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断桥读书会】小说:人生残棋

楼主:瀛山一石 时间:2015-07-19 10:09:32 点击:223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小说:人生残棋
  (为断桥读书会第六期添柴)

  从军已二十余载,有一年回家乡,上街等人,见一路边摆一残棋,一衣着破烂的满头白发的男子端一小凳,低着头,坐于棋后。自小爱下象棋,当兵那几年又与一同车皮拉去的战友学了几招,再加无聊,便蹲下看棋。见黑棋的帅士相齐全,车马炮各一,唯独无兵。红方执子先行,我估摸着不到十步,红方必赢。于是执红棋先走,前七步均在意料之中,不料第八步棋势陡转,每况愈下,最后只有偃旗息鼓。无奈交钱时,抬头却见对手就是曾经教我下棋的战友曾。
  分别已经十四五年,今日相见,虽是激动,忆往昔,沧海桑田,却是无言。
  昔日,曾在家中是独子,一表人才,同批来的战友,数他最帅。曾性情温和,精于棋道,善于用兵,以棋会友,总是让人先走,你先走一七星卒,他竟随你进上,还未防备之时,马就被他吃掉一个,棋还未布局好,便少重臣一个,信心全无。如今残棋,乃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但却不用他常用的兵,便问原由。
  曾在我们同批战友中,是最幸福的一个,虽然家里贫寒,但未当兵之前就有一个深爱他的女友,叫“兰”。被人爱着,自是幸福。周末,我们无聊之时,他却坐在床前,认认真真地给他女友写情书,开篇就是“亲爱的兰”,令我们羡慕之极。
  曾给我们说,兰是其邻居,两人自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暗生情愫,两家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早定了这们亲事。初中毕业后,兰早早辍学在家,帮助两家做些农活,打理家务,照顾老人。兰虽贤惠,却很内向,不爱说不爱写,只在心理默默地爱他。曾常写信回家,因农村姑娘的矜持和羞涩,兰对他的热烈很少回应,回信只有寥寥几行。但远走几千里去当兵,有这份真情,实在幸福得很,我们常戏谑曾:家里有个王宝钏,你就要当薛仁贵了。
  果不其然,两年多后,曾和我都考上了军校。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初,能跳出农门,简直是人生首要的奋斗目标。曾感到很荣耀,在军校的头一年就回了家。当了军官,成了干部,村里敲着锣打着鼓欢迎他,女友更是高兴,暗自庆幸自己嫁了个金龟婿,虽没办结婚证,但住在了一起,很是甜蜜。
  毕业后,曾和我分到了同一个连队,一起当排长。闲时,曾便教我下棋,无聊的时候,我们就以象棋打发时间,我跟着他也增长了一些棋艺。
  有日早晨,曾跟我说,昨晚他睡梦中梦游一山,山有古洞,进洞后却豁然开朗,恍若进了一集市,集市人头攒动,热闹非常,一大富人家正在比棋招亲,大家闺秀摆棋于街上,无人能赢。曾挤了进去,用兵斗她,正要赢棋时,却被惊醒。
  那日梦境之后,曾与我下棋便有些心不在焉。他常想起那盘残棋,唉声叹气起来。有日,连队与附近的一所学校搞共建活动,其中有一年轻女老师,大方漂亮,跳了一段民族舞蹈,很是精彩,受到大家热烈欢迎。曾上去要了地址,当时大家都在与共建学校人员交流,我并未在意。
  后来的周末,曾不爱给我下棋了,一有时间,就请假出去。时间长了,听到了些风言风语,说他在追那个女老师。我向来讨厌捣别人闲话,始终相信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更不想落个“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名声,也懒得理他。但曾偶尔给我说起一些才子佳人的故事,自叹命运的错误安排,与兰不够般配,引起我的警觉。我敲打他,可不能做现代版的陈世美,更不能做《一江春水向东流》里的张忠良,他点头称是。
  没想到,一年后回家休假,曾竟向兰提出了分手,主要理由是没有共同语言。两家老人死活不同意,他固执己见,割了自己的手腕,死活要断绝关系,父母左右为难。伤还未好,也不给兰和家人打声招呼,决然地提前回了部队。得知这一情况,我反复劝说,但无济于事。
  一日晚上,曾又梦游早前那个山洞,大家闺秀摆一无兵之棋,长于用兵的他无处下手。漆黑中,这家的仆人执一鞭子,怒喝一声,便把他打出洞来。曾内心异常不安,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未眠。第二日,他给我说,感到有什么不祥之兆。
  不几日,曾到连首长办公室接了个电话,回来后,他不说话,我死缠硬打,才知道他的女友兰跳河自杀了,我不由自主地伸手扇了他一巴掌,对着他咆哮了一阵子,不再理他。他面无表情,一个人到连队的操场,连续坐了三个晚上,也不知他想些什么?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兰的家人不愿意了,借了些钱,千里迢迢来到部队,将曾告到军长那里。那时部队有部队的道德标准和纪律约束,绝不允许此类品行恶劣之人影响部队风气,首长一发话,便将曾按战士提前复员处理。我深感我没有尽到一个战友的责任,内心十分愧疚。
  曾离队那天是夏天,天气异常炎热,沉闷的天空下竟无一声鸟鸣。他打起背包一直在床上等。我知道他在等谁,就是他一直追求的那位女老师,但女老师一直没来。我一个人独自把他送上了回乡的列车。
  原以为,曾会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但是,不幸的消息接踵而至。三个月后,曾父母点火自焚了。他们原以为,儿子有出息,儿媳妇很孝顺,本想享受天伦之乐,没想到儿子来这么一招,儿媳妇跳河自杀,儿子又背着铺盖卷回到了深山老林。两老实在想不通,点着房子,双双在屋内自焚身亡。
  得到这个音信,我心里痛了好长时间。如此厄运,到底是什么缘故,是爱,还是因不爱?果真人生的路只有那么一两步,也不知曾是什么感受。
  后来听我回乡的战友说,背负三条人命后,曾不知所终。
  时至今日,我却在街头重逢曾。曾满脸皱纹,仿佛比实际年龄大二十岁,早不是原来那个帅气小哥,差点就认不出了。曾一直独身,居无定所,一年四季走街窜巷,研究无兵残棋的同时,以摆残棋为生。无兵残棋,不知其道,必输无疑,故光顾的人不多。他每日能够挣个二三十块,也就满足,别无它求。
  世事如棋,棋道乃人道,曾不能下好人生这盘棋,实是憾事。一起吃饭感叹几句,无言地喝几杯闷酒,曾又与我话别,继续摆他的残棋去了。
  (注:主人公为曾、兰,人生真难,架构太大,容日后扩充。)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7-19 10:31:46
@瀛山一石 先沙发,顶帖支持!部落搬迁正在继续,很多东西还没就绪。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7-19 15:13:52
@瀛山一石 苍天如圆盖,陆地似棋局;世人黑白分,往来争荣辱:荣者自安安,辱者定碌碌。南阳有隐居,高眠卧不足!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7-19 15:27:11
@瀛山一石 这人生的故事的确与路遥的作品有几分相似,沉重如斯,令人不禁顿生不平!看到结尾才恍然发现,原来石兄又在挖坑呢。。。 (注:主人公为曾、兰,人生真难,架构太大,容日后扩充。)
  • 瀛山一石

    举报  2015-07-19 23:05:12  评论

    @夜郎可书 这小说完全可以弄个中篇的,以后有时间,定完成。但对人生,说心里话,真是有点难哩。沉重与慨叹的同时,也不能一味指责这个“曾”。命运与人生总是联系在一起的。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7-20 09:02:24  评论

    @瀛山一石 所以我说石兄又在挖坑呢。。。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