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暗香——之八

楼主:花神夜游 时间:2017-11-29 15:11:32 点击:64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南方的六月天气又闷又热,潮湿的空气像浸透在水里的毛毯,湿漉漉地裹在人的身上,每一个毛孔都被堵得严严实实,狗儿喘着粗气,伸出红红的舌头。我又来到体育场,走向那片矮树林,等候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在这些日子里,暗香就像我的影子,我跟随她,无论白天还是黑夜。路灯发出细碎的光,在暴风雨的到来之前,有一群乱哄哄的虫子在头上飞舞。我钻进矮树丛,尽量使自己能够躺下来,但密密匝匝的枝叶似乎把空间和光亮全部都霸占了。

  曾经,我不止一次地看过下大雨,大雨的级别在字典里也能查得到,倾盆大雨,瓢泼大雨,滂沱大雨,疾风暴雨,但我承认,我从未细心观察过这些词语所描绘的景色。只有一次,在地铁站的廊道上避雨,我看到树上的叶子给打得垂头缩脑,远处是一团白白的水汽,除此之外,我再也无法用什么别的语言来形容。

  但暗香却让我意外。

  她说,突来的暴雨急速而至,像从高楼上砸下来一面巨大的镜子,闪着白光,又像飞速而下的银针扎在脸上和身上,凉酥酥的,一会儿工夫,她就成了一具银色的刺猬。她闭着眼,听见咻咻的鼻息带着一股腥热擦过耳边,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从她的肚皮上跳过,才要睁开眼睛,嘘嘘,一只温润的手按在她的眼皮上,他来了。这是暗香和那不勒斯见面的那晚记录。为什么选在一个大雨之夜幽会,她没有明说。

  他们在这片矮树林里,那不勒斯将一瓶湿滑的香水放在暗香的肚脐上,然后伸手摩挲她的颈子。

  暗香先开口,为什么不说话?等了几分钟,她又问,你是哑巴?

  还是没有回答,暗香拂开他已经摸到锁骨的手和那瓶香水,坐了起来,这回,她看见他的脸上戴着一个像佐罗似的黑色面具。

  暗香说,把这个拿下来,我没戴面具,你也不能戴。

  那不勒斯按住自己的脸,不让暗香来摘除。

  暗香又说,那好吧,让我听听你的声音,你是男高音男中音还是男低音?

  这时,那不勒斯笑了起来,说,我是男噪音。

  他反过来问暗香,不是说好的,不见彼此的脸,为什么不守信用呢?

  暗香没有回答,却也反问他,你怕我吗?

  那不勒斯回答她,你脱得精光,我怕你耍流氓吗?

  你不怕我身上的味道?暗香问。

  嗯,有点。那不勒斯答道,很浓烈,像巴尔干半岛火药桶,电闪雷鸣波尔卡。

  相比于暗香,那不勒斯穿戴得整整齐齐,严严实实,一件玄色的长风衣一直捂到颈子,同色的裤子,脚上也套着一双高档的黑色皮鞋,(可惜暗香说不出牌子,只是觉得价格不便宜),却露出一截白色的袜套,暗香一把搙下了那不勒斯的一只鞋子,正要搙另一只时,那不勒斯忽地坐起来,抓住了暗香的双手,反钳到她背后,暗香扭动挣扎了一下,就颤着身子格格地笑起来。

  她的笑声像一只冲出笼子的鸟儿,穿过剑雨,直射云霄。

  暗香问那不勒斯,你为什么不套两只白色的手套?

  他显然没听明白,暗香又笑了起来,说,我送你一个名字吧,你叫乌云踏雪黑白无常。

  那不勒斯回过味来,嗷~呜,发出一声狼嚎,放开了暗香的双手。

  暗香重新躺下来,闭上眼睛,可等了半天,除了雨打林梢,不见其他任何动静,再睁开双目,发现那不勒斯屈着身子弓背坐在身边,正静静地盯着她看,像在研究一张地图。

  这神态,是暗香喜欢的。

  俄顷,那不勒斯问道,你多大了?

  猜猜。暗香原本弯成月牙形的眼睛这时瞪得溜溜圆。

  你还没有成年吧?

  谁说的?我已经成年了,只不过身份证上让我再等一个星期才满十八岁。但是,暗香又笑了起来,指着这片树林说,这些落在土里枯黄的叶子,就一定比那些枝头上毛茸茸亮晶晶的年纪大吗?

  把衣服穿上。那不勒斯命令道,同时站起身,一只脚伸进那只被暗香脱下来的鞋子里。

  暗香歪着头,见他用脚勾起鞋子,倒出灌进去的雨水,越发地吧唧嘴,搅起满嘴的口水,咗咗咗地像唤狗一样唤他,哟,害怕了?怕当熏鱼还是怕当强奸犯坐牢呀?

  你的衣服呢?

  就在那不勒斯低头的时候,暗香拾起身边的那瓶香水,迅速爬起来,狠狠地朝他掷过去。

  头一偏,那不勒斯躲过了香水,但没想到暗香随手扔过去的还有一块尖利的石子,伴随着这块石子的还有暗香跳脚的叫骂声,胆小鬼,太监公公,你为什么要约我?还要我刨根问底看《香水》,香你个小鸡巴,就刨出来你这么个无能没用的白白痴。

  鲜血顺着那不勒斯的下颌流淌下来,暗香看到他的周身闪出红光。像一道闪电划过,暗香被那不勒斯重重地摔在地上,然后又像被扔进烤炉里,他的重量和炙热使她窒息。那是一种从地核深处往外喷涌而出的岩浆,紧紧地包裹住她的身体,瞬间就可以将她熔化。

  可是,暗香也是火焰,她是来自太阳风喷射出来的北极光。

  暗香感到地上又冷又尖的石头子儿已经深深地烙进自己的脊背,忽然,她的身体悬空起来,一件玄色风衣腾风舞起,激起一圈圆亮的水珠,旋即铺在她的身下,那双有力的手托起她盈盈的腰肢,只稍力一顶,一股热辣从下而上涌向了她的心脏。

  暗香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她拼力发出一声呼喊,外……公,救我。

  听妈说过,在她当年重病临危之际,因为喊了一声爸爸救我,已经去世的外公就穿着一袭白衣,身带棒儿香,飘飘摇摇地出现在妈的面前,给了妈一个通红的石榴,妈就活了下来。

  可暗香的这声呼喊,却似轻轻的呢喃,以至于那不勒斯没有听见“外”这个字,却只有“公”落入耳廓,这使他的抽动更加猛烈有力,像锯齿一样啃噬暗香。她害怕起来,因为听说过,变态的强奸犯会把一根粗大的木棍直接从女人的下体捅向心脏。

  为什么香味还没有出现?为什么?暗香直勾勾地瞪着那一片黑暗处,期望那一袭白色的影子快些现身。

  然而,像施了魔法一样,痛苦变得越来越刺激,就像嚼过青橄榄,苦涩渐渐变成了甘甜,暗香听到两片梨花简子的叮当声,由远而近奏出五音十二律,一个清脆的说书声妙然滑进脏腑,像熨斗熨过,说不出的伏贴,三万六千个毛孔,像吃了人生果,处处畅快。那条飞龙在黄山三十六峰半中腰里盘旋穿插,忽然,拔了一个尖儿,像一线钢丝抛入天际,将暗香送到泰山的傲徕峰、扇子崖、南天门上,愈送愈高,愈高愈险,暗香的呢喃变成呻吟,汗湿如雨,而雨声早就不知什么时候停歇了。忽地陡然一落,飞龙带暗香从极高的南天门上蹦极而下,直落到东海里。未及喘息停当,飞龙再起,如同一个弹子飞旋上天,瞬间化作五彩十色火光,像极悉尼上空迎接新年的焰火,绚烂夺目,霞光万里。

  暗香沐浴在这炫目的霞光里,闭着眼睛,她心里明白,今夜,她迎来了自己的新纪元。

  哎,醒醒,醒醒小母狗,那不勒斯忽然叫她,将沉醉在幻梦中的暗香叫醒,今晚这事,它不是,这不是爱,只是……

  我知道。暗香睁开了双目,扬脸瞪着那不勒斯,拦腰劫过话头说,你只是一个炮手,来此放了一炮。

知音:2

赏金:100

最高打赏: 林喜朵(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林喜朵 林喜朵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7-11-29 15:43:47
  @花神夜游 已读,受外国文学中毒甚深。
楼主花神夜游 时间:2017-11-30 11:13:21
  洋为中用:)下一章还会是一曲咏叹调~~
作者 :林喜朵 时间:2017-12-02 00:20:37
  @花神夜游 :本土豪赏1个么么哒(5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 :林喜朵 时间:2017-12-02 00:20:36
  @花神夜游 :本土豪赏1个么么哒(5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楼主花神夜游 时间:2017-12-10 16:36:27
  @林喜朵 谢谢朵朵,烈焰红唇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花神夜游 时间:2018-01-09 14:29:08
  自己拜读一下自己的文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花神夜游 时间:2018-01-09 14:40:55
  我承认,“咻咻的鼻息声”是借用了鲁迅先生在《伤逝》中的文字,他形容小狗阿随的响动就是“咻咻”。我也养着小狗花花,每天都能听到她的“咻咻”声,当我下班才出电梯门,就能听到她在家门里头迎接我的“咻咻”声,每次遛她回来,她也必定在家门口“咻咻”。我不知可爱的小动物,除了用“咻咻”来形容,还能用什么其他词汇更恰当。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