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久违的心雨

楼主:单A调 时间:2014-07-04 10:03:04 点击:150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久违的心雨

作者:单A调


  日落,黄昏,余晖,晚风,没有痕迹不留棱角。四处踱步,不言不语,鸡鸣吠叫,牧牛晚归......那情那景若能下酒,便可做一场宿醉。诉说不老的故事,斑斑驳驳,涟涟漪漪。然后在璀璨的华颜上多出一笔历史如火如荼的沧桑。
  我是一个喜欢阴天下雨的人。小时候,这个时侯是老家一带碾麦的时侯,协商默契的村民有一户起很早,给场里洒点水,再用长竹枝的扫帚轻漫麦场里的小石子,土块,等天亮了人们就把麦捆均匀摊开成圆形,我很喜欢看摊麦前的场,和别的地方大别,带点湿漉,阴灰的色调,就像下雨前天空的颜色一样。
  起场的时侯最怕下雨。人们在忙的时侯,年长的总是抬头看天空,有雨无雨他们一般能预测的,我不管那些,偷偷地祈求天空布云,响雷,下雨 。
  云漂移成块,一层层叠加,天就暗下来了,一些风吹过,凉快舒心。树梢和小草还舞动在灿烂光照下的心态,嘻嘻哈哈,娇嫩地点头翘臀,我似乎比它们要进步一些的,因为我知道雷声不久就来了,几滴,只需几滴大雨点,嫩草就会被拦腰折断,叶片也体会着羞涩的痛,都无能为力,而我可以躲在门扇后面窥探雷电,内心咒骂雷声,是它搅得我不能在雨里玩耍。
  大伯来家借麻袋时已全身湿透,进门甩了甩草帽上的水,干枯的地面上就留下了几行清晰的水痕,如珍珠般整齐排列,他的头发是干的,裤腿上的水在地上滴成一个不规则的椭圆,我就惊讶地爬在地上看着。大伯不住地瞅门外的天空,话不多,只抽烟。院里的水冒着巨大的白泡泡,顺势流向水眼,在水眼旁边聚集起了一个水潭,我死盯着那个地方,看它们那么大个群体怎么流出去?
  家里土墙上的草,耷拉着脑袋,难随风显摆,也许是疼了,也许是怕了,总之是瞬间长大,乖巧懂事了。家中的猫平时趟顶越墙,这会猫在炕的一角落,坐下来用前右爪反复洗脸,我看厌烦了,嫌它不知道什么叫麻烦,揉一揉就算了,何必重复单一的动作?于是,我就拿起刷子赶它下炕,想把它赶回院子里去,母亲就不愿意了:“它又没惹你,打它干什么”!到现在我还讨厌猫,尤其是下雨天的猫。
  傍晚雨停歇了。父亲索性把“桌儿”放在院子中央,我会把母亲特意为“撵场”的叔伯姨妈们准备的饭菜端放上去,总记得我要到厨房跑很多次才能全部端完。这些饭菜都是要提前几天准备好的,父亲会拿扁担跳上箩筐到“梁上”去买,有豆腐,茄子,西红柿,辣椒,,,,那时候怎么都觉着“碾场”的饭菜差不多能和“过年的”相比了。饭后,犹忆最深的要数大伯的那瓶“焊烟”。
  景如沟,空瘦人。坠落人间的那场烟火岂能懂得岁月的多情,抚面,甩袖,续曲悲歌道无常。归鸟迁徙,瓦砾成灰……而那把油纸伞何时才能默然走近……泛黄的日出诠释起黄昏的寂静与默然。 问鼎沧桑谁可争锋?淙淙岁月须尽参悟。后来没有后来,后来不是重来,熟不胜蹉跎与亵渎之后的一种醉意

楼主单A调 时间:2014-07-04 10:04:00
  挺住 走笔人生!!!
作者 :观潮的蟋蟀 时间:2014-07-08 03:06:00
  @单A调 1楼 2014-07-04 10:04
  挺住 走笔人生!!!
  ------------------------------
  品读。人生即象重复又不是重复。问好楼主。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4-07-08 14:52:00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4-07-08 15:38:00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难得朋友依旧走笔,问好@单A调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