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星云禅话(五)(转载)

楼主:凤栖楼兰 时间:2013-12-05 22:32:02 点击:264 回复:1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81 云水随缘

  法眼文益禅师在庆辉禅师处参禅时,始终不能契悟入道,于是,他就辞鄂庆辉禅师,开始云游四方。

  有一次下大雨,途中就在一座地藏院挂单,寺里的知客师问他:“禅师你要往哪里去?”

  法眼:“我没什么目的,只是随便走走罢了!”

  知客师:“你对四方来去的云游方式,有何感受?”

  法眼:“云水随缘。”

  知客眼:“‘云水随缘’这句话最逍遥自在了!”

  法眼禅师听后,对逍遥自在,顿有所感!

  吾人生活于世,虽然东奔西走,几能云水随缘?更何况逍遥自在?

  82 桶水天地

  有一信士请示无德禅师道:“禅师!我学禅多年,但仍不能开悟。尤其对经典上所说的地狱与天堂,深深怀疑,除人间外,哪里会有什么天堂地狱呢?”

  无德禅师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只叫信士去河边提一桶水来。

  当水提到时,无德禅师指示信士道:“你看看水桶里面,也许会发觉地狱与天堂的情况。”

  信士一听觉得非常奇怪,就聚精会神地看着桶子里的水,看了一会什么也没有嘛!无德禅师突然将他的头压到水里面去,信士痛苦的挣扎,就在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禅师松了手。解脱痛苦的信士呼呼的喘息着,口中并责骂禅师道:“你真太粗鲁,把我压在水桶里,你要知道那痛苦像地狱一样。”

  禅师毫不生气,平和地再道:“现在,你感觉如何?”

  “现在,呼吸自由,我感觉好像天堂一样!”

  禅师庄严地教示道:“只一会工夫,你从地狱天堂都来回过了,为什么你还不相信天堂地狱的存在?”

  没有到过欧洲,就不相信欧洲的存在,这是无知,但并不因为无知就能把欧洲存在的事实否定。愚痴的人,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掉泪,聪明的人,虽不见不闻,但能感受得到啊。

  83 一口好牙

  佛光禅师对于徒众一向慈愍有加,尤其有关疾病医药、参学旅游、教育留学,乃至日用所需等福祉设施,无不考虑周详,督促常住执法者要供应大众弟子衣食无缺,达到僧团利和同均的理想生活。

  一日掌管会计的师父拿来一叠请款收据,蹙着双眉对禅师说道:“师父!最近住众们患牙病的人特别多,牙疼虽不是大病,但痛起来却也难受。常住尽量给大家方便,偏偏牙病的医药费非常昂贵,一个人补几颗牙,动辄万千金钱,实非常住所能负担。”

  “不能负担,也要设法负担。”禅师坚持他的意见。

  会计又再说道:“这些人受了常住恩泽,不但不知回报,说些好话,反而批评常住,不满常住。依我看实在犯不着为他们出这笔冤枉钱。”

  佛光禅师象是自语似的说道:“这些人口中虽然说不出什么好话,但是却不能不为他们装一口好牙!”

  诸佛圣贤只求为众生服务奉献,不仅要为众生换一口好牙,更要为众生换一副好心肠、好佛性。为众生换好牙,让众生都能享受人生美味,禅悦为乐,至于众生能不能说好话回报,对深契无所得空的禅师来说,是不足挂齿,坦然如虚空的僧家事了。

  84 割舍

  金代禅师非常喜爱兰花,在寺旁的庭院里栽植数百盆各色品种的兰花,讲经说法之余,总是全心的照料,大家都说,兰花好象是金代禅师的生命。

  一天,金代禅师因事外出,有一个弟子接受师父的指示,为兰花浇水,但不小心,将兰架绊倒,整架的盆兰都给打翻,心想:师父回来,看到心爱的盆兰这番景象,不知要愤怒到什么程度?于是就和其它的师兄弟商量,等禅师回来后,勇于认错,且甘愿接受任何处罚。

  金代禅师回来后,看到这件事,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心平气和的安慰弟子道:“我之所以喜爱兰花,为的是要用香花供佛,并且也为了美化寺院环境,并不是想生气才种的啊!凡是世间的一切都是无常的,不要执着于心爱的事物而难割舍,因那不是禅者的行径!”

  弟子听后,放下一颗忐忑的心,更精进于修持。

  人在世间上,最难做到的就是放下,自己喜爱的固然放不下,自己不喜爱的也放不下。因此爱憎之念,盘占住我们的心房,哪里能快乐自主?如果对心爱的东西,能够割舍,对违逆能够接受,进而做到无爱无憎,正如《心经》所云:“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金代禅师的“不是为生气而才种花的”,多伟大的禅功!

  85 耳闻目看?

  韩国的镜虚禅师,有一天晚上,带一女人回到房中后,就关起房门,在房里同居同食。徒弟满空深怕大众知道这事,一直把守门外,逢到有人找师父镜虚禅师时,就以“禅师在休息”的话来挡驾。

  但满空心想这样下去也不是究竟的办法,就鼓气勇气去找师父。才进门口,竟然看到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躺在床上,身段苗条,细白的背是如此的美妙,并且还亲见师父很自然在她身上摸着。

  徒弟一见,非常冲动,再也无法忍耐,向前一步,大声问道:“师父啊!您这样做还能算是人天师范吗?您怎样对得起十方大众呢?”

  镜虚禅师一点也不动气,轻言慢语的说道:“我怎么不可模范大众呢?”

  弟子满空用手指着床上的女人,以斥责的语气道:“你看!”师父却平和的对徒弟说:“你看!”因为师徒的对话,床上的女人缓缓转过身来,徒弟猛一看,只见一张看不到鼻子、眉毛、连嘴角也烂掉的脸,原来是一个患了麻疯病的疯女人正哭笑不清的望着自己。这时,师父把手上的药往满空面前一伸,泰然的说:“喏!那么你来吧!”

  满空跪了下来,说道:“师父!你能看的,我们不能看;你能做的,我们不能做!弟子愚痴。”

  世间上的人,对于是非好坏,常常自信的说:“我亲耳所听的,我亲眼所见”,其实由于短视,知其一不知其二,没有深入了解,亦即愚痴短见盲聋之徒也。

  86 求佛与问道

  唐代,杨庭光在司空山会见了本净禅师,问道:“生死事大,无常迅速,我一心一意的求道,请禅师慈悲开示我吧!”

  本净禅师:“你是从京城来的,帝王所在之地有很多禅者,你就在那里问道好了,我对你所说的『道』一概不知。”

  当杨庭光再作发问时,本净禅师说:“你到底是要求佛还是要问道?求佛的话,即心是佛;问道的话,无心是道。”但杨庭光并不懂话中含意,于是再度求教。

  本净禅师:“所谓即心即佛,就是佛由心得,若再悟无心的话,便连佛也没有了,而无心不外乎是真正的道。”

  听了这句话的杨庭光便说:“都城的大德们多说以布施、持戒、忍辱、苦行等来求佛,但是禅师你却说无秽的般若之智能本来就具备着,不须经由修行来获得。若果如此,则以前我所作的布施、持戒等修行,原来都是白费的。”

  本净禅师斩钉削铁的说道:“白费的!”

  禅门达摩祖师初来我国,梁武帝问曰:“朕建寺安僧,宣扬佛法,功德多少?”答曰:“并无功德。”实则并非无功德,只是真如佛性,人人本具,不假世求,故曰无功德。但吾人如何见性成佛?彼岸虽有,如无实筏,焉能得度?故布施持戒的功德庄严,多多益善。

  87 传什么法?

  有一位研教的法师问马祖道一禅师:“不知道禅宗传什么法?”

  马祖反问:“你懂什么法?”

  法师:“敝人讲过经论二十余部。”

  马祖:“莫非你是骑狮子的文殊菩萨?”

  法师:“不敢。”

  马祖做了嘘嘘声。

  法师很肯定的说:“这就是法。”

  马祖:“是什么法?”

  法师:“狮子出窟法。”

  马祖默然,法师说道:“不说话也是法。”

  马祖:“是什么法?”

  法师:“狮子在窟法。”

  马祖:“不出不入是什么法?”

  法师终于回答不出,就想辞别而去。

  马祖召他回来说道:“你来!”

  法师回头。

  马祖:“这是什么法?”

  法师还是答不出来。

  马祖:“这是愚人说法呀!”

  禅,不立语言文字,释迦牟尼佛明明说法四十九度,谈经三百余会。但他却说,他没有说过一字,这非妄言,乃说明真理本然,虽说不增,未说不减。千言万语,不若默然,研教者既讲二十余经论,又不答问题,这不就是愚人说法吗?

  88 在前变障

  通慧禅师年幼当沙弥时,师父要他去打水,碰巧有一卖鱼者经过,一条鱼不经意的跃入通慧打水的脸盆里,通慧就顺手将鱼击毙。

  后来通慧做了住持,有一天,就对他的弟子说:“三十年前一段公案,今日应该了了。”

  弟子就追问是什么事呢?通慧禅师:“到正午就会知道了。”

  说完就在座上闭目跌坐。当代统兵张浚,是一个念佛虔诚的净土行者,当时带兵至关中,经过通慧禅师的寺前,忽然性情大变,暴怒异常,竟手持弓箭就迳自走入法堂,面对着通慧禅师怒目相见,通慧禅师笑着说:“我已经等你好久了。”

  张浚不明所以的说道:“我与禅师素未相识,今日一见为何满腹瞋恨?甚至想置你于死,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张浚说完仍忿恨不已,通慧禅师就把三十年前,自己尚是沙弥时,无心击毙一条鱼的往事叙述。张浚听后感动不已,

  便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 劫劫相缠岂偶然 不若与师俱解释 如今立地往西天”

  说完就站着往生了。通慧禅师一看张浚已往生,就在一张纸上写着:

  “三十三年飘荡 做了几番模样 谁知今日相逢 却是在前变障”

  写完也自然的于座上往生了。

  “因果业报,如影随形”,诚不虚也。

  89 善恶一心

  禅师四祖道信禅师,到牛头山访问法融禅师,见师端坐习禅,旁若无人,绝不举目看他一眼,不得已,只好向前问道:“你在这里作什么?”

  法融:“观心。”

  道信:“观是何人?心是何物?”

  法融无法回答,便起座向四祖作礼,并问道:“大德高栖何所?”

  道信:“贫道不决所止,或东或西。”

  法融:“那么,你认识道信禅师吗?”

  道信:“你问他作什么?”

  法融:“向德滋久,冀一礼谒。”

  道信:“我就是!”

  法融:“因何来此?”

  道信:“我特意来访,请问除此之外,还有哪里可以‘宴息’?”

  法融:“东边有一个小庵。”

  四祖道信便叫他带路,到了那里,看到茅庵四周,有许多虎狼之类的脚印,四祖便举起两手作恐怖的状态。法融禅师看到时,便说:“你还有这个(恐惧)在吗?”

  四祖反问:“你刚才看见了什么?”

  法融又无法对答,便请四祖道信坐下,道信在法融入内取茶时,在对面他的座位上书写一个“佛”字。当法融回来将要坐下时,一看“佛”字时悚然震惊,认为怎可坐在佛上?这是大不敬的事。四祖也笑着问:“你还有这个在吗?”

  法融听后,茫然不知所对。

  生死勘不破,就有恐怖;荣辱勘不破,就有得失;贵贱勘不破,就有分别;生佛勘不破,就有镇倒;难怪四祖道信禅师和法融禅师的悟境不同了。

  90 自了汉

  黄檗禅师自幼便出家为僧,有一次他游天台山时,碰到一个举止奇怪的同参,两人谈笑,一如故人。当他们走到一条小溪前面时,正好溪水暴涨,那个同参叫黄檗一起渡河,黄檗便说道:“老兄,溪水这么深,能度过去吗?”

  那个同参便是高裤脚过河,好像在平地上行走一样自然,他边走边回过头来说:“来呀!来呀!”

  黄檗便叫道:“嘿!你这小乘自了汉,如果我早知你如此(早知你是有神通的小乘人)便把你的脚跟砍断。”

  那同参被他骂声所感动,叹道:“你真是位大乘的法器,实在说,我不如你啊!”

  说着,便消失了。

  佛教分大乘小乘,小乘重自度,大乘重度他,小乘圣者,纵然得道,也不及初发心的大乘行者。“拔一毛而利天下吾不为也”的作风,永远不能成佛。”自己未度,先能度人,才是菩萨发心。“黄檗斥责自了汉,难怪小乘圣者感动,并赞叹为大乘法器了。

  91 到地狱去

  有人问赵州禅师:“师父平时修福修慧,人格道德至为完美,假如百年之后,不知会到哪里去呢?”

  “到地狱去!”

  “以师父您的修持德行,百年以后怎么会去地狱呢?”

  “我若不去地狱,你所犯的杀、盗、淫、妄罪业,谁去度你呢?”

  赵州禅师到地狱去,和地藏菩萨的精神一样,怀着无限的慈悲,带着广大的行愿,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难怪慈航法师也说:“只要一人未度,切莫自己逃了。”

  92 不愧为国师

  丹霞禅师有一次去拜访慧忠禅师,刚好慧忠国师在小憩,于是丹霞便问慧忠的弟子耽源说:“请问,国师在家吗?”耽源只是刚学了一点禅理,便卖弄的说:“在是在的,只是不会客。”

  丹霞:“啊!你答得太深奥了。”

  耽源更故意说:“就算你有佛眼,也看不到他。”

  丹霞不禁赞叹地说:“真是龙生龙,凤生凤。”

  后来慧忠国师醒来,耽源便把丹霞来访的经过告诉他。哪里知慧忠听后,便打了耽源二十棒,并把他逐出山门。

  当丹霞听到慧忠的作法后,深为佩服道:“真不愧为南阳国师啊!”

  禅,不是逞口舌之能,耽源的肤淡,给丹霞一句“龙生龙,凤生凤”的话,讽刺到了极顶。耽源挨了二十香板,丹霞又再赞美慧忠不愧为七帝之师。禅者没有成见,当赞美的时候赞美,当批评的时候批评,那都是禅的艺术啊!

  93 不留平常心

  有一个学僧到法堂请示禅师道:“禅师!我常常打坐,时时念经、早起早睡、心无杂念,自忖在您座下没有一个人比我更用功了,为什么就是无法开悟?”

  禅师拿了一个葫芦、一把粗盐,交给学僧说道:“你去将葫芦装满水,再把盐倒进去,使它立刻溶化,你就会开悟了!”

  学僧依样葫芦,遵示照办,过不多久,跑回来说道:“葫芦口太小,我把盐块装进去,它不化;伸进筷子,又搅不动,我还是无法开悟。”

  禅师拿起葫芦倒掉了一些水,只摇几下,盐块就溶化了,禅师慈祥的说道:“一天到晚用功,不留一些平常心,就如同装满水的葫芦,摇不动,搅不得,如何化盐,又如何开悟?”

  学僧:“难道不用功可以开悟吗?”

  禅师:“修行如弹琴,弦太紧会断,弦太松弹不出声音,中道平常心才是悟道之本。”

  学僧终于领悟。

  世间事,不是一味执着就能进步的,读死书而不活用,不能获益。留一点空间,给自己转身;余一些时间,给自己思考,不急不缓,不紧不松,那就是入道之门了。

  94 野鸭子

  有一次马祖禅师与百丈禅师,在寺外看见一群野鸭子飞过去时,马祖问道:“那是什么?”

  百丈:“是野鸭子。”

  马祖:“飞到哪里去?”

  百丈:“飞过去了。”

  马祖听了,就把百丈的鼻子一扯,百丈大声叫痛。

  马祖:“不是已飞过去了吗?”

  百丈回房,大声哭泣,大众问他:“为了什么?”

  百丈:“你去问老师吧!”

  大家又去问马祖禅师。

  马祖:“他自己知道,你们去问他吧!”

  大家又回去问百丈,却见百丈呵呵大笑。大众不解,问道:“你刚才哭,现在为什么又笑呢?”

  百丈:“我就是刚才哭,现在笑。”

  大家弄得不知所以。第二天马祖刚上座,百丈便卷起坐垫出去。马祖下座,百丈跟在后面。马祖问道:“刚才我正要说法,你为什么要走呢?”

  百丈:“今天我的鼻子已不痛了。”

  马祖:“你已完全了解昨天的事了。”

  吾人所以痴迷,完全是时空对待隔断,是生死轮回迷惑。野鸭子没有飞过去,飞过去的是假相。一时哭,一时笑,哭笑是情绪,但当哭则哭,当笑则笑,这又当别论。禅宗有“大事未明,如丧考妣;大事已明,如丧考妣。”一样的哭,不一样的情况,一样的疼痛,不一样的感受。这就看是否能了解自己的本性了。

  95 正字与反字

  有一个沙弥满怀疑虑的问无名禅师道:“禅师,您说学佛要发心普度众生,如果不个坏人,他已经失去了人的条件,那就不是人了,还要度他吗?”

  禅师没有立刻作答,只是拿起笔来,在纸上写了一个“我”字,但字是反写,如同印章上的文字正反颠倒。

  禅师问道:“这是什么?”

  沙弥:“这是个字,只是写反了。”

  “什么字呢?”

  “一个‘我’字!”

  禅师追问:“写反的‘我’字算不算字?”

  “不算!”

  “既然不算,你为什么说它是个‘我’字?”

  “算!”沙弥立刻改口道。

  “既算是个字,你为什么说它反了呢?”

  小沙弥怔住了,不知如何作答。

  禅师:“正写是字,反写也是字,你说它是‘我’字,又认得出那是反写,主要是你心里真正认得‘我’字;相反的,如果你原不识字,就算我写反了,你也无法分辨,只怕当人告诉你那个是‘我’字以后,遇到正写的‘我’字,你倒要说写反了!”

  禅师又接着说:“同样的道理,好人是人,坏人也是人,最重要的在于你须识得人的本性,于是当你遇到恶人的时候,仍然一眼便能见到他的善恶,并唤出他的‘本性’,本性既明,便不难度化了。”

  善人要度,恶人更要度,越是污泥,越可长出清净莲华,放下屠刀,可以立地成佛。所谓善恶正反,只在一念之间。“善恶是法,法非善恶”,从本性上看,没有一个人不可度啊!

  96 不是你的话

  文偃禅师最初要去参雪峰禅师时,来到了雪峰庄,碰到一位学僧,就问道:“你今天要上山吗?”

  “是的。”学僧回答。

  “请您帮我带几句话给雪峰禅师,但不要说是我的话。”

  “可以。”

  “你到山中,见方丈上堂,大众才集合,便出来握着手腕,直立在他的面前说:‘你这个老头子,颈上的铁枷,为什么不脱下来?’”

  这位学僧一一的依照文偃禅师所指示的去做了,雪峰禅师听他这么说,便下座搁胸把住,说道:“快说!快说!”

  学僧答不出来,雪峰便推开他,说道:“这不是你的话。”

  学僧:“是我的话。”

  雪峰大声吩咐道:“侍者去拿绳子棍棒来!”

  学僧一吓,赶快改口说道:“不是我的话,是庄上从浙江来的一位文偃禅师,教我来说的!”

  于是,雪峰对大众说道:“你们去庄上迎接五百人的导师吧!”

  第二天,文偃见到雪峰,雪峰一见面便问:“因了什么得到这境界?”

  文偃低下头。

  从此,师生心心契合,文偃就在雪峰处住了下来,雪峰传付给他禅法。

  在禅的世界里,真的假不了,假的不会真。悟道的斤两有多少,明眼人怎样也瞒不了的。

  97 我们走吧!

  龙德村的李侯,非常敬仰善昭禅师,三番两次表示要善昭禅师至承天寺当住持,禅师厌烦俗务,但使者苦苦哀求,不得已就考问众弟子说:“我怎么能够丢下你们而一个人去做住持呢?如果带你们去,你们又都赶不上我。”

  有一个弟子便向前说:“师父!我能跟您去!我一天可以走上八十里。”

  禅师摇摇头,叹口气说:“你走得太慢了,赶不上我。”

  另一个弟子高兴喊道:“我去!我一天能走一百二十里路!”

  禅师还是摇摇头说:“太慢了!太慢了!”

  徒弟们面面相觑,纷纷猜测师父的脚程到底快到什么程度?这时有位弟子慢慢的走出来,向善昭禅师叩首道:“师父!我跟您去。”

  禅师问:“你一天走多快?”

  那弟子说:“师父走多快,我就走多快。”

  善昭禅师一听,便高兴的微微一笑道:“很好!我们走吧!”

  于是善昭禅师就一动也不动的坐在法座上微笑圆寂了,那个弟子也恭恭敬敬的站在法座旁立化了。

  禅者,什么功名利禄都不会动心,连生死都不畏惧,在生死前那么自由,他还要做什么住持呢?

  98 出去

  黄龙慧南禅师有一次,对一个侍立在他身旁的学僧问道:“百千三昧,无量法门,作成一句话说给你,你还相信吗?”

  “师父真诚的言语,怎敢不信?”

  黄龙指着左边说:“走到这边来!”

  学僧正要走过去,黄龙忽然斥责道:“随声逐色,有什么了结的时候?出去!”

  另一位学僧知道了这事,立即走进去。黄龙也用前面的话问他,他也回答:“怎敢不信!”

  黄龙禅师又指着右边说:“走到这边来!”

  这位学僧坚持的站在原来的位置,不向右边去。黄龙又斥责道:“你来亲近我,反而不听我的话,出去!”

  禅者不悟道时,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如果悟道时,大地山河,一切都是佛法。禅宗有你有柱杖子,我给你的柱杖子,你无柱杖子,我夺却你的柱杖子。叫走这边,这边不对;叫走那边,那边亦错。不是这边,不是那边,仍要出去,只因学僧未契于心。假如学僧走左边,再到右边,然后站原地,不知黄龙禅师,还有什么高招么?

  99 大无畏

  有一次五台山隐峰禅师推着车子,搬运物品赶路,马祖道一禅师正好伸着脚坐在路中休息,隐峰禅师请求马祖把脚缩回去,以便让他的车子可以顺利通过,马祖却说:“我只伸不缩。”

  隐峰也不甘示弱的说道:“我只进不退。”

  两人相持不下,于是隐峰禅师不顾一切,仍然推车向前,结果辗伤了马祖禅师的脚。马祖回到寺里,立刻登堂说法,手里还拿着一把斧头,对聚集的寺中大众说道:“刚才是谁辗伤了我的脚,快站出来!”

  隐峰禅师便走到马祖面前,伸出了脖子,马祖放下斧头说道:“你肯定了的前途,毫无犹豫,三千大千世界你都可以走了。”

  隐峰缩回脖子,向马祖跪拜顶礼,然后弯腰退走。马祖称赞道:“能进也能退,才是真正法器。”

  禅者的行为,初看都好像非常怪异。为了推车,怎可将老师的腿子辗伤?受伤的老师怎可用斧头报复?但师徒之间原来在以此论道说法。进,是肯定前途;退,是真正法器。看起来“能进能退”,都是禅者的大无畏了。

  100 冷暖自知

  禅师六祖惠能大师从五祖黄梅处得去,获得衣钵心印,即刻向远方逃逸,但消息走漏,被一位叫陈慧明的禅者沿途追赶,当赶到时候,陈慧明称此来不是为了衣钵,而是为了求法,因此恳请惠能接引,于是惠能便说:“既然你是为求法而来,那么希望你先抛弃一切外缘,断绝一切思念,我便为你说法。”

  过了一会儿,惠能接着说:“你不要想到善、也不要想到恶,就在这个时候,请问什么是你的本来面目?”

  听了这话,慧明立刻大悟。接着又要求惠能再告诉他一些秘密的意思,惠能便说:“我能告诉你的,就不是秘密的意思了。如果你能反照自己,秘密的意思就在你心中。”

  慧明听了,非常感激的说:“我在弘忍大师门下很久,都不知道自己的本来面目,现在,谢谢你的指点,使我感觉得道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对自己,现在都明白了。”

  慧明在六祖慧能言下觉悟,但如果没在弘忍大师门下多年,可能不会有今日的觉悟?木有本,水有源,当下的一刻,原来是从历史时间中得来的。所谓“因缘成熟”,也就是这个意思了。
楼主凤栖楼兰 时间:2014-01-11 22:29:00
  吾人生活于世,虽然东奔西走,几能云水随缘?更何况逍遥自在?
作者 :鬼舞十七虾 时间:2016-08-31 10:01:39
  每年到了春天,柳树都会在树茬的旁边长出新的嫩芽,开始新的生

  命的旅程,年年如此。善缘积福微信:XTD三三九九,每天免费为前

  三名缘主测事业、财运、健康!
  
作者 :好多余我该瞻 时间:2017-01-14 11:07:11
  后来禅师认为他们两个人在耍自己,就去抓他们,他们两个誓死反抗,于是就有了水漫金山寺。
作者 :至上不败俣 时间:2017-01-14 12:16:15
  达摩东来,刚开始是传楞伽经性相如如的禅法,后来到了禅宗四祖道信大师开始传般若金刚经,开始了佛道融合之路,四祖的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门里头,就有恍恍惚惚,窈窈冥冥道德经里的句子
作者 :苏子辰鄙 时间:2017-01-14 12:36:57
  禅师突然指着禅床前的一只狗说那是狗吗?禅师认为那是什么
作者 :淑淑淑淑女壬 时间:2017-02-28 20:14:20
  禅师就是个抱大腿的,公牛在当时拥有乔丹为首的豪华阵容,换其它教练,我还真不信不能夺冠。反而乔丹中途的两次退役,公牛成绩就没多好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