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散文随笔]辣椒红了

楼主:东篱酒友 时间:2010-10-06 17:44:36 点击:1649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秋风吹起,老家的辣椒红了。
  齐腰高的辣椒秧,依然青翠的枝茎上还顶着簇簇白色小花,依然墨绿的叶子间已悬挂着大大小小的果实,长的足足一拃,短的和小拇指差不多,最上层的绿如新玉,中间一层紫如水晶,而垂在当中最多的则是红如玛瑙的成熟辣椒,差不多一般大小,一般长短,密密实实压的整株枝桠都弯下来。远远望去,绿的夺目,红的耀眼,宛如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摘在手中,细腻润滑;放在唇边,香透肺腑;咬在嘴里,脆爽鲜嫩。当然,这种口感只适合我这种生于辣椒之乡且茹辛馋辣之人,一般人却不敢享受这种天然的纯正味觉。
  父亲腰间系一个大大的布兜,沿着长长的地垄,猫着腰一把把摘下红辣椒,随手放进兜中,就这样低着头手脚不停,一会就摘得满满一兜,沉甸甸坠在腰间,实在装不下才倒进早已准备好的麻袋。而我,则更习惯于拎一个大麻袋,边摘边直接放入,以免去布兜压腰的痛苦。父亲笑着说这是“懒人活计”,不过他也认可我的做法:你力气大,这样做节省了时间还很有效率。我很得意,炫耀般地把多半麻袋辣椒抡起来转个圈儿。这时的父亲微笑的看着我,直起腰双手攥拳轻轻捶上几下。秋风拂过,整片庄稼沙沙作响,红辣椒如一排排点燃的小灯笼不住摇晃,把阵阵清香送得很远很远,阳光下他的脸被映衬得更加酡红。
  临近中午,田间小路热闹起来,满载而归的老牛车碾过两道深辙,直奔小村的胡同口儿,那里已经摆开收购辣椒的场子,堆的小山似的红辣椒让我突然想起传说中的火焰山。大包小袋的从车上卸下来,还在不住口儿地讨价还价。平常咱也可以毫不吝啬地掏银子打二两好酒买一块猪头肉享受一番,但卖农作物时必须斤斤计较,锱铢必争,都是一个汗珠子摔八瓣儿才换来的劳动成果,差一分钱都实在是于心不甘。
  有段时间村里没人收购辣椒,我和父亲用自行车驮了到小镇去卖。三个满登登的大麻袋捆到自行车后架上,前轱辘直接朝了天。学着父亲的样子,我双手使劲按住手把,紧蹬几下上了自行车,摇摇晃晃地感觉自己几乎要倒仰过去,不长时间手心里就全是汗水。父亲在后边不住地鼓励我:双手用力,保持平衡,全神贯注,不要停下!要说我的理解能力和实践能力确实值得自豪之下,选择了这样高难度的动作系数居然一走就是30里。可惜姿势不雅,据说看起来东倒西歪随时都有摔倒的意思,吓的行人躲出老远。后来过秤,才知道这三大麻袋竟然有250斤之多。虽然数字不大吉利,可那通红的大辣椒却换回了十几张当时称之为大团结的人民币。
  事后,我对父亲说,您在路上教我的16个字儿够我受用一生的了!父亲笑着说,当时你那样子我看着都揪心,你还有闲心总结这个?我说,那时除了这16个字儿,脑子里都一片空白了!
  那年我15岁。
  后来离家上学,母亲经常挑选最好的辣椒做成辣椒酱,或卤成小菜儿,一瓶一罐儿的捎给我,一顿饭的光景就被宿舍的同学们洗劫一空。
  一晃就过去20多年。虽然已经很长时间不再有摘辣椒卖辣椒的经历,但我始终忘不掉老家那成片辣椒地把金黄的秋天染成一片火红时的情景,也忘不掉那成串辣椒挂在窗前时农家小院的温馨图画,更忘不掉在寒冷的冬天,那成碗的炒辣椒摆上饭桌时的清香。
  当然,还有母亲亲手做成的辣椒酱,以及那不多不少刚好250斤的三个大麻袋。
作者 :树上太阳 时间:2010-10-06 18:36:00
  又见东篱好文,问好。
  
  那个时候,所说累了点,可却觉得很充实,是不是这样?
楼主东篱酒友 时间:2010-10-08 00:56:00
  好久没来了,问好太阳和朋友们!
作者 :思念他乡 时间:2010-10-08 07:27:00
  劳动的快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