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渔樵耕读】:一场与李白及蜀僧之诗琴禅意的相会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4-22 10:32:41 点击:218 回复:2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场与李白及蜀僧之诗琴禅意的相会

  (一)神交与相会

  网上有描述一段魏晋逸事,说有位诗人和僧人在路上相遇,然后坐下来看一场日落,听一段琴,之后礼数周到地告辞,一辈子也没再见面。

  这文字显然和《世说新语》记载,魏晋两位任性怪诞文士王徽之与桓伊偶遇嘱邀过船听曲无语而别有异,但不失为一种江湖天涯情,两忘烟水里;其实,神交也未必一定得亲临相会。

  (二)《听蜀僧浚弹琴》诗意水墨国画

  今天清晨早起,边喝咖啡边上网,喜见钓鱼舟兄以《听蜀僧浚弹琴》诗意立题《太白听琴》作水墨国画,让人回味无穷,流留忘返,即借杜荀鹤诗句留言相送:“偏坐渔舟出苇林,苇花零落向秋深。只将波上鸥为侣,不把人间事系心。傍岸歌来风欲起,卷丝眠去月初沈。若教我似君闲放,赢得湖山到老吟”。

  

  只见画面上,左边三株遒劲枝干,撑挺一片林荫蔽空,极有实感;李白道袍高士装扮,双袖交叉于膝,盘坐岩台上侧,眼澈如水,一幅聚精凝神聆听状。蜀僧对面微曲盘坐,迦袍纹褶迭叠,刻意勾勒犹显魁梧,膝上横放古琴一具,袖指微扬;略显夸张的脸庞,长眉加耳环,有点像达摩禅师,侧脸斜倚,眼神深邃,一幅潜心入境弹奏样子,背后几抹花影静而不动。整个画面,最难得是通过精简流畅自然的线条笔触,把人物的内心情感和精神气质充分表达无遗,感觉就像进入了一个幽、深、静,奇的意境,韵味满溢,大有此处无声胜有声之慨。

  (三)李白与蜀僧之禅意相会

  说到这里,且让我们迫不及待,一起来欣赏唐代大诗人李白的《听蜀僧浚弹琴》原文:“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诗人描写有位巴蜀僧人,抱着绿绮琴走下峨嵋山。潇洒挥手之际,为我弹奏琴曲,似千山万壑松涛。顿时心灵像流水洗涤分外清新;馀音伴着钟声久久在霜林中回响,忘情倾听,不知不觉青山已经入暮,眼前是重重叠叠的秋云。

  这首诗一气呵成,势如行云流水,明快畅达。在赞美琴声美妙的同时,也寓有高山流水知音的感慨和对家乡故人的眷恋。末句秋云几重,犹显馀响袅缭,欹逸悠长,令人想见其人精妙指法,其音也杳,其境见阔,其意悠长。古云:“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古琴演奏的最高境界:就是一种琴人合一、物我两忘的境界,恰如高山流水与湖光山色一样,完全融合在一起,弹奏出天籁诗韵,面对着自然天地及苍宇,开展一场生命和艺术的无止对话。

  诗句中称呼这位琴艺精妙的僧人为蜀僧,显然可见诗作不是写于蜀地。学者詹锳根据《李白诗文系年》推断,此诗写于唐玄宗天宝十二载(753年),地点是在安徽宣城的灵源寺;李白另有《赠宣州灵源寺仲濬公》可为佐证。传世的版本这僧人有作 “仲浚”或“仲濬”者;盖“浚”与“濬”同义通用,古已有之。《词源》注释“浚”的4种词义:1、深也;2、与“濬”同;3、抒也;4、须也。《辞海》、《辞汇》、《古今汉语词典》、《现代汉语词典》、《新华词典》等作同义。看来蜀僧浚与仲濬公就是同一人。

  接下来,就让我们再来欣赏李白的《赠宣州灵源寺仲濬公》:“敬亭白云气,秀色连苍梧。下映双溪水,如天落镜湖。此中积龙象,独许濬公殊。风韵逸江左,文章动海隅。观心同水月,解领得明珠。今日逢支遁,高谈出有无”。

  诗人以描写宣州美景开篇,白云缭绕的敬亭山,青翠秀美,连绵不断直到苍梧山。澄明清冽的双溪水,倒影着群山美丽的景色,蓝天白云也落收其中。山中聚集着好多佛门龙象(即诸阿罗汉中修行勇猛有最大能力者),而您仲濬公是最为出色。江左地区传遍了您的风雅逸韵,文章震动东南海隅。观心明如水中月,似有似无,禅修不凡,解悟而得菩提大道。诗作由景到人,写给仲濬公,显然是对他禅悟境界的赞扬,将之比作名僧‘支遁’,两人“高谈出有无”,表示早已领悟佛法中有关有与无的妙义。

  诗题提到的“灵源寺“也即李唐盛世建造的“寿圣寺”,乃朝圣念祖、祭祀礼仪之所。龙为物灵,“龙”与“灵”字殊意同,故而寿圣寺也称“灵源寺“,仲濬公在这里居宿宣道,可见其崇高地位。

  诗题提到的宣州,即唐朝时期的宣州行政区,地处当今苏浙皖三省交汇处,北起江苏溧阳,西南到江西彭泽,安徽的宣城居其中。知名文人如范晔、谢脁、沈括、文天祥等先后担任过这里的太守。在天宝十二载(753年),李白留下《秋登宣城谢脁北楼》诗句:‘江城如画里,山晚望晴空。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

  (四)这位蜀僧名仲濬,何许人也?

  笔者查悉《浙江姓氏源流及姓氏分布》有考据文字声称,浙江叶氏始祖叶日安,一名仲濬,其后人居住在睦州寿昌,在唐朝大中年间(847—859)避乱客寓台州,后裔有南宋文学家叶梦得等等云。这叶日安是否就是李白诗作里的僧人仲濬出家前的俗名?有待专家学者进一步研究。

  从李白(701~762年)诗作描述,这位仲濬看来不只琴艺独到,更是得道高僧。笔者查阅同时代的诗作有如下发现,而这位仲濬和诗中的‘濬上人’又有什么关系吗?至于所谓“上人”,是对持戒严格并精于佛学的僧人之尊称。

  唐代诗人刘商著有:《送濬上人》:木落前山霜露多,手持寒锡远头陀。眼看庭树梅花发,不见诗人独咏歌。《酬濬上人采药见寄》:玉英期共采,云岭独先过。应得灵芝也,诗情一倍多。《画树后呈濬师》:翔凤边风十月寒,苍山古木更摧残。为君壁上画松柏,劲雪严霜君试看。

  查,刘商也是大历年间进士,此诗大约写于(769-770)。史料记载这位诗人性情爱好道术而沉浸在其中,每逢遇见道士,就拜他做老师,并给予资助。看来诗人刘商与这位濬上人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另有唐朝耿湋的《濬公院怀旧》亦是怀念诗作“远公传教毕,身没向他方。吊客来何见,门人闭影堂。纱灯临古砌,尘札在空床。寂寞疏钟后,秋天有夕阳”。诗句描写远公给弟子讲完佛法,就往生到了佛祖的身旁。凭吊的人们看到的是弟子闭门坐在影堂,纱灯照耀着古老的石阶,信札散放在空床上。寺里寂寥的钟声响过后,只看到一轮秋天的夕阳。

  濬公院应该是后人对濬上人吊念及作为僧人修行之所,具体地点不详。他是否就是李白笔下的仲濬公就不得而知。此诗把濬公比做觉远公来写,崇敬之情展现无遗。查,耿湋乃大历十才子之一,宝应二年(763年)进士,贞元三年(787年)为大理司法,数年后去世。

  之后,再有唐朝权德舆 (759-818)诗作《送濬上人归扬州禅智寺》:“蠹露宗通法已传,麻衣筇杖去悠然。扬州后学应相待,遥想幡花古寺前”。诗人想象濬上人归去后,“扬州后学应相待,遥想幡花古寺前” 等盛况不再。通过这种委婉、曲折、复杂的时空构成模式,来寄托胸中凭吊之意,而不是直白地表现心中的眷恋不舍,更见其关切之情的真挚与深沉。

  至于诗题提到的这个扬州禅智寺,也有一段典故。话说大业二年(606年)某个夜里,隋炀帝杨广驻跸江都,梦遇阿弥陀佛讲经说法,醒后便把所在的宫室改作佛寺,题名禅智寺。由于前身是隋代故宫,禅智寺自然成了时人怀古咏今的理想载体,实际上,它也成了扬州和极乐的代名词。张祜名句:“十里长街市井连,月明桥上看神仙。人生只合扬州死,禅智山光好墓田。”诗人说出了时代的心声:即无论生养何处,扬州才是最好的归宿。看来濬上人(或是仲濬公)可能是埋葬在显赫的禅智寺。

  杜牧在837年亦写有《题扬州禅智寺》:"雨过一蝉噪,飘萧松桂秋。青苔满阶砌,白鸟故迟留。暮霭生深树,夕阳下小楼。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

  这末句 “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一下子把这座寺庙的形象,拉长了一千多年,给后人编织了一个温馨的情感归宿。其实当时官拜监察御史的杜牧,有个弟弟杜顗,寄居在禅智寺内,杜牧特地安排了著名的眼医石生从洛阳来探视。杜诗着意写禅智寺的寂静,这和诗人忧弟病伤前程的黯然心境不无关系。另有记载,根据唐制规定,请假满百天不归就算自动解职,杜牧就因超假而被免下课,亦见兄弟情义之深。

  这禅智寺的隋唐史,实际上也是扬州城的隋唐史。隋炀帝杨广的一场梦,意外地成就了禅智寺的开端,并因个人喜好,把扬州城带入了一片虚拟的繁华之中。到了唐末五代初,禅智寺走向衰退。赵嘏有诗云“谁知野寺遗钿处”。而罗隐表达的更为直接“野寺疏钟万木秋”。“野寺”二字点明了禅智寺的破败,也从一个侧面注解了扬州城的起起落落。

  (五)唐代诗人与僧人的情缘

  从李白的诗作中,我们知道他平生遍游名刹古寺,广交高僧禅友,相关诗作有十八首。其实在唐代崇佛的大背景下,据说有多达两百文士多人曾寓居山林寺院,交往频繁,也间接参与佛典的翻译以及义疏的撰写,与之朝夕问道,诗赋往来。尤其是盛唐、中唐时期,文化氛围也相对活跃,诗人与僧人交往,成为一种风尚;尤其是僧人的学识、才华、气质、风度、操守、品行亦为当代人敬仰。

  著名诗人如杜甫,孟浩然、张籍、柳宗元,刘禹锡、刘长卿,卢纶,司空曙等与与方外之人交往酬唱甚多。白居易还捐资修缮撰写《修香山寺记》,并搜集了五千多卷佛经藏寺,晚年则一直居住在香山寺,并自号“香山居士”, 所作属类诗作多达150首。另,被称为“诗佛”的王维交往过的僧人亦有二十人之众,并与宋之问、牛僧孺、岑参、裴度等人则在终南山一带营建别墅,与僧人朝夕相处。寺院环境幽美,有丰富藏书,一些士大夫如阎防、薛据曾在终南山丰德寺读书;李绅、李隐在无钖慧山寺读书;李嫔在常州善权寺读书;李端“少时居卢山,依皎然读书”;颜真卿尝与殷亮、韦桓尼、贾镒、杨鹔憩于西林寺。元和年间的长安章敬寺聚集名僧甚多,“朝寮进士,日来参问”。一些贫寒子弟,更是倾向于寄居寺庙,或苦读争取仕进。

  寺院作为佛教文化的集中体现者,也成为其日常生活体验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文士们并不满足于仅仅踏进寺院门槛,观赏游玩;还常留宿寺院、僧房,通过谒见药山禅师学习佛法,或避世以求心灵解脱、或疗治官场挫折与情感创伤,求取内心平衡。

  诗人贾岛曾为僧人,熟悉空门生活,又经历了仕途的坎坷,其诗作《送僧》就极具代表:“池上时时松雪落,焚香烟起见孤灯。静夜忆谁来对坐,曲江南岸寺中僧”。

  这首诗是写想象离别后的某一情境:池塘边的松树上,不时地落下一些积雪;孤灯在袅袅的暮烟中闪现。在这凄清孤寂的夜里,是谁会与自己对坐谈禅呢?应该是那曲江之南岸寺庙里的僧人吧。

  这首送僧诗从文化的角度讲,反映出唐代文人(尤其晚唐)对追求功利的世俗生活的厌倦、对僧人隐逸而又充满禅趣生活的向往之价值取向和心路历程,具有独特的艺术内蕴和文化审美意义。

  (六)澄静心境的人生情趣

  但到了今天,历史上的高士和僧人,已不知在什么时候,都退隐淡出了我们的视野,韦应物(737~792年)就曾说:“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而台湾现代派诗人羊令野(1923~1994)在其散文《云和鸽子》中则写道:“当你渴的时候,谁给你一匹云酿的水声,一粒海的结晶盐? 在绝望之中,总有一些期盼,水穷之处即云起之时,生命的源泉就因之无限的丰盈”。

  是的,笔者一介迂腐,立足闹市红尘、商海浊浪,业余饭后蜗居一角,亦能作“读诗赏画听琴”之闲逸境界的追求,那是知识分子的荣幸。我们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譬如上文提到《听蜀僧浚弹琴》描写李白与蜀僧禅意相会如此这般的境界,还是随时可以在唐诗宋词中轻易读到,或有文人诗意水墨画的艺术惊喜,以及古琴曲考据再现人世的佳讯。

  在即将写完这篇文字之际,停笔望着窗外日夜流动的赣江,“琴罢窗外月沉江,万籁俱空七弦定”,挣脱名利缰索后的自由所带来的舒展澄静心境,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情趣。是为读诗赏画笔记。

  写于2017年4月19日

知音:2

赏金:190

最高打赏: 林喜朵(100.0) 陌代书生(9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陌代书生 林喜朵

作者 :林喜朵 时间:2017-04-22 11:12:43
  @薛依云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若水阿婆 时间:2017-04-22 13:11:28
  @薛依云 [d:花][d:花]
  [d:赞][d:赞]
  • 薛依云

    举报  2017-04-22 21:52:26  评论

    问好@若水阿婆 谢谢顶贴支持。嫣若花摇月,掬水香满衣。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17-04-22 20:43:38
  @薛依云 依云兄真是天马行空,思路潮涌,如江河奔腾!
  • 薛依云

    举报  2017-04-22 21:54:55  评论

    问好@夜语可书 堂主过誉了,实受@钓鱼舟 兄启发。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白炫 时间:2017-04-25 16:46:16
  薛老师真乃大儒,修养深厚,我辈望尘莫及!
  • 薛依云

    举报  2017-04-26 10:14:48  评论

    问好@白炫 谢谢赏读。纯属读书笔记,自娱自乐罢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4-26 15:06:26
  上文引述唐朝耿湋的《濬公院怀旧》诗作“远公传教毕,身没向他方。吊客来何见,门人闭影堂。纱灯临古砌,尘札在空床。寂寞疏钟后,秋天有夕阳”。这‘远公’实为虎溪三笑之禅宗的慧远公,笔者走神误写为金庸武侠小说笔下的觉远大师,贻笑大方,特此纠正。
作者 :陌代书生 时间:2017-04-29 00:31:56
  学习下!
作者 :陌代书生 时间:2017-04-29 00:32:06
  @薛依云 :本土豪赏5个18一枝花(9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4-29 23:18:07
  上文既然提到诗人与僧人的交往趣事,谨摘录一篇2014年的旧作【峰岫峣嶷忘路遥,闲澹疏豁误暮瞑】与《清晨文学》的朋友共赏。

  先说一个【虎溪三笑】的故事:话说东晋时期,有位高僧法号慧远,交游广泛,与很多名士都有往来。相传他曾住在庐山西北山麓的东林寺中,潜心研究佛法,为表示决心,就以寺前的虎溪为界,立一誓约:“影不出户,迹不入俗,送客不过虎溪桥。”

  不过,有一次诗人陶渊明和道士陆修静过访,三人谈得极为投契,不觉天色已晚,慧远送出山门,怎奈谈兴正浓,依依不舍,于是边走边谈,送出一程又一程,忽听山崖密林中虎啸风生,悚然间发现,早已越过虎溪界限了。三人相视大笑,执礼作别。

  据说后人在他们分手处修建“三笑亭”,以示纪念。唐英(1682-1756年)题庐山东林寺三笑亭还写有一联:桥跨虎溪,三教三源流,三人三笑语;莲开僧舍,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这就是"虎溪三笑"的典故。《世说新语》、《莲社高贤传》均有关于他们的记载,在绘画史上,这一题材也颇受欢迎。

  苏轼《佚老堂》亦有诗云:我从庐山来,目送孤飞云。路逢陆道士,知是千岁人。试问当时友,虎溪已埃尘。似闻佚老堂,知是几世孙。能为五字诗,仍戴漉酒巾。人呼小靖节,自号葛天民。

  附上两幅皆创作于一九四十年代初期的虎溪三笑图,上图为李可染下图为傅抱石的作品。

  

  

  从大师的古人诗意画,我们可以想象到画家与作品中的人物如同 “思接千载”的身旁挚友,可以同语共鸣。笔者一时情趣莹然,谨赋诗一首:

  高山流水广陵曲,虎溪三笑传美名。禅莲松菊习相近,层峦云霭共一色。
  峰岫峣嶷忘路遥,闲澹疏豁误暮瞑。他日扶醉上庐匡,对月邀影话天明。

  这首诗的意思是形容诗人陶渊明和道士陆修静到庐山拜访禅宗慧远大师,这释儒道三人我以菊花苍松和莲花相喻,虽然他们的思想道修不同,但边走边聊非常投机,如同层峦云霭一个颜色没有什么不同。三人在险峻的山路和幽谧的深林中行走,豁达开朗畅谈着,不知不觉走了很多路程,而暮色渐渐也暗了下来(即虎溪三笑故事的场景描述)。这样的传奇故事好像先秦高山流水俞伯牙和钟子期之知音难得般难能可贵,亦像嵇康去世后广陵散乐曲就失传无迹可寻。我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借助酒意也上庐山,邀请明月还有自己的影子同样也是三个人,通宵畅谈到天明。

  今天如果有人问我:“中国绘画史上‘笑’果最强的作品是哪一幅画?”,我会很乐意向他推荐故宫(台北)展出的一件册页小品——宋人无款《虎溪三笑》。 其实要找到像画中人物们这样张着大口,还露出皓齿朱舌的画作,别说在东方,即使在西方画史中也是极为少见的。

  

  

  下面这幅【瓷板画】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饶晓晴手制而成,亦以【虎溪三笑】的佛教传统故事为描绘对象,本身就散发着一种幽深、高远之气息,增添一抹清净、无为之气。作品为独具特色的釉上彩,画面呈现出凹凸不平的变化,显得更具立体层次质感,其中果树形象异常丰满生动,让人忍不住想去触摸一番。

  

  附图为奚冈的山水画【虎溪雪夜图】,题识:虎溪涧月引相过,带雪松枝挂薜萝。戊午嘉平月既望,蒙泉外史奚冈。钤印:奚冈之印、蒙泉外史。

  

  其中蕴含作者寄怀虎溪美谈的志趣与闲静淡泊的情感.查,奚冈(1746—1803) 乃清朝中期著名的篆刻家、书画家。原名钢,字铁生、纯章,号萝龛、蝶野子,别号鹤渚生、蒙泉外史、蒙道士、奚道士、散木居士、冬花庵主,原籍歙县(今属安徽),一作黟县(今属安徽),寓浙江杭州西湖。不应科举,寄情诗画,山水花石,逸韵超隽。曾游日本,名噪海外。乾隆时,征孝廉方正,辞不就。与宋葆淳并称“南奚北宋”。刻印宗秦、汉,与丁敬、黄易、庄仁齐名,号西泠四大家。并与陈豫钟、陈鸿寿、赵之琛、钱松合称西泠八家。

  题识引用唐朝诗僧灵一的《题僧院》:“虎溪闲月引相过,带雪松枝挂薜萝。无限青山行欲尽,白云深处老僧多。”诗题中的“僧院”指庐山东林寺。东林寺建于东晋太元九年(公元384年),为庐山上历史悠久的寺院之一。诗中描述了在东林寺中所见的冬日景象:虎溪、明月、松树、、青山、白云,而其中薜萝的薜为薜荔,萝即女萝,均为藤蔓植物;这里风景优美,犹如画卷。

  查唐朝诗僧灵一(727—762)。浙江诸暨云门寺僧人,童年出家,初居会稽麻源山谷,后至诸暨若耶溪云门寺,再居余杭宜丰寺。三十六岁因病卒于岑山,工诗善文,是中唐时著名诗僧,与朱放、张继、皇甫冉、灵澈等经常诗歌唱和。作品存诗四十余首,编为一卷.收入《全唐诗》。
  • 若水阿婆

    举报  2017-04-30 08:55:32  评论

    @薛依云 问好薛先生,学习了,那幅【瓷板画】有立体感。
  • 薛依云

    举报  2017-04-30 13:12:22  评论

    谢谢@若水阿婆 雅赏。在回新加坡路上。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5-25 14:03:44
  根据清代黄锡珪的《李太白年谱》,李白早年十八九岁时曾隐居在大匡山的大明寺中读书(即诗题中的戴天山),著有《访戴天山道士不遇》:“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此诗描写上戴天山的所闻所见,竟然是一幅色彩鲜明的访问道士不遇图,通篇着意于写景,真实自然,生动形象地再现了道士世外桃源的优美生活境界。全诗风格清丽,充满着年轻人的朝气与孜孜以求的探索精神。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5-25 14:04:40
  影响李白一生命运的元丹丘和贺知章

  元丹丘是李白二十岁左右在蜀中认识的道友,他们曾一起在河南颖阳嵩山隐居,前者是被李白看作是长生不死的仙人,在《元丹丘歌》一诗中是这么形容他的,“元丹丘喜好神仙之术,早晨他在清清的颖川边饮水,晚上在紫烟缭绕的嵩山峰顶闲游,嵩山三十六峰的绝顶,到处都有他的踪迹。盘旋于天际,脚踩着彩虹,又好像骑着飞龙在飞行,两耳呼呼生风。能够横跨江河、飞越大海,自由邀游在空中,一直通向神话中的天国”,当时唐朝盛行道教,而道家的神话常常会激发诗人的丰富想象,仿佛道士们过的就是神仙生活,可以摆脱人世间的种种限制,以满足他们向往自由的心理和愿望。

  元丹丘是李白一生中最重要的交游人物之一,对其文学创作与思想变化有很大的影响。从李白诗集中多达十几首酬赠的诗,可看出他们的交往非同一般,他俩不仅仅是道友,在生活中也是挚友。

  话说李白在长安谋官的努力和坚持无果后忿然回到了嵩山,与元丹丘一起过着隐居的生活,在酒隐安陆这十年,跟随元丹丘学炼丹,见《颍阳别元丹丘之淮阳》:“提携访神仙,从此炼金药”。在《与元丹丘方城寺谈玄作》一诗中一起谈玄悟道:“灭除昏疑尽,领略入精要。澄虑观此身,因得通寂照。朗悟前后际,始知金仙妙”。他们还一起访师学道,见《送烟子元演隐仙城山序》:“吾与霞子元丹,烟子元演,气激道合,结神仙交,殊身同心,誓老云海,不可夺也。历行天下,周求名山,入神农之故乡,得胡公之精术”。且将自己所学的告诉元丹丘,见《题嵩山逸人元丹丘山居并序》:“我有锦囊诀,可以持君身。当餐黄金药,去为紫阳宾”。在《将进酒》一诗中描写他们一起喝酒纵乐:“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进酒君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谓我倾耳听”。正是因为李白与元丹丘志趣相投,所以感情深厚,以至于李白常写诗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见《闻丹丘子营石门幽居》:“离居盈寒暑,对此长思君。思君楚水南,望君淮山北。梦魂虽飞来,会面不可得”。

  李白和贺知章
  公元742年,李白在长安因为唐玄宗的征召而得志般地惊喜:“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以至时任太子宾客的贺知章一见之下,也认为《蜀道难》此诗只有神仙才写得出来,而称李白为“谪仙人”,年逾古稀的贺知章热情地邀请他到酒肆中去饮酒,由于忘带银两,贺知章取下皇帝赐给他的金龟,权充酒资,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金龟换酒”。两人边饮边谈,相聚甚欢,成为挚友。这一来是李白作为晚辈,由衷地敬重贺知章的为人,欣赏他的诗文,同时也是因为两人都豪爽善饮。杜甫在《饮中八仙歌》中对他们两人的醉态有着生动的描绘:“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由于玉真公主和贺知章的推荐,李白终于受到玄宗皇帝的亲自接见,并以翰林供奉的身份被安置在翰林院。翰林供奉的主要职责是为皇帝草拟文诰诏令之类文件,同时也迎合皇帝的兴趣,随时写些应景诗文,但毕竟这生还是做了官。

  天宝三年(公元744年),贺知章因病告老还乡,时任翰林供奉的李白不免因挚友的离别而感到惆怅,但天性乐观的他在《送贺宾客归越》的诗中却还是以愉快的心情表达了良好祝愿:“镜湖流水漾清波,狂客归舟逸兴多。山阴道士如相见,应写黄庭换白鹅“。在贺知章告老还乡不久,李白因得罪权贵而被玄宗赐金还山浪迹江湖。天宝六年(公元747年)李白至越中探访贺知章,惊闻贺老已于告老回乡的当年在家中病逝,他怀着悲痛的心情,赋诗《对酒忆贺监二首并序》,文中既回忆了相识相聚时的那种惊喜与欢乐的情景,又回忆了贺知章告老回乡、荣归故里时的情景,并且深切地表达了对贺老逝世的悲痛心情。在《重忆一首》中,李白记述了感恩的心情:”欲向江东去,定将谁举杯。稽山无贺老,却棹酒船回“。

  就是贺知章那年即兴明心见性的一句“谪仙”称誉,它既成了李白文化上更是命运和性格的定位,只是李白一生都没有找到属于自己可以成仙的山。

  南宋韩元吉的《霜天晓角-题采石蛾眉亭》;“倚天绝壁,直下江千尺。天际两蛾凝黛。愁与恨、几时极? 暮潮风正急,酒阑闻塞笛。试问谪仙何处?青山外,远烟碧”。诗中提到的采石矶位于安徽当涂县西北牛渚山下突出于江中处,李白晚年住在当涂,并死于当地。词人怀着国事日非的忧虑,耳边仿佛听到边疆前线的号角声,很自然地想起了李白,只是南宋时局,怕是和青山之外的远烟一样飘渺。

  李白的一生充满着悲剧色彩,但他似乎天生浪漫,豁达的心境总能让他在失意中洒脱地面对一切,纵情恣性于山水之间!李白的感情世界就像皎洁的明月,虽然那么高而不可及,但其光芒照耀千年。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7-05-25 19:27:02
  @薛依云 元丹丘,貌似没有贺知章更知名一些。
  • 薛依云

    举报  2017-05-27 16:43:21  评论

    @夜郎可书 元丹丘与李白亦师亦友亦是贵人。开元29年(741年)元丹丘奉诏入京,次年(即天宝元年)受到持盈法师(即玉真公主)赏识,被封为道门威仪使。元丹丘受李白之托,荐之于玉真公主,然后玉真公主又荐之于其兄玄宗皇帝,而有奉诏入朝之幸,其实不过文学弄臣而已,李白终弃官离长安,开始漫游生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06-03 09:26:38
  一个高雅之士迎面蘆前、一个启迪生心的典故,让人读之感慨喟叹。敞佩笔者见识博大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06-05 00:53:55
  问好
  • 薛依云

    举报  2017-06-05 12:04:33  评论

    @王老434 从留言联想到唐诗“偶向芦花深处行,溪光山色晚来晴“,读诗词偶有意想不到的惊喜,故而“生活中得有诗和远方”此意何其真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06-05 12:11:17
  问好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6-08 11:39:53
  韦应物(737~792年)曾说过:“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笔者的文字《一场与李白及蜀僧之诗琴禅意的相会》也就算是千年的遥思对话。

  台湾现代派诗人羊令野(1923~1994)在其散文《云和鸽子》中则写道:“当你渴的时候,谁给你一匹云酿的水声,一粒海的结晶盐? 在绝望之中,总有一些期盼,水穷之处即云起之时,生命的源泉就因之无限的丰盈”。确实,有些岁月里模糊了的文化记忆,或还在某个幽静亭落的一角,显露其莹然剔透的本色与本真,林樾自苍翠 ,花落春仍在,有片秋水山色,正等待你我的到访。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