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首页精华推荐】【断桥读书会第九期】聊聊我喜欢的龙应台

楼主:品味精致 时间:2015-09-03 12:11:05 点击:3246 回复:14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聊聊我喜欢的龙应台


  
文/品味精致

  

 
  最早看到介绍的应该是龙应台的那本《野火集》。后来我便有了龙应台的三本书《目送》、《孩子你慢慢来》、《亲爱的安德烈》。第一本购买的是《目送》,还没把《目送》看完就迫不及待地又从网上购买了另外两本。不过那次购买由于是雨天,所以造成《孩子你慢慢来》湿了,脏了。虽然并不影响阅读,但总有点不太愉快。若要问三本中喜欢哪一本,我会告诉你三本都喜欢,从三本书中都能获益很多----无论是亲情,友情;陪伴,离别,成长,龙应台都有着深刻且独特的见解。而我读着也会有着与之前不一样的感受与理解,突然的醒悟。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为何要读书?何谓幸福?何为自由等。但若一定要说最喜欢的是哪一本?恩,最最最喜欢的是《亲爱的安德烈》。我遇上喜欢的书,都总会与朋友分享一番。朋友就让我帮她网上购买,我就说《亲爱的安德烈》最好(个人喜好),先购买这本,你读着也觉得是好的,再购买另外的作品。

  图选自龙应台的《目送》
  
  


  《目送》这本书讲的是亲情,友情。----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份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图为龙应台《孩子你慢慢来》的封面
  

  《孩子你慢慢来》这本书则记录了她与孩子之间生活的点点滴滴。

  每当我闹着脾气催促女儿“你动作快点啦!你吃饭吃快点啦!你做作业快点啦!你走路走快点啦”等等等,然后女儿一副委屈的要哭的样子。我会想起龙应台的《孩子你慢慢来》。又会从书柜里取出这本书,从“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专心地做一件事 ;是的,我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让他从从容容地把这个蝴蝶结扎好,用他五岁的手指。”开始慢慢的读着。然后再去反省自己对小孩有没有足够的耐性?有没有花更多的时间去了解小孩为什么发脾气?愿不愿意花更多的时光陪伴小孩成长?而小孩的成长时刻却又是如此的珍贵。

  反省,思考,改进。不能一步到位,但慢慢来或许比快更有力量。记得九把刀有一本书的书名即是《慢慢来,比较快》。


  图为龙应台《亲爱的安德烈》的封面
  

  《亲爱的安德烈》则是她与她儿子以书信来往的方式的交流。太感动了,太情深了。以这样的方式去互相了解各自内心的真正想法。我喜欢这种交流方式,我喜欢写信。记得读书时期,会期待着收到信。然而,做了一件后悔的事,就是结婚后回娘家时,发现还有一大堆旧信件未处理,竟然便把它们扔了。扔了才想起,应当留下来才是。不过,信虽然扔了,但那时的情怀,对写信人的情感,仍然在心里,永不会散去。

  我会给女儿看我为她写的,记录的文字。小孩长大的时光不经不觉便流走。然当她忘记了小时候的琐碎乐事,而又想知道的时候,我可以让她在我的文字当中寻找那个幼儿的她,那个渐渐成长的她。看了这本书,则让我更加乐于记录与女儿之间的点滴,哭或笑都值得一记。

  龙应台的文字据形容为寒气逼人,如刀光剑影 。我觉得她的文字是理性的,智慧的,激烈的,振奋的。而这三本书却拥有了她的另一面,有着大大的吸引力,令人为之动容,深情款款,细微可爱。对父母,对朋友,对小孩,细腻的情感,温暖的爱,温柔的呵护。

  我读书的记性不太好,所以有些书我会一读再读,而且每次再读,就好像是在读新的书一样,然后,会惊奇的发现,当时被这段话感动过呢,当时为这一段话激动过呢。

  有些书是值得去拥有的,值得去珍藏的,值得花时间去一读再读的----且愈读愈有味。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3 12:25:42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04 09:35:36  评论

    @戎州一粟 @第五妖 @孤独三国 @熊耳山农民 @阡陌紫薇 @去笑飞花2015 @孤客在路上 @新绿野仙踪 @思思云儿A @路鸣一 ——精致读书会同步推出,聊聊我喜欢的龙应台,诚邀展开讨论,欢迎更多参与!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04 13:10:20  评论

    @辛泊平 @熊飞骏258 @毕明迩 @脉望馆 @柏拉图也难得永恒 ——精致读书会同步推出,聊聊我喜欢的龙应台,诚邀展开讨论,欢迎更多参与!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3 12:31:34
  @品味精致  @黑月明 @七旗 @邂逅坊 @QCY_188 @guaerjiakang @相思色的雪 @薛依云 @瀛山一石 @大风歌2015 @鬼狐KK @58居士 @觅一缕闲愁 @南山樵子2011 @长弓大叔 @胡迦海韵 @满尘斋主 @YCL叶子 @霖稼散人 @倾城雪主 @吟何知辛 。。。

  ——精致读书会同步推出,聊聊我喜欢的龙应台,诚邀展开讨论,欢迎更多参与!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04 13:23:30  评论

    @小天_张 @东元蔻 @淘书生 @东海一枭2 ——精致读书会同步推出,聊聊我喜欢的龙应台,诚邀展开讨论,欢迎更多参与!
  • 抱石堂主

    举报  2015-09-04 16:53:09  评论

    @悠居散人 @chinesecjh @失足圣人 @防忽悠顾问 @cmetut @浮生只影 ——精致读书会同步推出,聊聊我喜欢的龙应台,诚邀展开讨论,欢迎更多参与!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3 12:35:22
  @悠居散人 @钓鱼舟 @白炫 @流水向东悄无息 @蓝瞳孩子 @周星星00 @丫头萧萧殇 @寒月孤霜 @大漠无霜 @一愿凡 @人在做天在看… @枯木寒云 @承上与启下 @林泉诗音 @蓉蓉不想黑 @飞旋芳梦 @变岸原创 @未见木香 @文锦书屋 @清晨紫君 @玉案一家人

  ——精致读书会同步推出,聊聊我喜欢的龙应台,诚邀展开讨论,欢迎更多参与!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3 12:36:11
  @请君莫问 @小燕子lx @一面湖水szm @石木卒乔 @王振江38307 @斐扬的青春 @贾庄当真 @桂观荔 @東閣 @七颜文字 @在水一方1899 @锦瑟流年倾城 @卓新红 @美良川子 @刘庸豪 @蒙笑笑 @by千落Ansk @故乡有约@_忘记_ @打起黄雀儿 @白云苍狗爱吃鱼 。。。

  ——精致读书会同步推出,聊聊我喜欢的龙应台,诚邀展开讨论,欢迎更多参与!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3 12:36:57
  @留下了精彩 @东方欲晓ab @林夕转梦 @13097778419 @绮雯20189ABC @轩妮的希望 @金戈铁马A2011 @星连193 @凌寒若辰 @不与莉花同梦 @西西里柠檬 @蝈蝈的江湖 @凤翔绢舞 @流水向东悄无息 @湮没的岁月微尘 @悍马妃 @竹琴月眸 @明静秋水 @一两月光2012 @新绿野仙踪 @月焰似火

  ——精致读书会同步推出,聊聊我喜欢的龙应台,诚邀展开讨论,欢迎更多参与!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3 12:37:48
  @白云斋主 @漠漠蟹 @倾世幽兰 @帘卷荷香 @寒江雪中蓑笠翁 @七颜文字 @小燕子lx @在水一方1899 @锦瑟流年倾城 @添牙镶月刀 @微风吹吹单车 @德音流韵 @姚看江湖 @sky841016 @苍茫天山月圆时 @鼎湖听泉 @风过无雨痕 @M还我锦绣河山M @缘来如此_彩依 @如沐春风 @刘泠子

  ——精致读书会同步推出,聊聊我喜欢的龙应台,诚邀展开讨论,欢迎更多参与!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3 12:38:50
  @年方60出远门 @庄晓明 @jzqtj123 @sky841016 @姚看江湖 @周晓群的博客 @天空浮沉的鱼 @珠泪玉烟 @金满楼 @春风得意620 @心悦白云 @三笑酱油 @望福街 @崇拜摩罗 @古陈仓人 @南嘉书生 @敬海铭轩 @石地 @萧烟

  ——精致读书会同步推出,聊聊我喜欢的龙应台,诚邀展开讨论,欢迎更多参与!
作者 :蓝瞳孩子 时间:2015-09-03 12:42:46
  版主,您好。有道是“术业有专攻”,我空闲时常看的书多为《孙子兵法》、《三国志》、《三国演义》、《厚黑学》等年代较久远的国著,很少看国内外近现代纯文学作品,因此不便发言,见谅!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七颜文字 时间:2015-09-03 13:09:15
  过来支持,抗战胜利日,祝大家生活愉快!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邂逅坊 时间:2015-09-03 13:12:56
  未读此书,未读此人。问好
作者 :王振江38307 时间:2015-09-03 13:20:16
  很惭愧,第一次知道龙应台。赶紧看看再发言。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丫头萧萧殇 时间:2015-09-03 13:31:45
  准备以后有时间看看
作者 :白炫 时间:2015-09-03 13:46:08
  占个位子,慢慢欣赏。
作者 :姚看江湖 时间:2015-09-03 13:59:18
  一定得支持
作者 :星连193 时间:2015-09-03 14:03:00
  支持
作者 :蝈蝈的江湖 时间:2015-09-03 15:01:20
  读书,是很私密亲切的事情,与书籍为友,内心充实幸福。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3 15:38:41
  @品味精致
  
  龙应台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yingtailong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3 15:40:14
  @品味精致 要说龙应台,我最早的印象应该是始于西西的一个书评文字,好像是说故乡异乡,但我刚才翻看西西的帖子,却没有找到。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3 16:24:17
  @品味精致 四九年,兵荒马乱中,母亲终于不顾一切地只身搭上火车,她要回衡山把一岁大的孩子带出来。当初是为了避免让幼儿受流离颠沛之苦而将他托给了乡下的奶奶,现在,思儿心切,管不了那么多了,要受苦就一起受吧!

  半年多不见,孩子显得大多了,可是已经不认得自己的母亲。他瞪着眼前陌生的女人,像猫一样紧缠着奶奶的腿,"不要不要——"怎么也不肯跟陌生人抱抱,"不要不要——"他奶声奶气地喊着。

  踩着黄泥路,到了火车站,孩子开始呼天抢地,"不要不要奶奶不要!"火车轰然进站的时候,伤了心的母亲转了念头:"算了,不勉强吧!乡下大概还是平静点,反正很快就会回来……"

  她终于松了手,将啼哭抵抗的孩子交还给奶奶,回身上了火车。火车缓缓开动,她将脸贴着车窗,依依地看着那紧搂着奶奶脖子的孩子,孩子两只清亮的眼睛也正牢牢地望着她。

  她当然不知道,火车一开动,就将她和孩子拉开了四十年。四十年后她已老态龙钟,再度来到这荒野中的小火车站,黄泥路依旧,那个奶声奶气的孩子已是个面貌黝黑的中年人,他赤着脚走在田埂上,扁担的两头悠悠晃着满盛的水。

  衡山的哥哥比我大四岁;如果我早生四年,那个被留在湖南乡下的就是我,那么今天就没有龙应台,而有龙应湘。


  ——这应该是龙应台写母亲当年背离故乡的文字,因为出生在台湾,龙应台开始拥有了世界,而没有成为大陆困在重山中的一个湘妹子。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03 17:19:33  评论

    龙应台,台湾高雄人,祖籍湖南衡山县,父亲龙槐生为国民党军官,母亲应美君,浙江淳安人。因父亲姓龙,母亲姓应,生于台湾,得名龙应台。。。
  • 品味精致

    举报  2015-09-05 09:20:26  评论

    @夜郎可书 谢谢可书。我现在才得知龙应台的名字的由来呢。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瀛山一石 时间:2015-09-03 16:50:57
  @夜郎可书@品味精致
  首先来贺,改日发声。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3 17:30:25
  @品味精致 @58居士 @七旗 是我记错了,西西所说的,应该是居士在群里和格格聊天时提到的大江大海1949,呵呵

  所有的颠沛流离,最后都由大江走向大海,所有的生离死别,都发生在某一个码头——上了船,就是一生。

  从1949年开始,带着不同伤痛的一群人,在这个小岛上共同生活了六十年。

  六十年来,我们从来没有机会停下脚步,问问对方,你痛在什么地方?

  是时候了,在历史的这一页即将永远地翻过之前,我们还来得及为他们做些什么?

  • 品味精致

    举报  2015-09-05 09:33:38  评论

    @夜郎可书 《大江大海1949》----我在林青霞的一书中看她提到龙应台写作这书。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悠居散人 时间:2015-09-03 17:45:11
  支持!感动!谢可书老师!
作者 :七旗 时间:2015-09-04 02:58:40
  精致提到的这三篇我都读过,龙应台也是我喜欢的作家,一起来聊一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大风歌2015 时间:2015-09-04 05:53:37
  先来支持,以后慢慢聊。
作者 :春风得意620 时间:2015-09-04 15:02:46
  谈不上特别的喜欢。
作者 :林夕转梦 时间:2015-09-04 15:43:13
  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专心地做一件事;是的,我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让他从从容容地把这个蝴蝶结扎好,用他五岁的手指。孩子你慢慢来,慢慢来。——《孩子你慢慢来》
  这本书刚开篇就把我感动哭了,当繁华铺天盖地的时候,我希望坐在夕阳的尽头,像她说的一样,静静的,用一辈子的时间,看着昏黄的落日,慢慢的从我身上褪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4 15:58:21
  @品味精致
  

  ——给精致读书会加油~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4 17:41:03
  @品味精致 我第二次接触龙应台,是一位熟人某网站寄给了她一些书,其中就有精致所说的《亲爱的安德烈》、《孩子你慢慢来》,当然,这位熟人也是一位妈妈,这网站赠书给她,是为了索取书评。且说她是一位财会工作人员,已经拿到了这一方面的高级职称,且正在读在职研究生,也有这份闲情。不过据说后来书评写不出来,网站方面也不再寄书给她了,呵呵,这几本书也曾转到我手里,翻看了一下。怎么说呢,教育孩子,还是做妈妈的最有发言权吧,所以吗,此帖因为先有精致题诗在上头了,不复多言。。。
  • 品味精致

    举报  2015-09-05 09:40:18  评论

    @夜郎可书 我又重看了《亲爱的安德烈》。我觉得仍然是感动。父母可以与子女般这么沟通,实在是难得。以前我觉得爸爸就是权威,他说什么都是对的。然后很多事情都必须要好好的沟通,把自己的想法大胆的告诉长辈,再听他们来谈谈他们见解。当然,我们不能盲从,盲孝,应该有自己的观点。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4 21:46:00
  @品味精致 第三次接触龙应台,是最近,时间不长哦,有一位好友送了我一本书,这本书就是上海文艺出版社版的龙应台自选集之女子与小人。书的扉页后面有她和儿子的照片,有一篇题为《面对》的自序。在序言中,龙应台自问:每次跨进那明亮华丽的书店,就难免自疑:我写书,在这廿世纪的时空里,究竟有什么意义?
  选集分为三辑,辑一,美丽的权利;辑二,孩子你慢慢来;辑三,胡美丽这个女人。第三辑中仅仅收录了三篇文字,第一篇《胡美丽这个女人》,是作者台湾版《美丽的权利》自序;第二篇张晓风的《这一次,她点燃的是一堆灶火》,是龙应台《孩子你慢慢来》的序言;第三篇是席慕容《最好的一部分》,是写给龙应台的书评,在文字后面提到:
  龙应台的笔,曾经唤醒了中国人沉睡的心。然而,在这样的白天与夜晚里,是她的孩子在一声一声地唤醒她,有如春天在唤醒蓓蕾,母亲的生命在孩子的笑靥中如花朵般缓缓绽放;她写下的这一本书,就是最好的证据。
  我们任谁都不能不承认,这是生命里最好的一部分!

  • 品味精致

    举报  2015-09-05 10:19:20  评论

    @夜郎可书 从女儿变身为母亲。当女儿在我肚子里踢我的时候,我感觉我是最幸福的。但是随着女儿的渐渐成长,我并不知道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好的母亲。然后,我想到女儿再大点呢?我该如何和她进行交流呢。所以我会记录,如果她想看,她会回看到我曾经也努力过想成为一个更好的母亲。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4 21:54:31
  @品味精致 通过度娘我可以知道,龙应台的这套自选集共分五本,除《女子与小人》外,还有《看世纪向你走来》,《在海德堡坠入情网》,《龙应台评小说》和《野火集》。对《女子与小人》,还有这样一段简洁的介绍文字:

  《龙应台自选集:女子与小人》是一本有关女人的书,书中多次写到了女人所扮演的角色,辑一是写身为妻子,好的工作是“男主外,女主内”;辑二是写当了妈妈以后,好的任务是教育好孩子,“小人”明显的是指孩子。在《龙应台自选集:女子与小人》中龙应台把一个母亲与两个孩子间的人伦之情描写得细入毫末。有些堪称是发人之所未发,譬如同在稚龄,大孩子因为母亲给了老二较多些关照,就心生妒意,那细节是如今的独生子女的家长不易虚构的。

  女性在吸取知识上着重于快捷,而不重深入,所以不要买卡尔·杨或佛洛伊德写的大部头的心理书。女人如果能够深入地去研究一个大题目的话,她也就不会是个女人了。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4 22:22:27
  @品味精致 @58居士 今天值班,认真地读完了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第一部,在这里放开我的手 一、美君离家 二、躲躲雨 三、码头上 四、美君回家 五、上直街九十六号 六、追火车的女人 七、不能不遇见你 八、追火车的小孩 九、最普通的一年 十、扛着锄头听演讲 十一、百叶小学 十二、潮打空城 十三、四郎。。。。。。感觉这是我所接触到的龙应台的最好的文字,当然,也许比较契合我的口味,呵呵   
  • 品味精致

    举报  2015-09-05 09:58:45  评论

    @夜郎可书 感谢可书的推荐,有机会也一定得读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七旗 时间:2015-09-05 02:50:53
  现在各种版本的龙应台的书很多,《目送》这篇却几乎是都有收录。我手上这本《目送》代序中,龙应台写了一段关于她的《目送》的文字,摘录一段:
  在中国台湾,香港,新 马和美国,流传最广的,是《目送》。很多人说,邮箱里起码收到十次以上不同朋友转来这篇文章。在大陆,点击率和流传率最高的,却是另一篇,叫做《(不)相信》。
  是不是因为,对于台湾和海外的人,“相信”与“不相信”已经不是切肤的问题,反倒个人生命中最私密,最深埋,最不可言喻的“伤逝”和“舍”,才是刻骨铭心的痛?是不是因为,在大陆的集体心灵旅程里,一路走来,人们现在面对最大的关卡,是“相信”与“不相信”之间的困惑,犹豫,和艰难的重新寻找?
  很难说。每个人,来到“花”前,都看见不一样的东西,都得到不一样的“明白”。
  对于行路的我而言,曾经相信,曾经不相信,今日此刻也仍旧在寻找相信。但是面对时间,你会发现,相信或不相信都不算什么了。因此,整本书,也就是对时间的无言,对生命的目送。
  • 品味精致

    举报  2015-09-05 09:56:49  评论

    @七旗 对于行路的我而言,曾经相信,曾经不相信,今日此刻也仍旧在寻找相信。但是面对时间,你会发现,相信或不相信都不算什么了。因此,整本书,也就是对时间的无言,对生命的目送。----棒。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毕明迩 时间:2015-09-05 06:27:41

  苟日记天涯名博

  http://biminger.blog.tianya.cn

  或许做不到天天记,所以用苟了。

  毕明迩

  龙应台的批评

  龙应台先生她写过:“八年前我带了几份台湾的画报给欧洲的朋友看。这些画报都有中英对照而且摄影图片非常精致。朋友翻看之后不经意地说,只些很像东德或保加利亚的官方刊物。我很惊讶;台湾的东西怎么会让他联想起两个共产党国家来?”

  上面龙先生说的“八年前”自然是指她当年写下这段文字的八年前,也就是一九八五年的八年前。那时候,德国还分东西(分属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阵营)保加利亚也是华沙条约成员国,而台湾应当是和这两个国家很不同的。他们的宣传品不应该相同或相似吧。

  龙先生自问自答,他们之间的类似在于“在刻意地表现美好的一面,刻意地把其他任何社会都有的缺陷与难题都隐藏起来。”她说,同样介绍美丽的乡村,东德的就会只有美丽富庶,没有贫穷落后;而西德的就不免会提到农村人口流失等现实问题。“真正有信心的人不怕暴露自己的缺点,更不忌讳承认自己的丑陋。试图遮掩粉饰才真是没有信心的表现。”

  龙先生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台湾是谁的家?----啊!光复节!》。讲到台湾已经“光复”四十年,固然已经脱胎换骨,但明明白白还有一身病痛,问题多多。如有自信,就不必掩饰。她说我也从不忌讳把台湾说成“我生了梅毒的母亲”,因为我对台湾有信心。无论我走到什么地方,我都会说台湾就是我的家。

  这篇文章先是写在报上,后来出书《野火集》。那时候真像野火,一下子燃遍台湾,二十天里,竟然再版二十四次。真是盛况空前。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在这二十多年里,台湾、东德、保加利亚都有了很大的变化。而这个《野火集》在初版二十年的时候,又出了一个纪念版,龙先生增加了几篇文字,原来的每一篇前面,先生也加写了几百字的“导言“。另外还有一个“野火二十年”,是台湾和大陆多位“读者”发表的感言。

  如果说当年龙先生是专为台湾读者写的,后来这个纪念版至少可以说是送给全中国读者的。当年对台湾的批评,今天大陆自然也可以有则改之和无则加勉了。

  (一篇旧作)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毕明迩 时间:2015-09-05 06:31:15
  http://blog.tianya.cn/post-11677-55225533-1.shtml
  读《目送》后感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05 06:42:16  评论

    @毕明迩 问好先生!还是直接把文字贴过来好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5 09:29:07
  @品味精致 精致看看这个,了解这首诗的意思吗?

  荷

  那里曾经一湖一湖的泥土
  你是指这一地一地的荷花
  现在又是一间一间的沼泽了
  你是指这一池一池的楼房
  是一池一池的楼房吗
  非也,却是一屋一屋的荷花了

  。。。。。。
  • 品味精致

    举报  2015-09-05 09:53:08  评论

    @夜郎可书 时光如剑,岁月如梭。时代变迁的很快。人变了,环境变了,一切都变了。唯有它依然不变。多么地处变不惊,也正是它们见证了一切的一切。----百度的。呵呵。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05 09:55:06  评论

    @品味精致 嗯,也不全对,这是龙应台大江大海1949中的文字,我转到楼下,精致看看。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品味精致 时间:2015-09-05 09:49:20
  摘自龙应台<<亲爱的安德烈》人生诘问

  1。你怎么面对自己的“老”?我是说,作为一个有名的作家,渐渐接近六十岁----你不可能不想:人生的前面还有什么?

  2。你是个经常在镁光灯下的人。死了以后,你会希望人们怎么记得你呢?尤其是被下列人怎么记得:你的读者;你的国人;我。

  3。人生里最让你懊恼,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哪 一件事,或者决定,你但愿能重头来起?

  4。最近一次,你恨不得可以狠狠揍我一顿的,是什么时候什么事情?

  5。你怎么应付人们对你的期许?人们总是期待你说出来的话,写出来的东西,一定是独特见解。可是,也许你心里觉得“老天爷我傻啊----我也不知道啊,”或者你其实很想淘气胡闹一通。

  6。这世界你最尊敬谁?给一个没名的,一个有名的。

  7。如果你能搭“时间穿梭器”到另一个时间里去,你想去哪里?未来,还是过去,为什么?

  8。你恐惧什么?

  我觉得有些问题我们也可以经常向自己提问。如3。8。

  呵呵。
  她喜欢梁朝伟。我也喜欢呢。但我不是追星族。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5 10:02:42
  @品味精致 36楼的文字,题为荷的诗歌,是台湾诗人管管的诗,据说,当然是《大江大海1949》的作者龙应台说的,很多台湾的中学生都会背。

  龙应台说,很多高中教师,试图解析这诗,总是说,这诗啊,写的是“沧海变桑田”的感慨。
  那当然是的,但是,如果你知道什么叫做一九四九,如果你知道,一九四九端午节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读这首诗的时候,大概会猜到,管管这个用心写诗、用身体演戏、用手画画的现代文人,在“荷”里头,藏着很深、很痛的东西。

  ——《大江大海1949》第二部 江流有声,断岸千尺 第十五节 端午节这一天 第十六节 管管你不要哭 。。。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5 12:37:27
  @品味精致 龙应台在《大江大海1949》中提到的,钱穆在一九四九年为新亚书院所写的校歌:

  山岩岩,海深深,地博厚,天高明,
  人之尊,心之灵,广大出胸襟,悠久见生成。
  ……
  手空空,无一物,路遥遥,无止境。
  乱离中,流浪里,饿我体肤劳我精。
  艰险我奋进,困乏我多情。
  千斤担子两肩挑,趁青春,结队向前行。

楼主品味精致 时间:2015-09-05 15:59:25
  龍應台《目送》裏的(不)相信。裏面有提到李叔同圓寂前的手書:“君子之交,其淡如水,執象而求,咫尺千裏。問余何適,廓爾忘言,華枝春滿,天心月圓。” 我只懂得了“君子之交,其淡如水”的意思,後面的,不懂。都怪在讀書時期,沒有把書讀好。其後,百度搜索了一番。才知道整個句子的大概意思。“君子之間的交往如水一般純淨,不帶雜質,如果只看朋友交往的表面現象,好像看到了真實情況,實際上差得遠了。問我將到哪裏去安身呢,前路廣闊,我無言以對。但只見春滿花開,皓月當空,一片寧靜安詳,那就是我的歸處啊!”

  ‘君子之間的交往如水一般純淨,不帶雜質’。我卻認為,現在很難找到這種難能可貴的,不存在雜質的友誼。這種友誼,可能在讀書時期遇到更多。現在更多的是利用與被利用的關系。我理想擁有一種不帶雜質的友誼,坐下來聊天時,就聊一些興趣愛好,分享快樂及悠傷。

  但理想也會被現實。
作者 :庄晓明 时间:2015-09-05 16:44:04
  很喜欢龙应台的爽直,也喜欢她之前的柏杨,李敖。
  但最终觉得,他们的杂文还是没能达到鲁迅的境界。
  • 品味精致

    举报  2015-09-06 15:51:31  评论

    @庄晓明 柏杨是不是写《丑陋的中国人》的那个? 是呀。龙应台的文字真的很吸引人。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07 08:15:33  评论

    @庄晓明 庄先生能否来聊聊柏杨唱龙应台对台戏?大江大海骗了你:李敖秘密谈话录。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浮生只影 时间:2015-09-05 19:43:26
  没读过,不评论。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新绿野仙踪 时间:2015-09-06 09:39:55
  @夜郎可书,多谢可书的邀请,龙应台先生的书没有读过,因此,也无法给予评价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06 15:07:38  评论

    @新绿野仙踪 客气了,呵呵,不过龙应台的书,的确值得一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品味精致 时间:2015-09-06 15:57:57
  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摘自《目送》。
作者 :58居士 时间:2015-09-06 15:58:35
  来学习,听品味精致解读龙应台。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07 08:10:16  评论

    @58居士 居士来聊聊大江大海1949好吗,我也正在读,感冒了,进展缓慢些。
  • 品味精致

    举报  2015-09-08 12:12:47  评论

    @58居士 期待读到你的。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5-09-06 17:21:45
  @品味精致 推荐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思思云儿A 时间:2015-09-06 17:43:16
  这个台,我也喜欢哩,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楼主品味精致 时间:2015-09-06 17:47:28
  再次感谢可书。

  遇到同样喜欢龙应台的人,大家共同学习,共同讨论,从不同的方面去更多的了解龙应台的文字,是一件开心的事。
作者 :bohantianshifeng 时间:2015-09-06 18:30:41
  喜欢龙应台的书籍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6 20:27:05
  @品味精致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6 20:28:27
  @品味精致 祝贺精致说龙应台被首页精华推荐!
楼主品味精致 时间:2015-09-06 22:08:28
  “或者是一个十年不逢的老友。久不通讯,但是你记得她在小院里种的花香,记得她念诗时哽咽的声音,记得她在深夜的越洋电话里谈美、谈文章、谈人生的种种温情。你常常想到她,虽然连电话号码都记不全了。但是,总是别人牵挂你,照顾你的时候多。有时是她,时不时来一个电话,电话絮絮讲完了,你轻轻放下听筒,才觉得,这其实是个“相见亦无事,不来常思君”的电话----什么事都没有,扯东扯西,只不过想确认一下你还好,但是一句思念的话,都没有。”选自《目送》的牵挂。

  时常,也在想,这样的朋友的多好啊。而自从结婚后,有了小孩后,与朋友们相见的时间便愈来愈少了。是时间的不凑合。而有时候见面亦需带上各自的小孩,然就没有多少空间时间可以聊心事了。记得前不久约定一个朋友去照贴纸相的,但由于过后又各忙各的了,到现在亦未成约。

  今天和一个初中同学相约,她没怎么变。那样的感觉真好。随便聊聊家常,转眼又到分离的时间了。

  我之前不喜欢朋友们隔了很多年未见我,然后见到我的第一句便是“哇,你和以前一样呀,没变。”但我现在喜欢,见到的朋友或同学给我没变的,仍是熟悉的感觉。
作者 :影乱 时间:2015-09-07 09:55:31
  我一朋友很喜欢她~~~但我个人比较喜欢看小说~~散文类的太要求心境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07 14:42:03
  @品味精致 图书 > 龙应台 >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第七部 谁丢了他的兵籍牌?

  第六十三节 那不知下落的卓领事

  柯景星和蔡新宗到今天都不知道,那个因为坚定的政治信念而令俘虏营中的日本军人肃然起敬的“卓领事”,早已被害。也不知道,在战后的一九四七年七月七日,他的骸骨被国民政府专机迎回,隆重地葬于南京菊花台“九烈士墓”。

  第六十三节 老虎桥
  到南京,上一辆出租车,说要去“菊花台九烈士墓”,司机多半茫然,有雨花台,没听过菊花台。

  @钓鱼舟 记得钓兄刚刚去过雨花台,这个菊花台,是否也略知一二呢。。。
  • 钓鱼舟

    举报  2015-09-07 15:27:18  评论

    @夜郎可书 菊花台在雨花台西边,3公里左右,墓在文革时被毁,80年代得以修复。有碑曰:前驻外使节九烈士墓。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07 15:32:17  评论

    @钓鱼舟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这书不错,钓兄是否读过?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钓鱼舟 时间:2015-09-07 15:46:19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钓鱼舟 时间:2015-09-07 15:47:04
  旧文一篇,发来凑趣

作者 :58居士 时间:2015-09-07 16:40:04
  来学习。问好钓鱼舟!
作者 :话梅加雪碧ABC 时间:2015-09-08 03:58:55
  谢谢分享
作者 :毕明迩 时间:2015-09-08 07:05:35
  龙应台的批评

  龙应台先生她写过:“八年前我带了几份台湾的画报给欧洲的朋友看。这些画报都有中英对照而且摄影图片非常精致。朋友翻看之后不经意地说,只些很像东德或保加利亚的官方刊物。我很惊讶;台湾的东西怎么会让他联想起两个共产党国家来?”

  上面龙先生说的“八年前”自然是指她当年写下这段文字的八年前,也就是一九八五年的八年前。那时候,德国还分东西(分属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阵营)保加利亚也是华沙条约成员国,而台湾应当是和这两个国家很不同的。他们的宣传品不应该相同或相似吧。

  龙先生自问自答,他们之间的类似在于“在刻意地表现美好的一面,刻意地把其他任何社会都有的缺陷与难题都隐藏起来。”她说,同样介绍美丽的乡村,东德的就会只有美丽富庶,没有贫穷落后;而西德的就不免会提到农村人口流失等现实问题。“真正有信心的人不怕暴露自己的缺点,更不忌讳承认自己的丑陋。试图遮掩粉饰才真是没有信心的表现。”

  龙先生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台湾是谁的家?----啊!光复节!》。讲到台湾已经“光复”四十年,固然已经脱胎换骨,但明明白白还有一身病痛,问题多多。如有自信,就不必掩饰。她说我也从不忌讳把台湾说成“我生了梅毒的母亲”,因为我对台湾有信心。无论我走到什么地方,我都会说台湾就是我的家。

  这篇文章先是写在报上,后来出书《野火集》。那时候真像野火,一下子燃遍台湾,二十天里,竟然再版二十四次。真是盛况空前。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在这二十多年里,台湾、东德、保加利亚都有了很大的变化。而这个《野火集》在初版二十年的时候,又出了一个纪念版,龙先生增加了几篇文字,原来的每一篇前面,先生也加写了几百字的“导言“。另外还有一个“野火二十年”,是台湾和大陆多位“读者”发表的感言。

  如果说当年龙先生是专为台湾读者写的,后来这个纪念版至少可以说是送给全中国读者的。当年对台湾的批评,今天大陆自然也可以有则改之和无则加勉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毕明迩 时间:2015-09-08 07:07:47
  以上原来写在新浪博客(毕明儿)。
作者 :毕明迩 时间:2015-09-08 07:11:05
  向钓鱼舟兄学习,问好。
作者 :yangever35 时间:2015-09-08 11:11:24
  喜欢喜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武朝彦 时间:2015-09-08 12:40:07
  过来看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yangever35 时间:2015-09-08 13:31:07
  很有才的一个女人 她笔下的台湾正是当下的中国国内现状 很喜欢她的文采 但是她是台独分子 呜呜呜呜呜呜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白云斋主 时间:2015-09-08 19:04:23
  @夜郎可书 @品味精致
  品味龙应台
  魂牵上海男人艰
  人在欧州野火娴
  龙卷旋风接两岸
  安得烈焰水云间
  ——借用龙应台先生几篇著作名拼凑成一首小诗,谨贺精致君妙文置顶!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品味精致 时间:2015-09-10 21:50:34
  《醜陋的中國人》封面,是我喜歡的,沒有作出怎樣華麗的修飾,簡單,樸實,但最吸引我眼球的仍然是這本書本身的書名。

  今晚陪伴女兒睡覺時,看了幾節,覺得有些文字意味深長,決定摘錄下來。

  下面摘自《醜陋的中國人》。
  一種“買西瓜學”。老闆對夥計說:“你一出門,往西走,第一道橋那裏,就有賣西瓜的,你給我買兩斤西瓜。”夥計一出門,往西走,沒有看見橋,也沒有賣西瓜的,於是就空手回來。老板罵他混蛋,沒有頭腦。他說“東邊有賣的。”老板問他:“你為什麼不到東邊去?”他說:“你沒叫我去。”老板又罵他混蛋。其實老板覺得這個夥計老實,服從性強,沒有思考能力,才是真正的安全可靠。假如夥計出去一看,西邊沒有,東邊有,就去買了,瓜又便宜、又甜。回去之後老板會誇獎他說:“你太聰明了,了不起,做人正應該如此,我很需要你。”其實老板覺得這個家夥靠不住,會胡思亂想。有思考能力的奴隸最危險,主子對這種奴隸不是殺就是趕。這種文化之下孕育出來的人,怎能獨立思考?因為我們沒有獨立思考訓練,也恐懼獨立思考,所以中國人也缺乏鑒賞能力,什麼都是和稀泥,沒有是非,沒有標准。
  有個笑話,中國從前有位軍閥在開會時,有人送了一籃香蕉。他不知道先剝皮,於是帶著皮吃了,結果其餘的人也立刻把香蕉連皮吃了。
  這只是搖尾系統的拍馬術,如果是現代化的專制封建頭子,搖尾系統恐怕立刻就研究出來連皮吃香蕉的偉大哲學基礎。
  中國人比較重視友情,而外國人之間的關係比較淡薄,他們習慣於單獨作戰。中國人這點比西方要好。問題是,中國人為什麼重視友情?因為中國社會需要朋友。俗套話說: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在家有父母保護,出外就靠朋友保護。而洋人並不需要朋友保護,他有政府保護,所以朋友對他的意義不同。例如:中途車子壞了,美國人就會自動幫忙,中國人若非是朋友,恐怕沒有理你。
  人情味是要發生在彼此不認識的人之間,那才是真正的人情味。 人情味是不分等級,不分親疏。

  以前中國人雖有一句話,說“人命關天”,其實,人命關不關天,看發生在誰身上。如果說發生我在身上,我要打死一個人的話,當然關天。但如果凶手是有權勢的人,人命又算得什麼?所以還是要看這關係到誰的問題。古聖人還有一句話,說“民為貴,君為輕”,這不過是一種理想,在中國從沒有實現過。

  權力可使人腐化,更可使人愚蠢,比豬還蠢!那些封建專制法西斯頭子,難道真不知道他所聽到的一片啊諛和遍地萬歲,只不過是一種噪音,全是假的?絕對權力能傷害神經中樞,使人愚不可及。

  有一位來自臺灣,在美受過教育的朋友,曾結我講過一段經歷:一次他驅車帶他從臺灣來的父親外出游玩。回來時,天色已晚,車遇紅燈,他就停車。他父親說:“開過去算了,現在四周沒車沒人,何必等綠燈”?

  書上說的,我並不知道是不是大多數中國人也那樣。不過,生活在周邊的人,我敢說,大抵都如此。當然,也有少部分不是那樣的。但那一部分,絕對是稀有的。

  就拿自己來說,每次遇上紅燈,如果四周沒車沒人,肯定會橫沖直闖的。就像今晚回來的路上,騎著自行車,遇上紅燈,有一輛車正在遠處,我大可先過。結果,那輛小車開到旁邊時“四眼妹,紅燈呀!”過後,確實有在檢討自己的行為。

  生活中,明明不喜歡那人,但那人卻能在工作上,又或是生活上幫助自己,很多人都避免不了要說些奉誠虛偽的話語。因為,贊美的說話,誰不想聽呢?但往往聽到太多的讚美說話後,人總是會沾沾自喜,驕傲自大。耳朵再也聽不進那些真誠的說話了。就算,有人大膽進言,通常也會遭遇瞪眼睛,又或是嚴重的打擊報複。

  上面提到的“買西瓜學”,生活中這樣的案例也很多。特別是在崗位在有一定權力的人,都比較忌才。一來,是擔心,那個有才能的人搶了自己的飯碗,二來,是承受不了,別人比自己更有才能。但我剛又在想,那個夥計,未必不知道東邊有西瓜買呀,只不過可能是因為他為了謀生,知道一露才,便會得到收拾包袱走人的下場罷了。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12 12:34:07  评论

    @品味精致 最近有朋友送了一本书好像是柏杨的西天取经什么的,回去找找哦。。。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品味精致 时间:2015-09-10 21:53:37
  在这贴一贴上面博友提到的柏杨。

  于2012.12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11 08:56:17  评论

    @品味精致 恩,柏杨的书我也读过,最印象深刻的一句话:柏杨现在有钱了,买袜子一买就买两双。。。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抱石堂主 时间:2015-09-12 12:30:41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14 08:49:43
  @品味精致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14 08:52:32
  @品味精致 因为精致提到了柏杨,昨天回家找到了这本书,贴发下书影共享。
楼主品味精致 时间:2015-09-14 11:37:57
  谢谢可书的分享,才有幸看到柏杨的笔迹。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14 15:16:16
  @品味精致 @58居士 我大江大海的文字读完了,这是龙应台的后记:

  我的山洞,我的烛光

  佛学里有“加持”一词,来自梵文,意思是把超乎寻常的力量附加在软弱者的身上,使软弱者得到勇气和毅力,扛起重担、度过难关。
  写“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的四百天之中,我所得到的“加持”,不可思议。
  为了给我一个安定的写作环境,同时又给我最大的时间自由,香港大学争取到孔梁巧玲女士的慨然支持,前所未有地创造了一个“杰出人文学者”的教授席位,容许我专心一致地闭关写作一整年。
  港大的“龙应台写作室”在柏立基学院,开门见山,推窗是海。山那边,有杜鹃啼叫、雨打棕榈,海那边,有麻鹰回旋、松鼠奔窜。这里正是当年朱光潜散步、张爱玲听雨、胡适之发现香港夜景璀璨惊人的同一个地点。
  我清早上山,进入写作室。墙上贴满了地图,桌上堆满了书籍,地上摊开各式各样的真迹笔记、老照片、旧报纸、绝版杂志。我是历史的小学生,面对“林深不知处”的浩瀚史料,有如小红帽踏进大兴安岭采花,看到每一条幽深小径,都有冲动一头栽入,但是到每一个分岔口,都很痛苦:两条路,我都想走,都想知道:路有没有尽头?尽头有什么样的风景?
  我觉得时间不够用,我觉得,我必须以秒为单位来计时,仍旧不够用。
  卡夫卡被问到,写作时他需要什么。他说,只要一个山洞,一盏蜡烛。柏立基写作室在二零零九年,就是我的山洞、我的蜡烛。每到黄昏,人声渐杳,山景忧郁,维多利亚海港上的天空,逐渐被黑暗笼罩。这时,凄凉、孤寂的感觉,从四面八方,像湿湿的雾一样,渗入写作室。
  我已经长时间“六亲不认”,朋友们邀约午餐,得到的标准答复都是,“闭关中,请原谅,明年出关再聚”。
  但是,当凄凉和孤寂以雾的脚步入侵写作室的时候,会有朋友把热饭热菜,一盒一盒装好,送到写作室来。有时候,一张纸条都不留。
  夜半三更,仍在灯下读卷,手机突然“叮”一声,哪个多情的朋友传来简讯,只有一句话:“该去睡了。”
  有时候,一天埋首案头十八个小时,不吃饭、不走动、不出门,这时肩膀僵硬、腰酸背痛,坐着小腿浮肿,站起来头晕眼眩。然后,可能隔天就会收到台湾快递邮包,打开一看,是一罐一罐的各式维他命,加上按摩精油、美容面膜。字条上有娟秀的字:“再伟大,也不可牺牲女人的‘美貌’!”
  披星戴月、大江南北去采访的时候,纪录片团队跟拍外景。所有能够想象的交通工具都用上了:火车、汽车、巴士、吉普车、大渡轮、小汽艇、直升机。在上山下海感觉最疲惫、最憔悴的时候,我看见工作伙伴全神贯注,然后用一种笃定的、充满信任的声音说,“一定会很好。”
  最后的两个月把所有数据搬到台北,对文字作最后精确的琢磨。朋友们知道我每天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自动形成了一个“补给大队”:笔记计算机写作太辛苦?第二天,新的桌上计算机已经送到、装好。没法放松?第二天,全新的音响设备送到。台风、淹水?“来,来我的饭店写。房间已经准备好。”冰箱空了?鲜奶、水果,矿泉水,马上送过去。
  因为写作,连定期探看的母亲,都被我“搁置”了。但是夜半写作时,我会突然自己吓到自己:如果“出关”时,母亲都不在了——你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第二天,焦虑地打电话给屏东的兄弟们探问,他们就在电话里说,“妈妈我们照顾着,你专心写书就好。”
  万籁俱寂的时刻,孤独守在“山洞”里,烛光如豆,往往觉得心慌、害怕,信心动摇,怀疑自己根本不该走进这看不见底的森林里来。这时电话响起,那头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情感和温暖,说,“今天有吃饭吗?”
  第一稿完成时,每天日理万机的朋友,丢下了公司,和妻子跑来作书稿校对。十五万字,一个字一个字检阅,从早上做到晚上,十二个小时高度聚焦不间断。离去时,满眼血丝。
  我身边的助理,是年轻一辈的人了,距离一九四九,比我更远,但是他们以巨大的热情投入。每个人其实手中都有很多其它的工作,但是在这四百天中,他们把这本书的工作当作一种理想的实践、社会的奉献,几乎以一种“义工”的情操在燃烧。
  所有的机构,从香港大学、胡佛研究院、总统府、国防部、空军、海军司令部到县政府和地方文献会,倾全力给了我支持。
  所有的个人,从身边的好朋友到台湾中南部乡下的台籍国军和台籍日兵,从总统、副总统、国防部长到退辅会的公务员,从香港调景岭出身的耆老、徐蚌会战浴血作战的老兵到东北长春的围城幸存者,还有澳洲、英国、美国的战俘亲身经历者,都慷慨地坐下来跟我谈话,提供自己一辈子珍藏的数据和照片,那种无私的信任,令我惊诧、令我感动。
  我对很多、很多人做了口述,每一次口述都长达几个小时,但是最后真正写入书中的,只有一半都不到——我可能需要一百五十万字才能“比较”完整地呈现那个时代,但是我只有能力写十五万字。他们跟我说的每一个字,他们回忆自己人生时的每一个动作和眼神,虽然没有直接进入书中,却成为整本书最重要最关键的养分、我心中不可或缺的定位坐标。
  我认识到,过程中每一个和我说过话的,都是我的导师。
  印象最深刻的是蒙民伟。看他谦和而温暖的待人接物,很难想象他是个家大业大的成功企业家。但是当你坐下来安静地聆听他回忆属于他的一九四九,知道他曾经在一九四八年的上海热血奔腾地参加“反饥饿、反内战”的学生运动,曾经在清华大学激动地关心国是,你也就了解了为何六十年后他对香港的社会回馈如此认真。虽然他的故事没进入书中,但是他的叙述给了我历史的深度。
  写作到最后一个礼拜,体力严重地透支,几度接近晕眩,弟弟将我“架”到医院去做体检。有一天晚上,在连续工作二十个小时后,下楼梯一脚踏空,摔到地上,扭伤了脚踝。
  这时,一个香港的朋友来看我;好友专程而来,情深义重,我一下子崩溃,抱头痛哭。累积了四百天的眼泪量,三分钟之内暴流。
  累积的,不仅只是体力的长期疲累,也不仅只是精神上的无以言说的孤独,还有这四百天中每天沈浸其中的历史长河中的哀伤和荒凉。那么恸的生离死别,那么重的不公不义,那么深的伤害,那么久的遗忘,那么沉默的痛苦。然而,只要我还陷在那种种情感中,我就无法抽离,我就没有余地把情感升华为文字。
  所以我得忍住自己的情感、淘洗自己的情绪,把空间腾出来,让文字去酝酿自己的张力。我冷下来,文字才有热的机会。
  三分钟让眼泪清洗自己的郁积时,我同时想到“大江大海”的研究和写作过程里,我受到多少人的认真呵护。我知道自己并不特别值得他们的爱,他们是在对一个“软弱者”慷慨地给予“加持”,因为他们看见这个“软弱者”在做一件超过她能力的事情,而这件事情所承载的历史重量,在他们心中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也有一个不离不弃的位置。
  有幸能和我的同代人这样携手相惜,一起为我们的上一代——在他们一一转身、默默离去之前,写下《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向他们致敬。我的山洞不黑暗,我的烛光不昏晦,我只感觉到涌动的感恩和无尽的谦卑。
  • 品味精致

    举报  2015-09-14 17:41:46  评论

    @夜郎可书 万分感谢可书的分享。看了一篇,特别的感动。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15 17:04:01  评论

    @品味精致 精致的目光偏重于母爱,其实龙应台的世界远不止于母爱。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14 15:58:25
作者 :58居士 时间:2015-09-14 16:29:43
  @夜郎可书 我看大江大海,就看到张敏之拒绝学生从军遭枪决那章。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14 17:28:39  评论

    @58居士 那我基本算通读了,我读了大约有三分之二个章节。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58居士 时间:2015-09-14 16:39:21
  要想了解中国当代史,不是专门做研究的人,很难读到一些详尽的史料。就大陆这边来说,“社会主义的边缘人:1956年前后的小商小贩改造问题”以及“与新政权结盟的知识分子:中华人民共和国初期的几个侧影”这些文章,我也才读到。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14 17:30:24  评论

    @58居士 高华的文字我也又补读了一些,感觉也有部分偏颇之处吧。
  • 58居士

    举报  2015-09-14 18:26:17  评论

    @夜郎可书 这两篇不是高华的,高华已经去世好几年了。是中国当代史研究,分别是冯筱才和克里斯汀.维德尔的。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15 06:47:34
  @品味精致
  

  ——目送,极尽飞鸿~
楼主品味精致 时间:2015-09-15 12:10:11
  谢可书。昨天偶然间点了相关推荐里的关于龙应台的文。原来很多批评的声音,而且很难听,不堪入目。
  • 抱石堂主

    举报  2015-09-15 12:23:08  评论

    @品味精致 龙应台只是一个作家,文字要面向大众,毁誉参半都是正常的,每一个读者都会做出自以为正确的判断。
  • 品味精致

    举报  2015-09-15 12:43:18  评论

    @抱石堂主 恩。有赞同的声音,自然就会有批判的声音。谢。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17 21:35:54
  @品味精致 断桥第十期读书会由白炫来主持:那些年,我们一起读过的书,她会首先来聊聊豆豆,以豆豆的第二部长篇《遥远的救世主》来开帖,此书曾改编为电视剧《天道》,大家有没有看过?没看过的可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作品来参与。。。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guaerjiakang 时间:2015-09-18 18:07:15
  很久没来,手头有些事要办,今天来转转,才看到了你主持的读书活动。下午翻翻书架,居然找到了一本龙应台的书,书名叫《百年思索》。
  读现代作家的书,有时候会想,假如他们在体制内,还会这样写吗?现在她终于进了体制,成为了台湾的文化部长。再来读她的发言,感到很多东西都变了。
  总的感觉,作家还是在体制外好一些。因为假如你不能自由地说话,那就宁可不说话。
  记得天涯的老朋友们,忙完了就会回来。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19 08:38:02  评论

    @guaerjiakang 期待佳康更多表述~
  • 品味精致

    举报  2015-09-20 19:20:44  评论

    @guaerjiakang 谢谢佳康博友,好久不见了。送上祝福,也期待佳康来说说。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27 08:07:18
  @品味精致 【断桥读书会】预热推介《遥远的救世主》_断桥村落_天涯部落_天涯社区
  http://groups.tianya.cn/post-164668-7569317d8fb241e981140cdc792865af-1.shtml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