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涯名人录

楼主:云石胶 时间:2018-01-05 16:25:03 点击:1516 回复:54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页1234下页 到页 确定
楼主云石胶 时间:2019-01-22 18:42:24
  159.

  第二天李远从帐篷里出来的时候,太阳早已升起老高。胡三刀、金大坚和雷震天三人正在喝着粥,撕咬着肉干儿。病人们的烧已经退去,精神也都好了许多。
  李远从大锅里盛了一碗粥,挑了一块肉干儿,坐了下来。
  “从没见你睡这么长时间!”胡三刀道。
  李远喝了一大口粥,低头道:“这次真得是太累了。”
  “真不敢相信,别人十天的路程,你都用不了五天!”雷震天盯着李远道。
  李远笑了笑,低头继续喝粥。
  “你们在边城有没有遇到什么人?小燕是怎么知道她师父那儿有急事的?”金大坚问道。
  李远想了想,抬头道:“我们在边城的吉祥小馆吃饭的时候,确实遇到了两个像是天涯阁的人,小燕过去和他们攀谈了一会儿。”
  “都说了些什么?”
  “ 主要说的是八月十五顺天还宝大会的事儿!”
  “还宝大会?怎么回事?”雷震天奇问道。
  李远跟雷震天大概解释了一下还宝大会的缘由,说道:“据天涯阁的那两个人说,这次在都城举办还宝大会有亲王贵族,还有四大美人参加,所以筹办得很严谨精细,不是谁都可以参与的。除了有头有脸的人可以进入主会场外,其他人只能在外围活动。而即便是进入外围的人也都是有条件的。要么有天涯阁和顺风镖行的请帖,要么花上足够的银两。”
  雷震天眼睛发亮,道:“这种盛会自然人人都想参加。不为别的,单单能见着四大美人一面无论如何也都值了!”
  李远接着说道:“金小燕和他们也谈了些别的,我没注意细听。她师父的事儿可能就是从那两人口中探听到的吧!”说完又低头喝了一大口粥。
  金大坚点了点头,道:“这就是了。”
  雷震天对金大坚笑道:“金头儿,等大伙儿身体都恢复了是不是就可以撤离了?”
  金大坚想了一会儿道:“行!等大伙儿一恢复咱们就离开这儿。”
  雷震天呵呵笑道:“好!咱们出去也许能有机会参加还宝大会呢。”
  胡三刀也呵呵笑道:“雷大侠是名人,肯定有资格参加大会,象我们这样的就别想了。”
  雷震天开心道:“呵呵,要是我有机会参加,定想办法带上你们。”说完开怀大笑起来。
  胡三刀也大笑道:“那就先谢谢雷大侠的美意!”
  李远也跟着笑起来,金大坚却望着金小燕平时来的方向,一脸的忧郁。
举报 | 收藏 | 301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19-01-22 20:40:00
  @云石胶 云侠更新了,我在你隔壁,修改青丘穆陵传。。。
举报 | 收藏 | 302楼 | 打赏 | 评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19-02-05 18:29:48
  @云石胶 问好云侠,新年快乐!
举报 | 收藏 | 303楼 | 打赏 | 评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19-02-13 20:55:05
  @云石胶 青丘帖更新毕,因为明天情人节,发个红包先:)
  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54978-1.shtml
举报 | 收藏 | 304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云石胶 时间:2019-02-19 20:01:58
  160.

  月亮升起的时候,安顿好病人,胡三刀和李远来到了月亮湾。
  月亮湾的东岸新添了老袁的孤坟。孤零零的新坟,使原本清幽神秘的月亮湾变得有些压抑和凄凉。
  月亮湾的水还是有点儿浑浊,月亮的影子在水中有些模糊不清。胡三刀和李远站在坟旁,看着月亮湾。
  “这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变清!”李远道。
  “那场黄泥暴你们在回来的路上也遇到了,对不对!”胡三刀看着李远的眼睛道。
  李远躲开胡三刀的目光,过了一会儿道:“你怎么知道的?”
  胡三刀道:“那天你回来的时候我问你遇没遇上黄泥暴,你毫不犹豫地说没遇上,可你从前根本不知道黄泥暴是怎么回事,我也是在这里头一次遇上。显然你和小燕在路上遭遇了这场黄泥暴,你才知道黄泥暴是怎么回事。这是其一。另外,在你背负的酒桶上面还有几滴黄泥浆的痕迹,也足以证明你们遇上了黄泥暴。”
  李远揉了揉眉毛不自然地微笑道:“什么都瞒不过你!在回来的路上我们确实遇上了黄泥暴。”
  “那你为什么当时说没有?小燕究竟是因为什么早早离开了?”胡三刀不再盯着李远,把目光投向了水面。
  李远依旧揉着眉毛,右脚来回蹭着脚底的砂石,半天才轻轻道:“那天晚上我和小燕正急急往回赶,突然遇上了那场黄泥暴,我俩只好躲在一个沙窝里,小燕经常来往于金窝子,途中有好多类似的沙窝可以用来避日休息。”
  李远停了停,不再揉眉毛,看了看胡三刀,接着低头道:“那天躲在沙窝里,沙窝很小,还有一酒桶药材,所以------所以就挤在了一起!”
  李远抬头看了一眼胡三刀,又低头说道:“后来----后来,那场黄泥暴下得时候挺长,也很猛,很吓人,和小燕挤在一起,时间一久,就-----就没把持住,做了不该做的事。”
  胡三刀看着水面,脸上象水面一样平静。李远没有想到胡三刀会这样平静。
  “金小燕不是浑身是毒吗?你没中毒?”胡三刀突然微笑着说道。
  “没有!”李远摇摇头道。
  “哈哈!恭喜你啊老弟!”胡三刀笑着拍了拍李远的肩膀,“你小子艳福不浅呢!”
  李远摇了摇头,不敢正视胡三刀,道:“对不起,三刀!”
  胡三刀依然笑着道:“对不起?有什么对不起的?金小燕又不是我的!”
  李远道:“看得出小燕是很喜欢你的。”
  胡三刀笑道:“他妈的,喜欢我的姑娘多得是,还能都是我的?我确实喜欢金小燕,我知道你也喜欢,象小燕这样的姑娘谁不喜欢?你既然已占了先机,这也许是命中注定的缘分,有什么可不安的呢?再说,在那种情势下,就算是圣人也难保不犯错。何况你我这样的凡夫俗子?哈哈!”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我觉得既对不起小燕也对不起你!”李远一脸歉疚。
  “好了别说这种话!”胡三刀摆了摆手道,“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件事发生之后,小燕一路上几乎没怎么说话,也没什么恼怒的迹象。到了卧龙岭才跟我说她要离开,并让我跟大家说是因为她师父那儿有急事。”李远挠着头,“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胡三刀道:“如果让你娶金小燕你肯定很愿意,这一点毋庸置疑。但现在关键不知金小燕是怎么想的,估计她现在也不知该怎么办,所以先逃避一下。”
  李远道:“反正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不了了之,无论如何也得给小燕一个交代。”
  胡三刀笑道:“金小燕可不是寻常女子,你可别以世俗的想法来看她。八月十五将在都城举行还宝大会,以小燕的性格和身份,她肯定会参加的,也许在那儿可以找到她。一切都等见到她再说吧。”
  李远眼里有些失落道:“你说金小燕会不会再也不想见到我了!?”
  胡三刀笑道:“不会!她已经是你的人了,早晚会乖乖回到你身边的。”
  李远摇了摇头,道:“你刚才说过,不管是性格上还是身份上,小燕都不是一个世俗的女子。”
  “说不定金小燕过两天就回来了,到时看你怎么办!”胡三刀哈哈笑道。

  “你说小燕还会不会回来?”金大坚这些天几乎每天都在问着同样的问题,有时一天问好几遍。他问胡三刀,问李远,问雷震天,更像是在问自己。其实李远心中何尝不是有着同样的心思?
  经过十几天的医治和调养,大家体内的毒已经祛除,身体已恢复了正常。金大坚告诉大家,再过两三天,等身体再恢复恢复就撤离金窝子。
  只不过转眼半个月过去了,金大坚还没定下撤离的日子,每天依旧絮絮叨叨地问金小燕会不会回来。
  这天中午,伙夫老郑端来一碗水给金大坚道:“金头儿,你闻闻这水!”
  (待续)
举报 | 收藏 | 305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19-02-19 20:56:00
  @云石胶 元宵节快乐!
举报 | 收藏 | 306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云石胶 时间:2019-03-08 09:21:49
  161.

  金大坚接过来,端到鼻前闻了闻,眉毛皱了皱,道:“这水怎么这么大的腥臭之气?”
  老郑道:“月亮湾的水以前不管春夏秋冬都是甘甜无比,最近却一天比一天变得腥臭起来。我看是天意让咱们快些离开这儿,再过几天,说不定这水都有毒了!”
  金大坚点了点头,道:“我再想一想。”
  傍晚吃饭的时候,金大坚才从帐篷里走出来,拍了拍手跟大家宣布道:“咱们明天准备一下食物和水,后天一早就离开这儿!”
  众人欢声一片,都道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
  采花大盗许仙仙敲着粥碗叹道:“唉!说实话,在这儿住了四五年,真要离开还确实有点儿舍不得。这儿虽说风沙大,气候恶劣,但有吃有喝,还定时的有漂亮女人,真不亚于世外桃源。离开这儿后,想再过这样安稳的日子就难了!”
  有人附和道:“说得也是!”
  雷震天呵呵笑道:“许仙仙,出去以后只要你能管住自己的下半身,不再祸害良家妇女,一样可以过安稳的日子。”
  许仙仙讪讪道:“雷大侠说得对,我出去后保证不再犯了,你也别揪住我不放了!”
  雷震天道:“好,只要你出去后痛改前非,以前的事我雷震天决不再追究。”
  许仙仙刚说了句“谢谢雷大侠!”,胡三刀却在一旁叹了口气,摇摇头道:“唉!痛改前非,我看也难!”
  许仙仙不悦道:“胡三刀,你这话什么意思?”
  胡三刀道:“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你这毛病改是改不掉的。”
  许仙仙将碗一摔,恼怒道:“放屁!放你娘的狗屁!胡三刀,别仗着你有点儿医术,平日大家给你点面子你就得意忘形,信口开河。老子就冲你今天说的话,非痛改前非不可,到时看你还敢不敢乱放屁!”
  雷震天帮着许仙仙说道:“胡兄,许仙仙既然有此决心,我看定能改掉。你也不要小看了人。”
  胡三刀笑道:“雷大侠,许兄,并不是我小看许兄你的毅力或者你的品质,只是你的这个毛病真的是一种病,不是你想改就能轻易改掉的。”
  雷震天不解道:“这是一种病?改不了?”
  胡三刀点头道:“对!这也是一种病。就像一个人得了肠胃病,上吐下泻,不是你想憋就能憋得住的。”
  雷震天呵呵笑道:“这原来是一种病!那这种病有没有法儿治?”
  胡三刀放下粥碗,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刀,盯着许仙仙的裤裆,道:“当然有法儿治,要想根治,只需把许兄裆中的一点儿物件切下来就行了。”
  许仙仙下意识地捂住裤裆骂道:“去你奶奶的胡三刀,成天胡说八道,要切先切你自己的吧!”
  胡三刀摆弄着小刀道:“许兄,我说的是真话,绝不是开玩笑。”
  许仙仙哼道:“老子才不信你的鬼话!今天老子就把话撂在这里,出去后我要是再有偷鸡摸狗,祸害良家妇女的行为,到时不用雷大侠找我,我会亲自找到雷大侠,请雷大侠用你的霹雳刀,砍我的大头也好,剁我的小头也罢,随你选择,我将毫无怨言。当然,老子花钱逛窑子不能算!”
  众人听罢,皆哈哈大笑。雷震天哈哈笑道:“我看到时候你自戕得了。不管砍你的大头还是剁你的小头,都会脏了我的霹雳刀。哈哈!”众人又一次大笑起来。
  许仙仙也哈哈笑道:“老子出去后一定隐姓埋名,重新做人,到时候看你胡三刀还有何话说。”然后转头对金大坚说道:“金头儿,大家在这说笑了半天,你一直苦着个脸,怎么了?是不是担心咱们走不出去?”
  金大坚瞪了许仙仙一眼道:“有金银花和他的神鸟红眼儿,走出死海易如反掌,这你不用操心。但愿你出去后真能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许仙仙被金大坚噎得一愣,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转身向自己的帐篷走去,嘴里嘟囔道:“他奶奶的,好心当了驴肝肺。老子还是回去做个美梦吧!”
  “做美梦的时候千万捂好了自己的宝贝,别让胡三刀切了去,哈哈哈-----”他的身后照例传来了一片嬉笑声。
  第二天吃了早饭,大家便开始了撤离的准备。从金窝子走出死海,大约需要七八天的时间,每个人只备好自己的食物和水即可。
  金银花的三匹骆驼可以驮不少食物和水,为保险起见,金大坚建议再将两个小一些的酒桶装满水,由身强力壮的人背着。这两个人自然非雷震天和李远莫属,雷震天和李远自然也没什么意见。
  帐篷不必都带上,带走一半即可,需要的时候可以两个人挤一个,以减轻路上的负担。
  除了上述的必备之物外,金大坚将库房里剩下的金银均分给了大家,又让石小玉和吴明阁给每人挑选了一块便于携带、品质上乘的玉石,也算作是劳酬。当然,金窝子还剩有好多玉石,若果谁愿意带上可以随便拿。只是从金窝子走出死海路途艰险,只要能顺利走出死海,重见绿洲,谁还能太在乎这些身外之物?何况大家天天跟玉石打交道,好像也不把玉石当回事了。
  准备工作很简单,不到中午已经完成。有人向金大坚提议,既然已经准备好了,何不现在就启程?
  金大坚看了看天,道:“现在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分,何必急着上路?酒窖里还有几桶美酒,咱们今晚上喝他个一醉方休,明天再走不是更好?”
  众人欢喜道:“这样也好,反正也不差这一天的工夫。”
  有人又提议道:“有日子没吃大怪蛋了,李远能不能在走之前,再到月亮湾采一只回来过过瘾?”
  金大坚看着李远道:“行不行?”
  李远笑道:“可以。”
  于是众人欢欢喜喜簇拥着李远和金大坚来到了月亮湾。月亮湾东岸,老袁的坟丘在烈日下显得更加孤单。站在岸边,众人都依稀闻到了月亮湾水发出的腥臭之气,大家不再嬉笑,人人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金大坚拿起绳索,问李远道:“下不下?”
  月亮湾水已不似以前清澈,李远犹豫了一下道:“下!”
  金大坚和胡三刀一起将绳索系在李远腰间,检视无误后,说声“好了”,李远便纵身跳入了月亮湾。
  绳索的一端系在李远腰间,一端握在胡三刀和雷震天手中。金大坚从腰间拔出一把尖刀,说声“小心”,扔给李远。
  李远接住尖刀,挥了挥,心中蓦然一动。蓝蓝的天,黄黄的沙,胡三刀担忧的眼神, 金大坚扔给自己的尖刀,这一切何其熟悉?这不是我梦中的场景吗?
  金大坚苍老的面孔,花白的头发,以及从耳边坠落的发丝,这不是和那梦中一模一样吗?
  李远心中惊诧着,也只不过是一闪念间。他挥了挥手中的尖刀,对大家笑了笑,一头扎了下去。在扎入水中的一瞬间,心中又一闪念道:小燕还会不会回来?
  今天是最后一天,小燕还会不会回来呢?金大坚呆望着李远消失的水纹,也一直在想着同样的问题。
  胡三刀和雷震天一起握着绳索,随着李远的下潜慢慢往下续着。一会儿就到了平时采大怪蛋的深度,李远在此停留了片刻,又继续向下潜去。
  胡三刀和雷震天对视一眼,更小心地慢慢地往下放着绳索。大概又下行了十丈左右,绳索便不再下坠。两人紧盯着绳索,因为绳索一旦抖动不已,说明李远有可能遇到了麻烦,必须尽快将其拉上来。
  绳索在水中小幅度地前后左右摆动,应该是李远在水下沿四壁游走探查。过了一会儿,绳索又往下坠了坠,胡三刀和雷震天便顺着往下继续放绳索,大约放了三丈有余又停了下来。
  岸上众人见李远潜得越来越深,都有些担心起来。胡三刀和雷震天互相看了一眼,心中也更紧张。
  胡三刀心中比所有人更紧张十分,因为他和李远、金小燕那晚曾亲眼看到从月亮湾中冲出了怪物,那只怪物飞走了,不知所终。水底应当还有这样的怪物,也许还有其它的怪物,其实每次下潜都含着许多未知危险因素,隐藏着极大风险。
  只不过每次下潜李远好像并不是十分畏惧,下潜了那么多次,采了那么多大怪蛋,也没遇上过危险,也许这家伙心里还真希望遇上点儿什么危险。
  (待续)
举报 | 收藏 | 307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林喜朵 时间:2019-03-09 09:39:03
  @云石胶 :本土豪赏1个比心(2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举报 | 收藏 | 308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云石胶 时间:2019-03-24 14:19:33
  162.

  胡三刀正焦急地胡思乱想,突觉手中的绳索一松,他的心里也随之彻底放了松。胡三刀和雷震天都长了出一口气,这说明李远已经开始上浮,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过了一会儿,只听“哗啦”一声响,李远从水中探出了头,手里托着一只大怪蛋,只是这只大怪蛋比上几次又小了许多。
  李远将大怪蛋扔向老郑,老郑用衣服兜住,说道:“这次太小了,不够大家塞牙缝呢!”
  李远轻松回到岸上,说道:“这是最大的一只了,而且也没多少了!”
  胡三刀道:“这次又向下多潜了十几丈,有没有新发现?”
  李远道:“除了大怪蛋减少了,还有就是水的味道和感觉确实越来越差了,另外我老觉得水的深处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众人纷纷道:“月亮湾在这死海大沙漠中,深不见底,本身就很古怪,里面真有怪物倒是一点儿也不奇怪。”
  钱塘帮钱氏兄弟来到李远身边,用手在李远脊背上刮了一下,手指反复捻了捻,放到鼻尖儿闻了闻,说道:“这水再过个三五天就没法喝了!”
  老郑道:“为什么?”
  钱老大道:“我们天天在水里讨生活,自然知道。”
  胡三刀看着老郑怀里的大怪蛋,说道:“月亮湾的水变了质,也许真跟大怪蛋有关。”
  众人皆道:“难道这大怪蛋就像是井底的黄鳝?”
  胡三刀道:“也许吧!好在我们马上就要离开了!也许再过上多少年,月亮湾的水又会变得甘甜了!”
  有人呵呵笑道:“不管它变不变甜,反正我是再也不想回来了!”
  也有人叹道:“多少年后如果有机会,我可能真愿意再回来看看,看看金窝子,看看月亮湾!”
  多少年后愿不愿意回来那是多少年以后的事,现在要马上离开金窝子,走出死海,则是人人高兴的事儿。
  晚上大伙开怀畅饮,想喝多少就喝多少,肉干果脯,想吃多少就吃多少。酒窖里的酒还多得是,肉干果脯也多得是,小米也存了不少。
  一夜尽欢,什么时候睡下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但当晨曦微露的时候,大家都早早醒了过来。
  老郑早就熬好了一大锅小米粥,为大家准备好了早饭。吃过早饭后,便可以趁着凉爽上路了。
  每个人的碗里都盛好了香喷喷、热乎乎的小米粥,还有一只碗里盛满了干果和各种肉干儿。现在大家都在等着金大坚金头儿,只有金大坚来了,坐稳后,才能开饭,这是多年来的规矩,每顿饭都是这样。
  往常开饭的时候,金大坚来的都会比较早,免得大家久等。今天似乎有些例外,饭都盛好了半天,还不见金大坚走出帐篷。
  “是不是昨晚喝多了?”有人道。
  “昨晚金头儿喝得不太多,我看好像有点儿打不起精神,是不是不舍得离开这儿?呵呵!”
  胡三刀心中一动,对金银花说道:“金兄,你进帐篷看一看!”
  看金银花有些犹豫不决的样子,胡三刀催道:“快去!”
  金银花放下碗,起身来到金大坚的大帐前,先听了听里面的动静,才轻轻将帐篷的门打开,先探头看了看,再慢慢迈腿进入帐篷。
  众人皆端着碗,抻着脖子等里面的信儿,突听金银花在帐篷里带着哭腔急呼道: “爹!爹!你怎么了!!!”帐篷门打开,金银花冲着胡三刀急喊道:“胡三刀!你快来!我爹-----我爹死了!”
  众人皆大吃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胡三刀扔下饭碗,疾步冲进了帐篷。李远和雷震天等几人也随之进入。
  (待续)
举报 | 收藏 | 309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9-05-26 10:34:23
  @云石胶
  大外甥好久没更了,催更~~~~~~~~~~~~~~~~~~~~
举报 | 收藏 | 310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19-05-26 20:37:34
  @云石胶 催更
举报 | 收藏 | 311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云石胶 时间:2019-05-26 22:09:06
  163.

  胡三刀从冲进帐篷看到金大坚的脸色时心中已有定论,他还是象征性的把了把脉,翻开金大坚的眼皮看了看,说道:“金头儿已死三个时辰了!”
  金银花闻言放声大哭起来,众人皆有些不知所措。雷震天问道:“怎么会这样?金头儿好好的怎么死的?”
  金大坚床边有一酒桶,胡三刀看着那酒桶道:“中毒!金头儿是中毒而亡。”
  “中毒?是谁下的毒?”众人皆疑惑道。
  胡三刀打开酒桶,酒香四溢。胡三刀道:“这桶酒是那天老张和孟先生、花不败带来的毒酒,里面下了花毒花雨露。那次他们带来的十几桶酒后来都倒掉了,谁知金头儿这儿还有一桶。”
  “你确定这是老张带来的那种酒?金头儿为什么要留下这桶毒酒?他是喝了这桶里的酒中毒的吗?他难道不知道这酒里有毒?”雷震天疑问道。
  胡三刀道:“这就是下了花雨露的酒。金头儿体内没有慢性毒药,所以喝了这酒以后很快就没知觉了,死得倒是没有什么痛苦。”
  “是他自己喝的吗?”雷震天看着还在一旁悲痛不已的金银花道,“还是别人夜里端给他喝得?”
  金银花止住哭泣道:“夜里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出入父亲的帐篷,别人怎么会进来?”
  雷震天道:“昨天大家都喝了不少酒,皆糊里糊涂,半夜有人冒充你进来也不是没有可能。金头儿这些年来一直用慢性毒药控制着大家在此开矿,对他恨之入骨的人也许不止一两个。”
  胡三刀摆了摆手说道:“雷大侠多虑了,咱们所有的人谁知道金头儿帐篷里还能有这么一桶酒呢?我看只有金银花才有可能知道这桶酒,也只有金银花更有机会给金头儿端上这一碗酒。”
  金银花一听,急道:“胡三刀!你------你胡说八道!”
  胡三刀拍了拍金银花,道:“别着急,我就是胡说八道。我看金头儿是自愿喝下这毒酒自杀的,大伙不必乱猜疑。”
  雷震天道:“那金头儿为什么要自杀呢?”
  帐篷内靠北侧有一简陋的桌案,桌案上乱糟糟摆满了东西。有纸墨笔砚,有几包药材,有几只酒杯,还有一个黑色的包袱,最显眼的是桌案中间胡三刀雕刻的那座威风凛凛的阳具。
  金大坚平时就用这桌案偶尔写写家书,偶尔开开药方,也记一些乱七八糟的账目。
  地上有几个纸团,很新,应当是扔在地上不久。
  胡三刀来到桌前,砚台里的墨已经完全干涸,毛笔随意扔在桌面上,在那枚阳具下压着一张折叠的草纸,这种草纸平时一般都用来开药方。
  胡三刀将阳具挪开,拿起那张草纸,慢慢打开。草纸在折叠时显然墨迹还未干透,所以有些粘连,但上面写的字比较大,字数也不多,所以并不影响阅读。
  胡三刀看完后将草纸递给了雷震天,雷震天看罢叹息一声之后后又递给了金银花,李远此时也凑到金银花跟前,见草纸上有两排字,第一排写道:我要留下来陪着老袁!第二排字写道:包袱里有六枚黑核儿,请雷、胡、李帮金银花送至府中!最后还有一落款为金大坚。字迹虽然潦草,但内容却是一目了然。
  金银花看罢又悲切道:“爹!在金窝子熬了十年,吃够了苦头,好不容易要离开了,为什么又要留下?”
  雷震天从金银花手中又取过草纸,仔细看了看,对胡三刀道:“是金头儿的字迹!”
  胡三刀点点头道:“确实是金头儿的字迹!”
  大家安慰了金银花半天,见金银花情绪渐渐平服,便商量金大坚的后事。
  开始金银花坚持要把金大坚的遗体带回去安葬,胡三刀和雷震天再三劝导,一是回家的路不仅遥远,而且还充满艰险,一路之上遗体能否保存完好就很难说;再者金头儿已留下话了,要在这儿陪老袁,显然是要求把他葬在月亮湾畔,与老袁相邻的意思。
  金银花最终冷静了下来,听从了大家的劝导,决定按照父亲的遗愿,将金大坚葬在月亮湾畔,陪着老袁。
  现在在金窝子的三十多号人中,只有金银花、石小玉和吴明阁是最初跟金大坚一起来的,其他人都是陆陆续续添加进来的。这些人有的是来死海寻宝迷路的,被金银花救到了金窝子;有的则是被金小燕诱骗而来的,比如李远和胡三刀。
  这些人来到金窝子后,虽然一直被金大坚用毒控制着,心中有些怨恨,但毕竟这儿的待遇还不错,金大坚做事也很公正,对大家一视同仁,所以在众人心中威信还是很高。以至于有些人到了约定的三年期限,可以离开也不选择离开,而是继续干下去。相处时间久了,自然会生些情谊,现在听说金大坚已自杀而亡,而且留言说要留下来陪老袁,皆唏嘘不已。
  有人问金银花,现在金头儿已死,是不是可以告诉大家在金窝子挖掘玉石究竟是谁在幕后主使?挖掘的这么多玉石都送到了哪里?
  不该你知道的事最好别多问,有时候知道的越多越危险。如果能走出死海,金窝子的事最好别向任何人提起!雷震天的一番话最终压下了大家的心头的疑惑。
  (待续)
举报 | 收藏 | 312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云石胶 时间:2020-01-12 15:33:11
  164.

  月亮湾水依旧如往日般沉寂。以前的月亮湾水虽然沉寂,但却总能给人以充满活力、充满希望的快感,而今的月亮湾水,依旧沉寂,却笼罩着一种暮气沉沉,行将就木的氛围。
  月亮湾东岸,老袁的坟丘不再孤孤单单,现在有金头儿的坟丘与它作伴。月亮湾的那块石碑也再不会孤单,从今后老袁的墓碑和金大坚的墓碑将会时时陪伴着它。坟丘和石碑,它们将一起面临着月亮湾,一起面对着夕阳,不知到何年何月。
  李远跟大家一起离开的时候,回首望向夕阳下的两座坟丘,仿佛看见了它们的微笑,也仿佛听见了它们的叹息。
  李远对于金大坚的死很内疚。他觉得如果自己没有和金小燕发生那种事,小燕就不会在卧龙岭离开,小燕如果能回到金窝子,金大坚也许就不会自杀。
  “这件事都怪我!如果金小燕回到金窝子,她父亲也许就不会自杀了。真不知道小燕得知父亲自杀后会是多么的痛苦,也不知道她会怎样地恨我!”李远对胡三刀说道。
  他们现在已离开了金窝子。安葬完金大坚之后,虽然天色已晚,但大家还是选择了启程,哪怕能先离开金窝子几步,也要即刻启程,也许只有启程才能忘掉哀伤,才能看到新的希望。
  临行时大家将剩下的酒和食物封好,一起放在了地下酒窖中,并在酒窖的入口处做了明显的标记。因为说不定那一天会有人误打误撞经过这里,这里的食物和酒也许会救他们一命。
  许仙仙还特意用草纸画了一张地图,并特别标明了三里之外月亮湾的位置,在其旁边还注明了一个“水”字,他将这张地图放在了酒窖中最显眼的位置。
  当时看到许仙仙画的地图,胡三刀戏谑道:“不愧是采花大盗,果然有些手段!”众人闻言皆是一乐,多少驱散了一些心头的雾霾。许仙仙亦乘机将胡三刀刻的那枚阳具揣在了自己的行李中。
  “ 金小燕回到金窝子金大坚就不会自杀了吗?金大坚为什么自杀难道你不清楚吗?”胡三刀反问道。
  李远想了一下道:“你是说金大坚已经知道了王府中发生的一切,所以才选择了自杀?”
  胡三刀道:“是!老张和孟先生来杀咱们的那天晚上,金大坚曾将老张叫到一边说了一会儿话,他肯定从老张那里得知了一切,尽管这些天他尽力保持着正常的姿态,但你如果注意观察的话,有时候还是会发现一点点异常。”
  李远叹息了一声道:“真难以想象他这几天是怎样度过的!临死之前还没能见上小燕一面,该是多么的遗憾!小燕知道后也不知会是如何的悔恨!我现在都有点害怕见到小燕了!”
  天早已暗下来了,帐篷内更是漆黑一片。胡三刀故意侧躺着,面对着篷壁。因为他知道李远有夜视的能力,自己的任何一个表情李远都可以看得清。
  “他们父女没能见上最后一面,确实令人遗憾,但这个结果实际上是最好的结果了,听起来虽然有些残酷。”胡三刀也叹息了一声道,“金大坚一死,小燕所忧心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金大坚自己也彻底解脱了。没能见上父亲最后一面,金小燕也许会有些怨你,但她是个明白人,很快就会超脱出来的。”
  “但愿小燕能原谅我所做的一切!”听完胡三刀的这几句话,李远心里稍稍宽慰了些。
  “那么那天晚上老张到底是不是王爷派来赶尽杀绝的?”李远问道。
  “我觉得是!要不然老张为什么不敢让孟先生杀金小燕?我估计老张最终也没向金大坚承认这一点,金大坚也不想太追问此事,他不追问只是为了自欺欺人而已。所以最后还留下遗书,让咱们帮金银花把黑核儿送回府上。”
  “那回到王府,王爷会不会将金银花还有咱们杀掉?还有石小玉和吴明阁,都是最初跟金头儿来到死海的。”
  胡三刀想了一下道:“不会!此一时彼一时,我觉得只要回到了王府反而就安全。还有,我曾探过石小玉和吴明阁的口风,他们也是糊里糊涂地被诳到死海的,来之前根本不知道要去哪儿,只是以为帮朋友鉴定一下矿石,有个十天半个月就完事儿了,没想到一来就是十年。到现在为止,他们也不确定幕后主使是谁。”
  李远道:“忠勇王这事做得还真是严密!只是我想不明白,老张定期往这里带着车队送给养,来来回回那么多人,目标那么明显,如何保得住密?”
  胡三刀笑了笑道:“往这里送给养的人中,肯定只有老张等一两个人知道内情,其他人也是稀里糊涂来了又回去了。这些人即便回去说些什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关于死海,以及死海中珠宝满地的传说太多了,有谁会太当真呢?”
  李远点了点头低声道:“这么看来,王爷派老张来赶尽杀绝主要是因为金头儿了!”
  胡三刀道:“肯定是!同时将其他人也一起赶尽杀绝之后,只会有利无害!”
  李远摇摇头,叹了口气,道:“这一切对小燕的父亲来说太不公平了!忠勇王这么做也太狠心了!”
  胡三刀也叹道:“一将功成万骨枯,不狠怎么能有所成就?象忠勇王这样的人不仅对别人狠,有时对自己更狠!一般人怎能做到?”
  两人叹息了一番,又说了一会儿别的,胡三刀便睡了过去。
  (待续)
举报 | 收藏 | 313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20-01-13 09:53:33
  @云石胶 哈哈,云侠归位!
举报 | 收藏 | 314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20-01-13 09:55:23
  @云石胶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举报 | 收藏 | 315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云石胶 时间:2020-01-13 20:30:35
  165.

  李远走出帐篷,周围是一阵阵的鼾声。今晚没有月亮,星星满天,穿插飞逝的流星是死海大沙漠中最瑰丽的画卷。
  月亮湾依旧近在咫尺,李远慢慢走向月亮湾。离开金窝子,走出死海,只怕这一辈子再也没机会回来了,再也见不到月亮湾了。今后除非能和金小燕在一起,才有回来的可能,可这种可能性大吗?金小燕会不会再也见不到了?
  想到月亮湾曾经明净的水,想起月亮湾畔金小燕曾经明媚的笑语,李远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
  月亮湾今夜会不会再有怪鸟出现?金小燕今夜会不会再来?李远幻想着冲上了月亮湾。
  月亮湾畔原先最突出的是南岸的那座石碑,现在最突出却是东岸的两座坟丘。李远站在石碑旁,向远处观望了一会儿,哪有金小燕的影子?
  今晚金小燕不会再来,平静的水面看来也不会再有怪鸟冲出。
  月亮湾,天之境,海之眼。石碑上的字迹现在清晰了很多,因为胡三刀前几天刚用小刀重新描过。
  在这块石碑旁,他和金小燕,还有胡三刀度过了多少愉快的月夜?曾有多少个夜晚他独自呆坐在这石碑旁遥望着星空?
  小芳!对了,他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坐在石碑旁,看小芳在月亮湾畔伴着歌声翩翩起舞,更记得他和小芳依偎在石碑旁的那些温馨与甜美。小芳,现在怎么样了?
  李远又开始以石碑为起点绕着月亮湾转圈,每次转圈的时候都让他觉得特别放松。他转圈的时候经常默数着步数,绕月亮湾一圈,基本都是三百六十五步,很少有差异,除非他成心打乱步子。
  现在月亮湾东岸虽然多了金头儿和老袁的两个坟丘,每次经过的时候仿佛能听到两人的窃窃私语,依稀能看见金大坚那沧桑的面孔,但每圈走下来依旧是三百六十五步。
  李远走了十几圈之后,也不急于回去,照旧在石碑旁坐下来,呆呆地望着金小燕平常出现的方向。今夜她会不会来呢?!李远在心中一遍遍默念着。
  金银花的怪鸟“红眼”在空中带路,金银花指挥着大家前行。他们从金窝子一直往北,已经走了六天。
  大约十年前,金银花才十二三岁,带着红眼,跟着金大坚的车队从北向南进入死海,花了七八天的时间到达了金窝子,现在红眼正带着大家按原路返回。
  去年李远和胡三刀跟着金小燕是从边城出发,一直向北进入死海,最终到达了金窝子。从边城进入死海时,也曾经过衣冠冢,也曾见过老崔头,也曾听过老崔头的劝告。
  现在李远终于明白,边城之北,死海之入口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衣冠冢。因为从边城往北进入死海,一路之上到处都是望不到头的沙丘,因为沙土松软,这些沙丘好多是流动的沙丘,只要一阵大风刮过,就会改变位置和形状,所以从此处进入死海的人,很快就会迷失方向,想后退也找不到来路,最后大多被黄沙埋葬。
  而现在从金窝子往北走了六天,一路之上虽然也是一眼望不到边的不毛之地,但地面相对来说比较平整,也比较坚实,遇到松散的沙丘和土岭,只要绕路而行即可。这也是当年金大坚等人带着车队,选择从北向南进入死海的原因。后来老张带着车队,往金窝子运送补给走的也是这条路。
  十年过去,一路的景象虽然有了很大的变化,但对有些特殊的地点,金银花依然有印象。一路上偶尔还能看到马车留下的痕迹,应当是老张的车队来回留下的。差不多再有两天就可走出死海,然后再向北走一天,即可到达死海最北边的小镇风口镇。
  但剩下的两天的路程应当是最艰难的一段。因为这两天的路程实际上并不远,只是这一段路再也不是硬实的沙土,而又变成了松软的黄沙,松软的黄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片松软的黄沙之下,似乎到处都有暗暗涌动的流沙,人畜一旦踏上去,一眨眼的工夫就会被它吞没。
  据说这一片沙地人们将其称为流沙卫,它好像一条宽长的黄河将死海隔离了出来,如果想要绕过流沙卫进入死海,那就要多花上五六天的时间。
  怪鸟“红眼”在空中每飞舞一段时间,就会回到金银花肩上歇一会儿,然后再飞上空中,怪叫着盘旋向前。
  金银花观察着四周的地形,知道再向北走半天的时间,将会看到一大段残破的土城墙,过了土城墙就该是流沙卫了。
举报 | 收藏 | 316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云石胶 时间:2020-01-14 16:01:12
  166.
  黄昏时分他们到达了那段土城墙,土城墙不知何年何月何人修建,在岁月的侵蚀下,早已残缺不全,只要穿过城墙的那个豁口,走不多远就是流沙卫。
  大家在土城墙的南侧扎好帐篷,准备歇息一夜,明天一早即可踏入流沙卫。
  “流沙卫真的有那么凶险吗?你十年前是怎么通过的?老张他们每两月往返一次,他们又是怎么通过的?”胡三刀站在豁口处,望着流沙卫问道。
  金银花道:“我记得十年前通过流沙卫的时候并没有多难,也没发生什么,只是在这一段路上行进得很缓慢,当时车队进入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是两匹骆驼,其它车辆在它后面十丈之外跟随,这期间前面的骆驼曾遇到过两次流沙,不过都安然无恙,因为一般的流沙对于骆驼来说是可以摆脱的。这些年也只听老张说过一次,说是在返回的路上,途径流沙卫时遇上了极强的流沙,损失了一匹骆驼和一辆马车。”
  李远道:“还好咱们现在有几匹骆驼,有骆驼在前面引路看来就没那么凶险了!”
  金银花点头道:“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只要小心点儿,慢点儿!”
  胡三刀也点头道:“我想人们平时说起流沙卫如何凶险,只是因为流沙卫的流沙令人捉摸不定,你根本不知道何处有流沙,何时有流沙,所以行走在流沙卫就是拿性命与流沙打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性命给输掉了,这才是流沙时时让人胆战心惊的地方。”
  金银花道:“还有一个让人惊异的传说是,所有被流沙吞没的人或物,据说最终都会汇集在一个地方,人们称那个地方为聚宝盆。人们只知道聚宝盆在流沙卫内,但具体在什么位置没人说得清。”
  胡三刀笑了笑道:“也许这个聚宝盆也是流动的,说不定这次会让咱们遇上!哈哈!”
  不爱言笑的金银花也笑了笑说道:“遇上聚宝盆你就发了,不管从死海出来的还是要进入死海的,多少都会有些财物的。不过,咱们现在也不缺财物!”
  胡三刀笑道:“过了流沙卫算是走出了死海,就要彻底安全了,谁还会嫌财多呢?哈哈!”
  夜已深,见胡三刀睡稳,李远悄悄出了帐篷。四周是人们的酣睡声,原本安排值夜的两个人已不见了踪影,估计是溜回各自的帐篷睡觉去了。在人迹罕至、禽兽稀少的死海大沙漠中,其实也没有值夜的必要。
  夜风掠过参差的城墙,发出阵阵低泣。李远轻松地跃上墙头,调整眼神,向流沙卫观望。流沙卫看起来并无奇特之处,只是灌木更稀少了些,有零星的沙丘,也有大小不一的盆地,其间皆是较平整的沙地。东北方向有一个盆地看起来比较特别一些,这个盆地很大,盆地中分布着不少小丘,以及一些更小的盆地。
  这个盆地的形貌令李远很感兴趣,特别想跑入其中体验一番,但想到金银花说的流沙的险恶,便打消了念头。李远在这段城墙上来回走了几趟,见四周再无特异之处,便在城墙上坐下来,将眼睛调整了一下,望向夜空。
  死海的夜空总是那么灿烂辉煌,由于没有月光,漫天的星辰看上去有些拥挤。有流星接连不断地向四面八方消逝在天边,一颗硕大的流星自头顶向西北方滑落,仿佛发出“咝咝”的声音。
  一阵哀伤又涌上了李远的心头。这几天不知为什么,每当看到流星自空中滑落,他总会有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比看到秋叶飘零时还要强烈。他完全可以调整目光使夜空变得明亮,让流星失去光芒,但每次还是依旧难以自制地就这样地仰望着星空,看星云浮沉,看流星飞逝,任由哀伤和失落一层一层又一层地包裹着自己。
  兄嫂怎么样了?小芳怎么样了?金小燕现在身在何方?到了王府能不能见到她?在还宝大会上会不会见到她?她得知父亲的死讯会是怎样?她还愿意见到我吗?
  金大坚和老袁已永远地留在了死海,留在了金窝子,留在了月亮湾畔。过两天穿越流沙卫就会走出死海,走出死海只怕再难见到这样的星空了吧!
  走出死海之后该何去何从?与金小燕的事该如何善后?见着金小燕该如何?见不着又该如何?还宝大会之后是跟胡三刀一起在江湖上继续游荡,还是回家与兄嫂团聚,娶了那个小红过安稳的日子?哪金小燕又该怎么办?小芳在哪里?是不是要去找找看?但天下之大,到哪里去找呢?
  纷乱!纷乱!比这纷乱的夜空还要纷乱!不去想!不去想!但又怎能不去想?李远从城墙上掰下一大块土疙瘩,奋力向流沙卫投去。
  土疙瘩似夜空的流星划过天际,远远地远远地落在沙地上,在落地的一瞬,那片沙地突地一沉,黄沙涌动间土疙瘩已无影无踪,那片沙地随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般恢复了平静。
  (待续)
举报 | 收藏 | 317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20-01-14 16:15:14
  @云石胶 占座!
举报 | 收藏 | 318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云石胶 时间:2020-01-17 13:29:47
  167.
  北方的空中,有一只苍鹰在孤单地盘旋。怪鸟“红眼”蹲伏在金银花的肩头,轻蔑地瞅着那只苍鹰,喉咙中偶尔发出“哼哼”的嘲弄声。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雷震天望着那只盘旋往复的苍鹰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他们昨天在流沙卫小心翼翼地走了一整天,流沙卫的沙土松软如棉,他们尽量循着老张的车队留下的痕迹前行,这些痕迹有时较清晰,有时就消失不见,好在向北的大方向不错就可以了。
  昨天走了一整天,并没有遇到流沙,众人心里既有些庆幸,又有些失望。他们现在基本处在流沙卫的中间,再向北走一天,就可穿过流沙卫了。昨天傍晚的时候,他们就看见了有只苍鹰在远远的北方盘旋。
  雷震天骑在骆驼上,在前面带路,众人在他后面十丈以外慢慢跟随。朝阳照着流沙卫,也照着雷震天和骆驼。雷震天和骆驼一半明,一半暗,大地是粉红色,他和骆驼的呵气也是粉红色,看上去似在梦中。
  “你做的什么梦?”大家问道。
  雷震天呵呵笑了一声,依旧看着远方那只鹰道:“我梦见又回到了金窝子,和金头儿一起坐在土堆上喝粥。”
  众人闻言一阵叹息,胡三刀见金银花低下头神色黯然,便追问道:“还梦见什么了?”
  雷震天在骆驼上回头道:“后面的梦有点儿吓人。我梦见月亮湾的水越来越满,最终铺天盖地涌了出来,白浪滚滚,淹没了金窝子,也淹没了流沙卫,最后一个浪头把我卷入了水底!”
  “然后呢?”
  “然后我就醒了,咳嗽了半天。现在想起来梦中的大水还觉得惊心动魄,不知是吉是凶!”
  石小玉捻须呵呵笑道:“看来我要先恭喜雷大侠了!”
  雷震天回头道:“石先生,我喜从何来?”
  石小玉笑道:“常言道:水主财。你梦里水势滔天,被浪头打翻,预示着你有意外之财啊!”
  雷震天在骆驼上哈哈大笑道:“多谢石先生吉言!这么说来我这几天走路要留心点儿,说不定能捡到一个大元宝!哈哈!”
  众人也皆哈哈笑道:“先恭喜雷大侠,到时候也让咱们沾沾光!”
  笑声随着朝阳传播开来,远方那只苍鹰似乎受到了惊动,一个俯冲之后,又返回了空中。
  胡三刀笑道:“那天金银花说流沙卫中有聚宝盆,说不定今天就让咱们遇上!你说是不是金兄?”
  金银花忧郁地摇了摇头,道:“聚宝盆里的财物都是死人留下的,聚宝盆里不但有财物,更多的是死人,即使遇到了,有大量的财物,谁敢要?即使你敢要,在聚宝盆附近肯定有凶险的流沙,谁敢冒险靠近?”
  众人纷纷点头道:“说的也是!我们现在身上的财物足够一辈子用的了,谁还会再去冒险?先安全走出流沙卫是真。”
  众人一边说笑,一边小心地走走停停,不知不觉已近午时,不远处有一高大的沙丘挡住了去路。(待续)
举报 | 收藏 | 319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20-01-17 15:37:53
  @云石胶 问好云侠,小年快乐!
举报 | 收藏 | 320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云石胶 时间:2020-01-19 16:39:31
  168.

  沙丘方园里许,沙丘的西侧看起来比较平整,沙丘的东侧却是一处方园百十丈的盆地。
  雷震天停下骆驼,回头问金银花道:“半天没见车队的痕迹了,咱们现在该从哪侧走?”
  金银花指着那沙丘喜道:“自然是从左侧绕过去,这个沙丘叫霸丘,过了霸丘,在日落之前咱们就可走出流沙卫。石先生、吴先生,不知我记得对不对!”
  石小玉和吴明阁皆点头道:“十年前咱们进入死海确实是打此经过,这就是霸丘。这么算来,日落之前肯定可以走出流沙卫。”
  “太好啦!”众人击掌笑道,“再有半天就可脱离这苦海啦!”
  许仙仙怪笑一声道:“他奶奶的!这次深入死海竟大难不死,待重回到这花花世界,一定要好好享受一番!”
  雷震天在骆驼上也不回头,重重咳嗽一声道:“许仙仙,别忘了我对你的警告,你若是再敢胡作非为,可别怪我的霹雳刀无情!”
  许仙仙脸色一变,讪讪笑道:“小弟只是说笑而已,雷大侠的话,小弟一定谨记!”
  金银花拍了拍手高声说道:“雷大侠,现在日头太毒,咱们是不是先停下吃点儿喝点儿,歇息一会儿再走?”
  雷震天点点头道:“好,咱们就先歇会儿再走!”说完也不回头,依然坐在骆驼上,望着右前方的盆地,并没有要下来的意思。
  众人简单地支起了几顶帐篷遮阳,纷纷取出食物和水,边吃边说笑,而此时雷震天仍没有下骆驼,反而向前行了几步,还在向盆地内张望着。
  “雷大侠,看刀!”胡三刀捡起一粒石子击向雷震天的后背,喊道。
  雷震天不用回头,反手抄住了石子,嘴里念道:“奇怪啊!奇怪!”
  众人停下了吃喝,胡三刀问道:“雷大侠,有什么奇怪?”
  雷震天这才回过头来,跟大家招手道:“大家快过来看,莫非我们今天真要发财?”
  众人闻言皆放下手中的食物,快步围拢到雷震天身旁。雷震天用手一指右前方的盆地,说道:“大家看!盆地里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什么?”
  众人皆聚目向盆地里望去,果见盆地里有一些星星点点的东西在闪着光,这些光点有大有小,有明有暗,颜色也不尽相同。
  众人皆大呼道:“这是什么?莫不是金银珠宝发出的光?”“这肯定是金银珠宝发出的光,莫不是这就是传说中的聚宝盆?”“对对对!肯定是聚宝盆!”
  众人说着叫着,不自觉地向前挪动着,全然忘了流沙的危险。金银花和胡三刀急忙拍手大喊道:“大家别再往前走了,小心流沙!”众人这才冷静了下来。
  雷震天对石小玉大笑道:“石先生,我做的梦好,你解梦也准得很!哈哈哈!”
  石小玉笑道:“恭喜雷大侠!真是巧得很!哈哈!”
  雷震天在骆驼上又大笑了三声,高声道:“诸位弟兄,咱们这就去聚宝盆,取了宝贝再走好不好!”
  众人齐声呼道:“好!好!好!取了宝贝再走!”
  胡三刀见石小玉、吴明阁等几个年龄大些的人并未吭声,甚至微微摇头,边对雷震天喊道:“雷大侠先别急!石先生好像有话要说!”
  雷震天回首道:“石先生,有话请快讲!”
  石小玉犹豫了一下,嗫嚅道:“这个------雷大侠,我看还是不去的好。”
  “为何?你是怕流沙?”
  “正是!”石小玉道:“我估计盆地附近的流沙非常凶险,如若不然,老张的车队每年打此经过四五趟,应当不难发现盆地里的这些宝贝,为什么不去取走?我想老张他们肯定也想去取,只不过始终无法靠近而已,说不定还付出过很大代价,所以那些宝贝还好好的留在那里。雷大侠你说是不是!”
  雷震天想了想,道:“石先生说得似乎有理,不过-------我那天听金银花说,流沙卫内的聚宝盆都是流动的,也许今天恰好流动到此处,被我们发现,老张他们根本没遇上罢了。”
  石小玉摇摇头道:“传说毕竟是传说,当不得真。还是小心为妙!”
  雷震天看了看胡三刀,道:“胡兄怎么看?”
  胡三刀道:“我觉得石先生说得极有道理,此去风险极大!”
  雷震天又对李远说道:“李远,你说呢?”
  李远揉了揉眉毛,道:“我觉得还是不去的好,我们每个人现在已有很多财物了,何必再去冒险呢?”
  雷震天低头想了想,说道:“咱们的财物确实已经很多了,不过谁还会嫌财物更多些呢?哈哈!其实我现在并不是特别想得到那些宝贝,而是特别想知道我能不能走过去, 那些宝贝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它们怎么会在那儿出现。如果我不试一试,就此错过,也许会遗憾一辈子!”
  有不少人附和道:“是啊,能否得到宝贝另说,如果不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这一辈子都是心里的一个结!”
  石小玉点了点头,道:“雷大侠说得也是,不过我宁愿遗憾一辈子,也不会拿生命去冒险!”
  雷震天笑道:“石先生不愧是生意人,任何时候都是安全第一,哈哈!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不肯冒险,怎能发大财?”
  石小玉依然摇头道:“有些险可以冒,有些险绝对不可以冒!”
  雷震天看向胡三刀和李远道:“你们俩去不去?是不是也想后悔一辈子?”
  李远看着胡三刀,胡三刀想了一下,道:“可以去!不过咱们得好好准备准备!”
  雷震天哈哈笑道:“好!有你们两个一起去,我就更有信心了!还有谁想去?”
  当下许仙仙、钱塘帮的钱氏兄弟等十几人也决定一起去。还有十几人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放弃。金银花虽然想去,但毕竟还未走出死海,作为领路人不能冒险,何况身上还带着黑核儿,需要交回府上,所以只能和石小玉、吴明阁等人一起留下。
  胡三刀用小刀破开了三顶帐篷,让大伙儿将布条儿搓成绳子接在一起,然后在每个人的腰间绕一圈,将大家连成一串,彼此间保持一定距离又不易分离,这样万一谁遇上流沙,其他人可以一起施救。
  雷震天还是骑着骆驼在前面带路,其他人依旧排成队在他身后几丈外跟随,李远排在前头,后面依次是胡三刀、许仙仙、钱氏弟兄等。
  “咱们现在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胡三刀笑道,“不论谁遇到险情都不要慌,其他人会全力施救的!大家千万记住了!”
  众人笑道:“记住了!”
  “还有,”胡三刀接着说道:“我再说一遍,看到宝贝大家千万不要抢,不管是谁发现的,都放在一个袋子里,最后咱们由雷大侠主持平分。大家记住了吗?”
  众人齐声道:“记住了!”
  见胡三刀虽面带笑容,但眼中有些忧虑,许仙仙笑道:“三刀兄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了?”
  胡三刀拍了拍脑门,望着前方的盆地叹道:“唉!我越靠近盆地,心里越觉得有些怪怪的!”
  雷震天回过头,看着一行人笑道:“我看你们不像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倒像是拴在一起的瞎子!哈哈哈!”
  众人笑了,许仙仙嘻嘻道:“我们是一群瞎子,雷大瞎就是咱们的瞎子头儿!”众人又哄笑起来。
  离盆地越来越近,头上的日头好像离人们也越来越近。那盆地好似一口被火焰炙烤的大锅,正热烈地等待着人们的进入。
  (待续)
举报 | 收藏 | 321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云石胶 时间:2020-01-20 13:11:22
  169,

  靠近盆地边缘,雷震天停住了骆驼。太阳正毒,地上几乎看不到自己的影子,盆地内的热浪似乎更猛,隐隐携带者一丝奇异的味道扑面而来。
  雷震天抹了抹额头的汗水,伸手往腰间摸了摸,才发现没有带水,用力咽了一点儿口水,声音有些沙哑道:“奇怪,那些亮光怎么不见了?”
  胡三刀在背后说道:“有时候就是这样,远远地看见有闪光,离近了反而看不到了!”
  雷震天挥了挥手道:“既来之则安之,不管怎样咱们都要下去看看!”说罢催动骆驼,慢慢向下走去,众人依次在后面慢慢跟随。
  盆地内分布着形状各异、大大小小的沙丘,令众人诧异的是,盆地内的沙土反而没那么松软了,有些地方踩上去几乎留不下脚印。
  “大家伙儿都睁大眼睛,别漏掉了宝藏!哈哈!”雷震天依旧骑在骆驼上喊道。
  众人一边答应着,一边四处探寻。钱氏兄弟在沙丘上捡了几块小石片儿,说道:“看!这石片表面多平整光滑!几乎跟铜镜一般!咱们在远处看见的闪光,应该是它们反射的阳光,就跟水面反光一样!”
  有人在地上也寻了几片石片,对着太阳晃了晃,果然光闪耀眼,有些失望道:“不知道这种石片值不值钱。”
  “他奶奶的!这玩意儿既然遍地都是,能值什么钱!”许仙仙说着将手中的石片远远撇掉,接着脱开腰间的绳索,说道:“这儿地面挺坚实,我看不会有什么流沙,咱们拴在一起束手束脚,不如散开分头找找看。”
  胡三刀待要阻止,又有几人也已脱开了绳索,四散开来,只得喊道:“大家别离得太远,各自小心些!”
  雷震天也跳下了骆驼,绕着几个沙丘,用霹雳刀这儿戳一下,那儿劈一下,不时地摇摇头,叹叹气,脸上也挂满了失落。
  每个人的心里都是失望,原先闪闪发光的宝贝儿,变成了不值分毫的石片儿,谁能不失望?但谁又能够甘心空手而回?总得找到点儿什么吧?
  日头好像越来越毒辣,人们身上冒出的似乎不是汉,而是油。
  “这是什么味儿?”李远一边嘀咕,一边和胡三刀走向一座沙丘。胡三刀皱了皱眉,刚要说话,忽听那边许仙仙喜呼道:“哈哈!快看呢!我真找到宝贝啦!哈哈哈!”
  众人闻言,皆心中一振,急忙围到许仙仙身边,要看看他究竟寻到了什么宝贝。
  “是什么宝贝?咦!?是块玉佩!”
  “真是块玉佩!这块玉佩怎么跟胡三刀为大家雕刻的玉佩有些相像?”
  “确实跟我们的玉佩很像!”
  许仙仙仔细看了看手中的玉佩,惊呼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竟是李远的玉佩?”
  “李远的玉佩?这怎么可能?李远的玉佩怎么会在这儿?是不是他刚刚丢失的?”众人皆满脸疑惑道。
  许仙仙举着玉佩道:“这块玉佩上刻着李远的名字和一只猴子,不是李远的还能是谁的?我是在这沙堆里扒拉出来的,绝不是李远刚刚丢掉的。李远,你快看看这是不是你的玉佩?”
  李远接过玉佩,看了一眼,心中转了几个念头,道:“这应该是我原先的那块玉佩。”说完将玉佩递给了胡三刀。
  胡三刀看了看,道:“这是我给李远雕的,没错。”
  “哪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远道:“我这块玉佩平时不带,一般放在褥子底下,后来就不见了,估计是被老张送来的女人发现,偷偷地拿走了。所以胡三刀后来又给我雕了一块。”说完从怀里又掏出了一块玉佩,与先前的那只一模一样。
  胡三刀点头道:“却有此事!想是那女子拿了玉佩后,走到此处又不小心将玉佩丢失了,不想今日又被许仙仙发现,算是物归原主吧!”
  “原来如此!真是巧得很!”众人道。
  许仙仙笑道:“他奶奶的!好不容易捡了一块宝贝,还得物归原主,真不走运!老子只好再找找,说不定还能发现更大的宝贝!”
  胡三刀摇摇头道:“这件事真是太蹊跷,这块玉佩怎么会在这盆地里出现?难道那女子也来过这盆地?”
  “也许老张的车队经过这儿的时候,跟咱们一样,也曾带着大家进盆地寻过宝,想不到那女子竟把玉佩丢在这里了,不知她寻到别的宝贝了没有,不然真是得不偿失。”
  李远心中更是惊疑不定,这块玉佩其实并不是放在褥子底下丢失的,而是那天晚上在月亮湾畔自己亲手送给了小芳,为什么要送给小芳,自己也说不清楚。他跟小芳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他也含糊不定。是怜悯?是喜爱?还是友爱?哪里说得清?
  当时将贴身的玉佩送给小芳,也许包含了多种情谊,而小芳当时也没有丝毫的推脱,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又有谁猜得透?
  现在这块玉佩出现在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是小芳来过这里无意间失落的还是小芳遭遇了什么不测?是被流沙所埋还是被他人所害?
  在这十年间,老张带领车队往返金窝子,据说只发生了一次意外,只有一辆马车在流沙卫曾被流沙吞没,而且这次意外是发生在头两年间。小芳的那批人走后,老张又带车队来过几次金窝子,也没听他说起过有什么意外发生。难道真是小芳不小心丢失在这里的吗?
  盆地里热浪滚滚,隔着鞋底依然能感觉到砂土的灼热,而手中的这枚玉佩却阵阵透出温凉。不愧是用金窝子上等的玉石打造的宝贝!
  李远手握玉佩,心中来回翻转,实实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亲手赠与小芳的那块玉佩。
  (待续)
举报 | 收藏 | 322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若水阿婆 时间:2020-03-10 12:03:02
  好多,等我慢慢追,问好云大侠。
举报 | 收藏 | 323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若水阿婆 时间:2020-03-11 23:25:20
  后面的故事呢?
举报 | 收藏 | 324楼 | 打赏 | 评论
上页1234下页 到页 确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