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原创小说]村里那些事儿

楼主:第二妖精 时间:2010-05-30 20:51:24 点击:1841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那是一个荒寒破旧的村子,一个虽历史悠久却破败不堪的村子  ,我就生活在那里。九几年那会,我才10岁左右,依稀记得村口那家阴暗的小卖部里有个“风骚”的老板娘。那个时候我甚至都还不知道什么叫做“风骚”,只是,村里别人那么说自己也就那么听了。
  
  
  
  我经常去她的店里,不是因为买东西,而是我有一个好赌成性的父亲。是的,她那里是我们村里有名的麻将窝,曾经听她说过“别看这些个男人们白天一个个都人模狗样的,到了晚上,还不他妈都是一群狗,狂吠乱咬的。”她说这话的时候当然是私下里和她丈夫说的,不巧的是我和她儿子偷听到了。我们经常偷听大人们说话,富贵儿说他妈每次和别人说话都把他赶出去,所以他很好奇他们都说了什么,于是经常拉着我躲在他们家后院的窗户底下偷听。那个时候,很多人家的窗户还是用麻纸糊的,没有玻璃,上面贴着老人们用剪刀剪好的各色小动物。富贵虽然比我大,胆子却小的很,当我用嘴舔舔手准备戳破窗户纸的时候他拽着我要走,可我们都明明听到了里面的声音,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大多时候他是怕我的。于是我戳开了一个手指大小的小洞,将我的左眼对上去。到现在为止我都还记得很清楚,那两对脚丫子,真的,以我现在的感觉说,那简直就是艺术。当时太小,我根本想不出任何词语来给富贵描述我看到的东西。当他坐在墙角跟靠着我用近乎哀求的眼神询问我看到什么的时候,我只说,我看到四只脚丫子。好像还有躺在床上嘴里嚼着枕巾的富贵他妈。压在她身上的人我其实是看不见脸的,但是那人让我熟悉的有些害怕。我佯装很轻松的告诉富贵,没事,你妈在挣钱呢。那孩子傻呵呵的看着我笑。我斜了他一眼,骂了句脏话就回家去了。
  
  
  
  其实我除了好奇心强一点其他还算是比较乖的,所以回到家里我很听话的什么也没说。那个被我叫做父亲的男人,很理所当然的回来吃饭,睡觉,脱下脏兮兮的袜子和内裤让我妈洗。还一边吆五喝六的让全家人伺候他。这样的男人让我反胃,即便他是父亲。我后来才发现我其实是一个心里比较阴暗的孩子。那天我放学回家,路过富贵他们家,看见富贵他妈踩着又细又高的根儿鞋,那个时候也就只有她在村子里穿高跟鞋,略微发胖的两条腿一颤一颤的,挑着扁担往古井走去。我躲在鼓楼底下,叫住几个关系好点的小子等着。等富贵他妈挑着水过来的时候,我故意让他们几个人在路上闹,然后强子很不故意的撞上了富贵他妈。然后,我很满意的看见那个女人摔倒在地,小高跟也折了,两桶水洒了一地,她的衣服也湿了。我一个口哨,我们几个兔子似的全跑了,只听见后面那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喊叫声。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富贵他妈是干什么的,一个连地都不知道怎么种的人怎么可能是村里最有钱最能花钱的人呢,除了不正当的事情她还能干什么。据说富贵他爸也是知道的,只是这个男人自知没什么本事,能够让媳妇待在身边就已经不错了,那还管得了别的,富贵他妈是很彪悍的,这个谁都知道。但我很想看到的是,她是怎么个彪悍法。所以那次当我看见富贵他妈嗑着瓜子,和村子东头的老张在店里眉来眼去的时候我就知道富贵估计又要被赶出来了。巧的是,我在回家的路上碰见了张婶儿,她在官道上和别的妇女同志们讨论男人们彻夜不归的话题,正听她说道:老张可是个老实人,教员就是教员,素质高,晚上都是准时回家的,还有情调,给我送个内衣什么的。。。原来那个时候就已经有“情调”这个词了。。我走过去,说道:张婶,什么是情调?张婶哈哈笑着得意的说,小丫头一边玩去,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我说,是不是送女人东西就是情调呢?我刚看见张老师送富贵他妈一个奶罩。说完,我偷偷瞄了张婶一眼,她的脸都绿了。嘴里嘟囔着什么起身就向村口走去。我暗自得意,心想有好戏看了。。两只母鸡窝里斗会是什么样子的。
  
  
  
  那天,张婶她们闹得挺大。全村人似乎都知道了,不,应该说都明朗化了。以前都知道只是不明着说,现在闹都闹了,张老师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学校开除,两只母鸡脸上都挂了彩。你们一定以为我这孩子心里有问题,我唯恐天下不乱,是的,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看不怪富贵他妈那妖里妖气的样子,有她在,我那所谓的父亲没有一天是在家吃晚饭的。可是,我却没有想到这么做会给富贵带去什么。这孩子傻得可爱,别人都拿他当笑柄,玩弄他,骂他妈是狐狸精,骂他爸是吃软饭的,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他的。我,是个例外。因为我总是觉得他被人这样骂是我一手造成的,我觉得对不住他,但没有后悔。我会罩着他,但我没有承认自己有什么错。这孩子就拿我当姐姐那样供着,在他心里,我九月就是他唯一的朋友,有啥事他都先想着我,这让我心里发酸。
  
  
  
  他们家的店还开着,麻将窝也还在。至于,富贵她妈干的那档子事,我想应该是少多了。村里的男人馋是馋,可也是顾及着面子的。所以,去的男人就少了,他们家的生意也就败下来了。富贵他妈是种不了地的,似乎从我记事开始她就没有下过地,这是富贵说的,至于他爸,好吃懒做惯了的,家里根本没有什么收成,全靠他妈那档子事挣钱。现在挣钱的渠道没了,家里自然就不如以前了。富贵还是经常会跟在我的屁股后面。别人欺负他的时候,我就拿着砖头砸过去,喊:谁敢欺负他,奶奶我就砸谁,他,何富贵,是我九月的人,你们不准动他。有些人是吃软怕硬的,见我这么说自然不敢多嘴。可有些人家的孩子被惯坏了的,就拍着手说:哟!九月,你也养起小白脸啦??我觉得我小时候特别狠,真的,那砖头,我就真砸过去了。那丫脚上还有伤。何富贵大呼小叫的拉着我就跑。晚上,一顿毒打是免不了的。我妈一边抽我一边骂,我想她不是气我打了人,而是气我替那个女人的孩子抱不平。
  
  
  
  何富贵他们家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以前的何富贵顿顿饭不离肉和鸡蛋,如今却连包方便面都买不起。富贵他爸每天来气了就打富贵他妈,本来长的那么妖艳的女人两年的时间变得跟村里的其他女人一样。她开始下地干活,开始给男人洗衣服做饭。后来,村子里有人要盖蔬菜大棚,请了技术员,听说是城里的。干干净净,有头有脸,体面的不得了。自从这个蔬菜大棚盖起来之后,村里的妇女们就没有闲工夫张家长李家短的聊了,都忙着去大棚里干活挣钱了,当然,富贵他妈也去了。然后很意外的就是,在某一天富贵他妈消失了,一同消失的还有大棚里的技术员。就在谁都以为这个女人改邪归正的时候,她却抛家弃子,与外地的男人私奔了。
  
  
  
  似乎这个故事讲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最终是没有安安分分的呆在家里相夫教子。可是,我舍不得何富贵,他一直是个很善良的孩子,纵使他所有的不幸都间接由我造成的,可他仍旧将我视为铁哥们。富贵他妈走了,他爸好吃懒做,没两年他便辍学打工去了。记得去年我回去的时候还见到过他,在农村的集市上,满脸风霜,推着三轮车,跟农村的妇女们砍价钱。据说,他从一辍学就开始卖菜,到如今已经挣了些钱的。听邻居说,已经盖好了房子,欢天喜地的等着娶媳妇。他那个离家出走的妈再也没有回来过。
  
  
作者 :燕尾蝶的尾巴 时间:2010-05-30 21:39:00
  沙发!!传说中的沙发
作者 :树上太阳 时间:2010-05-30 22:43:00
  妖精的叙述技巧越来越成熟了,赞一个!
作者 :思念他乡 时间:2010-05-31 14:35:00
  现在看不惯的东西更多了
作者 :秭归啼血 时间:2010-05-31 19:42:00
  好好写会是一篇长篇小说的题材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