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人生走笔喜相逢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11-05 14:59:22 点击:344 回复:2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人生走笔喜相逢

  

  相逢相遇【走笔人生】部落,人生旅途不再孤单寂寞。故有留诗云:“天涯有缘来相逢,走笔人生常伴随。悠悠岁月窗前过,淅淅雨柳浴春风”,意未尽赋诗再云:“青山碧潭绕天涯,走笔人生识剑侠。诗书翰墨挑灯看,一溪松月照云霞”。这里谨整理几则在【走笔人生】的留言,以免落沉文海。

  (一)
  昨天冬雨细细,今日暖阳薰薰。周邦彦《满庭芳》有词云:”小桥外,新绿溅溅。”,但我此刻更喜欢唐朝王维的《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在终南山下过着半官半隐生活的王维,看到了一抹斜晖给幽暗林间青苔带来一丝阳光。正如你的到来,虽不见人亦无语响,但温暖自在。

  (二)
  谢谢斑竹用心良苦的精心编制,一幅图片一首乐曲很快就能把大家带入历史的情境,这也正是我努力从文史诗词的视角,以诗词欣赏文字述说的方式,通过长安城的碎月掠影,带出对历史和文化的思考。这类文章有朋友喜欢和支持,是对我莫大的鼓励。谢谢大家。

  台湾著名作家余光中说:西安把长安藏起来了,是一位远方学者的感受,也是西安过度发展而把长安遮蔽起来的一种客气表达。打捞长安城碎月掠影的工具,除了还原历史和地理的时空感,还有诗词文字以及音乐舞蹈的人文感性,常言道:“一座城市的历史就是一个民族的历史”,莽莽中原辽阔大地,滚滚黄河滔滔东逝,就正如《中原怀古》这首古筝领奏的大型协奏曲,作曲者以悠长徐缓凝重的笔触,诉说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风流人物,历尽多少征战厮杀与兴衰的史迹;乐曲时而忧郁,时而高扬,时而幽含,时而豪迈;激越处气势磅礴,使人几欲落泪,情绪随着乐曲数度起起伏伏中,对这载满历史背景的中原古地,正进行一番最虔敬的巡礼。这令握着秃笔仅能表达其中一二的笔者不胜敬仰,起而击案而歌。

  (三)
  我特回来听曲,仿佛听到流失的岁月里飘来的喃喃风声花语和阳光里悠悠水流......婉约悠扬的笛琴声中,岁月的苔痕加深了,生活的新绿亮丽了,一天又开始了,为了生活继续奔波努力中,风雨阳光依然..........

  (四)
  拙文【司马官是什么官?】,其实是探究165位唐宋诗词作者的职业生涯之官职及其职务。中国古代的官僚体系确实是个复杂繁琐枯燥的研究课题,唐朝有品的官共分九品30级含360多个职称,宋朝九品19级260多个职称。基本上历代皇帝凭个人喜好采用因人而用的人治理念,但差异中还是有明显的框架轮廓;概括性而言,三省六部九卿是中国古代中央的行政机构,负责协助皇帝处理国家政务。

  笔者做过人力资源,喜欢唐诗宋词,懂点唐宋历史,我觉得自己有责任花点时间做了笔记梳理,意在抛砖引玉。

  (五)
  在“百岁挂帅”和“太君辞朝”的传统京剧中,杨家将佘太君手执皇上御赐的龙头拐杖,其他耳熟能详的故事还有包青天的侧刀及〈打龙袍〉的故事,《说唐演义》里的程咬金、尉迟恭的兵器如鞭锏锤等等。在这些故事中,上代皇帝恩典赏赐臣子《神器》,在特殊情况下,可上打昏君,下打奸臣。事实上,这些都是说故事的文人,在历史长河大浪淘沙的过程中,把民间老百姓的美好愿望,通过戏剧文学的形式展现出来,而真正的历史现实里好像没有发生过。

  高智慧的中国人有句名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们既然不能寄望于“神器“,那只好依靠现政府高效的“法器”了。文这里提到的法器,可指法度和制度,可参阅唐陈子昂的“摹其法器无不驯,从其事政无不理“。亦指宗教仪式用之法器,比如金刚降魔杵,破除愚痴妄想之内魔,以展现自性清净之智光。

  (六)
  谢谢美图美编美乐 ,特回来欣赏乐曲《梦引-秋夕》,非常悦耳动听。很容易联想起杜牧的诗句: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家“;而这时窗外冬雨稀落,枝叶飘零,我遂想起苏轼的《浣溪沙》 “细雨斜风作小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七)
  引用上联“橘子洲,洲旁舟,舟走洲不走“以及下联“天心阁,阁中鸽,鸽飞阁不飞”带出五十年代毛周两位历史人物的趣谈;回看1925年毛润之从广州回到湖南领导农民运动,当时寒秋时节重游橘子洲写下了著名的《沁园春-长沙》,再看当下周老虎的事件,总觉得历史故事中有几分吊诡谶纬的味道。读史读诗,常令人感慨万分,特赋藏尾诗一首:大江东去湖声寂,百舸争流橘子洲,厚积薄发风波涌,一语成讖秋正囥“,是为祭洲涌囥。(写于2014年8月3日)

  (八)
  欣赏清新婉约的散文【三月里的小雨】,楼上点评的好,确是春雨喜人啊,脑海尽是“好雨知时节,润物细无声”,还有“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也喜欢附载的悠扬配乐,读书时代刘文正歌声里的:三月里的小雨,淅沥沥沥下个不停。山谷里的小溪,哗啦啦啦流不停....就在耳边响起许多被细雨打湿并弹跳着青涩年华的回忆。

  (九)
  拙文【历史的吊诡:哀诗留艳,击鼓为檄】,从著名的檄文有陈琳《讨伐曹操檄文》,以及骆宾王的《讨武氏檄》,延伸谈到马君武的《哀沈阳》诗二首似有檄诗之味道,实为引用唐朝李商隐的《北齐》诗体题意;还有白居易的《长恨歌》写唐明皇杨贵妃之渔阳颦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吴梅村的《圆圆曲》暗讽吴三桂,都带有几分檄诗的特色。

  实际上,【檄文】如刀似剑有杀身之祸,【檄诗】则声色香艳迎合喜虐之趣。谢谢斑竹费神美编选曲,很久没听到琵琶演奏的【十面埋伏】,细听下,弦弦动魄,根根影随,正如铿锵的檄文,舒缓处为哀诗留艳。

  (十)
  望着书桌上几块大小不一的石头,展示着千仞万流的纹采,正是多年前出游时带回来的淙淙水声和巍然山色。突然想起杜荀鹤《书斋即事》诗云:“卖却屋边三亩地,添成窗下一床书。《闲居书事》又云:“窗竹影摇书案上,野泉声入砚池中“,其乐自在,其思自宽。

  整理于2015年5月8日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11-11 15:00:10
  呼唤@墨邑居士

  【摆渡墨山芦白之间】- 闲练书法作诗一首记趣

  悬提青山千万重,运腕毫尖方寸间。选定篆隶楷行草,砚边摆渡写乾坤。

  钟鼎金石夏商周,城关墙垛显雄强。隶穿蚕头燕尾服,工整造型奠汉儒。
  楷书横竖紫禁城,入俗百姓四合院。

  我心意闲留一瓢,湛湛如睛墨为山。随性行草从云龙,月影移壁照芦白。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11-25 17:43:17
  窗竹影摇书案上,野泉声入砚池中。@墨邑居士 没听到吗?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11-25 17:56:35
  分享旧作一首:【当月痕漫过湖州狼毫的深水线】- 墨海畅游记趣

  每枚墨晕的开展必然是一次无止境的旅程
  像酣觞的一尾鲲鹏
  飞旋千里
  然后泯化在苍瞑波涛天色中

  那山雨来的是有点急了些
  毫无准备的春枝秋桠画檐酒旗
  便抖成宛若行草的向晚小径
  山河云树沿着茅屋背后升起的暮色
  斜斜地隐入两眉黛青之外

  当月痕漫过湖州狼毫的深水线
  轻挪久悬的手腕
  有橹声 惊醒沉睡的墨夜
  岸边芦花开始露白
  在宣纸一角微微地
  亮了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12-03 20:53:16
  致意@墨邑居士 盛唐墨客岑参有诗云:“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12-09 10:19:33
  借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致意@墨邑居士: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12-10 11:09:35
  宋朝王安石《送黄吉父将赴南康官归金溪》:"岁晚相逢喜且悲,莫占风日恨归迟。我如逆旅当去客,复会有无那得知"。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12-19 10:28:46
  【青花与梧桐】

  是谁在彩霞粉染的晚风里
  隔着重重叠叠 不断转换 幕帘布景的舞台
  眺望
  永生不灭的凤凰涅槃
  在炽红散飞的火焰中
  把坯胎碎片
  无声无泪地拼合成 洁白剔透的容颜如月

  生命里
  我沿着一溪清泉
  寻找梦中的梧桐树
  它春夏林荫茂密 秋冬傲骨披霜
  树叶舒展在阳光里 散落在眼角巷子边

  

  是谁在浓深如墨的夜色里
  隔着生生世世 几番迭起的 山山水水的漂泊
  眺望
  流金岁月
  在梧桐雨声中
  凝聚成永不褪色的青花幽兰
  静观
  自己绽放的美丽

  生命里
  我倚栏守望
  天空的彩霞和明月
  它灿烂壮观 高洁皓亮
  欢快地 重复唱着一首 我喜欢的歌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1-07 21:46:06
  问好来访的朋友。青山碧潭绕天涯,走笔人生识剑侠。诗书翰墨挑灯看,一溪松月照云霞。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1-22 16:44:59
  马来西亚诗人吴岸有诗云:流水知道流水为何日夜不停地在寂寞的羁旅中奔走,星星知道星星为何夜夜痴心地在黑暗的苍穹里等待。相逢是苍茫中一种必然中的偶遇的惊诧,生命是流水与流水是星星与星星刹那间的碰击,你我是欢跃在海上的浪花是闪过夜空的火焰是诗...............

  走笔人生,人生走笔。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2-20 12:20:31
  新春问好走笔人生的朋友们。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2-23 10:11:36
  江湖纷沓,天涯漫漫,一苇渡江,十年面壁。世间轮回,情缘未了,砚台墨海,再来走笔。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3-13 15:39:04
  上文写于一年多前,一开始就说:相逢相遇【走笔人生】部落,人生旅途不再孤单寂寞。故有诗云:“天涯有缘来相逢,走笔人生常伴随。悠悠岁月窗前过,淅淅雨柳浴春风”。

  如今则要改说:'一星如月看多时,为谁风露立中宵,人尽望,梧桐影,天如水"。

  谨摘录共赏丰子恺两幅意境隽永的漫画:《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及《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顺便问好走笔人生,走笔天涯的朋友。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5-12 20:41:30
  今日暖阳薰薰。周邦彦《满庭芳》有词云:”小桥外,新绿溅溅。”,但我更喜欢唐朝王维的:““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在终南山下过着半官半隐生活的王维,看到了一抹斜晖给幽暗林间青苔带来一丝阳光。正如你的到来,虽不见人亦无语响,但温暖自在。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5-13 11:04:26
  天涯在不同人的眼中有各自的定位和追求,不然你早已出走天涯。我还留在天涯走笔人生,因为:

  生有涯,学无涯,有涯或无涯,跨越靠天涯。
  月有情,思无边,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海可枯,石可烂,两情若相悦,芳草满天涯。
  人有缘,心有梦,诗书图文画,相伴到天涯。
  江上月,杯中酒,两忘烟水里,天涯多故人。
  心有曲,思无泪,相识燕归来,天涯喜相逢。
  潮有信,雁无迹,家书寄何处,天涯明月在。
  花有语,梦无眠,倚楼抬望眼,天涯是故乡。
  竹有节,潭无影,古月照今尘,一剑走天涯。
  花自开,水自流,星河几度秋,万里天涯路。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6-26 10:20:53
  云闲岂飞去,鸟倦知归来。朝慵扉初开,坐拥一山青。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7-13 13:45:19
  丰子恺画了一幅《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诗句取自唐末五代著名道士吕岩(字洞宾)的《梧桐影》:“明月斜,秋风冷。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我们看到的画面和意象是:月儿慢慢西斜,秋风吹动着满树梧桐的枝叶,飒飒有声,充满寒意,作者在凄清的夜风里,孤单站立引颈企待朋友的到来,但今夜朋友到底会不会来啊?直等到梧桐树下的树影散尽(也就是等到月亮沉了树影没了),这真是一幅有声有色的画面,洁净的镜头构成了一个内蕴丰富、意味隽永的完美意境。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8-24 10:55:10
  天涯,是远处的一道线,牵动着潮起潮落,日出日落,月圆月缺。我轻步走过,一抹云影的虚晃;天,依然静静地,蓝着原有的美丽。

  人生走笔喜相逢,而你又在哪里呢?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9-11 09:46:20
  中秋节要到了,问好【走笔人生】的朋友们。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9-30 09:36:29
  祝福走笔人生的朋友们:国庆节快乐。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10-03 10:17:54
  一年容易又中秋,祝福还在【走笔人生】故园溜达的朋友们:2017年中秋快乐。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8-04-13 13:33:16
  上周到虎丘踏青探幽,在林荫深处发现了一块不起眼的牌匾。查询下,才知道是唐朝司空图的诗句‘明月前身’,其实还有前句“流水今日”。

  是的,人生岁月与荣华富贵确如流水不可留,今天的流水,明天又会在哪里?或融入江河大海,或化雨化云。只有千年明月依旧在,不离不弃,映照心中,有影无迹。正如北宋晏几道的《临江仙》有词句“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但显然地,这水已非前水,但月还是那月;前身的明月,寻找照在今天水上的身影,这心啊,你还记得那片月色吗?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8-06-07 14:29:46
  立花北枝的《萤》:流萤断续光,一明一灭一尺间,寂寞何以堪?

  萤火虫一闪一闪地飞过,其明与灭延续的距离存在于尺寸之间,它在黑暗中形成一条亮光的断续线,令人感到无边的寥寂。这瞬间刹那的景色,留给读者的是无限的心境和感悟。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8-07-06 22:32:58
  不久前读了台湾林谷芳著作《春深子规啼》有篇“一叶三千”的文字,觉得蛮有意思,谨作分享。其语意是说:没有一叶的茶,就没有品茶的三千世界。茶固有先天自然,更少不了后天人文之工序锤炼,若不耐泡,即缺乏生命的厚度。喝茶不只品味,更在于将生命连接于特定的人文山川。一叶正,一切开展就顺理成章,生态与人文就一体;一叶偏,路愈走愈狭,就只能在虚构的世界里诳惑世人。在纷纭的茶界,一叶三千的认知,也是一叶三千的回归。另一个时节得有一个时节的风光,才符合茶与人生的道理。天台宗有“一念三千'说,三千世界正在此一念之中,修行在于观照此一念。

  是的,人生走笔,没有一叶之缘,何来三千念想?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8-10-26 11:05:45
  借李清照《武陵春》填词助兴,送给来访的朋友:“风卷山隐云岚静,尘去柳色新。天涯人杂是非多,欲语愁未休。闻说这里春尚好,也拟折梅讯,只恐灯火阑珊处,满座酬唱君已醉。
作者 :秋语无言c 时间:2018-10-30 19:33:01
  无言到此一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8-12-18 15:58:19
  曦照月筛,花影可留字;人心幽深,风过雨有痕,都是蹉跎岁月里的行迹,一如耳际回响起云彩行文远去的淙淙水声。

  放眼窗外竹影斑驳,自有天趣;埋首案上砚池囿隅,可容鲲鹏。这一思一念,若行云流水;天地万物,心在笔也在。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9-09-19 13:45:5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