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搏!(小小说)这个春天,你搏了吗?

楼主:一条文犬 时间:2018-03-17 18:15:29 点击:14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他妈的,看你这屌样!”狗哥立在我床下,一对眼珠子瞅着床上呻吟的我,“撸多伤身!哥平时怎么教育你的!”
  “没有,没有,昨天手扭了,抽得疼,不是那个呻吟!” 我的脸憋得紫红,怨毒地喝着床下无耻奸淫的狗哥。
  “最看不过你这副一本正经的屌样!有胆和哥握个手!”狗哥无耻地笑了,眯缝着脸蛋上的两条蛆虫。
  “不信算了!”我双手紧缩在被窝里,冒着颗脑袋瞪着一脸淫笑的狗哥。
  这他妈的!竟然遇到这色棍当舍友,还想随时败坏我的名节,操他妈!哥是冰清玉洁的!
  狗哥嘿嘿一笑,在我桌头一张又一张猛撕我的面巾纸,刺啦刺啦撕得我的肉生生作疼。
  “干嘛?少用哥的“心心相印”!”我朝床下猛号!这无耻的狗东西,侮辱完我的灵魂,又来玷污我的物质了!
  “你小子真他妈的欠揍,没见俺这一头热汗吗?”狗哥的声音倏然温柔了,甜腻腻的,引得我一阵干呕的冲动。
  “又去哪浪去了?一晚上没见你回来。”我没好气地送了他一句。
  “‘搏’去了!”狗哥志得意满地拍了拍胸脯上的两片乳房,说着又将我的纸巾刷刷地扯下了好几张。这死货!
  “‘搏’?”我突然觉得这个字变得耐人寻味了。
  “嗯!搏!”狗哥说着又开始“咚咚咚”地猛捶着胸口的肥膘,像只发了情的胖猩猩。
  “新词?”我小心翼翼。
  “自创!”狗哥抛砖引玉。
  “是那个男女之间的……”
  “优秀,优秀。”狗哥大喜,激动地攀着我的扶梯就要上,我猛地一脚将狗哥扬了下去。
  原来狗哥这头大汗与这个“搏”字是有如此一段机缘啊!我顿悟了,支着身子,双手合十,从枕边夹出了一张纸巾……
  (二)
  我一脸正气,将宣纸小心地平在桌面上,狼毫一过,一个苍劲有力的楷书跃然纸上:“搏!”我注目凝神,思接千载。“搏她!”我猛地一怔,果真是狗哥这条贱驴又在旁边嘶叫了。
  “别逼逼!我们是纯纯的友谊!”我厌恶地驳了他一句,瞅了瞅短信:嗯,该回家了……”
  火车进站口到了,我鄙视地瞧着那个面目可憎的男人,只见他黑着张丑脸,费力地拽着那粉嫩的行李箱。我的闺蜜一脸堆笑地瞧瞧他,又瞧瞧我,似乎在显示自己有多甜蜜。废话,把压力扣在别人的肩膀上,谁能不甜蜜呢?我嘲弄地瞧着眼前这个任劳任怨的丑男,不耐烦得催了几句:“到了到了,回去吧。”丑男憨笑着,突然间将他那张沟壑纵横的老脸搁在了我的肩头:“照顾好她,别吃她豆腐。”我怒了,什么东西!
  “照顾好”和“别吃豆腐”这不就是一个矛盾吗?照顾好就是吃豆腐,后面又跟个别吃豆腐,这真是刻骨的欺侮!
  我头都不会,和闺蜜一起住进了旅店。不过,这次是我提着粉嫩的行李箱了。
  “一起睡?”我问。
  “滚一边去。”她娇嗔。
  “那你怎么不住单人间?”我笑了。
  “住标间便宜嘛。”她也笑了。
  “不怕你男人弄你?”我乐道。
  “这不没办法吗?”她答。
  “是啊,一点办法也没有。”我叹了口气,脱下了外套,露出了粗壮的臂膀。
  “我想洗个澡。”她道,说着将外套挂在了衣架上。一双黑色的长筒靴“噗通”一声甩在了床下。
  我盯着她看了老半天,突然绅士地提醒了一句:“哎,发卡记得拿下来。”她温柔地笑了。
  “哎,我去锁个门,小心坏人进来。”我像个好人一样将门上的插锁狠狠地扣上,“可以了,这样就安全了。”
  她只留下了件白色的T恤和蓝色的小短裤。“去吧去吧。”我友善地提醒道:“有洗发膏没?我这里有。”
  她摇了摇头,趿着拖鞋进去了,白嫩的小脚,嗯,挺美的。
  里面哗哗的水声,激得我一阵骚动。我想象着里面的场景,不知不觉,胯下的钢刀已然挺立。他妈的,我们是朋友!我捶了它一拳,他妈的,这俗玩意,好像就是为了影响人的感情而生的!白白地长处身体一截,像只毒蚯蚓一样,真是有洞就想钻的惯性俗物!
  门开了,她湿漉漉地出来了。竟然还穿着那身行头,白色的T恤似乎是因为惹了水的缘故,映现出里面若有若无的粉红。
  “你乳罩是粉红色的?”我问,似乎在探讨一个学术问题。
  “不要脸,看哪呢!”她娇嗔,湿漉漉的脸庞白嫩动人。
  “看看,看看。”我一副学术的样子,“我一睁眼不就看到了?也不怪我。”
  “你快滚进去吧!”她瞪了我一眼。
  剩了条小裤头,我昂然地走了进去。浴室里氤氲着淡淡的雾气与缥缈的幽香。我知道,这是她的味道。温热的流水荡涤着我每一寸肌肤,我知道,前一秒钟,有一个女人也在这里和我一样,赤条条的,感受着水花的流淌。而这个女人,此刻正在外面的床上躺着,湿漉漉的。咦!我惊异地感受到了胯下的异动,我的钢刀再次出鞘了!这贱东西!他妈的!
  用裤头套上了我的钢刀,我打开了浴室的门。同样湿漉漉的,和她一样,此刻的我们是坦诚的。我突然感到了爱情,然而这是因为钢刀的缘故,还是我的心呢?我想“搏”!
  然而她,愿意吗?
  她笑眯眯的,正淡然地玩着手机,丁丁的QQ声悠悠回响。我挺着钢刀,在她旁边的床上坐下,看着她。
  她白嫩的脸庞,若雪的酥肩。还有两张薄薄的布片下,藏着一种吸引我的东西,是天堂吧。我知道,我的钢刀就是想去冲破那里吧!“我想上天堂!”钢刀对我说。
  她是安然的,如花似玉的睡美人横陈在我的面前,那一片雪白的天堂只待我的挖掘。对,我有钢刀!
  我要搏!
  我过去了,站在她的床边,俯瞰着她那瓷器般美妙的目。
  她看着我,樱唇轻启。
  “你不怕我弄你吗?”我问
  她看着我的眼睛清澈晶莹,应道:“我相信你。”
  你相信我?
  我要哭了,感动,还是屈辱?
  我的钢刀低吼着,怒斥着它面前的那层布片!怒斥着我!
  “我要搏!”钢刀说。
  “我也要。”我黯然了,用爪子撕着自己臂上的肌肤!
  然而,她相信我。
  相信的人,是我!
  我笑了,尸体样地倒在了自己的床上,直挺挺的。
  那夜,我的手扭了。
  我的钢刀,哭了……

作者 :断桥可书 时间:2018-03-17 18:39:18
  哈哈,文风依旧!
作者 :花神夜游 时间:2018-03-19 14:31:19
  这篇为啥不放在相亲男人里呢?我觉得属于一个系列。
作者 :花神夜游 时间:2018-03-19 14:34:45
  不知文犬是否读过恰克帕特尼克的《肠子》,失控的青春荷尔蒙,文犬想控制,不怕憋出内伤?
作者 :花神夜游 时间:2018-03-19 14:40:21
  个人觉得这篇好过相亲。比相亲有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