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茶座故事会】棒打洪教头(新编)(原创)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5-06-14 10:33:49 点击:161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棒打洪教头(新编)

  文/高山对虾

  



  

  





  在柴大官人极力地窜唆下,林冲只得将别人递过来的一条齐眉棒接在手中,慢慢走入场子。但见洪教头立了个门户,趁着林冲抱拳行礼的当儿,一招枯树盘根,直扫林冲的下盘。意图很清楚,就是要一招之内,把这个八十万禁军的教头打倒在地,以显示自己能耐非凡。

  林冲见洪教头毫不遵守比武礼数,而突然发难,眼见得这一棒来势凶狠,若在平时,只要一招大鹏展翅,就可轻易避开,然而,此时的林冲,一则双足烫伤,尚未痊愈,二来他脖颈之上尚戴着一副二十五斤的重枷,如何弹跳得起?于是,仓促间,急忙一招霸王卸甲,堪堪地架开了这偷袭的一棒。

  那洪教头得理不饶人,紧接着就是力劈华山、横扫千军、风扫落叶,三招连环使出,但见棒影憧憧,竟然把林冲困于棒影之中,林冲识得厉害,急忙使出凤凰展翅、风摆杨柳,鱼龙三浪躲过连环三式的同时,迅速无比地递出一招白蛇回首,齐眉棍从腋下向背后闪电般刺出,直指洪教头的咽喉,此时,林冲若是将棒再向前递出四寸,洪教头定必命丧当场,然而,林冲岂肯轻易害人性命?洪教头识得利害,急忙后退,踉跄数步,方始站稳。林冲掷棒于地,双手抱拳道:

  “林冲不是洪教头的对手,以后还请洪教头多多指教。”

  洪教头见林冲认输,虽觉意外,为了顾及颜面,便也顺水推舟地将棒交与左手,单足立地,一式金鸡独立,两眼望天,旁若无人,俨然一副胜者气派。

  围观的人群如何识得这是林冲诈输?一时间,人群中议论纷纷,忽然,有人高声叫道:

  “林教头带着枷锁,行动多有不便,洪教头胜之不武,除去枷锁比试,方能见得真章。”

  柴大官人觉得有理,便拿出十两纹银,让家人送与解差,让他们将林冲枷锁打开。解差识得柴大官人的根基,岂敢违拗他的意思,何况还有十两纹银可得,乐不得地送个顺水人情,便急忙为林冲打开了枷锁。

  林冲此番上场,顿觉轻松了许多。两人各自立了个门户,便龙腾虎跃地各展绝技,只听得乒乒乓乓,两棒相撞之声不绝于耳。三招过后,林冲便知洪教头武艺实在平平,自己只须三五招,便可将其打倒在地。可转念一想,洪教头是柴大官人的教师爷,他在这里混口饭吃也不容易,我一个配军,何苦毁了他的饭碗?再则,柴大官人面上,也须不好看相,还是忍让了吧。思念至此,便敷衍着又过了三两招,故意卖个破绽,洪教头一招仙猿摘桃,齐眉棍直撩林冲裆部,林冲见状,故作惊慌地在躲避来招的同时,用自己的齐眉棍将自己蹩倒在地。林冲这一佯败动作,外行人自是看不出来。

  洪教头将齐眉棍扔于地上,两手相互拍了拍,像是拍打尘土一般,冷笑道:

  “似这等武艺,怎当得八十万禁军教头?实则徒有虚名耳。这等庸人,竟敢妄称教头,岂不误人子弟、坑害朝廷?”

  洪教头一番话,赢得了周围的一片喝彩声。众人无不夸赞洪教头武艺超群,天下无敌。此时的洪教头,早已把林冲开始时差一点儿就取了自己性命的事儿,忘得干干净净,似乎自己真的是天下无敌、傲视武林的武林高手了。洪教头右手戟指着林冲,继续教训道:

  “学武之人,讲究的就是套路不乱,中规中矩,似你这般,东挥西舞地,是什么鸟棒法?若似你这般舞弄,倒不如去练耍猴。”

  洪教头说得嘴冒白沫。林冲只是唯唯应诺:

  “洪教头教训得是,林冲记下了,多谢洪教头指点。教头的训导,让林冲受益匪浅。” 

  洪教头愈发神气十足、趾高气扬,挺胸叠肚地正要走下场子时,忽然,人群中传出一声炸雷一般的吼声:

  “呔!兀那姓洪的撮鸟,几曾见过似你这等不要脸皮的无耻之徒?我师兄存心让你,你非但不于领情,反而大放厥词。如若我师兄使出三成本事,不出五招,定然将你这撮鸟打翻在地。”

  众人回头看时,见那人方面大口、立眉环眼、浓须炸开,端的凶神恶煞一般。有人识得的,暗叫道:

  “这花和尚一来,定会有好戏看也。”

  洪教头听得有人损他,立定脚步道:

  “你是何方狂徒?难道未曾识得俺洪某的手段不成?”

  花和尚仰天大笑道:

  “什么鸟的教头?屁的手段?就凭你那点儿三脚猫的花拳绣腿,也敢妄称教头?”

  人群中,有位秀才模样的人,有些感慨地小声说道:

  “如今的世道,会个骑马蹲裆式,便自称教头,识得几个字,能够勉强知道调平仄,便自封为学究,到处开馆授徒。”

  旁边一年轻小伙接着说道:

  “那也太不要脸了。”

  只听花和尚大声说道:

  “兀那姓洪的撮鸟,你只消能在洒家跟前走过五招不倒,便是洒家输了,洒家愿拜你为师。” 

  洪教头心想,这是哪来的莽和尚,如此口出狂言?他师兄尚且不是我的对手,何况他这师弟?若是收得八十万禁军教头的师弟做徒弟,脸上岂不更加有光?于是,沉声说道:

  “此话当真?” 

  “洒家说话,自是一言九鼎。”

  两人各执一棒,并不答打话,便动起手来。鲁智深刚才眼见得洪教头恁般狂妄,此番如何会留情与他,更何况有打赌一说。好个花和尚,把个齐眉棍舞得风声呼啸,洪教头如何抵挡得住?第一棒就震得他两臂发麻,苦苦撑到第三招,被鲁智深一棒点在右腿足三里上,那洪教头立足不稳,向前便跌,却被鲁智深用棒挑起,在空中绕了一个花圈,双手一合力,高喝一声:

  “去!”

  将洪教头高高抛起,越过人群,飞出了赛场,实扑扑的摔在地上,好大一会儿,才爬将起来。人群中鸦雀无声。

  洪教头一瘸一拐地向外走去。花和尚高声叫道:

  “兀那姓洪的撮鸟,你且慢走,听洒家说两句。你本无德无才的混世魔王,小人一个,几个三脚猫的花架子,骗得柴大官人供养你吃喝,还要尊称你什么鸟的教师爷。你须得记住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免得因过于狂妄而招来杀身之祸。滚吧!”

  那洪教头没说半句话,一拐一拐地走了。人群中爆发出震耳欲聋的鼓掌声、欢叫声。

  林冲很严肃地对鲁智深说:

  “师弟,你为何如此不近情理?洪教头武艺平平,你心里明白也就是了,何必要当场戳穿他,弄得他颜面扫地,还丢了饭碗?师弟,你太也不厚道了些。”

  花和尚不服气,道:

  “我就是看不惯此等小人狂傲的嘴脸。”

  林冲道:

  “师弟,为人还是厚道一些的好。别人说我们徒有虚名,那就让他说去,何必在意呢?” 

  “洒家却是不能放过此等小人!”鲁智深愤愤地说。

  “唉——!”林冲轻轻地叹了口气,他深知师弟的刚强耿直的秉性,见劝说无效,也只得由他。

  林冲透过栅栏望去,远处起伏的山峦,在云遮雾彰中,若隐若现,仰脸看看天空,但见乱云奔涌,预示着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了。

  柴大官人道:

  “看样子,天将下雨,诸位还是在寒舍盘恒数日,也让小可略尽地主之谊。” 

  鲁智深大声说道:

  “洒家与师兄都是江湖之人,难道还怕了他什么鸟的狂风暴雨?”

  柴大官人见挽留不住,便命人取来纹银二百两,赠作林冲盘缠。

  解差拿起枷锁要给林冲戴上,被花和尚劈手夺过,掷于地上。林冲道:

  “师弟,朝廷法度,如何坏得?”

  鲁智深骂道:

  “什么鸟的朝廷法度?洒家偏不依它,又当如何?”说得兴起,挥起手中的禅杖,一声响亮,那枷锁即刻化为碎片。两解差面面相觑。

  四人告别柴大官人,迈步向外走去。

  一道立闪,从乌云里如利剑一般直刺苍茫大地,紧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在天地间炸响,于山峦间回响,轰隆隆、轰隆隆之声,经久不息......

  躲在角落里的洪教头,见林冲鲁达已然走远,小声愤愤地说道:

  “我离开这里,到别处,照样可以混个教头当当。”说着,一拐一拐地向外走去,不一会,也消失在风雨之中。







  

作者 :抱石堂主 时间:2015-06-14 10:42:00
  @高山对虾 呵呵,高山君可真是熟读水浒呢!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6-14 17:41:00
  @高山对虾 已拜读,只是如此一改写,那还是那个风雪山神庙的豹子头林教头呢,呵呵
  • 高山对虾

    举报  2015-06-14 18:50:50  评论

    本文中的豹子头, 多了些宽厚,少了些火性,所以,才将原题目《林冲棒打洪教头》中的林冲去掉了,实际是花和尚棒打洪教头。@夜郎可书 首席说得对,本文中的林冲与风雪山神庙中的林冲,判若两人。我对林冲总的感觉是克己、软弱、忍让、过分照顾大局,因而才被逼得一步步走向绝路,
  • 高山对虾

    举报  2015-06-14 18:55:37  评论

    在风雪山神庙,林冲已是被逼走投无路,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林冲隐忍已久的火性终于爆发了,他奋起神威,手刃奸佞小人,然后投奔水波梁山。终于让人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痛快,原著也就很好地完成了对“豹子头”形象的塑造。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6-14 21:44:00
  @高山对虾 高山君对水浒中的人物都吃透了,我们我才萌生了邀请先生来主持读书会讲讲水浒的想法,要讲水浒,可真是舍高山君其谁(⊙o⊙)哦( ⊙ o ⊙ )。
作者 :七旗 时间:2015-06-15 04:55:00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陆虞候火烧草料场

  

  

  朱贵水亭施号箭 林冲雪夜上梁山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6-15 17:13:00
  @高山对虾 @七旗 呵呵,这么多美图,是高山君文字短了些。。。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