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原创小说]男儿意气女儿歌6

楼主:树上太阳 时间:2009-08-26 13:05:04 点击:1064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只见梨山老母抱住头左摇右晃,极力稳住身子,同时本能地对天授叫道:"天......喝不得,不准喝!不......"这一急,再也站不住,失力倒在地上.天授自然听不懂师父说什么,早已把酒坛喝了个底朝天,一见师父摔倒,这才失色上前相扶,还没挨近,人就趴下昏迷了过去.
  
   店老板拍了三掌,从后面又转出三个脸色分别呈白,黄,绿色的彪行大汉,各自的穿戴服色亦如脸色.那红脸老板指着天授道:"先把这小子抬进去.这小子武功平平,可先救醒他,然后好好盘问,他怎么会穿上了帮主的衣服?"
  
   其时梨山老母正躺在地下暗自运气,听得店老板最后一句话,猛然惊觉:"啊对了,这四个人不正是江湖上人称’赤,白,黄,绿`的消遥帮四大公公吗?我可真是老糊涂了!"
  
   想到这里,她咬牙猛一提气,只震得胸口奇疼,犹如脏腑爆裂,知是强行运气使然,其后果是给毒气授以更多的可乘之机.
  
   但梨山老母要的就是这一口真气,拼了身受内伤,毒性速发也将一口真气提起来!
  
   当即屏气跃起,双掌晃动,已欺到黄公,绿公二人身旁,二人正欲抬天授,忽感劲风扑面,吃了一惊,急忙往后避跃,同时各出一掌,对抗梨山老母双掌.
  
   若是平时,梨山老母不用靠近,隔空就可一掌击倒二人.但此时毒伤内伤并发之下,电母掌力只能使出一,二成的功力,速度自然也慢了许多.侥幸如此,黄公,绿公分别和梨山老母对了一掌,仍感手臂酸麻,胸口几乎窒息.
  
   梨山老母立即乘势逼进,忽觉身后掌风竦然,却是赤公和白公从后攻到,这一下攻得恰到好处,梨山老母只得放弃追杀黄公,绿公的绝好机会,回手反勾,同时身形斜飘,连消带打,化解了赤公,白公的偷袭.
  
   梨山老母情知决不可能吸提第二口真气,若不能在这口气内制服四公,自己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当下展开电母掌法,尽取攻势,意图速战速决.
  
   但赤,白,黄,绿四公是消遥帮中武功最硬的角色,连李千岁也稍逊半筹,只是四人的长相和风度都不如李千岁,所以均无缘帮主之位.但四人在江湖中的名气却高于李千岁,四公一向是四来四往,很少与帮主及其它弟子同行,只是在重大事件中才与帮主在一起.
  
   四公心计也狠,当时梨山老母和天授一进门,四公发现天授穿的竟是李千岁平素最爱穿的公子袍,赤公便令店小二先出去应酬,自与三公暗中观察,最后仍只由赤公一人出来试探,见梨山老母露了那一手,便知天授武功平平,而梨山老母武功则深不可测,情知动武是万万不敌,于是极力劝酒,最终搬出江湖上人人羡慕的"红拂春".
  
   也是凑巧,梨山老母的师兄正是风尘三侠的老大虬髯客,她与其师兄和红拂之间有说不清的感情纠葛.梨山老母想喝"红拂春"的急迫心情就远非其他江湖人所能比的了.其心态自然不是为了过酒瘾,而是一种为了发泻嫉愤的狂情.
  
   当店小二进内搬酒之时,白,黄,绿三公就做了手脚,把一种无色无味的毒液----蚀骨灵,涂抹在酒坛口四周,又原样封好.也是梨山老母太过轻心,更兼嫉恨之下,急于发泄!所以一旦认定真品,立即仰头就喝,蚀骨灵发作稍缓,发作前无法运气试出,因而师徒俩都着了道儿!
  
   然四公此时已是又惊又怕,因他们以往用蚀骨灵对付敌人从来是万无一失,只要对方沾上了,就可高枕无忧!不想梨山老母在倒下之后,竟然出手反击,而且身手还是那么敏捷,四公凝神使出浑身解数,方打个平手.
  
   一霎时,五人如日月穿梭,上下纵横.店中许多东西均被打翻砸烂.四公虽然惊骇之极,但个个经验老到,均知梨山老母只是强撑着一口真气,这口真气一完,便不战自倒.故四公都取守势,尽量避跃,不与梨山老母纠缠.
  
   梨山老母一阵穷追猛打,似乎占尽上风,但却没伤到四公一毫一厘.心里一紧,看出对方意图,情急智生,立即收步,稳稳地站在屋子中心.
  
   四公见了,以为对方一口真气将尽,都不觉喜形于色.绿公叫到:"老东西,来追我呀,怎么不追啊......"他还没说完,左右腿已各中了一枚梨花针,立时倒在地上,疼得直叫唤.却见其他三公也各自捂住肩头,显然也着了道儿.
  
   梨山老母用尽最后真力勉强发出八枚梨花针.这梨花针极其细小,打去时根本难以辨清方向.赤,白,黄三公急躲时,也只躲过一枚,肩头仍中了一枚梨花针.而绿公因洋洋得意奚落对方,毫无防范,所以二枚梨花针准确无误地打中他双腿,伤得惨重.
  
   但梨山老母一口真气用完,再也支持不住,一头栽倒.她是个老江湖,最后逬出关键的几个字:"针...有...毒..."就昏过去了.
  
   其实梨花针并没有毒,不过梨山老母这一诈言却起了作用.绿公剧疼之下,先是叫苦不迭,及至听了此言,脱口就叫:"啊不好,痒,真的痒起来了......"
  
   江湖人都知痒就是中毒前的先兆,赤,白,黄三公听得绿公这一叫,顿时也觉自己肩头有些疼痒.赤公失色道:"快去搜那老太婆身上,找解药."三公一齐上前,手忙脚乱地搜梨山老母身上,最后连天授身上也搜寻了,除了二包梨花针和一些干粮外,自然是一无所获.
  
   须知以梨花针这等细小暗器射入体内,往往是不着一丝痕迹就能伤及筋骨,自然疼中见痒.当下伤得最重的绿公绝望大喊:"这...这咋办?老子还不想死啊...啊..."竟然哭闹起来.赤公骂道:"闭嘴!再哭就先送你上路."绿公道:"好啊----老大,求你先送我一把,小弟死了也感激你....."
  
   白公道:"别闹了,依我看还是先救活这一老一少.老大,她们是什么人我们都不清楚,犯得着跟她们结仇,甚至同归于尽吗?"赤公猛醒:"老二说得对,不过我们已经得罪她们,还是先捆起来,再救人."白公和黄公一齐点头,共同把梨山老母和天授拖入后堂捆了起来,又给梨山老母加上一根粗绳,吩咐店小二把门关上,停止做生意,这才给师徒二人喂解药.
  
   梨山老母内功深厚,一服下解药,很快就醒转.她刚睁开眼睛,赤,白,黄,绿四公几乎同时喝问:"快交出解药!"
  
   梨山老母一望身上,暗暗冷笑:"想用这几根烂绳子捆住婆婆,真是做梦!"因见天授还没醒来,怕有闪失,先试探问道:"你们想活命,就先救了我徒儿."
  
   赤公耐着性子道:"婆婆,我早就给您徒儿服了解药,要不,他还能坐在那里?"梨山老母摇头道:"那为什么还没醒?分明在骗人."白公忙道:"婆婆,您徒儿中毒要深,内功又比您低得多,当然比您醒得迟了.婆婆应该明白这个道理,请赐与解药,我们真的没有恶意."黄公接道:"就是嘛,婆婆还是考虑清楚,我们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不过一点小误会,何必拼个两败俱伤?"
  
   梨山老母一笑:"你们三个倒是满有礼貌的呀,比李该死强多了."赤公一惊:"你该死?婆婆说什么?"突然天授"啊"的一声,似乎刚从恶梦中醒来,一见当前情景,迷惑不解:"师父......"绿公骂道:"怎么样老东西,我们没骗你吧?"
  
   梨山老母哈哈大笑一串,道:"看在你们救了婆婆的份上,今日就放你们一马."内力鼓动,绳索已四分五裂,四公还未回过神来,梨山老母已经提起天授,四公又惊又怒,正要动手,忽觉眼前掌影飘逸,不知如何招架?除了绿公,三人背心已各自挨了一掌.
  
   四公性命攸关,明知不敌,也不能罢手,拼命追赶至外堂,却见店小二张牙舞爪地挡住门口,如一尊雕像.赤公大怒,将他一扒在地,急看外面,哪里还有梨山老母的影子?
  
   黄公问道:"老大,怎么办?"白公道:"咦?我怎么觉得伤口一点也不疼了?"绿公拄着一根烧火棍转出来吼道:"老二,你不疼了,可我却会疼死!妈的,又痒起来了.老大,反正都是死,还不如追上去拼命."赤公一试肩上,也觉得没有疼感,忙道:"老四,别急,你静下来再试试."黄公接道:"真的,我也觉得没有一点受伤的感觉了!"绿公一愣,稍一试即叫道:"你们昏了头不是?哎哟,疼死我了."
  
   赤公,白公,黄公都觉奇怪,当即细细互相检查了一番,这才发现自己所中的梨花针已不翼而飞,唯绿公腿上的二枚梨花针还留在其中.绿公大叫冤屈:"妈的,这是怎么搞的?"白公一拍大腿:"是了,一定是刚才婆婆打在我们背上的一掌将梨花针逼出来了.老四,你是不是没被婆婆打过?"赤公,黄公听了,都连连附和,心里又佩服,又暗自庆幸.
  
   绿公哭丧着脸道:"这老东西为什么也不打我一掌?"白公笑道:"老四,平时我要你对人有礼貌点,尤其是对江湖老前辈,说话更要注意,你就是不听."绿公道:"我......我不过就叫了她一声老东西嘛,谁知她心胸那么狭窄!"赤公道:"好了,看来暗器上根本就没喂毒,老四你也别慌,今天能捡回一条命已是万幸,你的伤,以后总能想办法替你治好的,你先忍着点."
  
   白公沉吟道:"老大,婆婆刚才说什么李该死,只怕......只怕就是指的帮主!"赤公惊道:"老二分析的不错,一定是指的帮主.那小子穿的衣服绝对是帮主的,这......只怕帮主处境极为不利啊!"黄公急道:"那我们还等什么?得赶快去找帮主呀."白公道:"可是,帮主现在究竟在哪里,我们一无所知."
  
   赤公见绿公还是呻吟不停,皱了皱眉,决定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去神探门求见石门主,听说冯副帮主也在那儿,我们只有和副帮主在一起,才好求石门主帮忙.老四,你就不能忍耐一下吗?"一边说,一边出指点了绿公双腿上中针处周围穴道,阻止血液通行,缓解疼痛.又为店小二解了穴道,吩咐他再邀几个弟子经营黑店,然后雇了一辆大车,将绿公抬了上去,连夜赶路.
  
作者 :allen340 时间:2009-08-26 20:23:00
  来一个小沙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