只当她是一尊神,只要许他心温柔,眼下供养,便满足了。
  直到今日,听她吹箫,听她吟“寂寞无人见”,才惊喜,佩蓉原也是有感情,会寂寞的人间女儿,加上这一嗔间,秋波微注中的慌乱,更令他又怜又爱,不由忘情:
  “妹妹,‘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原比一年一度牛女相逢,更可忻羡呀!可叹明皇、杨妃,不合生在帝王家,才有‘宛转娥眉马前死’的惨局!”
  他大胆伸手揽住佩蓉香肩,佩蓉微微一颤,低头无语。他心中狂喜,更握住 她的柔荑素手。低唤:
  “妹妹,蓉儿......”
  且喜,自己虽出身贵胄,毕竟还是人间儿女,只要有佩蓉这样一位红颜知己为伴,他可以连眼前这一点繁华都抛却的!只要有一座茅屋以蔽风雨,几架书画可供讽颂,只要有佩蓉......他捕捉了一句形容,心中默念:
  “只羡鸳鸯不羡仙!”
  他望着星空,牛女,又何能比得他心中的这一份甜美、满足。佩蓉静静在他有力的臂弯中,偎在他胸前,没有说话,没有挣扎,静夜中,只觉得两颗心,以同一频率跳动着......
  一滴竹梢凝露,滴在他的手背上,他一惊,猛然转身,却听嗤拉一声,打破了这温柔甜美的沉默。
  抬起袖子,只见袖摆下,绽开了一个两寸长的口子。佩蓉趁机闪了开去,以一阵低嗽,掩饰着羞涩之情。
  方才......方才竟......听容若“哎呀”了一声,急欲岔开那份幽微的尴尬,问:
  “怎么了?”
  “新袍子绽线了。”
  她不敢去看那张脸,只提起袖口,看了一下,说:
  “大概拂云她们晒什么东西,钉了个钉子牵绳子。给你缝两针吧。”
  “不要紧,明儿叫翠筠补也一样!”
  “你......怎么说......”
  他听出她羞惧人知的心情,忙陪笑:
  “那就麻烦妹妹。”
  到屋内,她取出针线,褪下他一只袖子,反过面来,就着桌上灯光, 密密的缝 着,那垂首敛眸的温柔,他不禁看呆了,如果,如果她是他的妻子......
  他十八岁了,父亲十九生下他。
  母亲曾笑,该打听着给他提亲了。那时,他并不曾在意。如今,他切望母亲再提,他可以暗示,他要蓉妹妹妹!连锡三嫂嫂都取笑过,他和蓉儿象天生一对儿......
  他不由浮起微笑,那灯光,一时幻化成了洞房中烨烨红烛。
  佩蓉缝好最后一针,用细细银牙,咬断了余线,把那只袖子翻过来,默默递给他,他默默接过,穿好。佩蓉道:
  “天晚了,你去吧!”
  他站起身,佩蓉送到回廊下。
  “妹妹!”
  他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说,他想向佩蓉告罪,恕他一时忘情,想告诉佩蓉,他一片真情,想......似乎都多余了,佩蓉似乎全懂,说出来,反落了言诠了。于是,他只抓住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起风了,小心着了凉。”
  ......竟不知如何相见,也不知相见光景,该说些什么。
  步子放慢了,绕过假山曲径,桃花树下,立的正是他梦寐难忘的佩蓉。
  是怎样的灵犀一线呀!佩蓉也回头望向他,两人的目光,胶住了,再也解不开,只见她两行清泪,缓缓滑过。
  他迎上去,佩蓉绕过回栏,不意桃枝牵住了凤钗,她伸手扶住,云鬓已半偏散落。
  “蓉妹妹!”
  他张口,未及出声,只见一位宫女打扮的人,自屋里出来,不知说些什么,他忙避开,只见佩蓉持着凤钗,无意识地敲着栏干,向他藏身处,投过混着幽怨,深情,又喜又惧的一瞥,慢慢回身,进屋去了。
  怏怏转回花间草堂,一个女了迎着他请安,他一凝目,惊喜扶起,原来是拂云。红杏一边笑嘻嘻,如今,翠筠已配人了,红杏成了花间草堂当家大丫头。
  “拂云姊姊来串门子。蓉姑娘回来了,大爷可知道?”
  容若点点头,红杏又问:
  “那还不快见见去。”
  容若无言了,支吾着说:
  瞧我这一身!拂云,你回去,先代我问个好......”
  他看见拂云眸中的失望和不解,深觉自己一番话,近于矫情,忙改口:
  “你等等,代我带个柬儿过去。回头我就过去。”
        
       
  “相逢不语,朵芙蓉着秋雨,小晕红潮,斜溜鬟心双凤翘。
  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欲诉幽怀,转过回栏叩玉钗。”
  佩蓉低吟着,深深一叹。只怕是“相见时难别亦难”,那,何如......不见.....
  拂云机灵,借词引开宫女,就容她珍重这片时吧,一年相思相忆,痴心苦盼,好容易盼来的片时。
  对着妆镜,她轻匀螺黛,那新月般的双眉,原来是素日容若最爱赏的,又重新散下如缎般的秀发,仔细盘异。
  身后珠帘微响,她心跳加了速度,镜中,映出容若颀长身影,她不知自己该笑,还是该哭......
  徐徐站起,缓缓回身,握发的手松了,又散如飞瀑。
  她笑了,也哭了;不能不笑,无法不哭,而哭和笑,又何曾倾泻出她辗转心中情愫的万分之一?
  他我都没有说话,不必寒喧,不必道契阔,不必互诉近况,甚至,不必话相思相忆,只要能在这好风明月中,知道不是梦的凝望,在泪影,笑影中交融彼此的目光,不管过去,也不问未来,只这样凝眸相望,她,复能何求?又复何憾?
  不多时,宫女会转回来,不多时,他们必须庄矜地寒喧,道契阔,互诉近况......
  不多时,连凝眸相望都是奢侈......
             

楼主闲云邀月 时间:2012-05-06 12:41:00
r>  佩蓉回来,觉罗夫人不是不欢喜,却添上了心事。这一再见,只怕容若更丢不开了。而且,这件事,也不能不让佩蓉有所了解,她放出来,短期内希望极渺,而容若,单丁独子,不能不娶。
  锡三奶奶也担着同样的心事,倒是立场客观的锡珠,出了主意。
  “不!太狠!”
  觉罗夫人直觉的排拒。锡三奶奶道:
  “我也这么觉着,可是,我们三爷说的也对,不这么办,解不开这个结。”
  办法是:反正容若与佩蓉间的这段情,虽然大家心照不宣,毕竟未曾揭穿过,干脆假作没有这回事,只向佩蓉说明容若已届弱冠,理应娶亲,而容若似乎无心及此,请佩蓉劝解。
  “但......让蓉妞劝容若成亲,这对蓉妞......唉!”
  “太太!对蓉妹妹是狠了些,可是,转眼她又得回宫去了,这事,悬到几时才能了呢”
        
        
  一番舌灿莲花的唱作,出于锡三奶奶意料之外的佩蓉并没表示惊讶或悲痛,只点点头:
  “我来劝他!”
  一年宫禁,除了一点情根难泯,佩蓉磨成了一座枯井,喜怒哀乐,都淡化到几近于无了。
  她心中何尝不明白,这御沟,比之牛女双星的银汉,还深、还广、还难跨越。这一番,也不过是“银汉迢迢暗渡”,终究还是要“忍顾鹊桥归路”的,今生今世,她已不敢想望。这一生,或者只能以“又岂在朝朝暮暮”自解了。
  她愿为容若守,守着她一点贞心。然而,她了解也谅解,纳兰家切望容若娶妻,她又岂能要求他为自己不娶?
  不是不悲,不是不痛,只是.....就权作对觉罗夫人慈爱的一点回报吧!她强忍心中酸楚,达成了使命。
        
        
  纳兰府办喜事了,上上下下的人,在锡三奶奶指挥下,忙得翻了天,喜庆的气氛,象一锅滚水,沸沸扬扬。唯一不受干扰,若无其事的是容若。他心里只有一个意念:这是为尽孝,是为父母娶媳,不是为自己娶妻;他唯一要娶的、愿娶的只有一个人──佩蓉。
  新人送进了洞房,坐床撒帐,吃子孙饽饽,闹房的亲友,在锡三奶奶劝导下散了,房中,只剩下烨烨红烛高照下的一对新人。
  心中无喜无悲,只任人摆布,至此,夜阑人静,被抽离的思想和感觉,又逐渐回来了。
  新人,他的;他抗拒着那一个字;低垂着粉颈,一身大红地坐在床沿上。
  他依稀想起,他见过的,在珊瑚阁,佩蓉缠绵病榻的那个秋天。
  想起佩蓉,他心中又隐隐作痛,他忘不了她劝他顺命娶亲时的神情;她那么恳切,那么平静,平静得......
  近乎寂灭,她没明说什么,他也不是不明白,一座宫墙,就象万水千山。
  她现在在做什么呢?也许,正默默垂泪,自己今日娶亲的消息,早由玉格格带进宫去。也带来了她赠送新人的礼物:一对凤钗、宫花、宫粉。
        
        
  新人头上,正插戴着那一对凤钗......
    
      
  红日西沉,又是一天过去了。晚风阵阵袭来,容若感觉着几分寒意。
  窗外黄叶旋舞,他蓦然惊觉,是秋天了,是秋意袭人的时候了。
  往年的秋天,也是这样寒冽的吗?好象没有。不,不是天气不寒,是他,早换上了夹衣;不待他感觉秋意,婉君早替他准备好了。也换上了。
  她从不说什么,她只是做,默默的做。使他根本没有感觉,仿佛,一切全是理所当然。
  谁会注意“理所当然”?这存在于每一个“理所当然”中的幸福,就这样在他习惯接受、视为理所当然、视为寻常中,被轻忽了,遗忘了。
  他没有珍惜,他不知道,幸福的面貌,原来是这样平凡,这样寻常,他不知道,这样寻常的幸福,也并不是永远都存在的,也是短暂易碎,会失落的!
  是佩蓉太慑人了,更因他和佩蓉的一段情缘,充满了波折,恰如飞瀑叠泉,吸引了他全副心神,而婉群,只是条潺缓清滢的小溪。在日常相处,无虞失落的安心中,被他冷落忽略了。
  婉君何尝不可人?不可爱?他记忆中的婉君,几乎无法连续成篇,而那一些片段,如今想来,也足萦心回肠......
  他的双眼濡湿了,低吟: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斜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哽咽中,婉君的笑靥,在他脑海中扩大,扩大,随着夜幕,笼罩了整个世界......     
      
  风絮飘残已化萍,泥莲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林下荒苔道蕴家,生怜玉骨委尘沙,愁向风前无处说,数归鸦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魂是柳绵吹欲碎,绕天涯。
  
楼主闲云邀月 时间:2012-05-06 12:42:00
  音乐地址:http://www.xiami.com/widget/4098408_26444/singlePlayer.swf
  
  麻烦组长编辑一下,谢谢
楼主闲云邀月 时间:2012-05-06 12:46:00
  也不知道大家喜欢听哪个版本的,本人比较喜欢听这个版本的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jVuuGfcso9U/
作者 :pandora之梦 时间:2012-05-07 08:31:00
  
作者 :pandora之梦 时间:2012-05-07 08:33:00
  
作者 :知时知量 时间:2012-05-07 09:01:00
  最无情最有情!无花果铁观音日月在时间里!我佛如来!如来我佛!如来我佛!我佛如来!
作者 :倚石听泉 时间:2012-05-07 09:02:00
  谢谢梦梦小宝贝!抱抱!
作者 :倚石听泉 时间:2012-05-07 09:02:00
  谢谢梦梦小宝贝!抱抱!
作者 :pandora之梦 时间:2012-05-07 09:09:00
  抱泉姐~~
作者 :云胡不喜2011 时间:2012-05-07 09:20:00
  梦梦活菩萨,太好了编辑滴,佩服啊~~~~
作者 :倚石听泉 时间:2012-05-07 11:10:00
  @闲云邀月   月月,我们的高手来了,帮你编辑的很漂亮!
作者 :倚石听泉 时间:2012-05-07 09:02:00
  谢谢梦梦小宝贝!抱抱!
作者 :pandora之梦 时间:2012-05-07 09:09:00
  抱泉姐~~
作者 :云胡不喜2011 时间:2012-05-07 09:20:00
  梦梦活菩萨,太好了编辑滴,佩服啊~~~~
作者 :倚石听泉 时间:2012-05-07 11:10:00
  @闲云邀月   月月,我们的高手来了,帮你编辑的很漂亮!
作者 :知时知量 时间:2012-05-07 11:35:00
  好!
作者 :人间惆怅客SD 时间:2012-05-07 12:32:00
  若只如初见,若……若……
楼主闲云邀月 时间:2012-05-07 12:46:00
  谢谢梦!编辑的很美!辛苦了,抱抱!
楼主闲云邀月 时间:2012-05-07 12:48:00
  好久没来了,向大家问好!!!谢谢大家的欣赏和点评!
作者 :云胡不喜2011 时间:2012-05-08 08:27:00
  帖子标题:『爱琴海上的船』情愫
  帖子地址: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57139&articleId=c26bb0ef63b09b99c91129e7417723fc
  所属分类:情感两性—两性
  申请理由:好帖分享~~
作者 :horsemanL 时间:2012-05-08 16:53:00
  有情愫的油菜。赞一个。
作者 :春风化云 时间:2012-05-13 12:23:00
  如泣如诉 怎堪可怜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