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渔樵耕读】秋风宝剑孤臣泪

楼主:钓鱼舟 时间:2015-10-16 21:15:13 点击:450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姜鸣先生研究晚晴政局和人物,追寻近代中国走向世界、走向现代化的蹒跚历程,前有《天公不语对枯棋》,《秋风宝剑孤臣泪》是其续篇。姜先生将往日岁月比喻为洒落海滩沙石混杂的镜子碎片,历史学家若想复原那面镜子,需要尽量全面地掌握史料。《秋风宝剑孤臣泪》的史料多取诸新近公布的档案、奏折、禀报、批牍,结合书信、日记、诗歌、报章、旧影像和国内外报刊,勾玄索隐,娓娓道来,“用论文的规范写散文,用散文的笔法写论文”,读之令人忘倦。
  清末的中国之于现代化潮流,始而“预流”,终于“未入流”,举步维艰,令人扼腕。以兴造铁路、架电报线为例,1965年2月,总理衙门致函各封疆大吏,认为铺铁路、设电线只是方便了洋人,要求他们尽力设法阻止,时任江苏巡抚的李鸿章回信称“铁路费繁事巨,变易山川”,赞同总理衙门意见。仅仅几年之后,李鸿章便转变了看法,在1972年写给丁日昌的信中他提到,中土应该“改驿递为电信、土车为铁路”,预言“百数年后,舍是莫由”。1876年更有言,以为“朝开铁路、电线,夕死可矣”。1880年,在李鸿章精心安排下,刘铭传上《筹造铁路以图自强折》,从国防战略和中外国运对比的角度提议兴建铁路,引发朝野大讨论,又很快在保守势力阻挠下戛然而止。直到1886年,醇亲王奕譞巡阅北洋海防,对铁路的看法发生根本转变,他领导下的海军衙门,才成为铁路建设的积极推动者。
  这位醇亲王是光绪皇帝的亲生父亲,他为了取悦慈禧太后,让她归政后有个颐养天年的所在,同时减少她对光绪亲政后朝政的干预,为慈禧修造了颐和园。造园的经费,他委托李鸿章以建造海军之名,从各地督抚中募集260万两巨资,本金存储,利息用于颐和园的工程和维修支出。
  其实,自颐和园1888年开工以来,每年便由海军经费内腾挪30万拨给工程处了。1891年,海军衙门上奏要将海防捐收入挪垫于造园工程,皇帝钦批同意。更令人想到的是,园子刚造成,海军本身的用钱却成了问题。6月1日,正当李鸿章一行巡阅北洋海军的时候,户部上奏酌拟筹饷办法折,建议南北洋购买外洋枪炮、船只、机器暂停二年,所省价银解部充饷。而提出这个建议的,是光绪皇帝的老师、户部尚书翁同龢。也是这位翁同龢,1876年郭嵩焘拜访他时谈自己的经世抱负:欲天下皆开煤矿,全中国遍修铁路,被他在日记中讥为“失心狂走”。
  1891年,中日海军的力量对比,中国还略占上风,由于停止购舰,短短三年,形势逆转。1894年5月29日,李鸿章上奏巡阅海口情形称,“日本蕞尔小邦,犹能节省经费,岁添巨舰。中国自(光绪)十四年北洋海军开办以后,迄今未添一船,仅能就现有大小二十余艘勤加训练,恐后难为继”。几个月后,甲午战败,他不幸言中。
  对比李鸿章少年时“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的意气风发,临终时“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的悲凉心态,让人无限感喟!
  书中略有疏误,试举如下
  1、第86页:
  赫德呈递的建言《局外旁观论》:“矮人立于长人肩上,所见必远于长人。庐山真面,唯在山外者得见其全”。中国通赫德劈头就用了李白诗句的典故
  按:所用诗句典故显然是《题西林壁》“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作者不是李白,而是苏轼。引文结束部分引号与句号似应互换位置。
  2、第170页:定为监斩侯,秋后处决
  按:“监斩侯”应为“斩监候”。
  3、第174页:起居反复无常,脾胃太亏,恐非药饵所能起,可忧孰甚。
  按:“孰”疑应为“殊”。
  4、第220页:跬步不出,外亲罕睹,而惟薄不修者……催其能略乃所以成其严耳……宜呼骇怪也
  按:“惟”应为“帷”,“催”疑应为“惟”。
  5、第220页:徒使议酒食工针黹可以匿迹屏影,遂沿为女子之常态耳……若言语高响,谈吐蕴藉不避。男子雅好周旋,则亲串中方且讥诮
  按:标点似应为
  徒使议酒食,工针黹,可以匿迹屏影,遂沿为女子之常态耳……若言语高响,谈吐蕴藉,不避男子,雅好周旋,则亲串中方且讥诮
  另,“串”疑有误,同页“夫人情催罕见之物,最注重念”,“催”疑应为“惟”。
  6、第221页:内眷往来,必屏挡衣饰,务极华丽……然试问北人,暧昧之情曾多于男人否?也而亦并不多也。
  按:标点似应为
  内眷往来必屏挡,衣饰务极华丽……然试问北人,暧昧之情曾多于男人否也?而亦并不多也。
  7、第271页:遂于工部局相龃龉
  按:“于”疑应为“与”。
  8、第274页:
  蒙委卑职在总公司充当翻译等因,感恩植之,逾恒倍奋,惭之交集
  按:标点应为
  蒙委卑职在总公司充当翻译等因,感恩植之逾恒,倍奋惭之交集
  9、第336页:1979年,美国前总统格兰特来远东游历
  按:“1979年”应为“1879年”。

  (姜鸣:《秋风宝剑孤臣泪:晚清的政局和人物续编》,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5年8月版)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10-17 08:33:14
  @钓鱼舟 钓兄读书仔细,令人叹服!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5-10-18 11:05:52
  钓鱼舟兄,史学大师也,举笔投目之间,即能洞察勘误(功力如享有盛名的‘咬文嚼字’专刊),治学严谨让人叹服,时有卓见辟论,亦是大开眼界。引述的两本书,分别以满清两位著名大臣之诗句为题,饱含历史深处之个人起落在时代大背景下的深意。

  其中【天公不语对枯棋】这字面的意思即说:仰望苍天,面对这样一个时代,如同面对着一盘困顿的枯棋,无能为力。原句出自末代帝师陈宝琛的《感春》:“一春无日可开眉,未及飞红已暗悲。雨甚犹思吹笛艳,风来始悔树幡连。蜂衙撩乱声无准,鸟使逡巡事可知。输却玉尘三万斛,天公不语对枯棋”。这首诗作于1895年,是为中日甲午战争而作,字字看似咏落花,句句却寄寓家国之慨。诗人借抒发对花落的弥天悲伤之情,传达对国是日非的悲慨,在近代诗坛享有盛誉,当时就已传诵海内。

  另一句【秋风宝剑孤臣泪】,原诗出自满清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之手,据说李鸿章在临终之际(1901年11月7日)感念一生中万事种种,曾口述七律一首,诗云:“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 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 海外尘氛犹未息,请君莫作等闲看”。 当时跟随了四十年的老臣周馥,在床边眼看老李已咽,但双目炯炯不闭,遂哭出声来说:“未了之事,我辈可了,请公放心去吧!”,言毕目乃瞑,犹溜涕,口动欲语,可伤也。(参阅周馥拟写的《李文忠公七律诗》注)。

  盖李鸿章师从于曾国藩,招募的淮军最初完全按湘军编制,救援上海成为了淮军发达的起点,李鸿章具有明智眼光,看到西方的船坚炮利;他积极引入西方军事技术,使淮军成为当时清朝最近代化的部队。这支军队在未来三十多年内,成为清朝军队的中流砥柱,而李鸿章也靠淮军起家,主持洋务运动,任直隶总督牢牢把持清朝政治。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让淮军从此一蹶不振,也打破了北洋水军的神话。

  清朝气数尽,民智未开,李中堂的悲剧,在于他所处的那个时代;也许每个王朝,气数尽时,总有一些孤独的殉葬者吧,李鸿章也是这样自喻。而文史研究者姜鸣引用《天公不语对枯棋》及《秋风宝剑孤臣泪》诗句,通过晚清显赫一时的人物,来追寻近代中国走向世界、走向现代化的蹒跚历程,正如钓鱼舟评述:”作者对比李鸿章少年时“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的意气风发,临终时“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的悲凉心态,让人无限感喟!“。
  • 钓鱼舟

    举报  2015-10-18 14:27:06  评论

    @薛依云 薛老师夸张了,鱼舟不过是个史学的小学徒而已,识见浅陋,贻笑大方!
  • 薛依云

    举报  2015-10-18 23:40:34  评论

    恭贺钓鱼舟兄的文章在个人博客被推荐上榜首。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8-12-16 21:39:09
  楼上留言四年后的今天,终于有机会读到年仅20-21岁的李鸿章,在清朝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奉命离家应翌年的乡试入选优贡,留下【赴试途中有感】诗作十首,自信文章可以改写历史,显似狂言,但雄心壮志,气势磅礴,让吾辈刮目相看。

  第一首
  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觅封侯。定将捷足随途骥,那有闲情逐水鸥。 笑指泸沟桥畔月,几人从此到瀛洲?

  第二首
  频年伏枥困红尘,悔煞驹光二十春;马足出群休恋栈,燕辞故垒更图新。遍交海内知名士,去访京师有道人;即此可求文字益,胡为抑郁老吾身!

  第三首
  黄河泰岱势连天,俯看中流一点烟;此地尽能开眼界,远行不为好山川。陆机入洛才名振,苏轼来游壮志坚;多谢咿唔穷达士,残年兀坐守遗编。

  第四首
  回头往事竟成尘,我是东西南北身;白下沉酣三度梦,青山沦落十年人。穷通有命无须卜,富贵何时乃济贫;角逐名场今已久,依然一幅旧儒巾。

  第五首
  局促真如虱处裈,思乘春浪到龙门;许多同辈矜科第,已过年华付水源。两字功名添热血,半生知已有殊恩;壮怀枨触闻鸡夜,记取秋风拭泪痕。

  第六首
  桑于河上白云横,惟冀双亲旅舍平;回首昔曾勤课读,负心今尚未成名。六年宦海持清节,千里家书促远行;直到明春花放日,人间乌鸟慰私情。

  第七首
  一枕邯郸梦醒迟,蓬瀛虽远系人思;出山志在登鳌顶,何日身才入凤池 ?诗酒未除名士习,公卿须称少年时;碧鸡金马寻常事,总要生来福命宜。

  第八首
  一肩行李又吟囊,检点诗书喜欲狂;帆影波痕淮浦月,马蹄草色蓟门霜。故人共赠王祥剑,荆女同持陆贾装;自愧长安居不易,翻教食指累高堂。

  第九首
  骊歌缓缓度离筵,正与亲朋话别天;此去但教磨铁砚,再来唯望插金莲。即今馆阁需才日,是我文章报国年;览镜苍苍犹未改,不应身世久迍邅。

  第十首
  一入都门便到家,征人北上日西斜;槐厅谬赴明经选,桂苑犹虚及第花。世路恩仇收短剑,人情冷暖验笼纱;倘无驷马高车日,誓不重回故里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