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渔樵耕读】新续聊斋系列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09-28 16:37:42 点击:1671 回复:5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皮褡狐

  坊间一物,喜戏谑,令厨中谷,米,肉,食不翼自失,所覆之物不移.其邻厨之物自盈,零乱置之,察之乃邻物也.民间曰“仙家”,亦呼“皮褡狐”.传闻颇多,终系何物,无考.
  宛邑之南,有张氏者,素善.家贫佃于东,东常苛之.适禾熟,刈,负及场院碾之,粟自碌碡脐中出.儿窥,惊之欲呼.翁止曰:勿言,言则败.及起粟,新陈相间,丰于他年多矣.
  东视仓,其粟自少,惑甚.知己素苛,遭狐盗,遂敛之.

  附网友周围圭之注释:

  此物吾乡谓之偷脚子。小时每有鸡仔失,母曰:偷脚子盗之。问何为偷脚子?
  母曰:于山墓中取一古拱砖,每日茶烟酒食供之。,且曰:吾家缺某物,偷脚子既于当夜盗来。若供翻,则反盗。故乡谚有:“偷脚子供反了”之说。
  若盗足家已富,则必置其于死地。免供翻而反盗等诸害。传其通神难捉,如偶捉之可以摔死,如换手或欲双手则必逃。故主欲置其死地则计之曰:吾家富、唯缺一磨,若盗得则终身受供,不须烦劳。偷脚子欲一劳永逸,不知是计。遂以头穿入磨心负归曰:“快开门,压死人”。主人闻而不开门卸磨,至其压死。以除后患。
  闻而未见,不知真假。传其尖头且生癞瘌,两手、独脚、兼有神气。亦为门神所阻,盗必从窗口等处出入。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29 08:24:24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09-29 21:37:29
  问卜

  昔有村妇缝衣,针遗失无觅处.适卜者至,占之,曰:扫榻及庭室,罗筛可得,失一还三.妇从其言,果如是.妇喜,量升粟为赠.卜者曰:获针三,赠升粟,言有失,午挞汝.妇弗然.
  午,夫耘田归,妇言其事.夫询何以赠?言赠粟一升.夫愤然,持帚挞妇,妇号啕.稍倾,泣止而嘻.夫愕然曰:何以嘻?妇曰:卜者智,言妾受挞于午.
  夫哑然.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29 21:52:36  评论

    @南山樵子2011 呵呵,卜者何其智,村妇何其愚。得针赠以栗,不泣反而喜~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01 21:33:34
  《魇术》

  宛南之陈营,有陈商者,颇殷实,孝义传家,乡里多清誉.
  是年起新屋,闻有异地之匠作,有盛名,礼邀委之.新宇巍峨,商喜,丰食待之,餐必有鸡,然鸡少股翅.匠忿然,塑泥车置宇壁四角.
  工毕,商置酒酬之.席间出荷叶包者数,分馈诸匠曰:赠之敬高堂.匠视之,皆鸡之股翅也.甚惭.
  自此,商日渐衰微,典地出屋,颓势日显.因新屋轩昂,不忍出,自居之.
  数载,匠复至.商置酒待之曰:家颓,无昔之丰也.匠羞惭曰:屋有损,吾与汝葺之.遂破壁腹,调四车内向置之.复饮酒曰:无忧矣,数载可复兴,盛如初远矣.
  数载间,兴盛逾初.
  此乃坊间压魇之术也.类此之传颇多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03 16:06:41
  《情鬼录》之一

  余左邻金某,妻王氏。新婚燕尔,鬼附其身。哭笑无常,时作歌舞状,居家不宁。
  金询女何来,言曰邻县商桥农家女。述其家事。父兄亲邻祥尽无疏。自言卢姓,幼
  习针黹,略知诗书,邻称才女。然命薄,二八而夭,葬通衢侧,适金某途憩于冢,妾
  恋之,随踵而至。欲为秦晋,不复去矣。
  金暗访之,女所述皆实。诸人善言劝女遁,不为所动,遂延法师驱之。
  师作法,化符焚纸、淋童尿、沥犬血、不能伏。鞭挞火焚,凄厉之声闻于四邻。言
  志不改。师无奈,施大法祭关公刀,临空斩之,落鲜血数滴于清水,女迹绝。王氏复
  苏,询其事,茫然无所知。
  余始信,痴于情者,人鬼皆同也。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06 12:54:06
  《情鬼录》之二

  赊邑之南,张白村张生,年少英俊,尚狭义。
  某日,生行于野,近午,至滨水荒凉处,闻荒冢间有异,呼救声起,急往视之,恶徒挟一女,欲施暴。生怒搏之,徒惧疾走,溺水而卒。
  昔,生联姻白姓女,未及娶,染疾而夭,生念其情,多设祭。
  是夜,生晚归。冬雪初霁,月色皎然。行近乱茔侧,原路失,现大道甚阔,心疑而无惧。沿路疾走。然途无尽止,久不达,汗津生矣。倚石小憩,忽一蝶舞于前,甚疑:冬月安有蝶乎?遂逐之,蝶翩翩导其行。稍倾蝶骤止,急扑视之,原聘白女之帕也。顾其四周,原路复现。
  翌日,复至夜奔处,土茔垒垒,萋草森森,足迹环茔,杂踏连绵。始悟为鬼惑。蒙女导,得脱身矣。生感女厚宜,四时设祭。
  余曰:鬼女情深,无异于人也。
  • 抱石堂主

    举报  2015-10-06 13:02:12  评论

    @南山樵子2011 余曰:鬼女情深,人多不及也,呵呵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06 12:57:25
  可书好,樵子刚逾花甲之年就痴呆了,老是出错
  • 抱石堂主

    举报  2015-10-06 13:00:27  评论

    @南山樵子2011 哪能呢,出手这样清晰严谨的文字,樵子思维严密,气脉贯通,虽年轻人所不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09 12:04:34
  情鬼录之三

  泌水邑,邻朱沟镇,老区也,志士殉者众。置陵园于邑东,绿树环绕,松柏苍翠。
  邑东禹家女,貌娇然若菡蓞。职邑中,晨暮往返村邑间,必经陵前。
  是日向晚,女骑车经陵侧,车链卡于轮轴,不得出。惶惑间,一军士攸然至。视之颇英伟,佩尉衔。士趋前曰:助尔。女释然。少倾,车复完好矣。时暮色苍茫,士曰,向晚,途不宁,送汝还。女莞尔首肯。于途相谈甚恰。
  自此,每日暮,士必侯于陵,偕女还。日久生情,欲相许,告父母,允。
  约年余,议婚,妆奁备矣。
  间数日,女未唔士,甚念。觅于陵常会处,碑前置物者数,细察之,皆赠士之物也。视碑文,勒名历历,赫然入目,士之碑铭也,阴镌士之生平,事迹悲壮,乃英烈之士也。女始知为鬼雄,抚碑嚎啕,茫然归。
  至其家,恍惚若失其魂,病卧十余日,断饮食,常呓语作交谈喜悦状,家人无措,延医调治无效。
  一日,女清醒,唤父母曰,儿去也,勿牵念,遂卒。
  家人含悲理后事,杳闻空中乐起,若迎亲鼓乐,喧闹声隐约入耳,稍倾渐远,家人及邻皆异之。
  翌日,女兄访于陵,守陵者曰:是夜闻陵内鼓乐鸣,喧闹至五鼓,若婚宴庆,寻之无踪迹,甚异之。
  余信鬼取妻之说也。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10-09 12:11:14  评论

    @南山樵子2011 这个么,有点荒诞吧。
  • 南山樵子2011

    举报  2015-10-09 14:08:25  评论

    @南山樵子2011 呵呵,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我们县城烈士陵园,经常有怪事发生,后来政府把所有的墓扒掉重新安葬,怪事才不再发生。该故事在樵子的拙作《人鬼情缘》里有详细描写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10-14 08:48:31
  @南山樵子2011 置顶的帖子多了,怕是樵子就不好找了,我在书院【渔樵耕读】稗官杂抄系列做一个目录链接,樵子从书院点击过来就是了。。。
作者 :林泉诗音 时间:2015-10-14 17:31:21
  @南山樵子2011

  樵子老师文笔甚妙,下笔有神,故事有趣,深得蒲翁佳韵。拜读,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16 10:57:38
  《神医》
  北山之阴,苏某女,甚聪慧,自幼失学。及笄,妻金川,邻称其贤。
  年逾四旬,偶染疾,昏迷数日,脉息甚微,延医调理,无效。有长邻曰:遭邪崇,香烛送之。夫从其言,焚纸.香祷之。女始醒,然神志若失。自言黎山老母,居其家久矣,欲拯苍生耳。
  夫询欲何为?言汝家素善,欲假汝妻施医。夫祷其他就,不允。言于数载前,为恶人弃泥涂中受污,久不得脱,幸汝儿拯吾于涂,去垢奉汝室,故报于汝。夫始信,非妄言也。
  夫言何所适?曰:将养汝妻,克日病愈。当供吾于正堂,令汝妻师吾,香火休止。凡问疾者至,吾即附身,赐医之良方,可疗顽疾。然不可妄取资财,任患者自行布施香火,汝不窘矣。
  自此,女愈如常。此讯不胫而走,四乡皆闻。凡痼疾, 皆求苏女,其疾即除,世人呼为神医也。
  凡患者至,女闭目坐椅中,首摇体颤,手之舞,足之蹈,颠颤片刻,凝神静坐,徐徐而言患者之症,无不应验。口述方剂,甚有奇效。有好事者,持方逞医者验,皆疗疾之良方也。时久,声名远播,门庭若市,香火颇盛。
  余系其家之常客,待女散功详询其事,无所知也。余询患者,答曰:世医失德,偎医甚于患矣。余默然。
  余及其友邻皆知,女未识一字,焉说得药方,实樵子之不解也。
  吾在其发功时询苏女,曾言诗曰:
  偎医甚于患,黔首力难支。
  何时药价平,吾神得歇息。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林泉诗音 时间:2015-10-18 04:15:43
  @南山樵子2011

  很有现实教育意义。本来医疗卫生属于社会福利事业,也就是慈善的机构,应是毛主席说的: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可我们的一些医疗机构和药店却搞市场经济那一套,一切向钱看,搞得医生失德,药价腾飞,看病难成了大山,真是咄咄怪事。感谢老师的大作和良苦用心!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19 22:36:32
  《义鬼》

  万历间,有周氏者,建新屋,掘地见人骨一具,设酒焚香,敬而原址安置曰:先生居楼下,吾居楼上,可为佳邻矣。
  自此,凡初一、清明,焚香拜祭于厅室,逢年节必备酒食奠之,殷勤未尝有缺。
  逾数载,其子赴京应试,客舍逢一白须老翁曰:吾命题试汝文笔何如?子应诺。文毕,翁批点疏漏谬误付子曰:熟视之。子感其厚谊,询其居所,言曰:汝搂下之邻也。子甚异之。
  及入闱,皆翁所命之题也,遂中榜首。荣归告其父,父讶然,设祭酬之,敬之有加。

  樵子曰:知恩图报,人鬼皆同也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guaerjiakang 时间:2015-10-21 15:39:34
  @南山樵子2011 在我的家乡,称之为搬运,是茅山术是一种,好像白蛇传最初就讲的这个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23 12:42:42
  《投生》

  数载前,余闻代郡孙某,赶驴车归。适逢月夜,途有四男一女搭乘其车代步,女穿白鞋。至其村,乘者曰:至矣。遂下车入粉壁瓦舍之所。
  翌日,孙某至其所询之:夜有客至否?答曰:未曾有客,唯母猪下五崽。至猪栏视之,五崽四公一母,母崽生二白蹄,孙叙其事,众异之。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27 20:34:54
  《蹇命鬼》

  民国廿八年,豫、皖遭水、旱、蝗灾,路多饿殍。陈生逃荒至宛东,父殁于途,草葬于乱茔。
  及数载,陈发迹。时母卒,至宛东迁父骨与母合葬,每夜闻鬼歌“莲花落”曰:无福乎?有福乎?他人妻,吾并骨。
  陈始悟,误移乞丐遗骨为父。遂掘丐骨弃于野。歌遂止。

  注:“莲花落”乃花子讨饭时口中唱词。原唱词“说我没福我有福,别人老婆我并骨”。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guaerjiakang 时间:2015-10-31 14:21:55
  莲花落过去很流行,就像数来宝,往往是乞丐的营生
作者 :瀛山一石 时间:2015-10-31 21:08:54
  @南山樵子2011
  樵子兄,此文近期将在youfeng1981521微信平台陆续转载。请推荐或转到微信朋友圈,让更多的朋友欣赏到你的作品。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1-23 19:29:37
  鬼报

  友人谓余曰:岭南亦有富翁建新宅,挖地见人骨,掘出弃于荒野。
  工毕,常有白公鸡于子夜舞于庭院,逐之寂灭,觅无踪迹。众人皆曰鬼作祟,延法师逐之,不能除。
  未及一载,家人多疾,小儿夭于疫.始悟己之不仁所致。遂寻弃骨,置于瓦罈,葬之山坡,焚香拜祭,家宅始安。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瀛山一石 时间:2015-11-23 20:01:10
  对樵子兄的敬佩如滔滔江水!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playbi 时间:2015-11-30 20:43:20
  《卜命》

  某闲汉卜命,卜者曰:汝逢山倾,殁于东山下。某甚忌之,远离山峦悬崖。
  一日,闲汉憩于东墙荫,墙倾倒,闲汉卒于斯。
  北方呼房屋尖顶之墙曰山墙,卜语验矣。

  另有王某卜命曰:牛车碾死于房上。王谓其妄谈,不以为意。
  王某锄禾,小憩田头,拾树枝画房屋于路,适牛惊,驾牛车碾王某于其上,遂卒。
  余始信:卜言非虚也。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2-17 12:56:35
  《鬼惩》

  陆某失德,多恶迹。敛财无度,人神共愤。
  是日,陆行夜路,皎月当空。行至荒凉处,遇人拦路行乞,指细如箸。视其头面,五官皆备,其鼻独缺,唯二孔咝咝冒冷气。知遇鬼,舍命而奔。途有废寺,急入投之。间有数人向火取暖,陆亦趋前向火,与众叙其遇鬼,言鬼无鼻之状。众曰:汝视吾等有鼻乎?陆视众人皆无鼻,遁未遂,为鬼所制。
  众鬼拖其入一土窟,窟中鬼影恍惚,磷火明灭,阴气彻骨。行里许,至一宽阔处,罗列石桌石椅,红发鬼王高踞其中,旁列恶鬼者数。
  众鬼驱陆至座下,鬼王怒斥曰:汝作恶多端,每为官所庇,人不能制,今虏汝来,当有所赐。闻汝善钻营,特赐汝犀牛之角。便有鬼持尖顶之物置其额。又曰:汝喜窥人隐私,赐汝白玉之目。又有鬼持玉版嵌于陆目。又曰:汝敛财无度,赠钱袋伴汝终生。鬼持锦囊系陆颈。鬼王大喝:逐之。二鬼持陆抛掷窟外。
  陆获赦,奔命归,惊惧过甚,卧病月余方愈。然,额生无名之瘤,目生云翳之瞕,项生瘿瘤如囊。此皆鬼王所赐也。
作者 :槐黄子 时间:2015-12-19 23:30:07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2-22 14:20:37
  恶犬

  河东赵大,木作为生,受雇于河西王家。王常责其媳。赵询曰:何以相责至深?答曰:厨中馒头每日见少,疑其媳盗食,故责之。赵大曰:非媳之事,系汝家黑犬所为。王曰:馍篮悬于梁,犬焉得盗乎?赵曰:汝当细察之。
  是日,王隐于厨。及片刻,黑犬潜入,头顶木桌移于梁下,登高叼馒头食之,毕,仍移桌于原处。始知其 媳蒙冤。王痛挞黑犬。
  自此,犬怨恨赵大至深,每逢毕露凶相。一日,赵假寐树荫下,黑犬叼秸秆窃量赵身。赵心惊,作未知状,暗自留心。
  是晚,赵欲渡河归,对岸犬目如灯,知为黑犬,遂持铁锛渡河。及岸,犬扑赵,欲噬其喉,赵挥锛击犬首,毙其命。察其四周,河滩新挖一土坑,度其深浅,正适其身,知犬所为也。
  世上恶犬,无过于此者。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2-27 23:01:46
  @南山樵子2011

  《龙脉》  

  有杨姓先生者,善堪地舆,察得一地脉,至水潭止。遂筑舍居此。临终嘱其儿曰:吾殁后,焚骨植于布囊,投水潭石龙口中,吾家当有帝王之份。
  至父殁,其子遵父嘱,因不善水,委于赵姓长工。赵暗度之,当为非常之事也。遂掘己父骨,一并携带,及潜入水潭,果有张口之石龙,将父骨置龙口,及投杨姓骨,龙口已闭,寻木柴撬之,柴折于龙口。无奈,挂杨姓骨植于龙角归。
  后,始有赵宋之天下,杨家唯为将耳。柴姓之王位,实乃木柴之功也。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2-29 10:42:13
  黑虎

  黑虎者,犬也,樵子之家畜。其幼得于邻家。耳竖眉白,蹄如虎爪,颔生三须,友人相之曰:义犬也。
  虎忠职守,不擅离,善幼弱而恶奸盗。余每夜巡,必随前后护持,逢盗则奋身撕扑,至擒始休。
  是夜,虎食禽骨,鲠阻于喉。适余归,虎屈肢于前,张口呜鸣,甩头作难忍状,令余知其喉鲠物。余探手其喉,虎恐伤吾,大开其吻,待摄骨出,犬吻始合。
  余常自思,探手入喉,人尚不能忍,何况犬乎?虎之智之毅可知也。
  经数载,冬夜雪骤,余闻犬声有异,出而察之,虎已无踪,知为奸人所图。
  奸人者刘某,自营肉铺,每冬至天寒,则夜出以药(三步倒)陷狗,售肉获利,邻里皆憎其行。是年春节间,刘与妻斗口,酒后吞犬药而亡。邻里皆谓犬索命耳。
  余始信阴报之语也。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6-01-03 13:03:29

  鸡雏


  豫南板桥镇,郊野时有异闻出。
  民国二十年冬,农夫赶驴夜归,适逢月霁,寒月皎洁,天地具寂。行至旷野,路侧现一母鸡率十数幼雏,雪中跳跃觅食。夫暗忖:严冬雪夜何来鸡雏?然雪晈月白,历历眼前。遂趋前逐之。母鸡鼓翅啄夫脚踝。夫怒,持鞭挞之,击一雏在地,余则惊寂。夫视所击之雏,乃银锭一枚,重约四两余。
  夫怀银归。询日间,鸡啄脚踝处,隐疼难耐,继之为疮。延医调治,迁延数月,银尽方癒,康健如初。
  有长者云:非己之财,不可妄取也。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6-01-06 19:10:38
  @南山樵子2011   

  《石羊》

  豫鄂之界,土岗横贯,蜿蜒十数里,頂有三石羊陷土凹,何时置之已无考。岗以羊名,曰:石羊岗。三羊一跪二立,盘角昂首,动静有致,顾盼生姿,若生无二。
  旧年间,土岗田苗时遭啃噬,村农查访数载无果,疑羊所为,然不经无考,终不为据。
  是年春,田苗返青,村农约伴荷锄隐田垄窥伺,。时夜阑十分,天地具寂,唯草虫唧唧可闻。村农隐忍静待之际,窸窣之声起于左近,循声凝视,三羊乘夜月相偕入垄,啃噬咀嚼之声入耳。农蹑足屏息潜逼其后,冷然挥锄,,击其臀,羊尾应锄而坠,三羊惊惧而遁。
  村农拾尾还,次日视之,尾化为石。遂约众至石羊处,果一羊尾缺,详察至,蹄沾田泥,吻染青痕,众人不疑。
  自此,田不为害,一羊缺尾至今。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9-07-18 10:51:05
  再来浏览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20-11-23 09:50:54
  【鬼话狐语外一篇】

  小注:2015年1月初,我路过【断桥村落】,留下数篇戏说鬼狐,纯属深夜开播的铿锵三人行,把对酒调侃的即兴醉话,搬到茶座上来,只为博君一粲。

  (一)戏说鬼狐
  话说夜郎可书,鬼狐kk ,薛依云三人在【断桥村落】的博文回复栏,躲在一个隐秘的深水区,闭气作了一番无声对话,大家笑坏了,最后都同意冒出水面。这还真的有点像【虎溪三笑】的故事,慧远大师先笑,陶渊明和陆静修都忍不住也笑了。

  鬼狐:依云老师得看过多少书啊?膜拜,新年好。
  夜郎:呵呵,依云兄,再来三大碗!
  依云:喝大三碗,要过岗啊?只听说凡进村者得由堂主验明正身,考诗三首。
  鬼狐:都忍不住想拜师了。
  依云:哈,你要拜师,来堂主门下算是来对了。我们都仰慕到【断桥】来看风景,听故事,吟诗弄墨。
  鬼狐:可以拜几个师父?哈哈!哈哈!多拜几个吧?
  夜郎:小鬼差矣,依云兄才是我们共同的老师呢,呵呵。
  鬼狐:你们都是我老师,哈哈。
  夜郎:小鬼客气了,常言道能者为师,小鬼的古文底子就远胜于我,呵呵。
  鬼狐:那不是底子,那是瞎掰。哈哈哈哈。
  依云:是呀!鬼狐的诗词功底确实厉害,看来是科班出身?
  夜郎:小鬼么,我也不是很清楚,问问他自个儿吧。
  鬼狐:狐武行出生,高中毕业。哈哈哈!
  依云:夜郎兄,你门下的鬼狐看来不简单,还得严厉拷问其出身,单就“鬼狐”这个名字就有鬼谷子,天外飞狐,还有点聊斋的味道。
  鬼狐:冤枉啊。2015年要六月飞霜了。
  夜郎:呵呵,依云兄高抬贵手!
  依云:我非钟(馗)非刘(邦),不会制造六月飞雪,各照无需惊慌。据查鬼狐kk与鬼谷子(身份证原名王诩)是同乡(还有兄弟鬼见愁),莫非他也姓王却隐名埋姓?暗藏纵横捭阖,通天彻地,日星象纬,学究精深的本事。另《聊斋志异》俗称《鬼狐传》,莫非鬼狐与蒲松龄同门?喜搜集民间奇闻异事,听说他最近写了三国【郭嘉日记】迷倒一群人………
  夜郎:呵呵,依云兄干脆另开主帖,来一个戏说鬼狐吧……
  依云:哈哈,夜郎可书兄,你有所不知,查鬼狐KK,身藏西洋秘密武器KK即咔咔,类似血滴子,我惹不起,还是逃吧。还好这番对话隐秘,少有深海潜水的,不丢人。
  夜郎:依云兄此等奇文,藏之深阁怎么行呢,还是公开发帖,大家一乐好啦。

  (二)《佛经里的鬼狐》
  各位施主来客,看了佛经就会知道,所谓狐仙之类其实都是前世的大修行人犯戒被贬黜依附他物而存,必须经数千年积累功德忏悔求善才能转世为人身。

  我也是好不容易在【东镇书院】的藏经阁,从一位“身披百衲伏魔衣,手持五明降鬼扇”的道士口中,得知鬼狐此生前来【断桥村落】,意在修行,普渡众生。

  这还得等我上天罗地网作人肉搜索查实后再作汇报,各位看官请耐心继续烧香,切勿丢石头。

  (三)《狐语鬼话外一篇》
  据学者研究鬼狐文章和现象,并不始于《聊斋志异》(又称鬼狐传),而是有其源远流长的文学传承。史料也记载,早在六朝志怪和唐宋传奇中,就有不少描写鬼狐形象的传世佳作,蒲松龄只是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前行,并以他的《聊斋志异》登上了鬼狐文学的巅峰。

  实际上,从先秦到西汉后期,语词“狐”基本上是伴随着“仁兽”和祥瑞的正面形象出现的。从西汉后期开始,“狐”才开始被妖怪化,当时著名的经学家刘歆在《西京杂记-栾书冢》记叙白狐化为人形报复人类的故事,这是中国最早的狐妖化为人形的记载。其后关于狐妖的记载开始慢慢多了起来,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狐”的形象开始出现多元化人性化发展趋势;在这曲折的进程中,狐不断地被赋予某些特定的社会意义,承载着某些特定的文化信息,最终使“狐精”成为一个汇集了宗教伦理政治哲学等诸多元素的文化符号,积淀在华夏民族的精神文化史上。当然其中魏晋神仙道教,在狐精嬗变的历史进程中起着重大影响,文学作品具体表现为一种融入人的世界的明确愿望,体现了魏晋神仙道教修炼观念的“横向移植”,为唐宋以来狐精变化故事提供了最早的理论依据。

  东晋人著有《搜神记》更博采众长,继承了中国古代幻想作品的优秀特质,将神话魔幻武侠言情地理人文上古历史糅于一体,以史诗般的笔触,再现中华民族文明起源的洪荒时代,重构瑰丽雄奇的中华神话。其中所写的斑狐,能化形变物,一如鬼神。有一回,狐化书生与大学者张华讨论文章,后者竟败在它手下,于是叹日:“天下岂有此少年,若非鬼魅,定是狐狸”,在这场智慧学识的较量中,张华的褊狭气度和斑狐书生的深厚学识彰显无遗,刻画了一个令人钦佩的“学问狐”形象。这种高谈阔论飘逸潇洒似乎就带有魏晋士大夫清谈玄学之风的影子。

  从唐代开始,“狐”的形象开始好转,从称呼上来看,“狐”还是被作“妖”“媚”,但也慢慢开始和“天人(仙人)或用来形容人的褒义词一起出现。

  传说唐玄宗有一天病了做了白日梦,梦见一个大鬼,戴破帽着蓝袍系角带穿朝靴,在抓小鬼吃。玄宗惊问,你是谁?答曰:我乃终南进士钟馗,应试不第,触阶死。玄宗醒后,病好了,就诏吴道子为其画像。之后,“钟馗打鬼”就成了中国古代绘画史上的一个题材,而后世民间,就有了贴钟馗画像以辟邪的习俗。

  其实早在《周礼- 考工记》和《礼记-玉藻》中就记载有一种叫终葵的植物,叶圆而剡上,形如椎,故名终葵,被当时人们用来逐鬼,之后人们还用它辟邪。《周礼-玉人》也有说,殷商时期巫师所戴的方形尖顶面具,后将用于捶击的尖状工具称为终葵,这种巫师所戴面具的本义虽然在汉代已经湮没无闻,但其驱鬼之义则在以后仍有保留,从唐代开始流传的食鬼之神钟馗就是以终葵驱鬼为蓝本而附会形成的

  宋、元、明三代,谈鬼说狐的作品甚少,没有太大的发展。

  从清朝开始,谈“狐”之风又大为盛行,“狐”更被赋予人物的各种性格,相对清朝以前得到了升华,其中最著名的当属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和纪昀《阅微草堂笔记》,在他们的笔下,“狐”被赋予了人的各种品德。

  而时至今日,许多故事里,鬼和狐已被改造成了奖善惩恶的一种正义力量,正直善良的人们已经用不着怕鬼了,只有那些作恶多端、为非作歹的人才怕鬼,而人们对待鬼的态度,也就由畏惧,再从驱赶它,转变为制服它。

  但这里提到的鬼狐,和今天媒体大力报道的西山会令狐家族,应该没有什么关系,也无内在联系。

  倒是春秋时期,有个董狐这般人物,倒是可以一说,他的“秉笔直书赵盾弑君”的事迹,被孔子称作古之良史,开了中国史学直笔传统的先河,有云:“春秋作而乱臣贼子惧;董狐直笔,赵盾胆寒”,就是这种天地正气,代表了舆论的力量。

  这也算是《戏说鬼狐》的外一篇。

  (四)《录鬼簿》
  元代散曲家钟嗣成(约1279-约1360)编写了一本书名叫《录鬼簿》,有上下二卷,大约成书于元至顺元年(约公元1330年) ,他把收编作古的元曲作家都一律称作“鬼” ,内容录有152人包括他们的字号、籍贯、简略的生平事迹,并开列了近五百种杂剧的剧目;不仅是研究古典戏曲和金元文学的重要史料,也是最早的戏曲作家人名词典,后人对《录鬼簿》增补成《录鬼簿续编》。

  其序文今译如下:贤者愚者长寿早夭,死生祸福的道理,原本就有命运气数的说法,古代圣贤也曾有所论及。大概是说阴与阳的消退和增长,就如同人与鬼之间的生死之别,人们如果知道那些有关生死的道理,就会顺从天命,接受正常的命运,又怎么会有立于危墙或身陷囹圄这样厄运的感叹呢?虽然这样,那么,人们生活在这个世上,只会把已经死了的人当作是鬼,而不知还有未死之人其实也是鬼,如果这些酒囊饭袋,醉生梦死,(浑浑噩噩)像泥石土块一般没有知觉,那么这样的人即使活着,和已死的人所化之鬼又有什么两样?这本来就不待多言。其他有的人稍稍知道些道理,嘴里总是说着所谓的善言,但对于学问方面的道理,甘愿自暴自弃,死了之后,湮灭不被后人所知晓,那么这又不比泥石土块般的死鬼更甚(好)一些。我曾经见过一些未死的人间之鬼去凭吊那些已死的阴间之鬼,没有好好想一想这中间的道理,只不过就是这么一点儿区别罢了。唯独不知道开天辟地,从古自今,人间自有不死之鬼存在,什么原因呢?圣贤般的君臣,忠孝两全的读书人,载入史册的小的善举或大的功业,如日月昭然,如山川流逝耸立,乃至千万年不会穷尽,这就是虽属阴间之鬼却不被视作鬼的原因。

  我在闲暇的时候,怀想过去之人(戏曲家),他们门第低微,职位不显,可才识卓越,处处都有可书可写之处,但随着时光流逝越久,其事迹越被湮灭埋没不为后人所闻,于是记述其事迹的原委,附以剧目作为纪念;再把先于此前的(戏曲家)也记述其姓名,录其作品,希望那些初学之人,多多留意他们的词采文章,能够青出于蓝,超出前人,那也是万幸的了。

  因此,这本书取名为《录鬼》。唉!我其实也是人间之鬼呀!倘使我能让已死和未死之鬼,成为人间不死之鬼得以流传长远,我又是何等幸运啊!至于那些所谓的高尚的人,深谙性理学问,认为我有悖于圣人门,离经叛道,我们将不屑与之理论,自会另与深解其味的人述说。

  至顺元年庚午岁七(甲申)月二十二日,古汴州锺嗣成序。

  笔者以为元代散曲家钟嗣成,于公元1330年写成《录鬼簿》,距今685年,能有如此这般洞烛卓见超凡胸襟,值得介绍。

  写于2015-01-1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