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石屋]雨中环游太湖得句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7:05:06 点击:353 回复:3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泛舟太湖时已秋,渔夫岛上起钓勾。

  烟波西荷素掩丽,小乔东吴正唱愁。

  五里水泮寻蠡影,是谁泊心弄莲舟。

  远天方见柠檬色,轻车早过三角洲。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7:09:00
  注:图片选自西西摄影《梅来云水蓝》http://xxlnm.fyfz.cn/b/342885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7:13:00
  华东五市游的后续文字:
  
  此番华东五市游的第二站是杭州,我本来以为,此行一定可以了却自己事关断桥的一个梦。

  这梦的缘起,自然还是因为我们的梅开断桥。自断桥开博后,每次搞诗会或有博友参与的征文活动,都有人挟着真断桥来入诗或行文。像清风发起的“我心中的断桥”时,斌斌在写“我说断桥”时,包括豆豆的最早与断桥有关的文字《断桥残雪》,所指的也是彼断桥而非此断桥。我们心知肚明,不过并不影响博友们对断桥的参与。因为了解断桥需要一个过程。比如豆豆就这样一路走来,如今已经成为玫瑰庄园的庄主,写了一组断桥博名考,和待写的庄园中的三生话博的文字。

  梅开断桥,博客名称来自残荷的大话群博的同名小说;残荷夜语,则是山寨于残荷博主的博客昵称。当时我只是想续写一下残荷的文字,并不打算以真面目示人,所以取名夜语。如今我们已经拥有了一个夜语团队,断桥,俨然也已经成为独立于西湖断桥之外的网络中的一个存在。

  如今在断桥,梅和荷都已经成为一个象征,成为断桥家族的博友们歌咏不尽的题材。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断桥的存在。梅,开在桥上;荷,绽放在桥下头。桥下面的那片水,曾经是梅溪村前的一条小河,后来是圣水湖。

  法云寺前的圣水湖上,确有一个吊桥,而非断桥。不过这并无碍,就像蜿蜒如带衔碧吞绿的玉带溪到了清风的笔下成了一条大河波浪宽,撑得开船,打得了渔,渔船上有了一个渔娘。

  而到了我的笔下,船上换做了一个渔夫,叫做翠竹白云。当真是天马行空,不过万变不离其宗。这一艘船,并非不系之舟,而是拴在断桥这个桩上。

  众所周知,准确地说,常来断桥的博友们都知道,残荷版梅开断桥的取意来自老梅的网名断桥梅,而断桥梅一名则与陆游的那首词有关。那么相对于断桥家族的人来说,断桥一词就有了三层含义,一个是驿外断桥边之断桥,一个是西湖之断桥,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领地,梅开断桥之断桥。

  梅开断桥之断桥,博友们也已经阐释了许多文字。老梅称之为正义网网友们的后花园,这题目大了些,就我个人来说,还是清风所言更合我的心境:

  “但是在我心里,在我们每个有故事人的心里,它就算寂寞独自开,我们也会敝帚自珍的,就算很多人都不待见它,这里依然是我们的家,乏了倦了累了烦了的时候,我们都会来这里,洗一洗浮尘,说一说心事。”

  所以自注册这个博客以来,我一直在这儿写作,在这儿以文会友,以桥为家,不知真断桥为何物。

  现在终于有了这样一个机会,此行杭州,行程安排游西湖,我终于可以一睹断桥的“庐山真面目”。

  而在行前,意外地从梅开断桥QQ群上得知,同日扬扬也在西湖,西西则路过杭州。扬扬还在QQ群上呼朋唤友,要在断桥召集一次博友们的聚会。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7:21:00
  此次华东五市游,我要以对上海最为熟悉,仅去年就到过两次世博会,实在是乏善可陈。南京虽号称六朝古都,却风流荡尽,古迹无多,可看的唯有秦淮河边,夫子庙处。那么我真正最着意处无非苏杭无锡。其中杭州西湖因为有断桥的缘故,自是志在必看。谁知却还是阴差阳错,与断桥失之交臂。
  
  说与断桥失之交臂也不全对。准确地说,在西湖的那一天,我错失的是水云间扬扬。因为我在行前就已经得知,扬扬当日也在杭州。于断桥,则是在泛舟西湖时,远远地眺望了一眼。
  
  在车上时,也曾向接地导游询问行程。就有同事在笑我,说我们知道高老师为什么要上断桥,高老师这几年一直在断桥上写作。和我关系近的,知道我们的这个博客叫梅开断桥;稍微生疏些的,说叫断桥残雪;更远些的则不知我的用意,只说:你就是上了断桥,也没有白娘子在等你。呵呵,我便因此打消了独自上断桥的念头。因为我这次毕竟是单位组织出来的,一旦脱团行动,必然会在很长时间内,成为他们的谈资。
  
  是啊,断桥上不会有白娘子等我,可我真正心牵的还是扬扬所说的博友们的聚会。记得她曾在QQ群上说起要联系西西、蓉儿、晨曦,和正在连云港避风雨的老梅。他们都来了吗?虚拟断桥的诗会,是否可以在西湖断桥上得到真实的演绎?
  
  对此,我一无所知。
  
  我们在断桥上曾有过数次诗会,其中之一便是由残荷博主发起的《我等你》:
  
  我,等你,
  在断桥的尽头
  不敢回眸
  怕泪光
  穿过爱的伤口
  凝望成永恒的守候
  
  那么,今天的断桥上会有谁在相候;夏末的西湖,能够给我带来多少惊喜呢?
  
  意外地,在路上接到了老梅的短信,才知道恰好立秋。老梅赋诗一首,虽托名听蝉,个中意味,却似有所指:
  
  立秋凉风起,
  树荫蝉声急;
  半月悄悄下,
  应是会佳期。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8:36:00
  西湖的断桥,我最早所知自然也是因为《白蛇传》中的白娘子。一曲断桥会,千古人断肠。所以接地导游在路上便讲“断桥不断肝肠断,长桥不长情意长”的故事,其中还提到孤山不孤君心孤,说的是林和靖梅妻鹤子。但总算说明白了一点,那就是桥并不是断的,叫这座桥为断桥,当真是另有缘故。
  
  那么为什么会被叫做断桥呢?导游是江苏镇江人,普通话里带着一股江南腔,罗嗦来罗嗦去,我真正记在心里的没多少,不过还是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那就是断桥残雪。
  
  原来这断桥的来历竟然与雪有关。在我们的家乡,也有两处景点因为雪而著名。一个是老龙湾的雪化桥,因为下有温泉,桥上遇雪便化,此湾在临朐旧八景中叫做冶源烟霭三冬暖;一个是沂山东南的穆陵关,雪后气温极低,经冬不化,在沂水旧八景中叫做穆陵停雪。但都没有断桥残雪这般凄清委婉,传唱不绝。
  
  在“断桥题咏”,小鹤曾经很没来由地贴发过一首歌词,题目就叫做《断桥残雪》。美其名曰是堂主大哥写给西西的词,说词中所写酷肖我三生故事中的西西回到江南的心语。我三生故事中的西西,也就是断桥新篇中的西西,假如会回到江南,又会是一种什么样子呢?会真的如词中这般所写吗——
  
  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
  永远也看不见凋谢
  
  江南夜色下的小桥屋檐
  读不懂塞北的荒野
  
  梅开时节因寂寞而缠绵
  春归后又很快湮灭
  。。。。。。
  
  一曲终了,小鹤意犹未尽,又以此为题,再开诗社。响应者有蓉儿、阿九、老梅、小余、法道难易、文军雅轩以及豆豆,另外我也诌了几句。这一次与以往断桥笔会断桥诗会不同的是,博友们多以真断桥命题,也许正是因为断桥残雪一景太有名的缘故吧。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8:38:00
  那一天的西湖,自然没雪,而是天热得不行,热得人没了心情。
  
  车到西湖时,心里难免还在记挂着扬扬所说的断桥聚会,谁知却停在了雷峰塔。导游提出泛舟西湖,步行游览的,是苏堤不是白堤。
  
  但据这接地导游说,在轮船上,还是能够看得到断桥的,在雷峰塔一带和苏堤上漫步却不行。就这样我决定上船。因为毕竟来了,哪怕望一眼也好啊,也算部分地了却我心中的一个念想。
  
  雷峰湖影,三潭印月,双峰插云,一路路地看过来,但更多地还是听船上的导游在说,映入眼帘的无非是湖光山色,绿树碧波。唯有到了锦带桥和断桥处,我定了定神,看清楚了锦带桥长一些,断桥略短,锦带桥上空荡荡的,断桥上晃动着一些人影。
  
  那么不管有没有扬扬,这桥上的人影,在我的心中,都已经定格为断桥一景。
  
  这船上的导游说话慢一些,吐字也更清楚,我这才真正懂得了断桥不断的含义,果然是因为雪,因为冬雪时远观桥面若隐若现于湖面,成就了断桥,成就了这一段千古传奇。
  
  从船上下来,去花港观鱼。本来就已经被晃得云里雾里的我,却看到了更为虚幻的林徽因。只是有一个徐志摩能为她写出一曲《再别康桥》,我却只能惜别断桥,以及桥上那些来或者没来的博友。
  
  在非诚勿扰时,残荷博主曾经发表了自己的不选感言:
  
  我来,或者不来
  桥都在那里,不悲不喜
  。。。。。。
  
  而我也曾模仿造句:
  
  我去,或者不去,
  你一如既往,天天断桥飘过
  。。。。。。
  
  谁知却于此时此地,真正明白了这两句话的含义。
  
  终于从船上下来,我也有了片刻的自由,赶紧和扬扬联系,却被告知她刚刚逛完了平湖秋月,已经去宾馆休息。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8:47:00
  西西摄影:那年西湖
  堂主从西湖回来,开始了他左岸现实,右岸虚拟的断桥有梦。
  2008年的十月长假,我在西湖,一个人,在西湖的清晨,享受它的宁静和水墨一样的长卷……从过去到现在,西湖,其实永远是一个梦。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8:49:00
  那一日的西湖断桥,和我是真正的一衣带水,却又形同咫尺天涯。西西说的是,即便扬扬是西湖上的白娘子,我毕竟不姓许。有缘千里,人虽然来了,无缘对面,一样不能相逢。
  
  在三生故事里,我写到西行路过洛阳,错过了扬扬,果然就与扬扬失之交臂。这一切也许都是冥冥中的定数。
  
  “到底堂主不是许仙啊,所以即使擦肩,也与扬扬咫尺天涯。”
  
  这一次西西虽然是放的马后炮,也学了一回残荷,成为一个巫婆式的预言家。因为我这儿还没有写出结局呢,她却能够一剑挑开了连环套,找到了那个症结所在的地方。
  
  而且我和扬扬也不是擦肩而过。我在白堤的这头,她在白堤的那头,中间相隔了一条白堤,还有断桥。
  
  清风说:“还是在这里的断桥相聚更现实些:)”清风说的断桥,自然是指我们的梅开断桥。在虚拟中相聚易,在现实中相聚难,这如果不是定数,也只能说阴差阳错,造化弄人了吧?
  
  而且,再用一个转折,说明出人意料的地方,真的是让人防不胜防。回来后从QQ群上得知,蓉儿那天有事情,并没有如期赶过去,与扬扬相聚,并对扬扬表示了歉意。
  
  而且西西那天也没有去杭州,因单位突发事件,延期一周出行。
  
  那么当日在西湖的只有我和扬扬了,而且上演了一出走马灯。我正在泛舟西湖,她可能在断桥漫步;我刚要花港观鱼,她已弃平湖秋月而去。断桥的这一天,在西湖果然是断的,并没有成全我们的相聚。
  
  很没来由地,让我想到了蓉儿写过的一首《断桥残雪》的诗句:
  
  没有白娘子 也没有许仙
  只有天堂伞 残荷
  保俶塔高高的
  立在远处
  
  还有另外一段,竟然也是蓉儿的佳句:
  
  那座桥和我隔着几个世纪
  走过去 雪影里
  蝴蝶飞得很北宋还是很晚清
  
  那么就让我们相聚在三生故事里,下一次路过洛阳,我一定会珍惜。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8:52:00
  当晚,宿在杭州。躺在床上看电视,脑子里却还在想着断桥的事,忽然,就有了这么一个创意。
  
  毕竟我在断桥日久,虽然是一个虚拟的平台,两年来,一直在这儿以文会友。忽然来到了这样一个典之所出地,对我不可谓不形成冲击。
  
  真假断桥。第一次我像一个凌空飞翔的鸟儿足履平地,仰望天空,浩渺无垠,却又找不到自己飞过的痕迹。于是自己很想捋一捋,回顾一下自己走过的路,盘点一下自己。
  
  因为这西湖断桥,原本是一个梦的起点。正是在这儿诞生了白娘子会许仙的故事,催生了一曲又一曲千古不灭的爱情传奇。
  
  那么从此断桥到彼断桥,我还能不能找到两者之间的联系?
  
  众所周知,梅开断桥之断桥,取意来自陆游的那首词。可今日断桥的含义,却越来越和那驿外断桥的本意相违。
  
  那陆游的断桥,是荒凉的驿亭所在地,凄清的心境,被冷落的遭遇,而我们的断桥,已越来越成为法博有情人的聚散地。
  
  对这个断桥的定位,博友们也曾多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残荷说:法博人自己的故事;老梅则跟了一句: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
  
  雨中笛声说:断桥梅花舞,皆是有缘人;女人如花说:连接你我他,快乐你和我;
  
  津津有味说:诸位看官,若哪天,你也在世俗的路上走的累了,不妨也同去这一番世外桃源,把酒临风,寄情山水,歇息歇息如何?
  
  女人如花说:这就是我心中的断桥,一片草长莺飞、鸟语花香的芳草地,一个值得信赖的家园,一个最好的心灵栖息地。
  
  落尘无痕2则把这儿定义为诗意的栖居。
  
  西湖的断桥,也曾是白娘子和许仙的梦的起点,两个人无非是想长相厮守,做一对普普通通的烟火夫妻,却好梦难圆,这个梦也被永远地埋葬在了雷峰塔下。
  
  于是乎这个断桥,相较于驿外断桥之断桥,便显得更为真实,更靠谱一些,我愿从此岸到彼岸,再做一次文字的引渡。
  
  “在现实和虚拟里,堂主渡得如此自如,真是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啊!”
  
  这是我贴发之后,西西跟在我文后的评语,也正是我开设断桥有梦这个栏目的用意所在。
  
  又是同一个西西,在“我说断桥”里说过:不在剧本里生活,但在生活中写剧。此一语,又可作为断桥三生话博之宗旨。
  
  西西在《那年西湖》中,还曾说过:“堂主从西湖回来,开始了他左岸现实,右岸虚拟的断桥有梦。”那么就让我们一起从这儿出发,断桥有梦,说一说自己的断桥一梦。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8:53:00
  第三天上海,第四日苏州,一样天热得不行,虽然人在风景中行走,却没了看景的心情。第五日无锡,天上终于下起了微雨。
  
  无锡,对于我既陌生又似乎有些熟悉。虽然去上海时也曾路过,我却从没有真正进入过这座城市。相熟的缘故,自然是因为西西。从她的博客上,我看到了许多无锡的图片或信息。
  
  和西西的相识,自然是因为博客和文字。最早却是因为她那本《浮光流年》。我给她写了三评,后来是四评五评,其中谈到无锡,有这么一句:
  
  “无锡因为有了她而缠绵多事,感伤多情。虽隔江山万重,每次想到那个地方,总有一点心动。”
  
  有点心动,自然是因为西西。因为她的灵气,她的扑面而来的,无论是通过书籍或网络都一样真实可感的江南才女的气息。
  
  老梅去广州时,也曾与无锡擦肩而过,据说写下了 “感受到西西的心跳”这样一句诗一样的语言。人家是三生故事中的兄妹,没办法,也许前世的确有过血缘关系,才如此息息相通,感觉这般敏感而细腻。我等疏不间亲,每次路过,都只是简单地打个招呼。
  
  这一次也不例外,所以此前我并没有和西西联系。车到渔夫岛,导游组织下去游览。那湖岸,那木屋,那草木,那桥,那轩,看上去都有点似曾相识,却终究没有荷,我才知道这不是蠡园。
  
  错以为蠡园的缘故,自然是因为导游这一路上都说,这儿是范蠡携西施泛舟归隐太湖的地方。却不知蠡园另有去处,是无锡的一处经典的园林。
  
  虽然没有荷,却因为有雨,反而有了游湖的心情。于是我顺着湖岸向前走去,感受着江南潮湿而清新的空气。谁知手机却在一遍又一遍地响起来,是同事在催呢,这儿不好玩,他们急着去那三国拍摄地。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8:57:00
  有梦图说:双湖双桥印象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9:00:00
  对三国影视城,怎么说呢,反正我此时的身心已完全沉浸在江南的烟雨里。
  
  在吴国的水域,唯一可提的是那次泛舟。因为我终于得了四句诗,便以此作问候语,发给了西西:
  
  泛舟太湖时已秋,
  渔夫岛上起钓勾。
  烟波西荷素掩丽,
  小乔东吴正唱愁。
  
  还有就是在吴王宫的旁边,我总算看到了荷。这正是江南的荷,太湖的荷,和西西所拍的荷,应该是并无二致。
  
  荷开得正盛,同事们纷纷在荷塘边留影。那么权且就把此当做西荷吧,我与西赏荷,已经在断桥组织了三十多个帖子,此番见到了无锡的荷,也算是不虚此行吧。
  
  可我没有想到的是,西西此时也正在家的附近还是单位的附近拍荷,而且在这一个江南女子的眼里,那雨,下得很江南……
  
  记得西西来江北时,她在泰山,我在沂山,我们曾在同一时刻见证过同一个日出。此时都在微雨中赏荷,也可以作为我这次江南行的第二个收获。
  
  却不曾想到西西那天早上所拍的荷片是《别来荷恙》,那叶脉支离,看上去似乎很受伤……
  
  可是当我得知这一个消息的时候,车正在横跨长江,而且西西说,我才一离开,天空就放晴了。
  
  看来无锡确是我的福地,正是在这儿,我感受到了真正的江南烟雨,看到了西西的荷。
  
  我忽然就有了后四句,作为我此行的《雨中环游太湖得句》,赠予西西,算作我送给她的一份薄礼:
  
  五里水泮寻蠡影,
  是谁泊心弄莲舟。
  远天方见柠檬色,
  轻车早过三角洲。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9:01:00
  一路上,在车上也闷,就和西西交流了一些断桥上的事。我谈到回来后开设一个断桥有梦的栏目,换一个角度,从真假断桥说起,解说我们的梅开断桥。西西说,西湖断桥她只去过一次,蓉儿才是真正的西湖女呢。
  
  蓉儿是一个西湖女。说真的,乍听到这话,我不觉有些诧异。论说蓉儿也是群博旧友了,那时老梅谈得最多的几个人,男有百里马、同野、阿九,女有蓉儿、扬扬、西西。后来我也给她写过几篇文评,《蓉儿的大舅》还先后被选入她个人的诗集和《草根风起》一书。可是后来我转到断桥写作,蓉儿继续写她的微诗,彼此少了联系。虽然小鹤也在结诗社,搞诗会,多以旧体诗为主,蓉儿并没有参与。还是西西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在搞秋诗征文时,特别声明:格律诗、现代诗、散文诗皆可,图文并茂更好。咱怎么也得给蓉儿、莲儿、嫣然一笑等诗坛大家为咱断桥诗社创造蓬荜生辉的机会不是!从此断桥才有了蓉儿的微诗,像一粒粒珍珠,熠熠生辉起来。
  
  再说这个断桥有梦的栏目,我因为在路上先有了思路,回来后即便开张写起。毕竟所谈的都是些旧话题,小鹤便说我,大哥怎么像个老和尚似的?我说我就是那个老和尚。老和尚的典之所出,不用说,大家都心领神会,广为人知。在沂山论剑时,我曾写过一则博客自述:远处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现在轮到断桥了,呵呵,年轻人求新图异,另择高枝,我老了,也唯有守着这个旧庙,唠叨来唠叨去,无非还是那些三生话博的事。
  
  而蓉儿,也果然如西西所说,很快就贴发了一组断桥残雪的图片和“一些和断桥沾亲带故的文字”。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9:08:00
  蓉儿:那梦,那荷,那断桥
  
  那日,抱石堂主、扬扬在梅开断桥家里说话,说是要到杭州来,西西也说要经过杭州,蓉儿在旁,很想能有机会和抱石堂主、扬扬、西西一起相聚西湖边,并想约晨曦也能一起相聚。但由于种种原因,最终这个愿望未能实现。相聚西湖,相聚断桥也终成一梦。难怪堂主一路行,一路想,断桥有梦便就出炉啦,这新新鲜鲜的断桥梦,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而且一连梦到九啦!梦中还时不时有蓉儿的影子,这让蓉儿好生惭愧。蓉儿虽离杭州2小时路程,可也算得上是地主,用西西的话说,蓉儿算得上西湖女呢,可蓉儿却未尽到地主之谊,那份欠疚之情时时都象钱江潮一样翻涌着。
  
  不过愧疚也好,未尽地主之谊也罢,西西的那古灵精怪的脑袋儿,什么想法都有,“西湖女”也亏她想得出来。但对于西西的创意,对于西西对蓉儿的命名“西湖女”还是感觉美滋滋地。虽然蓉儿受之有愧,但终究也是脱不了俗,还是感觉挺荣幸的。 
  
  其实,蓉儿也是赞同西西的说法,只是蓉儿少了那一点点的灵气。说起来蓉儿算是离西湖不远,也就一百几十公里,2小时也足以到达西湖,到达断桥,可以说算得上是正宗的西湖女。
  
  再说蓉儿出生时正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候,与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西湖的荷,断桥边的荷,年年那么热热闹闹的开。每次去西湖,走断桥,蓉儿都会感觉很贴心,很温暖,因为西湖的荷,是和蓉儿连在一起的,想当年父母也是因为这个才给我取名蓉的吧。而且这蓉是笑着的,是快乐的蓉。
  
  我喜欢荷,喜欢西湖的荷,也喜欢白娘子与许仙的故事,更喜欢断桥残雪的美景。我也会做梦,做断桥的梦,更希望梦里有荷,也有蓉。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9:09:00
  那么,就让我们来看一看蓉儿的这组“和断桥沾亲带故的文字”。
  
  断桥残雪,本为西湖十景中的经典。而蓉儿的这组文字,可为断桥残雪的注解。
  
  来到断桥,走上桥面
  想让自己成为那白雪中的亮点
  作为一幅画的感叹
  
  蓉儿的微诗,竟会是这样地先声夺人。画面上的蓉儿,一袭红衣,翘足侧立,真的是跟一个惊叹号相似。作为对断桥的一个梦,蓉儿用陈年酒香和想象的翅膀来表达自己的切切之望和绵绵情思,快乐如荷,挪步若莲,像一位轻灵的仙子,行走在桥上的白雪中,真是想不亮都难。
  
  飘雪的时候
  天说着白话,西湖一一装入
  她要暖红亲的脸
  让小酒窝倒出轻轻的甜
  
  西西说,读蓉儿的诗,每每有惊奇在里面。斯是信言,只要用心来体验。飘雪的时候,天说着白话,这样的句子,只好解释为惊奇二字。雪儿是苍天在冬的语言,飘着白雪,不是吐白字又是什么?那么酷夏的雷霆暴雨,就是激愤爆发的宣泄了。一句话亦可成诗,蓉儿此语,可为一例。
  
  《断桥的故事》和《想念断桥》实际上已超出了微诗的范畴,有着更多的人生况味和时空的印痕。蓉儿的断桥故事,也一样与荷与莲有关。月光和雪的意象,相融相映,给断桥赋予了一层珍珠般的色彩,最后着陆在青石板上,这念想是这般清远,而又真实。
  
  如何不怀想?在寂寞的夏日。想念寒风中的白雪,撑西湖伞的白娘子。不过最凄婉的还是压尾的一曲《梦荷》,和断桥的三生故事是如此契合,余韵不绝:
  
  我和单车守在这里
  等你,等你回眸
  一辈子 我怕还是不够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9:10:00
  西湖之行,断桥有梦。我写梦的文字,至此也算是告一段落。
  
  断桥本来就是一个生梦的地方。可断桥只是载体,不是梦,西湖的断桥,看上去也不过平平无奇。
  
  我终于还是没有登上断桥。可坐在船上远远地望去,这桥,真的与一座普普通通的石桥无异。
  
  也许对于每一个慕名而去的游人来说,所见的愈真实,其反差则越大。那么对于一个心怀断桥梦的朋友来说,将不得不独自品味那份失落。
  
  因为他向往的那份美,停留在故事里,而不在彼处;绽放在想象里,却不是此桥;美在时空里,找不到落脚点,也就不应该被一厢情愿地归纳到西湖,这样一个目的地。
  
  到断桥寻梦,原本就是一个错误。因为这梦,一直都在,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西湖和断桥,每天就这样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它每天都会有许多梦升起,也会有许多梦消失。
  
  残荷在自拟的断桥广告词中曾说,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那么对于我们夜语团队的作者们来说,也同时都是写故事的人。我们的断桥梦,一直都在我们的文字里。
  
  不在剧本里生活,但在生活中写剧。我们就这样把梦,编织进我们的文字里。
  
  断桥有梦,断桥说梦,那么我这段文字,也不是结束语,而是又一个断桥梦的开始……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9:15:00
  扬扬:断桥有梦之爽约
  
  断桥相会,是白娘子与许仙的故事,没想到虚拟世界中的堂主也要和扬扬在断桥相会了。
  
  QQ山上,堂主一声呐喊“我要去西湖登断桥了”,扬扬急急的应和“哪天?我也在西湖的”之声还没有落下,西西在山巅也喊了起来“我过两天也要从西湖过。”
  
  那我们,就在断桥相会吧!
  
  这一说,蓉儿喜得放下她的微型诗,拿出主人的姿态来盛情邀约我们都赶到断桥去,而且还要喊上一缕晨曦一起来,非诚勿扰的友人们,要从虚拟世界走到现实,来一个真实版的断桥相会。
  
  我把这一消息告知黛儿姐姐,她也很开心,因了非诚勿扰的游戏,我们都很期待明日的断桥会。
  
  
  人们常说,越是特别的期待越容易失望。也真的应验了。
  
  先是,西西说是和单位人员同行,西湖只是路过不会停留。
  
  后是,晨曦来电告知,因了刚休假结束,工作任务是一摞一摞的压过来,她都没有点滴的喘息时间,不能赶到杭州相聚了。
  
  再是,堂主在向西湖进发的路上来电告知:车停雷峰塔,只能远望断桥了。
  
  晕倒!一夜的期待,就这样成为幻影。
  
  
  早上八点多,小徐把我们四人送到西湖边的断桥,开始一天的西湖游。
  
  宁宁在断桥前前望望,后看看,疑惑的问,这就是断桥?这也没有断啊?然后绕着“断桥残雪”的碑亭认真地看了一遍之后,站在那里指着“断桥残雪”四个字问,没有断桥这又是什么意思?
  
  其实这就是断桥之名的来历。如果没有残雪的映照,也就没有了站在孤山上看到断桥的奇景了。这一处,可以说是占据西湖景区三大怪“断桥不断,孤山不孤,长桥不长”的之一怪了。
  
  走上断桥,又想起堂主昨日讲的断桥之约,黛儿姐姐和孩子们都笑着要我留在断桥等人来约会,他们先去乘船游湖去。可是,堂主今早已经联系说今日西湖之滨,恐怕是要擦肩而过了。
  
  
  原来堂主是跟随旅游团而来,从南京到杭州之后,直接到雷峰塔下,然后乘船游湖,之后就要去西溪湿地了。
  
  擦肩而过的遗憾,也许以后还会有,这也许表明了断桥梦还是做得越长越好。只有在梦中,断桥之会才能给堂主带来剪不断的诗情画意来。
  
  因了法律博客上的断桥,因了堂主的昨日相约,我们对断桥也有了一份特别的关注。于是乎,游船行驰一圈之后,我们又把船行驰到断桥下的水域上,拍摄断桥的全景图。
  
  弃船登车,习习凉风吹面,条条柳枝摇曳,静静微波荡漾。
  
  电瓶车到雷峰塔下,我的眼睛多向高大人群密集之处观望,希望能在此遇到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堂主。可是,任凭我从广场上的人海中寻觅、在雷峰塔上的风景台上追寻、在孤山的山道上寻找,可是哪儿都没有寻到堂主的身影。
  
  看来,这断桥是一个适合做梦的地儿!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9:17:00
  扬扬的西湖断桥图片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9:18:00
  扬扬:断桥有梦之失之交臂
  
  从雷峰塔走出,在夕照亭内歇息,不知不觉间已过午时了,腹内也有些抗议了。决定继续乘坐电瓶车向苏堤出发,在楼外楼哪一块找一家小店或者快餐店吃午饭。
  
  下得山来,等了数辆电瓶车都人满,看到有人骑统一的红色自行车来,我们又动了骑车游西湖的心思,可是四下都找不到租车点。
  
  无意间看到了马路对面的“南屏晚钟”的字样,原来这雷峰夕照与南屏晚钟就在咫尺,竟在一条路的两边,相向而对。
  
  可是因了路障的缘故,我们只能在这边遥望南坪,想象晚钟响起、雷峰夕照的景象了。
  
  车行走在浓荫遮蔽的苏堤上,瞬间就把炎热的汗水吹干,并有丝丝凉意袭来。午间休息的习惯,眼睛也逐渐被睡梦锁住了。
  
  楼外楼外觅佳境。午餐,我们都不愿去楼外楼凑热闹,于是路过花港观鱼时,看到一个静雅小屋,挑帘进入,古色古香的枣红色餐桌,一下就把我们的脚步给黏住了。
  
  坐在如此雅致的小屋内,品尝美味的西湖醋鱼、浓香的东坡肉、清淡的西湖莼菜梗、清香四溢的菱角该是何等的惬意。
  
  而且,我们一边品尝美味,还可以一边观看来来往往的游人,更感到一份超越炎热的凉爽感。
  
  旅游团千姿百态,游人万种表情,置身度外的静观,真有一种超脱凡俗世界的观感呢!
  
  
  花港失之交臂。告别花港观鱼,从岳飞庙前走过,向平湖秋月走去。在苏小小墓前稍事停留,宁儿绕着铜铸的坟茔转一圈之后,感叹半天。然后,我们跨越一座平桥向秋瑾塑像走去,平湖秋月就在不远处,我们计划到达平湖秋月、白堤之后,西湖之游就可以画上一个句号了。
  
  刚刚走进平湖秋月,接到堂主的短信,告知他们已经游湖结束要上岸了,现在要去花港观鱼了。
  
  看后,真的有些离奇的愤怒了,这个堂主,开始来信息告知就在雷峰塔下车观赏,然后就要去西溪湿地了。可是,一上午时间,他们不但都在西湖游览,还是西湖里畅游,而且就在我们刚刚离开花港观鱼处,他竟然在那儿下船登岸了。
  
  告知黛儿姐姐,堂主就在我们刚刚离开的地儿,她回头观望早已看不到刚才的景区了,不由为我们的擦肩而过惋惜不一。
  
  不知道是该说落堂主几句呢?还是该向如花告堂主一状?犹豫间,还是告知他我们刚刚离开,让他后悔去吧!
  
  可是,还是难以忍下不舒服的感觉。不由想,如果换做是西西的话,她会怎么样呢?
  
  如果堂主告知他们的游湖之行程,也许我们可以规划一下相聚的汇合点了;如果堂主早点来电,我们也许就能在花港一同观鱼了。
  
  可是,如果我再追问一下堂主的话,也许就能赶上他们的脚步了。可是,堂主的一句“我们单位同行”的信息,阻拦了我的追问之计划。不知,堂主身边会有哪位佳人,万一造成了误会,那可是罪过了。
  
  遗憾!也许,就是因了这份遗憾,才有了堂主的断桥有梦之专栏。
  
  遗憾,也许,这也是断桥故意给我们留下的一份梦幻吧!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9:27:00
  扬扬的西湖图片2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07 09:32:00
  原本一个栏目内的文字和图,如此贴发,可就方便多了,呵呵,此为天涯学艺一。。。
作者 :陪你望月圆 时间:2013-02-13 22:03:00
  似乎每一篇都很精彩,慢慢欣赏喽!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4 06:00:00
  @陪你望月圆  21楼
    似乎每一篇都很精彩,慢慢欣赏喽!
  -----------------------------------------------------------------------------
  月圆好,文字写了不少,其实只说了一件事,叫做断桥有约。。。
作者 :被遗忘的梅子 时间:2013-02-14 16:53:00
  欣赏老师美文,问好老师@夜郎可书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09:58:00
  @被遗忘的梅子  23楼
    欣赏老师美文,问好老师@夜郎可书
  -----------------------------------------------------------------------------
  问好梅子,以后还是称我为堂主吧,或者可书,都好。。。
作者 :被遗忘的梅子 时间:2013-02-16 12:11:00
  @夜郎可书  24楼
    @被遗忘的梅子  23楼    欣赏老师美文,问好老师@夜郎可书  -----------------------------------------------------------------------------  问好梅子,以后还是称我为堂主吧,或者可书,都好。。。
  -----------------------------------------------------------------------------
  嗯!梅子问好堂主(*^__^*) 嘻嘻……祝你天天开心O(∩_∩)O~~
作者 :孔雀东南飞E 时间:2013-02-16 16:17:00
  断桥有约,没约上。O(∩_∩)O
作者 :青阳鱼子 时间:2013-02-16 18:28:00
  美景,美文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19:11:00
  @青阳鱼子  27楼
    美景,美文
  -----------------------------------------------------------------------------
  欢迎青阳鱼子朋友!新年快乐:)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3-02-16 19:12:00
  @孔雀东南飞E  26楼
    断桥有约,没约上。O(∩_∩)O
  -----------------------------------------------------------------------------
  呵呵,下次好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