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盘还没有下完的棋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02-04 09:39:36 点击:132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盘还没有下完的棋

  
作者:薛依云

  

  

 【一盘还没有下完的棋】

  金庸【雪山飞狐】的胡斐,他那一刀,最后有没有向杀父仇人劈下去?
  京剧新编【春秋二胥】的伍子胥,最后他有没有鞭尸杀父仇人楚平王?
  这其中最大的悬念
  一如1982年中日友好合拍电影【一盘没有下完的棋】而引发系列的人性思考,毕竟,复仇与宽恕是同位一体。
  这也有点像中日之间的书剑恩仇录,其关系走向,就远远超出一般人性道德的取舍,而是聚集了更多国际格局及两国之间政治经济军事等因素下,中日两国领导人的智慧考量。

  (一)金庸【雪山飞狐】的胡斐,那一刀最后有没有向杀父仇人劈下去?

  考虑到有些读者可能没看过这部武侠小说,先来引述其中一段情景描述:

  (胡斐看得明白,登时想起平时阿四所说自己父亲当年与他比武的情状,那时母亲在他背后咳嗽示意,此刻他身后放了一面明镜,不须旁人相助,已知他下一步非出此招不可,当下一招“八方藏刀式”,抢了先著。

  苗人凤这一招“提撩剑白鹤舒翅”只出得半招,全身已被胡斐树刀罩住。他此时再无疑心,知道眼前此人必与胡一刀有极深的渊源,叹道:“报应,报应!”闭目待死。

  胡斐举起树刀,一招就能将他劈下岩去,但想起曾答应过苗若兰,决不能伤她父亲。然而若不劈他,容他将一招“提撩剑白鹤舒翅”使全了,自己非死不可,难道为了相饶对方,竟白白送了自己性命么?霎时之间,他心中转过了千百个念头:这人曾害死自己父母,教自己一生孤苦,可是他豪气干云,是个大大的英雄豪杰,又是自己意中人的生父,按理这一刀不该劈将下去;但若不劈,自己决无活命之望,自己甫当壮年,岂肯便死?倘若杀了他吧,回头怎能有脸去见苗若兰?要是终生避开她不再相见,这一生活在世上,心中痛苦,生不如死。

  那时胡斐万分为难,实不知这一刀该当劈是不劈。

  而苗若兰站在雪地之中,良久良久,不见二人归来,当下缓缓打开胡斐交给她的包裹。只见包裹是几件婴儿衣衫,一双婴儿鞋子,还有一块黄布包袱,月光下看得明白,包上绣著“打遍天下无敌手”七个黑字,正是她父亲当年给胡斐裹在身上的。她站在雪地之中,月光之下,望著那婴儿的小衣小鞋,心中柔情万种,不禁痴了。

  胡斐到底能不能平安归来和她相会,他这一刀到底劈下去还是不劈?)

  显然的,《雪山飞狐》中的男主角是所有金庸武侠中最悲情的人物,胡斐没有劈下那一刀,而苗人凤却刺出了那一剑!

  有个金迷在网上说了:“不知道金大师为什么安排了个这么个结局,搞得很郁闷,如果是古龙写的,这个答案就很明显了,像李寻欢放弃林诗音一样,有些事,有些人是没得选择的”。

  或许金庸可以这样续写:突然站立的岩石坠落了,两人失去重心,化解了各自的招式,接着两人落在另一块岩石上,双双打住,四目凝视……

  留给读者更多思考想象的空间。

  (二)京剧新编【春秋二胥】的伍子胥,最后有没有鞭尸杀父仇人楚王?

  在传统京剧里,家喻户晓的《文昭关》又名《一夜须白》取材自《东周列国志》。说的是春秋末期吴国大夫军事家伍员(字子胥)的故事,其版本《文昭关》突出唱功,而《武昭关》则突出做功。

  故事说的是:楚平王斩伍员之父伍奢,又追捕其兄伍尚。伍员逃出樊城,投奔吴国。楚平王在各处悬挂图像,缉拿伍员。伍员被阻于昭关,幸遇隐士东皋公,将其藏在家中,一连数日,计无所出。伍员辗转反侧,不能成眠,一夜之间,须发皆白。东皋公有友人皇甫讷,与容貌与伍子胥相像,乃邀其过府,嘱与伍员互易衣服。皇甫讷先至关,果被关吏拿住,大声剖白,关吏不信。正扰攘间,伍员已混出昭关。东皋公乃见关吏,说明被捕者并非伍员,的系至友皇甫讷,关吏释之。后伍员破楚归,齐金帛投东皋公家,但见荒烟蔓草,败瓦颓墙,东皋公已去矣。施恩不望报,东皋公亦人杰矣。

  而《春秋二胥》则是上海京剧院创作部主任冯钢于2010年启动策划,改编自现代剧作家谢雨青1988年新编古代剧《伍子胥复仇记》,五易其稿历时四年最后在2014年中下旬上演。

  话说春秋末年,楚平王荒淫无道,父纳子妻。太傅伍奢直言谏阻获罪与三百口宗族一起受斩。伍奢次子伍子胥在好友楚国上大夫申包胥的帮助下孤身逃出,申包胥因此下狱。十九年后,伍子胥从吴国借兵杀到楚都郢城脚下,楚国上下一片惊恐。楚国新君楚昭王,从死牢中赦出了饱受煎熬的申包胥,希望劝退伍子胥的虎狼之师。然而,伍家十九年的蒙冤和楚国怙错不纠的事实,令申包胥心寒之至。当年轻的楚昭王得知父亲当年所为后,毅然昭雪伍门,颁诏谢罪,并以后辈之礼祭奠伍奢。楚昭王的举动感动了申包胥,于是,尚未洗尽牢狱尘土的申包胥,拖着羸弱的躯体匆匆赶到了吴营……。

  最后:这部以史实为骨架,以人性为血肉创作而成的一部厚重的历史悲剧,是申包胥说服了当年的受害者伍子胥,还是伍子胥以楚国也曾辜负申包胥一片耿耿忠心为理由说服申包胥?还是一对生死故交因此背道而驰?这故事虽然发生在两千五百年前,但关于仇恨与宽恕的话题今天依然延续着…。

  一声炸雷,剧终。戏演完了,观众开始追问:伍子胥到底鞭尸了没有?

  改编的【春秋二胥】丰富了申包胥劝诫和阻止伍子胥复仇的人物内心,着重刻画了伍子胥和申包胥之间人性的碰撞与纠葛。一边是‘有仇不报非君子’,另一边则是‘冤冤相报何时了。仇恨如山,是复仇还是宽恕?真是叩问人心,发人深思。

  【春秋二胥】的导演编剧都说了,考虑到现代观众的审美习惯,特意留个开放式的结尾让观众思考?认为伍子胥和申包胥就像人性复杂的两面,复仇与宽恕同位一体。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和理性精神的孕育,应该有勇气去思考和避免因为仇恨而带来更大的人道灾难,这才是《春秋二胥》真正要说的。我们向来不缺复仇精神,这里把复仇与宽恕放到一起,实际上就是在呼唤宽恕精神了。

  但资深的京剧影迷评论说了:历史上的二胥身上体现的是忠孝道义家国理想,但绝不是复仇与宽恕。既然历史上伍子胥鞭尸已是公论,那就说明申包胥没能成功阻止他,但这并不是申包胥本人的失败,他只是尽自己的努力挽救这个国家,敌强我弱,失败是大势。所以传统戏里的伍子胥鞭尸就可以清楚明白地表现出来,其中不涉及“倡导宽恕”的主题,也就不必讳言鞭尸。影迷认为编剧用现代人的价值观去要求古人,多少有些一厢情愿,用现代人的思想去写古人的故事,尤其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是吃力不讨好。因为古人并不按你设计的套路走,你为了表达自己的观点,就只能硬把故事捏拢,但捏也不捏圆。

  其实,也有学者认为真实历史上,没有伍子胥鞭尸这回事,其论证说不论是《国语》《楚语》、《吴语》还是先秦诸子,均没有一字一句提及掘墓鞭尸。《国语》作为国别史,较多地保持了列国史书记载的原貌和素材,没有给予过多的加工熔铸。而先秦诸子有的生活在吴楚大战当时,有的虽生活于战国中后期,但皆因相去不远而对这场大战记忆犹新,但他们当中谁也不曾提起或言及这件事。如果不是就根本没有这回事,那么上述诸书保持缄默有意不载岂非咄咄怪事!另外,如伍子胥果真掘平王之基,这一举动本身就辱及先人,何以据文献记载楚人还继续纪念并称颂伍氏先人在楚国的功绩和事迹呢?又,屈赋所涉楚史上的悬疑怪异之事甚多,可是也未有只言片语说到“掘墓鞭尸”事,而尤令人诧异不已的是,屈原在《九章》中反而极其称颂并自拟于伍子胥。《涉江》云:“忠不必用兮,贤不必以,伍子逢殃兮,比干菹醢。”《惜往日》云:“吴信谗而弗昧兮,子胥死而后忧。”《悲回风》云:“浮江淮而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楚人对伍子胥的倾心颂扬也证明了伍子胥没有“掘墓鞭尸”!

  (三)电影【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金庸【雪山飞狐】的胡斐,他那一刀,最后有没有向杀父仇人劈下去?
  京剧新编【春秋二胥】的伍子胥,最后他有没有鞭尸杀父仇人楚平王?

  这二个故事的悬念是故事的结局没说完,这让我想起了另一部影片《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它是由中国导演段吉顺与日本导演佐滕纯弥于1982年合作拍摄的。影片以错综曲折的矛盾冲突,生动地反映了况易山和松波麟作两个家庭的命运,表现了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给中日两国人民带来的不幸,以及两国人民之间渊远流长的友谊。

  故事说1924年的一天,北洋军阀庞总长为庆祝30大寿在北京举行棋会,名家荟萃,盛况空前。日本名棋手松波刨作应邀前来,被誉为“江南棋王”的围棋名手况易山也应挚友古琴家关小舟之邀,携子阿明北上赴棋会。性情耿直的况易山在与庞某对弈时,不愿下“奉承棋”,使庞恼羞成怒,竟不准他和松波对弈。松波因求棋友心切,当晚找到关家,与况易山对弈,并在无意中发现8岁的阿明棋艺精湛,很想收他做学生。不料,松波刚在“天元”位摆下一子,况易山就被庞派来的警察抓走了。松波设法将况易山救出,但他归期已到,于是留下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卢沟桥事变后,阿明为国担忧,在巴的劝告下勉强留下,经过艰苦奋斗,终于取得“天圣位”。但是,日本军部却强迫阿明加入日籍,阿明表示宁可放弃“天圣位”,退出日本棋院,也决不改变国籍。于是,他和巴决定逃回中国。松波在帮助他们逃走时,因轻信桥木的谎言,致使阿明被日军杀害。巴为此而精神失常。松波和妹夫恩田,也受到牵连被强征入伍。这时,况易山在无锡因拒绝与日军大佐尾崎对弈,也遭到巨大的不幸和屈辱。他全家在游击队的掩护下逃走,途中妻子被杀,自己又落入尾崎的魔掌。尾崎以断指威胁,逼他下棋。况易山誓死不从,当场被砍断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当时,松波作为二等兵来华,目睹了这一惨状,痛苦万分。

  日本投降后,况易山搭船赴日寻找分别十五年的阿明。当他得知阿明已死,误信松波出卖子阿明,决心找松波算帐。而松波回国后,穷困潦倒,万念俱灰,整日借酒浇愁。后来况易山听说他已战死,便失望而归。

  新中国成立后,况易山为实现自己追求的“奋飞”夙愿,精心培养下一代棋手。1956年,日本围棋代表团访华,重振棋艺松波带着忍和阿明之女华林,专程寻访况易山。他怀着负疚之情把阿明夫妇的骨灰和染着阿明鲜血的“奋飞”扇还给况易山,并把他们的不幸遭遇告诉了这位棋坛老友和异国的亲人。况易山和松波在经历了30年的人世苍桑后,终于重新摆开了那盘没有下完的棋局。

  (四) 中日之间的书剑恩仇录

  电影故事里跨时代跨国际的家仇国恨的棋子下完了,但现实生活里的棋子下完了吗?

  近年来,中日之间关系日趋紧张,不只是钓鱼岛领土的争端,还有现实中之中国的崛起让日本感到威胁,另,历史里八年侵华血债以及120年前甲午战争的耻辱等等。

  中日关系研究学者张云教授分析说:从性质上,同欧洲殖民者通过战争扩张获得新的领土引发的争端性质不同,大多数东亚国家的领土争端是由帝国主义、殖民主义造成的。由于领土问题在民族国家建设进程中的特殊敏感性,在条件不成熟之前,搁置争议是最为妥善的办法。过去20年东亚保持了整体和平的事实证明,东亚国家在管理和控制领土争端方面是成功的,基本办法就是搁置争议。但搁置争议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为了保持大局的友好,进而维护地区的和平和稳定,最终目的是为经济发展。过去三十多年,东亚的经济发展,正是建立在和平的安全环境基础之上。试想如果东亚国家为了具体领土争端引发武装冲突或者相互之间以武力相威胁,那么投资者自然会担心投资风险而裹足不前,经济资源则会被军备竞赛所挤占,东亚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学者也引述中国官方的观点,认为2014年底在众议院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的首相安倍晋三,可能毫无顾忌地将其在安保和历史问题上的保守政治日程没有障碍地推进,可能从根本上破坏中日关系。而日方则认为中国经济减速(常态化)会让中国政府转向民族主义寻求民众的支持,加上2015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日本很可能会成为被使劲敲打的对象,因而对中日关系前景堪忧。

  随着中国经济军事的日益强大,中日必有一战蠢蠢欲动的说法,这正对应了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论中国曾经说过的一段对话。
  ----------------------------------------------------------------------------------------
  李光耀他说对“和平崛起”这个词语的第一反应就是对他们的智囊团说:“这个词语本身就是矛盾的,任何崛起都是令人感到恐惧的事情。”

  他们说 : “ 你会怎么说?”我回答:“和平复兴,或演进,或发展。”恢复古代的辉煌就是让一个一度伟大的文明再放光彩,中国已经做到了这一点,现在中国人必须对此做出最佳诠释。

  一年前,一位70多岁的中国领导人问我:“你相信我们在和平崛起上的立场吗?”我回答:“是的,我相信,但有一点要说明。你们这一代人经历过抗日战争、‘大跃进’运动、‘文革’和‘四人帮’,还见证了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过程。你们知道陷阱很多,而且知道如果中国要一帆风顺地不断发展,内部需要稳定,外部需要和平。然而,你们给中国年轻人灌输了太多对民族复兴的自豪感和爱国主义思想……这可能导致不稳定。”

  这位中国领导人说他们会确保年轻人明白这一点。我希望他们做得到。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年青一代可能在成年之前就觉得自己已经长大成人了。
  ----------------------------------------------------------------------------------------
  中日是否必有一战?还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其中最大的悬念,是聚集了更多国际格局及两国之间政治经济军事等因素下中日两国领导人的智慧考量。

  作为一介书生就只能像这篇文章一开始时问的:

  金庸【雪山飞狐】的胡斐,他那一刀最后有没有向杀父仇人劈下去?
  京剧新编【春秋二胥】的伍子胥,最后他有没有鞭尸杀父仇人楚王?

  胡斐与伍子胥的个人家庭的复仇与宽恕,与中日两国之间国家民族之历史情仇与政治博弈,本来就不是同层面的命题,也远远超出一般人性道德的取舍。今后中日关系的走向,我以为那是【一盘还没有下完的棋】。即使闲来无事的读书,也曾留给我们太多的思考。

  完稿于2015年2月3日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5-02-04 10:53:00
  占座,待编辑。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5-02-04 12:49:00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5-02-04 12:58:00
  李光耀说的对:和平崛起“这个词语本身就是矛盾的,任何崛起都是令人感到恐惧的事情。”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5-02-04 14:13:00
  先生的文章品味高,学术性强,这是我所欣赏和喜欢的,做学问就应这样。可惜掌控天涯聚焦的管理者无人赏识。下星期推荐试试吧。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02-04 16:29:00
  问好@墨邑居士 谢谢美言。喜欢这首缓缓柔和如水的配乐,非常适合这篇文字的定调。

  或许习惯使然,即使闲来无事的读书也会留下太多的思考。最近偶尔读到明传奇梁辰鱼的【浣纱记】,连带在网上看到京剧新编【春秋二胥】的报道,资深剧迷追问剧中伍子胥最后到底有没有鞭尸杀父仇人楚平王?我联想起学生时代看过的金庸武侠小说【雪山飞狐】的胡斐那一刀最后到底有没有向杀父仇人劈下去?这其中的悬念就如1982年中日友好合拍电影【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在现实政治博弈里’中日必有一战‘之恩怨情仇又会怎样呢?确实引发人们连串的深思。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5-02-08 12:32:00
  冯梦龙与蔡元放编著的《东周列国志》,对伍子胥掘墓鞭尸有所描述,大意是伍遍寻平王墓址而不得,后有一石工告知平王墓葬湖中,且有真假二棺。伍寻得其墓,令兵毁棺,拽出平王尸体,亲执九节铜鞭,鞭之三百,至尸身肉烂骨折,方解心头之恨。此书虽是小说,但依据的是史志资料,而冯梦龙作文一向严谨,我想他的叙写是可信的。金庸先生的作品,虽说大都以历史做铺垫,但毕竟超越了历史底线,也只能当做故事来看。当然这只是我之浅见,望先生教正。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5-02-08 12:38:00
  中日之间的恩怨不是私愤,而是民族与国家的仇恨,我想这盘棋是永久下不完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