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小说故事]美人美人新作

楼主:裹胸裙裙 时间:2013-11-09 12:39:11 点击:63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简介:“奉天承运,皇帝诏日:尚书穆超然大逆不道,贪污弄权,欺上瞒下。朕深恶痛绝,依律严惩不贷,着斩立决,家眷子女一律入宫为奴。钦此。”
  “以后你就叫小朗子,明白了吗?”
楼主裹胸裙裙 时间:2013-11-09 12:44:00
  本书《太监遇到爱》期待你宠爱*^O^*
  http://mm.17k.com/book/686493.html
楼主裹胸裙裙 时间:2013-11-09 12:45:00
  15章陈嫔
  “秀儿,等一下。”秀儿内急出来上茅房,不想却被人叫住了,她循着那人声音的方向看去,原来是哪个叫做小朗子的太监找她。
  小朗子老早就来了,只不过他又不敢明着进去找秀儿,怕尚衣局的管事不高兴影响了秀儿,尚衣局的活可是不少的,小朗子也不好意思进去打扰人家做事。于是,他就在尚衣局附近守株待兔,相信一定能等到秀儿出来的。
  事实上,小朗子的想法很对,秀儿就是不是要去茅房,也要去给宫妃主子们送衣服的,这段日子尚衣局可是忙得要死,除了得赶在皇帝生辰宴之前将宫里贵人的衣服赶制出来之外,还要赶制宴会当天宴会表演要穿的衣裳。
  尚衣局里不管是绣娘、宫女还是太监都忙得晕头转向的,秀儿也是憋得很才会出来上茅房的。所以小朗子在外面等的时间也是不短。
  秀儿见是小朗子来找自己也没觉得有多惊讶,之前那个侍卫也是经常偷偷来找她的,她只是好奇小朗子找自己有什么事:“小朗子?你怎么来了?难道你又迷路了?”
  小朗子听到秀儿提起之前的旧事,有点脸红了,之前他说自己迷路只是一个借口,不过后来在外廷那边自己的却是找她问了路:“不是的,秀儿,我这次是专门来找你的。想问你晚上有没有空,我有个东西想给你。”
  原来他是有东西要给自己,秀儿疑惑小朗子会有什么东西想交给她,莫不是锦棉死之前留下了遗物?秀儿如是这么猜测,心上就确定这是实情了:“尚衣局这些日子天入黑之后也在赶工,你夜里来晚一点,戌时的时候再过来吧。这几天我们都是做到了戌时才能休息。”
  小朗子听到秀儿说她们这些天原来这么忙碌,担心她抽不出时间来了,没想到她还跟自己约定了时间,心里很是欢喜:“好的,那我今晚戌时之后过来找你。”
  “戌时我在那边的大石处等你。我走了。”秀儿实在是呆不下去了,迫切地要去茅房解决问,赶紧跟小朗子说定见面地点就急急脚地走了。秀儿为什么想到在尚衣局附近的大石处见面,主要是因为平时那个姓李的侍卫约她的时候也是在那块见面的。
  秀儿很忙,小朗子也不好占用她太多时间,既然人约好了,他也该功成身退了。小朗子原路返回盼芳宫。
  有两个太监架着一个脸上满是血痕看上去好像很衰弱的宫女走在宫道上,看他们走的方向应该是去司管局。小朗子没去过司管局,但是知道它大概的方位,听小力子说司管局是个可怕的地方,进去那里就等于没了半条人命了,他光听着都怕怕,根本不敢往那边靠近。
  那个宫女都还没进那个啥司管局就已经快死的样子,去了那里估计都没有命出来了。
  两个太监一边走一边在聊天,太监A:“你说昭仪娘娘还有希望复宠不?”
  太监B:“我看就难了,算算皇上都多久没来找昭仪娘娘了。上次兰昭仪在乾天宫那里等了大半天皇上都没有见,看来是没什么希望了。”
  太监A:“唉,看来呆在景阳宫是没多少前途了。”
  太监B:“何止没前途,还很危险。幸亏咱们不用在殿里面做事,不然下一个去司管局的就是咱了。”
  太监A:“别说了,我怕怕啊。你说咱怎么就赶上这么一个主子。”...
  他们都羡慕小吉子可以侍奉公主殿下,不过小朗子却觉得盼芳宫也很好,至少不需要受到主子的管束,不用怕会被送进司管局。
  *
  “启禀贵妃娘娘,内务府陈公公派人前来求见。”一宫女进内殿向正在绣花的张贵妃禀报事宜。
  这个时候内务府派人过来,无非就是为了皇帝寿辰宴会的事。宴会当天的事宜基本上都安排好了,不知道有什么事需要派人过来说的:“知道了,你让他在外殿候着。”
  张贵妃在内殿换上了高贵的外衣,在宫女的随侍下来到了外殿,见正有一个太监等在外殿。
  太监一见张贵妃从内殿出来,赶紧低头跪下行礼:“内务府小菜子,叩见贵妃娘娘。贵妃娘娘金安。”
  张贵妃看了小菜子一眼,缓缓地走到主位处坐下,说:“嗯,起身吧。陈季让你过来有何事?”
  小菜子利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低着头双手放在身前:“禀贵妃娘娘,方才陈嫔主子的贴身宫女月霞来了内务府,说是陈嫔主子想要在皇上寿辰宴上表演。陈总管命小的过来向娘娘您禀报,请娘娘定夺。”
  张贵妃一听,原来又是那些个不受宠想要在寿辰宴那天搞小动作,心里有几分不喜,她面上不显喜怒:“
  陈嫔要表演的是何类目?”
  “禀娘娘,陈嫔主子报的类目是筝歌。”小菜子一板一眼地回答,等待着张贵妃的决定。
  张贵妃嘴角一勾,不紧不慢地说:“你告诉陈季,叫他将陈嫔的表演安排在宜贵嫔的后面。”
  “是,娘娘。小的告退了。”小菜子得到了张贵妃的答案,立刻领命,知趣地退出了含香殿。
  等小菜子出了殿外,荷巧皱着眉头扁着小嘴,向张贵妃进言:“娘娘,那个陈嫔太可恶了,明知道是娘娘您一手操办皇上的寿辰宴,想要在宴上表演却不亲自来跟您说,根本就是不将您放眼里嘛。”
  “这些小虾小鱼就是爱做事偷偷摸摸,本宫又何必去在意。只是,她既然不懂规矩,本宫也不会给她好果子。”张贵妃的嘴角勾得更高了,丝毫没有受荷巧的话影响。
  “娘娘英明,陈嫔那种姿色平平的根本就是妄想夺宠。之前,她搞了几次偶遇,皇上都没看她一眼,却临幸了她身边的宫女。她还不死心。”莲喜在一边迎合着张贵妃的话,挑出了件之前发生的糗事嘲笑陈嫔。
  “她就是一蠢货。”张贵妃语气十分肯定,不知是在说陈嫔搞出来的偶遇还是在说她的请求宴上表演的事。
楼主裹胸裙裙 时间:2013-11-10 09:41:00
  16章手绢
  眼看快要到戌时了,小花子、小力子他们仍然还没有睡下,在房间里玩骰子。小朗子拧着灯笼小心地躲过了其他人的眼睛,偷偷地出了宫门。幸而他一向对赌钱都不大感兴趣,相信即使他们发现了小朗子不在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小朗子趁着明亮的月光和灯笼不大足够的光线走在安静的宫道上。因为已经是夏末,微风吹过,透着一股凉气,他不自觉地便加快了脚步。
  等他快要走到大石那里的时候,他看到那边还是空荡荡的,貌似秀儿还没来。小朗子猜想秀儿应该还是尚衣局里面赶制衣裳,打算在这里等着她来。
  他靠在大石靠近尚衣局的一边上,担心秀儿一会看不到他来了。小朗子百无聊赖地盯着尚衣局方向看,丝毫没有感觉到身边的异动。
  “小朗子,小朗子...”小朗子突然听到有一把声音在呼唤自己,他本能地将头转过去,看到的只是一片漆黑。很快,从这片黑漆漆的地方冒出来了一个人,差点把小朗子吓得叫出声来。
  小朗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定神一看,原来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人就是秀儿。秀儿机灵的大眼睛狡黠地看着他:“终于等到你来了,我都等你好一会啦。”
  其实秀儿也不是存心想吓小朗子的,不过今天她们的工作完成得比前几天早,她就提前到了这边等小朗子了。因为今夜的月光好像特别的皎洁明亮,所以秀儿担心被别人看见引起误会,所以就隐身到了比较幽暗的阴影处,等着他到了再走出来。
  本来小朗子到了大石之后秀儿就该出来了,但是看到小朗子一来就倚在边上看着尚衣局的方向,秀儿玩心大动,继续安静地呆在原来的地方候了一会会,才开始轻声地呼唤小朗子,却不出去。
  唤了一声,见小朗子还没有反应,她捂着小嘴偷偷地笑,生怕笑出声音惊动了小朗子,接着又唤第二声,第三声。小朗子转头过来的时候,秀儿起先还不想这么早出去,不过担心做得太过到时吓到小朗子叫出声来惊动到侍卫就不好了,于是才踏出暗影出现在小朗子面前。
  见小朗子张嘴,秀儿正想伸手上去捂住,不过他很快就把嘴闭上,最后还是没有叫出声音。秀儿松了一口气,不过看小朗子的表情也知道他刚才的确是有被自己吓到了,对自己的成绩很是满意。
  “对不起,都怪我来晚了。下次我会来早一点的。”方才小朗子看到秀儿从那块黑黑的地方走出来,就知道她是躲那里跟自己开玩笑的,倒没有生气,只是觉得秀儿有点小调皮,很可爱。
  他们所站的地方就在宫道边,偶尔可能会有些巡逻的侍卫经过,不是个聊天的地方,小朗子可不想刚见到面就分开:“不如我们在这附近找个地方坐一下?”
  秀儿没想太多,也同样觉得在路边说话很不方便,很容易被侍卫发现,于是也同意小朗子的提议:“好吧,你跟我来。”秀儿进宫的时间比小朗子长,又经常要往各宫去送衣服,所以对皇宫的环境比小朗子熟悉多多了。
  她带着小朗子兜了两个弯,走到了一处没多少月光的园林,穿过园林是一个树立着有高大假山的池塘。
  他们在假山的后面面对着园林坐了下来,秀儿小声地给小朗子说:“这里是尚衣局的后面,离宫道比较远,应该不会有人过来。”
  小朗子也觉得这里看上去很安全,将灯笼小心地放在地上,以防它不小心跌倒,然后才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包递给秀儿:“这个,是送给你的。”
  秀儿原本也想开口问小朗子究竟有什么要交给她,不过看小朗子放好灯笼之后就开始掏了,所以知道自己没必要问了,等着他把东西掏出来就好了。
  她之前以为小朗子要给自己的东西是与宁贵人有关的,没想到原来他是有物件要送给自己,稍稍地有点意外:“原来是送给我的,我还以为..”
  “还以为什么?”小朗子听她的话觉得奇怪,难道秀儿以为他约她出来会有其他目的吗,明明白天的时候都说清楚了是有东西要给她的呀,她为甚还会误会的呢?难道是白天太忙了,秀儿没听清自己的话?看来一定是这样了,小朗子如是认为,也没有再往其他方面想。
  秀儿不知道小朗子心里已经将她的话思考了好几个轮回,她没有将自己原先的想法说出来,不然得多扫兴:“没什么,就是意外你为啥送我东西。”她真的是疑惑小朗子为何会送自己礼物,虽然秀儿很喜欢收礼物,但是小朗子这礼物送得有点无缘无故的。
  小朗子老早就觉得他这么做的确是唐突,知道秀儿很有可能会问自己,所以借口也都已经想好了:“前两次你帮我指路,我都还没谢你。所以就托人从宫外带了盒胭脂来送给你。我之前没送过姑娘礼物,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帮他指一下路就送一盒胭脂过来,小朗子这个人也太好了点。这是秀儿此时此刻对小朗子的感觉,从那一次他在冷宫外面发现秀儿给宁贵人烧纸钱也没有去举报她之后,秀儿就觉得小朗子这人还算不错:“谢谢你,其实你不用特意给我送东西的。我只是给你指一下路而已,都是些举手之劳。如果算下来,我也该送你个东西,多谢你上次没有去告发我。你等一下,我找找。”
  小朗子没打算过问秀儿要回礼,见秀儿翻小荷包,就要阻止:“我没关系的,秀儿你别找了,这里黑漆漆地你也看不清晰。”
  秀儿三两下从小荷包里面翻出来了一块白色的小手绢:“这是我前几天刚绣好的,你不要嫌弃哦。我的绣工还是很不错的。”她将叠好了的手绢的塞到小朗子手上,不容小朗子不收下。
  小朗子看着洁白的小手绢和手绢上面的小黄花,感觉心里很满足,穆夫人生前经常会给他绣手绢,不过因为绣得太多,所以小朗子从来都不去珍惜,老是没几天就丢一条。自从穆夫人去世了之后,小朗子就再也没用过手绢了。仔细地将它收好,他强压着心中的激动:“手绢很漂亮,我很喜欢。”
  
  
楼主裹胸裙裙 时间:2013-11-11 14:47:00
  17章
  “你打开布包看看,不知道这胭脂你喜欢不?”胭脂是小朗子托小力子找人到宫外去买的,因为自己没法亲自去挑,所以也不知道买的好不好。
  别人送的东西哪会说不喜欢的,秀儿觉得不管胭脂的好坏,总归是小朗子的一片心意嘛:“这里这么黑的,怎么可能看得清,万一等会胭脂撒了就浪费了。我一会回屋再看吧。”她甜甜的声音把话说完,将胭脂小包塞进了她的小荷包里。
  小朗子也认为秀儿说得很对,是他傻了,这大黑天的,就是打着灯笼也不可能把东西看清的:“说的也是,还是秀儿你想得周到。”
  “秀儿,你进宫多长时间了?”小朗子想要跟秀儿好好地说说话,跟她在哪里呆久一点,赶紧找了个话题。
  这样的问题,秀儿已经回答过不下十次了。每次认识新朋友或许是有新人到尚衣局,几乎都会问她这个问题,仿佛这是一个惯例似的。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觉得厌烦:“我?我都进宫好几年了。刚进宫那年我才九岁。”
  以前他还是穆府少爷的时候,府里也是有那些八九岁大小的小婢女,所以小朗子没有太惊讶,以前他的院子里有两三个负责打杂的小厮婢女都是七八岁的样子:“为何你的家人要让你进宫,在外面的大户人家当个丫鬟也是很不错的呀?”
  的确,在秀儿的家乡有好一些人都是到有钱人家那里卖身的,秀儿三四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以后也会是那样的命运。在她之前有三个姐姐通过婆子被卖身到了很远的地方去了,二哥因为是男孩子,她的父亲没舍得卖,所以留在家里面干农活了。后来她的母亲除了几个妹妹之外又生了个儿子,那一年秀儿七岁。回想着往事,秀儿抿了抿小嘴说:“在我七岁的时候,我们村吴二叔家的一个大姐姐从宫里回到了家,给家里带了好些东西,没过几个月就嫁给了我们镇上的一个有钱的老爷当了填房。大家都羡慕得不得了,后来他们家也搬走了,听我娘说是大姐姐在镇上个他们买了个大房子。我九岁那年,我娘就托了人把我送到这里选宫女了。娘说在这宫里干几年活,以后回家了就可以给我找个好人家过好日子。当年我还是不太懂,只知道我要像几个姐姐一样去给有钱人干活了,可以吃得饱穿得暖。”
  小朗子从小就过的是好日子,穷人家的事他不懂,不过现在他的地位早已变得跟其他普通太监宫女一样了。原来秀儿以后是可以离宫归家的,小朗子始料未及:“回家?难道我们还可以离开皇宫吗?”他担心被秀儿听出异样,将‘你’改成了‘我们’。
  秀儿对小朗子的疑问很意外,宫女到了一定时间就可以获准离开皇宫这个规矩不是应该都知道的吗:“你不知道?我们宫女除非是主子或者掌事嬷嬷要求留宫,一般都是在皇宫满十年就可以离开皇宫回家了。这个规矩连那些侍卫都知道。”秀儿一副你很奇怪的表情看着小朗子。
  原先小朗子没往这方面想过,也没有去打听。他想出宫那可是摇摇无期的,黄丞相的承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实现。小朗子开始舍不得秀儿了,心情一下子沉沉的。他勉强拉回神智,有点僵硬地说:“我在盼芳宫很少听说这些事情的,我想回去了,咱们走吧。”
  他们明明还聊得好好的,小朗子却突然变得神情古怪。秀儿对人的感觉比较敏锐,对小朗子一下子低落的心情也有所擦觉。回想到他们刚才说到的话题,她发现小朗子是说到离开皇宫的事情就开始不开心了,秀儿猜想小朗子可能是因为他没有机会离宫回家所以不开心。
  他们太监从进入皇宫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永世不得脱离的命运。得到主子恩准出宫颐养天年的太监少之又少,这就是他们悲剧的人生。秀儿也替小朗子难过,同时在她的想法里,小朗子已经是个不完整的男人了,有些事情是怎么也回不去的。
  “我要走那边了。”小朗子一路无话,秀儿也不想出声打破黑夜的平静,好在他们要一块走的路也不长。
  原来他陷入深思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尚衣局的侧门了,小朗子只好在这里跟秀儿分手了:“你,晚安。”他的思绪很乱,一时间脑子转不过来了。
  秀儿自以为很了解小朗子此刻的心情,没有介意他冷硬的态度:“我走了,晚安。”
  *
  “你回来了?今晚我的手气好得没话说啊,嘻,又发了笔小财。...”小力子听到推门的响声,知道是小朗子回来了,心情满好,将晚上赢了钱的喜事巴拉巴拉地说来跟他分享。
  小朗子没有心思理他,由得小力子自己在那里自说自话,躺在床上不吱声。小力子说了半天都得不到回应,转头看向小朗子:“你咋不理我呢?发什么呆了?”
  小朗子眼珠子转过去看了他一眼,又把眼珠子转回去:“没事,我想睡觉了。”眼睛里没有一点神采,脸灰灰的,像是受了打击一样,小力子看到小朗子这么一个样子,又是刚从外面回来,心里了然地想他一定是去过别的地方,应该是想找门路调出盼芳宫没成功吧,一定是这样了,不然也不会一回来就跟死了娘似的。
  既然人家有心事不了自己,小力子也不自讨没趣,闭上了嘴,熄了油灯上床睡觉去。
  秀儿的事情萦绕着小朗子的心头,他一直为着这个事睡不着,之后因为太累了才模模糊糊地进入了梦香。
  外廷,那天小朗子与秀儿相遇的地方。
  小朗子:“秀儿,这盒胭脂送给你。”
  然后看到秀儿很开心的接过胭脂,将盖子打开用无名子在上面点了一下看了一眼又放到鼻子处嗅了嗅:“这盒胭脂差死了,我才不要呢,还给你,哼!”说完转身就走。
  小朗子急了:“你别走。对不起,秀儿,你要去哪?”他们怎么会站在南宫门?
  秀儿:“我要出宫了,你保重。”
  小朗子想要过去拉住秀儿,脚却像嵌在了地上,无论如何也动不了。
  “秀儿,秀儿,吓!”小朗子清醒了过来,原来他只是在做梦。睁开眼睛,天已经微微亮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