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渔樵耕读】李白行吟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5-04-21 13:08:49 点击:302 回复:3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临大千居士《李白行吟图》:





  
作者 :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04-21 14:03:00
  飘逸谪仙人,
  樽酒对天倾。
  哦成新诗句,
  天外鬼神惊。

  渔舟多才,崇拜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4-21 15:32:00
  @钓鱼舟 @南山樵子2011 钓兄好图,樵子好诗!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4-21 15:36:00
  @钓鱼舟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
  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 薛依云

    举报  2015-04-21 23:01:58  评论

    @夜郎可书 兄载录了杜甫【春日忆李白】这首诗的上段,我来替【渔樵耕读】诸位说出下段,也是大家心里的话:“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 何时一尊酒,重与细论文”。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5-04-21 15:40:00
  谢谢 @钓鱼舟 兄分享临摹张大千居士的《李白行吟图》,让我们大开眼界。@南山樵子2011 赋诗助兴,笔者再读其意,既尽渔樵耕读茶座之雅兴。

  (一)
  【李白行吟图】题材始出自南宋画家梁楷作品(见下图),纸本水墨,纵81.2公分,横30.4公分。梁楷,生卒年不详,天性疏野,常饮酒自乐,人称“梁风子。据悉曾为南宋宁宗嘉泰间(公元1201~1204)为画院待诏,善画人物、山水、花鸟、道释、鬼神。他继承前人已取得的艺术成就,并加以灵活运用将“减笔”画减到极处,同时又能高度传达出所描绘对象的神韵。他深入体察所画人物的精神特征,以简练的笔墨表现出人物的音容笑貌,以简洁的笔墨准确地抓取事物的本质特征,充分地传达出了画家的感情,从而把写意画推入一个新的高度,使时人耳目一新,比如《李白行吟图》即体现了这种大胆的画风,舍弃一切背景,笔简练豪放,纯以线描表现,就勾勒李白边吟边行的飘然潇洒神情,疏放不羁的个性,寓意深远,生动传神,令人叫绝。

  

  (二)
  近代国画大师张大千(1899~1983年),自从1930年代开始,也画过不少【李白行吟图】,比如:

  (1)1932年作的水墨纸本
  

  题识:梁楷有李白行吟图,今藏日本内府。予亦作此,于幽秀之中,自具劲挺之气,绝似吾家大风,惜无周栎园题而赞赏之也。壬申春日,蜀人张爰。
  钤印:张季、大千
  题跋:大千临梁楷画,略变其折芦描法,有飘飘神仙之气,溥儒拜观并题。
  钤印:袌冰卧雪

  (2)【自称臣是酒中仙】 1936年作,有立轴设色纸本和纸本
  

  款识:自称臣是酒中仙。丙子春日,散辉十三兄属写君家太白行吟。以吾家上元老人笔法图此呈正,弟爰。
  钤印:张爰、大千、除壹切苦厄

  (3)【李白行吟图】1945年作
  

  题识:李白行吟图 松陵方丈嘱画,为写请正,乙酉十二月,大千居士张爰。
  钤印:张爰之印、大千
  • 抱石堂主

    举报  2015-04-21 15:43:09  评论

    @薛依云 大赞!还是依云兄的解读呢,开口即有出处,而且资料详尽,可证细致,摇曳生姿,生动可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灯一灯 时间:2015-04-21 20:22:00
  柳丝愁似发丝长,一别金陵尽客乡。
  剑胆琴心难济世,苍天谪我本楚狂。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5-04-22 08:25:00
  钓鱼舟兄临大千居士《李白行吟图》志贺,赋诗一首描其画意。

  

  手持玉杖游名山, 纶巾髯须随柳漾,琴心三叠行吟远,不见长安使人愁。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5-04-22 11:34:00
  问朋友们好!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5-04-23 00:06:00
  佳康兄@guaerjiakang 留言说看不懂张大千的画。可能是指张大千的泼彩山水图,谨附图《金笺峨嵋记青山中花》为例如下:

  

  此图是大师在八十一岁时画于台湾摩耶精舍,据说是画他梦中的峨嵋胜景,这画创造出一种半抽象墨彩交辉的意境,虚实相生,在墨线立骨的山石形体上挥洒石青石绿,更让画面显得“瑰丽雄奇”,流淌出山之神韵和浓烈的思乡情绪。

  这是他在57岁时自创泼墨(彩)画法,在继承唐代王洽的泼墨画法的基础上,揉入西欧绘画的色光关系,而发展出来的一种山水画笔墨技法,以半抽象墨彩交辉的意境和奇伟瑰丽,来增强了意境的感染力和画幅的整体效果。张大千可贵之处是技法的变化始终能保持中国画的传统特色。

  张大千(1899~1983)的艺术造诣在中国近现代艺术史享有盛名,徐悲鸿曾誉他为五百年来第一人,当然这历史语境和真正涵意有待商榷之处,但张大千确实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无所不通,对古书画的鉴赏辨识,历代名家名迹的临摹仿造犹有奇特之处。他二十多岁便蓄著一把大胡子,成为张大千日后的特有标志。

  他在山水画方面擅长水墨山水,浅绛山水,和青绿山水。其他花鸟、鱼虫、走兽,工笔、更是无一不精。他画的花卉种类很多,如荷花、秋海棠、牡丹、兰花、水仙、梅华等;但平时画的最多的还是荷花,为收藏家所欣赏,有“古今画荷的登峰造极”之誉。

  他的人物画在三十岁之前研习明清人物画传统,风格委婉俊秀;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他前往敦煌临摹隋唐人物壁画,风格大变,所画人物气势恢弘,色彩艳丽,尽显盛唐遗风;其人物工笔写意兼长,前者线条圆润流畅,色彩富丽典雅,多写仕女、士人及佛教人物,亦能以白描手法画人物。至于他的诗文真率豪放,书法劲拔飘逸,外柔内刚,独具风采。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5-04-23 00:20:00
  张大千的【藕荷镜心】-(1982年壬戌年作 )

  
作者 :guaerjiakang 时间:2015-04-23 01:01:00
  对于大千的山水,花鸟,鱼虫,还算小有心得,独对人物,知之不多,于人物还是喜欢现代画家范曾
  • 薛依云

    举报  2015-04-23 14:01:50  评论

    @钓鱼舟 兄也来临摹献宝一个?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4-23 15:08:49  评论

    @薛依云 我早年间也曾精心观摩过范曾画集。
6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QCY_188 时间:2015-04-23 08:27:00
  问好各位前辈老师们!早安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5-04-23 21:12:00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4-24 10:22:00
  @钓鱼舟 这个是钓兄仿大千,黄鹤矶秋暮?
  • 钓鱼舟

    举报  2015-04-24 11:56:32  评论

    呵呵,是的,多年前画的
  • 薛依云

    举报  2015-04-26 13:49:57  评论

    确实独一无二,找遍网络,还真的只有这幅临摹的【黄鹤矶秋暮】。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5-04-25 10:23:00
  续上文【黄鹤楼-黄鹤矶】作为文化符号的诗画意象

  (五)“黄鹤断矶头,故人曾到否?“

  以上描写黄鹤楼的诗词多为写景抒情,咏史怀古者少,其中引起笔者注意的是宋朝刘过的《唐多令》。

  “芦叶满汀洲,寒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黄鹤断矶头,故人曾到否?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宋朝的刘过(1154-1206)少怀志节,读书论兵,好言古今治乱盛衰之变,与陆游、陈亮、辛弃疾等交游。曾多次上书朝廷,屡陈恢复大计,谓中原可一战而取。

  诗词中提到的南楼,指的是武昌黄鹤山上安远楼,它建于1186年(淳熙十三年),姜夔曾自度《翠楼吟》小序纪载其事。刘过这次重访,距上次登览几二十年,词人以垂暮之身,逢此乱局,虽风景不殊,却触目有忧国伤时之恸,抒写昔是今非和怀才不遇的思想感情。尤其在宋朝南渡之后,黄鹤矶所在的武昌即处与敌纷争之地,当时刘过服务的主子韩侂胄虽然掌握实权,意欲伐金以成就功名,然而朝廷军备废驰,国库空虚,将才难觅,一旦挑起战争,就会兵连祸连,生灵涂炭。

  这淡淡而深深的哀愁,如满汀洲的芦叶,带浅流的寒沙,不可胜数莫可排遣。面对大江东去,黄鹤断矶竟无豪情可抒!“白云千载空悠悠”的黄鹤山头,所见只有芦叶汀洲寒沙浅流,滔滔大江不是未见,无奈与心境不合;柳下系舟未稳,中秋将到未到;黄鹤矶断,故人不见;江山未改,尽是新愁;欲纵情声色诗酒,已无少年豪兴。恢复无望,国家将亡的巨大哀感遍布华林,不祥的浓云压城城欲摧。这一灰冷色调的武昌蛇山巅野望抒怀,真使人肝肠寸断不寒而栗。

  笔者特意去查’矶”的意思,它特指水边突出的岩石或石滩,“断”字即由此而来。如果看过一些伸到水面上的石头就会知道,这些石头好象被刀砍断一样。“矶头”上缀一“断”字,便有残山剩水的凄凉意味。故云:“旧江山浑是新愁”,是为深化题旨之重笔。这种种灰黯的心绪,所为伊何?难道仅仅是怀人病酒或叹老悲秋么?还是对江河日下的南宋政局的悲痛。

  以【黄鹤矶头】咏史怀古的还有元代张可久(约1270~1348年)写的一篇散曲《寨儿令-次韵怀古》:“写旧游,换新愁,玉箫寒酒醒江上楼。黄鹤矶头,白鹭汀洲,烟水共悠悠。人何在七国春秋,浪淘尽千古风流。隋堤犹翠柳,汉土自鸿沟。休!来往愧沙鸥“。

  近代人康有为(1858~ 1927年)也写有【登黄鹤楼】:“浪流滚滚大江东,鹤去楼烧矶已空。巫峡云雨卷朝暮,汉阳烟树带青红。万家楼阁随波远,百战江山扼势雄。极目苍天帆影乱,中原万里对西风“。

  笔者不知道上述这几首诗词,可否作为张大千创作这幅【黄鹤矶秋暮图】的诗意注解? 但初看之下,还真的是好像缺乏那么一丁点国难当头秋暮遮眼的色调,而是多了一些张大千曾经精研仿其笔法几能乱真之清湘老人石涛(1641~1724年)的作品味道。

  (六)走进【黄鹤矶秋暮图】

  这幅《黄鹤矶秋暮》特别显得色鲜耀目,清丽如新,看来张大千是直接用彩笔绘画,而不以黑墨勾勒轮廓,这曾被外界评为“没骨山水“的炉火纯青效果。但从中我们还是可以看出模仿石涛笔法风格的痕迹,后者作画独特之处包括构图奇特苍古细秀妥贴,或平远或深远;以特写之景色传达深邃之境,笔情淋漓洒脱,别有豪放郁勃气势。画家对危岩奇松流泉房屋人物的刻画运笔既酣畅流利,用笔看似随和,却使描写的自然景观更加真实生动,画面空灵悠然境远。但毕竟石涛的失意身世,皈依禅宗,造成他隐遁超逸,心情孤寂,抑郁恣肆的艺术性格,却是张大千无法继承模拟的,故而作品少了几分石涛的厚重与沉郁。

  作为朱元璋(1328~ 1398年)后代的石涛(1642~1707年)沦落为明末清初的遗民,作品中不可能不流露对故土山河眷念之感情。张大千(1899~1983年)他在1952年迁居阿根廷隔年移民巴西达17年,1969年移居美国旧金山10年,在晚年张大千每每思乡怀旧,黯然神伤。1979年80岁时曾自书一联“独自成千古,悠然寄一丘‘,亦凸显出艺术家隐藏自在的性格心境。

  当我们再次仔细欣赏《黄鹤矶秋暮图》,我们终于看到画家拟人化地让自己跋涉千里蜿蜒山路,来到江边,顾盼之间,反映了画家的思想感情寄托山水,画家何曾望矶而忧伤,而是满怀深意眷念着眼前这片天地渊博大气磅礴的山山水水,明净如妆的秋山巍巍,秋水漫漫,秋树郁郁,此刻画家的艺术生命由此与山河大地融为一体。而承载了太多历史文化的黄鹤楼-黄鹤矶诗词意象,也确实无需在这画面出现。

  我突然开始理解钓鱼舟兄为何深得其意,而决定和他一起走进画中。

  赶写于2015年4月24日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5-04-25 10:57:00
  学习薛老师长文,受益匪浅!
  • 薛依云

    举报  2015-04-25 13:36:41  评论

    钓鱼舟兄言重了,我一直都在向你学习,你的临摹大师作品,为我打开了多扇艺术的门窗,我虽偶遇而过,却废寝忘食,流连而忘返,再次诚心致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5-04-27 10:18:00
  @钓鱼舟 兄的《李白行吟图》,笔简练豪放,纯以线描表现,就勾勒李白边吟边行的飘然潇洒神情,疏放不羁的个性,寓意深远,生动传神,令人叫绝。

  茶座同仁谨赋诗祝贺如下:

  @南山樵子:“飘逸谪仙人,樽酒对天倾。哦成新诗句,天外鬼神惊”。

  @一灯一灯:“柳丝愁似发丝长,一别金陵尽客乡。剑胆琴心难济世,苍天谪我本楚狂”。

  我也凑合一首:“手持玉杖游名山,纶巾髯须随柳漾,琴心三叠行吟远,不见长安使人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