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笔墨随秋风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1-03 08:19:46 点击:216 回复:5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1-04 08:45:51

  
  • 若水阿婆

    举报  2017-01-18 18:28:16  评论

    @钓鱼舟 这幅画等写到大年夜时,我可以借到里面吗?画借前辈的,打油前辈能凑最好,前辈时间不多,那就我继续打酱油,冒犯之处敬请包涵。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1-05 13:27:44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1-07 11:11:23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1-08 08:29:00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1-09 08:20:21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1-10 08:29:44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1-11 09:30:45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1-12 20:42:05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1-15 10:00:04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1-16 09:46:15

  
作者 :若水阿婆 时间:2016-11-16 19:24:58
  [d:花][d:花]
  [d:花][d:花]
  [d:花][d:花]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1-21 09:43:31

  
  • 薛依云

    举报  2016-11-21 10:36:54  评论

    @钓鱼舟 引用禅诗赏桃花之意化为画境,甚是高妙,这达摩一苇渡江东来 九年面壁而坐终日默然,而成东土禅宗初祖。诗两首(1)五代灵云志勤禅师“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2)宋朝佛印“一树春风有两般,南枝向暖北枝寒。现前一段西来意,一片西飞一片东”。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1-21 09:44:47

  
作者 :大风歌2015 时间:2016-11-22 05:29:29
  引诗入画,情趣高雅。赞!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1-27 16:30:58

  
  
  • 若水阿婆

    举报  2017-01-18 17:54:07  评论

    @钓鱼舟 :本土豪赏1个新春礼花(80赏金)聊表敬意。放出一年好彩头
  • 若水阿婆

    举报  2017-01-18 17:55:04  评论

    @钓鱼舟 问好前辈,等不到你的诗词,阿婆就用你的画,来打酱油了,如有冒犯,敬请包涵。
6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1-29 11:40:37

  
作者 :欧阳乌兰 时间:2016-11-30 13:49:39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2-01 11:02:52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6-12-05 11:14:13

  
作者 :孤月照寒山 时间:2016-12-14 10:51:51
  画很好,但有烟火气。
  古人斋戒沐浴,心静如水,才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7-01-08 17:34:55

  
作者 :孤月照寒山 时间:2017-01-09 09:50:09
  慢些落笔,心凝一处。韵味更长。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7-01-11 21:12:17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7-01-11 21:13:44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7-01-13 08:46:12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17-01-13 16:46:51
  @钓鱼舟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17-01-13 16:47:15
  @钓鱼舟 钓兄新年快乐!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7-01-16 08:33:42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7-01-16 15:05:13
  喜欢@钓鱼舟 兄在25楼的‘怀素书蕉图’,浓墨蕉叶一脉临空披挂而下,另一脉横摊膝前,怀素的凝神静气忖度打量如何下笔书写的灵秀之气表达得酣畅淋漓,怀素身着僧衣,深邃的眼神充满禅味,画面极富情趣。据说怀素以写狂草著称,自幼勤学苦练,但由于纸张昂贵,就在寺院附近的一块荒地,种植了一万多株的芭蕉树,利用长成的蕉叶临帖挥毫,而传为千古佳话,被许多画家选为寄意自勉的题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7-01-17 10:56:56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7-01-24 14:34:22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7-01-25 09:05:52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7-01-26 07:49:20

  
  
  
  
作者 :断桥可书 时间:2017-07-18 21:39:35
  @钓鱼舟 二下
作者 :guaerjiakang 时间:2017-07-21 23:01:53
  好画好书,赞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20-11-09 10:53:40
  @钓鱼舟 在31楼(2017-01-24 14:34:22)分享一幅临摹人物画,当时没细心赏读,后来再看,人物和题诗就豁然开朗起来。

  

  原来是苏东坡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钓鱼舟另有题识小注:秋阳无聊,临刘旦宅先生东坡词意画一幅。

  这诗意画面显然是取意上述《定风波》,但苏东坡的衣着却是《东坡笠屐图》。让笔者且分二段阐释其中文化寓意和文化现象。

  (一)乌台诗案对苏轼的影响
  (1)理想破灭,顿觉人生如梦:
  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今湖北黄冈)为团练副使(相当于现代民间的自卫队副队长),于元丰三年(1080年)二月到达,初寓居定惠院(一作定慧院)写了《卜算子》:“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人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五月份迁临皋亭,又写了《临江仙-归临皋》:“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其中《卜算子》比喻人生来去如鸿雁,代代往复,生生不已;但一个人的经历又像春梦一样,去而无踪,难以追怀。当代词学家唐圭璋(1901~-1990年)经典评论说“此词上片写鸿见人,下片写人见鸿。此词借物比兴。人似飞鸿,飞鸿似人,非鸿非人,亦鸿亦人,人不掩鸿,鸿不掩人,人与鸿凝为一体,托鸿以见人”。词作看似流露某种政治寄托,但更多是人生仕途断崖式的理想破灭,顿觉人生如梦。故有“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之言。

  苏轼还有篇著名的文章《记游定惠院》,一开头就说:“黄州定惠院东边小山上,有海棠一株,特繁茂。每岁盛开,必携客置酒,已五醉其下矣。”另作有诗一首:“江城地瘴蕃草木,只有名花苦幽独,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漫山总粗俗。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谷。……陋邦何处得此花,无乃好事移西蜀。寸根千里不易到,衔子飞来定鸿鹄。天涯流落俱可念,为饮一樽歌此曲。明朝酒醒还独来,雪落纷纷那忍触。“这哪里是写海棠,分明就是写作者自己。

  (2)积极求索,始知随遇而安:这时期的代表作即上述的《定风波》
  它写于苏轼被贬黄州之后的第三个春天(1082年)。这时他已想开了,词句通过野外途中偶遇风雨这一生活中的小事,于简朴中见深意,于寻常处生奇静,表现出旷达超脱的胸襟,寄寓着超凡脱俗的人生理想。这首词作历来被人评为悠闲从容、旷达乐观。它不仅是苏轼的一首闲适词,更是一篇夫子自道之作。该词作于黄州谪所。借途中遇雨的生活小事,抒写了作者任天而动、苦乐随缘、开朗达观、意存归隐的人生态度和坦荡胸怀,描绘了一幅极传神的"东坡雨中行吟图",表现了他处变不惊、笑对苍茫、"何妨吟啸且徐行"的潇洒气度,流露出悠游自在、"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达观之思,揭示了"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恬淡妙境,也是苏轼人生的真实写照。

  我们按原词作小注“雨具先去”,似乎可解读为“携带雨具的仆人先离开了”。 小注又云“已而遂晴”,意思是“一会儿天气就晴了”,这突如其来的风雨,对苏轼来说只不过是人生中一场不算什么的小小经历与插曲吧了。

  它写于苏轼被贬黄州之后的第三个春天(1082年)。词句通过野外途中偶遇风雨这一生活中的小事,于简朴中见深意,于寻常处生奇静,表现出旷达超脱的胸襟,寄寓着超凡脱俗的人生理想。这首词作历来被人评为悠闲从容、旷达乐观。它不仅是苏轼的一首闲适词,更是一篇夫子自道之作。该词作于黄州谪所。借途中遇雨的生活小事,抒写了作者任天而动、苦乐随缘、开朗达观、意存归隐的人生态度和坦荡胸怀,描绘了一幅极传神的"东坡雨中行吟图",表现了他处变不惊、笑对苍茫、"何妨吟啸且徐行"的潇洒气度,流露出悠游自在、"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达观之思,揭示了"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恬淡妙境,也是苏轼人生的真实写照。

  (3)回首想来,终识平生功业:这时期的代表作有《念奴娇-赤壁怀古》:
  苏轼被贬黄州第三年的七月(宋神宗元丰五年即1082年)游赤壁矶,留下了著名的《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 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 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 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全词借古抒怀,雄浑苍凉,大气磅礴,笔力遒劲,境界宏阔,将写景、咏史、抒情融为一体,给人以撼魂荡魄的艺术力量,曾被誉为“古今绝唱”,奠立了文学史上“豪放派”不可撼动的地位。

  (二)《东坡笠屐图》
  至于这极具代表性的衣著,学者衣若芬在其“东坡海南笠屐故事的形成,传播与影响”专论中认为《东坡笠屐图》是历代画家引用苏轼贬放海南期间有一次在雨中向农妇借笠出游归来而形成的故事画,时而盛传远播。

  这样的最早说法或许是依据苏轼好友、人物画家李公麟 (1049~1106年) 在《东坡笠屐图》中题道:“先生在儋,访诸梨不遇。暴雨大作,假农人箬笠木屐而归。市人争相视之,先生自得幽野之趣。” 到了南宋周紫芝(1082-1155)在其《太仓稊米集》中更有详细记载:“东坡老人居儋耳,尝独游城北,过溪,观闵客草舍,偶得一蒻笠,戴归。妇女小儿皆笑,邑犬皆吠,吠所怪也。六月六日,恶热如坠甑中,散发,南轩偶诵其语,忽大风自北来,骤雨弥刻。诗:‘持节休夸海上苏,前身便是牧羊奴。应嫌朱绂当年梦,故作黄冠一笑娱。遗迹与公归物外,清风为我袭庭隅。凭谁唤起王摩诘,画作东坡戴笠图。”

  但李公麟原画不传,难免或有托伪。现在传世的是明人朱之蕃(1575年—1624年)的《东坡笠屐图》,自称是临摹自李公麟作品,但题识则与前者迥然有别:“东坡一日谒黎子云,途中值雨,乃于农家假篛笠木屐,戴履而归,妇人小儿相随争笑,邑犬吠,东坡谓曰:笑所怪也,吠所怪也。右李伯时写像,上有此数语题识。偶然琐事,率尔片言。粉墨载之,未播人间。与巧显融,宁直迍邅。人中之龙,仙中之仙。景止高风,有托而传。万历己未四月四日朱之蕃临并志以赞”。

  另有明代“吴门画派”画家唐寅(1470~1524年)的《东坡先生笠屐图》拓本中也有这样的记载:“东坡在儋耳,自喜无人识。往来野人家,谈笑便终日。一日忽遇雨,戴笠仍着屐,逶迤还至家,妻儿笑满室。歆哉古之人,光霁满胸臆,图形寄瞻仰,万世谁可及。”

  到了晚明陈继儒(1558~1639年)所绘的《东坡笠屐图》虽未见行世,但在四川眉山三苏祠博物馆所藏的陈继儒刊刻的《晚香堂苏帖》中,便有一件《苏学士东坡像》,所绘为苏东坡戴笠拄杖,脚着木屐作行走状,实则《东坡笠屐图》。

  也有学者认为,在文人墨客的酒后饭余的谈资中,《东坡笠屐》纯然是一则“化平淡为传奇的带有魏晋风流底色的故事”,尤其像名满天下的一代才子苏东坡来说,画面上诙谐中带有一种放逸旷达的精神,在那个讲究社会等级尊卑的时代,此举也算是一场不拘一格的名士风流,自然成为文人画中一个妙趣横生而又寓意深刻的主题,进而敷演而成的《东坡笠屐图》,以至于这样的构图模式便成为了后来苏东坡的标准像。明清文人钟情于《东坡笠屐图》之文化现象的重要原因,或是借助苏轼的坎坷命运抒发自己心中郁结,或从其达观中寻找慰藉。明代杨慎被贬云南,便绘有《东坡笠屐图》,表达自己“一肚皮不合时宜之慨”;近代张大千也有《东坡笠屐图》,艺术评论者认为更多是画家自我形象的拓展,在东坡笠屐形象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宋明文人不只拿《东坡笠屐》行走之妙趣横生状来捉弄苏轼,还有高调谈论“东坡帽”(子瞻帽)的说法,犹如当今社会日捧网红的时尚风气,特别是苏轼个案的魅力逾千年而不衰。南宋洪迈(1123~1202年)《夷坚志》有“又取古人而传以新事,如‘人人皆戴子瞻帽,君实新来转一官,门状送还王介甫,潞公身上不曾寒’。” 句中也有“人人皆戴子瞻帽”的描述。《调谑篇》云:“元祐初士大夫效东坡顶高筒帽,谓之‘子瞻帽’。”

  这是由于苏轼常爱与朋友谈诗论文,看书作画,品茶饮酒;其人性格豪放,潇洒不拘小节,经常穿着便衣(和尚衲衣,外套长袍)串门走户。为了衣着穿戴方便,宽松舒适,他还为自己设计了一种筒高沿短、脱戴方便的高帽子。由于自身的人格和气质魅力,他的这种穿戴方式,形成了一种自然高雅的学士文人的风度之美,引人注目,人皆欣赏。于是上至京师王公贵人、下至各地官绅之士,群起仿效,把苏东坡设计的帽子叫“东坡帽”, 为流行于当世找到了注释。由宋入元的大文豪赵孟頫所画的“苏轼立像”,后来由明入清的大画家八大山人朱耷所画的“东坡朝云图”,苏轼都是头戴此种便帽。

  根据民间田野考据如出一辙的习俗印记,也有一种说法提到当苏轼被贬谪到广东惠州和海南儋州时,曾将南方人用来防日晒雨淋的“竹笠”做了改动,后人称为“东坡帽”,即在笠沿处加上了一圈几寸长的黑布或蓝布,以防止阳光直射到人的脸庞,这种东坡帽不是朝堂士大夫附庸风雅的装饰物,而是劳作在田间地头面朝黄土背朝天农民必不可或缺的工具。

  东坡笠屐图和东坡帽的故事,都发生在苏轼被流放到边远海南岛儋州的四年间,时已几经折磨催残不久于世之62岁的风烛晚年,笔者以为这也算是历代文人墨客对苏轼的喜爱和美好祝愿,用风趣化解流离他乡实际生活上惨淡潦倒与敝衣粝食如诗所云:“芒鞋不踏名利场,一叶轻舟寄渺茫。林下对床听夜雨,静无灯火照凄凉”。

  说一千道一万,我还是喜欢他的《定风波》之“一蓑烟雨任平生”,在坎坷崎岖的人生旅途中自我释怀,真实而无需借助任何故事铺陈。

  这样来欣赏钓鱼舟兄的系列画作,是否有点意思。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20-11-20 13:36:08
  《笔墨随秋风》

  (一)
  @钓鱼舟 在《渔樵耕读》有首秋日诗作:“一朝风雨满白门,玉砚微凉浊酒温。湛湛秋江枫叶杳,空山何处赋招魂”。显然意境高远恬淡,韵味婉绵雅致。

  诗人借景抒怀,描绘在这秋天风雨起西南的日子里,舞文弄墨的兴致少了,连玉砚的浅墨,也开始微凉;举起刚加温的浊酒,正想独酌眺望远景,只见清澈秋江两旁,枫叶开始呈现幽暗的颜色;这满眼萧索的秋山,展现着时序季节转换更替;岁月流逝亦如魂魄散佚,即使想学屈原宋玉赋写招魂,又该从何处下笔啊。

  我谨选一幅任伯年的画及王维《青溪》诗一首,来送给钓鱼舟兄雅赏抒怀。

  

  言入黄花川,每逐青溪水。随山将万转,趣途无百里。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
  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苇。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请留盘石上,垂钓将已矣。

  (二)
  在这季节,若不愁秋、不写诗,最好还是来欣赏妙趣横生的“牧牛图”。

  钓鱼舟临摹了两幅牧牛图(一牛向左,男牧童;一牛向右,女牧童),眼熟的朋友即刻能指出这是李可染大师的标志性作品,用笔灵动,用墨沉稳。图中牧童骑牛归,一阵秋风落叶缤纷,仿佛红雨飘落,意境萧疏,浓墨与暗红协调富有韵致,一片秋色撩人。

  
  

  在网上搜索到李可染原画,左上题字是:“石涛诗云,秋风吹下红雨来”。

  是的,这”秋风吹下红雨来“,本是清初画僧石涛的诗句;画家深知其思想精神境界,进而对其诗文有着深刻细致的体会,所以笔下诗意韵味酣透。

  

  

  据网上介绍:李可染(1907~1989年)是中国现代杰出的国画大师。其画早年取法八大,笔致简率酣畅,后从齐白石,用笔趋于凝练。评论家认为李可染的山水画作品给人以横空出世、气象万千的美感,在构图上平中求奇,实中见虚,如《巫山云雨图》《高岩晨岚图》《黄山揽胜图》等。其最大艺术风格是积墨法,善于以色墨积染法,来画祟山峻岭和茂林飞瀑。其山水画还有一种风格是清新俊爽,妩媚空灵这类作品,多画江南水乡的空薄、雨景,如《杏花春雨江南》《漓江秋雨》《细雨山亭》等等。这两种风格各有千秋,前者起到了开人胸襟、壮人心志的作用,而后者则给人带来洗尽尘埃、晶莹明澈的审美感受。

  但笔者最喜欢的,还是他的牧牛画,这与黄胄的驴、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齐名。他的牧牛图,尤其晚年,多以淡墨、浓墨、焦墨,渍染、溢染之法出之,水牛的质感、动感跃然纸上;牛角及牧童衣纹线条,笔法古拙,极具力度感,笔力遒劲老辣,看似信手挥洒,却处处妙趣横生。水中的牛不勾一线,便觉水泽四面,笔墨在境象之外,气韵又在笔墨之外,这境象笔墨别有画意在。

  在众多的画牛作品中,描绘牛与牧童漫步四季,以至画面、色彩和构图都各具特色。其中以秋天为占了较大比例,比如《秋趣图》,《归牧图》,《风秋吹下红雨来》,《秋风霜叶图》等,皆表现出画家“满目青山夕照明”,“短笛无腔信口吹”的心境与画境。

  

  我们常见的画面是稚气的牧童悠然自得骑在牛背上,或观山,或引吭,或竞渡,寥寥数笔,勾出一幅质朴而生机盎然的田园小景。他能把牛的形状、比例、动态掌握得恰到好处,更能把牛的朴实无华的性格和充满泥土味的特色惟妙惟肖地刻画出来。李可染把自己的画室也命名为“师牛堂”,表达了他以牛为师,刻苦进取的艺术追求。

  (三)
  钓鱼舟兄看来也喜欢《牧牛图》,最近还分享了一幅题为《甲午秋月》送给同学的作品,画面上妙女青春秀丽笑容可掬,水牛勤勤然静默负重徐行,看来意在树鸟人物悠然报喜记趣。

  

  唐代的戴嵩,宋代的李迪和李嵩,明代的郭诩,清代的高其佩和任伯年,近代的齐白石和徐悲鸿等皆有《牧牛图》传世。但牧牛的神态,当以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暮雨牧牛图》题跋描述的最为传神:

  “予老于农圃,日亲犁耙,故虽不识画,而知此画之为真牛也。彼其前者却顾而徐行,后者骧首而腾赴,目光炯然,真若相语以雨而相速以归者。览者未必知也,良工独苦,渠不信然?

  朱熹提到他观察到画图上“牛的目光炯然,真的好像是有话相告:要下雨了,赶快回家去吧”。朱熹能从牛的眼神看出画家的寓意,真神也,所以我说艺术欣赏也是一种福气和乐趣。

  (四)
  另外,任伯年的《牧牛图》也是很有特色,谨附上一幅1879年作的立轴浅绛纸本共赏。

  
  款识:光绪己卯(1879年)初夏,为南湖先生临,伯年任颐。印鉴:颐印

  仔细查看,上图另有书法题跋四则,摘录共赏其诗情画意:
  (1)白川画龙兼画牛,遶村急雨菰甫秋。百年纸墨黯无色,云气冥蒙犹未收。牧童撗笛吹不得,背面却看溪上山。记得滥溪西去路,荻花枫叶浅沙湾。署名是秀水朱彝尊。

  (2)吴江少保周恭肃,画出耕牛似戴嵩,留与虹亭徐太史,高堂素碧想遗风。牛力应过丁郭椒,牧童不带蓑笠瓢,菰芦夹岸雨中去,直到烟波第四桥。署名是嘉兴周篔。

  (3)萧萧芦荻一青蓑,恭肃挥毫意若何,不识市朝朱绂贵,隔溪牛背夕阳多。署名是梁清标。

  (4)荻风凄凄秋雨急,晚渡清溪牛背湿。牧童不识风雨愁,转面闲吟覆青笠。尚书清峻称人宗,笔墨曾师白石翁。何异贞元仆射,规摹戴氏留遗踪。署名是立斋徐元文。

  39岁的任颐在题跋上引用的都是近朝诗词名人及收藏家欣赏画牛的名句,另作考据,得悉计有:(1)秀水朱彝尊(1629~1709),清代诗人词人学者藏书家,秀水即(今浙江嘉兴市)。(2)嘉兴周篔(1623~1687年),浙江嘉興人。詩擅五言律,亦精词律,人稱浙西诗人周青士。卒於清康熙26年,著有《採山堂集》。(3)梁清标(1620~1691),明末清初著名藏书家、文学家。明崇16年进士,清顺治元年补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历任宏文院编修、国史院侍讲学等职。著有《蕉林诗集》、《棠村词》等。(4)立斋徐元文,字公肃,号立斋,生于明崇祯七年(1634),死于康熙三十年(1691)与兄弟三人在当时很有名望,号称"昆山三徐"。

  另题跋中提到戴嵩 ,只知是唐代画家,生卒年不详,乃韩滉的弟子(前者传世有五牛图卷笔墨稳健,恣态各异,生动有神),戴嵩擅画田家、川原之景,画水牛尤为著名,后人谓得“野性筋骨之妙”。相传曾画饮水之牛,水中倒影,唇鼻相连,可见之观察之精微。明代李日华评其画谓:“固知象物者不在工谨,贯得其神而捷取之耳。”与韩干之画马,并称“韩马戴牛。韩干,京兆(今陕西西安市)人,唐代著名宫廷画家,工于画马。苏轼曾写短文为韩干所画骏马赞语。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20-11-25 17:37:23
  钓鱼舟在《断桥村落》题为《笔墨随秋风》分享系列诗画,其中21楼有一幅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词意画。

  

  画面上部是游龙酣畅《念奴娇-赤壁怀古》书法:“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画面中间部分,几抹横竖浓墨淡彩,大写意绘描了“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一轮江月突围而出的壮观场面。这惊涛就像是要把堤岸撕裂;由于乱石和惊涛搏斗,无数浪花卷成了无数的雪堆,忽起忽落,此隐彼现,蔚为壮观。

  画面下摆居中部分,人物肃穆昂然,面对着“大江东去,浪淘尽”,缅想“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据悉周瑜时年方三十四岁,豪情迈生,放眼江山,与诸葛亮联盟抗曹魏,“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而苏轼写作此词时年已四十七岁,回想自己神游于故国(三国)战场,感概良多,显然是多愁善感,以致过早地生出白发。既然人生如梦,不如把杯酒献给江上的明月,一起同饮共醉。

  这首《念奴娇》苏轼写于神宗元丰五年(1082),时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已两年余,时47岁,既然谪居于此,少不了到城外风景优美的赤壁矶清赏一番,通过对赤壁的雄奇景色的描写,表现了大文豪对三国的周瑜谈笑破敌的英雄业绩的向往,凭吊古迹而引起的自己功业无成而白发已生的感慨。词作感慨古今,雄浑苍凉,大气磅礴,昂扬郁勃,把人们带入江山如画、奇伟雄壮的景色,和深邃无比的历史沉思中,唤起读者对人生的无限感慨和思索,融景物、人事感叹、哲理于一体,给人以撼魂荡魄的艺术力量。

  苏词的逸怀浩气、昂首高歌,气象高远、境界开阔、风格旷达,无疑是为我们开拓了一个新的世界。他打破了传统《花间词》中"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的幽约境界,对于一度盛行缠绵悱恻之风,具有振聋发聩的作用。这首被誉为“千古绝唱”的名作,是宋词中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作品,也是豪放词最杰出的代表,直到今天仍然象丰碑似地屹立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

  我们今天细读苏词,可以觉察在黄州数年是苏轼思想发生转折,也是他走向成熟和睿智的时期,他以此保全自己的岸然人格,同时养护自己淳挚的精神。显然对佛学有深刻领悟的苏东坡,在仕途遭受打击之时,也意识到消极悲观不是人生的真谛,超脱豁达才是生命的讴歌。既然人间世事恍如一梦,何不妨将樽酒洒在江心明月倒影中,脱却苦闷,从有限中玩味无限,让精神获得自由解脱。他在《西江月》有云“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另在同期作品《赤壁赋》表达更为清晰:"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也。"这种文字宛然是《庄子-齐物论》思想的翻版,但庄子以此回避现实,苏轼则以此超越现实。

  正如本帖正文所陈述的,我从内心喜欢苏东坡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我眼前突然浮现记忆中的另一个画面,那是许鞍华在1988年把金庸的《书剑恩仇录》搬上大银幕的电影片头,时逢海宁钱塘江中秋潮起,远处波澜壮阔铺天席地而来,冲击震撼着整个画面,导演特设四周静穆无声效果,这时只见一座轿子徐行而过,像是融入特定时空的某个历史画卷。

  我仿佛看到里面坐着的是从海南岛归来江南的苏东坡,这些风雨浪涛,对他无损一丝毫毛。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