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断桥故事会】章回小说 人鬼斗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09-28 22:20:29 点击:1128 回复:3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一回:货郎受惊黄土岗 鬼童大闹清水塘


  诗曰:东汉始有纸,纸乃蔡侯作。
  何以无纸时,不闻鬼穷饿。
  话说当代大儒,曾任共和国外交部长,大名乔冠华也。因不信鬼神,见世上愚男愚妇烧纸钱送鬼,遂作此诗。更有一位古人,人称圣贤,为万世师表,也曾说过:世上鬼神存而不论。自古以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至今尚无定论。今天不说古人之所传,只说樵子所见所闻,是实是虚凭看官各自评说。能与诸位添些茶余饭后之谈资,实樵子之初衷也。
  且说上世纪五十年代,樵子尚在年幼。当时人口没有现在密集,还有部分土地没有开垦。路边野外荒草齐腰深,狐兔经常出没于破庙荒坟中。夜间的野外,流萤飞舞,鬼火飘忽,不时传来野狼嚎叫,哀雁悲鸣,更增添了夜晚的恐怖。又经常听大人讲一些鬼怪故事,吓得从不敢到村外去玩。就是晚上睡觉,听到老鼠的吱吱叫声,也会吓得用棉被蒙了头,大气也不敢出,更不敢往外看。因老鼠的两眼会发出绿色的光,同传说的鬼火一个样。下面就是小时候听来的故事,据说是真人真事,因年长久远无法查实,只是其中的人物樵子却也相识。
  我们村北有一条土岗,俗称老北岗,岗不算高,却是通往四方村镇道路的交叉点,岗顶距四周村镇最近的也有五里路。岗上土地瘠薄,到处是荒坟和茅草,一片凄凉。农作物大部分种的是高粱,风吹草动哗啦啦的响。行人从这里经过决不敢在此停留。
  岗顶交叉路的中间,有一个半亩大小的三角形水塘,水不深,一年四季却从未干涸过。里面长满了水草和蚂蝗,没见任何人在里面洗过澡。据说每到夏季炎热的中午,就会有几个光屁股小孩出现,在水塘中玩耍,并舞弄着三口铡刀,如遇单个行人路过,会被按倒在水塘中扒光衣服,填上一嘴泥沙,活活的闷死,还美其名曰:“吃砂糖”,所以天一近中午就很少有人从这里经过,其恐惧成度不亚于武松打虎之景阳冈。在附近干活的人也会提前收工,间或谁的农具忘在水塘附近的田里,绝没人会单独去取。
  曾经有一个外地货郎,中午从此路过,被几个小孩拉到水塘边,扒光衣服按倒在地。货郎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倒地后爬在水塘边,两手抱头大气不出。几个小孩找遍全身也没找到嘴巴填沙子,正无计可施,突然货郎放了一个屁,几个鬼头把货郎的屁股当嘴巴,糊了一屁股的泥沙。折腾了好一阵子,直到太阳偏西,有行人出现,几个鬼头消失后,货郎才得脱身,顾不得货郎担,只身逃走。
  此事传开后更增添了这一地段的恐怖。
  发生在这里的另外一桩奇闻,是两个朋友打赌给死人喂饭,喂一口吃一口,到底怎样个喂法,且听下回分解。
  请看第二回 牛经纪胆大 死人吞饭
  郭大头心疑 活驴受惊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09-28 22:23:23
  可书好,你看此类文字列入哪个栏目为好,请编辑一下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29 08:18:37  评论

    @南山樵子2011 呵呵,章回小说,列入断桥故事会吧。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29 08:20:25  评论

    @南山樵子2011 编辑吗,断桥现在有三位高手,辛苦下。。。 @七旗 @品味精致 @58居士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品味精致 时间:2015-09-29 09:15:20
  樵子,鬼故事么,有点吓人呢。

  前几天,我不知道是做梦还是什么原因,忽然间像被一个人捂住了嘴,差点透不过气来。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29 10:06:07
  @南山樵子2011 呵呵,错把屁眼当嘴巴,有趣得紧!也是捉弄促狭鬼之智慧也。
作者 :瀛山一石 时间:2015-09-29 11:45:02
  @南山樵子2011 @夜郎可书
  好章回,希望樵子兄超越蒲松龄《聊斋志异》。
  • 南山樵子2011

    举报  2015-09-29 21:08:37  评论

    @瀛山一石 石兄说笑了,就蒲公而言樵子是望尘莫及哈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9-30 06:21:35  评论

    @南山樵子2011 @瀛山一石 二位老兄的表达方式不同,一个以诗,一个讲故事。。。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09-29 21:07:01
  第二回 牛经纪胆大 死人吞饭 郭大头心疑 活驴受惊

  上一回说道黄土岗闹鬼惊走货郎,就在这条岗上又发生了一件事情,各位看官耐着性子听樵子慢慢道来。
  顺着岗坡往西去,有一个不大的镇子,每逢单日都到镇上赶集。单说岗东坡的村落里住着一个牛经纪,单身一个人同老母亲一起过活。牛经纪每天到集镇上交易牛羊,集罢后总要打上二斤烧酒,到宰牛卖肉的牛肉锅上吃肉喝酒。酒足饭饱后,还要再买上二斤煮得烂熟的牛蹄筋,带上一葫芦酒,腰里缠一根用狗血侵过的牛皮鞭,再用荷叶为老娘包上一包黄牛肉,才晕晕乎乎的往家赶。
  牛经纪生来胆大,同村的郭大头曾与他打过一次赌,使二人名扬乡里。
  有一年闹饥荒,一个讨饭的花子饿死在岗坡上。郭大头对牛经纪说:你如果敢在晚上去给死人喂饭,我请你吃酒。牛经纪说:这有什么不敢的。晚上回家让老娘煮了一碗小米饭,夜里趁着蒙蒙的月光,到岗坡上给死人喂饭。牛经纪来到死人跟前,蹲下身子,一勺一勺的往死人嘴里喂饭,喂一勺死人张口吃一勺,眼看一碗饭就要喂完了,牛经纪吓得毛发直竖,头皮发麻,嘴里嘟囔着说:死了还这么贪吃。说着把半碗米饭扣在死人脸上。这一来不打紧,死人忽然坐了起来,牛经纪一见拔腿就跑。死人起身紧追不舍,牛经纪眼看跑不脱,索性停下来看个究竟。等死人追到跟前一看,原来是同自己打赌的郭大头,穿了死人的衣服躺在那里吓唬牛经纪,从此牛经纪的胆大出了名。
  说起郭大头这人也有一段趣事,郭大头本名叫郭松山,因脑袋生的大于常人,村上的人就叫他郭大头。叫来叫去大头的本名就被人们遗忘了。同村的二秃子有一个漂亮的老婆,婚后没几年二秃子死了,老婆便嫁给了郭大头,大头总担心二秃子的鬼魂来找麻烦,整天提心吊胆。常言说怕中有鬼,痒里有虱,这一天郭大头起五更磨面,飞蛾把油灯扑灭了好几次,大头怀疑是二秃子的鬼魂在作怪,脱下上衣扑打飞蛾。这一抽打不要紧,拉磨得驴子受了惊,挣断套绳跑了,还把大头踢了一个跟头。第二天郭大头逢人就说二秃子的鬼魂如何如何厉害。
  村人听了此事,给大头出了个主意,让他削一根桃木树桩,在天不明鸡未叫前,把桃木树桩钉在二秃子的坟上,可以镇住二秃子的鬼魂。大头信以为真,连夜砍好木桩拿上大锤,因夜里天冷临出门又多穿了一件棉大衣,哑不悄地来到二秃子的坟上,慌慌张张的蹲下就钉木桩,钉好后起身就走,可不好啦,二秃子的鬼魂拉着大头的棉大衣死死不放,怎么也挣不脱。郭大头急中生智,把大衣从身上脱掉撒腿就往家跑。第二天带领大伙往二秃子坟上去看,原来是大头在慌忙中,把大衣下摆钉在了地上,惹得大家说笑了好几天。
  后来,牛经纪在这条岗上,上演了一段惊心动魄的人鬼斗智地故事,详情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请看第三回 大胆汉醉酒戏鬼 小寡妇深夜惑人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09-30 06:19:41
  @南山樵子2011 原汁原味的乡野趣谈,地名人名拉呱的方式都甚合中国北方农村的风俗。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01 20:56:16
  第三回 大胆汉酒醉戏鬼 小媳妇深夜惑人

  话说这一天牛经纪喝的晕晕乎乎,趁着朦胧的月光往家赶。每次走到黄土岗顶上,总要在一个坟头上躺一会,一来歇歇脚,二来醒醒酒。岗上的野鬼与他厮混熟了,总在他怀里掏酒喝,有时把他缠得不耐烦了,就解下牛皮鞭炸几个鞭花,鬼魂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天他来到黄土岗顶上,又向坟头走去,忽然眼前一亮,只见一个年轻媳妇坐在坟头上,跟前放着一个花布包袱。牛经纪心想这是谁家的媳妇,夜深了还不回家。上前仔细细一打量,见这小媳妇白净面皮上淡扫峨眉,腮上长了一颗黑痣,显得分外俏丽。头上盘一个时兴的发髻,鬓角插一朵白花,在月光下格外醒目。裤脚下绣着花边,穿一双红绣鞋十分秀气。牛经纪见小媳妇紧皱双眉,不敢抬头看人,心想是谁家的媳妇迷了路,再不然是同婆家怄气回不了家,不如上前问个明白,把她送回家去,看样子离家也不会太远。便上前问道:“大妹子,你是哪个村的,为什么半夜三更坐在这里?”那媳妇抬头看他一眼冷冷的说道:“谁要你管”,便起身拎起包袱,哭泣着沿小路往西北方向去了。
  牛经纪一楞神,见年轻媳妇哭着走了,心想肯定是谁家的媳妇生气跑出来,别寻了短见。我跟着看看,还是劝他回家为好,便悄悄跟了下去。
  沿小路向西北走五里多路,便到了高店村,村东头一家屋里亮着灯,只见那媳妇来到门口。不见开门一闪身便不见了。牛经纪心里打了个哆嗦,不好,怕是遇见不祥之物,她是个女鬼。我要看看她怎样作祟,决不能让她祸害人。便解下腰中的牛皮鞭,悄悄靠近门口,隐身在烟囱后面顺着门缝往里瞧。只见一个白发老婆婆,一边伤心落泪一边不停地纺线。牛经纪知道这是高玉印的母亲,老太太早年丧夫,守着独子过活,可能是儿子惹老人生气,正独自伤心。又见女鬼坐在老婆婆的身旁,隔一会就把线勾断一次,惹得老婆婆心烦意乱。那女鬼便凑在老人耳边细声细气的说:“死了吧,死了吧,死了好,一了百了,永无烦恼,两腿一伸见阎王,再去托生乐淘淘”。老婆婆在女鬼的蛊惑下,站起身来找出一条麻绳往房梁上挂,老婆婆个子矮,女鬼便帮他挂,挂上后又把绳套挽好,推着老婆婆的头往绳套里伸。牛经纪看的血脉愤张,伸手抓起烟囱上的一块砖向屋里砸去,惊得女鬼转身就往外窜。牛经济眼疾手快用牛皮鞭把女鬼拦腰缠住,抱起来扛在肩上就走。女鬼在牛经纪背上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嚎叫:“该死的牛经纪,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与我作对?快把我放下来,不然我咬断你的脖子”。说着便往牛经纪的脖子上啃去。牛经纪道:“近几个月附近几个村子不断有人上吊,原来是你在作怪,今天你咬死我也不会放你”。牛经纪忍着脖子上的疼痛,向村前的灯光处走去。
  要知牛经纪如何处置女鬼,且听下回分解!
  请看第四回:烧棺木恶鬼魂消 逞官僚好人命断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10-01 21:05:18
  @南山樵子2011 呵呵,樵子有更新,明天读。。。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04 13:58:42
  第四回 烧棺木恶鬼魂消 逞官僚好人命断

  话说牛经纪背着女鬼朝村前的灯光走去,原来这灯光是村中的牛把式起早喂牛。牛经纪一看喂牛的是吴老八,便喊:“八哥,快来帮我”。老八一看是牛经纪就说:“大兄弟,半夜三更的你背的是啥”?牛经纪说:“我背了个小媳妇”。老八走近一看说:哪里是个小媳妇,明明是个棺材板,你从哪里背来的?牛经纪道:别多问,赶快生火烧了它,不然它还要害人。
  老八一听不敢怠慢,很快生起一大堆火,帮牛经纪用皮鞭在棺材板上又缠了几道,放在火上焚烧。只听见女鬼在火里尖声叫骂,嚎叫声凄厉瘆人。正焚烧间,忽听屋外一声鸡啼,火堆里“嘭”的一声炸了一个火花 便无声无息了。老八还兀自抓着木板不放,牛经纪说:“八哥,放手吧,鸡一叫她再也逃不了啦,看看这个东西是用什么咬我的”?
  两人仔细一看,原来是棺材板上的两个大钉。牛经纪摸着脖子上的两道血痕说:“总算为大伙除了一害”。说着从怀里摸出酒葫芦一仰脖子,咕噜噜灌了下去。
  说起这个吴老八,不由叫人心酸。吴老八单身一人,父母早丧,人有点憨。年轻时在国民党部队当过骑兵,有一次同日本人打仗,派吴老八打先锋去破敌人的铁丝网,他手提大铡刀冲到铁丝网前,举起铡刀用力砍去,没想到慌忙中铡刀拿反了,用刀背砍了下去,铁丝网不但没砍断,铡刀反弹过来把自己的头皮削掉了一块,还捎带了半个耳朵。差点把自己的脑袋开了瓢。到现在留下好大一个疤不长头发。
  战役结束后,部队开拔时路过家门口。老八向长官请了半天假回村看看,也想抖抖威风,在相亲们的面前显摆显摆,便带了几个同伴一起回村。人们见几个当兵的骑着高头大马直奔村里,以为来了大官,都出来围观。到跟前一看是本村的吴老八回来了,就热情的打招呼。老八一看大伙都出来迎接他,高兴得连话也说不囫囵了。跳下马把缰绳往乡亲手里一塞说:“铡马喂杆草”。我们那一带把喂马的谷草叫做“杆草”老八心里一激动把“铡杆草喂马”说成了:“ 铡马喂杆草”,笑柄一直流传到今天。
  日本鬼子投降后,吴老八退伍回乡当起了牛把式。快解放那阵区里成立民兵队。因老八当过几年兵会玩枪,区里吸收他当了民兵,参加剿匪反霸,镇压反革命暴动,后来在一次清理阶级队伍时被错杀。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那地方在浅山丘岭地带,地薄人穷,经常有土匪出没打家劫舍。解放初期反动派残余势力非常猖獗,勾结土匪杀害土改工作队,绑架干部家属,罪恶昭彰。区政府组织民兵镇压了反革命暴动,铲除反动会道门,趁一伙反动份子聚集在破砖窑秘密开会时来了个一窝端。解救了被土匪绑架的干部家属,每次行动吴老八都没少出力。
  剿匪反霸结束后,为了纯洁阶级队伍,让人们互相揭发举报。吴老八在国民党部队当过兵,自然被列为审查对象。其实吴老八出身贫苦,当兵是被抓去的壮丁。从没做过坏事。有一个区干部叫刘广贤,为了表现积极,捞点资本往上爬,便诬陷吴老八当兵时一枪打死八个八路军。在某月某日参加过暴动等反革命活动。
  当材料一递上去,区政府就传吴老八问话,:石羊岗搞暴动你去了没有,回答说去了。新调来的区干部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又见吴老八供认不讳,正好区里挖出的反动份子离上级的要求人数不足,便把吴老八拉出去枪毙了。其实吴老八说的是参加剿匪反霸,不是说参加了反革命活动。由于话没说明白,糊里糊涂的送了命。事后真相大白为时已晚。
  关于吴老八的这一段故事与鬼无关,但那些心怀鬼胎的人与恶鬼无异。
  欲看鬼故事请看下回:赌变脸粉匠巧捉鬼 耍花样老鬼徇私情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07 11:53:48
  第五回 赌变脸粉匠巧捉鬼 耍花样老鬼徇私情

  黄土岗地处豫南边缘,与湖北接壤,那一带属浅山丘岭地区。由于土地瘠薄,老百姓很难填饱肚子,为了少挨饿,便大量种植产量较高的农作物——红薯。
  红薯种多了,吃多了,便吃出许多花样。不知那朝那代,吃腻了红薯了人们,利用这种作物加工出了一种条状食品,用现在的说法叫粉丝,在我们家乡叫粉条子。这在当时来说恐怕是红薯系列中的高档食品,农家逢年过节才舍得拿出待客。
  加工这种食品虽说不难,可也并非人人都会,况且要有特制的工具,所以便有人学得此技为三乡五里服务,相应也会得到适当的报酬。乡下人实诚,从不争多争少,所以干这一行的人缘很好。我们那里把干这行的人叫粉匠,与石匠、木匠、泥水匠齐名。一进入冬季,粉匠就会被东村请西村叫,忙得不亦乐乎。每天带上一把粉瓢,早出晚归,虽说辛苦,倒也颇有收获,若碰上有钱人家,来上一顿猪肉炖粉条子,再来二两烧酒,那是最惬意不过的事了。
  我老家那一带就有一个粉匠,三乡五里小有名气,因年代久远,那乡、那村、姓什名谁难以考实,我们就叫他粉匠吧!粉匠独身一人,奉养着年迈的老娘,小日子也还过得去。这一年的冬天,忙罢了农活,人们便开始下粉(我们那里把加工粉丝的过程叫下粉)有一天粉匠在邻村下完粉,趁着月光往家赶。冬季的深夜,万籁具寂,冷冷的月亮撒下白森森的一片青光,不时有大雁从头顶飞过,发出声声哀鸣,一个人走在旷野里觉得毛骨悚然。粉匠正自走着,听见路边坟堆上的荒草中簌簌作响,随着响声只见眼前一晃,好像有人来到自己面前,粉匠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野鬼拦住了去路。只见那野鬼头秃顶尖,两鬓突出,红毛横生,双眼凹陷,鼻孔朝天,嘴尖唇裂,两腮无肉,口中嘶嘶的吐着冷气对着粉匠冷笑。粉匠经常在外奔波,听的多见的多,也不十分惧怕,便问道:你想干什么?小鬼说:我要与你比变化,谁输了跟着赢家走,听从摆布。粉匠说:你先变个让我看看。那鬼把头一摇,就像川剧中变脸一样,变出了一付吊死鬼的模样。只见他两个眼珠突出框外,顺着眼眶鼻孔往外流血,血红的舌头伸出半尺长,蓬发如草,细长的脖子上挂着半截麻绳。粉匠见后,强自镇定心神说:你这个样子我见的多了,不足为怪,你看我给你变一个吧!只见粉匠从包袱里拿出一物,扣在脸上说:你看我这个脸怎么样?那鬼一看,只见一付脸上有几十个眼睛,全都有眼无珠,即没嘴巴也没鼻子,下巴上垂下一条鲜红的长舌,足有一尺多长,十分吓人。野鬼看后颤颤兢兢的说:这种脸我没见过,我输了。转身就想溜,只见粉匠双手一抖,一条红绸套在了鬼的脖子上,牵了往村里走去。
  你道粉匠用什么给鬼变脸的吗?原来他急中生智,把下粉用的粉瓢扣在了脸上。粉瓢是下粉的专用工具,就是选一个熟透的葫芦,从中锯开,把瓤 挖出来便了成两个瓢,再选其一,在上面钻几十个指头粗细的圆孔,瓢把上绑一条红布,下粉时左手端瓢,把红布缠在手腕上以助臂力,然后把调好的红薯淀粉放在瓢里,架在开水锅的上方,右手一拳一拳敲打粉瓢的上沿,淀粉就会漏成一条条细线,经开水一煮细细的粉丝就形成了。粉匠就用此物斗败了野鬼。
  粉匠为什么用一条红绸便可缚着野鬼呢?原来常走夜路的人,身上均带有镇邪之物,或腰带、或绳、鞭等常用随手之物,用鸡血朱砂,浸后带在身边,可避邪除崇。缚鬼的红绸就是瓢把上的红布。此法很灵,各位看官不妨一试。
  且说粉匠牵着鬼喜洋洋的往家赶,走到村口,只见一个白发白须的老翁拦着去路。粉匠一看,原来是已故去几年的一个亲翁,,老者对粉匠说:这么难看的东西,你牵着他做什么?粉匠说:我牵回家去,让他给我推磨。那鬼一听说要让他做苦役,两眼看着老者吱吱乱叫。老者说:让我给你牵着吧!粉匠却不过情面,手一松,老者与鬼一齐不见了,消失的无影无踪,粉匠气得是跺脚叹气,懊悔不已。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六回 设骗局老鬼再徇私 施巧计恶魔受惩罚
  • 抱石堂主

    举报  2015-10-07 17:19:30  评论

    @南山樵子2011 呵呵,有钱能使鬼推磨,自己牵来劳捕捉。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10 19:29:54
  第六回 设骗局老鬼再徇私 施巧计恶魔受惩罚

  上一回说到野鬼逃脱,不但粉匠深感懊悔,就连那逃脱小鬼也不甘心。在黄土岗又拦着粉匠的去路,还要继续比变脸。粉匠说:你先变吧!野鬼把身子一摇,变了个无头鬼。只见那鬼颈上无头,脖子上不停地往外冒血沫,眼睛嘴巴长到了肚子上,呲着牙向粉匠做怪脸。粉匠说:“你这个形状我见得多了,不足为奇”。鬼说:“轮到你了,给我变一个看看”。粉匠左思右想无法可变,正思量间,忽觉腹内翻腾,一个热屁“咚”的一声放了出来,粉匠灵机一动对鬼说:“让我给你变来”。只见粉匠把腰带一解,脱下裤子,把一个大白屁股厥到鬼的面前。那鬼见粉匠忽然矮了半截,一副大白脸伸到自己跟前,不由得上前仔细观看。只见一副大白脸,无鼻子无嘴巴,只有一只独眼长在中间。小鬼一边嘟囔着说:“稀奇,稀奇,没见过”,一边凑近细摸细看。正在仔细观察,冷不防粉匠又一个热屁带着响声冲关而出,直射到野鬼的脸上,把鬼惊的一跳大高,嘴里喊着:“毒气,毒气”转身要跑。粉匠眼疾手快又把鬼拴了个结实,牵着往家走去。心想这次谁来也不放你。
  粉匠边走边对鬼说:“上次走村西头让你的同伙把你救走,今天咱走村东头,看你还有什么鬼花样”。小鬼急得抓耳挠腮,又跳又蹦,吱吱乱叫,一边还在想着刚才粉匠变的脸十分恐怖,口中不住嘟囔着“脸象白面瓢,当中一道壕,口中冒臭气,有命也难逃”。
  粉匠牵着鬼往村东头走去,刚到村头,只见邻居的几个小孩子在场院上玩耍,其中一个孩子手持青砖向另一个孩子的头上砸去。粉匠眼看要出人命,便不顾一切上前去拦阻,手一松小鬼趁机溜走,眼前的几个小孩也不见了,粉匠那个后悔呀!
  自此以后再也不见小鬼来缠粉匠。
  隔了一段时间,粉匠老娘对他说:“儿呀!只要你一出门就有一个小鬼来缠我,给我说死了怎样怎样的好,逼着我上吊”。粉匠听后非常生气,决定教训教训这个鬼头。便对母亲耳语一阵,自己找出一条皮鞭,用鸡血、狗血、朱砂浸了又浸,做好准备单等小鬼上门。
  单说这一天,天刚蒙蒙亮,老太太就愁眉苦脸的说:“今天儿子又出门了,要几天回不来,这日子叫我一个人可怎么过下去呀?”小鬼一听有机可乘,便又来说教。老太太问小鬼,你总说让我死,可怎么个死法呢?小鬼说你上吊吧。老太太起身把门插死,找出一根绳子往房梁上挂,老太太个子矮,绳子挂不到房梁上去,便让小鬼帮她,小鬼个子也矮,老太太拉过一个鸡罩(一种用竹篾编的鸡笼)让小鬼站上去,小鬼伸腿就往鸡罩上站,忽然从鸡罩上边的空洞里伸出两只手,死死抱住鬼腿不放。老太太拿起皮鞭一边抽打一边骂,把小鬼抽得尖声嚎叫。粉匠掀起鸡罩出来,接过皮鞭狠狠抽打,把小鬼抽得现出原形,变成几根骨头棒子满屋子乱窜。粉匠猛抽猛打,穷追不舍,小鬼正在无处逃窜之时,忽听吱呀一声,房门自动打开了,几根骨头棒子窜出门外一溜跟头逃得无影无踪。
  粉匠知道这几次小鬼的逃脱,都是被那个死去的亲翁救走的。便到亲翁的坟前狠狠的数落了一顿。
  当天晚上,亲翁来到粉匠的梦中,告诉说:那个野鬼是新任判官的衙内,我在判官手下当差,不得不救他。粉匠道:难道你们阴司也是官官相护徇私舞弊呀?亲翁道:那还不是从你们阳间学来的,世上的坏风气都传到阴司来了,连黄、赌、毒也泛滥成灾,阎王爷睁只眼闭只眼束手无策。一番话说得粉匠哑口无言。
  从此后粉匠一家太平无事,每当粉匠深夜归来,小鬼总在野外离得远远的喊着:“我害怕,我害怕”再也不敢上门招惹粉匠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第七回 大妈妈黄土坡上强喂奶 曹老四乱葬岗里逢狐仙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郎可书 时间:2015-10-14 08:55:24
  @南山樵子2011 已经在书院【渔樵耕读】稗官杂抄系列建立目录链接,樵子从书院找帖子就是了。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14 14:10:32
  第七回 大妈妈黄土坡上强喂奶 曹四哥乱葬岗里逢狐仙

  有句老话叫做远怕水近怕鬼。说的是在自己熟悉的地方,经常听说什么地方闹鬼。晚上或一个人时不敢到闹鬼的地方去。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就是真有鬼自己也不知道,不知道就不害怕。远怕水是说附近的河湖池塘有多深的水心中有数,对远方水沟、河渠一概不知,不敢冒然下水,道理就在这里。
  在豫西山区的边缘有一个小镇,出小镇往西走是一条沙河。过了河再往西是一条土岗,这就是有名的黄土岗。岗顶是两个邻县的交界处,因土地瘠薄村落稀疏。由于长年的雨水冲刷,岗坡上沟坎交错,把土地分割的七零八落,每条沟都有两丈多深,有的地方被冲成积水潭。地下水渗出形成泉眼,长年流水不断,潭水清澈见底平如明镜,蓝天白云映入水潭形成一幅美丽的风景画。在炎热的夏季,忙完农活的人们来到潭边,掬一把清凉的泉水,能洗去一天的疲劳,驱走暑天的炎热。矗立在静谧的水潭边,看自己的倒影映进谭中的蓝天白云里,真是心旷神怡。
  岗上有可通牛车的土路,是连接两县的要道。出小镇过河后蜿蜒向西北方延伸,岗坡上有一个村子叫曹庄,这条大路就是从曹庄村前穿过,沿路一条深沟直通沙河。路的另一端是邻县的竹园镇,曹庄是这条跨越两县十几里远的大路所经过的唯一村子。由于是岗地,土地瘠薄人烟稀少,沟沟坎坎野草丛生,岗半坡有一个孤零零的土地庙,庙后那棵粗大的古槐树上有一个深深的树洞,常有狐兔出没,还有散布在草丛中的荒坟加上深沟中的水潭,衍生出许多荒诞的鬼狐精怪的传说,使人们对这地方感到非常恐惧。
  相传就在这条大路上,时常有一个妇人出现。妇人高高的个子,长腿大脚,浓眉阔口,胸前长着一对二尺多长布袋一样的大奶子,人们都叫她大妈妈。每到夏季的中午,烈日当头酷热难当之时,路上行人稀少,凡有单个行人时,大妈妈就会出现,手托二尺多长的一对大奶子追赶行人,让人吃奶,嘴里还叫喊着:“吃妈妈,吃妈妈”。行人总是被吓得狂奔而去。据说着位大妈妈很善良,从没害过人。
  还有一件事也发生在着岗坡上。那年头没什么经济作物,曹庄人喜欢在岗地上种西瓜,几乎家家都有,一来自己吃,二来也能换几个油盐钱。旱地西瓜,又沙又甜,曹庄西瓜是远近出名的,只要在西瓜上刻上一个曹字,西瓜就好卖的多。当地流传一个顺口溜叫做“曹庄的西瓜马谷田的梨,羊册白菜沙河店的鱼”还有南阳黄牛泌阳驴,新郑大枣砀山梨,都是当地流传的顺口溜,由此可见曹庄西瓜在当地小有名气。
  曹庄有个老汉叫曹老四,全村就属他的西瓜种的好。这人胆子大,平时爱管闲事好打抱不平,人们尊称曹四哥。四哥烟瘾很大,有一个铜锅玉嘴长杆大烟袋。独山玉的烟嘴翠绿莹润,竹烟杆被烟油浸的红里透亮,人见人爱。四哥从不在集市上买烟叶抽,每年在瓜地四周捎带种上几十棵,自己采自己晒,加工出的烟丝又好抽味又浓。无论谁到他的瓜棚里都爱抽上几口过过瘾。
  这一年又到了西瓜成熟的季节,四哥就在瓜地里搭了个草庵,晚上住在庵里看瓜。实际上在地里看瓜并不是防人偷瓜,那时候家家多少不等都种的有,再说西瓜也不值什么钱,自己花力气种的也没那么金贵。在田间干活或走路口渴了,到瓜田里摘个西瓜吃,不论生人熟人绝对没人肯收钱,临走还要再摘两个带上回家。晚上看瓜一是防野兽到瓜田糟蹋,而是享受在野外的那一份清新和静谧。当你在明亮的月光下,看着满地泛着绿光的西瓜,抽一袋烟品一杯茶,那会是多么的惬意。
  却说曹四哥吃罢晚饭,提着大烟袋往西瓜田去看瓜,这一天正逢农历六月十五,皓月当空。当四哥走近那片乱坟莹时,隐隐觉得乱坟的草丛中有动静,便隐身在一块墓碑前仔细察看,见一只狐狸两腿直立作行人状,在草丛中寻找什么。不一会狐狸在草丛中拿起一个白晃晃的东西顶在头上,朝着月亮拜了几拜后又扔掉了,接着继续寻找,反复几次搞的曹四哥非常纳闷。这畜牲在干什么?这时狐狸朝曹四哥隐身的地方走来,眼看快到墓碑前,狐狸又弯腰捡起一物,在手中把玩了一会,狐狸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狞笑。曹四哥这才看清狐狸捡起的物什原来是死人的骷髅头,把曹四哥吓的毛骨悚然,大气不敢出。只见狐狸把骷髅顶在头上,朝天上的明月遥遥礼拜,礼拜刚毕,眼前的变化使曹四哥大吃一惊,原来狐狸变成了一个风情万种,貌若天仙的女子,把曹四哥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狐狸化成了人形后,摇摇摆摆如风吹杨柳般顺着黄土岗的小路向东南去了。
  这时曹四哥才醒过神来,原来民间有狐狸拜月的传说,据说狐狸在修炼得道后很难化作人形,必须在月圆之夜,寻找适合自己的死人骷髅头骨,顶礼拜月才能化身惑人,没成想今天被曹四哥碰了个正着,让四哥大开眼界。
  欲知狐精如何害人,且听下回分解。

  第八回 曹老四智斗黄毛怪 穷书生续娶胡媚娘
  • 林泉诗音

    举报  2015-10-14 17:17:49  评论

    @南山樵子2011 很好的故事,读来有趣,问好樵子老师!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10-14 19:52:21  评论

    @南山樵子2011 烟台苹果莱阳梨,不如潍坊的萝卜皮。。。山东一地的俗语。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18 12:35:55

  黄毛怪抽烟上瘾 曹老四设计惩凶

  上一回说道曹四哥黄土岗种瓜,路遇狐仙化为美女,名曰胡媚娘,意欲惑人,今天暂且按下胡媚娘不表,单说曹四哥在瓜棚又遇一桩奇事,各位听樵子慢慢道来。
  那是一个夏末秋初的晚上,天上的雨下得瓢泼一样,四哥正在瓜庵里抽烟,忽然听见外边响起啪蹅啪蹅在泥水中走路的声音,以为村上的邻居冒雨来玩,便提起手提灯往外照,只见一个满身红毛的人进来瓜庵,坐在四哥的床铺上,伸出长臂从地上拿起一个西瓜,往地上一摔两半捧起就啃,啃完西瓜又问四哥要烟袋。四哥是出了名的曹大胆,也不怎么害怕,心想,早就听说这一带有野人出没,只是没见过,这次让我碰上了。四哥用灯照着一看,野人有六尺多高,两臂过膝,满身红毛,颧骨突出,双眼深陷,凸嘴巴凹鼻梁,两只小耳朵向外枝杈着,脚丫子有一尺多长,样子十分难看,同传说中的野人一个样。四哥看出他要抽烟的意思,就帮他装了一袋烟递过去,又帮他点上火,野人猛吸一口,呛得连声咳嗽,两眼流泪,可又显得很舒服的样子,伸出毛茸茸的大手拍了拍四哥,吸完一袋四哥又替他装一袋,吸完烟后又抱了个西瓜啪嚓啪嚓冒着大雨消失在夜色中。
  就这样一连几个晚上,每到半夜时分,野人总到四哥的瓜棚在吃西瓜,然后抽两袋烟后悄然离去。四哥心想这个家伙野性这么大,难免祸害人,不如想法除掉他。就在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四哥准备了一个打猎用的土枪,装了双料的火药,装上铁砂和引信,放在瓜棚里的床铺上,只等野人出现。果然在明月当头的时候,野人如期而至,同原来一样先吃起了西瓜,等野人吃完西瓜要抽烟时,四哥拿出来猎枪,比划着抽烟的样子,野人一看四哥拿出这么大一个烟袋,满心高兴接过土枪把枪管含在嘴里,让四哥点火,四哥拿着火折子点燃土枪引信后,翻身出了瓜棚,只听一声闷响,烟雾弥漫中野人嗷嗷怪叫,四哥急忙溜下瓜庵后的深沟爬上对岸,藏在草丛里看动静,见野人发疯了一样到处找曹四哥,找来找去没见到人,就把瓜棚掀翻,满地西瓜打了个稀巴烂,然后一溜烟往北去了。
  你道野人中枪后怎么没死,原来四哥点燃土枪后急着跑走,过早松开枪托,四哥一松手枪托下落,枪口上翘,脱出野人口中,铁砂从野人腮帮子一侧打了出去,把黄毛怪打得满脸是血。四哥看野人走远后才松了一口气转回家去,从此以后再也没听说野人出现过.
  自此以后,曹四哥去看瓜身边总是不离猎枪。
  时隔不久,这一天夜里,四哥正在瓜地查看西瓜,忽听不远的大路上有人惊恐的尖声叫喊着向这里奔跑,还夹杂传来啪啪的奇怪响声,便提起马灯迎上前去,曹四哥到底又遇到了什么,请看下回:赵秘书黄土岗上遇鬼 曹四哥西瓜庵里救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5-10-22 19:18:19

  第九回 赵秘书黄土岗上遇鬼 曹四哥西瓜庵里救人

  公社赵秘书,原任计生专干,因抓计划生育不择手段,连临产孕妇也不放过。一次在抓一个大月份孕妇去引产,半道上流产致使母婴双亡。赵因工作突出被提升为公社秘书。
  这是一个初秋的夜晚,赵秘书夜归经过黄土岗。秋天的晚上,在朦胧的月色下死一般的寂静,一阵阵冷风吹得路边野草簌簌作响,路边的荒坟旁长了一颗歪脖子树,月光把歪脖树的影子拉得细长细长,树上的夜猫子发出刺耳的笑声,让人毛骨悚然。
  当赵秘书走近歪脖树时,鞋子里进了几粒沙子,便一手扶着树干一手脱鞋磕沙子,无意间低头一看,两个长的白白胖胖有两三岁大的小儿,赤身坐在树下,歪着头呲着白森森的牙朝着他笑,瞪着流淌着血的眼,作势欲扑,只吓得赵秘书妈呀一声撒腿就跑,手里提着鞋子一边跑一边尖声叫喊。两个鬼童子一窜一窜的追赶,嘴里喊着爸爸抱抱,爸爸抱抱。赵秘书边跑边回头看,见后边的鬼童没有追上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停下来,蹲在路边的石头上喘着粗气。心神刚定,只觉得脖子后面一凉一凉的,猛回头一看,两个鬼童子在身后向他脑后吹气,吓得大叫一声便晕死过去。
  曹四哥正在瓜庵的后面小解,听见路上一声惊恐的尖叫后便没了动静,回庵里提了马灯,拿了一把西瓜刀向刚才惊叫的方向跑去,到大路上一看,一个人倒在路边的石头旁不省人事,上前仔细一看是公社赵秘书,伸手摸了摸心窝还有热气,便把赵秘书背回瓜棚中,喂了半碗热茶才慢慢醒来。
  赵秘书虽被救活,但落下了疯疯癫癫的毛病,再也没有治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guaerjiakang 时间:2015-11-03 19:00:12
  放开二胎了,开赵书记玩笑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南山樵子2011 时间:2019-03-01 23:19:14
  再续胡媚娘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