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诗词]紫玉仙子:和抱石堂主题《西西摄影:江南春》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09:43:17 点击:252 回复:1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天涯陌上逢故人
  缘分注定情意真
  断桥村落大树下
  许下誓言度今生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09:45:00
  『断桥村落 』 [诗歌] 题《西西摄影:江南春》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548026&articleId=3ee35ef60700732193267553f7f0ad89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10:08:00
  忽然想起来,断桥下的确有一棵大树,叫做万年松的,松树边有两块巨石,叫做日月石呢,容我翻找一下旧帖,与紫玉共赏。。。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10:13:00
  万年松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10:08:00
  忽然想起来,断桥下的确有一棵大树,叫做万年松的,松树边有两块巨石,叫做日月石呢,容我翻找一下旧帖,与紫玉共赏。。。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10:13:00
  万年松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10:19:00
  民间传说:万年松和日月石
  
  “万年松前结心愿,日月石边证姻缘。”
  这是沂山民歌《愿化石》小调开头的两句。《愿化石》一曲唱的是一对青年男女倾心相爱,在万年松前许下心愿,私订终身的故事。而万年松边的日月石,相传便是这对儿女所化。当然,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这个古老的传说中,山崖外侧的立石是月石,前身叫喜妹,曾经是一个足不出户、一天到晚端坐在高高的绣楼上绣花的千金小姐;里侧那块略显高猛的是日石,前身叫有谷,是喜妹家的长工。在沂山一带,喜妹一家当年可是数一数二的大财主。她的爹爹叫二满,家里有吃不尽的粮食,花不完的银钱。一到夏天,她家的打麦场比别人家的要多占四十五天,前半月晒的是新粮,后半月晒的是陈粮,剩下的半个月晒的是长了绿毛的铜钱,真正是粮满仓,钱满罐。家财万贯,一半靠自家会过,一半靠贪得无厌。二满走道,眼睛习惯性地老盯着地面,看看有没有东西可捡,因之形成了一对“斗鸡眼”;东西到了手上,几个人掰不下来,得名“老虎钳”;有进口不留出口,吃了饭没长腚眼,肚子里永远填不满,像一个“无底洞”。
  可天下的事情说来也怪,就这么一个歪瓜裂枣的老头,偏偏生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儿。她圆圆的脸蛋像粉做的,十指尖尖像玉琢的,一头秀发披散下来,像二月天开花的杨柳,什么样的绫罗绸缎,也没有这么光亮,这么柔软,这么生机盎然。她最美的时候是早上刚起时,在绣楼上一边梳头,一边唱歌。她唱的歌儿特别好听,嗓音比石涧中的流水还要明媚,比松林中的月光还要纯净,比山冈上的清风还要轻捷。村子里的人都爱听她唱歌。尤其是那些十八九的小伙子,走着道听到她的歌声会忘了赶路,烧着火听到她的歌声会忘了填柴,吃着饭听到她的歌声会忘了举筷子,打着水听到她的歌声会忘了摇辘轳,结果手一松,轱辘辘又把水桶掉进了井里。而在这众多的歌迷当中,最铁杆的要数在她家扛活的有谷。早上起来,在喜妹唱歌的时候,有谷一般在对面的山坡上劳作。她的歌声一响起来,小伙子顿时像中了定身法,别人催他干活,他举起锄头,不是刨了庄稼就是砸了脚,惹得在一块的伙伴人人打趣他。时间长了,这事逐渐也传到了喜妹的耳朵里。于是喜妹也开始注意到家里有这么一个手脚麻利、干活勤快的小伙子。有工夫的时候,两个人时常一个楼上,一个楼下,对着脸说会子话。在这个春天,有一天,喜妹看到有谷打楼下经过,招招手喊住了他:“有谷,都春天了,山上的花儿开了没有,什么花儿最漂亮?”
  有谷答:“才二月天,山上的冰雪还没化干净呢!不过有的花儿已经开了,最漂亮的是映山红。”他当天进山,给喜妹折回了一大抱映山红。
  喜妹打来水,把映山红养在了屋里。登时红艳艳的花丛把整座绣楼都给照亮了。绣楼里有了春天。第二天早上,喜妹梳头的时候,嗓子更亮了,歌儿更甜了。
  因为经常进山,每次回来,有谷都要把在山上见到的新鲜事儿讲给喜妹听。他告诉喜妹,在深山里有一个很大很大的瀑布,在瀑布顶上有一座古松冈,在古松冈上有一棵万年松。那松树很老很老,已经足足活了几千岁,粗的七八个人都搂不过来,高的顶着天,枝梢上挂着云彩,针叶间藏着星星。有谷的每一句话,都能够把喜妹逗得咯咯咯笑弯了腰,说:“这么高的树,还不把天给戳个窟窿。哪一天,我也到山里看看。”
  喜妹做梦都想到山里看看,可是不行,她那个“斗鸡眼”父亲看得她很严。所以她这个愿望,在这个春天也只好这么挂在嘴上说说,在心里想想,在梦里圆圆。有谷给她讲的事情一天天多起来,她已能够在心里面勾勒出一个山中的形象,蓝蓝的天,绿绿的草,高高的岭,深深的谷,叮咚响的泉水,蹦蹦跳跳的各种小动物。从有谷给她带来的各种花儿草儿的芬芳中,她已开始嗅到那个世界的味道。终于在这个晚上,在那个长长的春天的最后一个晚上,这世界同有谷一起走进了她的梦里。有谷拉着她的手,翻过了一座座山,蹚过了一条条河,最后带着她来到了那个大瀑布边,那棵大松树下………醒来后她想,这一切要是真的有多好啊!
  喜妹在幻想和怅惘中度过了一个夏天。秋天到了,机会来了,她爹要去百里之外的盐碱滩,看望一门多年没走动的亲戚。他这门亲戚是一个开盐场的大财主,据说家里的盐多得也堆起了一座座山。二满走了,家里管事的人不少,却懒得管她。喜妹一下子成了出笼的小鸟,只要有谷有空,在墙外头给她递一个暗号,她就悄悄地从绣楼上溜下来,走后门跟了他进山。山里的世界,每一处都让她感到那么新鲜。有谷带她到松林里捡蘑菇,在槐树下荡秋千,在草丛中捕蚂蚱,到河沟里摸螃蟹……这种种体验对于喜妹这样一个整日待在家里的大户小姐,感觉都是那么的刺激,不知厌倦。喜妹发现有谷能叫出各种花儿的名字,能叫出各种草儿的名字,能叫出各种鸟儿的名字,还能够模仿各种鸟叫。玩累了,他们就坐在草地上,他学鸟叫她唱歌。他的鸟叫声能与她的歌声相和,缠缠绵绵,千回百转。这歌声和鸟叫让不知情的人听了去,还以为山中出了神仙。山里人传说有一个仙女下凡来和松荫童子相会,在林子里一唱一和,一聚就是大半天。这传说后来连有谷和喜妹也听说了,两个人缩了脖子偷着乐。真的,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他们的感觉就如同神仙一样!
  在一个风清日、月圆夜,有谷终于带着喜妹上了古松冈,在万年松前说出了自己的心愿。他所说的话,也正是喜妹心里所想的。她不再犹豫,同时把自己的心儿交给了他。两个人插草为香,以万年松为媒,结下了姻缘,相约生生世世永不分离。在这个夜晚,在古松冈上空下了一阵流星雨,流星一个不剩地全部落进了万年松的枝叶间。月华如水,万年松的枝梢在后半夜发出了新芽。这天夜里,整个古松冈上露水很大。唯独一个地方没有露水,那就是两个人待过的地方。
  秋收之前,二满回来了,带回了大车的食盐、大车的绸缎,同时带回了一个天大的消息。他这门亲戚家有一个与喜妹同龄的儿子,向他提亲。他当然满口答应了这门亲事。这一大车食盐、一大车绸缎就是聘礼!定于中秋节之后前来迎娶。对父亲的包办,喜妹自然一百个不乐意。别说把她嫁的那么远,别说让她去盐碱滩,别说家里的盐堆成了山,就是有金山银山,她也不愿去那种鬼地方!可老人定了的事,那就是板上钉钉。喜妹不敢和父亲顶撞,只好偷偷地把眼泪往肚子里咽。她吃不下,睡不香,日夜盼着见有谷一面。谁知自东家回来了,有谷一连七八天不敢到她的楼前。喜妹人消瘦了下来,变得不爱说笑,懒于梳妆,也不再唱歌了。喜妹不再唱歌,全家人都觉得少了点什么,有谷就更不用说了。在一个月黑夜,他大着胆子去敲绣楼的后墙。绣楼里的灯不亮了。不一会儿,喜妹影子似的溜到他面前。
  有谷说:“听说你要嫁了,你真的要嫁吗?”
  喜妹说:“我不想离开这山,不想去盐碱滩。有谷哥,你舍得我吗?”
  有谷说:“那疙瘩地连个兔子也留不住,听说连草都不长呢!”
  喜妹说:“我是死也不会去的,要嫁,只能嫁你有谷哥……”
  有谷有了底气,表示如果她爹真的逼着她出嫁,他就带她逃出去!一晃进了八月,盐碱滩那边来人了,又送来了一大车盐、一大车绸缎。二满也开始给喜妹准备嫁妆,说要陪送她一大车粮食、一大车沂山油松做的家具。喜妹越发坐不住了,有谷自然也心里发毛,天天夜里来她的楼前学鸟叫。不巧让二满撞见了,把他打了一顿,从此赶出了门,同时对喜妹大发雷霆:“你要想嫁这穷小子,除非松树结人参果,百丈崖的水往天上流,你俩今辈子变成石头!”
  八月十五这天,新郎官亲自带人前来迎娶,不用说,除了带来了一大车人外,又带来了一大车盐。喜妹家里的盐也堆成了一座小山,简直可以开一个盐店了!他们要在这儿过完中秋节,然后带喜妹返回盐碱滩。这天夜里,吃过晚饭,二满陪了客人,围坐在院子里赏月。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鸟叫声,其声音之美,简直可以比得上天上的仙乐。众人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有人来报告说喜妹不见了。二满恍然大悟,叫家人打着火把去追。新郎官也带了人,踉踉跄跄地跟在后面。
  再说有谷,拉着喜妹跑到后半夜,喜妹就肿了脚,实在走不动了。他只好扶着她,连拖带抱,才来到古松冈上。这时,二满和新郎官等人已经追到百丈崖下面。远远地可以看到有火光晃动,听得见吆喝声。知道是跑不掉了,两个人又来到万年松前,两个人相会的地方,打算一起殉情,实现二人同生共死长相厮守的誓言。恰在这时,只见一个白衣长裙的女子手捧玉盏,从万年松上冉冉而下。原来是月华仙子,她每天这个时辰都要来古松冈上撒洒露水。见两个年轻人有难,就问了他们三个问题。
  月华仙子说:“你们两个真的愿意永结同心,朝夕相伴,哪怕是一千年一万年也不分离?”
  有谷说:“哪怕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月华仙子说:“人死了便无知无觉了,还有什么趣味?要不你们就跟我修仙吧!可那样一来,从此不食人间烟火了,不能够再做夫妻。不知你们能否忘掉夫妻间的恩爱情义?”
  有谷和喜妹对视了一眼,喜妹摇摇头:“我们做不到。”
  月华仙子沉吟了片刻,说:“那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你们先化为石头,让时间来验证你二人的情义………你们可愿意化为石头?”
  有谷和喜妹同时说:“我们愿意………只要能永远在一起。”
  说话间,二满和新郎官已爬上百丈崖。月华仙子从玉盏中取出一点仙露,用手指一弹,顿时把有谷和喜妹化为巨石。只因二满和新郎官探头过急了,给溅上了一点飞沫,也化为两块顽石卧在百丈崖。不同的是,月华仙子给有谷和喜妹规定了一个期限,那就是一万年。等一万年后,还会让他们变回来,重返人间,做一对快乐夫妻。而到了那时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10:19:00
,古松冈上的松树便会结出人参果,百丈崖瀑布会往天上流,给日渐稀淡的银河补充一下水源。谁如果不信,等来沂山时,可到万年松前看一看,看一看这对情侣翘首相望、共沐风雨的身姿。因为两个人只是暂时化为石头,其心儿仍是活的。你如果把耳朵贴在日石和月石的背面,偶尔还能够听到清晰的心跳声。听当地人说,如果是月圆之夜,隐身在万年松后面,有时还能够听到二石说话呢!
  据说在化石之前,喜妹为有谷唱了最后一首歌——这一首千古绝唱,让住在百丈崖下的人听到了,得以流传下来,后来部分地成为民歌《愿化石》的歌词。这时候天大约快亮了,古松冈上万鸟齐鸣。喜妹的歌声把各种金嗓子、银嗓子、玉嗓子的鸟儿的叫声都给盖住了。鸟儿们争相飞来,有各种颜色的鸟儿扑啦啦落满在万年松前,挡住了有谷和喜妹的身影。等鸟儿又飞起来时,二人已化身为石了。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10:19:00
  民间传说:万年松和日月石
  
  “万年松前结心愿,日月石边证姻缘。”
  这是沂山民歌《愿化石》小调开头的两句。《愿化石》一曲唱的是一对青年男女倾心相爱,在万年松前许下心愿,私订终身的故事。而万年松边的日月石,相传便是这对儿女所化。当然,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这个古老的传说中,山崖外侧的立石是月石,前身叫喜妹,曾经是一个足不出户、一天到晚端坐在高高的绣楼上绣花的千金小姐;里侧那块略显高猛的是日石,前身叫有谷,是喜妹家的长工。在沂山一带,喜妹一家当年可是数一数二的大财主。她的爹爹叫二满,家里有吃不尽的粮食,花不完的银钱。一到夏天,她家的打麦场比别人家的要多占四十五天,前半月晒的是新粮,后半月晒的是陈粮,剩下的半个月晒的是长了绿毛的铜钱,真正是粮满仓,钱满罐。家财万贯,一半靠自家会过,一半靠贪得无厌。二满走道,眼睛习惯性地老盯着地面,看看有没有东西可捡,因之形成了一对“斗鸡眼”;东西到了手上,几个人掰不下来,得名“老虎钳”;有进口不留出口,吃了饭没长腚眼,肚子里永远填不满,像一个“无底洞”。
  可天下的事情说来也怪,就这么一个歪瓜裂枣的老头,偏偏生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儿。她圆圆的脸蛋像粉做的,十指尖尖像玉琢的,一头秀发披散下来,像二月天开花的杨柳,什么样的绫罗绸缎,也没有这么光亮,这么柔软,这么生机盎然。她最美的时候是早上刚起时,在绣楼上一边梳头,一边唱歌。她唱的歌儿特别好听,嗓音比石涧中的流水还要明媚,比松林中的月光还要纯净,比山冈上的清风还要轻捷。村子里的人都爱听她唱歌。尤其是那些十八九的小伙子,走着道听到她的歌声会忘了赶路,烧着火听到她的歌声会忘了填柴,吃着饭听到她的歌声会忘了举筷子,打着水听到她的歌声会忘了摇辘轳,结果手一松,轱辘辘又把水桶掉进了井里。而在这众多的歌迷当中,最铁杆的要数在她家扛活的有谷。早上起来,在喜妹唱歌的时候,有谷一般在对面的山坡上劳作。她的歌声一响起来,小伙子顿时像中了定身法,别人催他干活,他举起锄头,不是刨了庄稼就是砸了脚,惹得在一块的伙伴人人打趣他。时间长了,这事逐渐也传到了喜妹的耳朵里。于是喜妹也开始注意到家里有这么一个手脚麻利、干活勤快的小伙子。有工夫的时候,两个人时常一个楼上,一个楼下,对着脸说会子话。在这个春天,有一天,喜妹看到有谷打楼下经过,招招手喊住了他:“有谷,都春天了,山上的花儿开了没有,什么花儿最漂亮?”
  有谷答:“才二月天,山上的冰雪还没化干净呢!不过有的花儿已经开了,最漂亮的是映山红。”他当天进山,给喜妹折回了一大抱映山红。
  喜妹打来水,把映山红养在了屋里。登时红艳艳的花丛把整座绣楼都给照亮了。绣楼里有了春天。第二天早上,喜妹梳头的时候,嗓子更亮了,歌儿更甜了。
  因为经常进山,每次回来,有谷都要把在山上见到的新鲜事儿讲给喜妹听。他告诉喜妹,在深山里有一个很大很大的瀑布,在瀑布顶上有一座古松冈,在古松冈上有一棵万年松。那松树很老很老,已经足足活了几千岁,粗的七八个人都搂不过来,高的顶着天,枝梢上挂着云彩,针叶间藏着星星。有谷的每一句话,都能够把喜妹逗得咯咯咯笑弯了腰,说:“这么高的树,还不把天给戳个窟窿。哪一天,我也到山里看看。”
  喜妹做梦都想到山里看看,可是不行,她那个“斗鸡眼”父亲看得她很严。所以她这个愿望,在这个春天也只好这么挂在嘴上说说,在心里想想,在梦里圆圆。有谷给她讲的事情一天天多起来,她已能够在心里面勾勒出一个山中的形象,蓝蓝的天,绿绿的草,高高的岭,深深的谷,叮咚响的泉水,蹦蹦跳跳的各种小动物。从有谷给她带来的各种花儿草儿的芬芳中,她已开始嗅到那个世界的味道。终于在这个晚上,在那个长长的春天的最后一个晚上,这世界同有谷一起走进了她的梦里。有谷拉着她的手,翻过了一座座山,蹚过了一条条河,最后带着她来到了那个大瀑布边,那棵大松树下………醒来后她想,这一切要是真的有多好啊!
  喜妹在幻想和怅惘中度过了一个夏天。秋天到了,机会来了,她爹要去百里之外的盐碱滩,看望一门多年没走动的亲戚。他这门亲戚是一个开盐场的大财主,据说家里的盐多得也堆起了一座座山。二满走了,家里管事的人不少,却懒得管她。喜妹一下子成了出笼的小鸟,只要有谷有空,在墙外头给她递一个暗号,她就悄悄地从绣楼上溜下来,走后门跟了他进山。山里的世界,每一处都让她感到那么新鲜。有谷带她到松林里捡蘑菇,在槐树下荡秋千,在草丛中捕蚂蚱,到河沟里摸螃蟹……这种种体验对于喜妹这样一个整日待在家里的大户小姐,感觉都是那么的刺激,不知厌倦。喜妹发现有谷能叫出各种花儿的名字,能叫出各种草儿的名字,能叫出各种鸟儿的名字,还能够模仿各种鸟叫。玩累了,他们就坐在草地上,他学鸟叫她唱歌。他的鸟叫声能与她的歌声相和,缠缠绵绵,千回百转。这歌声和鸟叫让不知情的人听了去,还以为山中出了神仙。山里人传说有一个仙女下凡来和松荫童子相会,在林子里一唱一和,一聚就是大半天。这传说后来连有谷和喜妹也听说了,两个人缩了脖子偷着乐。真的,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他们的感觉就如同神仙一样!
  在一个风清日、月圆夜,有谷终于带着喜妹上了古松冈,在万年松前说出了自己的心愿。他所说的话,也正是喜妹心里所想的。她不再犹豫,同时把自己的心儿交给了他。两个人插草为香,以万年松为媒,结下了姻缘,相约生生世世永不分离。在这个夜晚,在古松冈上空下了一阵流星雨,流星一个不剩地全部落进了万年松的枝叶间。月华如水,万年松的枝梢在后半夜发出了新芽。这天夜里,整个古松冈上露水很大。唯独一个地方没有露水,那就是两个人待过的地方。
  秋收之前,二满回来了,带回了大车的食盐、大车的绸缎,同时带回了一个天大的消息。他这门亲戚家有一个与喜妹同龄的儿子,向他提亲。他当然满口答应了这门亲事。这一大车食盐、一大车绸缎就是聘礼!定于中秋节之后前来迎娶。对父亲的包办,喜妹自然一百个不乐意。别说把她嫁的那么远,别说让她去盐碱滩,别说家里的盐堆成了山,就是有金山银山,她也不愿去那种鬼地方!可老人定了的事,那就是板上钉钉。喜妹不敢和父亲顶撞,只好偷偷地把眼泪往肚子里咽。她吃不下,睡不香,日夜盼着见有谷一面。谁知自东家回来了,有谷一连七八天不敢到她的楼前。喜妹人消瘦了下来,变得不爱说笑,懒于梳妆,也不再唱歌了。喜妹不再唱歌,全家人都觉得少了点什么,有谷就更不用说了。在一个月黑夜,他大着胆子去敲绣楼的后墙。绣楼里的灯不亮了。不一会儿,喜妹影子似的溜到他面前。
  有谷说:“听说你要嫁了,你真的要嫁吗?”
  喜妹说:“我不想离开这山,不想去盐碱滩。有谷哥,你舍得我吗?”
  有谷说:“那疙瘩地连个兔子也留不住,听说连草都不长呢!”
  喜妹说:“我是死也不会去的,要嫁,只能嫁你有谷哥……”
  有谷有了底气,表示如果她爹真的逼着她出嫁,他就带她逃出去!一晃进了八月,盐碱滩那边来人了,又送来了一大车盐、一大车绸缎。二满也开始给喜妹准备嫁妆,说要陪送她一大车粮食、一大车沂山油松做的家具。喜妹越发坐不住了,有谷自然也心里发毛,天天夜里来她的楼前学鸟叫。不巧让二满撞见了,把他打了一顿,从此赶出了门,同时对喜妹大发雷霆:“你要想嫁这穷小子,除非松树结人参果,百丈崖的水往天上流,你俩今辈子变成石头!”
  八月十五这天,新郎官亲自带人前来迎娶,不用说,除了带来了一大车人外,又带来了一大车盐。喜妹家里的盐也堆成了一座小山,简直可以开一个盐店了!他们要在这儿过完中秋节,然后带喜妹返回盐碱滩。这天夜里,吃过晚饭,二满陪了客人,围坐在院子里赏月。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鸟叫声,其声音之美,简直可以比得上天上的仙乐。众人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有人来报告说喜妹不见了。二满恍然大悟,叫家人打着火把去追。新郎官也带了人,踉踉跄跄地跟在后面。
  再说有谷,拉着喜妹跑到后半夜,喜妹就肿了脚,实在走不动了。他只好扶着她,连拖带抱,才来到古松冈上。这时,二满和新郎官等人已经追到百丈崖下面。远远地可以看到有火光晃动,听得见吆喝声。知道是跑不掉了,两个人又来到万年松前,两个人相会的地方,打算一起殉情,实现二人同生共死长相厮守的誓言。恰在这时,只见一个白衣长裙的女子手捧玉盏,从万年松上冉冉而下。原来是月华仙子,她每天这个时辰都要来古松冈上撒洒露水。见两个年轻人有难,就问了他们三个问题。
  月华仙子说:“你们两个真的愿意永结同心,朝夕相伴,哪怕是一千年一万年也不分离?”
  有谷说:“哪怕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月华仙子说:“人死了便无知无觉了,还有什么趣味?要不你们就跟我修仙吧!可那样一来,从此不食人间烟火了,不能够再做夫妻。不知你们能否忘掉夫妻间的恩爱情义?”
  有谷和喜妹对视了一眼,喜妹摇摇头:“我们做不到。”
  月华仙子沉吟了片刻,说:“那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你们先化为石头,让时间来验证你二人的情义………你们可愿意化为石头?”
  有谷和喜妹同时说:“我们愿意………只要能永远在一起。”
  说话间,二满和新郎官已爬上百丈崖。月华仙子从玉盏中取出一点仙露,用手指一弹,顿时把有谷和喜妹化为巨石。只因二满和新郎官探头过急了,给溅上了一点飞沫,也化为两块顽石卧在百丈崖。不同的是,月华仙子给有谷和喜妹规定了一个期限,那就是一万年。等一万年后,还会让他们变回来,重返人间,做一对快乐夫妻。而到了那时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10:19:00
,古松冈上的松树便会结出人参果,百丈崖瀑布会往天上流,给日渐稀淡的银河补充一下水源。谁如果不信,等来沂山时,可到万年松前看一看,看一看这对情侣翘首相望、共沐风雨的身姿。因为两个人只是暂时化为石头,其心儿仍是活的。你如果把耳朵贴在日石和月石的背面,偶尔还能够听到清晰的心跳声。听当地人说,如果是月圆之夜,隐身在万年松后面,有时还能够听到二石说话呢!
  据说在化石之前,喜妹为有谷唱了最后一首歌——这一首千古绝唱,让住在百丈崖下的人听到了,得以流传下来,后来部分地成为民歌《愿化石》的歌词。这时候天大约快亮了,古松冈上万鸟齐鸣。喜妹的歌声把各种金嗓子、银嗓子、玉嗓子的鸟儿的叫声都给盖住了。鸟儿们争相飞来,有各种颜色的鸟儿扑啦啦落满在万年松前,挡住了有谷和喜妹的身影。等鸟儿又飞起来时,二人已化身为石了。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10:20:00
  三生故事:万年松和日月石
  
  自那一日之后,笛声便常来这圣水湖边吹笛,也由此破解了他这个雨中笛声之谜。原来都是心情的缘故。每次吹笛,心里都阴得要滴下水来,这天才跟着下雨;而到了心花怒放之时,旋即风和日丽。那么在既往的日子里,他怀有什么样的心情可想而知。法云寺里的人都还记得那个来要求剃度的虽风度翩翩却郁郁寡欢一天到晚耷拉着个脸不苟言笑的青春美少年,现在已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活泼开朗,有说有笑,乐呵得即便不吹笛子,嘴上也经常哼着小曲。而变化的起因,则缘自湖心里的那粒莫须有的莲子。
  
  圣水湖里的莲子未见其有,法云寺里来了一名莲子却是真的,那就是这位梦到自己系一粒莲子托生化名残荷的江南女子。残荷虽嘴上不说,听到这笛声却也是满心欢喜,所以每次闻笛,不管有空没空,都要想办法抽身出来,陪他说几句话。三来两去的,两个人便熟了起来。残荷发现笛声这人脾性柔顺,谈吐儒雅,博学多识,善解人意,待人接物非但没有传说的那样冷诞怪僻,而且极热情,极融洽,极委婉,极细致;笛声见残荷虽生得柔弱,却秉性刚直,说话行事自在洒脱,落落大方,别有一种可人疼之处,几日不见,也开始有些想她。这样一来,最初来湖边吹笛本是为了给湖里的那粒莲子听的,渐渐地竟也好像是为了给她听的,每次见了,只觉心里一样有一种说不出的欢喜,哪怕是只看她皱皱眉,一言不发,相守片刻,也打心眼里愿意,慢慢地消受她眉眼间的神情,绰约的风姿。残荷则尽量和他多说几句话,陪他在林子里走一走。两个人越谈越投机,渐至都感到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不嫌时长,只觉日短,在林子里漫步所之,也越走越远,这一日就来到了那万年松和日月石边。
  
  这万年松是沂山树龄最长的一棵松树了,相传没有一万岁,也已经在这悬崖边挺拔耸立了九千九百年,当真是铁干虬枝,饱历沧桑;树影婆娑,遮天蔽日。它的主干粗得两三个人都搂不过来,顶可摩云,晚上枝叶间便藏着星星。在树的一侧,有两块立石,据说里面那块略显粗大笨拙的叫有谷,是一名青年男子所化;外面那块相对玲珑些的叫喜妹,是一名青年女子所化。两个人曾在这万年松下立下誓言,愿生生世世结为夫妻,因父母反对,私奔至此,打算以身殉情,得月华仙子相助,才身化为石。月华仙子许给了他们一个期限,那就是一万年,等期限完满,重回人间做一对快活夫妻。那笛声见了这松,这石,便把这个故事讲与残荷听。残荷听了,也难免心有所感,于是便问哪块是日石,哪块是月石。却原来悬崖边上那块显得瘦长些的是月石,不由地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摸着石身,说:“这日石也真是的,怎么好让一个女孩子站在外面,替他挡风遮雨?”笛声却也上前,把那日石拍了一下,叹道:“听抱石堂主说,这石到了月明之夜,夜深人静之时,把耳朵贴在上面,还能听到这男子和女子的心跳声呢!如果是八月十五,月上中天时分,碰巧了还能听到两个人的私房话语……”残荷更是神往,脱口而出,说了一句:“那你到时候陪我来听一听好吗?”说过了又自悔失言,心跳不已,红了脸不敢看他。那笛声的心思却也早飞了出去,像是在喃喃自语:“中秋之夜,月圆之夜……人家到了这儿都是要许个愿的,那我们也许个愿好不好?”残荷说:“好啊,不过要你许你的,我许我的,不要纠结在一起才好。”笛声微微一笑:“那自然是……”真个就跪在树下,拜了几拜,默默祈祷了一番。残荷见他祷毕,便也款款地拜下身去,依言自祝,暗暗地结了一个愿望在心里。拜罢起身,见笛声正目不转睛地望着她,那神情像在探问:“你心中所念的是什么?”那残荷心中,其实也存了一样的心思,同样默默地回视于他,却在这瞬息之间,都从对方的眼睛里找到了答案,彼此心意相通,相悦相知,感到无需再问什么,无需多问什么了。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10:20:00
  三生故事:万年松和日月石
  
  自那一日之后,笛声便常来这圣水湖边吹笛,也由此破解了他这个雨中笛声之谜。原来都是心情的缘故。每次吹笛,心里都阴得要滴下水来,这天才跟着下雨;而到了心花怒放之时,旋即风和日丽。那么在既往的日子里,他怀有什么样的心情可想而知。法云寺里的人都还记得那个来要求剃度的虽风度翩翩却郁郁寡欢一天到晚耷拉着个脸不苟言笑的青春美少年,现在已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活泼开朗,有说有笑,乐呵得即便不吹笛子,嘴上也经常哼着小曲。而变化的起因,则缘自湖心里的那粒莫须有的莲子。
  
  圣水湖里的莲子未见其有,法云寺里来了一名莲子却是真的,那就是这位梦到自己系一粒莲子托生化名残荷的江南女子。残荷虽嘴上不说,听到这笛声却也是满心欢喜,所以每次闻笛,不管有空没空,都要想办法抽身出来,陪他说几句话。三来两去的,两个人便熟了起来。残荷发现笛声这人脾性柔顺,谈吐儒雅,博学多识,善解人意,待人接物非但没有传说的那样冷诞怪僻,而且极热情,极融洽,极委婉,极细致;笛声见残荷虽生得柔弱,却秉性刚直,说话行事自在洒脱,落落大方,别有一种可人疼之处,几日不见,也开始有些想她。这样一来,最初来湖边吹笛本是为了给湖里的那粒莲子听的,渐渐地竟也好像是为了给她听的,每次见了,只觉心里一样有一种说不出的欢喜,哪怕是只看她皱皱眉,一言不发,相守片刻,也打心眼里愿意,慢慢地消受她眉眼间的神情,绰约的风姿。残荷则尽量和他多说几句话,陪他在林子里走一走。两个人越谈越投机,渐至都感到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不嫌时长,只觉日短,在林子里漫步所之,也越走越远,这一日就来到了那万年松和日月石边。
  
  这万年松是沂山树龄最长的一棵松树了,相传没有一万岁,也已经在这悬崖边挺拔耸立了九千九百年,当真是铁干虬枝,饱历沧桑;树影婆娑,遮天蔽日。它的主干粗得两三个人都搂不过来,顶可摩云,晚上枝叶间便藏着星星。在树的一侧,有两块立石,据说里面那块略显粗大笨拙的叫有谷,是一名青年男子所化;外面那块相对玲珑些的叫喜妹,是一名青年女子所化。两个人曾在这万年松下立下誓言,愿生生世世结为夫妻,因父母反对,私奔至此,打算以身殉情,得月华仙子相助,才身化为石。月华仙子许给了他们一个期限,那就是一万年,等期限完满,重回人间做一对快活夫妻。那笛声见了这松,这石,便把这个故事讲与残荷听。残荷听了,也难免心有所感,于是便问哪块是日石,哪块是月石。却原来悬崖边上那块显得瘦长些的是月石,不由地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摸着石身,说:“这日石也真是的,怎么好让一个女孩子站在外面,替他挡风遮雨?”笛声却也上前,把那日石拍了一下,叹道:“听抱石堂主说,这石到了月明之夜,夜深人静之时,把耳朵贴在上面,还能听到这男子和女子的心跳声呢!如果是八月十五,月上中天时分,碰巧了还能听到两个人的私房话语……”残荷更是神往,脱口而出,说了一句:“那你到时候陪我来听一听好吗?”说过了又自悔失言,心跳不已,红了脸不敢看他。那笛声的心思却也早飞了出去,像是在喃喃自语:“中秋之夜,月圆之夜……人家到了这儿都是要许个愿的,那我们也许个愿好不好?”残荷说:“好啊,不过要你许你的,我许我的,不要纠结在一起才好。”笛声微微一笑:“那自然是……”真个就跪在树下,拜了几拜,默默祈祷了一番。残荷见他祷毕,便也款款地拜下身去,依言自祝,暗暗地结了一个愿望在心里。拜罢起身,见笛声正目不转睛地望着她,那神情像在探问:“你心中所念的是什么?”那残荷心中,其实也存了一样的心思,同样默默地回视于他,却在这瞬息之间,都从对方的眼睛里找到了答案,彼此心意相通,相悦相知,感到无需再问什么,无需多问什么了。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10:20:00
  三生故事:万年松和日月石
  
  自那一日之后,笛声便常来这圣水湖边吹笛,也由此破解了他这个雨中笛声之谜。原来都是心情的缘故。每次吹笛,心里都阴得要滴下水来,这天才跟着下雨;而到了心花怒放之时,旋即风和日丽。那么在既往的日子里,他怀有什么样的心情可想而知。法云寺里的人都还记得那个来要求剃度的虽风度翩翩却郁郁寡欢一天到晚耷拉着个脸不苟言笑的青春美少年,现在已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活泼开朗,有说有笑,乐呵得即便不吹笛子,嘴上也经常哼着小曲。而变化的起因,则缘自湖心里的那粒莫须有的莲子。
  
  圣水湖里的莲子未见其有,法云寺里来了一名莲子却是真的,那就是这位梦到自己系一粒莲子托生化名残荷的江南女子。残荷虽嘴上不说,听到这笛声却也是满心欢喜,所以每次闻笛,不管有空没空,都要想办法抽身出来,陪他说几句话。三来两去的,两个人便熟了起来。残荷发现笛声这人脾性柔顺,谈吐儒雅,博学多识,善解人意,待人接物非但没有传说的那样冷诞怪僻,而且极热情,极融洽,极委婉,极细致;笛声见残荷虽生得柔弱,却秉性刚直,说话行事自在洒脱,落落大方,别有一种可人疼之处,几日不见,也开始有些想她。这样一来,最初来湖边吹笛本是为了给湖里的那粒莲子听的,渐渐地竟也好像是为了给她听的,每次见了,只觉心里一样有一种说不出的欢喜,哪怕是只看她皱皱眉,一言不发,相守片刻,也打心眼里愿意,慢慢地消受她眉眼间的神情,绰约的风姿。残荷则尽量和他多说几句话,陪他在林子里走一走。两个人越谈越投机,渐至都感到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不嫌时长,只觉日短,在林子里漫步所之,也越走越远,这一日就来到了那万年松和日月石边。
  
  这万年松是沂山树龄最长的一棵松树了,相传没有一万岁,也已经在这悬崖边挺拔耸立了九千九百年,当真是铁干虬枝,饱历沧桑;树影婆娑,遮天蔽日。它的主干粗得两三个人都搂不过来,顶可摩云,晚上枝叶间便藏着星星。在树的一侧,有两块立石,据说里面那块略显粗大笨拙的叫有谷,是一名青年男子所化;外面那块相对玲珑些的叫喜妹,是一名青年女子所化。两个人曾在这万年松下立下誓言,愿生生世世结为夫妻,因父母反对,私奔至此,打算以身殉情,得月华仙子相助,才身化为石。月华仙子许给了他们一个期限,那就是一万年,等期限完满,重回人间做一对快活夫妻。那笛声见了这松,这石,便把这个故事讲与残荷听。残荷听了,也难免心有所感,于是便问哪块是日石,哪块是月石。却原来悬崖边上那块显得瘦长些的是月石,不由地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摸着石身,说:“这日石也真是的,怎么好让一个女孩子站在外面,替他挡风遮雨?”笛声却也上前,把那日石拍了一下,叹道:“听抱石堂主说,这石到了月明之夜,夜深人静之时,把耳朵贴在上面,还能听到这男子和女子的心跳声呢!如果是八月十五,月上中天时分,碰巧了还能听到两个人的私房话语……”残荷更是神往,脱口而出,说了一句:“那你到时候陪我来听一听好吗?”说过了又自悔失言,心跳不已,红了脸不敢看他。那笛声的心思却也早飞了出去,像是在喃喃自语:“中秋之夜,月圆之夜……人家到了这儿都是要许个愿的,那我们也许个愿好不好?”残荷说:“好啊,不过要你许你的,我许我的,不要纠结在一起才好。”笛声微微一笑:“那自然是……”真个就跪在树下,拜了几拜,默默祈祷了一番。残荷见他祷毕,便也款款地拜下身去,依言自祝,暗暗地结了一个愿望在心里。拜罢起身,见笛声正目不转睛地望着她,那神情像在探问:“你心中所念的是什么?”那残荷心中,其实也存了一样的心思,同样默默地回视于他,却在这瞬息之间,都从对方的眼睛里找到了答案,彼此心意相通,相悦相知,感到无需再问什么,无需多问什么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