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精华推荐】长篇小说:争锋

楼主:鹳雀 时间:2015-10-30 23:10:46 点击:4971 回复:55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页1234下页 到页 确定
楼主鹳雀 时间:2016-02-13 21:07:25
  严处长拿卫小姐没办法是不错,但严处长拿这眼前的局面却是十分有办法的。
  事发不过几分钟,整片街面便已被控制,各路口都设了岗,逐一检查每一个路人,四面八方,风声鹤唳。
  “走这边。”呆在这里讨论当然不是长久之计,卫楚楚带着张雁林转入了一条更小更窄的小巷子。
  这巷子和俞志铭从前居住的鸡毛巷差不多,杂物垃圾乱七八糟地堆积如山。走到无人处,卫楚楚顿住脚步。
  “你,把衣服脱下来。”
  “你想干什么?”张雁林一怔。
  “叫你脱你就脱,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你想化妆成我,引开敌人?”张雁林明白了卫楚楚的意思,“不行,这样太危险,他们抓不住你,会开枪的。”
  “这你放心,我会在他们开枪之前,让他们抓住的。”卫楚楚笑着,“不管怎么说,我去见严处长,总比你去见他要好得多,是不是。”
  “这不行,绝对不行。”张雁林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但不管怎么说,原则还是明确的。
  “行啦,你就别再这儿婆婆妈妈的耽搁时辰啦……”卫小姐发急了,她不由分说,伸手去扯张雁林的衣领。张雁林赶紧用手护住领子。卫楚楚抓住他手想把他扯开,张雁林则把领子抓得更紧了。于是卫楚楚改变策略去咯吱他的颈窝儿,张雁林禁不住一笑,劲头一松,卫楚楚便乘机上扯他的领口。
  她这一招,还不是简单的一招,还有几个后着,以防张雁林反抗。谁知张雁林并没有反抗,他站在那里,一脸愕然,瞧着巷口。
  卫楚楚也一怔,顺着他的目光朝那边瞧去。
  苏秀容穿着一身医院的护士服,站在那里。
举报 | 收藏 | 301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鹳雀 时间:2016-02-13 21:10:04
  “我来这儿是替子青送药,没想到遇上你们,真巧。”
  她瞧着他们,面色苍白。卫楚楚不知道她为何会这等模样,不过,她现在已经不相信她出现在这里纯属巧合。可事实上,今天苏秀容出现在这里,却真是一大半地属于巧合。
  她确是出来替何子青送药,只是,目的地并非此处。她在路上看见卫小姐穿着破旧男装招摇过市,心里奇怪,便跟了过来。她目睹了整个刺杀事件。她当时并未担心,心想张雁林等人既敢动手,必定事先设好了退路,她没必要出手。于是她在两边打得最热闹的时候,便已经转身走开,但她没走出多远,便看见前面有人在设关卡,士兵一队队地跑来,个个荷枪实弹如临大敌,这才顿悟大事不妙。
  “出去的路都被堵死了,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
  她和卫楚楚都不存在脱身的问题,虽然卫小姐参与了行动,但那帮小混混不认得她,她只需换下这套衣装而穿上她大小姐的纱裙,就算是花枝招展地走去严处长跟前,严处长也不敢拿她怎么样,麻烦只在于张雁林。
  “现在这圈套套住咱们了,怎么办?”
  “三个人走一道,目标太大;况且,那位严处长一直针对你。”苏秀容盯着卫楚楚。
  “但是……”卫楚楚虽觉得她说得在理,却又忍不住争辩。
  “你现在要做的,是赶紧设法,去弄件适合你穿的衣服。如果你这样子被严处长抓住,只怕你家里也保不下你。”
  “那……你……你们……”卫楚楚真有些急了,急得汗珠子直冒了。
  “我有办法。他们马上就要搜来,你赶紧去。”苏秀容说罢,不再理会卫楚楚,扭头拉起张雁林,朝小巷深处走去。
举报 | 收藏 | 302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鹳雀 时间:2016-02-13 21:11:21
  这是一片贫民区,又窄又深又乱,住着的全是穷人。穷人的意思,就是吃饭穿衣都有难处,根本不可能有余钱进洋人医院看病的那种人。
  苏秀容手里,恰巧有药——最好最新的西药。
  面前这条巷子虽不是最窄小的,却无疑是最脏乱的,苏秀容选择它走了进去,逐个敲门,问到第二家住户,便得知再朝里走三个门,左边那户姓黄的,有人患肺病。
  贫穷再加上疾病,典型的雪上加霜,难怪面前这位黄太太会有这么副焦头烂额的面容,也难怪她突然听到有人自称“天主教会医院”来此赠医施药,会有那么副惊喜交集的表情。黄太太殷切地将两位善心人迎进来并带上二楼的房间的同时,嘴里把“菩萨显灵”四个字唠叨了不止二十遍。苏秀容有些好笑,她打着西方基督的旗帜,却教东方的菩萨沾了光。不过当她来到二楼进入病者房间,这笑容就无法持续了。这家共计不过五口人,居然就有两人患病,而且都是极严重的肺病。黄老头呼吸沉重咳嗽咯血,神智还算清醒;而黄太太的儿子就十分危殆了,卧床三月,神智迷糊,甚至连识人说话也有问题。
  “仁爱医院?姑娘,你说说明白,这是咋回事?”黄老头比太太警惕,他不住打量着这两个突如其来的陌生人。
  “耶稣以仁爱世人为己任,以解除世间疾苦为目标,尽力量给人予光明及幸福,我们得知你们有困难,就来帮助了。”苏秀容微笑着。
  “耶稣……那是啥?”黄老头听得莫名其妙。
  “嗐老头子!”黄太太突然插嘴。“你这人就是疑心病重!也不想想打自你爷俩得病,连邻里都不往来了,人家大姑娘不怕染病来帮你,你还怕人家图你个啥!你也不想想,你这家里的物事这些年都变作了那药罐里的药渣,还有个啥可让人图的!”
  “太太,这两位确实是肺病。不过令少爷的病情很是严重,已经到了三期。”先为黄老头诊了病,苏秀容又来到隔壁儿子的房间。
  “那……”黄太太站在旁边,神情紧张。
  “必须送医院。”苏秀容果断地回过头去,朝张雁林道,“赵护工,一会儿你回去,叫医院把救护车开来。”
  “嗯……”张雁林不善作伪,再加上不了解医院护工是怎么回事,不免难以作答,只得低头只从鼻子里应出一声。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来一片热闹的敲门声。
  黄太太赶紧下楼去开门。
举报 | 收藏 | 303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鹳雀 时间:2016-02-13 21:14:01
  “黄太太。”
  黄太太刚走到楼梯转角,却听那护士小姐追出来跟她说话。她就站在楼梯出门的平台上。“赵护工要赶回医院去叫车子,从这儿去外西街,最近的路怎么走?”
  “外西街呀,”外面敲门声正急,黄太太急着去开门,也没多想就朝楼下一指,“出后门左转,到街口右转,然后一直走……”
  “知道了,谢谢啊。”护士走回了房间。
  黄太太则出去开门。
  “我……家里五口人,两个小儿子出去做事了,现在剩得三口子在家里。”黄太太一边说话,一边把这几位“查户口”的警察迎进屋来。
  “这是——”
  “这位是医院的护士小姐。”黄太太突然发现,她竟然忘了问恩人的高姓。同时她也觉得惊讶,那位护工走得真快,就她去开门的这一转身,他就已经踪影不见。
  “唔——”这几位来“查户口”的便衣围着苏秀容不住打量。这屋里的气味虽然难闻,事儿还是得认真办理,还是得叫上那与他们同来的街头混混过来认人,不但护士小姐,就是黄太太和两个病人,全都看清楚了,这才捏着鼻子下楼出门。
  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没把这儿象别的人家那样翻个底儿朝天。这怪不得他们,因为三期肺病这个名词实在吓人,染上了就等于在阎罗王那里递了花名册,可不是闹着玩的。况且跟着询问邻里,也都证实这家人患病由来已久,凶险万分,他们也不敢靠近。
  “这瓶药,早晚服用;这瓶药,每天三次。”搜查过去,苏秀容与黄太太来到楼下,把两只药瓶慎而重之交到黄太太手里。这两只药瓶,原来是该送去布衣巷,交给周公馆的管家的。
  “咳咳护工呀,你……你这就回来啦?车子呢?”便衣走后,张雁林就又出现了。黄太太吓了一跳,望着他就好象望着一个鬼似的。
  危急时刻只能冒险。病人的屋子久不开窗,空气不流通,气味自然难闻。无论是谁在这样的屋子里也很难呆下去。当然最可怕的还是“三期肺病”的名号,苏秀容断定这帮人不会在这里逗留太久,更不会太仔细地搜查屋子。
  “车子……”张雁林其实就躲在黄太太儿子的床下没有出去,现在被黄太太问,倒一时语塞。
  “是不是这两天病人多,车子开走了?”苏秀容皱着眉头。
  “这……”张雁林的确不会撒谎,瞎话还没说呢,脸就先红了。
  “那定是医务主任作梗,不肯派车了?”苏秀容做出恼怒的模样。事实上,她是真有点恼怒——当然不是恼怒那子虚乌有的医务主任。
  “嗯……”张雁林犹豫着,但也总算点了头。
  “哼,他不肯派车,就不派了?”苏秀容更加恼怒了,“这医院到底是谁说了算?……黄太太您莫慌,我这就替您找院长去。”
  两人从黄家出来,果然巷子里一片狼藉,几户被翻了个底朝天的人家正站那里骂街,张雁林望着他们叹息:“是我连累了他们。”苏秀容没叹息也没说话,只扭过头去瞧着另一边。事实上,自从遇见,她就一直回避着与他正面相对。一会儿之后她说:“他们从左边至右搜过去——好,我们现在往左边走。”
  两人一前一后走过巷子再转过去走出一条街道,果然一路上再没遇到搜查,正松了口气想转入对面那条大街,却见一个人突然从对面跑了过来,苏秀容赶紧将张雁林往旁边一拉:“楚楚!”
举报 | 收藏 | 304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鹳雀 时间:2016-02-13 21:17:30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卫楚楚也瞧见了他们,急得要死,“那姓严的就在那边,他看见我了,他带人搜过来了!”
  “这条路是已经搜过的……这个严处长……”苏秀容咬着嘴唇,眼珠疾速转动着,卫楚楚从前也没见她这等模样。
  “那是个王八蛋。”
  “却是个聪明的王八蛋。”苏秀容冷冷道,“我们也不能朝后走,搜查队在后面。”
  “那怎么办?”前无出路后有追兵,卫楚楚的额头沁出了汗珠。
  苏秀容站在那里,她抬头,这一次,她没有再回避张雁林,她直面凝视着他,突然,咬紧了牙……
  “有火柴吗?”她没有转头,只在嘴里问卫楚楚。
  “没有。”卫楚楚怔了怔,“不过可以去买。你要火柴干什么?”
  “你去买,最好还能弄点油——不管什么油。”
  “你想干什么?”一股凉气,突然张雁林的脚底直冒到头顶。
  “这是唯一的法子。”苏秀容的目光,终于从张雁林的脸上转开,她瞧向四周。这里的巷子,破旧而密集。巷子两头连接着大街,本是个四通八达的好去处,但因岗亭林立而成了死地。虽是死地,她却要走出活路。虽然在这时候故伎重施不是好办法,可能会引人怀疑而翻出旧账,但她顾不得这么多了。
  这种地方的人们,点不起电灯,是以卫楚楚很快把火柴和煤油买了来。
  “你们在这里等着。”苏秀容从她手上接过东西。
  她紧紧握着这两样东西。“一会儿火燃起来,里面的人都跑出来,这儿会很乱。楚楚,你带着他乘乱冲出去!”
  “你——”张雁林完全愣住。
  “你……你想在这儿纵火?”这一回不止是张雁林,连卫楚楚也瞪大了眼睛。
  “你还有别的办法吗。”
  “没有。但是……”卫楚楚摇头,但她仍然觉得这么做不妥,只是说不出哪里不妥。
  “这不行。”张雁林倒是知道哪里不妥。“你应该看见了,这巷子很窄,居民很多,必定和刚才那巷子一样,有人行动不便,或是卧病在床,弄不好……”
  “弄不好会烧死人。”苏秀容淡淡道,“但那又如何?我若是象黄太太儿子那样活着,还不如死了。”
  “你……”张雁林再次怔住。他也凝视着苏秀容,好象头一回才认得她。
  “一会火燃起来,这儿会乱,街上也会乱。”苏秀容却已经再不去理他,她转过头与卫楚楚说话。“也许严处长会想到这是调虎离山,但火势起来之后,情势所迫,他只能救火。我会选择一个合适的地点点火,点火之后我不会停留。你们在这里待街邻乱起来之后冲出包围圈,朝南往河边走。这其间不管发生什么事, 我们互相都不要救应,也不要等待。”
举报 | 收藏 | 305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鹳雀 时间:2016-02-13 21:19:20
  “出去之后,我们不要来往。”苏秀容还在考虑着可能出现的种种情况,“严处长是个聪明人——”
  “不。”张雁林突然打断了苏秀容的叙述。
  “……”苏秀容望着他。
  卫楚楚也是一怔:“你是说出去之后,我们应该来往?”
  “不。”张雁林在摇头,“我是说,我们不能这么做。”他盯着卫楚楚。“我们不能这么做。你瞧,这里大片民居,住着何止千百人,而街道又是这么窄……不能放火,我们不能为自己平安而连累众多无辜,那样的话,就真是犯罪了。”
  然后他转过头去。“苏小姐,你的好意我心领,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你和卫小姐留下来不要动,我出去。他们的目标是我,我出去了,这里马上就能解围,你们就可以安全离开——”
  “那怎么行……”这计划当然更不妥,比苏秀容的计划还要糟糕。卫楚楚晕头转向了。
  苏秀容的表情却有些奇怪。她奇怪地望着张雁林,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嘴唇微微颤抖。
  “苏小姐,卫小姐,你们多次帮我,替我解围,我很感激。”张雁林却微笑着继续说话。“这感激及友谊,我永远不会忘记。楚楚,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也不必说了,因为我已经决定了……”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哈哈,那你猜猜,我要说什么。”卫楚楚突然笑了。她也作出了决定。“是的,你说得对,放火会烧掉这一大片房子,会害得很多人无家可归,说不准还会烧死人,所以我们不能放火。我们不放火,我们走出去——”说到这里,她一步跨过去,站到张雁林身边,“我们一起走出去,走到严处长面前去——”
  “这怎么行——”张雁林哑然。
  “你知道那严处长的顶头上司是谁吗,他叫周一峰,我称他做‘周伯伯’。我陪你去,姓严的就不敢拿你怎么样。”
  “行了楚楚,别胡闹了。”时间紧急,张雁林没工夫陪她瞎扯,“你留在这儿等着撤围,然后替我把苏小姐送回家去。”
  “我才不——”
  “苏小姐,你和楚楚,在这里多呆一会儿,一定要等到绝对安全,才可以出去——”张雁林其实有一肚子话想对苏秀容说,但不知为何,话到嘴边,口舌都有点发干,说不出来。
  “好。”苏秀容点了点头。
  “秀容……”卫楚楚吃惊地看着苏秀容。
  苏秀容没有理她,她正望着张雁林。
  她从来也没有用这种目光,去望着一个人。
  可张雁林没有再望向她。
  因为他突然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在这天地,何处是她家。她有家吗?那间诊所,是她的家吗。“家”这个字,太令人心碎,令他不敢再看她,他怕看了她,他的决定就会发生动摇。
  他只能扭过头去,沉默。这时刻三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只有远处那杂乱的脚步声以及刺耳的枪声,形成这情景的伴奏。
  最后还是由张雁林打破了这沉默。他用他的脚步声。他决然抬头大步迈向大街,黑暗的天色,眨眼间将他的背影淹没。
  “喂!等等我——”卫楚楚也如梦初醒,突然跳起来高叫着追了上去。
  只有苏秀容仍然站在原地,静静伫立着,既没出声,也没移步。
举报 | 收藏 | 306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鹳雀 时间:2016-02-13 22:42:34
  第十五章

  天,终于亮了。
  经过了黄昏的纷乱,经过了深宵的寒凉,经过了黎明的黑暗,经过了晨曦的眩目,严绪终于坐回了办公室,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他成功了,经过那么多努力那么多周折那么多失败,他终于成功了。他成功地逮住了张雁林。哦不对,除了张雁林,还有卫楚楚。
  要说这个卫楚楚可也真够义气,别人没逮她,她也会自己跑出来。
  出于某种大家心知肚明的原因,严绪自动回避。
  平时干活的打手头儿坐上了主审官的位子。
  “说!你是不是共匪?”
  他这人就是这样,无论是谁,只要到了这里,他都是首先这么一问。卫小姐当然也不例外。
  “共匪?”卫楚楚一怔。蓦然听到这么一句问话,倒真出乎意料。刚刚还在说严处长聪明,怎么派来这么个草包。当时她跟着张雁林的脚步跑出去,一瞬间没有多想,确是冲动了。若是冷静一点,应该留下来想办法,或是悄悄跟着,看看途中有没有机会……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张雁林固然被人家逮了个严实,自己也给折腾到了这里。没法子了,唯今之计,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说,你给我说!你的上级组织在哪里!”见卫小姐不大搭理他,那人觉得很生气,又大声喝问。
  “我没上级也没组织,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卫楚楚低声咕哝着,根本不理他。现在她只为张雁林担心,不知他怎么样了。
  事实上,当时她并没有追上张雁林,她才奔到半途,就被人拦住了。她眼看着张雁林被一堆人围住,之后她就看不见他了。
  “你可别想瞒我,我是什么都知道的!”
  “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了,那还找我问话做什么……”卫楚楚觉得这人多半脑子有毛病。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这一抢白,气得那人直接拍了桌子,拍得桌上的笔墨纸砚一齐跳起来。
  “上回也是这一句。”卫楚楚叹息摇头。“呃我说,你就不能编点儿新鲜的台词?一句陈词滥调逢人便念,也不嫌烦么。”
  “你、你这小娘儿们……你们,过来!把她拉过去,叫她见识见识老子的手段!”
  “你那点儿手段——”卫楚楚交叉着手臂仍然端坐,同时朝他翻着白眼,正想着怎么奚落奚落他,却突然见对面的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举报 | 收藏 | 307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鹳雀 时间:2016-02-13 22:44:23
  第十五章

  天,终于亮了。
  经过了黄昏的纷乱,经过了深宵的寒凉,经过了黎明的黑暗,经过了晨曦的眩目,严绪终于坐回了办公室,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他成功了,经过那么多努力那么多周折那么多失败,他终于成功了。他成功地逮住了张雁林。哦不对,除了张雁林,还有卫楚楚。
  要说这个卫楚楚可也真够义气,别人没逮她,她也会自己跑出来。
  出于某种大家心知肚明的原因,严绪自动回避。
  平时干活的打手头儿坐上了主审官的位子。
  “说!你是不是共匪?”
  他这人就是这样,无论是谁,只要到了这里,他都是首先这么一问。卫小姐当然也不例外。
  “共匪?”卫楚楚一怔。蓦然听到这么一句问话,倒真出乎意料。刚刚还在说严处长聪明,怎么派来这么个草包。当时她跟着张雁林的脚步跑出去,一瞬间没有多想,确是冲动了。若是冷静一点,应该留下来想办法,或是悄悄跟着,看看途中有没有机会……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张雁林固然被人家逮了个严实,自己也给折腾到了这里。没法子了,唯今之计,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说,你给我说!你的上级组织在哪里!”见卫小姐不大搭理他,那人觉得很生气,又大声喝问。
  “我没上级也没组织,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卫楚楚低声咕哝着,根本不理他。现在她只为张雁林担心,不知他怎么样了。
  事实上,当时她并没有追上张雁林,她才奔到半途,就被人拦住了。她眼看着张雁林被一堆人围住,之后她就看不见他了。
  “你可别想瞒我,我是什么都知道的!”
  “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了,那还找我问话做什么……”卫楚楚觉得这人多半脑子有毛病。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这一抢白,气得那人直接拍了桌子,拍得桌上的笔墨纸砚一齐跳起来。
  “上回也是这一句。”卫楚楚叹息摇头。“呃我说,你就不能编点儿新鲜的台词?一句陈词滥调逢人便念,也不嫌烦么。”
  “你、你这小娘儿们……你们,过来!把她拉过去,叫她见识见识老子的手段!”
  “你那点儿手段——”卫楚楚交叉着手臂仍然端坐,同时朝他翻着白眼,正想着怎么奚落奚落他,却突然见对面的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举报 | 收藏 | 308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鹳雀 时间:2016-02-13 22:46:31
  “你们几个,都下去吧。”
  来人不是严绪,而是周一峰。周一峰最初接到的报告只是说抓住了张雁林,于是赶紧安排与严绪一起会审;紧接着又有报告来说一起被抓住的人还有一个姓卫的小姐,已经交由审讯室初审,心里一惊,赶紧转了方向,用最快的速度奔这边而来。他来得很及时,若是再晚那么一时半会儿,两边一出手,说不准整个儿就一片狼藉了。
  “你坐——你也坐。”周一峰坐到了主审官位子。
  打手们都出去了,差点惹祸的打手头儿坐到了旁边。周一峰一时也不说话,只埋头翻阅案卷。可惜案卷上一个字也无,整个儿无字天书。周一峰沉吟着,好半天。
  “这是一场误会。”良久之后周一峰抬起头来。“卫小姐,已有两名证人证实,你只是巧合路过。当然了,你碰巧出现在被封锁的街道,稽查队将你误捕,也属情有可原,按相关规定,你不能上告。现在你的亲属已将你保释,你只需在这儿签个字,就可以……”
  “我不走。”卫楚楚本来已经坐下,又突然站起来。
  “你说什么?……”周一峰一怔。
  “我说我不走。”卫楚楚还站在那里。
  “你——”周一峰也差点儿站起来,他朝旁边看了看,控制住自己。
  “我有话要跟这位长官说,你——你能不能出去一下?”卫楚楚却转过头去。
  “你说什么!你要我出去?你——”打手头儿本就窝了一肚子火,现在又听见这么一个要求,觉得简直匪夷所思,士可忍孰不可忍,顿时跳起来,就要冲上去。
  “你出去。”但他才迈出脚步,便听见周主任下了命令。
  “楚楚,你不要胡闹,张雁林是共产党,证据确凿,铁证如山,无论你想如何为他狡辩开脱,都是没用的。”
  现在屋里只余下他们两人,周一峰直接把话说了出来。
  他当然已经预知卫楚楚想说什么。
  “周叔叔,你想想办法啦……”
  卫楚楚见周一峰抢先把路堵死,无奈,只好拿出小姐法宝,又是撒娇,又是恳求。
  “这没办法。”
  “你是有办法的,我知道你是有办法的……”
  “我有什么办法?”
  “你什么办法都有。在这里,你说了算。你可以杀人,也可以放人,我求你……”
  “你希望我放人?”周一峰冷笑着,“你该知道,你的希望近乎天方夜谭,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
  “周叔叔……”卫楚楚嘴角朝下,一副哀求模样。
  “赶紧跟你二哥回去吧,要知道,你大呼小叫地在现场出现,很多人都在场目睹。我没把这事上报,多少还是有一些风险的。”周一峰望向她,目光中竟然也充满着期望。
  “是是,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周叔叔是大好人……既然周叔叔是个大好人,那就好人做到底……”
  “我这就去通知你二哥过来办理保释手续。”卫楚楚的话,周一峰听不下去。何况,他真另有要事。
  “你不用通知他了,我不走。”卫楚楚交叉着双臂,稳稳坐在凳子上,摆出一副死赖在此的架势。
  “你不走又能怎么样?你能改变什么?若是不想走,也可以不走,我这里原本就是进来容易出去难。”周一峰淡淡说着,同时站了起来,收拾了一下桌上文件,径直朝外面走去。
  “周叔叔……”卫楚楚虽然还是坐在凳子上,不过这下子,嘴真的扁了,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
  “嗯?”周一峰回头,眉头挑了一挑。
  “那你能不能安排一下,让我见见他……”
  “你见他做什么?”周一峰皱眉。
  “也……也没什么,我只是……只是有点儿放心不下,毕竟,朋友一场吧。”卫楚楚勉强一笑。
  “朋友一场?”周一峰却在冷笑。“这你可得想清楚了:原本并无任何证据证明你与共党分子有任何关联,你来这里纯属误会,放你出去是理所应当;但现在,你要求与共党分子张雁林相见,此举直接可证实你与共党分子确是有所关联,这可能会给你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甚至,还会给你的家庭带来不好的影响。如此情况之下,你仍然希望去见他?”
  卫楚楚怔住。她去见张雁林,是想跟他说,昨晚上她也跑出去了,苏秀容完全没事儿了,现在呢,她家里要保释她出去,她出去之后,一定会设法救他。只不过,见张雁林这个要求会给她及她家里引来麻烦,倒是没想到的事儿。
  “嗯,我还是想见见他,请周叔叔安排。”
  既然没想到,那就不用想了。卫楚楚坐在凳子上,稳稳地,没动。
举报 | 收藏 | 309楼 | 打赏 | 评论
上页1234下页 到页 确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